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完结,求评分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鹤闻 书名:女配她福运通天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神勇低低的鸣叫一声, 展翅飞离。

    齐斐暄叹口气, 看着神勇飞远, 心里沉沉的。

    齐六想了想,劝道:“小姐不必担心,想来皇上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

    齐斐暄:“嗯?我没有担心啊。”

    齐六怎么看出她担心的?齐斐暄用一种难以言喻的目光看着齐六, 齐六一顿, 艰难的说:“……是, 您没有担心。”

    他信了齐斐暄的话才怪呢!齐六看着齐斐暄那紧皱的眉头,暗中摇了摇头,退了下去。

    被放飞的神勇展翅翱翔,飞过了京城, 又飞到了远处的山林里。

    正在和明懿论道的了尘听到神勇的鸣叫,起身看向天空。

    神勇落下来,了尘拿出神勇带来的信件看了几眼, 唇角一挑笑了起来。

    在一旁守了半晌的忍冬终于抓住机会,躬身道:“道长,陛下病重,还请道长救命啊!”

    “是时候了, 走吧。”了尘说。

    他的衣袍随风扬起, 一派仙风道骨。明懿也起身, 他叹口气道:“小皇帝也该娶亲了。不然先帝半夜来找咱们谈心可怎么办。”

    这话已经算是大不敬了, 忍冬缩起脖子当做没听到,了尘冷哼一声,甩袖离去。

    山脚下停着一辆马车, 忍冬请了尘和明懿上了车,又拿起马鞭,扬鞭驱赶马匹。

    马车飞速跑起来,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就进了京城内。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京城的城门却还大开,守城的早已经换成了禁卫军。禁卫军统领看到忍冬的马车远远的跑来,连忙道:“快些让开!”

    城门口的守卫都让到一旁,马车飞速掠过,向着皇宫而去。

    路上的也有禁军守卫,行人早就被赶走,马车一路畅通无阻,行至皇宫中。

    了尘与明懿两人下了马车,向宫殿中走去。

    进去后被成春引至龙床旁,周容雅躺在龙床上,双目紧闭,面色苍白。

    明懿看了看周容雅,对了尘道:“看来,该让你小徒弟来了。”

    了尘的拂尘摆动几下,对成春说:“在这里等着,我出去一趟。”

    说罢丢下个巴掌大的盒子给成春:“先把药给陛下服下。”

    成春忙不迭的去给周容雅喂药,了尘转身出去,乘着马车一路到了荣国公府。

    荣国公府的人早已经歇下,护送了尘的禁卫军敲响荣国公府的大门,门房出来说:“谁?这么晚了,有事儿明天请早吧。”

    “是我。”了尘下了车,面无表情的上前,“荣国公可在?”

    “了尘道长!”门房连忙行礼道,“我们老爷在家呢!道长先请进!小的去和老爷说!”

    说着请人去告知了齐睿业。

    齐睿业在书房里,还没有休息,听说了尘来,齐睿业知道他是要去找齐斐暄,就派人先把齐斐暄叫了起来。

    因为周容雅的缘故,齐斐暄一直没睡下,这会儿有人叫,她换上合身的衣裳就出去了。

    了尘已经到了厅中等着,齐斐暄见到了尘,心下明白是怎么回事。

    她行礼过后,听到了尘说:“我今日前来,是有事请你帮忙。”

    齐斐暄歪歪头:“师父请讲。”

    了尘看了齐睿业一眼,说:“我私下和你说。荣国公请回避一下。”

    齐睿业也不多说,拱了拱手就离开了正厅。下人们也都退下去,了尘道:“皇上的事,阿暄你是知道的吧。”

    “正是我给您的消息。”齐斐暄笑了,“我怎么会不知道。”

    了尘看了齐斐暄一眼,点头说:“我来就是为了这个。阿暄,皇上病重,是因为不能提起亲事的原因。”

    齐斐暄心虚的摸摸鼻子,听了尘接着说:“皇上的病很久了。现在只有你能救他。”

    “我?”齐斐暄一皱眉,“为何?师父这话是什么意思?”

    “皇上的命不好,而你的命很好。”了尘说,“你将气运让给皇上,他就能好起来了。”

    了尘之所以让齐睿业出去,也是因为这个。

    到底是给他当了那么长时间的徒弟,了尘还是心疼齐斐暄的。

    如果齐斐暄说不想让,了尘也不会强迫齐斐暄。大不了他再去找别的法子就是了。

    只不过……了尘的表情严肃了几分。

    气运让出去?齐斐暄想到了之前被齐佩芜换命的时候。那个时候虽然被换了命,但是齐斐暄却并没有感觉到什么。

    而如今她的命换回来后也一样,除了运气好一点,齐斐暄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但如果她这气运能救周容雅,那也挺好的。齐斐暄想了想,点头道:“好,师父,我愿意。”

    了尘一皱眉:“你可想好了?气运让出去,你就如同一般人一样了。以后可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我以前也和一般人一样啊。”齐斐暄耸耸肩,“好啦,师父你不用担心我,你告诉我该怎么做吧。”

    “一会儿随我入宫吧。”了尘道,“既然你已经想好了,那我也就不说什么了。”

    齐斐暄点点头,去吩咐人准备好,之后跟着了尘一起去了宫里。

    宫内。

    了尘带着齐斐暄进了周容雅寝宫。不多时了尘走出来道:“我们等着吧。”

    明懿就跟着了尘一起在外面等着,直到天色大亮,齐斐暄才出来。

    不过因为一夜没睡,齐斐暄脸色不太好,她揉揉眼睛,说:“师父,我听您的,天一亮我就出来了。可陛下好像还没醒。”

    “没事了,你等着吧。”了尘甩了甩拂尘,道,“辛苦你了。”

    “倒没什么辛苦的。”齐斐暄说。

    几人在殿外等了不久,成春的声音传来:“陛下醒了!”

    了尘立刻拉着齐斐暄进去。果然看到了刚刚睁开眼睛的周容雅。齐斐暄怕打扰周容雅,就在旁边站着不说话,结果被了尘推了一把,踉跄着上前。

    听到动静的周容雅抬起眼睛,就看见了齐斐暄。

    他一愣:“阿暄,你在这里?”

    “陛下。”齐斐暄干笑,“您终于醒了。您感觉怎么样?”

    “还好……”周容雅想要起身,被成春拦住。

    成春说:“陛下您可慢点!您刚好呢!”

    周容雅咳嗽两声,说:“朕没事。阿暄,你怎么会在这里?”

    齐斐暄回头看了眼了尘,了尘上前,冷漠道:“陛下,是阿暄救了你。”

    “阿暄命好,将自己气运让给陛下,所以陛下才得以清醒过来。”了尘说,“以后陛下也不用怕一议亲就生病了。”

    周容雅一愣,看着齐斐暄:“阿暄你……”

    齐斐暄笑了:“我该做的。”

    了尘又说:“陛下怎么忽然又病了?”

    说起这个,成春看看周容雅,又看看齐斐暄,低下头说:“哎呀!咱家要去看看陛下的药熬好没有!”

    说完快速溜出去,明懿见状,一脸了然的跟着成春出去:“贫僧也去看看。”

    大殿内只剩下齐斐暄周容雅和了尘三人。

    周容雅转过头去,神色有些尴尬:“朕叫了礼部的人来,商议成亲的事。”

    “然后呢?”了尘问。

    “然后……我就昏过去了。”周容雅不再用“朕”,只自称我。

    了尘沉默了一会。说:“你和阿暄说说吧。”

    说完也离开了。

    剩下齐斐暄一脸懵逼的站在大殿内,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联想到自己的猜测……齐斐暄道:“陛下,您?”

    “阿暄。”周容雅脸上浮现出笑意,“你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吗?”

    “没……”齐斐暄说,“真没有。”

    周容雅抿抿唇,抬着头看着周容雅说:“阿暄,我有话想要和你说。”

    肯定不是什么好话。齐斐暄缩缩脖子,想要后退,却被周容雅一把拉住。

    周容雅似乎不太擅长和女孩子相处,他鼻尖沁出汗水,耳朵也通红:“阿暄,你……你要是想嫁人的话,就嫁给我好不好?”

    齐斐暄:“哈?什么?陛下您病还没好呢?”

    周容雅摇摇头:“我病好了,我的意思是……”

    他的手心都流出汗水,周容雅道:“反正你也要嫁人,我也要娶亲,你若是嫁给我,我不会约束你,你想去哪儿都可以。你想和道长一起出去云游,我也同意,总比嫁给旁人要好。”

    说罢,他想了想又补充:“再说了,你嫁给我,若是出门,也没人敢惹你。你帮我这么大的忙,我……”

    “无以为报,以身相许?”齐斐暄开玩笑道。

    周容雅一怔,点头:“嗯,以身相许。”

    齐斐暄傻眼了,她想要后退,手却被周容雅拉着。

    周容雅问她:“你愿意吗?阿暄,我心悦你。我不会纳别的妃子,我……我只会和你在一起。”

    齐斐暄犹豫了一会儿,想了想,觉得周容雅说的也对。

    反正她也挺喜欢周容雅的。周容雅这人言出必行,说不纳妃就绝对不会纳妃。

    齐斐暄犹豫的这会儿,周容雅的心都要跳出来了。直到齐斐暄点头,周容雅才松了一口气,他笑道:“那……我这就叫礼部的人来!对了,还要和荣国公府说一声,忍冬!”

    外面的忍冬闻言进来,听周容雅吩咐了几句,便去了荣国公府。

    周容雅想要下床,他说:“阿暄,你放心,我会把一切都安排好的。”

    齐斐暄点头。就见了尘从外面进来,了尘说:“你们商量好了?”

    齐斐暄脸一红,周容雅笑道:“道长,多谢道长。”

    “谢我做什么。”了尘瞥了他一眼,“你该谢阿暄的。”

    齐斐暄无辜的看着了尘。

    了尘叹口气,有些可惜的对周容雅说:“阿暄命好,可是已经将气运让给你了。她嫁给你后,也不能再借着好命给你什么助力,你也更别想借着阿暄的气运让大齐国富民强,你可想好了?”

    “助力?”周容雅愣了愣随即笑了起来,“道长,我想要和阿暄成亲,可不是为了她的好命。我喜欢阿暄,无论阿暄的命好不好,我都想娶她。”

    顿了顿,周容雅又说:“再说治国是我的事,又怎么能把国事寄托在虚无缥缈的命运上。道长,您为何这么想?”

    “你能想开就好。”了尘点头,“比那楚钦强得多了。”

    在旁边脸红的齐斐暄了然,楚钦是想要借着齐佩芜的好命平步青云。原书中楚钦能够权侵朝野,估计也是因为齐佩芜的原因。

    不过周容雅说不是为了她的命格才娶她……这话齐斐暄是相信的。

    毕竟周容雅不是那种人。

    既然周容雅和齐斐暄已经说好,那之后的事情也就方便了很多。

    周容雅没有女性长辈,于是求娶齐斐暄的事儿,只能他自己加上礼部的人操心。

    被叫入宫里的齐睿业对周容雅求娶齐斐暄,还保证不纳妃这件事虽然惊讶,但到底是自己的亲女儿,齐睿业也不想让齐斐暄天天宫斗,周容雅不纳妃,当然是好事,他也就同意了。

    谢夫人虽然不舍得齐斐暄嫁人,但她也知道儿女大了不中留,只是不舍得拉着齐斐暄说话,并没有多做阻碍。

    而崇安公主更是开心,她本来就喜欢齐斐暄,让齐斐暄做她的嫂子,崇安公主心里是非常高兴的。

    齐斐暄在家备嫁的这几天,崇安公主没事儿就来找她玩儿。

    礼部已经定好日子,说三月后宜嫁娶。崇安公主还和齐斐暄说:“之前我成亲的日子想定那天的,可是礼部的人说那天日子是最好的,我和世子受不住这么好的日子。世子他还不高兴来着,现在看来,该是阿暄和皇兄成亲的日子呢。”

    齐斐暄摸摸崇安的脑袋,没说话。

    成亲的日子很快就到了,荣国公府对于齐斐暄这个女儿疼爱非常,陪嫁的嫁妆,可算得上是十里红妆。

    直到几十年后,都有京城的百姓津津乐道,说:“当初皇后娘娘入宫,光是嫁妆就从头看不见尾!抬嫁妆箱子的人绕着京城走了一圈,可是累的不轻!”

    夜幕落下,受过册封拜过太庙的齐斐暄累的不轻。她叹口气,伸了个懒腰,回头就看见了周容雅。

    齐斐暄吓了一跳,连忙放下手。周容雅有些腼腆,他脸上看不出什么,可双颊绯红。周容雅小声道:“阿暄,快些歇下吧。明日还有的忙。”

    周容雅的母后去的早,后宫又没什么长辈,故而明天齐斐暄会直接和周容雅一起受群臣跪拜。

    齐斐暄想想就头大,周容雅安抚的拍拍齐斐暄的手:“不怕我和你一起。”

    齐斐暄点头。

    就这么一直忙到了大婚后几天,才终于不那么忙。她可以和周容雅好好说说话。

    周容雅不善于表露心迹,但也和齐斐暄保证会一心一意。齐斐暄目光一动,笑意盈盈。

    齐斐暄嫁入宫里,周容雅说由她出门云游的话自然不能不做数,在宫里待了不久,齐斐暄就想要随着了尘出去。

    结果刚出了京城,在京城外的山上休息的时候,齐斐暄坐在松树下的石头上,她将喝了口水的水囊放到地上,随手一模,摸到了什么东西。

    齐斐暄低下头,就看见了石头旁的灵芝。

    ……为什么灵芝会长在这里?齐斐暄道:“师父,您看!”

    了尘瞥了眼那灵芝,动作一顿,脸上难掩讶异之色:“这灵芝该有几百年了,一直在这里没人看见,如今却让你发现了。也罢,这该是和你有缘,你将灵芝收起来吧。”

    齐斐暄听了了尘的话,乖乖将灵芝采下来收好。

    两人继续上路,不多时,齐斐暄被石头绊了一下,她躲开那石头,眼角看见一株人参从土里露出了半个身子。

    齐斐暄心里一动,拿了匕首去挖人参。

    将人参挖出来,明显是个娃娃的样子,齐斐暄捧给了尘看:“师父,您看这个。”

    了尘清淡不下来了:“阿暄,你认得这个人参是多少年的吗?”

    “看上去像是千年人参。”齐斐暄笑着说,“但是哪那么巧让我遇到,估计只是像吧,师父您看这是多少年的?”

    了尘沉默了会儿,认真的看着齐斐暄:“这就是千年人参。”

    “真的?”齐斐暄惊讶道,“可这千年人参,怎么会在路边?”

    说完想到了什么,齐斐暄又问:“师父,我的气运不是让给容雅了吗?”

    和周容雅成亲后,齐斐暄也就开始称呼周容雅为“容雅”了。

    了尘抿唇,道:“这命运是谁的就是谁的,哪里有那么容易让的?”

    “那之前师父您那么说……”齐斐暄挑眉,“是……”

    “是怕那小子有什么歪心思!”了尘甩了甩拂尘,哼了一声,“好在没丢了先帝的人知道不能用妻子达成目的。”

    顿了顿,了尘又补充:“比楚钦那小子强多了。”

    再怎么说也是自己徒弟,虽然周容雅是了尘从小看到大的,但是……还是徒弟比较亲!

    了尘对骗了周容雅一把这种事一点负罪感都没有。

    骗他怎么了?他还帮着周容雅找到了心上人呢!

    齐斐暄看着手里的人参,心情复杂。

    她还想和了尘上山,可似乎是前十几年的好运今天都迸发出来了一般,走了没几步路,什么山珍奇兽都和不要钱似的往齐斐暄怀里蹦。

    还不能扔,扔一个来俩,再扔还来。也不知道这么座小山哪里来的那么多珍贵的东西。

    齐斐暄见状,知道她是不能再走下去了。

    再这样下去,她就住在这里吧,别想回宫了。

    无奈,齐斐暄只能和了尘回了宫里。周容雅正在大殿里看奏折,听说齐斐暄回来,周容雅连忙出来:“阿暄,你怎么回来了?莫不是遇到什么危险了?”

    还紧张的上下看齐斐暄有没有哪里受伤。齐斐暄哭笑不得,把怀里的东西都堆周容雅怀里:“命太好,出不去。”

    周容雅好奇:“怎么了?”

    “三步一个百年灵芝,五步一只千年人参,再走下去,全大齐的宝物都到我这里来了。”齐斐暄道。

    周容雅这才低头看看怀里的东西,果真都是些奇珍异宝,他笑道:“该是它们知道你出门,所以特意来找你了。”

    齐斐暄无奈,往自己宫殿里走,贞珠如宝两个丫鬟早就跟齐斐暄一起到了宫里,她们听闻齐斐暄回来,也连忙过来说:“娘娘回来了!”

    齐斐暄点点头,她和周容雅一起往回走,有小太监和成春说了几句话,成春上前道:“陛下,韩云观韩大人来了。”

    “云观来了,阿暄随我去看看他吧。”周容雅说,“你好久没见他了吧。”

    韩云观是伤好后第一次入宫。

    他早就听说齐斐暄男扮女装的事,入宫后见了齐斐暄,韩云观惊讶道:“阿暄……不对,皇嫂,你果真……”

    他看向周容雅:“大哥,恭喜!”

    齐斐暄笑了笑,想说些什么,却感觉到一阵反胃。周容雅的目光就没离开过齐斐暄,他连忙召见了太医。

    太医慌忙来诊了脉,半晌,他面露喜色:“恭喜陛下,恭喜娘娘,娘娘有喜了!”

    周容雅愣了半天,猛然起身转了好几圈,脸上的笑意止都止不住。

    齐斐暄也弯眉笑起来。

    阳光从殿外照射进来,齐斐暄迎着光看向殿外的天空。

    她穿越这一次,总算没有白白穿越。

    从此后有人与她同心一意,此生足矣。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完结啦!鹤鹤好开心!撒花花!!!评论里随即掉落红包包!!!

    有完结文评分啦,请大家评一下分数吧(〃?〃)

    鹤鹤今天开新文!!!

    《穿成千古一帝的白月光》

    一朝穿越,慕知宛成了史书中三两句话带过,却被野史写成周武帝白月光的那位大雍城慕家嫡小姐。

    史载大周武帝八岁入敌国为质子,十九岁才得以归国。他一生真心尽被负,众叛亲离,无人能以真心相托。

    纵使周武帝征战四方横扫**席卷八荒,到头来也只应了那句“孤家寡人”。

    后世对周武帝的评价也多是“残忍暴虐,狠厉无情”或“无心无欲,自小冷情”,反正就没有一个好词。

    更要命的是,史书说慕小姐就是被周武帝下令诛杀。

    慕知宛看了看被自己老爹救回来的,尚还年少的周武帝,内心:脏话.jpg

    “天下万人皆叛我、辱我、诽我、谤我,那又如何,我还有你。”

    “好叫你知道,这千秋万载,你不是孤身一人。”

    女主沉迷搞事,苏掉渣,有系统。

    ②不要被文案骗了!感情线是甜的!偶尔虐男主!

    ③男主从一而终,前世今生爱的都是女主。

    ④是一篇狗血套路无逻辑的小白文。架空,考据勿入。

    还有基友的文,请大家支持(〃?〃)

    《皇后又又又见鬼啦》by:二恰

    秋禾无权无势,毫不起眼,却从冷宫宫女一路爬到御前第一红人,只因她有一双可以见鬼的眼睛。

    宫斗达人前贵妃:废物!这群东西都收拾不了还想报仇?

    魅惑人心前妖姬:祸国殃民勾引狗皇帝,样样我都行!

    垂帘听政前太后:要什么男人!跟哀家一统江山!

    所谓背靠大佬好乘凉,合宫上下见了她都瑟瑟发抖,被她怼落马的敌人们坟头草两米高。

    唯独出了名不学无术的登徒皇子周文衍,不但不怕她,还处处招惹她。

    “小秋禾,给爷亲一个,凤印都给你抢来。”

    前期:能见鬼的硬核宫女&登徒子皇子,后期:能见鬼的硬核皇后&妻奴皇帝

    【只有见鬼这一个灵异元素,本质是宫斗甜爽文】
邻居小说推荐:快穿之拯救黑化boss男主 画骨女仵作 叶小梵异世修神记 你别太惊艳 红楼之宝姐姐不干了 穿书后我被两位大佬同时爱上 全星际都爱我的宠物 前任请自重 穿成病娇少女的甜系日常 美人娇若坦克 他的柔情我知道 我要这亿万家产有何用[穿书] 当龙傲天穿成白莲花 女配总是自作多情 穿成女主白月光(快穿) 别来无恙 庶子男妻 重生小禾纪事 清穿之喜气洋洋 重生异能小俏媳 我女朋友世界第一甜 纨绔小拽妻:霍爷宠上天 冒牌皇妃:王爷请指教 一等宠奴 重生九七之锦绣人生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配她福运通天》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配她福运通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