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番外

类别:现代言情 作者:甜甜的汤圆 书名:穿成年代文里的男配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陆卫国与李静两人杵在门口的身影有些明显, 陈军民一边跟车主谈论着,一边随意往门口一扫, 看见来人愣了一下。

    五年未见, 所有的人或物都变了,只有滞留在时间里的那份感情却是一直没变。

    “卫国?”

    陈军民似乎难以置信,嗓音带着激动,他手里的钳子来不及放下,撇下车主迎了过去。

    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的车主,他们的问题也已经解决了,随即好奇地看去过, 瞅见来人的时尚穿着,好奇地直接盯着他们看。

    心想也只有军民修车厂的老板能认识这等人物了。

    张梅在他男人喊出名字的那一霎那, 她还以为自己幻听了。

    无数次, 回想如今的生活,张梅都在感激陆卫国,感激他当初的不藏私, 将修车技巧教给她男人,感激他当初的提醒, 要不然她男人也不会做出今天的成绩, 将厂子办大。

    她在四年前就把工作给辞了, 就在修车厂帮帮忙,做做车主信息的登记一类的活。

    事实证明,她辞职的选择是对的,她识不少字, 记账梳理信息方面,她给理得清清楚楚的。

    且,原来她工作的那个厂子,因为是公家的,近年市面上涌出来不少私家厂子,待遇高,一下子就把公家厂子打击下去了,两年前这厂子就消失了。

    在原厂地,办起了另一家私人厂子。

    给别人打工哪有给自己干活舒服,张梅现在在家天天数着钱,想什么时候休息就什么时候休息,要多舒适有多舒适。

    别说他男人热情地迎过去了,就连她也撇下盆,欢欢喜喜地迎过去。

    两口子看起来意气风发,打扮光鲜亮丽,张梅脚步顿了一下,脸上笑容不变,知道他们过得好,她是真为他们开心。

    不得不说,她和她男人是欠了陆卫国的人情。

    陈军民一如既往地迎过去,像是久等弟弟回家的老大哥一样,沉默地伸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久久说不出话来。

    又上下打量了他的穿着,含蓄却时尚,知道他过得好,老大哥松了一口气,只一句话说,“这次回来,好好陪我喝几杯。”

    陆卫国离开的那段时间,他在修车上没吃什么苦,就是平日里吃饭,少了一个人陪他喝白酒,他好长时间才习惯。

    一旁的张梅也热情地握着李静的手上下查看,一个劲地夸赞说,“好看了,漂亮了.....”

    经过多年历练,李静已然懂得察言观色了,她站着都能感受到张梅的欢喜,是真真切切的。

    她不由得露出了真诚的笑容,“你也是,这么多年,一点也没变,反而越来越年轻了。”

    哪个女人不喜欢听点好听的话呢,

    张梅笑得褶子都出来了,女人之间的感情一两句话就能拉近。

    不到一会,她们已经能熟络到与之前无区别了。

    “瞧我,太激动了,走,咱们进去再说。”陈军民摸摸后脑勺。

    厂子里还有几个修车工在忙着,这些人技术不差,都是从技术过关的人员里挖过来的。陈军民想休息,自家厂子,也没人拦他。

    一进到里屋,凉爽的空气铺面而来,张梅转身去隔壁端了一盘水果出来,梨、苹果、橘子,摆出了最好的待客之道。

    “来来来,小静,这橘子甜的,吃橘子。”张梅挑了个大的塞她怀里。

    李静手忙脚乱地接下橘子,笑了笑,两人凑在一起有一句没一句地唠着这五年来的生活。

    张梅听见她之后又生了个孩子,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番。

    其实,李静站在人群里,就她现在这般水嫩的模样,要说是刚从大学毕业的姑娘,那也是没人不信的。

    女娃子生了姑娘跟没生前没什么两样,怀第一胎的时候,李静的样貌还不如现在出挑。

    依她看来,李静这几年是真没吃过什么苦啊。

    张梅感叹,但也不嫉妒,她现在日子也挺好的。

    两个人不在一个年龄段,她算得上是她长辈了,也没什么好比的。

    这头唠得火热,陆卫国那头也逊色。只不过他们的话题与家里长家里短无关。

    有些年头的感情在,虽不是血缘亲人,却胜似亲人。

    知道对方都过得好,他们也就放心了。

    占据了陈军民一天的时间,在一起吃了顿饭,又互相留了联系方式,陆卫国和李静就准备走了。

    陈军民两口子还有些舍不得,特别是张梅,女人总是会念旧,她记得之前自己怀疑陆卫国的事,这心里还有愧疚呢。

    她一个劲地吆喝陆卫国和李静多歇息几天,说安平县变化很大,陪他们四处逛逛。

    陆卫国,“陈大哥,我在安省还有厂子,到时过来了一定叨唠你。”

    陈军民也就不坚持了,“好好好,但这些礼物你们得拿上。”

    陈军民中午的时候就偷偷谴他婆娘买东西去了。

    他也舍得花钱,逮着贵的买。

    张梅也不是个小气的人,她还嫌弃陈军民拿的五百块钱太少了。

    陆卫国无奈地看着脚边一袋一袋包装完美的礼盒袋。

    他知道自己不拿,是肯定走不了。

    两口子离开的时候,陆卫国两只手都拎了袋子,李静手里还有两个。

    里头都是陈军民两口子买给满崽两兄弟的礼物,衣服、福禄小手镯、鞋子……

    他自个出的力气,反正都回报在了他家两个崽身上。

    一回到住的地方,两人累瘫了。

    他们准备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再去找刘水来,低低调调地去,也不想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趁着上午有空,他们顺带买了些东西。

    华树村一路的景色,仿佛变过,又仿佛与几年前一模一样。

    李静仔细去回忆,发现记忆之中的样子渐渐模糊了。

    一个人的心就这么大,被幸福占据了一大半,盛装痛苦的地也就没了。

    华树村早已大变样了,早年的茅草黏土房消失了百分之八十,如今建起来的都是青砖瓦房、阔气点的就是平顶房。

    中午人少,陆卫国和李静变化大了去了,隐约碰见两三人,竟然没人认出他们来。

    这正好在陆卫国的期盼之中。

    越接近村子,陆卫国下意识地观察他媳妇的神情,李静反而轻轻拍了拍他的手,“没事,”

    能如此轻松地说出来,说明是真没事了。

    他们沿着记忆中的路走去,刘水来两口子勤奋,闺女又孝顺,女婿家也没啥龌龊事。

    家里没个儿子,还能把日子过好,当年刘水来还是个村长,在当年可是独一份。

    陆卫国当年离开村子时,刘水来两口子身体还健壮,估计他们现在的日子也不会差到哪去。

    除了去县城落户的,其余人建造新房子,一般都是推土重建。

    所以陆卫国没有拦人问路,直接朝着那小院子去。

    昔日的瓦房已经变成了三间平顶房,门口的院子还是用石头垒成的墙围着。

    刘水来两口子一向是默默无闻,陆卫国站在院子门口是连他们的半点声响都听不见。

    看见熟悉的院落,陆卫国确定自己没找错。

    他抬起手落在木门上轻轻敲了敲。

    “谁啊?门没关,进来。”陈秀云抬高了声音问。

    陆卫国和李静对视一眼,默契地推门进去。

    听见脚步声,陈秀云下意识地抬起头,愣了好半晌。

    “你,卫国?小静?”

    陈秀云惊讶地直接站起来,地上的盆被她撞得重重一晃。

    她都快认不出来这两口子了。

    陈秀云视线紧紧锁住两口子,得到他们点头承认后,直接朝着屋里喊。

    刘水来听见他婆娘激动的嗓音后赶紧出来。

    还别说,他也愣了半晌。

    这变化,也忒大了。

    两口子哪还有乡下人的模样,就是在城里,刘水来也找不到像他们这么精致的。

    “刘叔,婶。”陆卫国在他们不断打量的眼神中打了招呼。

    对自己有恩且不挟恩图报的人,陆卫国记得清清楚楚。

    多年后聚在一起,无非是了解一下对方的生活,知道大家都过得好那就行了。

    聊到后头,刘水来有些欲言又止。

    陆卫国指尖摩挲着杯沿,问,“刘叔,怎么了?”

    刘水来也猜不准他对陆家人的态度是什么,看着他心情好,提了两句。

    听说陆老娘两个儿子不孝顺,亲兄弟之间关系也不好,时常因为一点小事闹起来。

    陆卫国消失的那段日子,他们还试图找过他好多次,这么多年都没消息这才放弃。

    又听说陆美云在婆家过得不好,前些年的时候差点离婚,原因是陆美云受不了小姑子总偷偷摸摸顺走她的东西。就像当年的她自己一样,手脚不干净。

    她到底有没有反省有没有后悔,那就不得而知了。

    陆卫国听着这些人的消息,表情一直是淡淡的。

    其实这些人早就与他无关了,所以过得好,那是他们的本事,过得坏,陆卫国也没有畅快的心思。

    他压根没有时间为不重要的人去酝酿情绪这种东西。

    但不管怎么说,陆卫国能回来看他们两个老的,就说明心里还是关心的。

    刘水来也不提那些过去的事了,他乐呵呵地和陆卫国喝了好些酒,边吃边聊,四个人吃得很是尽兴。

    送他们离开后,陈秀云不舍,一个劲留他们住两天。

    只是李静离家这么久,也不知道孩子闹没闹,她也是担心的。

    陈秀云知道当母亲的心情,再三挽留后也就不坚持了。

    晚上,陈秀云还在唠叨说这两口子的苦日子过去了,老天还是有眼的。

    一边又看到陆卫国两口子送的礼物,嘴上骂陆卫国又花冤枉钱,脸上的笑容遮都遮不住。

    “这”礼盒一拿出来,陈秀云这才看见里头的三百块钱。

    陈秀云直接就愣在那了,与了刘水来对视了许久。

    刘水来烟也不抽了,沉默了半晌后,说,“收着吧,”

    三百块钱,够陈秀云用一年了,想到这孩子这么有心,说实话,就连他们女婿也比不上他的。陈秀云这眼眶一下就红了。

    这孩子,这点恩情记到现在。

    陈秀云慢吞吞地收好钱,也不知道陆家人知道卫国是这么个记恩的人,后头又发展到别人到达不了的高度,会不会后悔。

    只不过,这些事都与她无关了。

    陈秀云希望这两口子好好地就行。

    ……

    回来见旧人的时间转瞬即逝。

    不知是不是缘分,陆卫国和李静收拾好行李回家的那天,他见到了钱志勇。

    那个记忆之中帮过忙的大大咧咧的男人。

    他现在是自己开了一家卖猪肉的铺子,地里位置好,生意还蛮好的。

    时间总会善待善良的人。

    陆卫国感叹,他赶时间,也就没上去打招呼了。

    李静注意到她男人的视线,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问他怎么了。

    陆卫国,“没事,走吧,估计孩子也想我们了。”

    “嗯,”

    京都才是他们的家,离开家不到十天,他们就已经迫切地想要回去了。

    到京都的车次要比五年前多了两次,两口子选了个白天的,连忙赶回去,下了火车差不多上午十点十一点。

    果不其然,孩子平时再皮,到底还是离不开父母的小孩而已。

    三个老人别说嘘寒问暖了,茶也没让他们喝,直接就骂他们怎么回来这么晚,满崽星崽这几天因为这事胃口都不好了。

    三个长辈心疼得恨不得立马就把这小两口给揪回来。

    陆卫国无奈一笑,他们是一句不离满崽星崽。他早就知道自己失宠了。

    睡午觉醒来时,满崽充当了哥哥的角色,挣扎了一会从床上坐起来,基本上哥俩起床是一起的。

    旁边大的有动静了,小的也该醒来了。

    星崽因为早上忽然又想爸爸妈妈了,眼睛都哭红了,这会醒来,小手还在揉着眼睛。

    满崽笨拙地掀开他身上的小被子,抓着他的手说,“手手不要揉,脏,哥哥先带你去洗洗。”

    星崽迷迷糊糊的,伸出两只小手要抱抱,他的小脸蛋上还有席子上睡出来的小印子。

    满崽的瞅见了,在他脸上抹了几下,星崽的小脑袋随着他的动作一点一点的,满崽发现抹不掉后,终于放弃了,说,“你先下来,哥哥再抱你。”

    满崽说完话就慢吞吞地从床上滑下去,星崽上一秒见他不肯抱自己而委屈,下一秒,他哥哥已经站在床沿拍了拍,“过来,笨弟弟,哥哥抱你下来。”

    星崽终于开心得笑了,小眼眯眯。

    满崽认为,爸爸妈妈不在家,他是大人了,就不能像以前一样欺负可怜的弟弟了。

    李静在门口擦了擦眼角,推门进去。

    “妈妈,”

    “……”

    听着房间内的欢声笑语,客厅两个老人下棋又吵起来了,厨房里李外婆和方大嫂商量做什么菜。陆卫国双手抱胸地靠在门口,他仰着头,微微一笑。

    一切,尽在不言中。

    他的心,很暖和暖。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了~感谢小可爱这段时间的陪伴,在评论区,作者也很眼熟一些小可爱,小可爱可以转去新文了,先更《我是好男人攻略(快穿)》,尔后再更《穿成七十年代男炮灰》,么么~然后,作者再腆着脸希望收藏一下作者专栏(尴尬一笑,哈哈哈)。今天4月24号,今天这章评论就发28个红包吧~希望大家开开心心的!

    半生浮夸 26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穿成年代文里的男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穿成年代文里的男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