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府能不能躲过这次的清算, 林陌不知道, 他只是尽人事, 听天命罢了, 红楼世界里的那些美丽的女孩子们, 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如果不是莫名其妙的成了林黛玉的便宜哥哥, 他都不会去注意这些久居深闺的女孩儿们。

    当今都已经决定放过荣国府了,如果在他公然放了这么多水后,荣国府还能走上被抄家灭族的老路,那也是怨不得谁了。

    当今还算是很注重自己的名声了,他知道准备动手的这几户人家,都是先皇在位时的老臣了,当日, 先皇还在时, 对这些老臣极尽的恩荣, 为表示自己对先皇的孝心, 即使再如何想要对这些老臣动手, 当今还是忍了。

    如今先皇薨逝已过一年,当今便再也忍不下去了, 可不就直接出手对付那些人了么?

    林陌对此举双手赞成,再不让他们这位皇帝陛下把心里的那股气发出来, 再忍下去,不是当今疯了, 就是朝臣疯了。

    自觉抄家这么高大上的事情和他并没有半个铜板的关系, 林陌依旧心安理得的呆在家里任劳任怨的完成当今布置给他的任务, 顺便完成他的终身大事。

    然而,有句话是这么说的,“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安分守己的五好青年,并不会被人抓壮丁的某位心大的林姓海恩侯爷,突然有一天,接到了自己增加了工作量,俸禄却依旧是那么少的圣旨,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徒阡不解的问他:“不开心?”

    林陌翻翻白眼,没好气,“你自己瞧瞧这圣旨上写的,我能高兴了才是怪事好伐。”

    近来几年,徒阡一直被当今放在户部,这次更是被直接点名,全权处理户部欠银的事宜,所以,林陌复工的第一天,这对最新出炉的夫夫,同乘马车一起到了户部,投入了紧张又有绪的工作当中去了。

    林陌吐槽,“陛下也是心大,咱们两个都这关系了,他老人家还把咱们两个都塞进户部,还处理同一件事的,他就不怕咱们两们监守自盗吗?”

    徒阡笑道:“那么,阿陌会吗?”

    这话林陌就不爱听了,“你说呢?小爷又不缺钱,干嘛做那等吃力不讨好的事儿!”

    “这不就结了。放眼整个大晋官场,还有哪一个人能够面对成堆的金银而不动心的?”

    林陌:……行吧,这个借口很强大,一点毛病都没有!

    当今圣人想要收回户部欠银之事,其实早已经有风声传出来了,只是得到确实消息的人,还只有那些当今的心腹大臣这些人对这件事情的态度,也是分成了两个阵营。

    一些人认为法不责众,当初先皇准备许官员向国库借银的初衷,本是为了补偿先皇他老人家几次南巡时,给沿途一众臣子们造成的亏空。

    至于后来向国库借银是怎么变成各个大臣们的集体活动的,没有人知道,这些人认为,既然当初先皇借银的出发点是好的,当今作为继承先皇帝位的人,还是不要破坏掉先帝朝时,优抚百官的手段的好。

    这些人的话,让户部尚书钱莱钱大人很不以为然,他嗤笑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当日先皇也只是把国库的银子借给生活实在的臣子,而非是赠予他们的,这一点,杨大人可要分清楚了,前者是要还的,而后者,才是不必偿还的。杨大人可知,户部还压着那些借银官员的借条呢,您说,当初的先皇真的不打算让借钱的人还么?”

    林陌侧目,这位胆子还真是大,居然敢当着这些人的面,这么说话。

    说着,他老人家还拿出一张绢纸打开,绢纸很大,钱大人干脆将它铺在了御书房的地上。

    众人这才看到,绢纸上画了一个横平竖直的大方框,框里又细分成了好多的小格子,格子上清清楚楚的列出了这么多年来,向国库借过银子的人家,以及他们借银的时期,距今多少年,所借的银钱总和,甚至还计算出了借银这么多年应付的利息。

    这个表格是徒阡让林陌做的,昭瑞亲王和林陌混了那么多年,早就对他那独特的记账方式推崇不已,今天拿出来这么一试,果然好用。

    为了让朝中大臣看得明白,林陌还特意没有用阿拉伯数字来记录。

    即使如此,这张表格一出,所有的东西立即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

    那些本来坚持不收回欠银的官员们看到这张表格后,全都沉默了下来,有些当即改变了想法,小部分的人虽然还是不支持收回欠银,却也不敢再在当今的面前大放厥词了。

    没见御案前的当今,那张俊脸已经黑如墨汁了么?

    事情就此定了下来,只是之后该如何行事,却是要他们这些人再好好的考虑一下的。

    归还户部欠银的事,虽然还只是起了个头,当今也没准备隐瞒所有人,多少也漏了一些出去,毕竟总得让那些有欠银的人家,提前做好还银子的准备不是?

    因着林陌和林黛玉的关系,宁荣两府提前得知了这个消息。

    这时,两府的主子们正聚在贾母的荣庆堂处商议此事。

    贾赦站在堂中,梗着脖子冲着贾母恨声道:“当日父亲临终前,当着母亲、敬大哥哥、族中几位长辈,以及我和老二兄弟两个的面儿,明明白白的说过,公中特意留出来的九十万两白银,是预备出来归还户部借银的!

    当日父亲特特吩咐了,从他的私库里拿出这九十万两来,放在公库的最角落里,只等着哪日圣人要收回欠银时,直接就可以抬去归还。

    当日张氏病重,母亲收回管家权时,那九十万两可是分纹未动的,封条都不曾拆掉。今天弟妹却说不曾见过这九十万两!我倒想问问弟妹,整整九十万两的银子,哪里去了!”

    贾赦真真是被这个消息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了,不用问他也知道,能够在十几年的时间里,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足足九十万两白银据为已有的,除了他的好弟妹贾王氏外,不做第二人想!

    至于贾母有没有动作,从贾母那双偶尔显出心虚的眼里,贾赦也能猜到一两分。

    即使贾母没有亲自动手,过后肯定也收了贾王氏的孝敬了!

    越想越气,贾赦浑身颤抖,几乎要昏厥过去。

    贾琏注意到了贾赦的异样,忙起身把贾赦小心的扶到贾母下手的太师椅上坐好。

    王熙凤极有眼色的捧来热茶,贾琏替贾赦揉胸口,生怕贾赦一个不注意,再出点意外可就不好了。

    贾政从来都是不理会府里的庶务的,初听府里竟然出了这么大的一件偷盗之事,本来还义愤填膺的和自家兄长讨伐那贼人呢,再一听贾赦后面说的话,竟是直指他的发妻贾王氏把那九十万两给私吞了,当下就不干了。

    “兄长这话是何意?王氏打理府里中馈这么多年,从来都是兢兢业业的,如何会做出这等偷盗夫家钱财之事?!”

    急于争辩的贾政并没有注意到,他随口的一句话,直接把王氏的行为定了偷盗,这可是七出之一的偷盗!

    王夫人听到贾政这猪队友的话,脸当时就白了,心虚的她左右看了看,只希望其他人没有联想到这一点,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贾赦在贾琏的细心服侍下,终于是缓过了这口气,回过神来就听到贾政这么说,当下冷笑,“哼哼,旁的不必说,我只问你,当年张氏病后交还府中钥匙对牌时,你可是亲自替母亲清点过公库的,是也不是?当时我还特意指出了那九十万两,那时数量可对?”

    贾政点头,“自是没有错的,九十万两,一纹不少。”

    “呵呵,这就对了,这十几年来,弟妹掌着荣国府的中馈,除了她以外,府里的其他人连公库的库门都摸不到边。我的好弟弟,什么样的人,能够不声不响的从我荣国府的公库中,将足足九十万两的白银弄出去?!你且告诉我!”

    贾母最是偏疼小儿子,哪里舍得小儿子被长子这般质问,当下一拍手边的小几,厉声喝道:“行了,都少说几句吧。”

    贾母在贾家的辈份最高,品级最高,多年的积威下来,连身为贾氏族长的贾珍,在面对她时,也被压了好大一头。

    她这一开口,方才还有些闹哄哄的荣庆堂,顿时安静了下来。

    贾母很满意众人的表现,随着她的年纪越来越大,王氏羽翼渐丰,她的威望在贾家已经大不如前了,再加上王氏暗地里使的那些下作的手段,她有多久没有这种一呼百应的畅快、感了?

    贾母的眼睛浑浊,早已经不复当年的清明,贾赦突然意识到,贾母已经老了,再也不是当年那位行事爽利的荣国公夫人了。

    贾母道:“琏儿,那日林哥儿同你说的可是真的?你可曾打听清楚了?”

    贾母所指的是当时林陌话中特意透露出来的另外一层意思。

    贾琏自是明白她的话中之意的,点头道:“自然是真的,今日大朝上,收回户部欠银一事已经在金殿上提出来了,圣人亲下旨意,由昭瑞亲王主理此事,林家表弟从旁协助。总之,收回欠银之事,已是板上钉钉的了。”

    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盯着贾母的眼睛看,“老太太可还记得,江南甄家!”

    江南甄家在今年年初的时候,被抄家了,大家心里都清楚甄家被抄家的真正原因!

    甄家这般出过两位王爷的家族尚且如此,他们这些人家又将如何?
邻居小说推荐:继室子的为官路 为了攻略病娇在死亡边缘反复横跳(穿书) 神曲 八十年代嫁恶霸 小祖宗(聪明理达) 权宠之仵作医妃 吻安,绯闻老公! 第六感女神[娱乐圈] 可能否 男神黑化之前[快穿] 穿成年代文里的男配 私人墓地,非请勿入 轮回列车 双向狙击[电竞] 虚拟巨星饲养日记 玄学大师是山神 渣男要洗白[快穿] 陛下总想碰瓷我 剑修男神打脸之路(快穿) 银狐仓鼠的佛系穿书日常 三顾倾婚 重生颜娇 我抢了白月光的恩宠 总裁,跟我走 第一宠婚:帝少大人,你好棒!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红楼之阡陌》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红楼之阡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