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类别:百合GL 作者:笔墨迹象 书名:穿书女主她总在撩我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人群太过拥挤, 徐暖护着手中的花灯,沿着边沿行进, 提步上石阶, 目光落在那倒映在湖面上的人群, 隐约望见尹若月的身影。

    徐暖目光向前望去, 从人群的缝隙中穿过,不想待过了这喜鹊桥, 却仍旧不见尹若月人, 不禁担忧起来。

    闹市人多, 就连随行的护卫都被冲散, 此时若是遇到行刺之人,就危险了。

    四处张望的徐暖, 又往回走, 顾不及手中的花灯,在人群中穿梭, 可因着人太多, 太过焦急下石阶身子不受控制向前倾。

    就在徐暖以为自己多半是要摔下去时, 却落入温暖怀中,耳旁响起熟悉的声音说着:“夫人,这般急做什么?”

    徐暖拉开距离看着尹若月心间方才松了口气,指间抓着尹若月的衣裳说:“你去哪了?”

    “我还想问夫人这句话呢。”尹若月嘴角轻扬应着。

    温热的风轻拂而来, 两岸灯火通明, 徐暖怔怔地看着尹若月,指间舍不得松开尹若月, 浅笑道:“月儿,你真好看。”

    一向淡定自然的尹若月,脸颊迅速沾染红晕,那如墨般眼眸略微躲闪着徐暖的凝视应道:“夫人难不成是嘴抹了蜜么?”

    “怎么也会调戏月儿来了?”

    徐暖伸手握着尹若月的手腕,低声说:“月儿不喜欢听?”

    尹若月犹豫地应着:“自然是……喜欢。”

    一声烟花声响引的众人观望,徐暖拉近着尹若月,拿出藏在袖中的香囊,低头替尹若月系上。

    “虽是不好看,月儿可不许嫌弃。”徐暖将珠串系紧,而后才敢将目光与尹若月对视。

    尹若月摇头掌心轻抚着香囊摇头说:“夫人做的就是世上最好的,月儿不敢嫌弃的。”

    徐暖脸颊微红应着:“那喜鹊桥我们也转过了,还要去别处逛吗?”

    话音未落,尹若月探近着身子,掌心捧着徐暖的脸颊,慢慢的靠近着。

    “月儿,这还在外头呢。”徐暖并未多少,只是心跳止不住扑通扑通地跳着。

    尹若月眼眸里明亮的倒映着徐暖的面容说道:“就这一次。”

    唇瓣落下的柔软,让徐暖根本就来不及作任何的反应,即使耳旁还响着烟花声响,可心口处的跳动却如何都不能忽视。

    待尹若月稍稍拉开距离时,徐暖的脸颊已然像火烧一般,尹若月眼眸中满是笑意,指尖抚摸着徐暖的唇瓣笑道:

    “果然夫人就算再怎么逞强,还是改不了害羞就脸红的模样。”

    “月儿,你知道在我们那里怎么说喜欢吗?”

    徐暖靠近着尹若月的怀中,侧耳贴近着尹若月心口处,低声说道。

    徐暖微微侧头,望着尹若月犹豫的说:“I love you。”

    尹若月茫然的看着徐暖问:“夫人,方才在说什么?”

    “那是我爱你的意思。”

    徐暖止不住脸颊的发烫,目光落在尹若月那微红的唇瓣上,低声说:“你不是总说我都不说喜欢之类的吗?”

    原本茫然的尹若月,眼里满是灿烂,明媚地笑道:“那夫人再与月儿说一次可好?”

    “你……就爱作弄我。”

    徐暖拉着尹若月穿过人群,躲避着尹若月那越发热切的目光,身旁的尹若月却粘着徐暖追问:“是爱什么游?”

    “夫人再说一次吧?”

    一路上尹若月如同幼稚的三岁小孩,尽是追问着徐暖,徐暖脸颊发烫的厉害。

    直至回府后,沐浴过后,徐暖伸手捧着热茶,脸上的红晕都未曾褪去。

    尹若月进来时,只身着单薄的里衣,那原本被挽起的长发,被散落在身后,那平日里显得有些淡漠的面容,在沐浴过后而沾染着些许嫣红,显得柔弱几分。

    徐暖饮着茶水见尹若月手中握着那香囊,就像是得了新奇的玩意,放在掌心里把玩着。

    “夫人,这上面的小红点是什么?”尹若月半躺在一旁询问。

    “那是……装饰用的。”徐暖怕自己要是说那是爱心,恐怕尹若月是更加会追问。

    尹若月打开香囊略微惊讶地说:“这是桃枝?”

    “快到中元节,给你辟邪保平安的。”

    “夫人想的真细心。”

    徐暖小口的饮着茶水,见尹若月将香囊小心的放在枕边,方才松了口气。

    待茶水饮尽后,口中的那浓重的药汤味也没那么浓,徐暖方才躺下来。

    身旁的尹若月便粘了上来,唇瓣似有似无的贴近着徐暖的耳垂,手机灵搂着徐暖,全然没有给徐暖半点反应的机会。

    徐暖望着微微撑起身子的尹若月,指尖握着尹若月垂落的发说:“月儿怎么就不累呢?”

    “漫漫长夜,有夫人陪着怎么会累呢?”尹若月弯着眼眉应道。

    可那掌心却已探过单薄的里衣,移至徐暖的心口处,徐暖伸手微微按住那作乱的手,一手摸着尹若月的侧脸很是认真地说:

    “今夜换我来,月儿可愿意?”

    尹若月微微一愣,低头亲咬了下徐暖那微敞开的衣领处的肌肤,而后躺在一侧笑道:“好啊,夫人当真会吗?”

    徐暖没想尹若月这般爽快的应着,不免又想起上回尹若月那奸诈的计谋,微微探起身子说:“月儿,可不许又变卦。”

    “今夜是例外,月儿随夫人处理可好?”

    头一回主动的徐暖,对视着尹若月那满是打量的眼眸,不禁伏低着身子,掌心小心的透过尹若月单薄的衣赏,方才感觉尹若月那滚烫的肌肤。

    明显感觉到尹若月的紧绷,徐暖微微一顿,犹豫地问:“月儿,你紧张了?”

    尹若月却不承认,只是应着:“夜虽长,可夫人这般缓慢,不知何时才到尽头。”

    徐暖没想到尹若月如此主动,当两人衣裳尽解时,掌心触及尹若月滚烫柔软时,徐暖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跳出来了。

    目光不敢多看一眼,可偏偏又移不开眼,细密的亲吻早已安抚不了沾染□□的尹若月。

    由着尹若月的主动,指尖触及那私密地带时,徐暖紧张的只敢轻抚摸着,目光落在尹若月似是欢愉又像是隐忍着痛苦的面容。

    轻咬着尹若月紧抿住的唇瓣,徐暖轻声唤着:“月儿……”

    尹若月微眨着眼眸,掌心紧贴着徐暖脸颊,嘴角轻扬着说:“夫人不会负月儿的,对吗?”

    “不会负月儿的。”

    或是情·欲燃烧的太过灼热,当徐暖小心翼翼探索时,尹若月却毫不介意的挺身。

    大抵还是很疼的,虽然尹若月没有一句表示,徐暖也仍旧能感受到尹若月紧皱的眉头。

    缓缓深入时,紧接而来的欢愉缓解着痛楚,灼热的身躯互相缠绵时,那窗外的夜风微凉,却也无法窥视其中的窃窃私语,这夜或许不算太短暂。

    不知何时陷入昏睡当中,徐暖只知道醒来时身子像是被拆了一般,整个人都不好了。

    可身旁的某人精神却好的很,那粘人的唇时不时轻咬着耳垂。

    徐暖躲避这粘人的亲近,迷糊地喊着:“月儿别弄。”

    “夫人,怎么还在睡?”小杏的声音一下的让徐暖回过神来。

    入眼便见尹若月,指尖轻摸着徐暖的眉头,笑道:“夫人再不醒,小杏可就要进来咯。”

    徐暖侧头见屏风在忙碌的小杏问:“这会几时了?”

    “大概是快近午时了。”尹若月殷勤地回着,面色丝毫不显疲惫。

    “你……怎的都不累呀?”徐暖伸展着手握住尹若月的手,不解的问。

    尹若月顺势倒在徐暖怀中应着:“夫人眼下可知道躺着的才是最舒服的了。”

    “骗人。”徐暖伸手按住被褥,搂着尹若月说:“明明躺着的也很累。”

    “那可能是夫人身子太弱了。”尹若月微微抬起头望着徐暖说着。

    徐暖微眯着眼极困的说:“月儿你这是在幸灾乐祸吗?”

    “自然不是,夫人昨夜辛苦了才是。”

    听着尹若月毫不避讳的提起昨夜,徐暖不免脸颊微红,低声说:“月儿你……真的一点都没事?”

    尹若月窝在怀里轻声说:“还好,没夫人这么难受罢了。”

    额……这是无形中的打击啊。

    辗转入八月,又逢中秋佳节,桂花飘香,徐暖正尝试着制些新的糕点样式,而尹若月便成了试吃者。

    可样式太多,尹若月吃到最后,索性午时都不回来试吃,徐暖只得让小杏从外头带一批小孩子进来试吃。

    亭中微凉,一群小孩眼巴巴的望着徐暖,等着徐暖分发各式各样的糕点。

    夕阳西下之时,小孩子各自回府,徐暖正收拾着

    ,尹若月走近说:“今日小孩子倒是回去的早。”

    “你今日也回来的挺早的。”

    徐暖在水盆中洗手,拿着一旁的帕巾擦拭着,方才回头看尹若月。

    尹若月凑近着,伸手拿起一块糕点吃着说:“夫人的手艺真是越发出色了。”

    “那你今日午时还不回来的用饭?”

    “实在是因为公务繁忙,夫人莫生气。”尹若月伸手拉扯住徐暖的衣裳,丝毫没有半点辅政大臣风范。

    徐暖只得等着尹若月吃完糕点,两人方才回大厅,仆人设着饭菜。

    “明日月儿定会回来用饭的。”尹若月讨好的倒着茶水,递于徐暖说着。

    “当真?”

    徐暖接着茶水喝着,见仆人悉数退下,便开口说:“今日炖了乌鸡汤,你可不要又推托。”

    “自然不会。”尹若月乘着汤喝着,丝毫没有半点不喜。

    见着尹若月做到这般地步,徐暖便也不再追究,两人安静的用着饭。

    期间,门外忽地有侍卫在外汇报:“大人,刘夫人再次寻死被救,在狱中求见大人。”

    尹若月并未挺筷应道:“不必理会,但是绝对不能让她死,记住了吗?”

    “是!”

    徐暖捧着汤碗饮着,不解的问:“刘夫人?芙儿?”

    “嗯。”尹若月夹着挑好刺的鱼肉放入徐暖碗中说道:“留下她还有别的用处。”

    徐暖吃着碗里的鱼肉,虽然不明白尹若月留芙儿有何用,不过徐暖并未再追问,只当是尹若月念及对于芙儿旧仆的情谊,所以并未下手。

    秋月漫长,枫叶却正红,某日徐暖邀着尹若月一同去赏枫林,马车绕着山转着。

    一身淡雅装扮尹若月在这枫林格外醒目,徐暖像是瞧着一小孩般,拉着懒散的尹若月,漫步在这林中。

    远处清远寺钟声微鸣,在山谷间回荡,徐暖侧身看着尹若月笑道:“往后日子还长着,月儿可不能这般懈怠。”

    “这登高望远乃重阳的事,夫人怎么就如此热衷于访名山大川?”尹若月无奈的望着徐暖,话语虽是不愿,可手却紧握着徐暖不肯松手。

    徐暖忽地停下俏皮地凑近着说:“你整日在文书阁我都未曾说月儿,难得登山赏景月儿就不乐意了?”

    “那往后我便带着小杏去,再不邀月儿如此可好?”

    “不好。”尹若月眉头微皱着,轻吻了下徐暖的唇瓣,细声道:“往后夫人也能由我一人陪,就算是小杏也不可以。”

    徐暖笑着并未避开,十指扣着尹若月的手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月儿可不能食言哦。”

    尹若月怔怔地看着,微微一笑,明眸中倒映着一身淡黄色的长裙的徐暖,呆呆地应道:“好。”

    就这般,往后数年徐暖游历山水美景必定要尹若月放下手中的政务陪同,都城中谁人不知尹夫人独爱山川之美,在朝堂中一向无人敢抗的尹大臣心甘情愿为尹夫人牵马。

    这也曾在都城中掀起不少的波澜,时间辗转流逝,幕国在尹大臣的不断改革,若历五十二年幕国吞没两国领地,幕国疆土达到顶峰。

    可人人都知道掌握幕国财政军机大权的是辅政大臣尹大臣,而不是幕国的皇帝。

    若历五十三年幕国皇帝崩,新皇继位,历经三朝的辅政大臣尹大臣仍旧是在位把握着幕国的运势。

    若历六十一年尹夫人病逝,同年尹大臣失去音信,那个掌握幕国运势数十年的女子,从此整个幕国再无此人。

    骤然间清醒过来时,徐暖侧头看着窗外的明亮,那车子的鸣笛声像是要刺破耳膜一般。

    徐暖挣扎着坐了起来,一旁的手机滴滴的响着,机械般的播放着:“今日晴转多云,星期六。”

    用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徐暖才重新适应现代社会,回老家看外公。

    再从车上下来时,徐暖看着这高楼大厦,好似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一个人沿着公园漫步走着,徐暖疲惫的接通外公的电话。

    “暖暖,一个人在外边要注意安全呐。”

    “嗯,知道。”

    “要是有看上哪家小伙子,记得带回来给外公瞧瞧。”

    徐暖犹豫地应着:“现在还没呢,以后再说。”

    虽然以后也不会有的。

    “对,现在还早着呢。”

    挂断电话时,徐暖闭上眼,感受着温暖日光落在身上,好似所有的都被夺取,自己空荡荡在这世上,唯独温暖的阳光还在,可下一秒日光忽地被挡住。

    徐暖还未睁开眼,便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旁响起:“夫人,好久不见。”

    害怕是自己出现错觉,徐暖并未睁开眼,只是犹豫地应着:“好久不见。”

    直至落入熟悉怀抱时,徐暖方才回过神来,便听见尹若月闷声说:“夫人可让月儿好找呢。”

    “月儿你……怎么能来这里的?”

    尹若月稍稍拉开距离说:“夫人难不成忘了,那个寄在芙儿身上的人还被月儿关着呢。”

    “还是夫人觉得月儿太粘人了,不想让月儿跟过来?”

    徐暖嘴角上扬应道:“虽然有点粘人,不过我喜欢。”

    幸好有你在,才不至于让我一个人孤单在这世界游荡。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穿书女主她总在撩我》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穿书女主她总在撩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