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类别:纯爱耽美 作者:不问潘安 书名:肖想本座的都得死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林星夜好歹没彻底忘记了宁隋写的东西。

    虽然言语轻浮孟浪, 但留在别处也不好,若是被不夜城的人拿到了, 他还有什么脸面做龙?

    林星夜和宁隋一起回不夜城的酒楼,一进屋, 林星夜的脸色就变了。

    这间屋子有别人进来过,不夜城的人知道他的习惯,不会闯进他的房间, 那么, 究竟是谁?

    林星夜产生股不好的念头, 几步上前, 从枕头底下将宁隋的信纸翻出来, 也被动过了……

    林星夜双眸极寒, 脸色极差,捏着信纸的手稍稍用力。

    宁隋写的东西要是流传出去, 天下人会怎么看他林星夜?

    宁隋宽慰他:“师兄, 并没发生什么,东西也没掉,若是掉了, 我自有阵法找回。”

    林星夜见他一副镇定的模样便来气,冷怒道:“对你而言当然没发生什么, 对我……”

    宁隋写这么肉麻的话,把他写得这般……不像个以剑凌人的剑修, 还被别人翻动知道了。

    他, 没脸做龙了。

    林星夜既恼且羞, 捏着信纸一副“我不高兴”的模样。

    宁隋哄道:“师兄若是不放心,我能找到闯入者,师兄再可质问他们。”

    现在找到闯入者有什么用?还能抹了别人记忆不成?

    林星夜想,宁隋这样紧着他,要是到了闯入者面前,岂不更坐实了他被宁隋疯狂吹捧、疼宠的事?

    “此事就这么算了。”林星夜跃不过去心里那道坎,说完话便转身,背对着宁隋走出门。

    师兄生气了……

    宁隋要追上去,刚到门口,林星夜便折返回来,站定脚步,冷冷道:“你出去。”

    他刚才太生气,考虑事情不周到。

    林星夜想,吵架了往外走的行为,在龙族中一般都是雌龙拿来要挟雄龙的。他又不是弱势的雌龙,没想要挟宁隋,就是单纯现在不想看到他,所以,该出去的人是宁隋。

    宁隋还想再为自己争取,林星夜却又侧过身,侧脸如霜雪,一副不理人的模样。

    都怪宁隋,他们朝夕相处,有什么肉麻话宁隋不能嘴上说,非要写,若是真流传了出去……

    宁隋还要哄师兄,“嘭”一声,林星夜雪袖一挥,房门便紧闭,将宁隋拦在门外。

    “宁宗师。”不夜城的人接到林星夜的命令,立刻有人赶上来,对宁隋道:“请随我们来,少君为您准备了新房间。”

    宁隋知道师兄是动真格的了,问道:“师兄准备的房间距此有多远?”

    侍者道:“不过七层楼。”

    七层楼……怎么这般远。宁隋一想到要和师兄隔那么远,好似回到了最开始时,一个住在归元宗,一个宿在不夜城,不通心意不相交的时候。

    宁隋道:“我可否住在师兄旁边?”

    “这……”侍者犹豫,不夜城的人都知道宁宗师和少君是伴侣关系,就连常有狂蜂浪蝶上不夜城去找少君,其余殿主们也是说连宁隋都比不过,还要抢人?

    侍者生怕这对爱侣吵了架又和好,最后他落得两边不是人。但是少君的命令又不得不听……

    宁隋见状道:“你不能做主就先回去,我知道找人带我去我的房间。”

    事实上,他并不打算今夜睡觉。

    他错失林星夜太久,好不容易才在一起,怎么舍得浪费哪怕一天时间。

    林星夜在里边一字不落地听着,宁隋打的是什么主意,他最清楚不过。

    林星夜传令给侍者,侍者心领神会:“我这就为宁宗师安排房间。”

    宁隋如愿以偿住进了林星夜隔壁,可是并没多大用,林星夜当真是羞气万分,根本不理他。

    就连二人回了灵舟,林星夜也没再和宁隋同睡过一张床。

    宁隋心急如焚,各种哄人的手段都用尽了,也最多换来师兄冷冷的一瞥,继而就没了下文。

    宁隋便开始做新的阵法。

    这日,林星夜醒来,拎着剑出门时,闻到鲜鱼的香味。

    他步子稍微一顿,看见宁隋端着一碟菜过来,一旁的桌上已经放了好几碟菜。

    宁隋热切地看着他:“师兄,先用了饭再出门。”

    原来宁隋这几日在屋里是在学做菜,阵修做的菜是什么口味?林星夜目光从宁隋手中的菜上划过,看着倒还一般。

    如果不是他和宁隋在闹矛盾,林星夜倒愿意尝一口。但现在这般地步,他是不愿意的。

    林星夜冷冷道:“不用。”

    他说完欲走,便眼睁睁看着宁隋手中碟子里的菜变了个菜色,原本是肥肥白白的鳜鱼汤,忽而就变成了一条黄色的鱼,就连香味也变了。

    怎么还会变化?

    林星夜再定睛一看,鲜黄的黄鱼又变成蒸得通红的灵蟹,鲜香四溢。

    这是宁隋的幻术?

    宁隋见师兄还不过来,把菜放在桌上:“师兄,你真不吃?”

    “不吃。”

    得到否定的回答,宁隋便当着林星夜的面,自己将那灵蟹给吃了。

    灵蟹被吃完,碟内又出现了一只大青鱼。

    居然不是幻术?林星夜从没见过这样神奇的东西,一瞬不瞬地盯着宁隋的碟子。

    【师兄许久没这样看我了。】宁隋满心欢喜,沉声哄劝道:“师兄,这是你最爱吃的鱼,我特意为你做的。而且,你不想知道这些菜是怎么变化的吗?”

    林星夜本有意动,听见这话瞬间清醒了。

    也不知看了宁隋情书的人在背后怎么编排他,说不得就在猜测平日里宁隋是如何纵容他的。

    林星夜压抑住自己的好奇心:“不必,我出门了。”

    他这般冷淡,宁隋眸色黯然一瞬:“师兄,千万小心。今日我回归元宗一趟,一会儿我去找你。”

    林星夜点头,御剑出门。

    他的背影消失在视野里,宁隋脸上的黯然却全然不见——师兄好奇又傲娇,他一再主动让师兄过来,师兄反而不会来。

    宁隋也假装出门,往归元宗的方向飞去。

    片刻后,一条雪龙自云堆里探出头,见左右无人后,飞速往灵舟飞去。

    雪影如鸿,灵舟的禁制对他无丝毫作用,等到了灵舟内,雪龙瞬间幻化成林星夜的模样,碧空剑悬挂于腰间,高冷少言。

    他不疾不徐地走到宁隋做的菜旁,因为宁隋不在这儿的缘故,倒有闲心一一看宁隋做的其他菜。

    林星夜胃口极刁,宁隋做的菜光从成色来看就不是顶级。但鬼使神差的,林星夜分别都尝了尝味道。

    实在是很一般,林星夜冷着脸想。

    接下来,他要观察那个碟子,林星夜看着碟子里的菜色不断变化,稍微尝了尝,味道也分别不同。

    这是空间阵法?林星夜好奇地猜测,全神贯注地研究宁隋的碟子。

    林星夜云缎似的乌发垂于腰间,,眉眼中满是认真,任谁见了都认为他如云中仙人般高不可侵,没料到他此刻完全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宁隋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悄无声息。

    【我就知道师兄果然喜欢……】他的心声响起,林星夜闻言,周身僵硬。

    他浅淡的薄唇更显苍白,回头看了宁隋一眼——宁隋一身黑衣,站在门口,目光像是看穿了他。

    林星夜无法面对这种状况,左手抚上碧空剑,瞬间想变成雪龙,逃避和宁隋交流。

    林星夜周身雪光一闪,眼见着要变成龙形,宁隋瞬间移动到他跟前,揽住他的腰,堪堪阻止了他。

    他不能再让师兄和他闹别扭下去。

    “师兄。”宁隋低低道,“你分明喜欢,为什么要避开我?”

    林星夜脸颊微红,冷静死撑:“我不喜欢。”

    宁隋靠近他,在他耳边道:“师兄不喜欢,又为何中路折返?师兄,你不想知道为什么菜色会变?”

    林星夜耳朵被宁隋染得通红:“空间阵法罢了。”

    话音刚落,他的腰带就被宁隋解开欲抽走,林星夜桃花眼微微睁大,伸手按住宁隋:“你做什么?”

    宁隋轻轻一抽,林星夜的腰带凭空消失。

    “给师兄展示一下空间阵法。”

    下一步,他又探向林星夜的衣襟,成功惹怒了本就憋着气的林星夜。

    林星夜抽出碧空剑,剑光绽雪,同宁隋缠斗起来。

    宁隋理智地交手,这些天师兄一直在生气,但又没太生气,导致既不愿意多和他说话,又不惩罚他。

    宁隋宁愿先把师兄惹急了,和他打一架,打完发泄之后,再多哄哄。

    宁隋实在是了解林星夜,林星夜对宁隋一腔不满,但又觉得不能全怪宁隋。宁隋只是写了些肉麻话放在纸上,谁能想到会被人给看去。

    但……林星夜控制不住自己怪宁隋,他又不是无理取闹的龙,也不找宁隋麻烦,就是没心思和他说话。

    这般痛痛快快打了一架,宁隋一个阵修,还尽量和林星夜贴脸打,自然被善战的剑修揍了好几下。

    同时,林星夜也打出了火,他的外袍也被宁隋撕来不知通过空间阵法扔去了哪儿,宁隋居然还想撕他里衣。

    这个禽兽……林星夜气得发抖,不免下手又重了几分。

    两人都是飞升水平,即使灵舟防御能力极强,也受战火波及,东西惊心动魄地碎了一地。

    最后林星夜是怎么把衣服全都打掉,和宁隋换了处战场打架的已经记不清了。

    雪龙衣衫全没了,无奈之下化成龙形,才能不那么尴尬,用尾巴去拍打宁隋。

    显而易见,他的尾巴也宛如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被宁隋按住怎么也不肯放。

    打架都这么不着调……畜生。

    林星夜立刻化成人形,笔直修长的双腿绞住宁隋,想把他按住打一顿。

    夜渐渐深了。

    云中无岁月,只从日月升降可看出,已过去了三个多月。

    等林星夜和宁隋再出来时,二人间赫然又恢复了之前的相处模式。

    甚至林星夜和宁隋飞升前一刻,林星夜也满脸冷淡斜靠在软榻上,看宁隋的剑阵变化手札,雪尾有意无意地在宁隋腿上轻轻拍打。

    继而,劫雷轰鸣,林星夜早将主君令给了束南,见劫雷催促飞升,抬眼便要扛雷劫。

    宁隋比他早一步,将他护在怀里,一起飞升往仙界。

    林星夜在他怀里不满:“你帮我挡雷做什么?”

    他和宁隋的情况同当初的苍敖类似,都是早已过了飞升境界,这些劫雷对他们根本没法造成伤害。

    宁隋道:“师兄不喜欢雷。”

    林星夜被罚雷劈得有点多,确实不喜欢雷,他有些不好意思,辩解道:“你分明是怕雷将我劈黑。”

    然而,他桃花眼中满是自信,这些雷,尚且接不住他一剑。

    “黑色的师兄?”宁隋目光如暗夜,暗含深深的宠溺,“我之前又不是没见过。”

    他想,【曾经我追逐师兄,清晨时见一条黑龙对溪自照,即便是背影,也孤傲可爱,我当时便想,这条龙……无论黑白、无论美丑,都是我一生所爱。】

    林星夜也想起了宁隋之前瞧过他变成不威风的丑黑龙,但是……宁隋还是喜欢他。

    后面他变成黑白相间的龙,和毁容差不了多少,宁隋也一样觉得他是最好的龙。

    敏感的云间雪色龙现下无比安心,他知道,无论他变成什么样子,宁隋都会爱他。

    即使他龙鳞掉光,或者秃一块留一块,宁隋都会细细地亲吻他的尾巴,心疼他遭的罪,说他又变好看了。

    别扭的林星夜今日格外柔和,反手抱住宁隋的腰,将脸埋在他怀里。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肖想本座的都得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肖想本座的都得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