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类别:纯爱耽美 作者:师子洋 书名:末穿古之夫父有为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阮唐被立为皇太子的消息不是从前朝传到昭庆殿里的, 而是在武成帝在朝堂上当中宣布这条旨意的同时, 唐景云拿着册封的圣旨, 来到了昭庆殿里,亲自告诉了阮唐和屠林。

    之前虽说有所察觉, 但因着此事太过不可思议,所以两人都不曾真的这样想过, 而如今他们觉得完全不可能的事竟真的发生了,这让阮唐和屠林第一反应便是不敢相信。

    “爹、爹, 这怎么可能?您是在同我开玩笑吧?”阮唐惊诧道,虽然他一点都不觉得这玩笑很好笑,但他此刻真的希望这只是个玩笑。

    唐景云也知此事太过突然,阮唐一时接受不了也是正常,便坐到了阮唐的身边, 缓声道:“这件事是我和皇帝早在当初查明了你被人投毒之事时就决定下来了,只是那时你怀着孕, 怕刺激到你, 便没有马上告诉你。”

    说着, 唐景云拿过旁边宫人捧着的武成帝亲手书写,盖着玉玺大印的册封圣旨交给了阮唐, 道:“这是册封的圣旨,此刻皇帝也已经在朝堂上公布了此事, 做不得假。”

    阮唐拿过圣旨,展开一看,果然上面清清楚楚写着自己的名字, 这才不得不相信了此事,然而此时确认了是真的,阮唐却更加觉得难以相信。

    “为什么?我又并非是皇室血脉,怎么能够成为太子?”阮唐拿着圣旨,感觉自己的手都有些发抖,猛地,他想到了一个可能,带着几分急切对唐景云求证道:“难不成,我不是爹和娘的孩子,而是爹和皇上……”

    阮唐始终无法相信,武成帝会爱屋及乌到,竟然连皇位都愿意给自己这样一个和他完全没有血缘关系的继子,除非,他其实是唐景云和武成帝的孩子,只是当初因为因为一些原因不能公开承认,才说自己是唐景云和他的妻子的孩子。

    不想唐景云却摇了摇头,否定了阮唐的这个猜测,道:“你就是爹和娘的亲骨肉,和皇帝没有关系。”

    阮唐张了张嘴,还想说再些什么,但一时却又已无话可说。的确,若自己真的是武成帝的孩子,一早便可相认,又怎么会等到今日,然而看着手里的圣旨,他却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心中更是隐隐升起了一丝惶恐。

    皇太子便是储君,便是将来的帝王,或许这个位子在旁人看来是尊容至极的天下之主,然而阮唐却只觉得仿佛有一座望不到顶的大山压在了他的肩膀上……

    见阮唐沉默不语,脸色却渐渐变得无措而苍白,唐景云心中不由暗暗叹了口气,更是有了一丝的懊悔,或许,他们不该将这样的重担让阮唐背负。

    这样想着,唐景云便道:“元儿,这件事到底是我们自作主张,也没有提前问过你的意思,好在现下也并非没有转圜的余地,所以……你若是不愿意的话,也没关系……”

    阮唐当即就想开口说不愿意,然而对上唐景云包容温和的目光,看到他眼角虽然不甚明显,却已浮现出的细纹,不知怎得心里就是一堵,没能将话说出来。

    此刻他已经完全的回过了神来,思绪也恢复了理智,沉默了许久后,对唐景云问道:“爹,你希望我当这个皇太子吗?”

    唐景云微怔,没想到阮唐会这样的问他,他心中微动,片刻后才温声道:“爹希望你能够永远平安开心。”

    阮唐再次沉默了下来,他想起了自己幼时被人掳走和父亲家人分离时的惶恐和惊惧,想到了在得知自己的膳食里被人投了毒之时的惊怒和后怕,又想起了他曾经打听到的,唐景云和武成帝当年的那些旧事……

    “……我知道了。”阮唐终于再次开口,他虽然没有说愿意,也没说不愿,但手中的圣旨却没有要再还给唐景云的意思。

    他知道,唐景云所做的一切决定都必是为了他着想,而唐景云希望他能够永远平安开心,他也希望唐景云如此。成为皇太子纵使让他如负千钧重担承受万民非议,但既是唐景云所愿,那他也不会让唐景云失望。

    见虽然阮唐答应了下来,但面上却并没有什么激动欣喜之色,反而微微蹙眉,有些怔然凝重的样子,唐景云说不出心中是什么滋味,他突然想到,若是当初不相认,阮唐或许如今就能生活的简单许多,也更不会差点被人毒杀,终究是他,对不住自己的孩子。

    一旁的屠林一直没有说话,一开始听到唐景云的话,得知阮唐被武成帝封为了皇太子的时候,他自然是有些懵了的,但等回过神来,却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不管武成帝和唐景云是怎么想的,阮唐成为太子总归于他们没害处,且阮唐自己也是愿意的,那他自然便也只有支持绝无二话。

    阮唐成为了大周的皇太子就这样定了下来,本来,这是一件完全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在武成帝这个肆意任性唯我独尊的帝王一意孤行之下,再加上朝中靖国公带头的一众勋贵豪族,肃亲王带头的一众宗室王公的支持,朝中聊聊几位老臣的反对的声音便显得微乎其微,丝毫无力将此事阻止分毫,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数月后的太子册立大典如期举行。

    太子作为一国储君,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典礼仪式自也是极为繁琐而隆重的,好在阮唐虽然才生育了一子,但数月的修养早已让他的身体恢复如初,又有唐景云在典礼前为他细细讲解教导过一番,加之阮唐本就生性沉稳,所以册立仪式便也举办的十分顺利。

    唐景云和武成帝无子,过去也一直未曾立过太子,储君所居之东宫,便一直空闲着。虽说阮唐一家已经住惯了昭庆殿,但昭庆殿到底不比东宫轩阔,且阮唐既已为皇太子,便理应置六傅,并提选一众属官,如此昭庆殿便不宜再继续居住。

    除了住所的改变外,成为了皇太子的阮唐也比以前更加的忙碌了。他只年幼的时候读过几年学堂,虽然识得字,但却并没有什么深刻的学识,尤其身为太子所必须的也不仅仅是学识,诗书礼仪忠孝德行,还有朝政民生外交国策等,都需要一一进行学习掌握。

    又因着阮唐是武成帝真正属意的储君人选,便不似其他的帝王那般对太子会有诸多的猜忌和打压,反而十分用心的为阮唐讲解朝中的各方势力,传授为君之道。

    阮唐本就并非性子愚钝蠢笨之人,不然也不可能能在短短几年时间里,就将家中的生意发展至整个南地数州府内,且他虽是年纪不小,但却也更加成熟睿智,又得唐景云与武成帝倾囊相授,短短时日内便进步非凡,更是偶尔还会提出些让唐景云和武成帝都颇为惊讶的独到见解,令两人称奇不已。

    然而面对两人的赞赏,阮唐却是有些受之有愧,因为他自己知道,他所提出来的那些有益国计民生的想法,不过是通过屠林见识到了另一个先进发达的世界里才得来的罢了,而并非是他自己所想出来的。

    只是此事涉及到屠林,阮唐考率再三,又和屠林商议了一番之后,觉得没有什么特别坦白的必要,便决定不告诉唐景云屠林非同寻常的来历,也免得再徒生出事端来。

    武成帝虽然无子,但早年选出的那些宗室子为了储位彼此相争,惹出了不少风波乱子,前朝官员亦有不少牵连其中,袭爵囚禁丢官抄家的时常有之。众人虽然日日因此而殚精竭虑,但自古夺嫡之争便是如此惨烈血腥,便也不觉得无法忍受。

    然待阮唐成为太子之后,因无人可与之相争,朝中便也不再需因夺嫡而互相结党分派,少了许多诡谲倾扎,重新回复了许久不见的祥和平稳之景,后宫之中亦是如此。当然,也并非是全然没有不和谐的声音。

    阮唐一个非赵姓的人,却成了赵氏皇族唯一的继承人,赵家里自然是有人不愿意的。但他们本就已在武成帝的打压下在朝中无立足之地,而宫里头又有屠林率领的禁军侍卫守卫防护的密不透风,让他们完全无隙可乘。

    最后他们虽然想出了在民间散播流言,诋毁武成帝和唐景云的名声,指责阮唐的太子之位来历不正,但武成帝雷厉风行,直接抓了几个跳的最欢的杀鸡儆猴,让剩下的很快就偃旗息鼓,再不敢生事了。至于那些流言,尤其是有关阮唐这位继子太子的,虽然还是令民间议论了很久,但也只是议论,却是影响不到阮唐什么。

    时间流逝日月更迭,很快五个秋冬轮转而过,东宫崇仁殿之中,阮唐头戴嵌玉金冠,身着一身杏黄色的常服,正眉头微蹙,端坐于书案之后,细细地看着手中的奏疏。

    太子作为储君,有辅佐皇帝处理朝政之责,武成帝又对阮唐十分的看重,加之阮唐在成为太子之后也很快就展现出了自己出众的能力,所以从数年前皇帝便开始将一些政事交予阮唐处理,到如今,更是已经直接命阮唐监国,他则是称了病,在紫宸殿里日日和唐景云腻在一块,将朝堂上的一切都交给了阮唐。

    好在如今大周边境安定四海升平,朝中文武大臣也大都算是忠心勉励,对阮唐这位宽和仁德,屡屡提出治国良方,在民间更是极有声望的太子也俱都十分臣服,尽心辅佐,让阮唐还算应对有余。只是到底朝政繁琐,又有其余诸事繁杂,每日便终究是比过去少了许多空闲。

    屠林结束了今日的巡视,一回来见阮唐还在忙碌,便没有出声打扰,只褪去了一身的甲胄换上居家的常服,接过宫婢奉上的茶水,坐到了临窗的榻下浅浅缀饮着,目光却是一眨不眨的落在了阮唐的身上。

    五年的时间过去,岁月却并没有在阮唐身上留下些微的痕迹,一如初见时那般温和清俊的眉眼,让屠林像是怎么也看不够似的,移不开视线。

    许是屠林的视线太过灼热,阮唐似有所觉,他抬起头正对上屠林看过来的视线,不由微愣,随即便露出了笑容来,温声道:“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叫我?”

    屠林便道:“我也是才回来,没打扰到你吧?”

    “无妨,只是宿州知府送来的贺表。”阮唐道。因着快到万寿节了,各地都纷纷送来了恭贺奏疏和给武成帝的寿礼,武成帝如今龙体有‘恙’,便由阮唐代为查看,却也不是什么多紧急重要的事情,所以说罢,阮唐便放下了奏疏,站起身朝屠林走去。

    他每日要忙的事不少,屠林也同样如此,每日巡察、检视、训练,两人就只有三餐和晚上睡觉的时候,可以有些许的空闲说说话。

    “万寿节快到了,皇上终究是要上朝接受百官贺拜的,到时你也能轻省轻省了。”见阮唐面露些许疲色,屠林心疼的将人揽进怀里,大手轻轻地在阮唐腰背按揉起来。

    只阮唐和屠林两人在的时候,屋子里都不留侍奉的宫人,阮唐便也不怕被人瞧见,放松身体软靠在屠林怀里,任由屠林为自己放松按摩,很快就舒服的眯起了眼睛,轻哼道:“或许吧。”

    虽然唐景云告诉他,万寿节时武成帝的‘病’就会痊愈,但谁知武成帝会不会过了节就又‘生病’了?这种事情,武成帝能做第一次就能做第二次,阮唐心中却不敢抱有太大的希望。

    他虽然不比唐景云和武成帝相识的时间长,但他对武成帝的了解却是十分的深刻且正确的,然而,到了万寿节当日,阮唐发现,他还是低估了武成帝。

    这一次,武成帝直接将包袱甩了个彻底,在万寿节当日接受完百官贺拜之后,竟是直接宣布禅位于阮唐。而待万寿节及新帝登基大典之后,更是再多一天都不耽搁,就带着唐景云离京出巡游玩去了,诺大的皇宫里,至此就只剩下了阮唐一家人。

    虽然知道自己将来会有一天成为皇帝,但这一天来得时间,还是超出了阮唐想象的快。好在虽然他才真正成了皇帝,但继位之前已监国了一短不短的时日,倒也不至于手忙脚乱难以应对。对他来说,当皇帝和当太子却是并没有太大的区别,除了众人对他的称呼从‘殿下’变成了‘陛下’外,其余却是依旧如同过去一般无二。

    不过屠林和几个孩子,却因着阮唐身份的改变,生活有了不小的变化。屠林和阮唐是夫妻,虽然原本时屠林为夫,阮唐为妻,如今阮唐成了皇帝,那屠林便应是帝夫,但无论是大周,还是之前有历史记载的数个朝代,都未曾有功帝夫这样的一个称谓,而皇帝却不能没有皇后,所以最终屠林还是成了皇后,也是千百年来,唯一的一位男皇后。

    只是屠林虽然成了皇后,但因着他男子的身份,宫中接见官员内眷及宗亲命妇等事宜便不太方便,而唐景云又不在宫中。好在屠娇娇如今已经长大,她作为阮唐唯一的女儿,又是宫里唯一的公主,便正好可以代屠林处理此等事情。

    屠安虽然与阮唐没有血缘关系,但阮唐一向视他为亲子,待他同屠娇娇及幼子没有丝毫的区别。阮唐登基后,屠安已经成年,便同时给他封了王,以‘宁’为号,还让屠安入朝参政。

    屠安自幼就十分聪慧,读书也极好,又曾得了唐景云指点教导,才学能力皆是不俗,很是为阮唐分担了不少辛苦。这也让阮唐突然就体会到了,当初武成帝将政事丢给自己时是什么样的心情,心里不免有了些蠢蠢欲动。

    好在阮唐自问还是比武成帝要负责任一些,也以己度人,不想让屠安年纪轻轻就为案牍所劳形,总是要等到他娶妻成家之后,才好委以重任,便暂歇按捺下了心思。至于阮唐和屠林的幼子,此时还不到六岁,太过年幼,倒是用不着封赏什么。

    武成帝虽然在将皇位传给了阮唐后,就带着唐景云到处去游玩,但他和唐景云到底年纪已是不小,所以只数年后,两人便还是回到了皇宫里,并且依旧住在紫宸殿之中。那里本是帝后的居所,却更是武成帝和唐景云一起生活了数十年的地方,所以阮唐在继位之后,一家人依旧住在东宫里,将紫宸殿留给武成帝和唐景云。

    只是武成帝和唐景云到底也是不可能永远的住下去,就在阮唐继位后的第十三个念头,年近七旬的武成帝便阖然离世了,而在他离世前,说出的最后一句话,便是让唐景云死后同他合葬,而且是同棺而葬。

    帝后合葬本是常理,然而同棺而葬却是前所未有,但这是武成帝遗愿,唐景云也在武成帝弥留之际答允了他,阮唐自是遵从二人之意。待又过了两年,唐景云也寿终正寝后,便再次打开了武成帝陵寝,将唐景云送进了武成帝的棺椁之中。在这之后,帝后的棺椁才真正的封死,实现了武成帝同唐景云死生相守不离的心愿。

    虽然知晓人固有一死,但唐景云真的去世了,还是让阮唐心中的沉郁久久难以疏解,更是茶饭不思,短短数日便消瘦了许多。屠林见此,自是心中焦急又心疼,然而他可以抵御千军万马,却无法让死人复生。

    不只是屠林,几个孩子见阮唐如此,也都是很为他感到担心。他们想了许多法子逗阮唐开心,但却都没能真正的让阮唐开心起来。

    正在他们都有些束手无策了的时候,屠林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在对几个孩子各自交代了一番之后,他便开始去进行了的准备。

    于是数日后,阮唐从睡梦中清醒过来,就发现自己不是在皇宫中自己熟悉的寝殿里,而好像是在一架晃晃悠悠行进中的马车上。

    他心中自是十分疑惑,但一睁开眼就看到了在自己身边的屠林,便不曾惊慌,只是对屠林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咱们这是在哪?”

    “在出京的路上。”屠林道,见阮唐越发不解,没等阮唐再问,他便解释道:“你忘了,我曾答应过你,要带你去东边看海,吃最新鲜的海鲜,还要去辽东看最美的雪景,去西疆看金子一般的黄沙……我答应过你的,我都不会忘。”

    阮唐怔怔地看着屠林,虽然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但当初屠林的那些话,他并不曾忘记,只是他以为那些以不可能实现,所以几乎不曾再想起过……

    见阮唐一直不说话,屠林心中不由有些惴惴,这次是他自作主张,也没有提前问过阮唐的意思,便低声道:“我知道爹离开了,你心中不舍,但在宫里待着难免触景生情,便想带你起来游玩一番,散散心。不过咱们才出京不远,你若是不想去,那咱们即刻就回去也无妨。”

    屠林说完就低头盯着阮唐看,等着阮唐的答复。阮唐一开始自然很是意外,也是想立刻回宫里的,他这么一走了之,宫里岂不会生出许多麻烦,但对上屠林难掩担忧的视线,到嘴边的话就说不出口了。

    他知道,屠林是为了他好,希望他能开心,便也不想辜负屠林的一番好意。而且屠林不是肆意妄为的人,既然带了自己出来,想来应该已做好了许多的安排,所以回宫的话便没有说出口。

    “现在这个季节,再过半月辽东就会有落雪了,那就先去辽东吧。”阮唐微微笑着,对屠林道。

    屠林一愣,随即也露出了笑容,道:“好。”

    ————完————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啦~~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末穿古之夫父有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末穿古之夫父有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