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霍峻的福, 秦可用了仅仅一天时间,就闻名A大——全校女生都在好奇这个俘虏了她们新校草的, 是个什么模样的仙女。

    学校论坛里讨论得正欢的时候, 不知道谁从校学生会那边得到了消息——

    这位新校草的女朋友, 是个拿了数学竞赛一等奖的保送生不说, 入学前还只上到高二。

    学校论坛里被这个消息冻了一下后, 迅速热闹了起来。

    【高二学生, 还是数学竞赛的一等奖, A大也好几届没看到过了吧?】

    【听说就是隔壁A大附中的, 我打听过,这学妹了不得的,别的竞赛生基本其他科目成绩没眼看,她可倒好,入校后无论大小考试, 总成绩永远年级前三。】

    【……这差距。】

    【这就是新校草没看上我们的原因吗呜呜呜呜, 是我们太菜了。】

    【学习这么好, 长得肯定一般。】

    【对,我也觉得。】

    【+1】

    【+2】

    ……

    【刚刚正巧在路上遇见了, 拍了张照片, 没修图没pS,长得怎么样你们自己看。】

    【……卧槽】

    【呜呜呜原来长得好看腿又长又白身材也好的仙女真的是人间存在的吗】

    【太夸张了吧?哪有那么好看?】

    【就是,也就中上】

    【还行吧】

    【我就想问问, 楼上那些说人家长得一般的,你们是多天仙?】

    …………

    没用多长时间, 论坛内的一栋栋高楼迅速盖了起来。

    一部分负责酸秦可,一部分负责嘲讽霍峻然后反戈前面那部分,还有一部分看前面两部分吵架,自己乐呵呵吃瓜。

    腥风血雨的帖子中间,突然有一张跳了出来——

    【你们在这儿吵破天,可人家小情侣搭理过你们吗?自我高潮个什么劲儿呢,拆了cp也轮不到你们,更何况我看根本拆不了,所以你们都快散了吧。】

    这一个帖子十分嘲讽,瞬间拉满了全论坛的仇恨值,所有人纷纷转火,在这个帖子里开始闹腾。

    而折腾了好久不见楼主之后,更有女生干脆跑出去开帖,要赌这一对儿里,秦可什么时候被甩。

    说一天的也有,一周的也有,最长的一个说两个月。

    然后他们开始等啊等,等啊等……

    两个月过去了,没等到两人分手,只见着他们霍校草一天比一天黏人——天天觍着脸去蹭人家保送生班的课。

    楼里风向也越来越歪。

    【这对cp有点甜啊……】

    【1551我也这么觉得终于有人先说了】

    【对不起楼主我叛变了,这对我磕了,是真的甜,天天发糖。】

    【就是霍重楼也太狗了吧!他原来在我心目里是个冷漠又凶的校霸类型来着!这段时间我只要看见秦可,一定能在她半径三十米内看见霍重楼!】

    【同楼上,我男神的人设已经崩塌、不对,是崩毁了……】

    眼见这类跟帖言论越来越多,楼主气极,封楼申删,并在最新一楼留了话——

    【马德。舔狗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我现在不等霍重楼甩秦可了,等秦可踹了霍重楼再来挖坟!】

    于是,帖子删了,秦可和霍峻“A大神仙情侣”的名号却在学校里玩笑似的叫开了。

    而校内唯一不关心这件事发展情况的,大概就是秦可和霍峻两位当事人了。秦可不住校,和霍峻一起只白天在学校内上课,所以她跟A大的学生们几乎没什么接触。帖子的事情她压根不清楚。

    至于霍峻,班里的男生第一时间给他看了帖子,扫一眼题目后他便轻嗤声。

    “我家秦秦要是忍心甩我,就不会和我在一起了。”

    男同学一噎,提醒:“她们是说你甩她。”

    霍峻:“……”

    霍峻抬眼冷睨着他,“这说的叫人话吗?”

    男同学:“………………”

    行吧。知道你们情比金坚了。

    全校范围内又被撒了一个月的狗粮后,单身狗们期盼的暑假终于来了。

    保送生班被拆散,之后会和其他考进A大的应届高考考生一起分到各个专业去,而暑假之后就会是秦可的大一正式开学时间。

    只不过因为学籍问题,秦可还需要趁暑假回乾城一趟,办点手续。

    霍峻自然是陪同前往。

    乾德中学也已经放了暑假,回校办理相关手续的秦可没有在校内见到任何学生。

    她到校门外,重新进车里时,霍峻正坐在驾驶座上。

    秦可一怔:“司机呢?”

    “我让他回去了。”

    “?”

    “你的事情结束了吧?”

    “嗯,”秦可点头,“不过你让司机回去,那我们——”

    “既然你的事情结束了,那之后就是二人世界时间了,还留个电灯泡在这里做什么?”霍峻笑了声,问。

    秦可无奈地看他,正要开口说什么,她的手机却突然震动起来。

    她低头一看,来电显示上是顾心晴的名字。

    “我接个电话,心晴的。”秦可给霍峻示意了下,便将电话接了起来。

    刚一接通,对面顾心晴激动的声音便炸响在耳边——

    “啊啊啊可可你回来了吗!我刚刚打开微信才看见你给我发的消息!你现在在哪儿呢??”

    “……”秦可被喊得懵了几秒,才从那呼天抢地的顾心晴式兴奋里回过神,她哭笑不得的,“我就在乾德中学北门。刚办完手续出来。”

    秦可说完,停顿了下,又问:“那你呢?如果今天没什么事情的话,中午可以一起出来吃顿饭,我们也有好久没见了吧?”

    顾心晴语气顿时哀怨:“我也想可我现在不好脱身啊……”

    “嗯?”秦可一怔,“你现在在那儿?”

    “精英班聚餐活动……”顾心晴说。“乾德这边一直就是三个年级精英班一起活动——你懂的。这个也差不多,就是给每个学年最后,高一高二的都给高考完的高三学长学姐送别宴什么的……”

    秦可:“我那时候好像没记得参加过?”

    “那是你离开的太急了。”提起这个,顾心晴更哀怨了。

    秦可:“……”

    那时候真不是她急,是某人急。

    秦可正想着,就突然听见电话对面顾心晴似乎遇见了什么人——

    “是……对……是秦可……好的,老师,我问问……”

    几秒后,顾心晴气息低下来。

    “可可,宋老师听见我给你打电话了——他说如果你有时间,那可以一起过来。”

    秦可一怔。“这……”

    “呜呜呜对不起可可我也不知道宋老师怎么会听见的——你要是实在不想来,我就说你有事吧?”

    秦可回神,玩笑,“你刚刚那嗓声,宋老师听不见才奇怪吧?”

    “我是在走廊上说的嘛……谁知道会刚好碰上宋老师从后面过来了……”顾心晴委屈地问:“那你过来吗?”

    秦可沉吟两秒,无奈地笑:“宋老师都听到了的话,我不过去似乎也不合适吧?”

    “好像是的。”

    “而且,毕竟是做了我将近一年的班主任,我过去问候一下吧。”

    “嗯嗯!那我还能看见你了,一举两得!——我等你啊!”

    “……”

    挂断电话,秦可才突然想起来什么,心虚地看向驾驶座上的霍峻。

    “嗯……突然发生了一点小小的意外。”

    “我听到了。”霍峻语气平静,没回头。“我送你过去。地址是哪儿?”

    “……”

    秦可有点意外。

    但她正心虚,闻言还是乖巧地把地址报出来了。

    霍峻发动车,按照导航开向了目的地。

    那地方离乾德中学不远,几乎只过了两条街便到了。

    霍峻按着指示牌找到了大楼下面的地下停车场。将车熄火后,他靠回真皮座椅里,“我在这儿等你,你去吧。”

    “时间可能会稍微久一点……”

    “没关系。”

    “……”

    秦可欲言又止,伸手去摸车门,只是推开车门前,她还是停了动作,小心地从驾驶座和副驾驶座之间的空隙趴过去。

    女孩儿歪了歪头,“……你生气啦?”

    “……”驾驶座上的人没说话。

    面无表情地看了前面几秒后,他突然侧回脸,“没有。我知道不是你的本意,只是个意外而已,我可以接受。”

    漆黑的眸子里看起来好像真的还算平静。

    但秦可和他对视两秒,就垂下眼,声音放到最低最轻:“但你还是生气了。”

    “没有。”霍峻说,“我不会生你的……”

    “其实不需要这样的,霍峻。”

    秦可抬眼看他,“我能感觉得到,我又不是傻子。”

    “……”

    霍峻身形微滞了下。

    他抬眼望住秦可,而女孩儿轻声说:“从那次醒过来以后,你就一直迁就我,不管什么事情你都只按照我想要的去做——可是不需要这样的。”

    “……”霍峻喉结轻滚了下,声音微哑,“那我该怎么做?”

    “就像以前一样就好了。”秦可认真地看着他,“你不需要在我面前掩藏自己的负面情绪、不需要总是隐忍,你可以把它们发泄出来——在你醒来之前我早已经接受你也喜欢你了,不是吗?”

    “……”霍峻深深地看着她,没有说话。

    秦可轻弯下眼角。

    “我接受和喜欢的是你的全部,不是你为了我割舍出来的一个完全迎合我的、不完整的你啊。”

    “我喜欢霍峻,所以就算霍峻身上有一些缺点,但我还是喜欢他——也只有这样才叫做喜欢,对吗?”

    “…………”

    秦可说完后,车内是长久的沉默。

    唯独近在咫尺那双漆黑的眼里并不安静——里面波涛汹涌,情绪迭起。

    过了许久,她才听见霍峻的回应:

    “我可以把负面情绪……发泄给你,是么。”

    秦可做好心理准备,才点了点头。

    “嗯。”

    “……”

    然后她就看着,面前的人突然解开了安全带,推开驾驶座一侧的车门,下车了。

    秦可一懵。

    下一秒她本能地退回身,想要从后座车门追出去。

    然而她刚坐回来,还未稳定住身体,面前的后座车门就霍然被从外面拉开。

    霍峻身上熟悉的气息极具迫力地压了进来。

    秦可尚未反应,双手手腕蓦地一紧,身体后倾——

    “砰”的一声闷响。

    女孩儿的双手被压到了身后结实的车窗玻璃上,后背随后被迫靠上车门。

    而突然进车来的霍峻已经低下头,□□的呼吸几乎要吻在她的唇瓣上。

    隔着这样让秦可赧然得几乎想要闭上眼睛的极近距离,霍峻声音低哑地张口:

    “你可能有点误会了,秦秦。”

    “嗯?”

    女孩儿小心翼翼地睁开了一只眼睛。

    而这难得露出的俏皮模样,只让霍峻眼神更深沉迷恋地看着她。

    “生气?不会的。——我对你永远不会有负面情绪,你说我在压抑和隐忍——这没错,但我在忍的从来都不是什么负面情绪。”

    “?”

    或许是这实在太近的距离让秦可几乎大脑短路了,听了霍峻的话的第一时间,她并没有反应过来,只茫然地仰起脸看向对方。

    而在这样狭窄的空间里、这样暧昧的姿势下,这轻抬下巴的动作就和邀吻无异。

    霍峻眼神一深。

    “是你说我不需要忍的。”

    他垂眼,目光紧随着女孩儿柔软的唇瓣,然后慢慢低头吻了上去。

    几分钟后。

    地下停车场内的一辆黑色轿车,后座车门突然被打开。

    一个长发和衣领略有点凌乱的女孩儿狼狈地逃了下来——

    “我、我先上去找心晴了。”

    “。”

    看着女孩儿落荒而逃的背影,大敞着门的黑色轿车内,霍峻低下头,哑声笑起来。几秒后,他轻乜起眼,慢条斯理地以食指指关节拭了下唇角。

    然后他放下手瞥了一眼。

    ——

    冷白的肤色上拓了一点血印。

    霍峻喉咙里逸出声哑然的笑,他拉上车门,倚回座内,枕着手臂望着车顶,眼神□□带笑:

    “兔子急了……果然会咬人。”

    ==

    秦可进到电梯里,按下楼层按键,才长长地松下口气,慢慢平复胸口那颗快要跳出来的心脏。

    旁边就是提供给客梯客人的镜子,秦可整理了一下凌乱的神态,安抚地压了压有点发烫的脸颊,做了三个深呼吸。

    心跳终于趋于平稳。

    目标楼层到达。

    电梯叮的一声轻响提示,秦可刚踏出去,就感觉手机轻震了下。

    她低头一看。

    来自霍峻的短信:

    “现在你知道,我对你一直压抑着的是什么了?”

    秦可:“…………!”

    流氓!

    “啊啊可可你终于来了!”

    秦可身侧不远处,一个惊喜的声音快速跑近,上来就给了她一个没来得及反应的熊抱——

    “呜呜呜可可我都快想死你了!你太没良心了走一年多也不回来看看我!”

    秦可回神,苦笑着赔罪:“我的错,所以我现在不是来赎罪了?”

    “这还差不多。”顾心晴嬉笑着退后一步,“那我们过去吧,我跟宋老师说来接你才趁机熘出来的——你在我们学校人气不减啊,我一说你要来,好些个男生眼睛都亮了!”

    顾心晴说着,伸手拉住秦可,一回头的工夫她愣了下。

    “咦,可可,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

    秦可:“……”

    秦可心虚地轻咳了声,“热,热得。”

    “哦哦,”顾心晴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我还觉得这里空调冷气开的太足了呢。”

    “……”

    看着顾心晴毫不怀疑地相信了自己的话,并且拉着自己走向里面,秦可顿时更加心虚了。

    几分钟后,顾心晴把秦可带到一间小型的宴厅外。

    班主任宋奇胜就站在厅门旁,看到秦可和顾心晴挽着手臂走过来,他脸上露出笑意,“秦可。”

    “宋老师,好久不见。”秦可礼貌地向宋奇胜问好。

    “我是听到顾心晴和你打电话,才知道你回来的。”宋奇胜笑着问:“A大附中的课业很紧张吧,怎么有时间回来了?”

    秦可:“我回学校来办点手续。”

    “这样啊。”宋奇胜倒是并未追问,“那别在门口站着了,进来跟大家打个招呼吧。”

    “好。”

    于是宋奇胜走在前,顾心晴拉着秦可在后面跟了进去。

    包厢里摆了不少桌子,一些熟悉或陌生的面孔都随着宴厅里声音的逐渐降低而望过来。

    宋奇胜停住脚步,示意向身后,“这一届高二年级的秦可,你们认识吧?”

    “那哪能不认识呀!”

    离着远的一桌男生里有人起哄——

    “这可是我们乾德中学的前任校花呢!”

    宋奇胜视线扫过去,“怎么,高三毕业了就觉得我管不了你们了是不是?”

    大家都听得出宋奇胜这话里带着玩笑的意思,没人当真,都笑成了一团。

    顾心晴则带着秦可到了自己那桌。

    旁边特意给秦可搬来了一张椅子,还加了一副碗筷,只是秦可还记得霍峻在停车场等自己,没有动筷。

    “不用麻烦,我中午吃过了。”

    桌上的学生都是之前高二精英班和秦可同班的,在起初还有点陌生隔阂,但有顾心晴热场,过了没多一会儿大家就热络起来。

    同学们好奇地问秦可关于四九城的事情,秦可则耐着性子一一解答。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宋奇胜似乎起身离桌去接电话了,包厢里只剩下这帮高一高二高三精英班的学生,闹腾声更是鼎沸了。

    秦可原本就只是上来和宋奇胜打个招呼问个好,再顺便见见顾心晴,此时看时间差不多了,她便稍稍侧过头,和顾心晴轻声耳语:“我之后还有点事情,你们先玩吧。你不是想过几天来四九城度暑假吗?到那时候我们再单独聊聊?”

    “你这就要走了啊?”顾心晴遗憾地问。只不过问完见宴厅里吵闹气氛,也叹声,“不过在这儿确实没法跟你聊天——那好吧,下个周我一定去四九城找你!”

    “嗯。”

    秦可弯眼笑笑,站起身。

    顾心晴:“我送你。”

    两人这边拉开各自坐着的椅子,还没来得及跨出第一步,就突然听见远处有个男声响起来——

    “秦可,怎么刚来就要走了?”

    “……”

    秦可一顿,视线落过去。

    看清开口的男生,秦可眼底浮起点茫然的情绪——这人她并不认识,只勉强凭借极好的记忆力,能确定对方应该是个这届高三年级的毕业生。

    但她很确定,自己和这个人应该没交集,甚至极可能一句话都没说过——所以秦可也就更不明白,这人对秦可一定会搭理他这话的自信,到底是从哪儿来的。

    秦可正自我怀疑着是不是自己记错了,两人其实有过交集的时候,就听见顾心晴小声凑到自己耳边,丝毫不掩饰语气里的嫌弃。

    “这是这届高三的,叫方思城——你对他没印象也正常,以前在学校里还算挺低调,闷闷的,结果今年高考,他拿了乾城的理科市状元——你是没瞧见你来之前,尾巴都快翘上天了,看自己看高得不得了。跟女生说起话来,就跟那皇帝选妃似的——呸。”

    “……”

    听顾心晴这样说,秦可不由莞尔。

    能让大大咧咧的顾心晴都这样厌恶,那就算没看到方思城之前的表现,再结合刚刚这两句话,她也能猜到对方是如何一副小人得志的做派了。

    这样想着,秦可只面上微微一笑,不想搭理对方。

    只是似乎看出秦可的意思,那个男生起身离桌,快步走了过来。

    “学妹,别这么不给面子嘛……一起坐下来喝一杯,学长还能给你们传授一下学习经验。”方思城故意一顿,“哦对了,学妹你不在乾德中学了,应该还不知道,我是今年乾德的高考状元。”

    说完,方思城就下意识地挺胸抬头,等着秦可夸赞或者惊叹。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秦可听了之后,眼神表情没起半点波澜。

    “我听说了,恭喜学长。不过不好意思,我还没成年,不能喝酒。”说完,她侧脸看向顾心晴,“那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们就先……”

    “哎——秦学妹,你急什么啊!”

    方思城的手直接抓到秦可的手腕上了。

    秦可脸色瞬间一冷,刷地一下抽回了身,目光沉凉地睖向对方。

    方思城被秦可眼神一慑,下意识地退了半步,回过神之后不由地有点恼羞成怒——

    “你这个学妹,怎么连个玩笑都开不起的?”

    他这边话声一提,宴厅里不由安静下来,众人目光齐刷刷地落了过来。

    秦可丝毫不惧,迎上视线。

    “学长,我想你应该明白一个道理——玩笑是朋友之间开的,而且只有双方都觉得好笑那才叫玩笑——它不是给你随便用来遮掩无礼冒犯的借口!”

    “你……”

    方思城的脸色被秦可指责得一阵红一阵白,偏偏又没法反驳,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找回声音,收手冷笑了声。

    “我就是想跟你交个朋友而已,你需要这么敏感吗?”

    秦可轻声笑了下,眼神却冷。

    “我不是跟什么人都做朋友的。”

    说完,秦可转身要走——她没去拉顾心晴,是担心自己这会儿和顾心晴一起,只会惹得之后这个妄自尊大的男生迁怒到对方。

    只是方思城却压根没有就这么放她离开的意思。

    “我不能和你做朋友?那你和什么人做朋友?”方思城脸色涨红,却硬逼着自己挤出了一声笑,“跟霍峻那种小痞子吗?”

    “——!”

    秦可的身形戛然一停。

    而小型宴厅里的其他人,一听到这个名字几乎是表情各异精彩纷呈。

    但也有一部分是有点茫然的。

    这些就是这一届的高一精英班——他们入校的时候,别说前一届高三的霍峻,连秦可那时候都已经转去了四九城的A大附中。

    而校内霍峻的名号一直都在,但他们从没亲眼见过,只听说过这个学长的狠戾暴躁,却没人知道他还和秦可有什么关系。

    方思城自然知道这个情况。

    所以他说完之后便转向宴厅里,冷笑着道:“高一的小孩儿都还不知道吧?乾德中学那位有名的霍峻学长,当初就是为了我们秦可学妹,冲冠一怒为红颜啊,差点把一个男生直接从教学楼五楼的天台上扔下去。”

    他笑着转回来,眼神嫉妒而扭曲。

    “啧啧……多帅啊,只不过他人现在在哪儿呢?少管所?哦不对,成年了,应该是在哪个监狱里吃公粮呢吧?”

    听到对方这样贬低霍峻,秦可终于忍无可忍。

    她霍然转身,两步上前,当着所有学生们的面,在惊呼声里一把捏住了男生的领子,狠狠一勒——

    “道歉!”

    方思城一懵。

    他以前在学校就是个书呆子型的,手无缚鸡之力说的就是他这种了,此时被人把领子一拎,差点被女孩儿那眼神气势给吓住。

    过了好几秒他才勐然回过神,伸手拽回自己的衣领,脸色难看地说:

    “道什么歉?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

    在这么多同学和学弟学妹面前,三番两次被秦可打了面子,他几乎有些恼羞成怒而歇斯底里了——

    “你不如问问在座高二高三的,谁不知道霍峻是个什么德性!他那会儿在学校里就是无法无天——怎么样,高中毕业了,社会教他做人了吧!他现在还噉瑟得起来吗!?”

    “……”

    秦可气极,几乎是从齿缝里往外一个一个地挤字音:

    “这些话你当初不敢在霍峻面前说,如今背地里嚼舌根——方思城是吧,你不过才拿了一个市状元,你以为你自己又是个什么德性!?”

    “…………”

    方思城脸色变了几遍,才终于冷笑了声。

    “谁说我不敢?我当初只是不屑和他们那种人认识而已,就算今天霍峻在我面前,我一样——”

    “唔,谁叫我?”

    宴厅门外,突然传来一句熟悉的话声。

    众人不由屏息望过去。

    一如记忆里熟悉的清隽模样的少年侧身靠上厅门,似笑非笑地垂下眼。

    他嘴角一勾——

    “有事?”
邻居小说推荐:快穿女配再就业 塑料婚姻害死人[娱乐圈] 秘密 老师,她抢我奶茶! 来生不见 【无CP】影后的打脸日常 偏执迷恋 影后的捉鬼日常 快穿之九号系统 七零之炮灰小娇妻 反派亲妈在线养崽[穿书] 我,备胎,不干了!(快穿) 穿成大佬的退婚妻 当拥有两套超级英雄时[综英美] 七零之女配有空间 我毕业好多年 算命大师是学霸 热搜预定 室友日常研究报告 一觉醒来我拥有了超能力 【无CP】兄长是BOSS[快穿] 远古基因[末世] 我挖的文物她诈尸了 长命女 媵宠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总有偏执狂想独占我》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总有偏执狂想独占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