第107章 婚礼┃春风吹拂,带来希望和生机。

类别:纯爱耽美 作者:不会下棋 书名:以身养魂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见完家长, 殷家人正式开始了婚礼前的最后筹备工作。

    之前发过请柬的宾客全部再发函邀请一遍, 以示重视。苗圃反复检验之后彻底结束改建工程, 工人撤出,花农进驻,大批花苗花树陆续运送进来, 进行最后的布置。宴客菜单在经过几轮试吃之后终于敲定,所需食材进入采购流程。改了无数版的礼服也终于送了过来,喻臻和殷炎只挑了其中三套, 颜色分别是低调的黑白灰, 其它几套留作备用。

    仇飞倩对此很遗憾,她其实更中意备选礼服里红色和紫色那两套, 觉得比较贵气和喜庆。

    转眼三月过去一半,婚礼前三天, 苗圃清场,喻臻和殷炎当晚住在了苗圃, 带着傀儡们给两个苗圃的所有花田都洒上了稀释无垠水,以保证婚礼时所有的花都是灿烂开放的状态。

    “时间过得真快。”

    搞定最后一块花田,喻臻站起身伸了个懒腰, 感叹一句后回头看向殷炎, 视线在他身上扫了扫,故意说道:“其实我还挺想看你穿那套红色礼服的,紫色也不错。”

    殷炎皮肤白,长相仙气,穿一些颜色较艳的衣服反而会显得格外邪气和诱惑, 明明脸还是那张脸,言语神态也没有变化,但就是会觉得很不一样,比如在空间拜堂那天穿的一身红袍……

    “我也觉得你穿紫色会很不错。”殷炎迎上他快要冒出绿光的眼神,突然闪身靠近,抬手摸上他领口的衬衣扣子,轻轻拨了拨,之后手指上移,按了按他的嘴唇。

    喻臻不自觉屏住呼吸,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抿唇蹭了一下他的手指,闪身回了小楼露台,朝着仍站在下方的殷炎高声喊道:“你穿我就穿!妈说了,婚礼之前不许乱来,要养精神!”

    说完转身就跑,眨眼间就消失在了露台落地窗后。

    殷炎收回手,看了几秒空荡荡的露台,跨步,缩地成寸回了小楼。

    婚礼前两天,仇飞倩压着不太愿意的殷炎和喻臻去了平时经常光顾的美容中心,想让两人做一个全身保养。结果美容师过来一看,转手就把两人给请了出去。

    两个大男人什么都不用,皮肤却好得连毛孔都看不到一个,这让周围那些花大价钱保养护肤的太太先生们怎么想,砸场子的吗?

    被请了出来,仇飞倩又爽又气,喻臻如蒙大赦,大大松了口气。

    “这不说我还没注意到,你们俩这皮肤好像确实很不错……”仇飞倩转到两人面前上下打量,眼神挑剔满是狐疑,一副怀疑他们暗地里做了什么的样子。

    殷炎不动如山,一脸正经地撒谎:“妈你皮肤好,我们都像你。”

    “是吗?”仇飞倩眼神立刻亲切了下来,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皮肤状态确实挺不错的,虽然不如小姑娘,但比同龄人已经好了太多,放下手克制住脸上的喜色,说道:“这里不欢迎咱们,那咱们换个地方,走,妈带你们去放松一下。”

    喻臻看着她踩着高跟鞋意气风发地转身离开,拉了拉殷炎,压低声音表达自己的震惊:“你居然拍马屁?”

    “学你而已。”殷炎不要脸甩锅,牵住他的手跟上仇飞倩,一脸深沉,“活到老,学到老,学海无涯,永无止境。”

    “……你变了,你是不是假冒的?我师父不会这样。”喻臻故意往回抽手。

    殷炎握紧他的手不让他跑掉,突然侧头亲了一下他的脸颊,等他愣住停下挣扎后与他十指紧扣,嘴角微勾,说道:“小臻,我们要结婚了,再一次。”

    喜悦和满足的情绪不用仔细感应就清晰传递了过来,喻臻侧头看着他上翘的嘴角,也忍不住微笑起来,扣紧他的手,点头:“嗯,再一次。新婚快乐,风先生。”

    殷炎脸上的微笑变得明显,声音低缓:“新婚快乐,柳先生。”

    婚礼前一天,殷炎和喻臻手牵手来到锦江总部,一层一层地发了喜糖,然后代表殷禾祥宣布全员放假三天,并且这个月奖金翻倍。

    全公司沸腾,员工们虽然早知道公司小老板要结婚,但却没想到他会带着伴侣亲自来公司发喜糖,还额外给了这么好的福利。

    欢呼声和祝福声在大楼里扩散,喻臻和殷炎被胆子较大的员工包围,听着各种祝福的话,脸上的笑容就没停过。

    曹兴东站在角落的地方,看着人群包围圈中始终被殷炎小心护着照顾着的喻臻,把手里的花型喜糖拆开一颗塞到嘴里,随着周围的员工一起鼓掌。

    “喜糖味道不错,对么?”池南不知何时走到了他身边,边笑望着喻臻和殷炎的方向边低声询问。

    曹兴东没想到上司会在这,稍显狼狈的扯袖子揉了揉发红的眼眶,侧头朝他笑了笑,含糊回道:“嗯,很甜,很好吃。”

    “希望你以后的喜糖也和他们的一样好吃。”池南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假装没看到他笑容的勉强,含蓄安慰:“会好起来的,所有的事情。”

    曹兴东点头,又朝他笑了笑,把剩下的喜糖塞入了裤子口袋。

    搞定了锦江,喻臻和殷炎又开车去了祥飞总部,把同样的流程又来了一遍。等他们终于解脱从公司离开时,时间已经转到了下午四点多。

    “幸好结婚一辈子只需要一次,真是太累了。”喻臻瘫在副驾驶,看着前方即将下沉的夕阳,长出口气,侧头看向殷炎,问道:“接下来是什么安排,回家吃饭吗?”

    殷炎摇头,转动方向盘,说道:“我们去约会。”

    “约会?”喻臻愣住,之后忍不住笑,也不问他要去哪里,只点了点头,应道:“好,我们去约会,活到老学到老挺好的,我喜欢你这段时间新学会的东西。”

    两人在一起之后总是要忙很多事情,细想起来居然都没有好好的约会过。明天就是婚礼,为了不让人生留遗憾,婚礼前的约会确实很必须。

    殷炎侧头看他一眼,伸手碰了碰他的脸。

    烛光晚餐,电影,漂亮的夜景,亲密的夜晚……普通但完美的约会,喻臻在晨光中醒来,对上殷炎清明温暖的眼神,未语先笑。

    “你不会是就这么看了我一夜吧。”

    殷炎不答,低头给了他一个深吻。

    婚礼总共持续三天,第一天是属于新人两个人的私人单身告别聚会,家长们不会在旁盯着,来的人也只有新人特意邀请通知的朋友们。第二天开始走对外的婚礼流程,苗圃开放迎客,欢迎各界宾客到场。第三天则是最重要的仪式和宴席酒会,到时候殷炎和喻臻会坐婚车从殷家别墅出发,来苗圃举办仪式。

    现在是第一天,只会有朋友过来聚聚,所以喻臻很放松,起床后想着朋友们大概下午才会过来,甚至连睡衣都没换,拉着殷炎坐在露台上边吃早餐边讨论晚上聚餐地点的安排。

    天气不错,没有风,他觉得或许可以把聚会地点从室内挪到室外,到时候篝火一点,灯光一开,肯定很有气氛。

    “嘿!两个新郎官,你们这样会不会太没有结婚的气氛了,穿着睡衣结婚是什么新流行吗?”

    带着调侃的声音从小楼外靠近苗圃大门的小路上传来,正说得兴起的喻臻一愣,侧头朝那边一看,见伍轩插着口袋站在那,忍不住笑了,起身说道:“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从市区开车过来得一个小时吧,你别告诉我你天没亮就起床了。”

    “早睡早起身体好,怎么,不欢迎啊。”伍轩故意冷哼,然后指了指身后,说道:“来得早的可不止我一个。”

    喻臻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就见步辰提着一个小礼盒带着步莲从小路上拐了过来,身边还跟着守门的傀儡,笑容越发大了,跑到露台边缘挥手招呼道:“嗨,步辰早!”

    步辰听到声音看过来,笑着朝他挥了挥手。

    “真的是粉公主,妈妈最想要的那种新品种玫瑰!这么大一片,好漂亮!”步莲一进苗圃就疯了,看着层叠铺开的花海和点缀在其中的精致宴客小露台,满眼冒红心,“天呐天呐,我在做梦吗,明明还没到花开的季节啊,哥哥哥!我以后结婚也要这样的布置,像童话故事。”

    步辰无奈,瞄一眼绵延远去的花海,小心脏蹦了蹦,说道:“那玫瑰一株是这个价,你要这样布置的话,咱家估计得倾家荡产。”

    步莲没好气地翻他一个白眼,把他比价格的手拍下去,说道:“我跟你谈理想,你跟我谈价钱,俗气!”

    说完冲前几步,朝着喻臻期待说道:“喻哥,我一会能去花田里玩吗?我保证不动花苗,只看看,不会碰坏的。”

    “当然可以,有喜欢的告诉我,我送几盆给你。”喻臻笑着回答,想起殷乐对她的小心思,又补充道:“小乐跟着我学了一点种花的知识,一会我喊他过来,让他给你当导游,带你在这好好转转。”

    步莲根本没听进他后一句话,满脑子都是“送几盆给你”,开心地尖叫一声,朝着小楼快步跑去,兴奋说道:“喻哥你太好了!喻哥我爱你!”

    “这死丫头,真是一点都不知道客气。”步辰笑骂,看向走到喻臻身边的殷炎,抬手挥了挥,说道:“新婚快乐。”

    殷炎也抬手朝他挥了挥,嘴角微勾:“谢谢。”

    有客人到场,喻臻麻溜地回房换了衣服,并给住在另一边小楼待命的厨师团队打了电话,让他们可以开始准备待客的早餐了。

    这边桌子刚摆开,门口那边就又有了新客人上门。

    释清元带着丰林一起过来,见伍轩和步辰兄妹也在,笑着说道:“看来我不是来得最早的。”

    “是来得最正好的,热腾腾的早餐马上上来,快坐。”喻臻笑着招呼,满脸喜色。

    伍轩和步辰把两人亲热对话的模样看在眼里,对视一眼,都有些意外——释家本家的大孙子和丰家唯一的孙辈,这两个人是什么时候和喻臻认识的,看起来还很熟悉很亲密的样子。

    “之前休闲馆项目时有过一点合作。”殷炎适时出口,给两人倒上果汁。

    原来是休闲馆项目连的线,说起来丰老那一阵好像确实很支持那个休闲馆项目。

    伍轩恍然,忍不住又看一眼在另一边和释清元说话的喻臻,摇头晃脑感叹:“果然是优秀的人更喜欢和优秀的人玩,我真是迫不及待地想看你俩互换戒指宣誓终身的画面了。”

    “是想看商圈那些人明明好奇惊讶却要强装淡定的表情吧。”步辰戳穿他的想法,想起现在外面那些传言,也忍不住乐,说道:“殷炎,你和仇姨殷叔真的是把喻臻藏得太好了,什么身份背景都不透,也不带他去参加商圈聚会,大家都在传,说是你家巴上了哪家隐藏权贵的儿子,为此得了不少好处,不敢把喻臻带出去,是怕他被人抢走了。”

    “那些人就是爱脑补。”伍轩冷哼,想起殷家这一年来频频受到的政策照顾,又故作嫉妒地说道:“不过殷家这一年确实太出风头了,大项目拿了好几个,还得了上面扶持,小心惹来小人嫉妒。”

    “不会。”殷炎摇头,语气肯定,“殷家会一帆风顺。”在他和小臻还顶着殷家人身份的时候。

    伍轩见他如此肯定,先是挑眉,余光扫到释清元和丰林,又把眉毛放了下来。

    嘛,有大佬罩着,殷家好像也确实不需要忌惮小人的嫉妒。

    之后又陆陆续续有几位受邀的人到场,大部分是原主原来交的性情还不错的朋友,小部分是喻臻邀请的人。

    曹兴东和刘仙仙也在受邀的名单里,两人到场之后看到满座B市商圈少爷们,惊得头发都要炸起来了,整个人僵在那里,满脸拘谨和不知所措。

    喻臻见状特意喊来步莲带刘仙仙去花田玩,并拜托丰林和释清元稍微照顾一点曹兴东。

    都是年轻人,大家很快打成一片,就连曹兴东都被丰林逗笑了好几次。到了晚上,喻臻如愿把聚会挪到了室外,厨师团队过来点了篝火,架上了烤羊排,为客人们烹饪美食。

    大家笑笑闹闹,最后朝天一杯酒,庆祝殷炎和喻臻从今天开始彻底告别单身。

    “新婚快乐!”

    “新婚快乐!”

    “早生贵子啊!”

    “艹,喝醉了就滚去睡觉,少特么乱说话。”

    众人哄笑,聚会在笑声中结束。

    第二天早晨七点,喻臻和殷炎准时起床,洗漱一番后换上偏日常的灰色礼服,等殷禾祥和仇飞倩带着团队全部过来之后,去苗圃最大最高的一个小楼外迎客。

    九点开始,陆续有宾客的车开过苗圃外新修的宽敞马路,顺着侍者指引停到苗圃停车场,顺着迎宾的红毯走入待客的主楼。

    这一天到场的大多是殷禾祥和仇飞倩的朋友亲戚,和他们关系很亲近,招待起来很轻松。

    殷禾祥和仇飞倩红光满面地带着喻臻和殷炎在宾客间穿梭,让喻臻在一群叔叔阿姨面前混了个脸熟。

    晚上的宴席过后,喻臻和殷炎告别热情的叔叔阿姨们,坐车回了别墅。明天他们要从别墅出发,随着婚车车队到达苗圃,在所有宾客的见证下举办仪式。

    “很累?”殷炎握住喻臻的手,关心询问。

    喻臻摇头,歪头靠在他肩上,想起那些宾客看到苗圃花田时的反应,抬手揉眉心:“就是觉得我或许应该低调一点……爸妈说明天到场的宾客会是今天的好几倍,真的吗?”

    殷炎伸臂把他揽到怀里,含蓄回道:“殷家的生意合作伙伴很多。”

    言外之意就是明天到场的宾客不仅多,还有很多都只是表面交情,会难招待得多。

    “天呐,婚礼为什么要有三天。”喻臻侧身把脑袋埋到他怀里,稍显崩溃地蹭啊蹭,痛并快乐着。

    殷炎摸了摸他的头,低头亲吻他的头顶,安抚说道:“今晚好好休息,别多想。”

    喻臻点头,深吸一口他身上的气息,伸臂抱住他的腰。

    喻臻本以为这一晚会睡不着,但出乎预料的,他这一晚睡得很好,连梦都没有做一个。

    早上一睁眼照例对上了殷炎清明的双眼,他刚准备说一声早,就被殷炎用吻堵住了嘴。

    一吻罢,两人都稍微有点激动。

    殷炎拉好喻臻散乱的衣领,低声说道:“今天好好享受,嗯?”

    喻臻慢慢喘匀气,知道他是在帮自己缓解紧张,忍不住微笑,点了点头:“好。”

    两人并排洗漱,互相帮忙打理好头发,换上正式的白色礼服,别好胸花,最后一起走到门前,对视一眼,一起握上了门把手。

    “新婚快乐。”

    “新婚快乐。”

    咔哒。

    两人一起开门,门外,殷乐带着伍轩等人一起拧动小型彩带烟花,高声欢呼祝福,相机的闪光灯闪个不停,记下这一刻的幸福。

    喻臻和殷炎相视微笑,默契牵手,在朋友的陪伴下走出家门,坐上了门口崭新的婚车。

    长长的车队朝着小区外驶去,喻臻回头看向大开的别墅大门,眯眼微笑。

    这扇门会一直开着,直到他们举办完婚礼,再一起从苗圃回来。

    “在看什么?”殷炎询问。

    他收回视线,摇头微笑:“没什么。”只是在看一个名为家的地方。

    大概是老天眷顾,往常一到上班高峰期就堵得不行的B市交通今天居然出奇地顺畅。

    车队一路出城,在经过郊区某座小山时,山上突然飘来了大片桃花花瓣。

    “哪来的桃花花瓣。”司机满眼稀奇,还有些疑惑:“我不记得B市附近的山上种了大片桃花啊,真是奇怪了。”

    喻臻遥望山上,忍不住微笑,略带调侃地说道:“说不定是山神特地来给我送新婚祝福了。”

    “哈哈哈哈,那这山神可真是浪漫,我喜欢。”司机哈哈大笑,开了一点车窗,让花瓣飘了一些进来。

    花瓣在开过那座小山后就消失了,苗圃已经很近了,喻臻突然紧张起来。

    “有我在。”殷炎握住他的手,轻轻捏了捏。

    喻臻点头,浅浅吐出口气,坐正了身体。

    十分钟后,苗圃外新修的马路出现在眼前,路边鲜花铺开。

    车队驶过,带起一阵花香。

    苗圃大门出现在视野里,喻臻凭借优秀的视力看到了候在门边一身正装的两家长辈,忍不住抬手整理了一下领结。

    汽车在苗圃门口稳稳停下,礼花绽放,候在一边的翁西平上前帮他们拉开车门,殷炎先一步下车,然后转身朝喻臻伸出了手。

    喻臻看他一眼,抬手握住,迈步下车,看向候在苗圃门口家人,压下紧张,浅浅微笑。

    人群朝着他们聚拢,到处都是祝福的声音。

    爱人。

    喻臻握紧殷炎的手,随着他一起踏着红毯往前。

    家人。

    苗圃门口,仇飞倩红着眼眶却笑得灿烂,殷禾祥满脸欣慰满足,麻姑眼眶通红,用指甲用力掐着掌心才克制着没哭出来。

    朋友。

    丰林起哄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间或还夹杂着伍轩和步辰的几句互怼。

    一路同行的长辈和伙伴。

    丰老等人站在殷禾祥身后,微笑着看过来,满眼感慨。

    还有许许多多曾经短暂交集,以后也可能长久陪伴的人。

    绿柳在半空隐着身形快活飞舞,辛小小和三儿在角落偷看,虚无蹲在苗圃门上,戴着粉色领结,谁也看不到它。曹兴东和刘仙仙站在人群之后,好像在笑,又好像哭了。

    大家都在。

    喻臻随着殷炎跨入苗圃,花香和美景一起铺开。

    他故意落后一点,看着殷炎一身白色礼服、挺拔修长的身影,恍惚间竟像是看到一身白袍的问天宗宗主踩着祥云朝着天际行去。

    他忍不住收紧和殷炎交握的手,低声呼唤:“师父。”

    殷炎应声回头,眼神温柔,无声询问。

    幻象消失,他突然觉得后背金印在隐隐发热,本能地朝着天空看去,恰好一抹金芒闪过,之后彩霞遍布,把这个春日点缀得如同幻梦。

    在场的修士齐齐一惊,低声交流。

    “如此异象,应该是有大功德者要投胎了,也不知道是谁。”

    喻臻听到这句话,心里一动,稍显失态地取出被缩得只剩巴掌大小的桃木剑,紧紧握住。

    木剑在发热,它的主人回来了。

    “爷爷……”他握紧木剑,再次仰头朝着天空看去。

    彩霞始终悬挂,像是想要见证他此刻的幸福。

    殷炎不顾周围所有宾客的疑惑视线,伸臂把他抱到怀里,低声说道:“爷爷在看着你……小臻,要一直幸福下去。”

    喻臻鼻子一酸,伸臂回抱住他,看着天际彩霞,用力点头,声音哽咽:“好。”

    再没有比现在更幸福的时刻了,他最牵挂的那个人终于可以投胎了,终于。

    春风吹拂,带来希望和生机。

    婚礼还要继续,人生和幸福也是。

    作者有话要说:

    pS:正文到此结束,我相信这一刻是小臻最最幸福的时刻,谢谢小天使们的支持和陪伴,番外见=3=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以身养魂》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以身养魂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