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番外 汉昭烈帝与刘备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大团团 书名:柳暗花明又见鬼![三国]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刘备最近总是睡不好, 他老做一些稀奇古怪的梦,醒过来后要缓许久才能正常思考。

    这一日, 他梦到自己接到了关羽与其长子关平战死于临沮的消息, 他们被无耻的吴国人派兵设计致死, 刘备悲痛欲绝, 口中喊着云长的字, 心中是对孙权的无限仇恨。

    他在诸葛亮等人的帮助下一手建立起了蜀国, 拿下了汉中与益州,却失去了荆州,也失去了最重要的好兄弟,那种痛苦撕心裂肺, 让他大悲大哭, 然后就哭醒了。

    刘备醒来, 望着朴实的天花板,还以为自己身处益州牧府, 不知今夕何夕,分不清梦境与现实。

    他心口还生疼生疼呢, 摸了一把脸上狼狈的泪,蹭一下坐了起来, 穿上衣服就想去确认关羽还活着没。

    刘备如今的正室夫人吴夫人恍惚醒来,她迷迷糊糊地问起:“夫君要去哪里?”

    刘备低沉说道:“我要去找云长!”

    吴夫人醒来, 疑惑问道:“大半夜的,您去关家做什么?关将军昨日嫁了女儿,定是喝多了在歇息呢!”

    刘备一听, 关羽没死,第一反应就是惊喜万分,转念又回想起自己昨夜似乎也喝多了,云长嫁女儿,高兴着呢!关羽拉着他们兄弟三人絮絮叨叨边喝边聊,说自己怎么含辛茹苦将银屏教养大,又说他物色来物色去,觉得将门虎女就该嫁给虎子,却不想银屏看上了不显山不露水的孙虑。

    孙虑为孙权次子,自幼聪慧,多才多艺,却与孙权有着相似的文人气息,令关羽所轻视,关羽老丈人看女婿,怎么看怎么不满意,多次为难之下,惊讶地发现这小子竟还是个能打的武将。

    能文能武,好的很,关羽满意极了,对他许诺:若你能得高中,我就同意将女儿许配给你。

    孙虑惊喜极了,他天分过人,又因此而奋发图强,此后参加荆州武考,果真拔得头筹,得关羽点头迎娶心上人。

    刘备捂着自己酸疼的脑袋,回忆起了这些,恍惚道:“是了,昨夜我们高兴,都喝高了,翼徳还说等他女儿张星彩长大后,也要许配个能文能武的才俊。”

    吴夫人趁机吹耳旁风,向刘备说道:“夫君,阿斗之前还说,要等星彩妹妹长大娶她做媳妇。”

    刘备动作一僵,怒了:“星彩比他小了整整十岁,现在还是个孩子,这臭小子想什么呢,若让翼徳听见,可不得私底下念叨我教子不严?我非得教训他不可!”

    吴夫人慌了神:“可阿斗而今也不过十七岁啊,夫君,太上皇可不也比司马太后小了十岁么,这岁数可以的,不过再等些年罢了,等她长大了,我们与张将军结为一家,也是桩美事不是?”

    刘禅哭唧唧:星彩是朕的皇后啊!

    刘备被吴夫人劝说,火气渐渐消下来,夫人柔柔软软的手抱着他,他也跟着心软了,转念一想,夫人也比他小了十几岁呢,这也没什么,况且翼徳家的闺女自幼就是美人胚子,多少人眼馋着。

    吴夫人又一个劲的游说他:“阿斗的才智也不输给任何人啊,便是现在去学武也还来得及。”

    刘备点点头,心下放松,夜还深,他与夫人又躺了下来,沉沉睡去。

    梦里,他重拾悲痛与仇恨,发誓要攻灭东吴,却不想在他称帝后不久,张飞因暴而无恩,被属下部将杀害。

    张飞此人,敬重有才德有文化的人,鄙夷小人,对不看在眼里的庸人不施恩德,如此喜恶分明,没有一丝圆滑周转的余地,却也为他招致了灾祸。

    刘备常常告诫他:“不要太过注重严苛军纪,现在是战时,手底下的士卒虽都是小人物,但是他们会在你左右侍奉啊,你不施展恩德,一味严苛待人,这是会招致灾祸的。”

    张飞没有将此言听进去,临出兵前,被帐下将领谋杀于营帐中,刘备接到消息,并不感到意外,他悲叹翼徳终究没有听他劝告而断送了自己,转头就痛苦地大哭。

    这下好了,两个兄弟都没有了,刘备伤心的不得了,又给哭醒了。

    天空即亮,郡守府清晨的鸟儿在外头树上唧唧叫唤,刘备抹了一把脸上的泪,又缓了很久,他心道怪哉,怎么最近老做一些奇奇怪怪的梦。

    他起身洗漱,又是舒舒服服做郡守的一天,百姓们拥戴,治下和谐,他前去处理政务,和平年代,安居乐业,政务也是得心应手的轻松。长子刘禅前来找他,说想要参加荆州大考,刘备欣慰极了,阿斗才智双全,是他最为满意的继承人,又拜了孔明为师,或许日后的成就能比他还高呢!

    夜里,刘备心有戚戚,心里念想着可别再做奇怪的梦了,这么悲来悲去的玩他可不舒服。

    他闭上眼陷入睡眠,却是到了白帝城中,刘备伐吴兵败,病危于白帝,内心悲凉又充满遗憾,他泪流满面,心里是不甘,更是对自己未来继承人的不放心。

    “公嗣愚钝,难以守蜀汉基业,”刘备悲叹自己后继无人,将丞相诸葛亮、尚书令李严招到身边,以嘱托后世,命他们辅佐刘禅。

    李严推出去后,刘备对诸葛亮说道:“君之才,比曹魏如今的君主曹丕远胜十倍,必定能安国,成大事,我的后嗣刘禅愚钝,若能辅佐,则辅佐他,若其不才,君可自取。”

    诸葛亮也是泪流满面:“臣将竭尽股肱之力,效忠贞之节,拼死继承陛下的遗志。”

    刘备低叹一声,心里是放心与欣慰。

    这一世相得的鱼水君臣之间,他们对彼此毫无保留,他信任孔明,蜀汉有孔明,定能长久。

    只是终究,未能与两位义弟相见,也终究要烦扰孔明劳心劳力,对不起,他要先走一步了。

    章武三年春,蜀汉先主刘备于永安病逝,谥号昭烈。

    刘备悲叹:“我以仁德施以桃源,今与仇恨终于白帝,云长、翼徳,我来赴这桃源之约了……”

    然后刘备又把自己给哭醒了,这一次可是哭得稀里哗啦,感情收都收不住,他在这边抽泣,吴夫人也被他给吵醒了,见他哭成个泪人,惊诧道:“夫君何故悲伤至此?”

    昭烈皇帝停住了动作,他缓缓抬头,心里遗憾:朕不是已经死了吗?怎还能听见皇后的声音?

    他这一抬头,就见刘备魂魄飘荡在自己面前,不可置信地叫道:“你是哪儿来的孤魂野鬼,缘何会进入我的身体!”

    昭烈皇帝也是惊诧万分:“你是何人,怎会与我长得一样?”

    刘备怒而说道:“无耻之徒占我肉身,倒打一耙,你用的是我的身体,当然与我长得一样!”

    吴夫人听他对着空气说话,一副魔怔的反应,吓到了:“夫君?夫君你在对谁说话?”

    接下去自是一片混乱景象,而昭烈皇帝与刘备一人一魂在接触以后,逐渐明白了事情的“真相”。

    刘备魂魄恍然大悟:“原来那些都是你的记忆?我当我最近怎么老是做些云长翼徳死的噩梦,没想到竟是你这孤魂野鬼在作祟。”

    昭烈皇帝沉思,他见刘备比自己年轻了至少十岁,皱眉说道:“你说你是刘备刘玄德?现在是哪一个年头?”

    刘备魂魄也跟着皱眉,他感觉到面前这个占据了自己身体的鬼魂身上有一种强大的气势,但到底曾经也是能拿下蜀中的一方诸侯,刘备自然不惧怕他,他说道:“现在是晋元三年。”

    昭烈皇帝面露错愕:“晋元是哪个国号?曹魏呢,东吴呢,还有蜀汉。”

    刘备压根就没建立蜀汉,他不悦道:“你这孤魂野鬼究竟死了多久了,现在哪有什么曹魏与东吴,曹魏与东吴早就没了。”

    昭烈皇帝惊了:“那蜀国呢?!”

    “这世上哪来的蜀国,”刘备说道:“莫不是哪个异族之国?”

    昭烈皇帝怒了:“你若是刘备,难道没有在汉末与曹操、孙权争霸天下吗?”他看到面前这被安逸生活所侵蚀,不如自己杀伐果决的刘备,恨铁不成钢,他有预感,他们之前有着心心相惜的指引,面前的刘备,就是曾经的他。

    刘备说道:“哈?谁说我没有去争,可张华那样邪门的对手,谁愿意去和他死磕了。他还一心帮曹操,最后曹操还不是为他人做嫁衣了,到头来,曹操率先死了,我和孙权保全了家族,日后还有着基业能流传后人。”

    “基业?”昭烈皇帝嗤笑:“蜀汉都没了,还谈什么基业,你现在是做了别人的下属?任职什么官?”

    刘备感到他的鄙夷,很不高兴,然而周围的人都叫他郡守,昭烈皇帝了然,更加恨铁不成钢:“竟是连一州之牧都没做上,只做了个郡守。”

    “郡守又如何,日后我的儿子有州牧之能,后继有人,比什么都重要,”刘备魂魄理直气壮说道,他再次重申道:“这位,不知该如何称呼的孤魂野鬼,还请你高抬贵手,离开我的肉身!”

    昭烈皇帝也不愿意待在刘备肉身里,他特别瞧不起面前的这个刘备,只觉得同样是刘备,他比自己差远了。

    只是他也不知道为何会在此,也不知该如何离开。

    于是,昭烈皇帝只能用起了刘备的身体,在他魂魄的跳脚中“住他屋子”,“睡他老婆”,“骂他儿子”。

    刘禅回到家中,手中摆弄自诸葛亮处得到的机巧,诸葛亮说这机巧之中包涵了大智慧,让他好好学习钻研,会有所收获的。刘禅大感兴趣,带回家中就潜心研究它,还将他带来了刘备这里,问问慈祥的老父亲有什么看法。

    昭烈皇帝一见十六岁的少年刘禅拿着玩意儿来找他,当即不悦皱眉,肃着脸低声训斥道:“不潜心学习四书五经,兵法策论,尽将心思花在奇技淫巧的玩物上,竟还有脸来问为父意见。”

    昭烈皇帝看到不学无术的刘禅就来气,气他的继承人愚钝,气他自己死得太早,更气这世界竟然连蜀汉都不存在了。

    刘禅被他这么严肃的一斥责,懵了,他心肝儿颤,手也在颤:为什么,我在父亲的身上看到了父皇的影子?天呐!我定是没有睡醒!

    刘禅条件反射就是被训斥的瑟缩,就像是他曾经怎么都不能令昭烈皇帝满意一样,无论他尽了多大的努力想要去做的最好,昭烈皇帝对他的要求永远是比预期的更要高。

    然而刘禅只是个普通人,或许是个有一点点小聪明的普通人,他没有诸葛亮的天纵奇才,也没有父亲的杀伐果决,他不是天才啊!他已经努力做到更好了,却每次都会被父皇训斥。

    刘禅被骂以后也不说话了,很低落地走了。

    刘备魂魄气得脸红脖子粗,低斥道:“无耻小人,你凭什么责骂吾儿!吾儿天资聪颖,勤奋刻苦,你不过是占了我的身,又不是他真正的父亲。”

    昭烈皇帝横眉冷对:“刘玄德,你还没明白吗?我就是你,我又不是你。我却是不知,安逸的生活将你的雄心壮志给磨灭了,你竟也成了平庸之辈。”

    刘备闻言一愣,他转而大怒道:“你不是我,你也无法代替我,更没有资格来享用我的人生,晚上也不该与我的妻子睡同一张床,现在更不能责骂我的儿子。”

    而吴夫人,至今以为刘备是中邪了,忧心忡忡到处找道士来为他驱邪。

    昭烈皇帝眉头几乎皱成了川字:“朕也不想要你的人生,平庸之辈,不屑于谋,若非是没有法子离开这里,我早就走了。”

    他不知道该怎么离开?

    刘备闻言,突然想到了张华此前将他两位义弟魂魄互换的事,突然之间有了方向,他忙说道:“可去寻找太上皇来解决此事,她定能解决这个麻烦。”

    “太上皇?谁?”昭烈皇帝对于能够将天下一统的晋帝很是好奇,相信定是哪一位英雄豪杰,或许比曹操孙权等人更为厉害!

    “张华!”刘备斩钉截铁地说道。

    “张华是何人,”昭烈皇帝又问道。

    于是刘备说起了张华的事迹,他絮絮叨叨说完,轻叹道:“只是我也不知道张华去了哪里,也不知州牧大人知道吗?”

    听他提起州牧大人,昭烈皇帝冷哼一声,他已是一代帝王,对于刘备甘心做别人下属,还是个小官的事情非常看不过眼。

    为了能够尽早离开刘备的肉身,昭烈皇帝在刘备魂魄的引荐下亲自去找了荆州牧,孙大人。

    昭烈皇帝乍一见传闻中的荆州牧,惊愕极了,这曾经给他留下了深刻心里阴影的女人——孙尚香!

    昭烈皇帝见到孙尚香条件反射就是胃疼、头疼、肝疼,哪里都不舒服,这女人,生来就是和他做对的,当初总是给他的治下添麻烦,带领近百女护卫,宛如闺中王国,在他家的后院称王称霸。

    昭烈皇帝怒视刘备:你竟是在这女人的手底下做事。

    刘备怒道:“你管我过得如何,还不与孙大人说明要见太上皇的情况,尽早将肉身还给我,免得相看两厌。”

    昭烈皇帝暂时咽下了被刘备怒骂的一口气,冷着脸与孙尚香说起要找太上皇。

    “你不知道?”孙尚香惊讶道:“太上皇在隆中隐居,玄德公的儿子,不是刚从隆中回来吗?”

    昭烈皇帝听罢,心里暗道:隆中,莫不是丞相的隐居之所?

    刘备喜道:“阿斗刚从隆中归来,定是知道太上皇的居住地方。”

    昭烈皇帝沉默不语,回到家中将废寝忘食钻研机巧的刘禅唤来。

    他冷硬地问起张华之事,刘禅越看他这与以往不同的严苛脸,越觉得他就像是自己上一世的父皇。

    刘备鬼魂斥道:“你别吓着我儿子!”

    昭烈皇帝自从来到此,就心情不好,他甚至觉得这里的刘禅被刘备娇养成了比他儿子更糟糕的废物,一看他瑟缩惧怕自己的模样就来气!

    刘禅说道:“太上皇就住在先生隆中茅屋的附近,两户人家只隔开了几步的距离,临溪水,非常好找。”

    昭烈皇帝这就打算去找太上皇,然家中突然有人来拜访,仆从们说是关将军来找郡守大人。

    昭烈皇帝浑身一震,此前刻意遗忘忽略的地方瞬间充斥着大脑,他颤抖着手,急切说道:“快让他进来。”

    刘备魂魄叫唤道:“你莫要连云长都欺骗!”

    关羽进入郡守府,手中牵着一批黑红相间的神驹,那马儿身上通体漆黑,脚下四只蹄子则火红,仿佛脚踩红云的神兽,气派极了,它的目光炯炯有神,昂首挺胸,只是它的个子还太小,明显还是个未长成年的小马驹呢!

    关羽哈哈笑着对刘备说道:“大哥,快来看看我新得的闺女,是黑旋风与赤兔生下的小马驹,一共两匹,太上皇可真厚道,还记得我这个亲家,这不就分了我一匹。”

    昭烈皇帝激动难忍,深沉又深情地唤道:“云长!”

    关羽一愣:“嗯?大哥这是怎么了,怎么像是不认识我了似的。”

    关羽正逢壮年,喜嫁女儿,事业顺利,可谓是意气风发,精神爽气地不得了,昭烈皇帝再次见到自己思念多年的义弟,喉咙干哑,心中酸涩难当。

    云长没有死,这里没有蜀汉,天下已然一统,刘备没有与孙权斗得你死我活,关羽也没有因守卫荆州而命丧临沮。

    昭烈皇帝想到此,也不该喜还是该忧。

    若非是为了他,若非是为了守荆州,云长怎会与其长子一起被设计致死啊!

    刘备魂魄警惕道:“云长是我的义弟,不是你的,你搞清楚,你记忆中的关云长,早就死了。”

    昭烈皇帝郁气上头,怒火攻心,吐出一口血来。

    关羽惊了,还以为刘备得了什么急症,忙去扶他:“大哥?!”

    昭烈皇帝热泪盈眶,热的,云长的手是热的啊!

    “云长,我想你啊!”昭烈皇帝情难自已。

    关羽更愣住了:“大哥,我们前几天这不才把酒言欢吗?”

    关羽总觉得今天的刘备怪怪的,他关心说道:“大哥可是身体不适?不若去请人唤来大夫。”

    “不必,我没有事,”昭烈皇帝摇头否认道,他想了想,又不打算去隆中了,他终于再次见到了自己的义弟,如何能放弃与他们叙旧的机会?哪怕知道面前这个不是他生前的关羽了,那也是关羽啊!

    刘备魂魄气红了眼眶,也急红了脸:“说好的还给我肉身呢,你见到了云长,是打算出尔反尔吗?”

    昭烈皇帝不理他,转而与关羽提起张飞的事情。

    关羽笑道:“翼德啊,他现在心思可天天牵挂在女儿身上,大哥要叫他出来聚一聚,小女娃揪住他胡子不让走,他可不就出不来了。下次约他,得挑他闺女睡着的时候约。”

    昭烈皇帝深深地嫉妒起了刘备,这个人怎么这么好的运气?

    但他已经打定主意,要在这肉身中多待几天,好再与曾经的故人们相见,为心中找寻一丝慰藉,也不枉他来这里走上一遭。

    关羽前去拜访吴夫人,严肃询问吴夫人:“嫂子,大哥近日可有哪里不对?”

    吴夫人轻叹一声,将自己的忧心都说出了口。

    关羽沉吟半响:“中邪了?半夜哭泣?这……”

    这问题有些无解,他念及自己曾经与张飞互换了魂魄的事情,打算去找太上皇问一问其中玄妙的事情。

    关羽对刘备的了解极深,以往的刘备因生活轻松愉悦,眉宇间很少会有阴郁忧愁,更不会有凌厉的气势,他最温柔和善不过,对下属,对百姓,温温吞吞的,从来都不曾对谁发怒过。

    问及吴夫人刘备最近的异样,吴夫人还抱怨了一声:“以往夫君从不责备阿斗,疼惜他还来不及,现在却总是斥责他不学无术,阿斗也是孝顺,从未反驳过他。”

    关羽心中不安,打算尽快去隆中找太上皇张华来解决此事。

    昭烈皇帝在刘备鬼魂的紧迫盯视下,收敛了一些自己的行为,比如单独睡觉,又比如暂时忍住别斥责刘禅。

    只是每每他皱眉后,刘禅的退缩,都让昭烈皇帝心烦意乱。

    刘禅忍住眼泪,已经在日渐相处中发现了些许蛛丝马迹,他轻轻在心中喊父皇,却不敢宣之于口,夜里自己躲在屋内愧疚哭泣。

    “阿斗亡了蜀汉,已无脸面再见父皇啊!”

    然而他平时又忍不住想要往昭烈皇帝身边凑,去观察他,去找寻自己这一世父亲的蛛丝马迹。

    若父皇来了,他慈祥的父亲去了哪里呢?刘禅不敢想,更不敢问出口。

    事情直到关羽前去隆中摆放了张春华才有所改变,张春华听闻此事,惊讶道:“没想到玄德公身上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之所以说是也,还不是曹丕身上也发生了这事,曹植大老远跑过来找她搬救兵,说他哥中邪了,一会儿自言自语,骂自己无能,一会儿又哭又笑,抱着他不撒手,还将几个兄弟们,曹彰、曹熊等都唤了过来,与他们相亲相爱。曹植简直受够了他的粘人,整个曹家,除了曹睿,曹丕最粘的就是他了。

    这些年甄氏被翻案,曹丕对长子弥补愧疚,曹睿可算是与他亲近了,这一下子折腾下来,对这爹是嫌弃的不得了。

    张春华回去一趟,发现竟有两个曹丕,细问之下才知道那附身在曹丕身上的乃是死后的魏文帝曹丕,又以勾玉的力量拨乱反正,倒是意外之下将魏文帝曹丕给签了下来。

    这下好了,曹营鬼魂们,尤其是曹操和曹昂全都炸了,要论收拾起曹丕来,谁能出曹操左右?

    而他们的太圣皇帝曹丕魂魄回到自己身体以后,将所有事情望得一干二净,听闻曹植抱怨他此前中邪,儿子曹睿又对他嫌弃,曹丕冤死了。

    此时此刻,张春华先安抚关羽,特意请能看清人本身魂魄的戏忠走了一趟江陵城。

    戏忠飘回后果然来报,确实有两个刘备。

    而且那外来的刘备附身以后不愿离去,硬是占着刘备的身,刘备的魂魄无可奈何,只能盯着他。

    张春华想了想,对与诸葛亮叙旧的关羽说道:“还请关将军给玄德公带一句话,佳人已逝,任何替代品都是对佳人的亵渎,若玄德公想通,可来隆中找我。”

    关羽一直觉得张华是个与众不同的人,她会说出什么来都不会令他感到奇怪,他对张春华的话深信不疑,不由感叹道:“不曾想大哥是受到了风流韵事的影响才会如此,也不知他几时看上的佳人,竟让他思念至今。”

    知道真相的戏忠鬼混哈哈大笑:“秋实可真坏,这话经由关羽转达,也不知那刘备会是个什么脸色。”

    关羽回到江陵后,见刘备正与张飞把酒言欢,两人都喝了不少,张飞红光满面,高兴说道:“我媳妇怀了,这几天害喜的厉害,我接下去要去洛阳城高价请个善于妇科的大夫回来给她看看。”

    昭烈皇帝沉闷地喝着酒,一杯接着一杯,直道爽快:“几十年了,我从未像此刻这样高兴过,能够再见到你们,实在是太好了。”

    他见关羽回来,邀请他一起喝,而关羽则将张春华的话语转述给了他听。

    昭烈皇帝脸色大变,竟是酒意上头,又哭又笑。

    “这一切,终究不过是一场梦啊,失去的永远都不会回来了,我早该明白了。”

    关羽与张飞对视一眼,张飞惊讶问道:“大哥仰慕的美人死了?”

    关羽小声说道:“翼徳,别刺激到大哥,大哥伤心着呢,让他一个人好好静一静吧!”

    次日,昭烈皇帝想通了,率先向刘备魂魄道歉,而后叫来了刘禅,让他好好学习迎考,他要去隆中一趟。

    刘禅见他离去的背影,突然有一种预感,此去一别,将再也不能见到父皇了。

    他蹭一下站了起来,失声喊道:“父皇留步!”

    昭烈皇帝浑身一怔,转过身来,却见刘禅泪流满面站在他身后,哭泣说道:“阿斗无能,愧对父皇与相父,未能守住蜀汉。”

    昭烈皇帝震惊道:“你,你是公嗣?”

    刘备魂魄也惊愕叫道:“这不可能!”

    刘禅诉说起了自己重生成婴儿的过往,又说起上一世父皇死后的事情,蜀汉后继无人,没有先锋,只能劳烦白发苍苍的老将冲锋在前,相父死后,蜀汉人才凋零,气数尽绝,唯靠姜维一手撑起大局,却终究无力回天。

    他又说起这一世,自己被张华掳走,经历的一系列事情,他拜了诸葛亮为师,这一世父亲没有建立蜀汉,他就做一个好儿子,孝顺父亲,用心进学,努力让自己成为一个优秀的人,来日考取官职,对天下,对百姓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他们遥遥对视,认亲之下激动难忍,两人抱在一起痛哭。

    蜀汉亡了!

    昭烈皇帝心情复杂,竟不感到意外。

    孔明死后,蜀汉后继还能有谁?没了,他自己都想不出还能有谁啊!

    刘备魂魄喃喃道:“原来,竟还有这等重生之事,但到底,阿斗还是我的儿子,他既然不是孤魂野鬼,我总是认他的。”

    他又看向昭烈皇帝,突然觉得这个人挺惨,实在是太惨了!

    他们到达隆中以后,又见到了这一世的诸葛亮,比昭烈皇帝记忆中的瘦弱文臣,这一世的诸葛亮因勤奋锻炼身体健康了不是一星半点。

    昭烈皇帝叹息一声,答应了张春华,愿意离开刘备的身体。

    她说的没有错,不是我的,终究不是我的,他的云长与翼徳,都已经死了许多年了,哎~

    刘备回到了自己的身体,见大家都眼巴巴望着自己,而他则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一脸莫名其妙,好奇问道:“你们都在看什么呢?我又不是猴子。”

    经他这样一说,气氛顿时又活跃开了。

    刘禅视线环视了一圈,未能看到任何影子,张春华为他指了个放向,他郑重向着那个放向行了一礼。

    昭烈皇帝沉默了。

    所有人都变得不同了,但儿子,还是那个儿子,亲的。

    欣慰。

    不久,刘禅在州考文试中以第一的成绩一鸣惊人,与姜维等年轻人一起,走上了他们通天的青云路。

    汉昭烈帝鬼魂不得不承认,原来只需要好好教导,刘禅竟也能优秀如斯。

    刘备红光满面,大摆宴席,高兴地逢人就夸自己儿子又能耐又孝顺。

    汉昭烈帝鬼魂不服反驳道:那是我儿子!

    原以为一切都尘埃落定,却不想司马懿突然问起了张春华道:“秋实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忘记告诉我了?”

    张春华愣了愣:“没有啊?”

    司马懿质问道:“还说没有,你能见鬼的事,为什么不愿意告诉我?”

    他这委屈巴巴的质问倒是将张春华给问愣住了,她惊讶道:“仲达怎么知道的?!”

    司马懿冷哼:“若非是阳阳总盯着别的地方看,我怕是还发现不了你竟瞒着我这么大的秘密。”

    司马懿浑身都散发着不高兴的气息,闹起了小脾气,脸上就差写上两个字“哄我!”了。

    而张春华则将注意力都放到了闺女身上,她惊叫道:“什么,阳阳竟也能见鬼?!”

    边上,吸吮着手指的小娃娃咿咿呀呀地挥舞着手掌,高兴地向窗户外偷听的鬼将们挥手……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柳暗花明又见鬼![三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柳暗花明又见鬼![三国]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