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大明宫消息的人, 并不仅只林云两家, 京城许多消息灵通, 或者是得到某人的提醒的人家,纷纷开始给自家适龄的儿女相看人家。

    一时间,京中的官媒们忙得不可开交起来。

    这日, 贾母难得有闲情, 想起多日不曾逛园子了, 便带着邢王两位夫人,坐着小轿, 进了大观园。

    可巧今日姑娘们聚到了一处, 贾母便也不往他处去,只在此处看着姑娘们说笑玩耍。

    忽然听到丫鬟来报,“老太太,德阳长公主府遣人送了贴子来。”

    “哦?”

    贾母接过丫鬟捧上来的贴子,心下很是好奇, 也有些不安。

    她人老成精, 吃过的盐比那些小年轻们吃过的米可多多了,自然能够看得出来,德阳长公主并不待见他们荣国府。

    平日里从来都不会上他们这里来的,今天怎么竟然递了拜贴过来了?

    这么正式,贾母心慌慌啊。

    不管贾母内心如何的百思不得其解, 第二天很快就到了。

    德阳长公主早早的就过来了。

    贾母一看德阳长公主的脸色, 就知道这位是有事情要和她相商, 既然是要商议事情, 又是寻她这个老婆子来的,贾母脑中灵光一闪,她似乎知道这位长公主殿下要和她商议什么事情了。

    德阳长公主在荣国府呆了不过一个时辰,事情还未谈完呢,林黛玉竟也来了荣国府。

    一进荣庆堂,看见德阳长公主竟然也在,不由愣住,想不到德阳长公主竟然也选在了今天过来荣国府,不由有些脸红。

    见过贾母和德阳长公主之后,径直奔向“紫菱洲”。

    她有事情要和二姐姐说呢。

    “林妹妹来了。”迎春早就听到丫鬟的回禀,知道黛玉已经过来了,亲自迎了出来。

    林黛玉一见迎春,顿时眉目含笑,正待说什么,却发现迎春面上的神情有些不对。

    不由问道:“二姐姐怎么了?可是有什么烦心的事情?”为何会是这般神情?

    迎春微笑着摇头,她的这点子烦心事,还是不要说出来让林妹妹也跟着不开心了。

    “你放心,无事的,你快随我进来吧,三妹妹和四妹妹猜到你今天应该会来府里,全都早早的到了我这里等着你呢。”

    最近黛玉一来贾府,最常做的事情,就是找迎春下棋,渐渐的,只要黛玉来荣国府,府里的人都会直接把她带到迎春这里来了。

    迎春不愿意多说她的事情,架不住还有其他的知情人在呢。

    探春本就是跟着迎春的身后出来的,自然是将两个人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的,她本就是个爆炭的性子,最是看不惯迎春那软弱的性子,当下道:“林姐姐莫要听二姐姐的,为了这事,她这屋里都已经闹过好几回了。二姐姐本就对这些事不上心,如今越发的像个佛爷了。”

    迎春道:“三妹妹莫再多说了,这些本就是我这里的糟心事儿,何必说与林妹妹听?没得污了她的耳朵。”

    迎春倒是一片好心,只是黛玉却是不以为然,“二姐姐这话,我却是不爱听了,咱们自家姐妹之间,何必这般分你我?再者,今天我来,还有一件大事儿要和姐姐说呢,你这性子,要是不改改,等下我要说的这件事情,只怕也是不能成的。”

    说着转向探春道:“三妹妹你来说。”

    探春抿着唇,低头想了一下,这才道:“姐姐也知道,我与二姐姐四妹妹的份例都是一样的。前儿中秋前,公中给我们每个人送来了一只累丝金凤,原是让我们姐妹三个,在中秋家宴的时候戴的,谁知那日,竟被二姐姐的奶嬷嬷弄出去给当了,后来被发现,倒反过来责怪二姐姐的不是,恰好被我撞见了,把我气的哟。”

    探春直捂胸口,“二姐姐那性子,你也知道,最是不爱与人起纷争的和柔,当时便想着按下此事,稍稍遮掩一下,等到嬷嬷把累丝金凤赎回来了,也就是了。谁知那老婆子竟是个不知足的,金凤倒是赎回来了,之前被她拿去当了的东西却是一件都没。这几日,她那奶嬷嬷还在那里闹腾着呢,打量着二姐姐好性儿,只想着拿捏她呢。”

    最近,因为王夫人年纪越来越大,精力也越发的短了,不能胜任管家的职责,不得已,只能让寡居的李纨,带着探春,外加一个薛宝钗,三个人一起管家,探春的消息自然比其他几个姐妹来得灵通一些。

    惜春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情,不过,她天性冷情,对这些事情从来都是不上心的,只关心她自己的事情。

    她最常说的话便是,“这事与我有何干系?”“此事又与你有何干系?”

    可以说是非常的道系了。

    这时,迎春奶娘的儿媳妇在外头探头探脑,那副贼眉鼠眼的样儿,直看得几位姑娘皱眉不已。

    那媳妇子听见探春的话,哪里还忍得住?忙提了罗裙,匆匆进了屋,也不管几位年轻的小姑娘都在,只拉着迎春哭诉。

    “姑娘,姑娘,累丝金凤那事儿,确实是我们婆婆的不是,她是猪油蒙了心了,动了不该动的心思。那事情发生后,我们不是已经将累丝金凤从当铺子里赎回来了么?如今,何苦再说这些?求姑娘看在我那婆婆好歹奶大了姑娘,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是,饶了她这一回罢。”

    这话,探春就不乐意听了,“你算个什么东西?主子们在这里说话,什么时候竟允许你在这里插嘴了?”

    她看向迎春道:“二姐姐,不是我说你,奶嬷嬷再如何奶了我们一场,也不是她们用来欺压主子的理由!说到底,她也不过是府里的下人,几世修来的福份,才能有机会成为主子的奶娘,姐姐愿意敬着她,那是姐姐心善,姐姐若是只将她当做平常,旁人又能说什么?这原是她的差事,做好了是应当应份的,出了岔子,该受的责罚也不能少,姐姐该记得,你是她们的主子,不是可以任她们欺负的阿猫阿狗。”

    探春这话,已经算得上是苦口婆心了,迎春若是再执迷不悟,探春怕是要气到吐血。

    迎春并非笨人,相反,她其实很聪明,只是生活的环境不允许她太过于将这份聪明形之于外罢了。

    她只是性子和顺,也不是完全没有脾气的。正所谓泥人尚且有三分的火气呢,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这些年,因着黛玉经常和她往来,同她说了许多外头发生的事情,迎春的想法也是慢慢的改变了一些,只是改变不那么明显,平常看不出来罢了。

    再加上这几年,贾赦对这个闺女也略上了点心,迎春的日子倒是好过了不少,至少遇到事情敢去告状了。

    当日,她只让奶娘归还累丝金凤,和其他一些比较打眼的东西,就没再追究了,奶娘毕竟奶大了她,一点面子,她还是愿意给的。

    只是,她万没想到,有些人竟是这般的得寸进尺,这几天,奶娘一家不停的在她身边哭诉些有的没的,在她的事情上使绊子,迎春哪里不明白?几年的相处下来,再好的性儿,也一点一点的被奶娘一家子的贪得无厌给消磨得不剩多少了。

    只是她素来懒得理会这些罢了。

    今天当着姐妹的面,奶娘家的媳妇子依旧如此嚣张,迎春的脸上就有些挂不住了,她不要面子的么?!

    “绣橘,愣着做什么?平日里,你不是最讨厌她的么?今天怎么竟让她在这里乱说些有的没的?没得污了妹妹们的耳。还不快点把她押到母亲那里去,就说,这样的人,我是再不敢用的。”

    绣橘巴不得一声儿,她早就看奶娘这一家子不顺眼了,就会仗着奶大了姑娘爬到姑娘的头上去,竟是忘了自己的身份!

    如今听自家姑娘这般说,忙叫来了两个孔武有力的婆子,押着那媳妇子往贾赦住的东院去了。

    那媳妇子这下子是真的慌了,若是迎春让绣橘把人送到李纨,或者王夫人那里,以她家在荣国府家生子中的关系网,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上次她那婆婆不就是这么干的吗?

    送到东院就不一样了,即使是庶女,那也是贾赦的亲闺女!

    想到这里,那媳妇子顿时哭叫不止。

    绣橘不耐听她嚎丧,不知道从哪里摸了条抹布出来,团吧团吧,直接塞进了那媳妇子的嘴里,这下子,耳根子终于清净了。

    黛玉和探春对视一眼,眼中闪过满意和放心。

    黛玉是真心替迎春高兴的,毕竟若是张家的提亲顺利的话,迎春将来是要嫁到张家去的。

    那人虽只是张大人的侄儿,父母双亡,却是个上进的,如今暂时住在张大人的府里,由张大人扶养长大,是个知道感恩的。

    张太太很是心疼他,尽心尽力的替他寻一门好亲。

    如今年纪不大,已经考中了举人,将来不管中没中进士,总是要分家另过的,迎春如果自己立不起来,这门亲事再好,于迎春也是不合适的。

    不过现在看来,迎春的性子比之前已经有所不同了,想来事情定然能够成功的罢?

    黛玉由衷的想道。

    处理了碍事的人,姐妹几个顿觉神清气爽,说笑玩闹到了一处。

    惜春道:“林姐姐,你方才说有事要寻二姐姐,是什么事?”

    探春和迎春也是齐齐看过来,刚才被那媳妇子的嘴脸恶心到了,几个人都差点忘了刚才黛玉来时说过的,有事要和迎春说的事儿了。

    好在现在想起来还不算晚。

    黛玉掩口笑道:“具体什么事儿,我不好说出来,二姐姐只需要记住是好事儿便是了。”

    大家都是聪明人,联想到从来不曾到过荣国府的德阳长公主今天亲自上门,再结合刚才黛玉说的这些话,哪里还能想不到她口中的好事是哪种好事?

    迎春的脸,腾的红了,看着姐妹们看向她的戏谑的眼神,哪里还能坐得住?

    “不理你们了。”跺跺脚,扭身回了屋里,独自害羞去了。

    这个时候,她也想明白了,在知道奶娘做下的那些事情后,黛玉面上审视的目光所为何来了。

    能够请得动长公主殿下亲来提亲的人家,显然身份地位都不低,如果她自己立不住,说再多也是无用。

    还好,刚才她没有再像往常那样放过那个媳妇子,否则,只怕黛玉也会对她失望至极的吧?

    迎春拍拍胸口,还好还好。
邻居小说推荐:继室子的为官路 为了攻略病娇在死亡边缘反复横跳(穿书) 神曲 八十年代嫁恶霸 小祖宗(聪明理达) 权宠之仵作医妃 吻安,绯闻老公! 第六感女神[娱乐圈] 可能否 男神黑化之前[快穿] 穿成年代文里的男配 私人墓地,非请勿入 轮回列车 双向狙击[电竞] 虚拟巨星饲养日记 玄学大师是山神 渣男要洗白[快穿] 陛下总想碰瓷我 剑修男神打脸之路(快穿) 银狐仓鼠的佛系穿书日常 三顾倾婚 重生颜娇 我抢了白月光的恩宠 总裁,跟我走 第一宠婚:帝少大人,你好棒!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红楼之阡陌》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红楼之阡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