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厅里有一瞬间的死寂。

    而这一瞬间之后, 许多人的表情几乎复杂到扭曲。

    ——

    霍峻。

    这个名字对于经历过和他同校同学的学生们来说,实在是太难以忘记。

    其实他们中很多人能理解方思城的这种扭曲心理——因为那个人在少年时实在是太过耀眼、太过无法无天, 他的那种肆无忌惮让他们其他每一个人的青春都变得黯淡失色索然无味, 而他们又知道那是不可改变的。

    他们钦羡和向往那种少年意气, 但他们都做不到。

    所以唯有寄希望于未来, 自我安慰说这样一个性格暴戾的男生以后终究会有人给他教训。

    他们选择性地忽视了——性格之外, 那人本来也足够优秀。他能轻而易举地拿到他们竭尽全力也做不到的成绩, 而他又对那弃如敝履。

    所以当看见霍峻再一次像过去那些年一样随性又恣肆地出现时, 许多人心里都有一种复杂到难以言喻的沉重感。

    学生们不说话。宴厅里十分安静。

    但也有人是极度不安的。

    ——

    方思城目光惊恐地看着厅门的方向。他现在十分想回到几分钟前, 把那个不知死活贸然开口的自己一巴掌抽醒。

    他原本就是笃定霍峻不会出现、就算以后知道了自己说过这些话,那时候天南海北他也不会再遇上霍峻。

    然而事实证明他实在不走运。

    而另一边,霍峻问完之后并未停留,直身进到宴厅内。

    他走到女孩儿身侧时才停住身。

    秦可轻声问他:“你怎么来了?”

    “唔,地下停车场太暗了, 我怕黑。”霍峻答得理直气壮, 说完就配合着眼神看向秦可, 求安慰求得十分心安理得。

    “……”

    秦可无奈地瞥他。

    找借口都这么不走心。

    两人并没有刻意做出什么亲密姿态,但话间那种已经习以为常的亲近无隙确实遮盖不了的。

    终于有旁边桌旁的学生忍不住开口问了:

    “秦可, 你们这是……?”

    秦可眼神不动, 语气自然。

    “我男朋友,霍峻。”

    “…………”

    厅里不少人忍不住倒抽口冷气。

    ——

    这高中时候这么明目张胆当众说破男女朋友关系的……还真是少见啊。

    大家正不知道做什么反应的时候,打完电话的宋奇胜突然进来了。

    “怎么这么安静?”宋奇胜正收回手机, 跟着便看见了秦可身旁站着的霍峻。他身形一顿,随即笑了, “刚刚我还好奇,怎么只见着秦可没见你?”

    一见宋奇胜进来,旁边原本面如死灰的方思城像是突然找到了主心骨和靠山,他连忙挤出个笑。

    “宋老师,您认识霍——霍峻学长啊……”

    听见这个称呼的变动,不少人鄙夷地看向方思城。

    方思城没听见前话,此时自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闻言点点头,“嗯。”

    “那您知道他们是……”

    “男女朋友?”宋奇胜问,“知道啊——不过你们别多想,他俩现在都上大学了,谈恋爱是很正常的。”

    “大学??”

    其他人震惊地看向秦可。

    宋奇胜:“秦可高二时候拿了数学竞赛一等奖,保送A大——说起来,方思城,跟你以后就是同年级了。”

    众人表情顿时精彩纷呈。

    保送有多牛,他们很清楚;而高二保送……

    说是同年级,但根本不是一个境界的了啊。

    “哦,还有你们这个霍峻学长,他就更传奇了。”宋奇胜玩笑着看向霍峻,“我就说你当初在乾德的时候,故意给我们这些老师找气——复习半年就考出那样的成绩来,你让后面的学弟学妹压力多大啊?”

    学生们一听这话,已经好奇的抓心挠肝的了。

    “宋老师,霍、霍峻学长考去哪里了?”

    宋奇胜:“A大分数最高的是哪个学院,你们知道吗?”

    “…………”有人倒抽了一口凉气,“A大商学院?!”

    宋奇胜笑而不语。

    几秒后,一束接一束的复杂目光,同情、怜悯、嘲讽、奚落……不一而足地落到了脸色惨白的方思城身上。

    而霍峻和秦可?

    在学生们回过神再想去找的时候,他们早已和宋奇胜、顾心晴打过招呼便离开了。

    和某些人,他们连消磨时间都懒得。

    ==

    从乾城回来不到一个周,就迎来了霍峻的生日。

    霍晟峰有意为独子大办生日宴,却被霍峻一句“折寿”给顶了回去,提前送来作为生日礼物的顶配豪车,也被霍峻看都不看一眼地扔进车库里落灰。

    唯独在秦可这儿,生日前一天的晚上,霍峻已经戴着一只好看的腕表坐在她旁边,开始给她倒数计时。

    “还有三个小时。”

    “?”

    “距离我的生日。”

    “……”

    秦可无奈地笑起来,她放下了手里在温习的大学基础课课本,从书桌前转回身,目光落到房间的小沙发上。

    “我白天送心晴离开之前,请她陪我挑了一上午的礼物,但是最后还是没有确定下来——你有什么想要的吗?”

    霍峻眼神一动,某种光在漆黑的眸子里熠熠起来。

    “可以自己指定吗?”

    秦可原本想说“可以”的回答,被霍峻那有点危险的眼神压了回去。她思忖两秒,微微一笑,“你先说。”

    霍峻神色间露出点遗憾。

    “其实我更倾向于你在手腕上绑一条丝带,然后把你自己送给我。”

    秦可:“…………”

    秦可伸手去摸椅子里的靠枕,同时轻眯起眼威胁:“我给你三秒钟逃出这个房间。”

    霍峻闻言一挑眉,不但没有起身,反而往沙发里一倚,枕着自己的手臂看向秦可——

    “不逃,我宁可‘死’在你手里。”

    说着,霍峻朝秦可伸出手,掌心向上,落地灯下的指节修长温润。

    “……来吧。”

    他笑得暧昧极了。

    秦可脸颊莫名地发烫。

    她从准备甩过去的抱枕上抽回手,轻咳了声,“我还要复习《高数》下册。”

    “……”

    “你先回房间吧。”

    “……”

    不管秦可说什么,回应她的都只有安静,而某人就那样倚在沙发里,抬在半空的手也没动过。

    秦可心里一叹。

    她发现自己对霍峻已经越来越纵容不忍,而霍峻也越来越学会该怎么利用他自己来让她心软。

    这几息间,秦可已情不自禁地放下书,她起身走到沙发旁边,抬手扶住了那只手。

    像是机关陷阱之类的东西被突然触发,原本一动未动的霍峻突然睁开眼,同时反握住女孩儿的指尖,无声一笑便把她径直拉下来抱进怀。

    随后霍峻一个轻松的翻身,便把女孩儿压到了身下的沙发上。

    “要礼物,不然吃了你。”

    “……”秦可刚稳定下因为失重而骤然加速的心跳,回神就听见了这么一句。她无奈地抬眼,却忍不住唇角翘起的笑,“现在还没有到你的生日呢。”

    “可我已经等了一天了。”霍峻埋下头,在女孩儿颈旁亲昵又委屈地蹭了蹭,“你这几天一直在陪顾心晴,明明我才是要过生日了的那个。”

    “明天陪你去挑礼物?”

    “……”

    压在她身上的少年更委屈了,低头哀怨地看了她一眼。

    秦可莞尔失笑。

    ——

    明明是要装成只可怜兮兮的流浪狗,眼里还是藏不住那点狼性和凶光。

    果然是本性难移。

    她佯作不觉,轻咳了声,忍着笑问:“那你想要什么?”

    霍峻眼睛一亮,刚要开口。

    秦可:“‘我’不行。”

    霍峻:“…………”

    霍峻:委屈巴巴.jpg

    秦可乐不可支。

    但被那双漆黑的眸子真委委屈屈地盯了几秒,她也有点遭不住了。

    秦可收起笑,“我确实给你买礼物了——你确定现在就要?”

    “……”

    霍峻闻言一顿,眼底掠过明显的失望情绪,“你已经准备了啊?”

    秦可:“……”

    秦可轻眯起眼,“你还真希望我没准备,然后随便你想要什么都得答应,是吧?”

    霍峻毫不心虚地点头。

    “除了‘想要你’这个答案以外,其实我还有其他备选,你要不要听听?”

    “不要。”

    秦可一秒都没想。

    “……”

    猎物不上钩,霍峻只能遗憾地收回已经快要咬上猎物的细嫩颈子上的獠牙。

    被松开禁锢,秦可走向衣帽间。

    很快她就出来了,只是双手背在身后,似乎是在藏着什么东西。

    霍峻有点好奇。

    “到底是什么?”

    秦可想了想,“我先坦白——过一段时间,你可能偶尔会在某本杂志上看到我。”

    “……”

    霍峻神色一滞。两三秒后,他轻眯起眼,声音微沉下去,“你去拍什么模特广告了?”

    “…………”秦可心虚地沉默。

    在和她有关的事情,某人就是这么机警得可怕。

    霍峻眼神又沉了点,“因为要给我买礼物?”

    秦可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他的神色,然后开始往沙发边慢吞吞地挪,同时小声解释:

    “虽然有高中和保送生的奖学金在,但是那部分还要用来还霍家的资助——这是我们之前说好的。”

    霍峻神色有点阴沉,“我们说好的是大学毕业才开始还。”

    秦可:“霍老师那天说,你问过他在校大学生办结婚证需要多补办什么手续。”

    霍峻:“……”

    秦可:“难道你要我大学毕业后把钱还给自己?”

    “……”

    霍峻无可辩驳,因为他最开始提出这个资助计划就是打得这个主意。

    只要能在毕业前完婚,秦可和他在之后拥有的便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到那时候就根本不适宜存在借与还的概念了。

    霍峻垂下眼,坐起身,声音也微微沉哑下去。

    “你明明知道我做这些,不是为了让你更辛苦。”

    “我不辛苦啊。”秦可轻声咕哝,“只是兼职几次平面模特……相比较起来,还是兼职之后哄你比较辛苦。”

    “……”

    霍峻无言反驳。

    过了几秒,他还是心有不甘地看过去,“以后可以不做了吗?”

    “嗯。”

    此时,女孩儿已经走到他面前,闻言躬下身来,藏在手里的东西被双手包着,不等霍峻看清便见女孩儿手臂环套下来,搂住了他的后颈。

    同时秦可轻笑了声,在他薄薄的唇角上吻了下。

    “以后不做了——你以后的生日也别想得到这么贵的礼物了。”

    霍峻轻叹了声,反手抱住女孩儿纤细的腰身,让她坐下来在自己腿上。

    “本来就不需要——秦秦,你的存在一直就是我得到的最好的礼物了。”

    秦可没说话。

    几秒后,“啪嗒”一声轻响。

    霍峻一怔。

    那声音是在他耳后,也即是秦可手里响起来的。而这个声音对他来说很熟悉,让他几乎能想到但又无法确定——

    “唔,这是礼物。”

    女孩儿手里打开的戒指盒,终于拿到了霍峻的面前。

    一大一小两只极简的素圈戒躺在深蓝色的丝绒盒子里。

    秦可脸颊不知何时红了起来,她有点不自在地低下视线,同时声音轻软地开口。

    “我们订婚吧,霍峻。”

    “………………!”

    霍峻在看到戒指盒就已经开始空白的神智,在女孩儿这一句话间便彻底被炸成了蘑菰云。

    过了不知有多久,他才慢慢回拢意识。

    视线抬起,缓缓定格在女孩儿身上,几秒后霍峻才声音沙哑地开口:

    “你……再说一遍?”

    “……”

    秦可一噎。

    几秒后她脸颊彻底涨红了,捏紧了戒指盒想起身,同时语气愤慨地小声咕哝:

    “女生求婚你还要听两遍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说着,秦可已经想要往后逃了。

    此时霍峻已然回神,怎么可能放自己送到嘴边的猎物再跑掉?

    他连两秒都没用到,便已经把戒指和人一起抢了回来。

    这个房间里有点窄的沙发已经不太方便他发挥了,霍峻想也没想便把人抱起来,直接进了里间卧室。

    被扔到柔软的床面上时秦可猝然回神,警觉地往旁边一滚,借着杯子把自己卷成了一团:

    “我还有三四个月才成年,你坐远点。”

    女孩儿那警惕的眼神,看起来像只受惊不轻的软兔子。

    霍峻哑笑了声,跪到床边上。

    “不是你求的婚?”

    “我是求婚又不是求——”

    最后一个字还是被秦可咽了回去,女孩儿只更努力地把自己缩成了怂怂的一团。

    “我不管,你再这样这礼物我要收回了。”

    “你对我可真是没信心。”

    逗弄够了,霍峻笑着侧躺下来,他拍了拍自己身前柔软的床铺。

    “我什么都不会做的。过来。”

    “……”

    秦可显然还不是很相信,正狐疑地看着他。

    “秦秦。”霍峻无奈地垂眼,低下声音唤她。

    秦可耳朵没来由地发热。

    犹豫了两秒,女孩儿还是慢慢蹭了过去。

    霍峻伸出左手,把之前那个心形的情侣戒摘下来。

    “给我戴上。”

    秦可犹豫了下,“现在就戴吗?”

    霍峻哑声笑:“嗯。不是已经从情侣晋级为订婚对象了?”

    “……”

    女孩儿红着脸颊轻声磨了磨牙,小声咕哝道:“不许再提了。”

    霍峻今晚心情好极了,这会儿更几乎是百依百顺的:

    “嗯,不提。”

    等那对心形的情侣戒被取下,十分简洁的素圈戒取而代之,霍峻拉着秦可的手,在灯光下端详几秒,然后他慢慢收拢指节,和女孩儿十指紧紧相扣。

    房间里静谧无声。

    直到不知多久后,楼外隐约传来了声轻钟。

    秦可轻声:“生日快乐,霍峻。”

    霍峻侧俯过身,轻吻在她的额头上。

    他轻声笑。

    “和生日无关。”

    “嗯?”

    “余生有你快乐,秦秦。”

    作者有话要说:

    到此完结,婚礼+婚后+前世拯救番的三部分番外在本周四开始更新

    感谢一路陪伴,爱你们(笔芯

    ==

    然后给宝贝们推一篇基友的文鸭:《黑化男配是我同桌》by凤阿凤

    【文案】

    蓝小鹊发现自己是一本书里的炮灰女配,同桌是会黑化的深情男配。

    总有一天,同桌会因为失去女主而投放病毒,毁灭地球,导致蓝小鹊全家死无全尸。

    ……这可不太妙!

    为了拯救地球和自己,蓝小鹊天天热情洋溢活力四射,给同桌传递正能量思想,为他树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甚至帮他疯狂追求女主,助他实现各种愿望。

    但不知道为什么,同桌还是黑化了!

    蓝小鹊欲哭无泪:“我再也不对着你念八荣八耻了,你先松手好不好。”

    晏改将她牢牢困在怀中,黑眸似有烈火燎原,眼神隐忍又克制。

    片刻后,他哑着嗓子,低声哀求:“别把我推给别人……我会疯的。”

    蓝小鹊:“???”

    等等男配你好像拿错剧本了!

    【小剧场】

    刚开学的时候

    蓝小鹊:你能和我做好朋友吗,我就欣赏你这种类型的。

    晏改:……(懒得理)

    后来

    晏改:不是要当朋友吗,过来。

    蓝小鹊:不,不了,我要回家写作业。

    晏改低声笑:来我家,我教你写。

    蓝小鹊:……滚啊!
邻居小说推荐:快穿女配再就业 塑料婚姻害死人[娱乐圈] 秘密 老师,她抢我奶茶! 来生不见 【无CP】影后的打脸日常 偏执迷恋 影后的捉鬼日常 快穿之九号系统 七零之炮灰小娇妻 反派亲妈在线养崽[穿书] 我,备胎,不干了!(快穿) 穿成大佬的退婚妻 当拥有两套超级英雄时[综英美] 七零之女配有空间 我毕业好多年 算命大师是学霸 热搜预定 室友日常研究报告 一觉醒来我拥有了超能力 【无CP】兄长是BOSS[快穿] 远古基因[末世] 我挖的文物她诈尸了 长命女 媵宠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总有偏执狂想独占我》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总有偏执狂想独占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