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章 番外之财神篇(七)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暴雨梨花粥 书名:阎王溺爱:孟婆追夫记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如此,盛嘉彦微微收手,凤连昭才状似松了口气。

    四人这才安安静静又坐回桌旁吃东西,凤连昭也不讲故事了,低着头一口接一口的喝酒。那酒往外倒的时候,偶尔还能看见人的指头等物掉进她的酒碗里,凤连昭也不在意,直接就闷头喝下。孟萋萋坐在她对面,看的胃口全无。

    “凤姑娘,如果你对翠微居的情况这样熟悉,你该冤有头债有主,直接找翠微居的掌柜才是。为何找上了我们?”范泰初不解,看凤连昭吞了一根小手指,他往旁边挪了挪位置。

    凤连昭秀眉微皱:“之前我进不来,翠微居请了门神,最近几日不知门神像为何被撕掉了,我才有机会靠近。平时都是徘徊在翠微居外,进不来。”

    听到这处,孟萋萋小声的跟盛嘉彦嘀咕:“有门神在,翠微居的掌柜还能用邪术养妖物,这不是很矛盾吗?”

    盛嘉彦淡定看她一眼,压低声音:“方才我在二楼发现的确有两副门神像悬挂在墙壁上,但——”他一顿:“门神的双眼没有点睛。”

    孟萋萋讶异了一声。

    没有点睛,意味着就是蒙上了门神的双目。怪不得门神没有察觉到翠微居里本就有一个妖物呢,可翠微居的掌柜怎么看也就是个普通人,却晓得蒙上门神的双眼,感觉像是背后有高人指点一般。

    说话间,那边凤连昭已经将一坛子酒喝了个干净。孟萋萋忍不住了:“你竟不觉得恶心?”

    凤连昭嗤笑:“有什么好恶心的?我的元神本也就是酒坛里的一堆烂肉泥了。你以为翠微居的酒为什么这么好喝?不也是用了这样的人肉酿酒的法子。”

    “那些人都不知道他们喝的是掺了人肉的酒?!”

    “你以为呢?就连那些菜,也是加了翠微居特有的肉酱。这世上的凡人们当真可怜,有时候自己做着不人不鬼的行为,却还要去惧怕鬼神。”凤连昭很是不屑的口气。

    孟萋萋连忙问范泰初:“你没把厨房里的什么肉酱放到菜里吧?”

    范泰初连连摆手:“我没有。我只用了普通的佐料。”

    孟萋萋这才松了口气。

    四人磨蹭到夜半时分,范泰初阖上门窗。又到后院检查了一圈,觉得没什么问题了。便到了二楼,凤连昭指着一扇房门道:“我们两个姑娘就睡在这间里,你们两个也不要住的太远,不然到时出了事来不及照应。”

    她话音刚落,孟萋萋的声音陡然拔高:“谁要跟你这个女鬼住一间!”

    孟萋萋窜到盛嘉彦背后:“我要跟我兄长一间。”

    开玩笑,凤连昭万一半夜使阴招怎么办?这时候当然还是跟着盛嘉彦最安全保险了!

    凤连昭的面色比刚才还要青白几分:“我原本以为男女有别,谁知你不在意,那我更是没有别的好说。”说罢,还不解气似的嘟囔一句:“不知廉耻!”

    “我跟我兄长一起住怎么了,我就不知廉耻,你有本事掐死我!”孟萋萋说着,还故意搂上盛嘉彦的胳膊来回摇晃,动作亲昵,仿佛是一对真兄妹。

    范泰初站在中间打圆场:“两位姑娘不要吵了,凤姑娘说得对,我们都不该住的太远,彼此互相照应,有个万一也好我垫后你们先跑。”

    凤连昭一巴掌盖在他脑袋上:“跑什么跑,我才不需要!你还是先操心你自己的小命吧。”

    说罢她对着孟萋萋哼了一声,转身进屋砰的一声关上门。

    孟萋萋也哼了一声,对着盛嘉彦道:“哥哥我们也走!”

    盛嘉彦轻咳一声,孟萋萋望去,对上他清冽的一双淡眸。一时间头顶犹如冷水浇下,清醒不少。太可怕了,她怎么就开始跟阎王大人称兄道弟了?

    狗腿属性再次觉醒,孟萋萋推开门弓着腰赔笑脸:“哥哥先请,哥哥先请。”

    盛嘉彦没有理会她,转身对范泰初道:“范兄就住在隔壁便好,万事量力而行。”

    范泰初憨笑一声:“你们放心,今晚你们好好地休息,一切有我呢。”

    见他进屋了,盛嘉彦也转身入了房间,看见孟萋萋还踟蹰不前站在门口,缓缓道:“妹妹,还不进来?”

    他这一声妹妹叫的孟萋萋三魂七魄都飞散了,就差给盛嘉彦扑通一声跪下喊着陛下我错了。在盛嘉彦带着威胁意味的冷冷目光逼迫下,孟萋萋缓缓挪动步子进去。

    半夜的时候雨下的更大了,盛嘉彦没有睡,坐在桌边捏着一个藏青色的茶器。一旁床榻上的孟萋萋早已鼾声如雷,一炷香前她还信誓旦旦的说今夜不眠不休,要将歹人揪出来。

    盛嘉彦想到这,唇角不由得微微弯起。

    床上的人翻了个身,他连忙绷紧面部看去。孟萋萋只是吧唧嘴巴两下,睡的更沉。

    盛嘉彦上前弯腰,替她掖了掖被角。房内没有点灯,外头风雨声渐响,盛嘉彦却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孟萋萋的睡颜。

    他准备抽回手的时候,孟萋萋却无意识的搂住了。

    她小声的嘀咕:“阿彦……”

    盛嘉彦浑身一震,若不是孟萋萋睡的嘴角流涎,他都要以为她醒了过来。可她若是当真醒着,是不敢唤他阿彦的。她这样喊他也唯有在蛮荒的时候,蛮荒……想到这里,盛嘉彦的目光变得幽远。

    蛮荒,是个很久很久以前的词了。

    久到像是他的上辈子。

    他伸出指尖轻轻覆上孟萋萋眼角的胭脂红疤痕,目光复杂,却又浮动着点点温情。

    深夜时分

    铺着木板的走廊尽头突然发出一些细微的响声,类似于木板碰撞后的嘎嘎声,在寂静的客栈里显得尤为诡异。

    咯吱——

    木门打开一半,有一人侧身走了出来。

    范泰初本来睡的正香,但一阵腹痛将他闹醒。想着约莫是晚上吃多了油水,这会开始不适了。他摸着黑下楼,一路跌跌撞撞磕碰不断,又不敢发出巨大的声响怕吵着睡着的盛嘉彦他们。范泰初尽量小声的下楼,可越来越憋不住,又摸不到去茅房的路,他来到后院实在是憋得没法了,便想着此处无人,不如摸个桶先将就一下吧。

    哪儿知他刚脱下裤子,有个人便撞着他身上。

    这绵软又冰冷的触感让范泰初微微一惊,警惕道:“是谁?!”

    黑暗中亮起一抹鬼火,凤连昭那张漂亮的脸漏了出来。她刚要说话,眼神却往下看见范泰初竟然光着腚,她一时怒火中烧,抬手便给了他一巴掌。

    “流氓!”

    范泰初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会挨了一巴掌更是蒙懵的。

    “凤姑娘,我是尿急!我我我……”

    风连昭呸了一声:“你不去茅房,在这里脱裤子,变态!”

    就在这时,黑暗中的那抹蓝鸀色的幽光由远及近,缓缓飘至范泰初面前。范泰初有些难为情:“凤姑娘,可否把你的鬼火关了?我……我好提裤子。”

    凤连昭这才反应过来,惊讶一声:“我……我不会鬼火啊!这不是我的!”

    俩人对视一眼,纷纷发出短促的尖叫。范泰初护着凤连昭连连后退,鬼火猛然放大,它绕着凤连昭和范泰初兜了两圈后缓缓停下,一张苍白无血色的面孔从鬼火中慢慢显出,出现在凤连昭他们头顶上方。

    那张脸平板一片,没有口鼻,唯有一双黑洞洞的眼珠子在上骨碌碌地转着。漆黑的长发自它白森森的面容下刷刷滑落下来,若有似无地缠绕在范泰初的颈周。

    范泰初早已吓得腿脚打颤,却还是忍不住道:“凤姑娘你快跑,我来拖着他。”

    凤连昭此时正想开溜,却发现自己已经退到了墙角处,而面前范泰初像一座大山似的压在她前头,她想逃也动弹不得。她双手挥动,催用法力,架子上的酒坛便飞速袭卷过来砸在了鬼火的身上。然而那酒坛却穿过鬼火,砸到了他们头顶的墙上,范泰初和凤连昭被酒水洒了满脸不说,还没有伤到鬼脸男人分毫。

    此时鬼脸男人两边青丝便犹如会动的双手一般将范泰初的脖子细细缠住,范泰初脸色逐渐憋红胀紫,开始说不出话来。凤连昭情急之中从地上摸到了火折子,打燃后猛地丢向鬼脸男人,那鬼脸似是惧怕明火,发丝在那一刻松开了。

    得以喘息的范泰初拼命喘气不止,凤连昭趁着这时就要拉着他往二楼跑。她总觉得二楼那个像道士一样的男人会应付这一切的,谁知她还没跑到楼上,脚腕便被鬼脸男人的发丝拉扯住,硬生生的从楼梯上将她拖了下去。

    范泰初大惊失色,连忙回身狠狠的徒手拽扯黑发。

    凤连昭本是女鬼,可以自由脱困,谁知她却是半点力气都使不上来。一旦被这鬼脸男人的青丝缠住,便是像在吸她法力一般,让她四肢无力,动弹不得。

    就在这时,二楼黑洞洞的楼梯间猛然飞出来一道符火,直直的贴在鬼脸男人的额头之上。鬼脸刹那间燃烧作一团巨火,哀嚎声传出,令听者骇然。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阎王溺爱:孟婆追夫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阎王溺爱:孟婆追夫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