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番外五

类别:纯爱耽美 作者:冰小江呀 书名:尾巴可以挠痒痒吗[重生]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日子也就是这样, 平平淡淡, 幸福和美。

    俗话说,再恩爱的夫妻之间都会有一些小矛盾,拌拌嘴, 撒撒娇,卖卖萌, 也就和好了。

    莫子衣和叶无悔之间自然也会偶尔拌拌嘴, 平日里各有服软,感情倒是因为这样的拌嘴而变得更好了些。

    就仿佛每日总吃着奶香味的小方糕,偶尔换换荔枝味的,反而变得不挑嘴了,反倒觉得,荔枝味的还更好吃些。

    这日, 莫子衣因为一些事,同叶无悔拌了几句嘴, 后来叶无悔临时有事, 还没来得及服软, 就被急匆匆的叫走了去。莫子衣倒是觉得没有什么,过了一会,就连方才为了何事拌嘴都忘了。

    平日里,叶无悔正午时总会陪莫子衣回来用午膳, 哄着他睡着了才离去处理事务,但今日,叶无悔约莫是被什么事拌住了脚, 正午了,也没有回来。

    此时正值寒冬,晨起时刚落了一场雪,此刻雪停了,正午阳光直射进小院子里,照在雪上,雪光同阳光交映,一片金灿灿,让人觉得暖洋洋的。

    莫子衣独自用了膳,搬了张摇摇椅,身上盖着羊绒毛毯,在院子里舒舒服服的晒了会太阳,就着困意小憩了一会,醒来以后,整个人都是怠惰了,窝在摇摇椅上,竟是什么事也不想再做。

    莫子衣看着天,独自发了会呆,决定今天偷个懒。

    左右叶无悔也没回来,无霜无雪也不在,无人唠嗑,话本看多了也觉得没什么意思,莫子衣想着,不如去串个门吧,倒是许久没有见到师傅和师兄了。

    皇城。

    莫子衣先前拿了仰星河给他的令牌,进入皇城之时无人阻拦。

    他跟着带路的小太监来到了双雪殿。

    这处曾经是左郡琦的寝殿,如今却直接被她改成了办公的书房,处理政务和休寝都在此处,也是方便许多。

    摄政王和女帝当真不是好当的,只是从窗外看去,便是觉得奏折小山似的压在他们的身上,只是看着便让人喘不过气来。

    不过倒是,整个凡界的事物都压在他们二人的身上,又怎能轻松?

    左郡琦趴在书案上睡着了。

    仰星河轻手轻脚的取了狐裘,小心翼翼的披在左郡琦的身上。莫子衣从未见过他这般轻柔,眼里噙满了柔情,便趴在窗外,八卦的看了一会。

    仰星河将左郡琦散落额前的发撩至她的耳后,轻轻的吻了吻她的额心,而后便专心致志的批阅起奏折来。

    莫子衣没有进去打扰他们,便只是轻声在窗外同仰星河打了个招呼,便寻殷无情去了。

    殷无情也在皇城之中。

    皇城里藏书丰富,各种种类都有,殷无情这段时日倒是没有不正经,反而日日呆在藏书阁之中,也不知又在研究什么新花样。

    莫子衣寻到殷无情,好奇的凑到他的身边:“师傅,您在看些什么?”

    殷无情倒是被吓了一跳,浑身一惊,连忙合上书,还将身后的书用身子挡得严严实实。

    “没什么。”殷无情道。

    莫子衣本是不在意的,却被这样掩耳盗铃的动作勾起了十足十的好奇心,伸手夺了一本来瞧。

    一瞧见书名,莫子衣:“......”

    他又瞧了几本。

    莫子衣:“师傅,你怀孕了??”

    殷无情拿着的,通通都是有关怀孕生子的书籍,什么《生子注意事项》、《孕期饮食注意事项》、《该如何照顾怀孕的夫人》,还有什么《教子宝典》、《教子秘籍》、《如何同孩子建立起亲密友好的关系》等等之类的教育秘籍。

    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他这个老不正经的师傅会看的书。

    殷无情:“......”

    他将书册卷成一卷,在莫子衣脑袋上用力一敲:“就说不能在清衍宗那种地方常待,很容易傻的。”

    莫子衣自然没有傻:“公主怀孕了?”对于左郡琦,他还是习惯称为公主,左郡琦也觉得这样更亲近些,倒是没逼着他改过来。

    “对,两月了!”殷无情喜滋滋的从莫子衣手中抢回书册,“我在研究,以后要如何教我的徒孙。”

    “左儿生得美,徒孙定然也生的好看,左儿性格好,我的徒孙性格定然是不差的,可得好好教导。”

    “按照教你和星河那样的方法是断断不行的,太没效果,一个成了断袖,一个脑子缺根筋。”

    莫子衣:“?”

    莫子衣道:“我看呐,师傅你就只要好好逗孩子玩就好了,教育便不必了,否则像您一样不正经该如何是好?”

    殷无情白了莫子衣一眼,倒是不将这话题继续下去,他问道:“最近过得如何?”

    “自然过得不错,生活和谐,吃嘛嘛香,修为也长进不少。”

    “嗯。”殷无情伸手,探了探莫子衣的修为,灵力倒的确浓厚不少:“先前让你备的材料都寻齐了吗?我瞧你也快要长出第六尾了,这第六尾的天劫可不大好渡,要做好万全之策才是。”

    莫子衣点头:“找齐了,师傅到时候记得要来护法呀!!”

    殷无情又赏了他一个白眼:“才懒得管你,我还要逗我的小徒孙。”

    话没说几句,殷无情便开始赶人:“快走快走,我可还得研究研究,这些比阵法功法都难上了许多。”

    莫子衣撇撇嘴,乖乖的离了开去。

    他又来了丹心门。

    自从上次死阵一战之后,他便再没见过长竹树理。

    从地道中出来,身上的伤好了些许,他立马便知晓是长竹树理来过了,本想在后来重办的宴席之上邀她前来,好好感谢一番,但是那时候长竹树理闭关了,无法前来。

    听说是她的师尊传了她新的功法,具体的莫子衣也不是很清楚,总之,前几日才得了她出关的消息,正好无事可做,莫子衣便想去瞧瞧她。

    不管前世还是今生,莫子衣心中都是感激长竹树理的。

    前世,在叶无悔决定结束自己的生命之时,长竹树理赶到了他的身后,用她的灵力,一点一点,绽开了小花盆里种着的花。

    叶无悔也许不知道,但莫子衣却在那日的回溯之阵中全部看到了。

    他只对长竹树理提过一个请求:“若是我死了,你便好好照顾小哥哥,也别被他瞧见,只要小哥哥平安无事就好。”

    长竹树理一直记在心里,并且一直在默默的替莫子衣守护了他的小哥哥。

    丹心门。

    弟子们告诉莫子衣,长竹树理正在药房之中。

    莫子衣便来到了药房,轻手轻脚的推开了门。

    长竹树理正坐在一堆药草中间,身上沾满了淡淡的药香。

    她一面将药草叶子放在嘴里尝了尝,一面拿笔记下药草的味道功效。

    听见脚步声,长竹树理抬起头来,目光微微诧异,她倒是没想过莫子衣会来到此处。

    长竹树理:“阿衣?你怎么来了?”

    莫子衣取了一片药草放在手中把玩:“听说你近日出关,又正好下午什么也不想做,便来瞧瞧你。”他问道,“最近过得如何?”

    长竹树理笑着:“过得很好。”

    她的笑最是和煦沉稳,一如窗外的暖阳一般,岁月静好。

    “你呢?”

    莫子衣道:“我也很好。”他顿了顿,忽然道,“长竹,谢谢你。”

    谢谢你前世替我守护了小哥哥。

    莫子衣这声谢谢道得不明不白,他也没有解释什么,长竹树理便只是以为莫子衣是为着当日在地道里替他和叶无悔疗伤之事而道谢。

    长竹树理道:“身为医修,救死扶伤本就是应当做的,你不必道谢的。”

    莫子衣轻轻的“嗯”了一声,瞧着这满屋子的药草,又瞧着窗外的白雪皑皑,脑中忽然蹦出了一个想法,他问道:“长竹,有什么药膳做了可以暖身子的,有没有时间教教我,我回去做给小哥哥尝尝。”

    叶无悔被琐事傍身,忙得无暇分身,连纸条都没来得及送回来,直到了傍晚才归来。

    只是今日他的心情很是沉重,因为院落里等他没有他的小狐狸。

    平日里,莫子衣都会在院子里一边晒着太阳,一边读书,一见到他,便会不顾一切的扑进他的怀里。

    只是,今天的小狐狸不见了。

    叶无悔问过无霜无雪,无霜无雪说,她们回来之后便没见过莫子衣。

    叶无悔独自一人在院子里等了一会,只见夕阳西沉,带起漫天的繁星,小院落里依旧没有莫子衣的身影。

    莫子衣去哪了?为何一句话也不留?

    叶无悔越等心情越是沉重。

    他想起今日出门前,同莫子衣拌了几句嘴,莫不是因为自己没来得及哄他,还生着气,离家出走了?

    叶无悔懊恼不已,觉得应当服个软,于是他便问无霜无雪,如何服软比较好?

    这两个小妮子,虽说没谈过恋爱,也没成过婚,但好在话本看得够多,夫妻间相处的套路也能说出几句来。

    无霜说:“可以送礼物,越贵重,越好看,越有意义越好!”

    无雪说:“对。”

    叶无悔心说有理,于是他便去了库房。

    他寻到一枚九星灵珠,就像莫子衣的眼睛一般,装满了星辰。

    叶无悔瞧了几眼,觉得过于花哨,不够好看,不适合送给他的小狐狸。

    他又看到了一枝乌凰木,通体血红,恍若凤凰浴火。

    叶无悔又觉得不成,此物对于他们来说毫无意义,充其量只是一个好看些的摆件。

    接着便是被藏得严严实实的七彩圣莲。

    此物的确贵重,也确是好看,叶无悔却觉得配不上莫子衣,花瓣没有狐狸毛白,闻着也没有小狐狸身上的味道好闻。

    一想到找不到小狐狸,叶无悔便觉得整颗心都失去了归所,身体空空落落,不知该往何处去。

    早知道哄好再出门了,事情那么多,有哪一件比小狐狸重要?

    答案当然是没有。

    叶无悔在这库房里呆了许久,要么觉得这样太花哨,要么觉得那样不够格,要么便是觉得这些都是俗物,整整一个时辰,他竟是什么也没找到,两手空空的进了库房,再两手空空的从库房里走出。

    叶无悔想,不若先把小狐狸哄回来,好好问问他想要些什么,再去寻来给他赔不是。

    他闭上眼,透过无浊,寻找勾陈滴的所在。

    莫子衣正在丹心门。

    当真是被气到了,竟跑到那般远的地方。

    叶无悔御剑来了丹心门。

    丹心门山门旁的阶梯上,生了一朵小红花,同莫子衣的衣裳是同样的颜色。

    便是这样一朵小红花,是这一片白雪皑皑中唯一的色彩。

    叶无悔一眼便瞧见了,他将小红花摘下,捻在指尖,顺着石阶来到了丹心门的门口。

    一名贪玩,想要出门堆雪人的弟子瞧见了他,还不带叶无悔出言阻止,便兴奋的往回跑,一面跑,一面大叫:“少宗主来啦!少宗主来啦!少宗主来啦!!”

    叶无悔无奈,将小花小心谨慎的护在掌心之中,跟着弟子走进了丹心门中。

    不用问,丹心门的弟子们也知晓少宗主突然造访是所为何事,自然是来寻他的那位道侣。他们告诉叶无悔,莫子衣正在长竹树理的住处的小厨房里。

    叶无悔照着弟子们指的路寻到了小厨房。缕缕药香从房中飘出,他又仔细的分辨了一下,生地,白芍,当归,生姜,再多的他便分辨不出来了。

    忽然间,只听里面传来一声爆响,一阵浓烟骤然炸开,布满了整个小厨房,里边传出了长竹树理的惊慌失措的尖叫声和莫子衣哈哈大笑的声音,接着,“吱呀——”一声,小厨房的门被推开,莫子衣带着厚厚手套,也没来得及捂住口鼻,双手捧着一个小炖锅,护在怀中,逃命似的从小厨房里冲出,长竹树理跟在他的身后,同浓烟一起,带着烧焦气味跟着一起冲了出来。

    莫子衣瞧见出现在眼前的身影,微微一愣:“小哥哥,你怎么来啦?”

    叶无悔纠结了一会,将小花递到了莫子衣的眼前,与此同时,莫子衣也将小炖锅往前一推,他们一同开口。

    “我来寻你。”

    “我为小哥哥做了药膳。”

    他们一愣,又一同道。

    “不要再生气了,也不要离家出走,好不好?”

    “这道药膳最是暖身子,小哥哥喝了便不会总是觉得冷了!”

    长竹树理原本站在一旁,看着他们这默契的模样,倒也觉得待不下去了,她不愿出声打扰两人之间的气氛,便带着笑,蹑手蹑脚的先回了自己的房间。

    叶无悔凝视着他的小狐狸,少年原本白皙俊逸的脸庞上,此刻沾满了烟灰,他一面笑着,一面又被身后的烧焦气味熏得咳了两声。

    叶无悔抬手,抹去莫子衣脸上的黑灰,露出一抹清浅的笑来:“怎么弄成如此模样?”

    莫子衣顿时泄了气,挠了挠头,尴尬道:“别说了,我的近日不是快要突破了?灵力便有些不稳,方才长竹说要中火再炖上一刻钟,我便点了火,谁知没控制好,着了。”

    “不过这汤没炖坏,我给救了出来的,小哥哥要不要尝尝?”

    少年昂着头,对着他笑,便是恍若整个世间的暖阳都倾泻在了他的身上。

    叶无悔幼稚的将小花插在了莫子衣的头上,也对他笑:“要。”

    莫子衣回头,才发现长竹树理不见了,便让叶无悔且在此地等等他,向长竹树理借了小厨房,待浓烟散去,他们坐在桌前,莫子衣为叶无悔装好了一碗汤。

    叶无悔咽下一口,清淡药香在口中四溢,莫子衣坐在他的对面,双手托着腮,含笑看着他:“如何?”

    叶无悔道:“好喝。”

    少年眉眼弯弯,俊俏的脸庞上,映出明朗的笑容来,他噙着满心的欢欣,说道:“那我以后日日做给小哥哥喝,好不好?”

    叶无悔望着他,轻声道:“好。”

    ——【番外完】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尾巴可以挠痒痒吗[重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尾巴可以挠痒痒吗[重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