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宝玉过了好一会儿才听明白,原来林妹妹并没有跟着贾琏回京,而是随着她那个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哥哥,一起回了姑苏守孝去了,顿时一口气没上来,大叫一声“林妹妹”!径自晕了过去。

    一时间整个荣庆堂乱作一团,呼啦啦一大串的丫鬟围住了贾宝玉,揉胸口的揉胸口,端茶水的端茶水,掐人中的掐人中,好不热闹。

    贾母更是大叫着,“快去请太医!”

    忙乱中的众人都没有发现,王夫人在看到贾宝玉又一次因为黛玉的事情要死要活的,眉心都皱成了个“川”字了,一脸的不悦。

    她说什么来着?那林家的丫头和她那个短命的娘一样,都是狐媚子!就知道勾着她的宝玉不学好儿!气死她了!

    薛宝钗看出了王夫人脸上的不愉,略一思索,便想到了什么,端过一杯热茶递给王夫人,笑道:“姨妈先喝杯茶润润嗓子吧。”

    王夫人一见是她心中最满意的儿媳妇人选,方才还略显严肃的脸上,挤出了一抹笑容来,“我的儿,你且坐着吧,这些事,自有丫鬟们来做,很不必你亲自上手。”

    薛宝钗杏眼微弯,耳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只笑了笑,便回到自己的位置了坐了。

    薛姨妈笑道:“姐姐让宝丫头做便是了,她是小辈,替长辈做事,是应当应份的。”

    王夫人也笑了,呷了一口茶,心里美滋滋的,果然是她看中的宝玉媳妇人选,比林家那个狐媚子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回到他们夫妻现今居住的小院,贾琏无力的倒在床上,他心里知道,在林黛玉的这件事情上,他办得不得贾母的心意,只怕接下来一段时间,他的日子不会太好过。

    原还想着能发个二三百万的意外之财呢,结果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王熙凤挑帘子进来,见他这副模样,心里有气,重重的摔下帘子,大步走到一旁坐下,语气嘲讽道:“二爷也该上心些,老太太最疼的,除了宝玉,就是林妹妹了。出了林姑父的事情,老太太心里担心着呢。好容易宫里传出来大姑娘的好消息,老太太这些日子才自在了些,脸上方才有了笑模样。本想着林姑父的事情结束了,林妹妹就能回来了。结果倒好,事情办砸了不说,还没把林妹妹带回来,怨不得老太太发火,为了这事,我在老太太跟前儿赔了多少小心。”

    越说越生气,王熙凤一把丢下拿在手上把玩的簪子,两步走到贾琏跟着,一手插腰,一手纤纤玉指指着贾琏的额头,以一个标准的茶壶形象,恨铁不成钢,“你呀你,让我怎么说你好!”

    贾琏本就是一纨绔公子哥儿,贾母偏心二房,对贾赦常常不假辞色。孙子辈里,最疼的是贾宝玉这个含玉而生,有着大造化的孙儿,对其他的孙儿也是真心疼爱。

    当日贾琏也是娇生惯养着长大的,之所以成亲后会被王熙凤压了一头,除了王熙凤出身王家,王子腾是如今金陵四大家族最出息的人,贾琏不敢破坏两家的关系外,还因为他们两人自幼相识,颇有感情基础,当年的王熙凤,还是会有小意温柔的一面。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人心渐变罢了。

    此时见王熙凤一味的在言语中打压他,这几个月以来堆积在胸口的郁气突然爆发。

    “二奶奶倒是脂粉堆里的英雄!阖族上下哪一个不称赞一声的妥当人儿!你即这般有能耐,倒是想个办法,去把林妹妹带回来呀!”

    一个个的,也不看看林家兄妹现在是谁护着!就知道站着说话不腰疼!

    林姑父临终前当着他的面,亲口说了不让黛玉再入荣国府长住,即使将来再进荣国府,也只是亲戚间的正常走动。

    再有昭瑞亲王和武昌侯在一旁支持,他又能如何?

    王熙凤早就已经习惯了贾琏在她面前处处退让的行事做风,如今见贾琏竟然当着一众丫鬟婆子的面驳了她的面子,如何肯依。

    当下和贾琏在屋子里吵了起来。

    两个人到底年轻气盛,一吵起来,谁也不让谁,最后竟然惊动了整个荣国府,又是一场鸡飞狗跳。

    贾赦本就对王熙凤这个儿媳妇不满,当年若不是实在没有办法,他也不会让唯一的嫡子再去和王家联姻。

    今日见小夫妻两个吵架,他也不劝着,难得看见贾琏在王熙凤的面前硬气了一回,他心里挺高兴。

    正好他也不乐意自己的嫡子天天给二房当跑腿小厮,当下给了贾琏一笔体已银子,让贾琏到郊外的庄子上散心去了。

    贾琏正在气头上,见平日里对他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贾赦,难得给了他一个好声气儿,心中奇怪,却没多想,拿上银子,听话的跑到贾赦在京郊的一处庄子上躲清闲去了。

    结果可好,因着他们夫妻两个争吵,贾府很是忙乱了一阵。

    等到贾母哄住了王熙凤,回头准备要收拾贾琏时,却找不到人了。贾母又狠狠的生了一回气,王熙凤更是气得不行,放下话来,再不许贾琏进她的屋子。

    可惜,贾琏根本听不见!

    那庄子原是贾赦的祖母,先荣国公贾源之妻留给贾赦的,虽名为贾家的庄子,庄子里的人却只忠于贾赦的祖母,如今贾太夫人不在了,贾赦又一直是那么个浑不吝的性子,这些人倒是有些瞧不上贾赦了。

    庄子里面的庄汉多是当年追随两代荣国公,贾源和贾代善征战的伤兵和他们的亲属,这样的人,便是贾赦都得敬着,何况贾琏。

    他们这些老人早就看不惯贾赦和贾琏的行事了,如今贾琏落在了他们的手里,能讨得了好儿?!

    仗着有老太夫人的吩咐,又实在是恨铁不成钢,竟抓着贾琏特训。从早训到晚,把个贾琏给训得,成天哭爹喊娘。

    每天训练结束时,全身的力气被抽空,再没有时间想那些花花肠子了。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特训,贾琏颇有些脱胎换骨,整个人的气质,已经变得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

    因着贾琏不见了人影,修建省亲别墅之事,只能继续交由贾珍贾蓉父子来主持。

    贾赦这次是真下了狠心,他不仅把贾琏送到庄子上,让那些从战场上下来的士兵们训练他,还硬逼着王熙凤搬回了大房住的东大院,成日里掬在她住的小院子里,再不让她插手荣国府的事儿。

    王熙凤一撒手,王夫人顿觉失了膀臂,她年纪渐大,精神日短,哪里还能承受得了这等繁重的管家事宜?

    奈何荣国府里,除了王熙凤可以帮她之外,竟是没有一个能让她放心交托重任的人。

    薛宝钗倒是可以,可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她也不好把事情交给一个还未出阁的姑娘家不是?

    最后,王夫人无法,只得自己主持这些事宜,再让宁国府的尤氏分担一些,再有薛宝钗在一旁提点一些事情,就这样硬撑了下来。

    经此一事,王夫人越发的想要让薛宝钗和贾宝玉成亲了。

    于是,荣国府里渐渐有了关于“金玉良缘”的传言。

    …………

    京城贾府发生的事情,远在姑苏的林陌和黛玉一点都不知道,他们兄妹两个只安心的宅在老宅里守孝,非常安份。

    当日武昌侯云涛去了一趟前妹夫林淦的府上,和他进行了一场亲切友好的会面后,为表示心意,三天后,林淦将当年云氏的嫁妆和陪嫁全都打包装车,送到了林陌的手上。

    自家母亲的东西,林陌自然是收下了。

    ……

    处理完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后,林陌和云涛这对初次见面的舅甥才有时间坐下来聊聊这几年,各自的经历。

    “舅舅此番南下,可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办?这些日子在我这儿浪费了这许多时间,可有影响?” WWw.5Wx.Org

    姑苏林府后花园里,一处八角亭中,甥舅两个相对而坐,炭炉里水汽袅袅,将眼前俊美非常的少年,氤氲得增添了一份仙气儿,更加的吸引人了。

    林陌亲自为舅舅泡了一壶清茶,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引得云涛莫名想笑。

    “能有什么影响?我和王爷此次来江南,本就是为了江南官场乱象而来的,之前事情已经办得差不多了,原也是准备回京复命的,只是突然听闻林公的讣闻,这才有了这次的姑苏之行。”

    顿了一下,云涛才道:“不过,我们这次怕是也不能立即返回京城了,怕是我和王爷还要去一趟闽越沿海。”

    至于为什么要去闽越沿海,云涛没有细说,他们此行,本就是机秘,能和林陌透露这么多东西,已经是难得的了,再多的就真是不行了。

    林陌并不纠结于此,只笑道:“闽越?若我猜测不错,是不是倭寇又来祸祸我大晋沿海的百姓了?”

    而且他还知道,这次进犯沿海的,并不只有倭寇,还有那些近年来一直在海上,劫掠过往商船,实际上却是西方诸国军队的所谓的“海盗”参与其中。

    云涛愣了愣,这个消息还在保密的阶段,林陌是如何知道的?
邻居小说推荐:继室子的为官路 为了攻略病娇在死亡边缘反复横跳(穿书) 神曲 八十年代嫁恶霸 小祖宗(聪明理达) 权宠之仵作医妃 吻安,绯闻老公! 第六感女神[娱乐圈] 可能否 男神黑化之前[快穿] 穿成年代文里的男配 私人墓地,非请勿入 轮回列车 双向狙击[电竞] 虚拟巨星饲养日记 玄学大师是山神 渣男要洗白[快穿] 陛下总想碰瓷我 剑修男神打脸之路(快穿) 银狐仓鼠的佛系穿书日常 三顾倾婚 重生颜娇 我抢了白月光的恩宠 总裁,跟我走 第一宠婚:帝少大人,你好棒!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红楼之阡陌》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红楼之阡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