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番外 包子

类别:纯爱耽美 作者:北冥魑 书名:归隐乡野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又是一年炎热的时候, 稍微动一动便能出了一身的汗,何凌挺着一个硕大的肚子,更是一步都不愿动弹。

    他此时正躺在屋里的小榻上, 搭了条薄被, 眯着眼睛昏昏欲睡,因为肚子太大,姿势看着并不怎么舒服。

    祁越端着碗酸梅汤走进来,就看见了他这副模样, 轻轻的皱了皱眉, 随着肚子越来越大,何凌便更加的不好过,每晚都难受的睡不着,有时候即便睡着了, 也会被突然闹腾的孩子一脚踢醒。

    他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在塌边上坐下,看着他眼睛下方的青黑, 心疼的叹了口气, 若是可以, 他真想替对方受这份罪。

    何凌本就没有睡着,身边来了人自然能感觉的到, 他睁开眼睛看见他担忧的脸, 轻轻的笑了笑,“相公做什么这般愁眉苦脸的?”

    见人醒着,祁越便伸手摸了摸他有些汗湿的头发, 跟着露出了笑容,“我的夫郎连睡觉都这般好看,要是有人来跟我抢可如何是好?”

    何凌轻笑出声,稍微动了动有些发僵的身体,让自己舒服了点,“相公这般厉害,又有谁能抢得过你。”

    “说的也是,若有不长眼的,我就让他吃不了兜着走。”祁越刮了下他的鼻子,指指自己放在旁侧小几上的碗,“我刚做了酸梅汤,你要不要喝?”

    “要。”正热的难受,口里发干的很,这汤来得正是时候,何凌点头应了,便在对方的帮助下坐起身子。

    “叩叩叩”

    刚拿了酸梅汤准备喂给他的小夫郎,就听见外面的敲门声,祁越无奈的将碗放到对方手里让他先喝,便起身出了屋。

    走进院子里,毒辣的阳光便晒的他眯了眼睛,他抬手遮在额上,缓步走到门边,将热的略有些烫手的门栓取下,打开了木门。

    外面的人一袭红衣似火,比天上的太阳还要来得热烈,祁越诧异的挑了挑眉,笑道:“姨母来的可当真是突然!”

    “小凌呢?他身体如何了?”杜华裳也不与他那般多废话,首先便问了自己最想知道的事。

    对方一向这般直奔主题,祁越都习惯了,“最近被那肚子折腾的厉害,饭吃的不多,觉也没怎么睡好。”

    从岐毒谷回来的时候,他们去玉珑坊住过些时日,若不是何凌思念家里,杜华裳都不舍得放他们走。

    回了古水村之后,她也是时常便送信过来询问他的状况,伴随着许多各种各样的补品,堆的他们家里到处都是。

    祁越也会代替何凌给她写信,都是生活中的琐事和宝宝成长的情况,每每送出,就会换来更多的补养之物,让他们也很是无奈。

    这回对方会亲自跑过来,他心中也有些猜测,估摸着是上回的信中提到这几日或许会生产,心里放心不下就赶来了吧。

    “都怪你!”杜华裳不满的瞪了他一眼,若不是这人做了坏事,她的侄儿哪用这般辛苦,”我去看看他。”

    见她越过自己便进了门,祁越无奈的摇摇头,没关门就跟着进去了,她那两个徒弟还在外面,马车上估计带了不少东西。

    两人刚走到屋门口,便听见里面传来碗碟碎裂的声响,随后就是一声痛哼,他们同时心中一跳,急忙冲了进去。

    何凌正抱着肚子,神色痛苦的趴倒在塌上,盛了酸梅汤的碗摔碎在地面,估计是突来的疼痛让他没有拿住。

    “阿凌?!”祁越变了脸色奔上前,将他蜷缩着的身体搂进怀里,慌乱的拭去他额上不断冒出的冷汗。

    “相公,要……要生……”何凌艰难地抬起手,紧紧地揪住他的衣袖,腹中一阵又一阵袭来的剧痛,让他连话都说不完整。

    祁越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这种关键的时候,他不能自己先乱了手脚,一把将人打横抱起,放到床铺上去,扭头对急的有些手足无措的女子道:“劳烦姨母让人烧些热水来!”

    杜华裳忙胡乱地点点头,提着裙子便出了门去,她至今都未曾成亲,又哪里清楚生孩子的事,见她侄儿这般的难过,可不是慌了手脚。

    “阿凌,你别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祁越在他口中塞了颗药丸,紧紧地握住他的手,一番话也不知是在安慰谁,“孩子不会有事,你也不会有事的!”

    交握的手中传来对方的温度,让被疼痛乱了思绪的何凌清醒了些,他深深的呼吸了几口气,望着他的眼神中是全然的信任。

    祁越在他的脸侧重重的亲了口,转了个方向坐下,褪去他身上裤子,直盯着他的眼睛,“阿凌,你要用力。”

    何凌的手紧攥着枕头,对上他的目光,神色坚定了许多,他咬紧牙关,狠狠的用了力气!

    “啊!”

    屋子里传出的痛叫声,让拿了人参折返回来的杜华裳心中一抖,将盒子打翻在地上,她腿软了一下,被身边的弟子撑住身体,竟是没有勇气推开眼前的门。

    她害怕进去后看到的场面太过凄惨,会让自己心疼死,她红着眼眶落下泪来,听到里面一声比一声痛苦的叫喊声,只能在心中默默的祈祷对方没事。

    “阿凌,我在这儿!”祁越赤红着眼睛,看着躺在他跟前的人涨红着一张脸,额际暴起了青筋,努力咬牙坚持的模样,心被狠狠的揪成一团。

    何凌的汗水早已将枕头打湿,他已经十分的疲累,可身下的那份疼在提醒着他,孩子还没有生出来,他不能在此时停下休息。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他的声音因为不断地痛叫变的嘶哑起来,被汗湿的眼睫也看不清东西,耳边不断响起相公的声音,一次一次的给了他力气。

    杜华裳坐在门前的石阶上,两只手紧紧的交握在一起,心中的担心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浓烈,她咬住嘴唇,觉得煎熬无比。

    也不去过去了多久,一声婴儿的啼哭终于从房间中传出来,她长长的舒了口气,手撑在旁侧,才没让自己歪倒过去。

    “姨母,拿水进来!”

    祁越的声音紧接着传进耳朵,杜华裳赶紧拭去因为放松又一次滚落的泪水,站起身接过弟子手中的水盆,亲自端了进去。

    房间里能嗅到一股很浓烈的血腥味,何凌倒在床上双目紧闭,应该是因为力竭昏了过去,他身上的衣衫早已被汗水湿了个彻底,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

    祁越示意她将水盆放在架上,就把手中抱着的布团塞到她怀里,“劳烦姨母带出去照料一下,阿凌这边我得顾着。”

    臂间猛的被放入软乎乎的一团,杜华裳僵着身体都不敢动,她低下头看去,被包的只露了张脸的小婴儿吸着拳头正睡的香,小脸上的皮肤皱巴巴的,“怎么这般丑?”

    “刚出生的孩子都是如此。”祁越伸手又在那小脑袋上摸了摸,便道:“姨母先将孩子带出去吧,我得给阿凌擦一擦身。”

    杜华裳抱着刚出生的宝宝出了门,他把水盆端到床边放在小柜上,拧了巾帕替何凌擦拭身上的脏污。

    看到他在睡梦中依旧拧起的眉头,祁越弯身下去吻在他的额心,而后便忍不住垂下头埋在他的颈间,嗅着鼻息间汗水的味道,狂烈跳动的心脏才算是平息了些,天知道方才那段时间他有多么的度日如年,还好一切都结束了,他再也不想有第二次。

    何凌生了个大胖小子,郑越风他们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是几天后了,当下便心急火燎地从镇上赶了过来。

    因为他们离得远,算是最后来拜访的人,林生一家和许父在孩子出生第二天就已经过来探望过。

    “孩子呢孩子呢?”他一进门眼睛就四下乱瞅,看了半天也没发现小孩儿的踪迹,“我说祁越,你把孩子藏哪儿了?”

    祁越简直哭笑不得,谁家会把刚出生几天的孩子放在院子里,“跟凌哥儿在屋里呢,我带你们去看一看。”

    何凌刚生了孩子没多久,还不能见风,屋里门窗都关得严实,他们进去的时候,他正靠坐在床上抱着孩子拍哄,杜华裳陪着他。

    看见有个没见过的女子在这儿,两人都是一愣,待祁越介绍过才恍然,原来这就是先前跟他们提过的那个姨母,看着当真年轻。

    祁越将孩子从何凌手中接过抱给他们看,郑越风雀跃的凑过去,上上下下的打量了良久。现在的小婴儿已经不是刚出生那般丑丑的,白嫩嫩的皮肤看着漂亮极了,他心下遗憾,“这要是个姑娘或哥儿该多好!”

    “说什么呢?”许华一巴掌拍在他背上,“这般好看的小汉子,以后还不知多招人喜欢呢,你竟然还嫌弃!”

    被教训了的郑越风讪讪的挠挠鼻子,他哪里嫌弃,只是表达一下心中的失望而已,但为了不再被骂,他还是闭嘴没说,轻咳了声,就岔开话去,“起名字了吗?”

    祁越回头与何凌相视一笑,才对他们道:“祁麟,他的名字叫祁麟。”

    郑越风默默的跟着念了一遍,就明白了其中深意,心中不禁又开始羡慕,“华哥儿,我们也赶紧生个孩子吧!”

    此话换来的自然是许华狠狠的一瞪,孩子这事儿是说有就能有的吗?总是这么说风就是雨的,自己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呢!

    祁越抱着孩子回到床边,在何凌身边坐下,伸出一只手将他揽入怀中,亲了下他勾起的唇角,心中被填的很满。

    自此以后,他们会如同普通的乡间人家一般,带着属于两人的孩子,与诸多的朋友们,幸福平淡的度过一生。

    作者有话要说:蒸了许久的包子终于热乎乎的出笼了,这篇文也彻底结束,再次感谢宝贝们的支持,谢谢~

    (ps:过几天开新坑,希望各位继续支持,爱你们~)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归隐乡野》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归隐乡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