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番外三最初的你

类别:纯爱耽美 作者:夜嘀 书名:猪年大吉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没人跟我说?”

    办公室里, 新官上任的年轻老总愤怒地指着新闻头条,上面刺目的大字好比外面的太阳, 大清早灼得人眼痛心焦。

    谁还他一个公道?观海集团诚信何在!

    [民工陈水边告诉记者, 截至目前为止, 他的高额医药费仍未到账……医院多次强调,如果再不做手术, 他极大可能会下肢瘫痪……然而观澜集团的责任人至今没有露面……]

    周秘书盯着报纸,脸色顿时难看, 气恼道:“居然是这件陈年破事?现在的媒体尽喜欢煽风点火带节奏冲流量。秦总你听我说!静河湾那边的负责人早就联系过姓陈的家属, 医药费也付过了。当时明明已经和解, 现在过去半年居然又扯出来,还直接找出记者。这明显是贪心不足想要讹一笔。或者背后还有哪家在搞事, 眼看静河湾那工程终于要收尾, 有些家伙肯定坐不住想跳出来恶心人。之前是秦董狠狠压着他们,现在肯定是看您年轻新上任,想挑事呢……”

    听着秘书义愤填膺地说辞, 秦拙朴地脸色没有一点舒缓。

    眼下正是观澜市的夏末初秋,高温疯狂肆掠, 热得人心浮气躁。一大早晨,办公室里便开足了冷气, 但精神勃勃早早赶来上班的秦总, 此刻却怎么都冷静不了。他回国时间还不到半年,接受秦氏更是仅仅三个月,可以说是被迫上任。原本他没想到会这么早就要挑起担子, 但眼下家里情况复杂,他不得不挑大梁。

    接手之后,如他所料,偌大的集团里各种大事小事接踵而来,何况还有某些长辈喜欢没事找事。

    ‘静河湾’是集团旗下的房地产项目之一,当初父亲在世时便开工的项目,到了现在正等着收尾竣工。本是顺顺当当的项目,没想到也有糟心事。

    “你先让媒体那边收着点,亲自联系一下医院弄清楚情况。我上午开完会,下午就去静河湾。”

    周秘书蹙眉:“秦总要亲自去‘静河湾’?那儿现在是工地,安全方面不好说,就怕那边有媒体和鬼鬼祟祟的人守着。”

    秦拙朴嗤笑,不以为然道:“我坐在办公室里不也没安全到哪儿去?”

    周秘书无言以对,秦总这话意有所指。前几天秦总把公司一个手脚不干净的老功臣给炒了,对方倚老卖老不依不饶。第二天竟然找上门来耍横,虽然被保镖们给拦住,但秦总的心情想来好不到哪儿去。背后兴许还有人会说他心狠手辣不念旧情。

    午后的观澜市近郊显得有点儿诡异的寂静,室外炙热的温度像一张无形扭曲的大网。当秦拙朴从凉爽的小车里走出来,那张大网立即扑面而上,将人轰然笼罩,严丝密合不留一点儿喘气的地方。

    秦拙朴呼吸一重,拿出太阳帽和墨镜戴上,转身便和两个保镖走进‘静河湾’这片大工地。

    下午两点这个时间段,工地还算安静,只有零星一点吵闹的杂音在运作。‘静河湾’现在是第五期工程,前面已经竣工售完,亮堂奢华的售楼部在最显眼的地方,秦拙朴脚步顿了顿,决定先进去看一看。反正他今天和保镖都穿着随意,进出也不会有人认识。

    踏入一尘不染地售楼部,一股沁凉浇头,格外舒爽。

    这会儿大厅里人数却不少,统一着装忙前忙后的置业员们,还有顶着酷热出来看房的客户们,男女老少穿梭在大厅。开盘在即,最近正是繁忙的时候。

    秦拙朴三人进来,一时并没有引起注意。秦拙朴走向沙盘听置业员给别的客户们做介绍,随后还跟着去看了样板间。出来时紧绷的脸色稍微和煦了点儿,瞥到吧台有免费的水果和饮品,迈着长腿便走向饮水机,谁知道刚出一只脚便和一个人影撞上。很重很重的力度,秦拙朴还没反应过来,便听到一声诚恳地道歉:“对不起!是我匆匆忙忙撞了你。”

    短短一句话,不知道有什么魔力,秦拙朴不但没有半点生气,反而下意识扬起嘴角,头也不抬道:“没关系……”

    说着抬起头来时,却只看到那声音主人的一个背影,以及离开时高高扬起地手:“谢谢!”修长的身影很匆忙,纯白的短袖t恤和发白的牛仔裤,却掩不住年轻人挺拔修长的双腿。看样子似乎是个学生。

    秦拙朴没放在心上,喝了两杯水后便和保镖进入脏乱差的施工区域。

    “呼呼……幸亏赶上了,差点儿迟到。”一口气跑回工棚,陆英撩起白t下摆胡乱在脸上一顿擦,抹掉了其实并不存在的汗水。可是他太怕热了,在太阳下待上几分钟就觉得燥热无比,恨不得泡在冰箱里。

    上午收工后,他吃了午饭便冲去售楼部找个无人的角落躺地板砖上午睡,就为了蹭蹭空调。售楼部那些大哥哥大姐姐们也从来不说他,每次去还喊他吃水果。

    姬小凤也是一脸才睡醒的样子,扬手抛给陆英安全帽和外套,打哈欠说道:“今天下午好像就是搬砖,不用去推水泥。早点干完出去逛逛。”

    “好啊!我还想去上次那个地方吃冰激凌,实在太好吃了。”陆英麻利披上外套,系好安全帽,亮晶晶的眼眸里满是对冰激凌的期待。

    姬小凤嗤笑:“好吃归好吃,你去吃一顿,顶你两天的工资。”

    “那有什么关系,我赚钱就是为了买好吃的”

    姬小凤不以为然:“你还真是头猪,纯碎就是吃货。吃那么多还不如去游乐园多玩几次。”

    陆英抿嘴,小声哔哔:“你可真是玩不腻……”他跟着小伙伴玩遍了整个观澜市的游乐园,有些甚至重复玩了几次。对他而言,比起游乐园,当然还是吃东西最快乐!(*^▽^*)

    两人一边闲聊一边走向可怕的太阳底下,很快就各自投入到工作当中。

    工棚里负责做饭的王阿姨见两人走远了,立即叹气对身旁的儿子说:“旺仔你可要好好念书,不然以后毕业了就只能像他们那样,年纪轻轻出来卖苦力搬砖。”

    还在念高中,趁着休息过来找爸妈拿生活费的眼镜少年点点头,心里却有点不赞同母亲地轻视。那两位大哥虽然在工地搬砖,但他们惊人地外貌实在少见。要是想赚钱,他们有的是资本。而且两人搬砖从来没有抱怨,叫苦叫累。天天都是开开心心地模样,心态真的很好。看到他们,觉得自己压力满满的高中生活也不那么难受了。

    “我看他们俩干活挺勤快,身体又特别好。”另一个陈大妈接过话头:“本想把老乡几个好姑娘介绍给他们认识认识,但我瞅着不妥,到底还是年轻人,太能花钱了!那个姬小哥成天就是疯玩,陆小哥每天胡吃海喝,赚的那点钱光顾着自己快活,没想着攒下来一点,不像过日子的人。”

    “说的也是,过日子哪能这样败家……”

    工地负责人领着秦拙朴三人,小心翼翼穿梭在忙碌起来的工地,各种机械的声音在两点后轰然作响。到了现场更是感受清晰,钢筋混凝土的味道弥散在空中。烈日下的施工工地,显然比别的地方更热更难熬。

    手里拿着矿泉水瓶,一路走下来,时不时喝一口,已经快见底。太阳帽下的头发不知不觉汗湿,额角,脸庞,浑身到处都是热汗。

    秦拙朴内心怎么难受都没说,脸上反正面不改色。

    “秦总,这边是十二栋,挨在旁边的矮建筑是变电房,再往前面走不远是工人们住的地方。”

    秦拙朴点头,“既然来了就都看看。”说完,又拿起矿泉水喝了一口。

    忽然,他的视线里出现一道身影。

    不,确切的说是一位民工双手推着一车满满的砖头快速往前小跑,他身穿着灰扑扑的工作服,头戴着安全帽,挺拔的个子很醒目。跑动时,那副轻松地姿态神采飞扬。好似这儿不是乱糟糟的工地,而是干净自由地学校操场。

    是暑假来勤工俭学的贫困学生吗?

    强烈地太阳光下,秦拙朴看不见这位年轻民工的脸庞,却下意识往旁边让了让,一直等到民工小哥推车来到近前,秦拙朴率先听到了粗重的喘息声,他不由得摘下了头上的帽子,实在是太热太闷。

    距离更近了,少年人抬头看向他们,眼眸中满是错愕和愣神,只见他停下推车,手足无措地站在面前,随后小声喊到:“总、总经理好……”说完,他便低下头去,下一瞬又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抬起来,飞快扫了一眼总经理旁边的陌生男人。满是汗水地白皙脸庞上,莫名地发红。

    总经理微笑点头:“小陆辛苦了。”

    陆英连忙摇头,有点腼腆,“不辛苦,这是工作。”话落,又用眼睛余光扫了一下旁边的人。

    一直沉默地秦拙朴仍在愣神。

    白,很白,沾了不少灰尘污垢仍然挡不住的白,这张脸,不仅仅是干净清澈可以形容。

    挂在那张白皙脸颊上的汗珠子显得尤其可怖,如雨幕一般铺散,可见他有多么热。一瞬间,秦拙朴便只想到这么多,别的正事,忽然间全忘了。

    “今天气温高,辛苦了。”伸手递过干净的手帕,声音温和地不像自己。做出这番举动的秦拙朴,连自己都被惊住。

    “不、不用了!谢谢!我继续去干活了……”看到递过来的帕子,陆英下意识选择推车逃走。他不想再待下去,一定是太热,脑子闷出毛病。不然为什么脑子涨涨的,心脏也在胡乱瞎跳。抬手随意擦了擦遍布脸上的汗珠子,陆英越跑越远,到了目的地他便迫不及待找出水管对着自己脑袋猛冲,顿时‘嗷’的一声惊叫,吓坏了旁边的同事们。

    “烫死我了……唔!”陆英生无可恋地捂着脑袋,那一波出来的全是热水!冲到脑袋上简直要命。

    同事哈哈笑道:“小陆你今天怕不是热昏头了,下午的水不把你烫出一层皮是鬼话。今天怎么这么不小心,没事吧?”

    “你可别烫成了秃头,浪费了一副好长相。”

    “冒冒失失的,这可不像平时的你。怎么,外面有漂亮女孩子在追着你跑?哈哈哈……”

    “哈哈……

    陆英顶着红脸湿头发,心跳依然没平复。闻言嘀咕道:“哪有漂亮女孩子……”倒是有个看起来怪怪的大男人……不,不是别人奇怪,是他反应怪。

    “那是谁?”直到人看不见了,秦拙朴收回目光,脱口就问。

    总经理忙回答:“那是工地搬砖的一个小哥,叫陆英。他还有一个朋友,两人来工地也就三个月左右的样子。别看小陆年纪轻轻,可是他天生神力,干活真是厉害。刚来没两天就引起了轰动,我当时特意来看过。好像还有人把他搬砖的视频发到网络上,很多人都觉得稀奇。呵呵,主要还是小陆的脸长得太俊了,来工地搬砖真有点儿奢侈浪费。听说前阵子有个直播网想来签他们俩,没想到他们拒绝了。”

    “哪个陆,哪个英?” 秦拙朴又追问。

    总经理一愣,老老实实回答:“陆地的陆,英语的英,好像是什么药草名字。”

    “陆英……”

    秦拙朴张嘴无声地念叨了一遍,“这样的人……”他居然会在工地看到,可仔细去想,却又形容不出来陆英是什么样的人,真的不仅仅是外貌出众的纯真少年。

    看到那双澄澈眼眸的一瞬间,秦拙朴恍惚认为,他不该出现在这里,这样的人,应该在绿意幽幽地山林深谷中,无忧无虑,肆意奔跑。

    “这孩子白瞎了一张脸,人刚从山旮旯里出来的,二十岁了也没念过书,怪可怜的……我接触了几回,很淳朴。”有的吃就成天傻乐,没心没肺,总经理想。

    秦拙朴一愣:“他有二十岁?”还以为最多十八。

    “有,就是气质单纯,看起来比较小。怪讨人喜欢的,工地那些老油条都爱夸他,如今这样的年轻人已经很难见了。”

    不,以前也没见过。

    秦拙朴深呼一口气,甩甩热炸的脑袋。

    气温依旧热燥,接下来的路却有点令人期待。

    果然,如他所期待,拐过另一栋楼时,在一个堆砌砖石的小山坡上,他再次看见了烈阳下埋头工作的陆英。

    弯腰将一块块砖头码放进推车里,陆英的速度很快,下手很准。低着头的侧脸上时不时有晶莹的汗水滑落,他的脸比之前更脏了,一块灰一块黑。专注的模样却依旧吸引着他的目光。

    秦拙朴别开视线,不着痕迹地抹掉自己额头的汗。怔忪出神,他一定是……热昏头了。

    装满砖头,陆英起身去推车,没想到又会看到和总经理一起的陌生男人。仿佛遇到什么可怕的人,陆英飞快低头,推着车吭哧吭哧速度离开。

    总经理:“……”总觉得今天哪里怪怪的?

    秦拙朴::“……”见鬼了,他居然觉得对方在害羞?对方刚才是不是在看自己?

    秦拙朴忽然侧身,凌厉的眼眸在总经理和两个保镖脸上认真扫视。

    保镖们:“?”

    总经理:“?”

    相貌平平,不足为虑。

    秦拙朴微微一笑:“没事。”

    秦拙朴很晚才离开工地,只可惜之后再也没看到那个少年。

    两天后的中午,收工的号角一响起,陆英拔腿便往工棚里冲去,姬小凤无奈跟在后面,“哥服了你,能不能别每次吃饭都这个德行?”

    陆英边跑边捂着胃部:“我饿死了!”

    “哈哈,小陆不要紧,你尽管吃饱,没人和你抢。”工头笑哈哈安慰小伙子。

    “年轻人胃口真是好,我以前也能一口气干掉三大碗,现在不行。”

    到了工棚,大伙儿熟稔的拿出各自的碗筷开始排队打饭。

    陆英最先到的,自然最先吃到嘴,今天的菜也是三素一荤,肉沫炒莴苣,番茄鸡蛋,清炒西葫芦,土豆炖鸡块。

    大婶们的手艺其实一般般,但肚子饿了什么都好吃。陆英蹲在工棚边的阴影里,吃得头也不抬。

    直到面前突然多出一双脚,陆英抬头,看到了前天见过的男人。那个他只见过一次,居然两天还没忘记,晚上更是莫名其妙会冷不丁想到的男人。

    “……”陆英完全傻住。

    秦拙朴闭了闭眼,挪开视线。旁边的总经理大声道:“这是我们集团的总裁秦先生。今天秦总特意给大家送来了一些吃的加菜……热天还在劳作的各位辛苦了……”

    “啊,这是秦总啊……真年轻……”

    “咋来我们这地儿……”

    “有啥好吃的?”

    几个婶子围过去帮忙,大伙开心不已,秦总送来的都是夏日凉菜。而且全都是荤菜。什么卤猪蹄、卤牛肉、卤猪尾巴、鸭脖子、大鸡腿……品种多样,分量十足。

    陆英已经顾不上那些奇奇怪怪的事,吞着口水眼巴巴围过去,麻溜夹了许多菜,美滋滋地蹲到一旁品尝。怕姬小凤没吃到,还抢了一个猪蹄给小伙伴。

    姬小凤却嫌弃摇头:“我不吃,我只想吃青菜。”

    “那我全吃了啊。”陆英笑眯眯。

    姬小凤点头,瞅了一眼格格不入的秦总,小声嘀咕:“没想到老板这么年轻,还挺大方的。之前还以为是个老头子。”

    “是、是啊。大方,人可真好!”陆英同样小声评断。

    看到大伙热火朝天地挤在一堆吃饭,因为他送来的食物满脸堆笑,每个人都是开心的脸庞。本只是一点私心的举动,却真的心有触动。

    秦拙朴被大婶拉进屋里吹电扇,没敢喊他一起吃饭。从他的角度,正好看到陆英的背影。他可以肆无忌惮地打量。

    他发现,这少年……饭量好大。

    晚餐结束后,总经理的助理热汗淋淋带着几个人过来。

    总经理立即笑着告诉大伙:“秦总说了,高温下工作很辛苦,大伙应该做好防晒工作。现在过来领取防晒霜,每人都有一套,还有医院开的修复凝胶,专治晒伤的药膏……”

    此话一出,几个婶子顿时大喜:“唉哟秦总真是大好人!这个好这个好!”

    “抹了就不怕晒?那我们要试试。”

    陆英和姬小凤也得到了自己的那一份。

    陆英再次小声感叹:“秦总真是好……”

    大伙热闹过后就到了该午觉的时候,工作累,任谁都扛不住全天劳作,午休成了很重要的休息时间。

    秦拙朴很自觉,早一步带人离开。

    陆英再次溜去了售楼部,竹枕头在大楼角落的冰凉地板砖上一放,躺下便睡,凉飕飕的,浑身舒爽。

    “……”

    秦拙朴看着地上的人,诧异不已。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又看到陆英。而且对方还是这副姿态……

    秦拙朴愣在一旁,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噌,地上的人忽然弹坐而起,一双眼睛犀利地盯着他。

    秦拙朴心脏一跳:“你……”

    “啊……是你啊。”陆英呼口气,随即手足无措地麻溜从地上爬起来:“秦、秦总……我这就走。以后再也不睡这里了,对不起!”毕竟很影响‘市容’,老板见了肯定不喜欢。

    “不用。”

    秦拙朴艰难张口,心里有点难受,“工棚很热,这里凉快。你喜欢就睡吧……”可这哪是睡觉的好地方?

    “真的?谢谢你……”陆英喜出望外,拘谨地站在原地,并不敢直接睡。

    “我先走了。”

    秦拙朴很识趣,转身离开,脚步很快。

    “……哦。”直到对方走远拐弯不见了,陆英才慢吞吞应答,随即再次躺下,却辗转反侧,怎么都难以入眠。

    他闭上眼睛,静静地胡思乱想。

    每天都是大太阳,很热很难受。他从小最讨厌的就是夏天热天,在钢筋混凝土的大城市里度夏更是头一遭,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可怕。

    这个城市的夏天太难熬了,他不喜欢。他一直在犹犹豫豫,回山里去纳凉,还是继续待在城里工作玩耍。

    而此刻他躺在凉爽的地面上,脑海中浮现的却是栖霞山宁静幽凉地夜晚,天空中布满了星星,闪闪发光。

    有一颗,很亮。

    作者有话要说:小剧场。

    秦总:(真心动,可是看起来好小,怎么办?)

    陆英:(我一定是饿得心慌慌)

    秦总:他多大?

    总经理:二十了

    秦总:(心花怒放)

    陆英:(每次看到大好人秦总就好饿,怎么办?)

    秦总:我请你吃饭

    陆英:……(⊙o⊙激动(吃完以后更饿了!)

    秦总:我请你吃饭

    陆英:(继续吃继续饿)

    秦总:我……

    陆英:今天我请你吃!

    秦总:好啊(*^▽^*)

    陆英:你人真好

    秦总:……???(想死,我被发了好人卡)

    陆英:呀!你怎么晕了?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猪年大吉》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猪年大吉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