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江夏番外-终章

类别:现代言情 作者:扬笙落笔 书名: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江夏把工作交接给安安,和陆少阳出去旅行前,征求过家里两位老人的意见。如果他们有想法跟着一起出去旅游,带上他们也是没有问题的。

    然而,自从陆友德生病之后,陈淑芬的心态变了。就连她最爱的摄影,也都放在一旁。

    “你们去玩吧,我和你爸就不凑热闹了。夏夏,记得多拍些照片。”

    陈淑芬拒绝了江夏的提议,她现在跟陆友德在老家生活得挺好的。这里有他们熟悉的亲戚朋友,人老了总会特别念旧,希望回到故土,也懒得折腾。

    在出发之前,江夏还专门做了一个旅游攻略。

    他们计划先去欧洲游览一圈,然后去澳洲,最后在美洲溜达一圈,就可以开始返程了。

    她和陆少阳的旅途并不是走马观花似的游览,他们喜欢感受不一样的风土人情,还有不同经纬度差异带来的自然风光的变化。每到一个地方,他们总是第一时间找好吃的,然后问问当地居民,附近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最让江夏震撼的是看极光的体验,这种神奇的自然现象会让你觉得在大自然的面前,人类是多么渺小。也会让人心生感慨,自己曾经以为的艰难和坎坷,其实都不算什么。

    体验过这些之后,江夏才明白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的说法。

    欧洲一玩就是三个月,在这期间,江夏拍了很多照片给婆婆邮寄回去。遇到有特色的纪念品,她也会一并打包邮寄。

    “女士,你好,可以交个朋友吗?”

    江夏坐在澳大利亚的沙滩上晒太阳,温暖的阳光洒在身上,简直就是冬日最好的享受。她抬头看向前来搭讪的年轻男士,这已经是今天第五个来搭讪的外国友人了。

    “抱歉,我丈夫买饮料去了。”江夏摊了摊手,“还有,我前不久刚升级做了外婆。”

    搭讪的人难以置信地看着江夏,他以为这是江夏拒绝他的借口,眼前这个漂亮得不像话的亚洲女人,看起来不超过二十五岁。

    江夏自然没必要拿出自己的护照来证明自己今年已经四十岁。

    她耸了耸肩,起身朝陆少阳买饮料的超市走去。

    说起来,衰老得缓慢有时候也是一种苦恼。四十岁的江夏脸上没有一丝皱纹,她的皮肤白皙透亮,弹性有光泽。加上亚洲女性的骨架小,在一群白人女性中,江夏显得非常水嫩。

    “怎么了?”陆少阳见江夏过来,揽住她的腰。

    江夏皱了皱眉头,接过陆少阳手中的汽水,“少阳,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奇怪。比如,我衰老的速度很慢。”

    梁雪雁比她还要小两岁,嫁入豪门的她备受邹家人宠爱,保养上也得到了朱彩灵的真传。

    然而,两人真要站在一起比较的话,她比梁雪雁还要显得年轻许多。

    “又被搭讪了?”陆少阳挑了挑眉,看起来一点也不吃醋。

    江夏点了点头,除了她自己,就连陆少阳也不知道,她之所以衰老得慢是因为炼化了灵泉。

    她是真的担心,如果自己到了婆婆那个年纪还这么年轻的话,可能会引起比较大的争议。

    “夏夏,你完全不用在意这一点。你这样的体质是别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这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工作的缘故,陆少阳接触到过一些从事特殊工作的专业人员,他了解到有些人的体质天生跟别人不一样。

    就像智商这东西,程晨生下来就拥有高出同龄人很多的智商。

    夏夏应该也有她身体的特殊性。这一点,陆少阳很早之前就关注到了。

    听了陆少阳的安慰,江夏心里好过了一些。或许她的担心是多余的,毕竟现在的自己跟十年前的自己还是有区别的,只是衰老程度特别缓慢而已。

    晚上睡觉的时候,江夏忽然感觉到异常,最近这些年一直被她忽略的美颜手册迸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这是怎么回事?

    “主人,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任务完成了。”小书灵轻快的声音在江夏的脑海里响起来。

    江夏愣了一会儿,才想起来美颜手册其实就是灵泉的另一种形式。

    二十年过去了,她几乎都要忘记了它的存在。要不是今天被自己的衰老程度缓慢困扰,她压根想不起来还有这样一个神奇物种的存在。

    “你要走了吗?”江夏发现这团光芒越来越盛,刺激得她根本无法直视。

    “是的,这些年多谢您的关照。再见!”

    随着小书灵的声音落下,这团光球渐渐涨大,然后在江夏的脑海彻底消失不见。

    美颜手册这东西就像是从来没有来过一般,跟着一起销声匿迹。

    大床之上,江夏沉沉地睡了过去,梦里面似乎发生了很有趣的事情,以至于她的嘴角上翘,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灿烂。

    第二天早上,江夏一声惊喜的大叫,把陆少阳吓了一跳。

    “夏夏,发生什么事情了?”他连忙快步冲进房间。

    江夏惊喜地指着自己的眼角,“少阳,你看我的眼角,是不是长出了一条细纹?我终于开始长鱼尾纹了!”

    这有什么值得高兴的?陆少阳凑近了看,然后点了点头,“原来,你心里一直都没有放下这件事。”

    “是的,我不是害怕自己不变老显得太怪异,然后被抓去做切片实验吗?现在好了,我总算是可以放心了。”

    陆少阳轻轻地弹了一下江夏的额头,傻瓜!有他在,他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夏夏。

    “今天去潜水吧,你不是很想看看海底世界吗?”陆少阳转移话题道。

    江夏捂住自己的额头,双眼发光,“走吧走吧,我已经迫不及待了。少阳,你下次可不可以不要弹我额头,会痛的。”

    外出游玩了大半年,江夏和陆少阳总算是回到了北京。

    一圈下来,他们居然发现这里才是他们最喜欢的地方。无论是这里的饮食文化,还是自然风俗,让他们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诉说着愉悦的心情。

    李定坤知道江夏和陆少阳回来,特意在李园为他们举办了接风宴。

    “夏夏,我可真是羡慕你。”李定坤也想带着邵仪婷一起去旅游,可是肩上的重担哪里允许他像江夏这么任性。

    也是江夏命好,儿子十八岁就把她身上的担子接了过去。不像他,孩子这会儿才十岁,离接班还早着呢!

    “有什么好羡慕的,你和仪婷姐就应该趁年轻,过出去玩玩。难不成等以后变成了老婆婆和老爷爷再出去?现在不是流行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吗?”

    江夏挑眉,仪坤集团可是人才济济,阿坤哥的管理能力渐渐凸显。

    这些年仪坤集团和凌云集团一直都在较量,然而直到现在,他们也没有分清到底谁才是民营企业的一哥。

    “你说得倒是轻巧,孩子谁看着?公司怎么办?”

    “阿坤哥,你要是放心,我和少阳可以帮忙的。”

    年轻时的好朋友们现在也都成了中年人,反而没有以前聚得那么勤。毕竟每个人都有拖儿带女的一大家子人,要选一个大家都有空的时间很不容易。

    回北京之后,江夏和陆少阳搬到了鲜花谷居住。

    这里环境清幽、空气清新,让人的身体和心灵能够得到很好的放松。

    江夏和陆少阳所谓的提前退休,并非每天看日出日落,闲庭信步,他们手头上的事情并不少。

    退休后空出来的时间,只是为了做他们认为更有趣的事情。当然,也是为了彼此的陪伴。

    江夏把这大半年的游历写成了游记,搭配着沿途拍摄的照片,印刷成册,在图书市场上很快被大家一抢而空,还加印了第二批和第三批。

    毕竟,谁没有一个旅行梦呢?

    就算是自己没走过,看看别人走过的痕迹,也是一种心理上的满足。

    江夏和陆少阳出去游玩这段时间,他们不仅给家里的两位老人邮寄照片和礼物,还把一路上的所见所闻所感,用邮件的形式发给家里的孩子。

    别看他们离开了大半年,跟孩子们的关系反而比之前还要密切了。

    这种特别的家书,被家里三个孩子认真地保存了下来。

    从江夏那里得到启发,陆少阳把自己接近三十年的军旅生涯中的经验和教训都写在纸上。

    刚开始的时候,他想到什么写什么,写出来的东西既没有逻辑,又十分零散。

    江夏实在是看不下去,开始帮陆少阳整理,然后告诉他要如何把自己肚子里的才识完整的表达出来。

    文笔什么的倒是不重要,关键是要说到点子上,让人能够学到精髓。

    陆少阳的第一本著作在江夏的协助下完成。写完之后,陆少阳自己改了三遍。他还特意找到当年的导师张教授,请他为自己题写序言,指正文中不恰当的部分。

    这本书虽然没有大卖,但是被军校选中作为选修课教材。

    江夏和陆少阳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告诉家里的孩子:无论是上班还是不上班,都要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为什么这么做。

    如果只是庸庸碌碌的过完每一天,得过且过,做人其实跟路边的野草也没什么分别,白瞎了这辈子变成人。

    是你安排自己的生活,而不是被生活玩弄。

    江夏从来没有要求过家里的孩子做每件事都是要有积极意义的,做让自己开心的事情有一个前提,不伤害自己的身体健康,也不会影响到周围的人。

    她和陆少阳正是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影响和感染家里的孩子们。

    ————————————————

    “安安求婚成功了?这小子,我们马上回来。”

    挂了刘阮打来的电话,江夏快步来到阳台上,陆少阳正在给阳台上的植物浇水。

    回头发现江夏一脸喜气,陆少阳放下手中的洒水壶。

    “是谁的电话?”

    “阿阮打来的,她说安安在小米的毕业典礼上求婚了。我们得回去好好准备准备,之前一直都没有机会跟小米的爸爸和哥哥见面。希望他们别介意才好。”

    听到这样的好消息,陆少阳在心里给儿子点了个赞。

    干得漂亮!

    说实在话,安安是个让他和夏夏省心的好孩子,他似乎从来不用他们操心。

    除了上小学的时候被请过两次家长之外,安安无论是学习还是人际交往能力都挺不错的。

    当然,在选择女朋友这点上,表现得尤其好。

    陆家人都很喜欢范小米,她单纯不做作,身上有一股蓬勃的朝气和正能量。

    范小米知道未来的公公婆婆要请爸爸和哥哥吃饭,心里不由得有些紧张。她和陆佑安的关系虽然早就告诉了家里人,可是结婚这事她还没跟爸爸和哥哥商量。

    结果,江夏的处理完全免除了范小米的担心。

    她和陆少阳作为男方父母,亲自在这次见面中向范小米的家长提亲。

    范爸爸和范哥哥原本还有些担心小米,毕竟陆家可不是普通家庭。陆佑安喜欢小米,并不代表他的家里人会喜欢。幸好,接触之后,他们发现江夏和陆少阳都是很好相处的人,自然也就答应了两孩子的婚事。

    陆佑安和范小米的婚礼很隆重,但是并不铺张。

    江夏原本还想帮忙,结果儿子和儿媳妇太能干了,几乎把连他们当父母的应该操心的事情都考虑齐全了。

    也难为了这两个刚刚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竟然已经能够独挡一面。

    两人结婚大约一个月后,小米专门到鲜花谷找到江夏。

    “妈,我有一件事想跟您商量。”

    范小米的妈妈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所以,对于这位年轻得几乎就像是姐姐的婆婆,小米的内心是很依赖的。她看着江夏的眼神有着尊敬,也有着喜欢。

    她原本以为结婚后会跟婆婆住在一起,没想到这个想法落空了。

    江夏和陆少阳大部分时间都住在鲜花谷,偶尔会到城里住两天,住的也是他们自己的房子。

    “小米来了?过来坐,你看我刚刚插的花,好看吗?”江夏把最后一枝花放进花瓶里面,然后笑着抬头看向范小米。

    这孩子,越看越乖巧,还是儿子有眼光!

    “好看!”小米可喜欢鲜花谷了,听说这里是公公送给婆婆的礼物,简直浪漫得不行。

    “说吧,找我什么事?是不是安安欺负你了?别怕,妈给你撑腰。”

    听到江夏这么说,小米的眼睛笑成了一弯月牙。她真的很幸运,可以嫁给佑安,有这么好的婆婆。

    原来,小米毕业之后没打算上班,她想要把家里的武馆重新开起来。陆佑安实在是太忙了,她也不忍心用这样的事情去打搅他。于是,在姐姐刘阮的提议下,她找到江夏,把自己的想法全都说给她听。

    “我是这样想的,武术是我们国家的传统文化之一,不应该淡出历史舞台。恰好我从小接触武术,它对我来说有着不一样的感情。所以,我想开办一个武术馆,专门教授小孩子学习中华武术。”

    之所以不办成人班,小米有自己的考虑。成人武术培训班会有很多复杂的问题出现,就像那会儿爸爸开的武馆一样。

    如果只是教授小孩子,接触到的客户群体会单纯很多。

    江夏看得出来,范小米是真心想要把这件事做好。他们婆媳两人在客厅里商议了两个多小时,江夏给了范小米很多有用的提议。

    跟江夏聊天之后,范小米推翻了自己原本的很多想法。

    “妈妈,我想在鲜花谷住一段时间,可以吗?”范小米问出这话的时候心里有些忐忑,婆婆会不会觉得自己很烦?

    江夏拉过小米的手,轻轻地拍了拍,“当然可以,这里也是你的家。”

    三个月后,范小米的范家武馆正式成立。赶上素质教育的新理念,特长培训班作为一个新兴的行业正在悄然崛起。有了江夏的推广和宣传建议,范家武馆迎来一个开门红。

    自从范小米跟陆佑安确定关系之后,范爸爸便没有在凌云集团当保安了。

    他不想女儿因此被人瞧不起,也不想让安安觉得难堪。

    其实,无论是范小米,还是安安都不在乎这一点。不然,当初安安也不会做出这样的安排。

    范家武馆开张之后,范爸爸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他的身体不允许他当成年人的教练,但是教授孩子们习武还是绰绰有余的。看到爸爸的改变,范小米十分高兴。

    “小米,今天晚上妈妈让我们回家吃饭,她和爸爸下午钓了鱼和龙虾。”

    陆佑安开完会出来时针刚刚指向四点,他想了想,拨通了小米的电话。

    “嗯,我自己过去吗?你今天是不是很忙?”

    活动了一下脖子,陆佑安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玻璃上仿佛倒映着小米的笑脸,陆佑安笑着开口,“我来接你。是很忙,忙着想你。”

    尽管已经结婚,范小米还是不太习惯说亲密的情话。

    “多喝点水,别一直坐着,要多起来活动。就这样吧,学生们马上就要下课了。”

    范小米并没有亲自当教练,她主要是担任武馆的管理工作,接收新学员以及安排课时。

    下午六点半,安安载着小米回到位于后海的四合院。刚进门,空气中就飘来一股爆炒小龙虾的香味,看起来马上就可以开饭了。

    跟在安安身后,小米的胃里突然一阵翻腾。

    她觉得很奇怪,为什么饭菜的香味闻起来会这么难受?

    走进客厅,小米跟公公婆婆打了一个招呼,然后抓起桌上的橘子,剥开放了一瓣橘子在嘴里。总算是把那股闹腾的气息给压了下去。

    安安凑过来,示意小米他也想吃。

    小米笑眯眯地喂了一瓣橘子到安安嘴里。

    “呀,好酸!”安安一口咬下去,酸得他立刻吐了出来。

    “没有吧,我觉得还好呀。”小米拿起一瓣橘子放进自己嘴里,酸酸甜甜的,很好吃。

    坐在旁边的江夏和陆少阳对视了一眼,难道小米有了?

    身为当事人的安安和小米并没有发现异常,安安还说可能自己不爱吃酸的,所以有一点酸他就会觉得特别酸。

    饭菜很快上桌,下午钓的鱼做了一份烤鱼,还熬了鱼头豆腐汤,爆炒的麻辣小龙虾以及蒜香小龙虾各一盆。桌上还搭配了一些爽口的凉拌菜和清淡的素菜。

    “开动吧!”

    身为当家人的陆少阳一发话,餐桌上的四人也都纷纷举起筷子。

    小米一直在咬牙坚持,她不想让公公婆婆觉得自己娇气。可是,当陆佑安给她盛了一碗豆腐鱼头汤之后,她再也忍不住,捂着嘴跑向洗手间。

    “呕!”

    呕吐让小米脸色变得惨白,她直到把胃里的东西吐完,这才软软地扶着墙站起来。

    “给,漱漱口会好过一些。”江夏端来了一杯加了少许柠檬汁的水,递给范小米。

    范小米感激地看着江夏,水中酸酸的味道安抚了她有些迷茫的心。自己到底是怎么了?难不成今天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把肚子给吃坏了?

    等她们回到客厅,餐桌上的重口味食物全都撤掉了。

    范小米见状连连摆手,“爸妈,没关系的。我可能吃坏了肚子,歇一会儿就好了。”

    安安看起来有些激动,他扶着小米在沙发上坐下来,然后附耳低声说了两句话。

    范小米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她下意识地把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这里真的有宝宝了吗?

    自从他们结婚之后,范小米就跟陆佑安商量过关于孩子的事情,反正早晚都是要生宝宝的,他们觉得早生比晚生要好。两人都不存在什么压力,一切顺其自然。

    只是没想到,孩子这么快就来了。

    小米的脸微微泛红,她小声地跟陆佑安说道:“万一不是怀孕,而是吃坏肚子的话,会不会很尴尬?”

    “你等等我!”陆佑安说着,快步从家里跑了出去。

    很快,他带了一口袋的验孕棒回来。如果不确定这件事,今天晚上大家都睡不好觉。

    在大家关注的目光下,小米拿着验孕棒走进厕所。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用手揉了揉脸蛋,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发作?害得她紧张得手都在颤抖。

    十分钟了,卫生间里都还没有动静。安安有些着急地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小米怎么还不出来?

    江夏和陆少阳看了一眼心急的儿子,以他们过来人的经验来看,儿媳妇八成是怀孕了。因此,他们非常淡定,只等着小米出来宣布好消息。

    “怎么样?”陆佑安听到动静迎了过去。

    小米双眼泛红,声音带着激动地哭腔,“嗯,我怀孕了!”

    还没等江夏和陆少阳从这件喜事中回过神来,海铭那边也传来了好消息,谭云笑也怀孕了。家里人口多就是这一点好,经常赶上好事成双的局面。

    一想到家里很快又要添新丁,江夏和陆少阳从鲜花谷搬到了城里住。

    这样的话,有什么事情他们也能帮着搭把手。

    在征求了谭云笑和童童的意见之后,江夏包揽了接送童童上下学,以及陪她去上兴趣班的任务。

    谭云笑之前一直身兼数职,自从跟陆海铭确定关系之后,她安心画起了漫画。

    她怀孕并不会对她的工作产生任何影响,反而因此多了一些创作的灵感。江夏提出的帮忙,让谭云笑心怀感激。毕竟,童童只是她的孩子,而不是陆家的血脉。但是,陆家人对童童和她都好得没话说。

    上了年纪之后,江夏跟喜欢体验慢生活。

    接送童童时候的等待并不会让她觉得无聊,她跟别的家长一起聊孩子。

    起初,别人还以为她是孩子的妈妈,听到童童叫江夏奶奶,她们才诧异地发现,江夏居然是她们的同龄人。

    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咋这么大呢!

    七个月之后,怀了双生子的范小米提前发作。早在做产检的时候医生就告诉过陆家人,范小米怀的是双胞胎。因此,整个怀孕过程中,陆佑安格外上心。

    他早早地买来育儿知识大全,还读了很多准爸爸和准妈妈需知事项。

    在照顾范小米这件事上,他几乎可以算得上是丈夫中的典范。

    范小米每一次产检都是陆佑安亲自陪同的,他还跟陆海铭一起搞了一套不同怀孕阶段孕妇的食谱出来。担心外面买的不卫生,陆佑安和陆海铭担任起了家庭煮夫的工作。

    因此,两位孕妇产检一路绿灯,但是陆佑安和陆海铭瘦了不少。

    考虑到范小米怀的双胞胎都个头不小,医生建议进行剖腹产。

    手术进展得十分顺利,不出四十分钟,一对龙凤胎便被护士抱了出来。她们告诉在外面等候的陆家人和范家人,产妇的状况很好,缝合好了就可以出来。

    取名这件事又落到了陆友德的头上,他其实在心里早早地给两个重孙取好了名字。

    “就叫陆语霖和陆语馨吧。”

    没想到,谭云笑也提前生产了。在范小米生下双胞胎的五天后,她在同一所医院生下一个七斤重的儿子,被陆友德取名叫做陆语祥。

    这下,可忙坏了江夏这个当奶奶的。

    两个儿媳妇坐月子,三个婴儿需要照料。再加上范小米和谭云笑都没有亲妈可以依靠,光是想想都让江夏有些头疼。

    还没等她规划好,陆佑安和陆海铭主动找到了江夏。

    “您呢,就负责陪小米和笑笑姐聊天就好。别的事情不用担心,我和海铭哥早就做好了准备。”

    原来,他们早就请好了四个月嫂。其中一个月嫂负责两名孕妇的吃食和身体康复训练。另外三名月嫂各自负责照看一名宝宝。

    陆佑安和陆海铭决定让妻子回后海陆家做月子,这样方便一起照看。

    如此一来,江夏身上的担子完全卸了下来,她只用从旁协助就行。

    范小米是剖腹产,谭云笑是顺产,她们前后脚生了孩子,然后差不多时间办理了出院手续。

    对于丈夫的安排,两位产妇自然没有任何意见。别说江夏对她们好得不行,就是能够在一起坐月子,已经让范小米和谭云笑很开心了。

    她们一直在后海的陆家住到孩子满一岁,才各自回了自己的家。

    这期间,陆家因为多了三个小淘气,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情。

    江夏觉得这一年过去得特别快,照镜子的时候,她摸了摸自己嘴角浅得几乎看不见的法令纹。到了这个时候,她才真切的体会到,岁月给女人脸上带来的皱纹也是可爱的。

    一切都看你选择怎么样的活法。

    江夏五十岁的时候,她把家里人召集到一起,说起了凌云集团股权分配的事情。

    十年前她虽然把公司交给了安安来打理,但是股权一直都在她手上。她跟陆少阳商量之后,打算把股权分给孩子们。钱对于她和陆少阳来说,只是一串数字而已。

    现在,孩子们都有了各自的家庭和担当,这勉强也算是分家吧。

    经过这些年的整合,江夏手中掌握着凌云集团百分之五十九的股份。她把自己在仪坤集团的分红全都用在了儿童福利院的建设上,因此那部分不会拿出来分。

    “我是这么想的,阿阮拿走百分之十,海铭也是百分之十,剩下的百分之三十九给安安,他是管理者,稍微多拿一些。”

    江夏的话音落下,刘阮和陆海铭同时摇了摇头,他们什么都没有做,凭什么拿走百分之十的股份?

    就算他们是陆家的养子,这么些年来,江夏和陆少阳对他们的付出还算少吗?

    他们甚至都还没有回报这份恩情。

    “安安必须保有超过百分之五十的股份,这是他管理一个公司最基本的。我和海铭就不要股份了,夏夏,你的心意我们都感受到了。谢谢你!”

    经过一番协商,刘阮和陆海铭各自接受了百分之四点五的股份,剩下的都给了陆佑安。

    凌云集团的发展可以用飞速来形容,这些股份已经足够他们两家人的子孙不愁吃不愁喝。

    送走家里的两位老人之后,江夏和陆少阳就升级为陆家的大家长。

    随着年龄的增加,没有了美颜加持的江夏开始衰老。即便是这样,她也远比自己的同龄人年轻很多倍。

    陆少阳变得更加黏江夏,他无论走到哪里都会牵着江夏的手。

    陈淑芬以前拍摄的照片成了陆家人最宝贵的回忆,黄天睿想办法把这些照片都刻入了光碟,这样就不用担心随着时间的流逝,照片风化变得模糊不清。

    岁月催人老,过去发生的好多事情在江夏的脑海里闪过。

    那些关于青春的记忆,奋斗的过程,真是令人怀念!

    躺在病床上的她正在交代后事,疾病来得很快,她几乎没有受什么折磨,便来到了生命尽头。

    “我走了以后,你要好好活下去。”

    留恋地看了一眼陆少阳,江夏缓缓地闭上眼睛。她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整个人完全失去知觉。

    江夏的离开,让所有的陆家人悲痛不已。陆少阳是所有人中最难过的那个,他没有哭泣,只是默默地看着黑白照片中的江夏。

    “真好,你走在了我的前面,不用体会这种痛失爱人的滋味,也不用面对一个人的孤独。”

    陆少阳的状态让陆家人担心不已,在江夏出殡之后,他们纷纷回到后海的陆家。

    看着陆少阳认真地吃饭,然后像往常一样散步遛鸟,看书看报,小辈们只是觉得鼻酸。江夏的离开,带走了陆少阳的心。

    “姐,我是安安。今天是爸的生日,你下班之后早点回家。嗯,我都准备好了。海铭哥那边我也通知了。”

    陆佑安挂断电话,看着办公桌上的全家福发呆。

    妈妈已经走了半年了,爸爸还是没有缓过劲儿来。这些日子,他犯糊涂的时间越来越多了。

    捏了捏眉心,陆佑安拿起全家福,手指抚过江夏所站的位置。

    “妈妈,你在那边过得好吗?我们,都很想你。”

    旁晚,陆家所有人都聚集到一起,为陆少阳唱起了生日歌。他们企图借着这个日子,让陆少阳感受到大家的关心,希望他能够开心的活下去。

    吹灭了蜡烛之后,陆少阳说出来的话让陆家的小辈们顿时红了眼眶。

    “夏夏,我许愿让我今晚能够梦见你。”

    看得出来,今天晚上陆少阳真的很开心。在孩子们举起相机的时候,他还配合地比了一个剪刀手,脸上也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

    大家以为他彻底从江夏离开的阴影里走了出来,没想到这天晚上睡着了之后,他就再也没有醒过来。

    江夏和陆少阳合葬的墓地前,陆佑安拿出一个箱子,这里面有爸爸妈妈所有最珍视的东西。

    把泛黄的信纸扔进火堆里,跪在地上的刘阮、陆海铭和陆佑安默默地流下了眼泪。

    愿爸爸妈妈下辈子还能做夫妻!

    愿他们下辈子还能做爸爸妈妈的孩子!

    一阵微风刮过,带起地上的灰烬,四处飘散。风中,仿佛有一声长长的叹息。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全部完结,再次鞠躬感谢大家的支持。

    新文已经存稿2万,将于7月5日正式开文,开文之后保持双更,希望还能看到熟悉的你。

    《我被三个男人宠上天》求预收

    一觉醒来,唐昕发现自己穿进了一本狗血小说中,成为男主的白月光。

    她被商界大佬收养,多了一个貌美的便宜爹和一个冷漠的便宜哥哥。

    书中,原主顶-着豪门千金的头衔,却拼命撇清和顾家的关系,最后意外车祸身亡。

    爷爷:昕昕,女孩子怎么能够没有几套房子呢?这串钥匙给你,三十套够不够?

    爸爸:这是我的副卡,没上限,昕昕随便刷。

    哥哥:我的都是你的。

    唐昕:我被家里三个男人宠上天,作天作地无所不能怎么办?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安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