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现实世界(11)

类别:纯爱耽美 作者:Paz 书名:渣男忍住不哭[快穿]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秦政挺想和魏寅庄一起去他们那种妖怪道士熟悉的生活环境看看的。

    实际上他以前刚刚和魏寅庄在一起的时候他就想去, 喜欢一个人总会忍不住去了解他的过去、他别的方面。

    但秦政那时认为他应当给魏寅庄留出个人隐私, 魏寅庄生命那么长,逼他对自己毫无保留地把过去的经历分享出来,秦政怕魏寅庄会烦他。

    毕竟无论魏寅庄过去什么样子,都是他的恋人。

    但现在秦政不知道他该做什么了,就只能回想起过去想过的事情, 提出来现在去做一遍, 好把眼前的空缺填起来,不至于到两人之间相对无言、无话可说的一天。

    魏寅庄似乎认为只要秦政想,可以随时走, 不过秦政还是认为他现在身体不好, 等再恢复一下, 或者等他身上的疤痕再轻一点也好, 再动身走。

    正好秦政爸妈来联系他了。

    秦政暑假没回家,将近两个月里也没主动联系过家里, 手机常常关机,秦政父母担心他,再联系秦政的时候, 家里人——秦父,秦母, 还有关系很近的一个堂妹秦萱已经买好了来a市的飞机票。

    来见他的是家里人, 秦政知道他不该这样, 但他有点烦。

    烦家里人莫名其妙地就来了。

    他只能知道, 然后去接他们。

    不过来和魏寅庄见一面也好, 秦政想和魏寅庄在一起,总要让家里人知道这件事。

    秦政接到电话后就和魏寅庄说了。

    他爸妈还有秦萱中午十一点半点到,正好下机吃午饭,约在秦政学校附近一家餐厅见面,秦政早上接到的电话,他刚起床洗漱完,扫六合还没喂,魏寅庄起得比他早,帮他准备早饭。

    秦政把手机丢回床上,拉过睡衣披上,光脚跑到餐厅,蹲到魏寅庄面前,亲了亲他嘴唇,道“今天我爸妈要来找我了。”

    魏寅庄怔了一下,悄悄攥紧了轮椅的扶手,寡淡道“我可以离开,等你父母走了再来寻你。”

    “走干嘛?”秦政笑了笑,握住他的手,他握不暖魏寅庄的手,但他还是每天都在尝试,“他们中午到,我想让他们和你见一面。”

    “我是男人,”魏寅庄冷静地望着秦政,“在你父母眼中,是一个残疾的男人,来历不明,职业、家庭无法和你家里人解释。你让他们与我见面会给你带来很大的麻烦。”

    魏寅庄说得符合现实,可秦政从没在乎过这些。

    以前不在乎,现在仍然不在乎。

    以前秦政下定决心会对自己喜欢的人负责,现在秦政没有别的选择了。

    秦政巴巴地看着他,又凑过去亲了亲他,道“没事,我直接和他们说,你是我爱的人就好了。其他的解释不了的,他们问我,我不会多说。”

    魏寅庄盯着他,秦政继续道“我以后要和你在一起,不是和他们。”

    魏寅庄抬手搂住了青年。

    秦政半弓着身,脸颊蹭了蹭魏寅庄脖颈,呢喃“我会告诉他们你很厉害,不会让他们误会你什么……我以前就很想让你和我家里人见面,你不用担心别的,我来解释。”

    “秦政……”魏寅庄胸腔震颤,“对不起。”

    以前,以前秦政大抵想过很多。

    但他把秦政的那些期盼都耗掉了。

    魏寅庄以前不这样,现在总和他说对不起,秦政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有点蔫儿地抱了抱轮椅上的魏寅庄,小声问“爷爷,我饿了,我先吃饭好吗?”

    魏寅庄垂下眼睑,说不出什么,喉咙堵塞得难受,只能道“以后午饭晚饭要按时吃,你太瘦了。”

    秦政想起以前魏寅庄第一次见他长什么样的时候也是说他太瘦了,秦政舔了舔他嘴唇,不要脸道“能挨住你操就行了,我……”说到一半,秦政又想起什么,很恶劣地没事找事,“你要能硬起来,嫌我瘦可以喂我点别的,不能怪我。”

    爷爷好像有点生气,捏着他手越来越用力,盯着他像要把他吃了一样。

    秦政真受不住开黄腔的时候魏寅庄一直这么看他,不多会儿很不自在地跑到餐桌旁边坐下了,慌张地喝了口水“你别那么看我,早上容易硬。”

    自从魏寅庄硬不起来后,他就膨胀了。

    反正怎么作都不会死。

    大不了被魏寅庄逮住虚一次,比起以前魏寅庄本人搞他,威慑力还是要小很多。

    毕竟他现在身体素质好。

    魏寅庄慢慢到他身边,注视着一被他重新盯着吓得碰掉了筷子的秦政,收敛起了之前那点怒气。

    秦政从椅子上滑下去去够地上的筷子,被魏寅庄盯着他手脚都想不太清楚往哪儿放,满脑子黄色废料,够出筷子睡衣都散了,叉开腿坐在地上,看似垂头丧气,实则蓄意搞事“爷爷,我想和你做。”

    魏寅庄长长地吸进一口气,沉声警告“秦政,安分一点。”

    魏寅庄越这么说他,秦政越上头。

    他就这么个尿性,不让他做的事他偏偏想做,正巧又碰上魏寅庄拿他没办法的时候。

    秦政爬起来把筷子放回去,又喝了口水,嘴唇湿漉漉的,他又凑过来,蹲在魏寅庄身前。

    但蹲着累,秦政索性跪下来了,去拉魏寅庄的腰带。

    魏寅庄现在只要不穿那种很薄衣料的衣服,从外面看不太出底下的样子。魏寅庄好像也比较习惯穿现代衣服,所以秦政就逼着他一起在家里穿自己会穿的小动物系列的t恤了,但不穿短袖。

    但经多次逼迫,秦政到现在仍没能劝服魏寅庄和他一样穿运动裤和小黄鸡系列的内裤。

    魏寅庄按住秦政的手,很危险地盯着他“够了,别找事,我做不了。”

    在秦政过去的人生生涯中,让他上头上到回不来的只有魏寅庄这个人,原本他还有一点点羞耻心,但一听魏寅庄亲口承认自己做不了,秦政兴奋上头,忘掉了脸这个东西,乖乖地看着他“我给你舔一下试试呗,万一呢?你又不是完全没知觉。”

    魏寅庄短促地喘了一下,把秦政的手拉出来,脸色发沉。

    秦政眼睛亮亮的“没反应也没关系,我可以练练技术,我练好了,以后天天……”

    “秦政!”

    魏寅庄捏住他一只手,秦政还有一只手,慢吞吞地搞事,一会儿抬头看看魏寅庄,一会儿低头看看自己那只手,笑了“有知觉但硬不起来,难受吗?”

    魏寅庄喉结动了动,说不出话。

    秦政舔了舔手指,样子很色气,他脱了睡衣,重新跪在魏寅庄身前,抬眼看他“我帮你含一会儿,不然你多难受,是吧?”

    大清早又一通胡搞。

    搞完自闭。

    秦政到快十一点的时候才吃了早饭,扫六合被他拖累得也等到了十点多才吃了早饭,还没下楼遛弯,很愤怒地在屋里乱窜。

    魏寅庄把他从床上捞起来给他穿衣服,秦政拿腿勾他腰,脸红,但忍不住,整个人缠在魏寅庄身上,道“你还是坐轮椅去吧。”

    乱搞的时候,他把魏寅庄惹生气了,逼得他透支身体起来报复秦政。

    秦政有点愧疚,那心经肯定对身体很不好,他这么惹魏寅庄,对他不好。

    但秦政自认不是他没忍住搞事,是魏寅庄没忍住搞他。

    “为什么?”

    秦政很心酸,也很愧疚,手臂勾着他脖子不肯配合穿衣服,一边说一边从他耳廓到下颌一路吻过去“我知道你不想让我家里人知道你现在身体很差,但我爸妈又不是今天来今天走……不用隐瞒了。以后我少找事,你别做对身体不好的事了。”

    “随你,”魏寅庄搂过他,坐在床上,“但你父母可能不会接受我。”

    秦政下巴靠在他肩膀上,吸了吸鼻子“我爸妈和我关系还好,比较看重我的意愿,我如果说清楚你是我爱人,他们应该不会怎么样。”

    “但我不是。”

    秦政愣了一下,下意识松开了魏寅庄,向后挪了挪,看着他,魏寅庄看上去很平静,几乎可以算是温和地注视着他。

    自从回来后,魏寅庄待他宽和了很多。

    秦政坐在那儿,忽然想

    如果魏寅庄真喜欢他,他现在不喜欢魏寅庄,这么对他,魏寅庄应该很难过吧?

    秦政看不见魏寅庄的心思,可他还记得以前魏寅庄走的时候,他喜欢魏寅庄但他以为魏寅庄不喜欢他的时候,他很难过。

    他从来没想过,因为他心里不好受,就拉着别人跟他一起不好受,或者等他出来了,再把别人关进去。

    没有必要。

    他不会做这样的事。

    秦政到现在才想起这一点,不自觉抖了一下,又挪回去,拉过魏寅庄的手,有点茫然地向他保证“会是的。你把我当爱人,我也会一样的。”

    魏寅庄不可察地蹙了蹙眉“我并非指的是单纯的名义关系……”

    秦政知道他意思,亲了亲他,打断“我会爱你的。”秦政想起以前,不太确信道,“只要你跟我亲近一点,别丢掉我,我还是会喜欢你,无论你把我当什么都会喜欢你。你看得上我,跟看不上我,区别只是我跟你在一起能多久而已。”

    秦政轻轻抱了抱他“谁都一样,所以你应该也一样。”

    秦政想他说的应该是实话。

    因为他的确是心软到,谁来找他,他最后都会接受那个人,然后再喜欢上那个人。

    如果没有03,可能秦政第一个等到的人会是裴子青。

    但现在也很好,他现在也有一个喜欢亲近、想一直在一起的人。

    其他的会慢慢好起来的。

    秦政严肃下来,没穿衣服,在魏寅庄面前向他保证“我会对你负责。”

    魏寅庄听他说话,不知道为什么脸色一直发白,他好像有别的要说的话,但他又止住了,只说出溺水者抓住浮木一样的回应“好,我等你……秦政,记住你说的话。”

    秦政亲昵地蹭了蹭他。

    有时候他觉得他不喜欢魏寅庄了,但有时候他又觉得他其实还是很喜欢魏寅庄,只有在他认为魏寅庄对他太好了的时候,这种喜欢的情绪才会冷却下来。

    所以只要魏寅庄别对他太好,秦政想他可以一直喜欢魏寅庄。

    磨磨蹭蹭,十一点多。

    秦政推着爷爷出了门,爷爷对于瘫痪在轮椅出门见他父母这件事似乎不很能接受,但没有说别的让秦政为难。

    秦政父母订的餐厅离学校不远,出公寓走路十五分钟到,是一家口碑不错的中式餐厅,菜式和环境都不错。

    订了一个包间,秦政把魏寅庄推进去就出去提前点菜了。

    他爸刚给他打了个电话,说已经下机,在路上,还有十几分钟到。

    秦政知道家里人喜欢吃什么,魏寅庄又不太吃东西,走马观花逛了一圈,五分钟就点好了菜。他堂妹秦萱也一起来了,秦萱跟他从小认识,小他两岁,和他爸妈相处得很近,但秦政从小女孩子绝缘体,跟秦萱聊不太来,关系一般。

    秦政点完菜没事做,出门奔餐厅街对面的奶茶店去了。

    点的奶茶还没等到手,秦政从身后听见一声“小哥哥,真巧,来买奶茶吗?”

    声线有点熟悉,语调轻佻,听上去不干不净的。

    秦政扭头,看见一个男人,二十出头年纪,比他矮半头,挺瘦,白印花t恤,收腿牛仔裤,挎着一个品牌挺高档的皮质包,手里一把收起来的遮阳伞,站离秦政半米远,秦政嗅得到他身上的香水味。

    男人似乎化了点淡妆,嘴唇很红润,但他相貌秀气,只会显得精致不会显得诡异。

    秦政想起他在哪儿听见的这个声音。

    第一个打电话找他上床的哥们儿就是他。

    秦政有点尴尬“是巧,你怎么认出我的?”

    男人站到他身边,把秦政从头到脚扫了一遍,舔了舔嘴唇,笑道“因为我见过你,我是你隔壁学校的。”

    秦政吓了一跳,把之前跟这哥们儿的通话内容和这张脸都在脑海里搜索了一遍——

    人没印象,打电话的时候秦政也没听出这兄弟表达过以前见过他的意思。

    但按裴子青的说法,他那张照片拍得很明显,被认出来大概情有可原。

    秦政不知道该跟他说什么“是吗?你之前联系的时候怎么没说?”

    “你不认识我,”男人露骨地审视着他,“难道我上去倒贴吗?”说完他笑了笑,摸了摸秦政的脸,“不过你要愿意跟我来几次,我倒贴你也行,我那时候怕我倒贴了你,你还不要我。”

    秦政倒吸一口气。

    这种一看就是gay的哥们儿不属于他以前的交往范畴。

    秦政拿了奶茶,到店里角落坐下去。

    男人笑吟吟地坐在他对面,托腮看他。

    秦政说话算数,现在只跟魏寅庄一个人上床就只跟他一个人上,他认真想了想,先婉转开口“你在哪见过的我?”

    “你来我们学校打过篮球联赛。”男人将秦政从眼睛看到嘴巴,再到手指,眼神浪荡,“看你打球的时候,我就想过你操我的样子。”

    秦政“……”

    看秦政一句话被他堵死了,男人也不在意,向后倚过去,交叠起两条腿,笑道“不怪我,你真招人喜欢。长得好,干净,身体好。我还认识别的想跟你上床的朋友。”

    “……”秦政艰难地喝了口奶茶,“我的荣幸。”

    男人挑了挑眉“所以做吗?”

    秦政“不做。”

    男人很讶异“你找到人了?”

    “嗯。”

    “床伴而已,”男人舔了舔嘴唇,直接道,“一个跟两个,没有区别。”

    秦政还想说话,男人桌子下的小腿伸过来蹭过他小腿,他脸颊发红,露出一丝勾引人意图明显的轻浮“活好会叫,你戴套就上,来吗?”

    猛地吸了一口奶茶,秦政起身,肃然道“奶茶杀精,今天硬不起来,告辞。”

    “……”

    秦政掉头就跑,跑回了街对面的餐厅。

    他不太想承认那一刻他动心了。

    因为他想看看活好会叫是什么样,他想学。

    他活好会叫,魏寅庄硬不起来。

    岂不天作之合?

    这是门学问,秦政决定研究一下。

    他真忍不住给魏寅庄搞事,以后他还得看着魏寅庄别让他乱动,一动不动地坐在轮椅里看他给他搞事。

    回去的时候,秦政看见他爸妈已经来了,菜已经上了,秦萱坐在他妈旁边,魏寅庄坐在他爸旁边,他爸妈看上去兴致不错,正在给魏寅庄讲他小时候的事。

    秦政心脏开始加速跳。

    他很紧张,发生什么事他都可以接受,但他不知道他在紧张什么。

    可能因为是魏寅庄第一次见他父母,因为他现在在做以前他很想做但没机会做的事。

    现在看上去气氛不错,所以秦政大概猜出,魏寅庄应该没有和他爸妈说明白他俩的关系。

    他一开门,魏寅庄似有所感地抬眼看了他一眼,但没出声,是位置正冲着门的秦萱看见他,先开口叫了一声“伯母,我哥回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秦萱话一出口,房间里冷凝了一瞬。

    秦父被打断了一下,没再和魏寅庄说话,沉默地坐在位置上,也没抬头看秦政。

    秦母笑得不太自然,向秦政招了招手“过来了?刚才干嘛去了,坐过来吃饭吧。”

    秦政觉出气氛不对,坐到魏寅庄身边,在桌子下面握了握魏寅庄的手,直接问“你们有事吗?”

    秦母给他盛了一碗汤,暗暗看了一眼丈夫,生硬道“没什么,我跟你爸来看看你,吃顿饭而已。”

    “行,”秦政点点头,“你们没事,我有事。”

    魏寅庄预感出他要说什么,倏地偏过脸紧紧盯着他,语气有点仓促“秦政……”

    秦政握紧他的手,平平淡淡,像要说的只是一件很寻常的事,他道“你没说吧,你没说我说。”

    秦父秦母尚看不出蛛丝马迹,摸不着头脑秦政要说什么,还在一心往他们来这里找秦政心里想的那件事上靠拢,一靠拢,便自以为如此,脸色变得都不太好看。

    但秦萱感觉比伯父伯母敏锐多了,秦政一这么说,秦萱立马就看出了点什么,失声道“哥你难道跟……”

    但秦萱说了一半就哑火了,不敢在伯父伯母面前瞎说话。

    “我有喜欢的人了,我现在跟他在一起,”秦政来时原本那点紧张散掉了,让他重新坦然下来,“是我旁边的人,姓魏,名字是魏寅庄,子丑寅卯的寅,庄重的庄。他对我很好。”

    秦父骤地变了脸。

    秦母僵硬问“他不是你的朋友吗?”

    秦政偏过头亲了亲魏寅庄“是我爱人,我想以后去国外和他结婚。”

    一片死寂。

    秦父像忍耐不了一样站起身,阴沉地盯着秦政“一个残疾人?”

    秦政下意识地去看了魏寅庄一眼,魏寅庄一直在注视着他,像听不见别人在说什么,看秦政看过来,就笑起来摸摸他的脸。

    魏寅庄不太真情实意地笑,哪怕跟秦政在一起以后也一样。

    秦政知道他自尊很重,又不可能讥讽他爸妈,也不可能摊牌,向普通人展露出他们从未接触过的世界。

    秦政猜他应当很难堪,但现在只能装作没事的样子,向他笑。

    不过秦政只猜出一点,他没猜出来的是,比起难堪,魏寅庄更害怕。

    怕秦政撑不住。

    社会压力、亲友承认对于魏寅庄这样的人来说毫无意义,让他在意的只有秦政一个人,哪怕秦政撑不住魏寅庄自认也该体谅他,但他从开始与秦政父母说,他与秦政只是朋友,就是怕秦政会被逼着离开他,比起他,更放不下原来熟悉的家庭。

    秦母看了看秦父脸色,慌张地站起身来调和“秦政你知道,家里一直很尊重你意愿,你和同性交往……家里人也能够接受,但毕竟你还年轻,你今年才二十一岁,先不要把话说得这么绝对,我们慢慢商量,再说你现在喜欢的人身体也不是很好……”

    父亲,母亲,堂妹都站起来了。

    秦政也站起来,两手空空,看着他们,道“我只有他一个人了,现在是,以后也是。”

    魏寅庄一僵,骤地拉住秦政的手。

    但秦父秦母以为这是儿子沉迷在爱情中说出的不理智、经不起时间考验的话,秦母露出为难的神色,看看儿子,又拉了拉丈夫“算了,我们先吃饭,这件事我们再好好想想,以后再聊。”

    秦政到魏寅庄身后,推过轮椅,没什么表情“我没有能再继续想的了,也没有别的选择了。我会和他在一起,喜欢他,爱他,尽我所能对他好,如果他愿意结婚,我会去国外和他结婚,一直陪伴他到我死,或者他死的那天。”

    秦父大怒,脱口斥责“你才多大??你懂什么??你之前都没和家里人提过他,你能和这个人认识多久??你什么都不和家里说,我们也根本不了解他是什么样的人,你现在就直接要说,去跟这个人去国外结婚??”

    “对不起。”秦政望向父亲,他从没和家里吵过架,他想严肃一点的,但父亲的话在他耳边回响,魏寅庄以前的话也在他耳边响,他忍不住笑了笑,“我年轻,可我总归是个人,不是被随意支使的狗。下个学期我会退学,都是我个人意愿,我会负责。你们吃,我先走了。”

    “秦政!!”

    秦政把门关上。

    “秦政……”魏寅庄攥住他的手,想将自己撑起来,“你本不必走到这一步,你大可与你父母说我只是你的朋友……”

    秦政按着他肩膀不让他起来,俯身捧过他下颌,亲了亲他,很认真道“我想喜欢你,也想爱你,我不会留退路,因为我不会走。”

    魏寅庄气息很急促地吻过秦政,将他向自己揽过来。

    他很凶,像要将一个人完全侵占掉,秦政受不太住,咬了他一下,松开,轻声喃喃“可以了,再亲我我要硬了。”

    魏寅庄眼神暗下来,替他将嘴角的水泽抹去,秦政跪抵在他胸前,弓身低着头乖乖地任他擦拭,一个人落进他余光里。

    是秦萱。

    在女孩子面前乱搞,秦政再上头也不好意思,马上站直了,溜回轮椅后面,向她很对不住地笑了一笑“我先走了,再见。”

    “等等。”秦萱跑过来,站停,怔怔地望着他,又低头看了一眼魏寅庄,“哥你是认真的吗?”

    秦政如实答“很难变。”

    秦萱露出很复杂的神情,有一丝难过的样子“裴子青知道吗?”

    秦政不知道为什么以前他什么都不明白的时候没人和他提裴子青,现在裴子青和他掰了,每个人都来问他裴子青怎么样。

    “知道。”

    秦萱好像很难受,很快地眼圈红了“这次伯父伯母来,其实是和你说裴子青的事,他们以为你和裴子青在一起了。”

    秦政愣了愣,但无话可说“我跟他掰了,你要愿意传话,可以告诉我爸妈,让他们也和裴子青父母说一声,让裴子青他爸早点重新联系裴子青。”

    “你们……”秦萱哽咽了一下,“你们以前那么要好,为什么你最后没和他在一起?”

    秦政笑了一下,没回答“那我先走了?”

    “哥你再等等,”秦萱看上去真情实意地为秦政跟裴子青掰了的事难过,一边哭一边从后面拉过书包,翻出一本书,“这是我以前发现裴子青喜欢你的时候,为你俩写的书,就算以后你们没可能了,至少……”

    秦政没听清秦萱后面说了什么。

    因为他看见了书上的名字

    《穿越霓虹的星光》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渣男忍住不哭[快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渣男忍住不哭[快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