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番外七·最后的最后

类别:仙侠玄幻 作者:挖坑必甜 书名:你喜欢的面孔我都有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1.关于宝宝的名字]

    特调局总部从上到下, 不过数十人,平日里都是当代小年轻的“典范”——不穿秋裤爱吃冰, 熬夜乃是家常便饭, 仗着年轻身子骨好,可劲儿地作, 如今却诡异地开始齐齐服老, 走起了养生之道。

    花裘用茶杯盖拨开茶碗里的枸杞,叹了口气:“我吧, 昨天还觉得自己是朝气蓬勃的小伙子,今天居然就是叔叔了。“

    “叔叔……”他想到这两个字, 再度含泪, “叔叔听着好沧桑……”

    “可不是吗?”调查员甲调整了一下自己椅背上的护腰坐垫, 顺便捶了两下,“真没想到我们老大这么有效率,光棍千把年, 一下结婚了,居然连娃都有了!”

    卫灿踢了他的椅子腿一脚:“还没生呢。”

    “可我连对象都没有!!”调查员甲继续嚎叫。

    卫灿录了个小视频发给木萧:[你们引起公愤了!]

    木萧没一会儿就回复过来, 看样子是很闲:[甲甲嚎什么呢?]

    [他说你跟江总连孩子都有了,自己却是光棍一条,正不平衡呢。]

    关于特调局为什么会知道木萧有孕这件事, 内部流传了两个版本。

    第一个版本,是某天调查员乙去局长办公室汇报工作,意外看见江局长手边摆着一本《40周孕期全程指南》,联想到江局新婚不久, 这位调查员就迅速真相了。

    当然,真相归真相,问是不敢问的,他汇报完工作出了门,就按捺着激动把这个消息火速传遍了特调局。

    然后,这天来找江局长汇报工作的人就特别多。

    第二个版本,过程大同小异,只不过,有人认为,那本书是江局长故意放在那里的,为的就是低调地得瑟一番。想一想,就很符合他们老大闷骚而腹黑的本性嘛。

    这个版本出自江局长最忠实的跟班——花裘之口,大家都认为可信度非常高。

    无论真相是哪般,特调局的小哥哥小姐姐们地位荣升,变成叔叔阿姨是铁定的了。

    在初初的悲伤过后,大家很快打起了精神,开始讨论起这个可爱的小生命,并且在下班之后,齐齐登门拜访。

    家里从来没这么热闹过,客厅里全是人,小绒球吓得躲进卧室,半天不肯出来。

    木头人倒是格外殷勤,端茶又送水,忙得脚下生风,最后的战果是:打碎玻璃杯两个,瓷碟若干。

    一阵杂乱过后,大家终于各自找到位置坐好,闲闲吃点心水果聊天,起先还聊些工作、生活上的话题,没一会儿就跑到了木萧,还有未出世的小宝宝身上。

    “想好给他起什么名儿了吗?”卫灿问道。

    “还没有。”木萧道。

    事实上,她怀孕也不过才六周,距离生孩子还早,而江近……正怨念着这个孩子,唔,造成了他生活上的某种不便。目前看来,对取名的积极性并不会很高。

    “不如我们一块儿想啊!”调查员甲兴奋地搓了搓手,“姓嘛,不用想了。名字,名字……”他嘀咕着嘀咕着,翻出手机来,打开了搜索引擎,木萧看见他一字一句地输入“好听的虎年宝宝名字……”

    木萧:“……”

    真是看错人了。

    她刚才居然还对甲甲的答案有点期待。

    “男女都未定,想什么名字。”准爸爸显然兴致不是太高,搂着木萧,神态懒散地回答。

    “我擦!你们看老大这个人生赢家的样子。”花裘非常不平地叫起来,“就你有媳妇儿搂是吗?太打击人了!”

    眼看着就要引起众怒,木萧偷偷拉了拉江近的袖子,示意他适可而止。江近点头,淡笑着安抚了一句:“依事实说话,不算打击人。”

    众人:“……”

    木萧:“……”

    江局长你确定这不是在搓火吗?

    “要取名的话,我认为还是应该带上母亲的名字,寓意才深。”有个短发的小姑娘举手发言,“江木?”

    “呃……好像有点太直白,太没文化了吧?”花裘沉吟了一会儿道。

    没文化的小姑娘默默吃水果去了。

    木萧倒觉得这个点子不错,在脑袋里把自己的名字拆了又拼,嘀咕道,“江沐?江林……”

    好吧,她好像也没什么文化。郁闷地戳块红心火龙果,往嘴里送。

    “想不出就以后再想,时间宽裕的很。”准爸爸还是很心大,似乎并不能理解众人的热衷。

    “如果是你,你会给他起什么名字呀?”木萧好奇。

    “江迟。”江近毫不犹豫道,“小名慢慢。”

    江迟,僵持?

    他认真的吗!

    木萧:“为什么呀?”

    “因为他不懂事,不会早点出生。”准爸爸一字一句。

    木萧:“……”

    好吧,看来江近的怨念真的很深。

    以及崽啊,你刚六周,似乎就被爸爸嫌弃了呢QAQ

    很久以后,当江宝宝从妈妈口中,听到自己险些叫“僵持”的时候,小脸瞬时露出了劫后余生的表情,歪着脑袋问:“那后来,我怎么叫现在的名字了呢?”

    木萧看了看坐在庭院里办公的男人,不怀好意地怂恿儿子,“你去问他。”

    江宝宝登登登地跑过去,扯着爸爸精致的衬衫,被爸爸一捞,抱在怀里。

    江宝宝非常熟练地把江局长在看的文件推开,奶声奶气道:“爸爸,妈妈让我来问你问题。”

    “你问。”男人向这边看过来,眸中带着浅浅的笑意,柔声道。

    木萧忍不住也笑起来。

    想当初,怀着小江宝宝的时候,江近这个准爸爸还时不时对这个腹中的小宝宝表示嫌弃,最大的理由就是——咳,做事不方便。

    可生下来以后,小宝宝对江近有种天生的黏糊,时常抱着爸爸的衣角就啃,口水吧唧吧唧地流。

    江近居然也任由这个小崽子啃衣服,在家时最常见的造型,就是一手拿着文件,一手抱着崽,偶尔手中文件会换成奶瓶。而小江宝宝仍然孜孜不倦地啃衣服,逼得爸爸出门上班之前又换一件干净的。

    “你还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爸爸就想好这个名字了。因为爸爸希望你勇敢又强大,早点长大保护妈妈。”江近如此教育着小江宝宝,“妈妈不会打架,如果她一个人在外面……”

    一番话说得小宝宝嗷嗷叫,攥着拳头,眼睛亮闪闪地道:“我会的!”

    木萧:“……”

    她这个儿子,是不是没有遗传到爸爸的智商,为什么这么好骗呢?

    其实,整个怀孕的周期里,江近对未来儿子的名字只字不提。

    直到木萧过了预产期数日,腹中还没有动静,这位准爸爸摸着她的肚子,柔声威胁里头的小家伙:“再不出来,真叫你江迟了。”

    大概是爸爸的威胁太过有力,翌日,姗姗来迟的小江宝宝呱呱坠地,木萧还余些力气,抱着怀里这个软乎乎的小家伙,想到一个重要问题:“江近,他叫什么呀?”

    “不要说话。”江近示意她好好休息,修长的指间夹了张纸条过来,上面行云流水般的笔迹,写了两个字:

    江骁。

    “他叫江骁,喜欢么?”

    满月宴上,江骁宝宝的名字第一次公诸于众,获得了调查局的叔叔阿姨们热烈的赞赏。

    “很好,比我想的’江木’有文化多了。”

    “比我想的’江喜木’也好多了。”

    “你们两个认真的??”

    “江骁啊,好名字!一听就很帅气逼人,估计以后又是个少女杀手吧……”

    “是啊我觉得特有感觉!”

    最后,还是那个短发姑娘真相了:“老大姓江,嫂子名萧,小宝宝叫江——骁——不就是两人姓名之合吗!”

    “哎有道理啊有道理!”

    “这都能想到,老大深藏不露哦?”

    木萧好奇地问:“真的是这样吗?”

    江骁,江萧,好像说得通哎!

    彼时,男人正把睡着了的宝宝放到木头人身上——这木头人功用繁多,现在已经荣升为了小江骁的御用摇篮——然后直起身子道:“你猜?”

    那肯定就是了。

    木萧美滋滋的,再度感叹果然还是爸爸有文化,忽然想起了什么又问,“那如果是女孩,叫什么呢?”

    江近答得毫不迟疑:“江栾。”

    说还不够,他拉她到身侧,修长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打字给她看,一个江,一个亦,一个木的“江栾”。

    “哇,也好听。”木萧发出诚心实意的感叹,继而对着摇篮里的宝宝道,“可惜你是个男孩子,用不上这么美的名字哦。”

    “不要紧。”江近揽着她的腰,在她耳侧轻声道,“我们可以再生一个女孩。”

    约莫是老夫老妻的缘故了,木萧这回很淡定:“……你确定你不会叫她’江太慢’?”

    她孕期不方便的时候,江近可是忍得很辛苦呢。

    江近在她颈侧亲了一口,低声道,“夫人说得有理,那就……再等一阵。”

    [2.小江栾]

    结果,江大局长说的再等一阵,也不过就等了三年。

    消息传到调查局,叔叔阿姨们又崩溃了。

    “老大还要不要我们活了!我还没有女朋友,他第二个娃都要有了!”

    “不讲道理啊简直,我明天不来上班了,我要回家疗伤呜呜呜……”

    “人神共愤啊!”

    “……”

    面对众人的控诉,木萧其实也很想喊冤。

    其实两人原本还没打算这么快就要第二个的,毕竟对于他们来说,一辈子还有很长很长的岁月,还不必着急。

    但架不住有一回措施没做到位,结果哪能想到,那一次运气爆棚,便中了个奖。

    两次怀孕,都是意料之外。木萧着实郁闷了一会儿。

    不过这回,有了第一个的经验,她很快又淡定起来,开始长达十个月的征程。过程中,江近功不可没,把她养得白白嫩嫩,舒心无比。

    木萧又一向没什么妊娠反应,从怀孕到生产的过程并不艰难。生完孩子之后,很快就活蹦乱跳了。

    江近待她一如既往得好,更重要的是,小江骁似乎真的听进了爸爸的话,从两岁开始就卯足了一股劲,要为妈妈分忧。

    这会儿正吭哧吭哧地洗着妹妹的小衣服。

    “妈妈,我小时候也这么小吗?”洗完之后,小江骁小心翼翼地凑到木萧面前,看她怀里的妹妹,看了会儿,评价道,“妹妹不太好看,不像妈妈,也不像爸爸。”

    木萧:“……”

    才出生几天,能看出个啥?

    “妹妹还小,等她长大了,就像妈妈一样好看了。”旁边的卫灿纠正道,“江骁,你刚才干嘛去了?”

    “我给妹妹洗衣服。”小江骁十分骄傲。

    “不是吧,局长也太丧心病狂了,居然让三岁的儿子洗衣服!”卫灿震惊了,“那他干什么?”

    “江骁照顾江栾,他照顾我,分工明确,任务合理。”木萧躺在躺椅上晒太阳,“别担心,江骁很能干的。”

    都说女人生了孩子之后,会老得很快,卫灿瞅着木萧却不觉得,她还是跟当初一样爱玩,眉宇间愈发有神采了,还似个少女般生动。

    “怎么样,以后要出去玩,就得带两个拖油瓶咯?”小江骁去午睡了,卫灿笑吟吟地跟木萧开玩笑,“有没有后悔生太早了?”

    “唔……还好。”

    这个问题,其实她也问过江近啦。

    彼时,男人正从柜子上取下一本书,闻言偏头看了她一眼,“怎么会?”

    “等江骁长大了就能照顾江栾,我们想去哪便去哪,”继而他慢悠悠地阐述道,“不然,为什么要生两个?”

    木萧:“……”

    可怜的两个崽,你们的爸爸真的太坏了!

    [3.关于异能]

    作为可能是这世界上头一例妖怪和道士的混血,小江骁从出生开始,就备受关注。

    在他幼小的记忆里,摇篮上方总是探出各种各样奇怪的脑袋,有些头上长着角,有的留着长长的白胡须,明明是男人,却穿着长长的袍子,盘着发髻,手里还拿着个鸡毛掸子(请原谅小江骁不认识拂尘)。

    所以,这个世界在小江骁脑袋里的第一印象,就是非同寻常的。

    三岁那年,妹妹出生,小江骁担起了家中的重担——不仅要照顾好妹妹,还要在爸爸出差的时候照顾妈妈。

    以至于特调局一群叔叔阿姨,常常围着他,长吁短叹:“老大没人性啊,居然叫三岁的小崽子做这些事情。”

    在看到小江骁不光能照顾好自己,还能把妈妈和妹妹一起照顾了的时候,他们又聚在一起:“卧槽,老大这是生了个神童啊!”

    “哎你说,他的异能会是什么?”

    “长得特帅算吗?”

    “家务能力出色?一般三岁的小朋友不会擦书柜吧?”

    “……你们认真的吗?”

    是的,虽然小江骁还小,但眉宇间已经初初显出一枚帅哥的雏形了。他五官像爸爸,英挺清俊,眼睛却更似妈妈一些,抱出去玩的时候,总能引来一大堆人的夸赞,甚至有杂志社递来邀请,想叫他做模特。

    长得帅固然是件好事,但特调局可不提倡靠脸吃饭,讨论得最多的,还是这小崽子的异能究竟是什么。

    大家原本以为,道士跟画皮生的孩子,大概会个易容变脸一类的,但小江骁迄今为止,都在家里勤勤恳恳地做家务,丝毫看不出任何变脸的端倪。

    起先木萧也挺好奇,不过随着小江骁年岁的增长,也就不去探究了——如果有异能,终归会显露出来的,好奇也没用;如果命中注定他像个凡人,那也挺好,反正这孩子性格跟智商都随爸爸,放到哪儿都能打。

    孩子的爸爸认为,夫人说的,总是最有道理的。

    于是特调局的叔叔阿姨们,只得私下里“皇帝不急太监急”了。

    [4.和有文化的人待在一起,就会更有文化]

    “木萧啊~跟你商量个事儿呗?”

    这天刚吃过午饭,木萧就接到了陈婉婉的电话:“你说。”

    “我想借你们家小江骁一用,帮个小忙。”

    虽说三岁是小了点儿,但因为小江骁各方面能力都格外出色,在叔叔阿姨中早就声名远扬,陈婉婉惦记上也不奇怪。

    木萧爽快道:“可以呀。什么忙?”

    “当花童。”

    木萧:“谁结婚?”

    那边顿了顿,幽幽地说:“……我。”

    木萧:“……”

    “你冷静冷静,我马上从实招来!你现在有时间吗?我请你喝咖啡?”陈婉婉一连串儿地请罪。

    毕竟,先前她可一点风声都没露的。

    今天是周六,正逢春意暖人,本来木萧跟江近计划着带两个孩子出去踏个青。但是,挂了电话之后,木萧就陷入了深思。

    有什么比听陈婉婉的八卦更重要呢!

    但是这边……似乎也不太好放鸽子啊……

    木萧的目光落在软垫上爬行的小江栾身上,然后上移,看向在沙发边练习倒立行走的小江骁,最后落在靠着沙发,气质清雅的男人身上。

    男人若有所觉,放下手机,抬眼向她看过来,“怎么了?”

    “唔,没什么。”木萧在心里默默想道——八卦诚可贵,亲情价更高,还是晚点儿跟陈婉婉打个电话了解一下算了。

    她走到沙发边,江近朝她伸开怀抱,她便顺势靠着他坐下,头靠在他胸膛,惬意地眯起眼。

    一边小江骁对爸爸妈妈的腻歪见怪不怪,还是继续努力地完成着爸爸布置的平衡能力训练,冷不防手下一个不稳,咕咚一声滚在了软垫上,被小江栾当成从天而降的障碍物,毫不客气地爬了过去。

    “没什么?”江近显然不太信,“我猜猜,你是不是想出门?”

    木萧下意识道:“你听到我打电话了?”

    “没有,但是……”江近沉吟着,略带疑惑地看向她,“猜你的想法很难吗?什么事都写在脸上。”

    木萧吐吐舌头——她哪有他说得这么好猜,分明是他观察得细致入微。

    “陈婉婉要结婚了,”既然都说到之类,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木萧抒发着自己的震惊,“我们都不知道她恋爱,居然就要结婚了!”

    “所以,她约你出去赔罪?”

    哎,要不怎么说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力呢,木萧点点头,听得他道:“那就去。”

    “可是,今天说好带他们去巷山公园。”木萧还是有点舍不得这两个满地爬的小可爱呀。

    “明天再去。”江近笑了笑,“我刚看了,明天也是好天气。”

    于是乎,木萧就放心地把两个孩子放在家里给江近看着,自己则去赴了陈婉婉的约。

    前段时间,陈婉婉去了外市,她们两个有好一阵子没见面。

    木萧估计陈婉婉就是在这段时间里发展出了“奸情”。

    但是,男方是谁呢?

    这个问题很快就有了答案。在二层咖啡厅,木萧见到了坐在窗边的陈婉婉,和另一个男人。

    两人正笑嘻嘻地玩闹,陈婉婉看到木萧,挥了挥手:“这里!”

    木萧走过去,听得男人介绍自己:“你好,我是成致。”

    “你好。”木萧点点头,在陈婉婉对面坐下。

    “江总怎么没来呀?”陈婉婉好奇地伸头。

    “他在家带孩子。”木萧同情了自家男人一秒,然后兴趣很快发生了转移,敲了敲桌子,“怎么认识的?还不快从实招来。”

    陈婉婉立马娇羞地低下了头:“哎呀,其实还要多谢你跟江总结婚。”

    “婚宴上我们坐隔壁嘛,然后他非说我挡着他看新娘子了,我说木萧是江总的,怎么可以随便给狗男人看呢?于是我就一直挡着他。哈哈哈哈哈……”陈婉婉笑得非常没心没肺。

    成致满脸黑线:“你忘记后来你跑台上去表演绕口令,结果舌头打结被我救下来的事了?”

    陈婉婉:“那谁先问谁要的微信号?”

    成致毫不认输:“谁先给谁发的消息?”

    “我那是东西落在你车上了,还不是你说要送我回家?”

    “你醉成那个样子,我不送你还是个男人吗?”

    “……”

    木萧:“……”

    她头一次见到能跟鹦鹉精陈婉婉打成平手的人,立刻对成致刮目相看。

    不过,不管过程如何,这两人是如何牵扯上的,她算是有点眉目了。

    眼看着一次见亲友大会就要变成对殴,她急忙出面制止:“陈婉婉同学,现在是我在审问你。”

    陈婉婉的气焰立马蔫了:“总之……一开始没好意思说啦……不过你要相信,你绝对是我告诉的第一个人!”

    木萧本来也不会真的生气,何况她完全能理解陈婉婉的少女心思,当即笑着拍拍她的肩:“当然不生气,不过我可要克扣红包。”

    “你人来就行啦,送什么红包!”陈婉婉笑眯眯地挽着成致的手,“我们下个月办婚礼,要借你们家江骁一用哦!可惜江栾小了点,不然兄妹一起给我当花童最好了。”

    “我一直在说,江骁江栾名字取得真是太好了,不如我们孩子的取名大业,也交给你啦!”陈婉婉兴奋得两眼发光。

    木萧:“……”

    她顾不上解释自家两个宝宝的名字都是江大局长起的,满脑子都是——这么快就从婚礼跳到生娃了吗?

    联想到自己的亲身经历,木萧试探道:“你……不会……”

    “哎呀,讨厌啦!我没怀孕!”陈婉婉作势打她,“你以为谁都跟江总一样这么有效率吗!”

    她声音不小,在静谧的咖啡厅里越发明显,木萧默默地把头靠向玻璃窗边,成致则二话不说地捂上了陈婉婉的嘴。

    陈婉婉收敛了,小声道:“说真的,给我们的孩子取一个吧?我存着!”

    不知道是不是在江近的熏陶之下,木萧的文化水平有所上升,那一刻,她脑中灵光一闪,脱口道:“就叫成双吧。”

    毕竟爸爸姓成,妈妈也姓“陈”嘛。

    “成双?”陈婉婉偏头咀嚼了片刻,忽然拍手道,“好!就叫这个!木萧你怎么这么有才!”

    [5.关于贡献值]

    木萧也觉得自己挺有才,于是乎,傍晚江近来接她的时候,她就得意地把这件事讲给了他听。

    这会儿两个孩子都被卫灿抱去玩儿了,今晚不会回家。两人难得有机会过个二人世界,早就商量好了去吃一家久负盛名的海鲜。饭后去逛盛光大厦,然后回家窝着看电影。

    非常完美的计划。

    木萧正等着表扬呢,谁知江近叹了口气道:“早知夫人如此才华横溢,我又何必献丑。哎也罢,就当为家庭做贡献。”

    木萧:“……”

    跟江近结婚这么多年,要是还听不出弦外之音,就是她真的傻了。

    当晚,被嫌弃没有贡献值的木萧主动刷卡,请江近吃了一顿大餐。

    两人乘观光电梯一路往下,她晃了晃手里的收银票据:“这回贡献值够了吧?”

    “还不够,”男人却摇摇头,将她往怀里拉了拉,“最近我们夫妻不够和睦,希望夫人再接再厉,继续贡献。”

    木萧:“……”

    咳,于是乎,晚上两人街也没逛成,电影也没看成,光……做贡献了。

    “做完贡献”之后,木萧躺在床上,浑身乏得不想动,还是忍不住动了动嘴皮子:“江近。”

    男人的声音低沉而餍足,跟她完全成反比,“嗯?”

    “再这样下去,我们会生三胎的。”她神情严肃。

    “不生了。”江近摸摸她的头发。

    “为什么?”

    两个孩子的爸爸沉吟了一会儿,深有其感地道,“碍事。”

    [6.最后的最后]

    二人世界毕竟难得,大部分时候,因为房间在不同楼层,只要小崽子们睡了,都是做贡献的好机会。

    这天睡前,刚把小江栾糊弄睡着了的江近过来敲敲宝宝的房门,提醒木萧:“去睡觉。”

    小江骁还在缠着木萧讲故事,木萧无奈地望着他:“我可能还要……再晚一点儿。他要我讲童话故事,说是幼儿园老师要他们看的。”

    “我来。”男人在软垫上席地而坐,随意拿起旁边的故事书。

    江大局长要给儿子讲童话?

    木萧果断让出位置,跟小江骁坐到了一起听。木头人偏头坐在一边,“嘎啦嘎啦”地做着简单的运动,倒像是伴奏。

    童话是个广为人知的故事,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

    江近讲完之后,小江骁认真地质疑千篇一律的童话结尾:

    “爸爸,为什么童话故事都是以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结尾呢?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之后,他们没有孩子吗?”

    爸爸严肃地思考了一会儿,摸了摸小江骁的头,“其实,后来他们生了个漂亮的男孩。”

    “然后呢?”

    “这个小男孩总是不睡觉,就被他爸爸关起来了。”

    木萧:“……”

    小江骁眨巴眨巴眼睛,从爸爸的童话里明白了某种深刻的道理,迅速钻进被窝里,瓮声瓮气道:“我睡着了。”

    “晚安。”江近很满意,抬手关了灯,顺利地从儿子手里解救了夫人。

    从小江骁的房间里出来,木萧对童话结尾颇有微词:“你怎么可以把江骁扔了呢?这可是我们爱情的结晶哎。”

    男人却不由分辩地将她抱起来,迈开长腿。

    冷不丁身体腾空,木萧下意识地环上了他的脖子,任由他抱着往楼梯上走,听见他十分不讲道理地说:

    “爱情的结晶,也不可以妨碍我们的爱情。”

    “哼,”木萧想起他刚才还给儿子盖被子呢,在心里很不服气地道,“别听你爸爸瞎说,他才不舍得扔了你。”

    ——最后的最后,当然是他们一家都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啦。

    作者有话要说: 哎呀好幸福所以番外就在这里告一段落叭~(我咋有点舍不得呢qwq)

    对本亲妈来说,好像真的有这样两个人存在过,而现在也依然继续甜蜜地生活在某个地方~

    如果有灵感就再动笔续番外吧~谢谢各位的陪伴。

    专栏里开了个言情小短篇《春意来迟》,轻松向小白甜文~空窗期更这个。

    新文《可不可以只温柔》正在隔壁连载,可以顺着专栏摸过去收藏一下哦(真的很需要呜)!

    放个文案:

    大二那年,系里来了个新同学。据说新同学家世背景逆天,颜值也开了挂,从小到大,不知道有多少青春少女死在了追他的路上。

    某日在食堂,书柔与他擦肩而过,对方顿住脚步,眸光轻轻往她身上一掠。

    室友看着唐以衡的背影,好奇道:“你们认识?”

    彼时周围人多眼杂,为了避免再度被缠着递情书,书柔淡定地说:“不认识。”

    不久后,她被堵在教学楼的昏暗拐角。

    男人一双桃花眼微微眯起,定定地锁住她,声线撩人肆意,“当年给我递情书,现在不认人了。嗯?”

    骄矜大魔王vs温柔小仙女。

    ——

    收藏就看衡哥撩妹合辑!

    最后的最后,请收藏一下作者,超级感谢~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你喜欢的面孔我都有》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你喜欢的面孔我都有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