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类别:纯爱耽美 作者:快乐喷泉 书名:我家有矿[重生]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自从家里养了只狗, 家具遭到了极大程度的破坏,真皮沙发变成破皮沙发, 皮革被留下无数道抓痕,东掉一块西掉一块, 露出里面的海绵。

    其他家具同理,木质的椅子腿也被啃出一块牙印,唯一不被损坏的拥有铝合金腿的茶几, 也……

    “许发财, 你怎么又在茶几边上尿尿?”许时用两只手卡在小瘸子的前腿下方, 把狗举在半空中, 当面质问。

    许发财把头扭开, 看天看地, 就是不看许时的眼睛。

    这是小瘸子的大名,许时发觉, 教训狗的时候, 得连名带姓地喊才有气势,便和许征商量着给它取个名字。

    姓许,名发财, 许征挑的,毕竟这算是许时给出的取名方案中最正常的一个, 其它的名字都是什么:二蛋、瓜怂、傻丫、蹲蹲、阿秃……

    这样奇奇怪怪的名字。

    发财,倒成了其中最正常的一个。

    反正贱名好养活。

    许时把狗转过来, 让它正视自己:“你看着我!”

    许发财再把头转开, 做错事也不吭声, 纯当不是它干的一样。

    好一只清清白白的小黄狗。

    许时举了一会儿觉得手酸,把狗放下:“走,你赶紧走,不要让我再看见你。”

    认命地从浴室拿来拖把,把地拖了,还喷上消毒液。

    许征回家一闻到消毒液的味道,就知道许发财又在家里尿了。

    总是尿在同一个地方,讲了好几次也不听。

    许时嘴里总嫌弃许发财,可也是对它最好的那个,自己舍不得花钱,却给许发财买最好的狗粮。

    家里的玩具添置了一大堆,许发财单独睡在一间狗房,买了三个窝,还拥有自己的独立别墅!

    许时最近在捉摸着什么时候给许发财买个滑梯。

    一只狗,日子过得比谁都潇洒。

    许时一天遛他两回,早晚各一次,许时有晚课的时候就等许征下班回家遛它。

    许发财面对许时皮得很,在许征面前就收敛很多,许时要给它套绳,许发财各种躲避,必须得用抓的,还特难抓,轮到许征给他套绳的时候,许发财也躲,但只要许征伸手一抓,就乖了。

    或许是它知道,许时才是那个救了它的人,他对许时,有一种更深的依赖感。

    这表现在许征每次牵它出门的时候,许发财的尾巴尖总是垂下来那么点,不再高高扬起。

    许时养了狗以后,除了对狗大方,在生活方面更加拮据,可以称得上是勤俭持家,连他们出去吃饭的次数都减少了。

    这和前世那个花钱不眨眼,只把钞票当数字的许时完全不同。

    要不是这些年一步步看着他成长,许征都要怀疑许时被人穿越了。

    这样的日子持续半个月后,许征终于从尤志那儿得到答案。

    许时以为他破产了,正想方设法为家里省钱呢。

    许征很想告诉他家里并没有许时想象得那么穷,他虽欠了五百万,只要等到过几年房价一涨,他随随便便卖套房就能把这笔债款还清。

    但他发现这样的理由好像不能让许时信服,现在房价那么便宜,谁相信几年后会发生天翻地覆的转变。

    于是许征只能配合他,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跟着许时一块省钱。

    某日,两人路过街边炸鸡店,香味从街角就闻得见,惹人发馋。

    许时努力咽了口口水,目不斜视地走了过去。

    “买份带回去吃吧。”许征说道。

    许时坚定地摇头:“不,我不想吃。”

    不看不闻骗自己,这已然成为许时省钱的手段。

    第二天许征晚上回家,打包了份炸鸡。

    “你怎么又乱花钱?”许时努力抵御香气的诱惑。

    “我买给许发财吃的,你要不要也来点?”许征搬出了蹲在他脚边乖巧望着塑料袋的许发财。

    许时:“狗不能吃这些。”

    “我忘了。”许征承认地毫不走心,趁机提议,“那不然你吃?”

    许时松动了:“行叭。”

    以后许征再买什么东西回来,都用许发财当借口,狗不能吃的,通通塞给许时。

    每每许发财都被馋得不行。

    许征摸摸它脑袋,给它拆了包零食:“辛苦你了,去吃吧。”

    许征第一次发觉,有只狗真好用。

    许时就这样被许征不知不觉地投喂着,许时一边吃一边发誓,他会好好学习,拿到学校奖学金。

    要求不高,拿个国奖就行了。

    “你等着,我毕业之后就能挣钱养你了!”许时握着拳头,壮志踌躇。

    许征含笑,伸手抹了抹他唇角:“你这儿有奶油。”

    “哦。”许时用手背胡乱擦了一把,低下头专心啃他的小蛋糕。

    同居的生活不总是那么一帆风顺的,偶尔也会遇到点小意外,例如许时学校晚上的自律会夜点名,就是一项最大的阻碍。

    学校宵禁时间是晚十一点,查寝人员通常在十点五十分左右过来排查,看有哪些没到宿舍的,许时经常让舍友帮他打掩护,床上还用衣服支了个人出来,被子盖着,查寝的人要是过来就说他睡了。

    当然,这么做并非每次都能成功。

    遇上某些特别轴的,非得把人叫醒,见瞒不过去室友只能给许时打电话。

    “铃铃铃。”十点五十,电话铃声一响,许时就知道怎么回事。

    他原本在高高兴兴地撸狗,现在不得不把许发财放下,接起了电话:“喂,又是谁和我过不去?”

    “还能是谁,隔壁班那个呗。”室友在电话中回答道,“你赶紧回来吧,等会十一点了。”

    隔壁班王亚军,是校自律会的人,负责查寝,自从许时上回绩点输给许时后,就一直不甘心,但凡轮到他查寝,老针对他。

    许时十分不耐烦。

    他爸妈自己要给他取名要亚军,这能怨得了他吗?

    “知道了。”许时飞快去洗了个手,手上水都没擦干,拿上钥匙和卡就出了门,“哥,我回趟宿舍。”

    许征见怪不怪:“行,老地方见。”

    许征在许时出门不久后,也跟着走了出去,目标是许时宿舍。

    许征沿着在学校外那条小路,不紧不慢地走着,兜里的钥匙碰撞在一块发出清脆声线,路很偏僻,还黑,好在借着月色,勉强能看得清。

    许征在墙外等了十分钟,围墙那儿终于有动静,只见许时踩着边上砖块,爬上墙顶,围墙外面亮起了一道光,照亮墙根底下,安全平坦。

    轻巧地一声落地,许时从墙上跳了下来,拍拍手走向光的主人,眉宇间洋溢着自得:“走吧。”

    许时应付完查寝,便从宿舍楼后面的围墙出来,翻过那堵墙,便是校外的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许时要走,谁都拦不住。

    许征便带上手电筒来围墙外接他。

    一束光线从许征手中蔓延,照清前方地面的路。

    两人走在这偏僻的小道上,许时怕黑的这个毛病,只要有许征在身边,仿佛就被治愈。

    许时问:“你出门的时候把发财关房间里了吗?”

    许征答:“关了。”

    留许发财独自在客厅内一分钟,就是一场灾难。

    “那就好。”许时放下心,而后挠了挠手臂,“有蚊子咬我。”

    “下回出门前记得喷点花露水。”许时属于招蚊体质,两人走在一块,蚊子总咬许时不咬他。

    许时躲在他身后,同蚊子商量道:“你们要咬就咬我面前这个人,别咬我。”

    “小没良心的。”许征轻骂了句。

    等许时回到家开灯一看,两个手臂加起来至少被咬了七个包,又大又红,被挠得肿起来。

    “该死的蚊子,也太毒了。”许时一边怨恨着,一边用指甲往包上掐十字。

    许征看了也被震惊,起身道:“我去拿清凉油。”

    红盒子铁罐装的清凉油,抹在蚊虫叮咬处又凉又辣,有的地方被许时挠破皮,刺激地许时倒吸好几口凉气。

    抹了清凉油,许时再想去扒,被许征握住了手腕:“涂了药过一会儿就好了。”

    许时委委屈屈:“痒。”

    许征轻轻在涂了药的地方上吹气,凉意盖过了那股痒劲,许时没形象地靠在他怀里,许征抱着人,一闻,满满的清凉油味。

    “砰砰砰”许发财的房门被推得砰砰作响,发觉客厅里等亮着,被关屋内的许发财自然不安分。

    许征和许时相视一眼,拇指指腹在手腕上摩擦,许征沉声问道:“回屋?”

    “好。”许时回握着他的指尖。

    客厅的灯灭了,主卧的灯被打开。

    一晚都未曾熄灭。

    大学期间,许时做到了他许下的承诺,每一年都拿到奖学金,还是国奖。

    他也在努力为这个家添砖加瓦。

    许征在公司实习三月后,顺利转正,两年内当上分公司副总,年薪百万,也算过上了让人羡慕的生活。

    许时掐指一算,只要他们节省日常花销,就能够在六年内把许征那五百万还清。

    生活又有了盼头!

    等他毕业,再加上他的工资,还起债来又更快了呢!

    许征却高兴不起来,这和他记忆中的发展不一样。

    前世这次金融危机将在一年后回春,煤价也随之上涨,可现在一眨眼过去两年,经济仍旧不景气,煤炭市场也一直处于低迷状态,好多煤老板撑不下去纷纷转行。

    他是不是做错了?

    当初把钱都投进去买了矿,为此还背负上五百万的高额债款,要是煤炭市场从此衰竭,那他就得真如许时所说,老老实实上六年的班,才能还清那笔债务。

    剩下的日子,只能靠工资和房租度日了。

    事业没什么起色,感情倒挺稳定的。

    日子一久,再加上和他前世的记忆出现了偏差,许征也过习惯了和许时一起节俭的日子。

    两人在周末的时候共同去菜市场,买菜做饭,分摊家务,家长里短,柴米油盐。

    许征继承了许敬言的好脾气,许时又和他吵不起来。

    生活节奏、习惯,所有的一切都慢慢磨合到一块。

    无论是分开多久,每当见到对方的那刻,发自内心的喜欢是怎么也藏不住,从骨子里蔓延开来。

    前世从未体验过的情感,让许征学会满足,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象,对一个人的喜欢能到如此境地。

    就算要舍弃他这个煤老板的身份,平平淡淡地过一辈子。

    只要许时陪在他身边,他甘之如饴。

    年关将近,去年寒假因为许时在学校里忙项目,没能回家过年,家里人也让许征在帝都陪着许时,不然过年留许时一人,多孤单。

    今年许时学校一放寒假,他们便买了最近的机票回家过年。

    许征把自己以前积攒的年假全用上,跟着许时一块回家。

    刚下火车,生活了十几年的城市让许征有种如梦初醒的感觉,距离上一次恍惚感还是在五年前,那时候他刚重生到那个一贫如洗的假期,五年之后,他拥有了能和他相伴一生的人。

    这个人,是他前世怎么也不会想到的人。

    家里飘着饭菜香,许征他们把狗和龟都带回家里,许发财一见到许翡翠便冲它嚷嚷,一鹦一狗,对叫地正欢。

    可谓是鸟飞狗跳。

    父母发间藏不住的白发,在提醒着他们流逝的时光。

    王业萍身穿围裙,在今天变得比以往温柔不少:“你们两个,坐车累了吧?快进屋休息会儿,马上开饭。”

    他们的屋子很干净,这么久没住人也没落下一点灰,不用想都知道是谁打扫的,书桌上还摆着许时高三的教辅,摞在桌角,高高的一列,多余的试卷都被当废品给卖了,只剩下这些书。

    床很小,被子和枕头都是刚换的,还带着洗衣粉和阳光的气息。

    熟悉的屋子,和许时发生过的点点滴滴仿佛辉映在脑海中,许征有片刻出神。

    “小征小时,你妈买了甘蔗,出来吃。”许敬言坐沙发上叫他们。

    “来了。”许时应道。

    许征走到客厅,发现许发财在许敬言手里蹭地正欢,尾巴使劲地摇,立刻把许敬言收服了,还咬了两口甘蔗给它,许发财啃得满嘴渣。

    得知他们此次要在家待上一个多月,父母脸上不免多了些欣喜之色,自家孩子在家,总归是热闹些。

    许征独自待在房间里,拉开书桌抽屉,发现了一个上锁的箱子。

    试了两次密码都不对,许征转念输了个数字,0130,是许征和许时正式在一起的日子。

    箱子开了。

    里面装了很多小纸片,满满一箱,许征倒在床上,白色的小纸片像雪一般散落下来,哗的一声,散得满床都是。

    许征捡起一看,都是他以前发给许时的短信。

    [上课的时候不准分心玩手机,知道了没?]

    [好好上课。]

    [敢不好好学习你试试看。]

    [晚安。]

    [我也想你。]

    有的短信许时还在纸上写了回复,比如这条:

    [乖,最多一周,我肯定回家。]

    许时在后面写了两个大字:骗子!

    现在的手机能储存的短信是有限的,上限一百条,他和许时发的短信远不止这么多,存不下了,许时就把那些内容抄在纸上,一一记下,锁在箱子里。

    许时头上搭着条毛巾,湿着头发进屋,见到满床的纸片,愣了一下,而后很快反应过来,心虚地把门反锁,结结巴巴问道:“你、你怎么打开的?”

    许征低头看向箱子,发现箱底内部贴了这么一句话:

    ——我的目光所及之处他在,便是心安。

    许征捏着箱子的手微微用力,把人拉到怀里克制不住地亲了一口。

    因为在家里,良久过后不舍地松开他:“我帮你吹头发。”

    他会好好守着这份得来不易的幸福,谁也不能将他和许时分开。

    一年后,经济复苏,冰冻了三年的煤炭行业起死回生,当所有人都认定煤老板这个角色即将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让人意想不到的暴富就这么砸在了许征身上。

    这些年不是没人收购过矿,可这么久不见起色,那些人逐渐放弃,而许征在这场战役中,成为了最大的赢家。

    这些年,许征陆陆续续收购了上百座矿,越到后期,煤矿卖出的价格越低,许征便将其收入囊中。

    直至今日,煤价涨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每座矿价值不菲,保守估计,许征目前的身家,超过五百亿,拥有数百座煤矿的他,成为媲美首富的男人。

    暴富过后,许征先是把欠霍成章的那笔债还了,而后向公司辞职。

    老总问他辞职理由,是不是对目前待遇有什么不满?

    许征答,不是,他得回家处理产业。

    一夜之间,许征这个名字登上了所有新闻头条,这个在三年间买下近百座矿的男人,成为了所有人都羡慕的煤老板。

    许征一下忙了起来,有太多的事不得不等着他去处理,等事情都步上正轨,许征这才有时间过他自己的生活。

    他的日子还是和之前一样,平淡低调,无论身边诱惑再多,对许征来说,都不能造成任何影响。

    某电视台费尽千辛万苦才使得许征同意接受采访。

    主持人拿着话筒询问:“许先生,当初是什么动力驱使你买了这么多座矿呢?”

    许征如实答:“发财梦人皆有之,我也不例外。”

    主持人:“暴富过后,带给您生活最大的改变是什么呢?”

    许征:“忙,很忙,没有自己的生活,现在好不容易闲下来,打算休息一段时间。”

    主持人:“还有目前所有网友都最好奇的一点,您的择偶标准是什么,或者说喜欢什么样的女性呢?”

    许征神秘一笑:“无可奉告。”

    到达约定时间,许征用手点了点表问道:“问完了吗?我要回家做饭。”

    在场所有工作人员大气都不敢出,频频点头,问完了问完了,您请。

    许征点点头,走出演播厅,快步走向地下车库,按下钥匙,车子没发出解锁声响。

    许征内心有一丝预感,拉开车门,果然看见了坐在副驾驶等他的许时,许时穿着学士服,笑容灿烂明媚。

    大学期间,许时长相倒是回到了前世的模样,耀眼地让人挪不开。

    “怎么这么久,我都困了。”许时懒洋洋道。

    许征坐进车内,在系上安全带前在许时唇上落下一吻:“结束了,我们回家。”

    许时今天刚拍完毕业照,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来电视台找许征,许征忙碌了一年,总算能腾出三个月的假期,这一年来,两人聚少离多,许征矿上忙,许时学校也忙,就连周末也不一定能见面。

    许时毕业,俩人半年前就说好了要来一次毕业旅行,去周游世界。

    未来,他们还会有很多属于他们的时光。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家有矿[重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家有矿[重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