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番外酒醉春山月

类别:纯爱耽美 作者:岫青晓白 书名:春山夜带刀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阮霰答应同原箫寒成亲了。

    后者兴奋得三天三夜没睡, 亲亲切切拉着副庄主坐在春山山巅宫殿门口台阶上,算良辰算吉日, 择地点择婚服样式。

    原庄主是个非常注重仪式感的人, 虽说“聘礼”已下过一次, 合婚庚帖也强行交换过,但他还是决定遵循六礼,从纳采、问名到请期、迎亲,样样不能少,处处不能省,连跨火盆和射箭都不行。

    当然, 这决定是单方面做下的。阮霰得知后, 二话不说抬脚一踹, 把原箫寒和副庄主送出了春山。

    原庄主委委屈屈跑回来, 手脚并用把阮霰圈在怀里,觉得心里很苦。

    “择日不如撞日。”

    “明天, 地点就是这里。”

    “你还有一晚上的时间通知宾客,但数量不能超过五人。”

    阮霰面无表情把身上的爪子扒拉开,面无表情起身, 面无表情对原箫寒说道。

    “霰霰……”原箫寒仰起脸,眨巴着眼睛看向阮霰, 像极了一只讨好主人的大型犬。

    阮霰不给他任何机会,直接走人。

    一团白光从窗外夜色飘入殿内, 奸诈笑了一声, 落地成一头雪白巨犬。

    “原庄主, 这已经是极好的结果了。”阿七舔着爪子,慢条斯理说道,“在遇见你之前,主人从来没想过要和谁成亲。”

    “再说了,拜堂与否,举行婚宴与否,对你们来说根本没什么两样嘛。”

    原箫寒挑了下眉,不置可否,拔腿往外去追阮霰。

    却见阮霰正站在庭院花前,和副庄主说话。

    “吉日的话,下个月初八是个好日子。”

    “嗯。”

    “观山的护山大阵无法关闭,外人难以行至山庄。我认为可以在春山举办婚宴,您觉得如何?”

    “行。”

    “宾客名单,阮七与钟灵共同拟出了一份,人数共计二十九,您这边,乃是照碧山月阮方意、清芙仙子阮秋荷、瑶台境境主点暮鸦……”

    “可。”

    “婚服的话,这边有十七种款式,您挑几款?”

    阮霰:“……”

    阮霰看也不看,直接道:“让原箫寒挑。”

    听见这话的原箫寒弯眼一笑。

    阮霰和副庄主又说了一些事,至尾声,原箫寒大步流星过去,从背后抱住阮霰,在他后颈又亲又蹭:“霰霰,霰霰,霰霰……”

    副庄主非常受不了这种画面,翻了个白眼迅速走开。

    接下来的日子,原箫寒变得异常忙碌。

    副庄主送来的十几套婚服,没哪套令他满意,怎么来的怎么送回观山。婚期定在下月初八,时间紧迫,他召集齐南北两国的顶尖裁缝、绣娘、印染师等,皇家的、民间的,所有人一道连日连夜为他赶工。

    但他仍是不满意。

    “这样式太累赘太厚重,霰霰穿着,走路走到一半就累了!”

    “这是什么裁剪?能显腰吗?跟个水桶似的,毫无美感!”

    “霰霰不喜欢红色!底色要白色,但不能只有白色,暗纹用梅花,白梅!袖口的刺绣用淡金!”

    原箫寒次次巡视次次怒吼,制衣集体三天返工两回,每个人都可见的憔悴,有好些个生生病倒在织机前,阮霰看不下去了,出来说:“我看第一套和第三套还行。”

    然后把原箫寒拉走,并让阿七把酬金付清、送人回家。

    这次事件后,江湖中兴起这样一段传言,说春山刀阮雪归并无传闻中那样冰冷无情,相反他贴心又温柔,就像天上那皎洁皓月。

    春山宫殿的装扮也由原箫寒一手包办,鸣剑山庄的弟子们整日抱着东西在宫殿各处来去,被原箫寒沉着声音指责贴歪了、放反了、搭配丑了。

    阮霰不动声色看着,心想这段日子春山大概是不能住了,遂离开,在遥远的东边择了个地方住下。

    距离三至高神之一的月神逝世还不到一年,人间仍是长夜,不过比起最初的惊慌和混乱,凡人的生活稳定许多。

    两国皇室与诸世家、门派联合,推行新令,开粮仓开国库,并分发无需光照亦可生长的作物种子。今时不同往昔,不过是日夜皆需灯火而已。

    原箫寒自然不会让阮霰走太久,三日之后,便寻着踪迹找来。

    “我把事情都交给副庄主了,阿七留在那边帮衬。”原箫寒抱紧阮霰,在他清瘦的腰线上揉揉捏捏,低声说道。

    阮霰正专心致志在湖边垂钓,闻得此言淡淡应了一声,引来原箫寒不满,不得不偏头在原箫寒唇边亲了一下。

    原庄主向来不会放过任何同阮霰做亲密事的机会,将阮霰一拽,两个人一同倒在地上。

    风起悄然,一湖灯辉碎作波澜。

    翌月初八,宜婚嫁。

    春山妆点一新,白梅夹道相迎,宾客言笑晏晏。

    点暮鸦一截白缎遮眼,带着笑不怀好意走向正跑来跑去的雪白巨犬,试图伸出罪恶之手;阮方意和白飞絮陆续到场,前者脸上笑容殷切,后者冷着一张脸,理也不理;阮秋荷弄来一只巨大的、灯盏般的云舟,但似乎哪里出了问题,无法起飞,钟灵蹲在她对面,和她一起琢磨。

    满山笑语,满山清风,在初冬薄雪上飘舞旋转着,升上夜空。

    阮霰和原箫寒并肩站在阶上,眸底映照灯辉,光芒莹润柔和。

    倏然间,一声锣鼓敲响:“吉时到——”

    “走吧。”原箫寒把手递给阮霰。

    阮霰抬眸凝视他一瞬,眼底带着些微笑意,将手放进原箫寒手心。

    人群中迸发出欢呼,云舟升空,烟花盛放,将夜色渲染得艳丽。

    素白衣袂在风里起起落落,同身旁的绛紫色相交相缠,他们相携着从此端走向彼方,走向未知的、或坦荡或崎岖的前路,双手紧握,从此不再分离。

    酒开了一坛又一坛,许多人都醉了,东倒西歪一片。原箫寒不管他们,拉着阮霰走出华殿、爬上屋顶。

    风浩浩,雪纷繁,眺望远方,满城灯火阑珊。

    “霰霰,你看。”原箫寒伸手一指。

    阮霰抬眼望去,眉梢微动,露出些许愕然。

    只见百余个日夜未曾见过的月悬挂天幕,洒一地银辉,清幽无声,澄澈明亮。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山夜带刀》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山夜带刀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