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完结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长沟落月 书名:重生首辅小娇妻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沈氏闻言一愣, 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许正清, 一时连哭都忘记了。

    许正清便反手握住了她的手, 还用力的握了一下,笑道:“你摸摸我的手,我的手是暖的。”

    方才沈氏激动之下并没有在意, 这会儿循着他的话摸了下许正清的手,发现果然是温热的,绝不是死人该有的冰凉。

    这是……

    她一脸不解的继续看着许正清。

    许明诚这时也叫起来:“娘, 娘,你看,爹是有影子的。他是有影子的。”

    屋里烛火亮着,可以明显的看到许正清身后拖着一道影子。虽然很淡, 但还是能看得出来的。

    只有活人才有影子……

    许明诚和许琇宁两个人都激动起来。特别是许琇宁, 搂着许正清的脖子越发的不撒手了,一边还笑道:“爹没有死,爹没有死。”

    她脸上分明还挂着泪珠,但整个人却已经激动起来。

    沈氏手还紧紧的握着许正清的手,仿似担心下一刻他就会消失不见一般。这会儿再也忍不住,眼泪水沿着脸颊扑簌簌的滚落下来, 哽咽着声音问道:“你这到底是, 是怎么回事啊。”

    许正清扶着她走到罗汉床边坐了下来,自己也在她身边坐下。手还紧紧的握着她的手, 一刻都没有松开。

    陆庭宣这时走过来,在沈氏面前跪了下去, 将事情都说了一遍。

    沈氏越听越惊讶,听到后来她面上也有几分不高兴起来:“你这孩子做事素来都是稳妥的,可这样大的事你怎么实现不跟我们说一声?我们还都以为你岳父真的,真的死了,你没见这五天我们大家是怎么的伤心?”

    “这件事不怪庭宣,是我叫他不要事先告诉给你们知道的。”

    许正清忙开口替陆庭宣辩解:“若事先告诉你们,你们就算表面做了悲痛的模样出来,可到底不是真的悲痛,很容易被人看出来。若看出来,传扬出去,咱们一家人会有个什么下场?”

    说到这里,许正清长叹一声:“你是知道我这性子的,其实并不适合官场,特别是京城里面的水特别深。说实话这些年若不是有岳父大人照应着,我是肯定坐不到现如今的这个位置的。以往还罢了,我还能勉强支撑着,但现在岳父一走,这些日子你也看到了,我简直就是举步维艰。还有那些往日心里有对岳父有不满的,这会儿就越发的为难起我来。不瞒你说,我其实早就生了要逃离京城这里的心思。但若是我上书请求辞官,一来皇上准不准还不好说,二来明诚要怎么办?我一走,他才刚进仕途,以后的日子就更加的不好过了。倒不如如庭宣说的,来这么一出金蝉脱壳,我自由了,明诚丁忧三年,咱们一家人都可以离开京城,去岳父那里潇洒过日子,岂不好?”

    沈氏听得怔怔儿的。过了一会才有些反应过来:“难怪父亲临走时曾对我说,他在老家会给我留个院子。那时候我还在想,老家离着京城千里之遥,我哪里能经常回去看望他老人家呢,做什么要给我留个院子?现在想来,只怕那会儿你们就已经想好了这一步退路了吧?偏生瞒着我,不教我知道。”

    不过心里也已经释然了。

    她原也是个喜欢夸耀的人,但前几日是真的以为许正清死了,心里瞬间就觉得什么权势富贵都是不重要的,一家人好好儿的在一块儿才是最好的。现在见许正清活生生的站在她面前,自然是什么事都愿意答应他的。

    不过许正清倒有些担心许明诚,转过头问他:“明诚,你才刚入仕,便要让你因为我之故丁忧三年,往后仕途上只怕再难进一步,你心中可会怨恨为父?”

    许明诚读书多年,想的便是入朝为官,现在好不容易心愿成真,却要他丁忧三年……

    不过许明诚看着倒释然的很,朗声说道:“父亲这说的是什么话?只要一家人都好好的在一起,比什么不好?儿子心中无半点怨恨。”

    而且他近来也看出来了,现在京中局势不稳,若他们稍有差错,只怕一家人便会万劫不复。不如还是暂且离开此地,往后再图打算的好。

    许正清欣慰的点头。

    接下来的事就很简单了。假借扶棺归乡为名,一家子带着棺木出城。随后半路弃了棺木,经水路去往沈家故乡。

    至于陆庭宣和许琇宁还是留在京城。

    许琇宁因为陆庭宣一手策划许正清假死的事事先却不告知她的原因,心里对他气恼,好些日子都没有理他,陆庭宣自知心中有愧,也只得百般认错哄劝。

    不知不觉便已到了阳春三月,园中桃杏芳菲,海棠枝头争艳。

    这一日便是许琇宁十四岁的生辰,陆庭宣早先几日便精心挑选了一套首饰,等着今儿要给许琇宁一个惊喜。

    散值之后更是立刻就回来了。

    挑开碧纱橱上的帘子走进里间,就看到许琇宁正坐在临窗木榻上低头做针线活。

    身上穿一件粉色领口绣桃花的褙子,露出来的一截脖颈白皙若雪。

    陆庭宣心中一动,走过去伸手轻轻的摩挲她的脖颈。

    许琇宁知道他回来了。刚刚她坐在榻上,隔窗听到院子里面脚步声响起就知道肯定是陆庭宣回来了。

    近来她虽然面上在跟陆庭宣怄气,其实心里早就已经没什么了,经常快到散值的时候她就这样坐在窗前的榻上。

    听到庭院中沉稳的脚步神就知道肯定是陆庭宣回来了,唇角就会弯起来。

    这会儿也是,明明面上已经带着笑意了,但就是不肯抬头看他。

    脖颈上倒是忽然传来一阵温热的触感,痒痒的,就知道是陆庭宣在摩挲。

    就抬头嗔了他一眼:“我又不是只猫儿,你这样摩挲我的脖颈做什么?”

    陆庭宣看着她含嗔微怒的模样,分外的娇俏,心里便如同是有猫儿的爪子轻轻的挠过一般,一下子就酥痒了起来。

    也顾不得上她会不会恼他了,弯腰就将她抱起来。随后他自己在榻沿上坐了,却将许琇宁抱在自己腿上坐着,更是伸了双臂将她圈在自己怀里。

    许琇宁要挣脱,但发现压根就挣脱不了,也就随得他去了。

    反正没成亲之前就已经经常被他这样抱着了,成亲之后更是不用说了。

    陆庭宣抱了她,低头看她手里刚刚做的针线活。

    就见淡绿色的绸子上面绣着一朵紫色的芍药,已经快要完工了。

    以前许琇宁是不愿意做这些的,嫌累,但自打沈翰藻一家和她自己一家人相继离京之后她就鲜少出门,一来心里静了不少,二来待在家里也确实没有事情做,闲暇的时候便开始做起针线活来。

    她原就是个聪明的人,一旦用心去做某件事那肯定能很快学会的,所以现在她的针线活做的就日渐的好了起来。

    陆庭宣便夸她这朵芍药绣的好。夸完之后还亲了亲她细嫩小巧的耳垂一下,笑道:“我的宁儿生的比这芍药还要娇妍。”

    明明许琇宁听了他这话心里跟吃了蜜一样甜,但面上还在绷着,抬头瞪了陆庭宣一眼。

    眼波流转间,自是无限娇媚。陆庭宣忍不住,扳过她的头面对他,低下头就来亲她。

    待亲的她气喘吁吁,粉面透红才放开她。

    自己也是呼吸不稳,一边用手轻轻的抚着她娇嫩的脸颊,一边低低的笑着:“宁儿,今日是你十四岁的生辰。”

    许琇宁自然明白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一时羞是压根就不敢看他,一颗头只往他的怀里钻。

    陆庭宣忍不住轻笑出声,双臂抱紧她,只觉心中无限满足。

    至晚与许琇宁过了生辰,送了她那套他精心挑选的首饰,晚间陆庭宣便抱了她共入罗帐,行鸳鸯双、飞之事。

    次日正是休沐日,说不得又是一日癫狂。可怜许琇宁才刚尝此事,便被陆庭宣折腾的全身酸软,想要站起都难。

    初成婚的时候两个人虽然如胶似漆,但到底有这方面的顾忌。现在再没有这些顾忌,才是真正的蜜月。

    美好的日子总是过得特别的快,转瞬间春日已过,长夏已来。

    先前陆一鸣受陆庭宣所托送了许正清一家前往沈家故乡,这时已经返京。还带回来一个好消息,说是周静婉已经生产,母子均安。

    许琇宁这才知道自己已经做了姑姑了,心中无限欢喜。忙要打叠了各样礼物遣人送过去给自己的小侄子,却被陆庭宣给阻止了。

    陆庭宣是个做事谨慎的人,虽然现在许正清一家子已经离开京城,但外人也只以为他们回了故乡,若这会儿许琇宁遣人送东西去沈家故乡,若叫有心人查出来总归不是什么好事。

    还安慰许琇宁:“你放心,你总会有见着你小侄子的一天。”

    三年的时间,足够这个朝廷的局面翻一翻了。

    而这件事还要用到陆一鸣。

    陆庭宣知道当今皇上平素好食用各种延年益寿的丹药,早先便听说过陆一鸣神医的名号,几次请他入宫,只不过是陆一鸣不愿罢了。

    现在正好可以让陆一鸣入宫。

    陆庭宣知道那些所谓的延年益寿的丹药其实都是有毒的,皇上这些年日积月累的吃下来,体内早就已经累积了很多毒素,后来的暴毙肯定跟这些丹药有关。让陆一鸣入宫,一来依照他的医术,肯定可以知道皇上还有多少时日可以活,二来,也算是宫中有了个他能绝对信任的人。

    陆一鸣原还不愿,但听到陆庭宣说往后会撮合他和郭瑾瑶在一起,便立刻眉开眼笑的进宫去了。

    其实陆庭宣记得上辈子皇上暴毙的日子,但是为稳妥起见,还是让陆一鸣进宫的好。

    他也知道四皇子虽然面上看着淡然,但其实他心中也有野心。

    大凡做皇子的,哪一个心里会没有野心?同样是兄弟,凭什么往后我就得对你下跪,以君臣之礼相见?而为什么我就得是跪着的那一个,而不是被跪的那一个?

    不过有些聪明的,见自己没有足够依靠的人便选择韬光养晦,暗中低调行事罢了。四皇子便是这般。现在陆庭宣要做的,便是扶持他登上帝位。

    还是如上辈子一般,当皇帝病重,缠绵病榻,其他的皇子都忙着争权夺利的时候,只教四皇子在皇上面前用心服侍,以展现他的孝心。

    都说天家无亲情,但其实就算是至高无上的皇帝也会渴望亲情。总不会希望自己缠绵病榻的时候没有一个子女关心自己,反倒只盼着他早死的吧?特别是皇帝早年间其实也是弑兄杀弟才坐上这个位子的,越发的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将来也会这般做。

    如此这般,四皇子在他面前便显得越发的纯孝起来。便是以前觉得他诸多不好,但现下只这一个孝字便足矣。

    他早年间因为怀疑大皇子意图谋逆,废了他的太子之位后便一直没有重新立太子,现在在临终之前竟然召了自己信任的大臣和所有的皇子过来,让他们拟诏立四皇子为储君。

    一众皇子自然不服,纷纷吵嚷起来,甚至还有要大打出手的。

    皇上原就已经到了弥留之际,现在看到一众儿子在他病榻前竟然完全不顾他的死活,只顾着抢那个位子,一口气没上来,就头一歪,撒手西去了。

    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一个儿子关心他的死活了,只为那个位子争吵不已。

    还是陆庭宣一直在密切注意皇上的动静,当下一见他咽了气,立即朗声说道:“皇上驾崩,恭请四皇子登基。”

    说着,当先对四皇子跪下,口呼万岁。

    寝殿中还有其他臣子,见状有下跪,对四皇子称皇上的,也有还在犹豫之中。至于其他几个皇子,没有哪一个肯服气,都不肯下跪。

    不过这也难不倒陆庭宣。

    知道皇上驾崩就在今晚,早先叫了一干皇子和大臣进入皇上的寝殿之后,陆庭宣就已经凭着皇上的令牌喝令将宫门全都关上,今晚许出不许进。无论何人,但凡有闯宫者,格杀勿论。

    又有持枪侍卫在外警戒,这会儿一见众皇子有闹事的,立刻将这干侍卫叫进寝殿中来,请四皇子裁夺。

    一见这些高大的侍卫全副武装的走进殿里来,众位皇子才知道大势已去,纵然心中再有不甘,也只得对四皇子臣服,下跪称呼皇上。

    随后陆庭宣又叫了几个心腹侍卫护送四皇子到偏殿休息,自己和其他几位臣子着手准备明日四皇子登基大典。

    于是次日一方面昭告天下先帝驾崩之事,一方面也昭告天下四皇子登基为帝之事。至于其他几位闹事的皇子,等到四皇子站稳脚跟之后自然会慢慢的跟他们清算。

    自此这件事已成定局。而四皇子刚登基为帝之初肯定要大力任用自己信任的人,特别是曾经全力扶持他登上帝位的陆庭宣。

    于是陆庭宣原还只是翰林院的一个从五品的侍读学士,直接一跃成为正三品的吏部左侍郎,还让他入了内阁。

    后来他才华显露,在政事上颇有建树,时值吏部尚书年迈,后来便渐渐的做到了吏部尚书,甚至内阁首辅的位置。

    但纵然他坐到了这个至高无上的位置,他心中也从来没有忘记以前曾答应过许琇宁的事。

    要让她享受这天下至高无上的荣宠,让旁的人都艳羡她,但也会带她去游山玩水,走遍这世间她任何想去的地方。

    于是做了三年首辅之后,陆庭宣以身体不适为由,上书请辞。皇上虽然数次挽留,但可惜陆庭宣决定的事没有人能劝说得了的,最后也只得无奈批准。

    离京那日正值许琇宁二十岁的生辰,京郊外的道路两旁杨柳依依,桃花灼灼。

    陆庭宣伸臂拥许琇宁入怀,低头对她朗然一笑:“往后我们两个再无俗事缠身了,随着我一同去赏遍这天下山光水色。”

    上辈子没有她在身边,任凭桃红柳绿,层林尽染,在他眼中也不过是灰暗一片,并无半点色彩,但这辈子有她相陪,纵使天涯海角,也哪里都是好风光。

    作者有话要说:

    嗯,各位小天使们,接档文古言《嫁给男主他哥》五月开,小天使们可以先收藏下哈,开文早知道。

    收藏方法,戳进作者专栏可见~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首辅小娇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首辅小娇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