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类别:百合GL 作者:李叙 书名:错抬花轿娶对妻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时至晌午,沈夫人带着奶娘从点心铺子出来, 抬头见太阳升至头顶道:“这都晌午了啊, 感觉咱们没走几条街啊。”

    “夫人,您看, 咱采办的这些个东西,没个把时辰也采办不来啊。”奶娘笑了笑。

    “买起东西啊, 这时间还真是过的快, 瞧时辰满仓和惠班也该到家了, 咱们去给惠班多买点瓜子就回去。”沈夫人说罢笑着往瓜子摊上走。

    “夫人心细,总是能记得少爷和少夫人的喜好。”奶娘感慨道,少爷能摊上这样的继母,也是少爷前世修的福气啊。

    “操心的命啊。”沈夫人笑着摇了摇头, 走到摊位前买了瓜子,转身时瞧见了身背药箱的秋禾。

    秋禾瞧见沈夫人王玥珍先是一愣, 随后笑着走上前。

    “秋禾大夫看诊去啊?”沈夫人寒暄一句。

    “刚看诊回来, 不想与二小姐不期而遇。哦对了, 鄙店开了分号,届时请二小姐赏光。”秋禾从药箱取出请柬递给秋禾。

    “届时一定前往,提前恭贺秋禾大夫。”

    秋禾闻言笑了笑, 此时她们都说着应酬话,可谁又知道她心里藏有千声叹息, 她们的过往终究过去了,往日的亲密也难再找回去,此生从她不辞而别开始便再也回不去了。

    “哎呦, 秋禾大夫真为咱们女人争气啊,这南通啊,女子开医馆开的好的,唯属秋禾大夫啊,真不知道将来哪个男子能有福气啊。”奶娘听说秋禾大夫开分号,上下打量秋禾一眼,真是个有能力的女子啊。

    秋禾闻言先是一愣,随后道:“秋禾此生,不嫁人。”

    此话一出,奶娘眨了眨眼有点懵,沈玥珍则心底一颤,不嫁人了吗?

    “秋禾大夫要能力有能力,要模样有模样,怎么就不嫁了呢?”奶娘急问道。

    “秋禾年少时,辜负了一个人,此生只愿在那人所在之地静静地看着她,惟愿上天怜悯,能许我来世之缘,则此生足矣。”秋禾瞧着沈玥珍露出无奈的笑,一念之差做的决定竟让她悔恨终生。

    沈玥珍闻言鼻子一酸道:“秋禾大夫这是何苦,往昔已如烟,何必执着于旧事?我想那人已经有自己的生活了,秋禾大夫何不放下过往?”

    “惟愿今生静候,盼来世之约。”秋禾说罢朝沈玥珍含了含首,越过沈夫人,背着药箱离开。

    沈玥珍强忍着眼眶中的泪,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奶娘,咱们快回吧,孩子们想必都等及了。”沈玥珍收拾好心情,带着奶娘和身后两个小丫鬟往家里赶。

    此时一扎着两个发髻的小娃娃迈着小腿跑进东榆巷。

    “小姐,慢点,慢点。”身后的两个丫鬟在后面护着。

    “哥!!!”小娃娃跑到家门口,便兴奋地喊出了声。

    沈文昶正同陆清漪斗嘴,忽听得大门口秋儿的声音。

    “是秋儿!”沈文昶眸子一喜,连忙站起来,往外跑,陆清漪也笑着将瓜子放下,跟了上去。

    “小秋儿!!!”沈文昶跑出前厅,便瞧见跑过影壁的秋儿,小丫头个头长高一点,只是小脸还是圆嘟嘟的。

    “哥哥!”小秋儿挣脱开丫鬟的手,迈着小腿跑前跑,被沈文昶一把抱了起来,举过头顶。

    “嘿嘿嘿嘿~”小秋儿在空中发出铜铃般的笑声,稚嫩的小脸上洋溢着童真纯粹的笑容。

    沈文昶举着小秋儿转了个圈,顺势将小秋儿抱在怀里,亲了一口道:“想不想我?”

    “想啊,可爹说哥哥在外面忙,不准我去看哥哥。”小秋儿搂着沈文昶的脖子道。

    “那,我以后不走,和秋儿常在一处,好不好呀?”

    “真的吗,哥哥?”小秋儿眸子亮晶晶地,“哥哥还会陪我钓小鱼吗?”

    “钓啊,为什么不钓呢,秋儿,我会好好看护你长大的。”沈文昶捏了捏秋儿的脸颊,此刻好似比未恢复记忆之前更爱秋儿了,这可是她娘亲十月怀胎生下的宝贝疙瘩啊。

    “少爷!!!”影壁处,沈夫人带着奶娘等人回来,奶娘瞧见沈文昶,大喜,老泪纵横啊。

    沈文昶瞧见奶娘,只觉有些时日不见,奶娘苍老许多,越过奶娘看向影壁处的母亲,不禁呆愣起来,母亲还是前世印象里的样子。

    “走啊。”陆清漪扯了扯沈文昶的袖子,牵着沈文昶的手,向母亲走去。

    沈文昶走近,将秋儿放下,笑道:“奶娘,一切安好?”

    “好,好。”奶娘摸了摸眼角的泪应着。

    沈文昶缓缓将目光移到母亲身上,想深情点此刻却又难为情,便嬉皮笑脸道:“娘去哪里了?我和娘子回来你们一个都不在,让我们好等,娘莫不是想饿着我们?”

    此话一出,除了陆清漪和小秋儿外,其他人愣了一片。

    沈玥珍更是久久回不了神,身子一颤,刚刚满仓喊出那一声娘,她脑海里快速闪过一个画面,一个挂着侯府门匾的大门前,一个娃娃举着糖葫芦喊她娘,那模样快速闪过,分明是满仓儿时的模样。

    “少爷,少爷长大了啊。”奶娘鼻子酸酸的,上前一步唤着呆愣的夫人,“夫人,你听见了吗?少爷唤您娘了。”

    沈玥珍回神,瞧着满仓,那一声唤得她怎么想哭呢,好似盼了很久,又好似从未奢望过,这一声娘把她叫得六神无主,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

    陆清漪见状连忙上前抱住道:“娘,我和满仓以后会好好孝敬你,莫哭了,这寒冬天气,哭皴了脸可是要难受的。”

    “对,对,娘,衣衣说的对,咱不哭了,咱快进屋吧,我都饿坏了。”沈文昶强忍着泪,笑道。

    沈玥珍闻言连忙擦了擦眼泪,笑道:“好,好,不哭了。”

    “娘,来。”沈文昶上去扶着母亲的左臂。

    “嗳。”沈玥珍笑了,“走,进屋,那个,奶娘啊,让人去请老爷,就说少爷和少奶奶回来了,让他赶紧回来。”沈玥珍说罢牵着陆清漪的手,三人一起往屋里去。

    “诶,娘,哥,嫂嫂,我呢,还有我呢啊。”小秋儿原地蹦高,看的众人拂去伤感,各个开怀大笑。

    陆清漪见状连忙笑着迎上前,将小秋儿抱起:“对,对,还有咱们小秋儿,咱们进屋咯。”

    那厢,沈仲南接到消息,便放下账簿坐着轿子回了府,他好长时间没有见到儿子,如何不想,这时这父子相聚的喜悦被铺子里的烦心生意冲淡几分。

    “爹,你怎么愁眉苦脸的,我回来,您老不高兴啊?”饭桌上,沈文昶给父亲倒了杯酒。

    “臭小子,我不高兴我能这么快回来么。”沈仲南饮了一杯酒,叹了口气。

    “你爹是为铺子里的生意犯愁。”沈玥珍一边给小女儿布菜一边道,“来,满仓,吃块鸡爪。”

    “谢谢娘。”沈文昶笑着接过。

    沈仲南挑菜的手一顿,惊讶地看了看儿子,又看了看自家夫人,随后眸子闪了闪,真是难得啊。

    沈文昶一边吃着鸡爪一边问道:“爹,铺子里出什么事了?”

    “啊?哦哦,嗨,别提了,咱们家的之前那个大掌柜的和盛记勾结,咱们折了笔买卖,被我辞了,辞了半个月后我回南通才知道那老东西三个月前给我买进一大批马,我本想着西番与大周通商,卖到西番去,谁知道西番那边的整个通路被胡家劫了,胡家军队有亲戚,两国通商,咱大周驻边的军队只放胡家商队进。这一大批马放在咱们手里,只会越放价越低,真是赔死了。”沈仲南说罢眉头稍稍展开,“此事啊,我也去找过你岳父,你岳父正找同僚沟通这事,只是还没有结果啊。”

    陆清漪听沈父说罢,细细一想道:“爹,您知不知道胡家往西番送货用得谁家的马队啊?”

    “城北刘家的啊,怎么了?”

    “咱们是不是也可以组建马队啊?”陆清漪想了想问道。

    此话一出,沈文昶眸子一亮,看向陆清漪笑道:“衣衣,真聪明啊。”

    沈仲南走南闯北是老江湖了,听儿媳妇这么一问,脑子通了。

    “哎呀,我怎么就没想到。”沈仲南乐了,儿媳妇一句话就解决了他的心头大患啊,不可思议地打量儿媳一眼,赞叹道:“惠班聪慧,聪慧啊。”

    既然驻边的军队只让胡家商号进,那么他们沈家组建马队可以拉胡家的货,到了西番,胡家卸了货,他们就可以就地把马卖了。

    “一语点醒梦中人啊,惠班脑子灵光啊。”沈仲南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这儿媳妇比儿子可聪慧多了。“之前总想着怎么疏通让咱们的马进去,可谁能想到去拉胡家的货啊,哈哈哈哈,天夜佑我啊。”沈仲南大乐。

    “可是,咱们怎么让胡家同意用咱们的马队呢?”沈玥珍问道。

    陆清漪笑道:“娘,胡家是生意人,生意人没有不喜欢减少成本的,咱们马队初建,可以广贴告示,对外只说,建队三月免费给人拉货,消息传到胡家,胡家焉能不心动?保险起见,这个告示,有衙门来出,更万无一失。”

    “好!”沈仲南拍了下桌子,站了起来,兴奋道:“咱们说办就办,走,惠班,跟爹去你家,满仓也一起来,带着东西去看你岳父岳母。”

    “啊?”沈文昶嘴里嚼着东西,“饭还没吃完呢,这么着急。”

    “你怎么就知道吃,你看看惠班,脑子多灵光,走,走,惠班,跟爹走。”沈仲南不等沈文昶,叫了儿媳妇就急匆匆往外走。

    沈文昶往嘴里扒拉两下饭,不顾的嘴边还有米粒便站了起来:“娘,你和妹妹慢慢吃啊,我先去了。”

    “路上慢点,别急吼吼的。”沈玥珍嘱咐道。

    “知道了。”沈文昶头也不回地应着,提着从马车卸下来的东西追上父亲和媳妇往陆家去。

    到了陆家,正逢陆家在吃饭,陆青喆瞧见沈文昶和陆清漪,放下筷子,跑了出来。

    “沈伯伯,阿姐,姐夫。”陆青喆走近,一一问好。

    “亲翁来了,吃过没有?”陆文正走到前厅门口,隐晦地瞧了眼女婿,笑着请众人进了前厅。

    “哎呀,实不相瞒,亲家,我们刚从饭桌上下来,但只吃了几筷子,肚子还空着呢。”沈仲南并不客气,自从两家结亲以来,陆家除了不受沈家银子,其他的吃的用的都会收下,亲家亲家么,亲如一家。

    陆文正笑了笑,转身对一旁的小丫鬟道:“去给亲家老爷和姑爷小姐添双碗筷,顺便取瓶竹叶青来。”

    “岳父,岳母,此番回来,给你们带了些扬河盛产。”沈文昶上前将东西搁在厅上的小茶几上。

    “姑爷有心了,快过来坐。”陆夫人笑着朝沈文昶招了招手。

    “满仓倒是长高了些。”陆文正瞧了眼女婿,同一旁的沈仲南道。

    “嗯,长个头不长脑子。”沈仲南看不上自家儿子,摆了摆手道:“亲家不提他了,此番过来了,是马匹的事有解决法子了。”

    “哦?亲翁有何法子?”陆文正想不出,他的折子刚到京城,有关衙门正查着,还未给信呢。

    “亲翁生了个聪慧的女儿啊,哈哈哈,亲翁也知道,马匹的事是我心头大患,我积压很久,恰逢满仓小夫妻回家,我喝了点酒就唠叨起来,谁知道,惠班听后,出了一招,这招妙啊。”沈仲南笑的舒爽,一扫连日来的晦气。

    “哦?虽说惠班自小聪慧,可我从不知道她在生意上还能想妙招么,那我倒要洗耳恭听,我女儿的妙招了啊。”陆文正看了眼夫人,满心好奇。

    “惠班说,用咱们的马组建马队,拉胡家的货去西番。”沈仲南说罢,拍了拍桌子,“这招绝不绝?”

    陆文正愣了,这个思维是挺巧的。

    “我儿的确聪慧啊。”陆文正叹道。

    “亲翁啊,此事还得劳烦你出个告示,马队组建前三个月,与人拉货不收分文。”

    “这倒没问题。”陆文正说着,瞧见丫鬟将碗筷和竹叶青拿上桌,便道:“来,先吃饭,吃了饭我便去出个告示。”

    沈文昶见已长辈说完,便起身给长辈倒酒。

    “亲翁啊,我还有一事,你也知道,我呢,只有一儿一女,儿子不成器,女儿也还小,我沈家商号急需一个正儿八经的少东家。惠班上次回来,我瞧了她带回来的日常开销的账本,再加上这次语出妙计,我想,让惠班做这个少东家,届时难免抛头露面,不知道亲家可介怀士林闲言碎语?”

    话一出,桌上的人全愣了。

    陆清漪眨了眨眼,她这要干老本行了么?

    陆夫人瞧了眼同样傻掉了的陆文正,这真是奇事,从未有公公摒弃儿子,让儿媳妇管事的,让儿媳妇做少东家,这不是直接把家里的命脉交出去了吗?再说抛头露面,不该是夫家更介怀么。

    “亲家以为如何啊?”沈仲南见陆文正不语,又问了一遍。

    陆文正有点坐不住,他教女儿读书,鼓励女儿去当夫子,本就不想让女儿过深闺妇人的生活。但是嫁人之后从夫家,他无法干涉,可如今沈仲南自己提出来,他有些慌又有些雀跃,还别说,女儿自己选的,倒是真选对了,当初他一意孤行,险些把女儿往深闺妇人的路上推啊。

    “咳咳。”陆文正清了清嗓子,看向沈文昶,“姑爷觉得呢?”

    沈文昶正挑着鸡爪,挑到半空被点名,见众人齐刷刷地看向她,便道:“我,我无所谓啊,爹和岳父大人决定了就好。”

    “亲翁,别管他,他就知道吃。”沈仲南颇为嫌弃。

    “那,惠班,你可喜欢?”陆文正又问。

    陆清漪勾了勾嘴角,她不想落沈文昶那些亲戚长辈的口舌,便将球踢了回去:“女儿听凭爹和公爹做主。”

    “好!”陆文正侧身看向沈仲南,“亲家都不怕闲言碎语,我又何惧之有?”

    “好,有亲家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沈仲南说罢,看向惠班,“惠班啊,即日起我便在商号公布,你呢,过几天还随满仓去扬河,届时我去扬河的分号教你如何做生意。”

    陆清漪闻言刚想说话,便感觉沈文昶的手在扯她的袖子。

    沈文昶朝陆清漪摇了摇头,她可不想现在告诉她老爹她已辞去校尉一职,不然她爹在岳丈家发飙,她丢不起那个人。

    “说到扬河,满仓的确精进不少,那前扬河县尊给我来了封信,税粮一案,满仓功不可没。”陆文正说罢又内心感慨,可惜啊,这些功劳都会被归功于县尊,不然,满仓或许可以升一升。

    “他啊,只要给我保牢了校尉这个官职,我就谢天谢地,我沈家起码也出了个做官的。”沈仲南笑道。

    “亲翁怕是不太了解姑爷啊,亲翁难道没听说过扬河的怀醉和醉翁么?”陆文正说罢便去看沈文昶,这小子若真有那画技,那之前藏的可不浅啊。

    “亲家莫不是信了?”沈仲南喝了一杯酒,摆了摆手道:“不是真的,我的儿子我还不了解么,他啊,字都写的一摊墨,哪会画什么画啊,消息传到南通,南通街头巷尾到处议论,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是同名同姓的。”

    陆文正闻言虽说也不可思议,但,他的消息应当不会错,校尉,沈文昶,南通人,哪里来的这么多巧合。

    “亲家,一会吃完饭,我们考考满仓如何?”

    沈仲南闻言看向陆文正,无奈地摇了摇头,咽下饭后道:“满仓啊,你岳父觉得那醉翁先生是你,你啊,就给你岳父看看,你是也不是。亲翁,咱话说在前头,可不许失望啊,惠班已然是我沈家的媳妇了。”

    “不会,满仓现在也是年轻有为啊。”陆文正从扬河税粮一案上,可以看出沈文昶的能力,他并不觉得他女婿差。

    众人吃罢饭,陆文正让人在前厅放了一张大桌子,备好笔墨纸砚。

    “请吧,姑爷。”陆文正将一只狼毫笔递给沈文昶。

    沈文昶接过笔,沉思一会道:“嗯,不如,我画个凤凰栖梧桐如何?”

    陆文正点了点头道:“画什么都成,亲家啊,满仓画着,咱们一旁喝点茶。”

    “惠班,跟娘来。”陆夫人牵着女儿的手往后堂去。

    沈文昶耸了耸肩,摸了摸下巴,低头画了起来。

    “姐夫,你这画的蛮有新意啊。”陆青喆眯着眼睛啧啧不已。

    半柱香后,陆文正端着茶杯走近,看后手里的茶盏脱落掉在了地上,沈仲南随之站起来走近,一瞧自家儿子的画,笑出声道:“嗯,比以前进步很多,这只鸡画的还是有些轮廓的,这颗草也不错。”

    沈文昶翻了个白眼指着画上的草道:“爹,这是梧桐,还有这不是鸡,是凤凰。”

    “亲翁,亲眼所见,心里可舒坦了?”沈仲南没有一点失望的感觉,因为他从一开始就不相信那醉翁是自己家的娃。

    相比沈仲南,陆文正多多少少心里有些落差。

    那边,母女谈心后携手出来,瞧见几人围在一起,便走上前,陆清漪在瞧见沈文昶的画时眨了眨眼,这人搞什么?

    “相公,你搞什么?”陆清漪走上前,瞧见眼前的画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我指着你在我父亲面前扬眉吐气,你倒给我使绊子,玩性怎么这么大呢?陆清漪的心思路程仿佛已经绕过了整个南通城。

    沈文昶挑了挑眉,在众人的注视下,沾了沾墨,在原画的基础上继续画。

    画了两笔,陆文正便眼前一亮,像他们这种文人,书画也常作,内行人看门道,一两笔就能看出一个人的作画功底。

    “亲翁啊,沈家出贵子了啊。”陆文正感叹道,这小子之前藏的也太深了。

    沈仲南闻言不解,这才画了四五笔,根本看不出来画的什么。可就在他摇头的时候,瞧见自家的娃在中间长长地画了两道之后,他惊了,这凤凰寥寥几笔,十分传神,虽不似工笔羽羽如生,可这凭谁看了,也知道这是凤凰啊。沈仲南还未惊叹完,便见他的儿子寥寥数笔串联之前那似草非草的几笔,一颗梧桐大树映入他的眼帘。

    沈文昶画罢停了笔。

    “落款没写。”陆文正压抑着心中的激动,指了指画下面说道。

    沈文昶闻言稍稍偏了头,瞄了眼陆清漪,默默地在画上落了款。

    “我的天,臭小子什么时候学的画?”沈仲南大步走到沈文昶身侧,这是他儿子画的么?

    “爹常年在外经商,又怎么会知道。”沈文昶红了脸,她真能吹。

    “还有印章没盖。”陆文正背着手提醒。

    话一落,陆清漪笑着从沈文昶腰下扯下一个香囊,从里面取出一方印,稳稳地盖了上去。

    众人齐齐地看去,果然看见醉翁信印四个字。

    沈仲南此刻激动起来,拿过印章仔细看了看,呆愣道:“我是醉翁的爹?”

    “恭喜亲家。”陆文正说罢,拿起沈文昶的书,交给陆青喆,“去,让人表起来,表完了拿回来就挂在前厅上。”

    “亲翁同喜,同喜,这个臭小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学的话,也是她亲娘去世后我忙于生意,疏于看护,好在他自己没有长歪啊,这样,晚上我在府里设宴,亲家一定赏光啊。”沈仲南激动不已,他要宴请亲朋好友,这么多年了,自家的孩子一直不成器,抬不起头,这次必定在亲朋面前好好露露脸。

    沈文昶扬了扬眉头,晚上有的受了。

    沈仲南为此事颇为兴奋,说罢便离开陆家,回去准备筵席。沈文昶和陆清漪则从陆府出来,去往付县程家,走到程家门前,见匾额换成了王宅,愣了好半晌。

    沈文昶上前敲门,门开了,沈文昶对里面的小哥问道:“小哥,这宅院之前的主人,你可知道去哪里了?”

    “不晓得,我家主人三天前刚搬进来,要不你去同别人打听打听?”

    “有劳了。”沈文昶看了陆清漪一眼,缓步下了台阶,陆清漪手里提着婴儿的小衣服和鞋袜,“丽娘他们能去哪里?”

    “找进文和富贵问问吧。”沈文昶说罢牵起陆清漪的手,点点雪花飘落在身上。

    二人去了祝家,祝富贵开了门,瞧见沈文昶,上前一把抱住:“满仓,你可回来了,快进屋说话。”

    一行人进了屋,祝屠夫瞧见满仓笑道:“满仓回来了啊,你们聊,我给你割点肉带回去。”

    “清漪,喝茶,满仓,喝茶,都坐,别站着。”温姑挺着大肚子上前招呼。

    “嫂子别忙活了,你这得小心啊。”陆清漪扶着温姑坐下。

    “富贵,我去了程家,怎么换人了?”沈文昶坐在祝富贵旁边,喝了口茶问道。

    “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的,本来我和进文陪着丽娘去京城寻程意,谁知道他休了丽娘另娶郡主为妻,丽娘知道真相便同我们回来了,昨天你嫂子给两个宝宝做了顶小帽子,我们一起送去程家这才发现已经人去宅空,我四处询问,都不知道丽娘去了哪里。”祝富贵叹道。

    “嗳,本来咱们几个在一处打打闹闹多开心啊,这下,唐鸿飞去了京城,程意又变了,你也去了扬河,哎,都散了。”祝富贵只觉得世事变化太多了。

    沈文昶沉默片刻,拍了拍祝富贵的肩膀道:“我不去扬河了,以后就在南通,咱们几个老了还在一处。”

    “那感情好啊。”祝富贵的郁闷驱散几分。

    “二哥,婉儿那里问过没有?”陆清漪想起婉儿,开口问道。

    “问过了,只回了三个字不知道。”祝富贵搓了搓手,“这大冬天的,丽娘带着程大娘和两个宝宝,也不知道去哪里,只听过付县相邻说程家举家搬走了,管家丫鬟小厮全跟着一起搬了。”

    “慢慢再寻吧。”沈文昶看了眼自家娘子,二人眸子俱是不解,程意是如何说服郡主不计较她过往的?

    “满仓,弟妹,今晚在这吃吧,好久没聚了。”祝富贵瞧着外面雪有些下大了,便想留人吃饭。

    “不了,今晚我家有筵席,你叫上进文一起来我家。”沈文昶说罢站了起来,“我们要去外公家,咱们晚上见,别忘了早点来昂。”

    “好。”祝富贵笑着将沈文昶和陆清漪送出门。

    到了晚上,沈家在厅堂设宴,共六桌,隆冬的夜晚,沈家灯火通明。

    沈仲南站在中央,举杯道:“今日为我家小儿满仓设宴,这第一杯为他在扬河不畏强权,替朝廷抓获卖国奸佞。”沈仲南说罢仰头喝下第一杯。

    “第二杯,他瞒着众人苦练画技,醉翁之名显于扬河,沈家祖上积德。”沈仲南说罢喝下第二杯。

    虽说沈文昶的请柬上早已言明自家儿子便是醉翁,可此时此刻,众人听见沈仲南的话,仍然交头接耳,惊讶连连。

    “第三杯,我宣布,沈家商号,自此由老夫的儿媳妇陆清漪出任少东家!!!”沈仲南说罢仰头喝尽。

    这些满座皆惊,彭家和王家的人则相视一笑,下午沈仲南游说王彭两家,成功说服他们。

    沈文昶用胳膊肘碰了下陆清漪,举杯笑道:“以后请多多关照,少东家。”

    “那么,余生,请听我指挥。”陆清漪含笑举杯之后,忍着不适抿了一口酒。

    “哈哈哈哈哈。”沈文昶见自家娘子喝酒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一笑,本来嘈杂的议论声静了下来。

    沈仲南回头看向儿子,笑道:“满仓,笑得这么开心,是不是有话说,来,今天给你个机会,当众说说。”

    “啊?”沈文昶见众人看向自己,清了清嗓子站了起来,拱了拱手道:“诸位长辈亲朋,今天满仓很开心和大家相聚一堂。我爹常年在外经商,在家全赖我娘细心照顾。”

    王家外公和外婆闻言眼眶微红,这一声娘,他们替女儿盼了多少年了。

    “这一杯,我敬母亲,多谢娘多年养育之恩。”沈文昶说罢仰头饮进第一杯酒。

    王玥珍抱着秋儿眼眶含泪,频频点头,多少年了,她当做亲生的孩子终于认可了她,这继母做的多不易,只有当事人知道。

    陆清漪拿起酒杯主动给沈文昶添了第二杯。

    “这第二杯,我敬所有长辈,多谢外公外婆们还有岳父岳母,舅舅舅母对我的关爱。”沈文昶说罢饮进第二杯。

    到了第三杯,沈文昶看向陆清漪笑道:“第三杯,我敬我家娘子。”

    众人闻言纷纷好奇,这敬妻子的由头是什么呢。

    “多谢娘子大人,当年慧眼识英雄。”沈文昶说罢笑着将酒饮尽。

    众人闻言哄堂大笑。

    陆清漪嗔了沈文昶一眼,本来她听着前两杯的敬语还在感动,尤其第一杯,眼泪都在她眼眶里,谁知道最后一句,沈文昶不按常理出牌,让人破涕而笑,真是让人又爱又恨。

    “另外,满仓还有一事,我现在已向扬河县令辞去校尉一职,此番回来准备开画院,还望诸位亲朋帮忙宣扬,替我招揽招揽学子,满仓感激不尽。”沈文昶拱手道。

    此话一出,陆文正眨了眨眼,随后觉得也成,人若有才,不一定就非得吃当官的饭,可沈仲南愣了,随后伸出颤抖的手指着自己的儿子:“你刚说什么?你把校尉的官给辞了?你个兔崽子,咱沈家好不容易出个当官,你自作主张就给辞了?当初你岳父为了你费了多少心,你说辞就辞,气死我,我,我今天非打死你个畜生。”沈仲南说罢似乎看了看,寻不到东西,脱下鞋就朝沈文昶去。

    沈文昶慌了一下,她本以为她父亲都以她为荣了,又当着这么多亲朋好友的面,怎么也不会动怒,她到底低估了她的父亲。

    “愣住干什么?跑啊。”陆清漪扯了扯沈文昶的袖子,她瞧沈仲南的样子,是真怒了。

    沈文昶回神,拔腿就跑,沈仲南紧追不放,嘴里依旧骂骂咧咧。

    王玥珍愣了片刻,连忙追上去想拦着,可压根追不上。

    沈文昶在筵席跑了一圈,桌子上的菜被打翻不少,陆文正见不像样子,站起来也劝说几句,可全程他压根插不上话。

    “兔崽子,你别跑。”沈仲南扬着鞋奋力追着。

    沈文昶转道往后院跑,众人见状,纷纷站起来追了过去。

    “老爷,别打了,满仓刚回家。”沈玥珍喊道。

    “哎呀,这个仲南,也太执拗了,这当不当官有什么要紧。”彭家外婆进了后院,开口埋怨。

    “老姐姐,慢点,前面是荷花池,当心。”王家外婆扶了彭家外婆一把。

    话音刚落,王彭两家外婆听见周围一片倒吸气的声音,不由回头一看,只见满仓在空中被沈仲南的鞋击中。

    沈文昶本想翻跟头翻到假山上,不料屁股上挨了一鞋,当下直直地落了下去。

    “噗通!”沈文昶落进荷花池。

    周围一片惊叫声。

    “相公~”陆清漪连忙跑过去,这隆冬天寒,荷花池本就结了薄冰,这落下去滋味有的受了。

    “哎呦,满仓啊!!!”彭家外婆心疼,拄着拐杖往前走。

    王玥珍也慌了一下,忙吩咐下人:“快,快去把少爷弄上来。”

    沈仲南没有料到,回过神也连忙指挥人去捞自己的儿子。

    沈家后院,灯火通明,皎洁的月光下,沈家乱作一团......

    打打闹闹皆是人间真情,故事已毕人生未完.......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错抬花轿娶对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错抬花轿娶对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