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类别:纯爱耽美 作者:秋丨阑珊 书名:红楼之阡陌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这时, 建极殿大学士汤士荣大摇其头,满脸的不赞同, “老夫却不这么认为。今年天灾人、祸不断, 尤其是齐州府,洪灾尚未完全退去, 天花疫情又至,百废待兴,百姓尚且吃不上饭, 此时水师外出征战, 劳民伤财, 委实不是好事。

    战船、粮秣、军晌, 样样都要大笔的银两,有那许多钱扔到战场上, 连个水花都溅不起来, 倒不如将钱用在其他地方,不是更好?”

    云涛气笑了,“那依汤大人之意, 此事又该如何?”

    汤士荣理所当然道:“那些人的目的是海恩侯, 他们所要的, 也不过是想要回当初的损失罢了, 让海恩侯赔偿了, 也便是了。”

    满大晋谁不知道, 那位海恩侯爷是最会赚钱的, 旁的且不说, 单说林陌手上握着的那条海上商路,就足够他们这些人眼红的了。

    多少人想要在这条海上商路上分一杯羮而不得其门而入,有些人看得开,分不到也就罢了,最多叹息一句无缘。而有些人,却是认定了一个理儿,“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在那些人的眼里,林陌断了他们的财路,就是他们仇人了!

    有机会在林陌的背后插上一刀,这些人如何不做?

    这些人当中,这位汤大人,怕不是那些人里面,最想林陌去死的那一个了。

    云涛如何听得这话?一个虎跃,冲到汤士荣的面前,一把揪住他的前襟,就要提起。

    当今轻咳了一声道:“云爱卿很不必为这么个玩意儿生气,气坏了自己,怀瑾回来知道了,还不得闹翻天去?”

    宣室里一片寂静,就连汤士荣的额间都冒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来。

    什么叫“这么个玩意儿”?圣人这语气不对啊,这是明着表示自己是站在林陌这一边的意思了?

    汤士荣的脸色瞬间苍白如纸。

    当今并不多做解释,从手边的一堆奏折里抽出一份,让魏全送到讯问尚书钱喾的手上,“你给其他人念念。”

    钱喾一脸不解的接过那本厚厚的折子,打开来,仔细看了看。

    不过看了几页,那张还算白皙清隽的脸,突然涨红,右手捂住胸口,感觉心跳差点从胸腔里蹦出来了。

    当今淡淡道:“念出来。”

    钱喾躬身应诺,随后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的念道:“……清理海盗所占岛屿五座,解救大晋受害百姓XXX人,得黄金XX箱,XXXX两,白银XX箱,XXXX两……拇指大珍珠XX斛,极品羊脂白玉X盒,翡翠X盒……某个小岛上似有金矿,据估计,矿藏有XXXX万两……”

    钱尚书的声音抑扬顿挫,平时颂读诗词文章时,极容易引人入胜,只是这位一心掉到钱眼里去,平日里听他说话,三句话不离孔方兄,真真是个俗得不能再俗的一个俗人。

    他们这些自诩雅士再世的人,都不爱和钱尚书混到一处去。

    不过今天,听着从钱尚书口中流泄出来的一个个与金钱有关的名词,这些人,全都安静如鸡。

    足足花了小半刻时间,钱喾才结束了这场宣读,整个宣室安安静静,各位大佬的眼神,和之前却已经不一样了。

    那是一种,大狗看到肉骨头时,垂涎三尺的模样。

    云涛哼笑连连,当初他家大外甥弄来这许多金银,几乎把当今的私库都堆满了,这些人当时就亲眼见识过一回了,当时这些人是怎么说的?

    如今,时过境迁,这些人倒是全忘得一干二净了!

    “扣扣扣”,手指扣击桌面的声音响起,众人齐齐看向当今。

    当今道:“你们大概忘了,阿阡和怀瑾二人,每次出征,从来不曾向朝廷讨要过军晌和粮秣!”

    这话说的,几位自觉公正的大人,纷纷掩面。

    云涛心中腹诽:昭瑞亲王和他的王妃,总共也只出海清剿过一回,哪里来的每次出征?

    自此,再无人提起两人私自出海一事,某些眼光长远些,甚至后悔当日海恩侯挑人赴灾区时,拦着家中晚辈上进的举动,恨不能让时光倒流,让自己回到那个时候,拍死自己得了!

    有了当今的大力支持,出海之事就此名正言顺。

    此间事了,徒阡和林陌二人便带着从京城带出来的那些人马出海了,直接从齐州府的海域上船,开始在海上浪到乐不思蜀。

    “报告!”

    随着舱门打开,一阵香味飘了来,正在补充海图林陌抬起头来,但见一个面善的小兵手捧一个大海碗进来,瞧他那一身穿着,应是这艘舰船上的一名什长。

    瞧着年纪并不大,长相也不像那些常在海上生活的水兵,长格外的精致俊秀,倒像是某个世家大族的少爷出来渡金来的。

    “侯爷,这是船上大厨现烤的海鱼,小的端过来给您尝尝,看看味道可还对?”

    那小什长语气恭敬的说着,声音里,还含着五分尊敬,三分孺暮。

    林陌的记性极好,发觉来人似的似乎是熟人,不由多看了这个小兵一眼,一个名字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林陌的记性极好,发觉来人似的似乎是熟人,不由多看了这个小兵一眼,一个名字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环哥儿?”

    眼前之人,不是贾政的庶子贾环,又是哪一个?

    贾环也是没想到自家这位光风霁月,令他仰望的林家表兄,竟然还记得他。

    眼见自己被认出来了,便也没有否认。只是有些局促的同林陌问好。

    “侯爷……”

    林陌笑道:“都是自家兄弟,私底下称我一声表哥即可。”

    这句话很好的安抚了贾环一直提着的心,只要林陌还认他这个表弟,就比什么都好。

    “林表哥。”

    林陌眼尖,一眼就看到,在“林表哥”三个字出口后,贾环的眼圈儿立马就红了。

    想到了什么,他的心里也是无限唏嘘。

    他让贾环走到他的跟前,伸手比了比,笑道:“多年不见,你都长到这么大了,你现在是在当值吧?”

    贾环点头:“是。”

    林陌道:“你且去继续工作,等下了值,再到我那儿,咱们表兄弟两个好好的叙叙旧。”

    贾环自是没有不应的。

    如今大晋的水军改革,还是林陌提出来的呢,其间的升迁制度,纪律规则,甚至各级的服装都曾经过他亲自过目。刚才虽然只匆匆的打量了贾环一眼,立即知道贾环在这艘舰船上,混得极好。

    贾环年纪不大,都已经是个什长了,手底下领着一什人,这次若是能立下大功,返航后,再往上升一升,并不是一件难事,倒是让对原著里,贾环小冻猫子的印象极为深刻的林陌,对他改了观。

    下了值,贾环立即来到了林陌和徒阡所在的船舱里,轻轻扣门。

    很快,门就开了,竟是徒阡亲自为他开的门,贾环顿时受宠若惊。

    三人厮见过,道过了各自近况后,便聊起了贾环加入水军的事。

    “你怎么会进了水军军营?”

    以贾家的人脉,如果贾环想当兵,最应该去的,不是京营吗?至少贾琏在那儿呢。

    再者说,以贾政那牛心左性的性子,能同意贾环弃文从武吗?

    贾环道:“表哥有所不知,自父亲和大伯分家后,我和姨娘随着父亲去了平安坊。刚开始还好,毕竟当时父亲的身边只有我一个儿子。后来,继太太进门,我和姨娘的日子便有些艰难了,等到琅哥儿出生后,那府里,就没了姨娘和我站脚之地。”

    原来,贾政的继室,竟是他当初的门生,现任通判的傅试之妹——傅秋芳。

    那女子因有几分姿色,加之又有几分聪明,识文断字,那傅试仗着妹子,要与豪门贵胄结亲,不肯轻易许人,耽误了花期。到了二十岁上,依旧没能寻到合心意的人家,不知为何,最后竟成了贾政的继室了。

    那傅秋芳是个精明的,刚进门时,还会小意奉承贾政。

    随着傅秋芳为贾政生的儿子贾琅出生,贾政的心已经牢牢的被傅秋芳拢络到了手里。贾政谓其解语花,宠爱不已。

    加上赵周两位姨娘年华渐老,不再鲜嫩,赵姨娘和贾环母子日子难过,并不奇怪。

    后来,赵姨娘和贾环艰难的处境被贾探春发现了,在探春和她夫婿的帮助下,贾环带着赵姨娘分家出府,自立门户。

    “后来,我便想着,不做点营生,总有一天要坐吃山空,最后,在三姐姐的建议下,我便加入了水军。”

    这些事情,林陌其实已经从风语组的人口里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如今特意问起,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试探罢了。

    对贾环的表现,林陌还算满意,“三妹妹的性子爽利,先前我就说,若是给她一片自由的天空,其成就,定是不凡的,果真被我说中了。”

    兄弟二人略略叙了一回,贾环便告辞出来了,讲真,他并不怎么想利用自家表兄的身份做点什么,再者,他本身崇拜林陌,实际与林陌的交情,并不如何深刻。

    贾环知道,若非今天在舰船上遇到了,他家表兄怕是早就忘记了他这个人了吧?

    贾环的直觉确实极好,他将林陌的心思抓了个八九不离十,林陌的确是早就忘了还有他这么一个表弟了。

    望着贾环挺直的背影,林陌叹息:“想不到,这也是个极好的,可惜了,却是个庶出的,又摊上了那样一个父亲。”

    “你也说他是个好的,尽可以放心了,如今贾环从军营进身,将来,贾政这一房总算不用没落了,想来,贾家那位史老太君若是知道了,应该也能开怀几分。”

    林陌叹息:“也只能这般自我安慰了。”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红楼之阡陌》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红楼之阡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