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正文完结

类别:纯爱耽美 作者:茯生 书名:[综]齐神直播日常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最后的结果,当然是人也没跑,但是洞房花烛夜也没成。

    齐木和扉间两个人穿戴整齐地躺在一张大床上,盖着同一张又厚又沉的被子,陷入了深深的沉默,相对无言。

    最后还是扉间试图打破沉默:“明天,我会送伯父伯母回去。”然后你就可以留下来不用走了。

    当然,后面这句话他没敢说出来。

    【……你今天犹豫了一整天,就是为了说这个?】齐木挑眉,想推推眼镜却推了个空,才想起来因为能够自己控制能力,所以已经不需要眼镜了。

    他难得脸上的表情略显柔和,平淡地答应:【好。】

    扉间:……

    果然这个暗示还是太薄弱了吧,这个人似乎根本就没有发现啊。

    里面谈着话,穿出一丝微弱的声音。

    门口灌了一嘴的冷风还强颜欢笑的柱间边听墙角边跟旁边的人抱怨:“扉间到底是怎么回事?这种大喜的日子竟然在和楠雄这么平平淡淡的聊天?”

    “族长教训的是,”忍者边笑边试图给柱间披上衣服,抹了把额头上的汗,“外面风大,扉间大人自己是有分寸的人,这种……咳咳,这种事情,您就不用太操劳了。”

    柱间立马严肃脸:“那可不行!”

    扉间可是他唯一剩下的弟弟,他的所有事情一点儿也不能马虎,他可是个做哥哥的。

    “不行!”柱间一脚踩上窗沿,撸起袖子,“我得亲自进去提醒一下扉间,毕竟楠雄是这么风趣的人,不提醒一下他们俩可能要聊到天亮了!”

    他是这个恨铁不成钢啊!

    忍者:……

    一墙之隔的两位超能力者:……

    不,兄弟,你老老实实回去睡觉就是最好的帮助了,真的。

    那名忍者拉住柱间的一条胳膊,使劲儿啦了几下没拽动,这才想起来眼前这个人就算再没正行也是火影和一族之长,几乎是有些绝望地喊道:“柱间大人!”

    屋里的扉间大人和楠雄大人,拜托了!一定要听见啊!

    “怎么回事?”一道轻柔却不失威严的女声突兀地插了进来。

    柱间扭过头,看见漩涡水户的一瞬间,立刻从墙角爬起来,摸摸后脑勺尴尬地笑了笑:“哈哈哈是水户啊,没什么,我就是怕扉间有什么事,所以顺路来看看。”

    水户:……

    她看了眼窗子,又看了眼柱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五分钟后,带上那名忍者走了,身后遥遥跟着耷拉着脑袋兴致不高的千手族长。

    她回过头,凝视着房子。

    扉间,楠雄,大嫂只能帮你们到这里了。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的时候,出于忍者的习惯,扉间很快就清醒了,然后发现……齐木他走了!

    床板空空,再一问,连伯父伯母也跟着回到自己的世界了。

    他通过直播间试图联系齐木,但是并没有人回应,回答他的只有听到声音有些疑惑的系统。

    系统边听着声音,边眨了眨眼睛:“发生什么了吗?”

    “……没什么。”扉间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说出实情。

    他正觉得心累,旁边一晚上没睡盯着两个大黑眼圈的柱间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扉间啊,大哥知道你刚成婚,可是也要给楠雄时间和自由啊?”

    扉间听着听着,眉头一皱,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他侧过身,用认真而诚恳地目光盯着柱间:“大哥。”

    “嗯?怎么了?”柱间以为他终于开窍,立马激动而紧张的心情问道。

    “……你再多说一句话,”扉间闭了闭眼,“这个月的公务,我就一笔都不会帮你处理了。”

    柱间:???

    他连忙站直身板捂着嘴拼命摇头。

    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到底做错了什么,但是生气的扉间的表情真的好可怕,像父亲!

    另一边,已经再一次换了壳子,在不知道哪个世界玩耍的齐木坐在病床上,一边维持着淡淡的微笑,一边听系统进行汇报。

    “……所以说多亏了我的机智反问啊兄弟!”系统得意地拍了拍胸脯,旁边的幻术颇为认真地竖起大拇指,“不过话说回来,你也真是够拼的。”

    一直面无表情冷着一张脸的人,突然为了维持人设开始面带笑容。

    系统打了个冷颤。

    啧,违和感真不是一般的强。

    【我知道了。】表面笑容,内心无感的齐木听到这句吐槽,选择过河拆桥,迅速地关上了直播间来静心。

    系统:……喂!

    “岂可修,人家也是有脾气的,”他咬着小手帕原地跳脚,最后灵机一动,趁着齐木关闭直播间的空隙联系千手扉间,“那个,扉间大佬啊,我这里有最新的情报你要不要啊……”

    这一切齐木当然是不知情的。

    他此时此刻正在忙于应付这具花容月貌壳子的朋友们。

    没错,就在几分钟以前,一群热血少年争先恐后地闯进病房,扑倒在他的床边,喊道:“部长!!!”

    一个肤色偏铜,戴着帽子,显得有些老成的人也对他点点头:“幸村。”

    齐木顿了一下,还是回了一句:【真田。】

    “啊嘞?”丸井文太摸摸自己的一头卷发,“是我的错觉吗?怎么感觉部长刚刚好像没有张嘴……”

    “喂丸井,你不会是这两天自己一个人偷偷加大训练力度了吧?都出幻觉了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他才不会吧?”

    在一片哄笑声中,齐木只能给予善意的微笑。

    他这次拿到的壳子叫幸村精市,有着深蓝色微卷的头发,褐色的眼眸,和白玉一样白皙,棱角分明的一张脸。

    整个人虽然在病中,但是干净又自信,总是面带笑容,三分笑意,三分疏离,温和又不失魄力。

    简而言之,拉到大街上,能收服一片迷弟迷妹,就算患病,也能过得很好,自立自强十分优秀。

    问题是,他是网球部的部长。

    听说这所学校还在冲全国比赛的连胜。

    齐木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果不其然,又一次被阴风扫过脖颈的时候,他通过精神链接短暂地使用了鸟束零太的灵能力,警惕的看着环顾四周……

    emmm。

    喂这个大叔已经死了就不要把尊臀对着别人的脸啊!

    咳咳,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在满屋子游荡来游荡去惬意而无聊,姿势诡异横七竖八的魂魄中间,一股清流成了不一样的烟火。

    漂浮在空中的美男子对着他微微皱眉,只是一瞬间,眉头舒展,又微微一笑,点头示意。

    没错,和他占的这具壳子长得一模一样。

    齐木:……

    五分钟后。

    热血运动风少年们还围在他的病床前,却不再叽叽喳喳,而是欲言又止,一个个内心活动极其丰富,又担忧他的身体状况和心情,又不希望辜负期望,同时充满了信任。

    魂魄状态的幸村也从齐木这里了解到了大致的情况。

    齐木读不到魂魄的心声,但还是觉得这个人十分温和:【你不会觉得生气吗?】

    与其说是生气,不如说是绝望吧?

    天之骄子,突然患病,付出了极大的努力也有可能无缘比赛,无缘胜利和荣誉,在这种时候还被别人挤出了壳子。

    “……不会的,”幸村听到这个问题,先是一怔,然后摇摇头轻笑,“也许你不信,但是我的观察力还是比较敏锐的。”

    只要看一眼,从语言和眼神上,他就能看出来,这个人占用他的身体并不是出于什么恶意。

    虽然没有恶意……

    “能否将身体还给我?”他叹了口气,余光里尽是队员朋友们的关切谨慎,“距离比赛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还需要尽快复健。”

    立海大的三连胜,还有真田他们的希望,背负着这些,他不能轻易被这种病所击垮。

    齐木点头。

    壳子当场就还给了幸村。

    和热血少年们相处了没一会儿,负责照顾幸村的护士就来了病房,严肃地把其余人全部请了出去,以免妨碍到病人的康复。

    幸村稍微有些疲惫和困倦,但还是勉力决定去做些简单的运动康复身体。

    他刚刚扶着窗沿站起来,就看到门口飘着的齐木,不由自主的一愣,说道:“我以为你已经走了。”

    齐木摇摇头,没有多说话。

    护士进来搀扶,幸村已经不是魂魄状态了,所以也没有当着别人再问什么。

    接下来就是一下午的复健。

    幸村是个为了自己的目标和责任,非常敢于付出,甚至对自己有些过于严厉的人。

    齐木眼睁睁看着他,满头的汗水,只用袖子抹一下就当作什么都没发生,累得摔倒在地上,为了不被护士阻拦,赶紧撑着器材站起来。

    无论多苦多累,咬着牙皱着眉,在获得一丝进步的时候也会流露出喜悦的笑容。

    不管做出了什么样的选择,背负了什么样的责任,执着于什么样的胜利。

    他的一颗心,是真的在热爱网球。

    齐木面无表情,好像突然发现了系统给他安排这个壳子的目的。

    讲真,不是在羡慕人家这么有生活目标和喜欢的东西吧?!

    一直到三四个小时以后,幸村才回到病房里。

    齐木飘回去,就看到他手里拿着浇花用的喷壶,人却望着床边的网球拍出神。

    【学校的三连胜,根本没有身体的顺利康复重要吧?】他飘过去,眼睑下垂,【你的部员们也会体谅你的。】

    为了三连胜,把自己逼到这个地步,可以说是过于严苛了。

    “说起这个……”幸村回过神来,收回目光,为窗台上的花朵浇水,“其实说出来也有些惭愧。”

    他放下喷壶,从床边的抽屉里摸出一个普通的小本子:“这是我那段时间的日记。”

    “……其实当初,刚刚病倒的时候,”他摊开一页,抚摸着上面的字迹,笑了笑,“那个时候的我根本没有看上去那么镇定,反而有些慌张。”

    他语气平平地讲述,仿佛那只是一个别人的故事:“病情反复了很久,根本让人难以预料,他们叫我“神之子”,立海大的网球部更是一直拿我做顶梁柱,可是我倒下了。”

    “网球部的胜利怎么办,立海大的三连胜怎么办,我们的荣誉和自尊怎么办,”手指依次划过书页上的每一个字,“每一天晚上,经历过治疗之后,我都会想很久。”

    幸村合上日记,放回抽屉:“直到那个时候,我才真切的意识到,比起胜利和荣誉,我更希望的,”

    “仅仅是,可以继续打网球。”

    “仅此而已。”

    齐木推了推眼镜:【那你就更应该,放慢进度,用和缓的方式恢复身体。】

    幸村摇摇头:“不是这样。”

    “无论是继续打网球,还是喜悦,快乐,或者是责任和三连胜的愿望,我都要实现。”

    含笑的温和眼神中隐隐露出锋芒,显示出凝练的果决和坚毅。

    幸村一根手指轻轻落在花叶上,目光平静地落在窗外阳光灿烂的空地上:“立海大和我,都是无懈可击的,不是吗?”

    齐木沉默片刻。

    emmm他好像知道,为什么会叫这个人“神之子”了。

    从各种方面来说,确实是无懈可击,而且令人敬佩。

    接下来几天,齐木一直跟在幸村身边飘荡。

    有一天还碰上了身着白大褂的幸村的主治医生,他通过那种熟悉感,和面部表情和气质,几乎是瞬间就确认那个壳子的内里是千手扉间。

    估计是系统报的信儿,所以他这几天对幸村显得格外关切。

    齐木面无表情,一边笑呵呵的装作若无其事,一边切断了和系统的联系,打算神不知鬼不觉地跑路。

    只有一点他还算放心,至少扉间肯定看不见灵魂状态的他。

    毕竟这个不属于他超能力的范畴,是向鸟束短时间借用的能力。

    “我准备走了,”齐木和幸村道别,“在这之前,送给你一个礼物吧。”

    “什……”幸村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在病床上沉沉地睡了过去。

    时间回溯的能力只能让身体回溯到之前的时间段,并不能解决患病的隐患,但是所幸,他现在已经拥有了白兰的平行世界能力。

    总有一个世界,有快速根治这种病情的医疗水平。

    就当帮系统一个忙。

    齐木推推眼睛,默默在心里捶飞那个口不对心整天肆意卖萌的无耻系统。

    幸村还没有清醒,但是病情已经完全好转了。

    齐木面无表情地站在床前。

    “事情做完了,就准备回去吧,”扉间从角落里走出来站在他身后,“我已经提前和伯父伯母说了。”

    齐木转过身:【你知道鸟束零太?】

    该说不愧是敏锐的千手一族二当家吗,不但认出那具壳子里已经不是他了,甚至还猜到了他现在的处境。

    “知道,”千手扉间一只手放在他的肩上,平静地回答,“那是你的朋友。”

    所以他才特意了解过。

    “其实有些事情,你早就知道了吧?”

    扉间的目光直直地投过去,第一次直白而又简洁地说出口:“我喜欢你。”

    一个超能力者真的会什么都没感受到吗?

    他虽然早就有所猜测,但是还是保持缄默,为了不错失机会。从很久以前,他父亲就教过他和大哥,有的事情,必须一击即中,否则就没有退路了。

    齐木推了推眼镜,没有否认:【嗯,我知道。】

    一个敏锐的超能力者真的会觉得另一个超能力者对这一切一无所知吗?

    从某个时刻开始,这就变成了一场博弈。

    没有一个人想输。

    直到现在,一个人亲自打破了平衡。

    扉间捏了捏掌心,问道:“那么,你的答案呢?”

    直播间的众人也屏住呼吸。

    让一个似乎从来就无所不能,对任何事情都平平淡淡,从没对任何人有过特殊情感的超能力者,喜欢或者接受一个人的感情,似乎听起来有些不可置信。

    【答案啊,当然是,】齐木一向没有表情的脸上划过一丝笑容,【好。】

    【不要忘记,我可是超能力者。】

    虽然一直在尽力维持普通简单的生活,尽力活得平庸一些,但是,这个世界上还没有能让他觉得畏惧,和不敢承认的事情。

    他不会逃避。

    “喂喂,不会逃避?”系统不屑一顾的声音钻入脑海,“那你千里迢迢跑到这个世界是干什么来了?”

    “啧啧啧,有些人啊,就是嘴硬心软。”

    齐木面无表情地扫了那段意识一眼,平淡地在内心回讽:【你知道什么,这是策略。】

    “策略?呵,策略……”系统还是故意摆出一张嘲讽脸,刚想怼回去,突然表情一僵,“等等,那这么说,你早就……?!”

    还没等齐木做出反应,被扉间的目光扫了一眼,系统瞬间闭嘴,识相地偃旗息鼓。

    果然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忍者界的能力者更机智,大佬,你被反策略了emmm。

    齐木和扉间对视一眼,一起无视了原地画圈圈嘟嘴的系统,划开了通道。

    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但是一切已经不一样了。

    “说起来。”扉间突然开口。

    齐木的心灵感应被隔绝到,有些疑惑,面不改色地问:【什么?】

    “咳咳,”扉间单手握拳在嘴边,咳了两声,“既然已经结婚了,那么洞房花烛夜……”

    齐木:……

    他面无表情,几乎一瞬间双目放空,对听到的这句话感到诧异。

    啊,果然。

    决定什么的,太仓促是会有后果的。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直播间群众们的声音异常坚定:

    “来不及了!!!”

    争先恐后被打赏的咖啡果冻从天而降,砸到齐木脚边,香气袭人,可怜巴巴地围了一圈。

    齐木陷入了沉思。

    “果然还是好羡慕他啊,”远在另一个世界的系统撑着手肘,看着这个场景,边对着这几天仍然对他的示好保持怀疑的几人组们叹气惆怅,边对旁边的幻术拉长声音说道。

    幻术笑着变魔术似的掏出一个咖啡果冻,摆在系统面前。

    他余光瞥见想要上前又抹不开面子,扒在墙角的海藤几个人,摇了摇头,替系统擦了擦随身装在包里的照片。

    相片上的齐木一家人都笑容灿烂,千手扉间的那一张显得还有些青涩。

    翻到最后一张,幻术不禁一怔。

    那是他和系统的。

    系统哼着曲子,装作没看见某人的惊喜与感动,挖了一大勺咖啡果冻塞进嘴里,嘟嘟囔囔道:“不想了!反正以后都会好的。”

    “是啊。”幻术轻缓地收起照片。

    “我们以后,都会好的。”

    ——————the enD——————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综]齐神直播日常》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综]齐神直播日常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