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黑暗病娇蛇精病帝王归来(完)

类别:现代言情 作者:春日牡丹 书名:黑化忠犬蛇精病[快穿]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这是一个黑暗而浪漫的世界。

    危险无处不在。

    华丽优雅的恶魔贵族, 演绎着黑暗的力量,这些阴郁孤独的少年们, 让人为之心动, 却也邪恶可怕得令人望而却步。

    这夜,注定了, 是不同的……

    因为, 有人召唤成功了,把她给带回来了。

    数百万年来, 魔界一直阴郁的天空,在黎明到来时, 终于放晴了。

    没错的, 这自始至终只是个游戏而已。

    是他们这些贵族, 太过无聊时的一个集体游戏而已,只是谁也没有想到,游戏中会出现一个意外。

    或者说, 会出现一个意料之外的女人。

    秦瑾……

    一个有趣的女人。

    若说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的话, 那么,这样一个女人,哪怕是千万里挑一, 也是挑不出来的。

    谁也没想到,在他们封印记忆,玩个小游戏的时候,呵。

    司寇翊银笑了, 对于即将发生的事情,他很期待呢。逆光中,他的金丝眼镜折射出冷光,看不清他的眼神。

    “你别找她的麻烦。”拓拔焱月有些烦躁,他的眼中素来没有正义对错或邪恶的,但自从遇上了那个女人,总是会不自觉的,想要朝着她的想法靠近。

    他看着司寇翊银,知道他在小世界时那温文尔雅的外表都是假象,永远冷静的头脑,算无遗策才是真的。

    此时的司寇翊银靠在桌子边,看着魔界这难得的晴空,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我知道,你对她有兴趣。”拓拔焱月几乎是要跳脚了,明明是他先看上的。

    “呵,这倒是真的。”司寇翊银松解着白色衬衣的袖扣及胸前扣子,拉了拉黑色领带,松松垮垮系着,整个人显得颓废奢靡又不失的优雅高贵。

    其实,除了在恶魔岭那个小世界,他在其他的世界里,也是遇到过秦瑾的。

    那一世他是安家的三少爷,天资聪慧性情乖戾行事疯狂,众人只道他天资聪慧、行事癫狂,小小年纪便心狠手辣,却忘了他的推算演练之术天下一绝。

    可是,那又怎么样,一个不小心,最后还不是死的凄惨,她是在他最绝望的时候出现的,呵,明明只是一个小世界,可是他后来却记了那么多个轮回,以至于灵魂回到本体,想起一切了。

    那悸动的心情,还是记得一清二楚。

    南宫瑜夜看似安静的听着这两人的对话,但是实际根本什么也没有听,他的心思也全都被那个名字给吸引了。

    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不,或许他们都知道的。

    无非就是那个念头,大家都是同一个念头而已。

    暗晦的光线中,南宫瑜夜薰衣草般委婉深邃的眼睛里,是谜一样的紫,海妖一样的诱.惑,很容易就让魔沉沦。

    可是,就是这样一双美丽的眼睛,他诱惑了那么多的魔,在小世界却没有……

    诱.惑到她。

    沐白卿推门进来,和小世界一样,曾经在他还是个弱小的魔的时候,被迫穿过女装,那个时候,谁也不知道,高贵温柔的女神面具下是张雌雄难辨的俊颜。

    那时候的他,身不由己中带着放肆的疯狂。

    或许也正是因为这难堪的遭遇,记忆得太过深刻,灵魂才投到那个世界的吧……

    “听说,她快回来了。”他说道。

    “已经召唤回来了,可是,在魔壁外面,没计算错的话,如果她进入了魔界,会直接传送到我们这边。”司寇翊银说道。

    “那可真是,太好了,希望……别让我们等太久啊。”沐白卿笑了,这一次,可真是等太久了。

    “呵,你们可都是我兄弟。”

    嘲讽的声音在室内响起。

    秋野希撇撇嘴,这个从双子座走出来的,喜欢恶作剧的,翻脸比翻书还快的猫眼恶魔,此刻非常的不高兴,他那桀骜不驯的眼,傲慢嘲讽的微笑都在说着自己的不满。

    “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君戚铭漫不经心说道:“就算是魔主,也不能脱了衣服裸奔吧?”

    君戚铭笑了,那个时候,他还是个画风诡异,房间里挂满堕天使的孤僻少年。

    可是,谁也不知道,他在之前也是遇见过她的。

    “不管你们这些魔主穿不穿衣服,反正,我是不会裸奔的。”黑衣安,抱着自己的剑说道。

    已经恢复了记忆的安,自然是没有小世界里的极度不安,他记得,他和这些人一起呆的世界,但他更加记得,之前就遇见过的世界。

    那个时候,他是个优秀的刺客,有着神鬼莫测的身法,却是一个极具重要的影子,从出生起就是为了孪生兄弟服务的,直到结束了他短暂的一生也没能在家族里留名,除了他的父亲,没人知道他的存在。世人都以为雪莱家族的大少爷风采迷人,举世无双,却不知道他的弟弟同样惊才绝艳,年少居高位,只有她在最后,为他送行了,以他那世的身份和名。

    他和他们都不一样,他出生就是魔主,正因为如此,年幼的遭遇才更加的让他无法忘怀,使得那个分裂出去的灵魂冷漠又脆弱。

    “别急,大家各凭本事就是了,外面,还不止我们呢。”曲寻溟冷漠提醒,和小世界里那个禁锢于高塔,带着诅咒缠身的厄运传说不一样,在这里,他是魔主,是能够左右一方风雨的大魔。

    若不是因为觊觎她的人太多了,他也不会留下,在这里等着。

    不,应该说,在这里的魔,都知道,外面的对手太多了,正因为如此,才先想内部合作,毕竟,比起外面的人来说,他们更加的有合作基础。

    想到那个女人,曲寻溟几乎是要把牙咬碎了。

    记忆最深的……

    那是一场外表华丽的宴会,主客们觥筹交错言笑晏晏。年少的他踩着寂寞与影子玩着无趣游戏时,她被抓进极北,乖巧安静地注视着这场景,清冷的眼中倒映着这长久的爱恨背后,刻意遗忘的权杖腐朽。

    彼时小小的她白皙柔弱,可他却能一眼看出这还不懂掩饰的孩子眼中,满眼的傲慢倔强。

    大概就是那时候吧,一心作弄逗趣的他欢欢喜喜地,栽在自挖的坑里拔不出来了。可是,曲寻溟控制着情绪,脑中却不断播放着深夜呢喃,荒林拥抱,危险相护画面……

    犹如一场可怕的梦魇,逃不开,一步步带人渐入绝境。听说她要离开的那一刻,他的眸中泛着危险的光 ,偏偏她笑得从容毫不在意。他从来不知道,一个人可以这样的安静从容,这样的,让人咬牙切齿,这样的 ,让人不愿意放手。

    原本以为,那种感觉已经够糟糕了,没想到,真正糟糕的是,灵魂归位后的现在,那个女人,居然… …

    他讨厌,很讨厌这种属于自己的东西被人觊觎窥视的感觉。

    外面。

    穿着黑色燕尾服的小男孩站在街道的电线杆上,悠闲地对着下方的人进行观察记录。

    仆人们全都被赶了出来了。

    大佬们,这又是怎么了?

    是为了打起来的时候方便吗?

    听说,那个不愿面对阳光,带着爱宠成天成夜流浪于黑暗中,在极北的夏夜,在神秘的黄昏光线中勘破一切的男人。他,也回来了。

    好像是为了,找一个女人?

    像是突然想到一件事一样,这个穿着黑色燕尾服的小男孩,吓得鼻屎都喷出来了,如果没记错的话,好几个月前,就听说这个大佬恋爱了,那个魔主找到真爱了……

    反正,总结起来都是在找人,不会都是同一个吧!

    好吓!

    而且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西邪沧界已经变得暗潮汹涌,王不见王了。

    他看着明媚的阳光,再看了眼底下离去的魔仆,突然觉得,今天日子不好,他应该回家休息的,万一,被伤及无辜了,他连找人赔偿的能力都没有,属于死了也白死的类型。

    嗯,这么想完。

    他觉得自己需要回家找麻麻了。

    ……

    魔界外的界间。

    天空深远空旷,危险萦绕,黑暗得沉郁绝望。

    这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人。

    他黑发黑眸,一身张扬的黑衣,气质冰冷绝伦。

    那是一种从内部溢出来的冷,仿若千万年的寒冰,无视一切、隔绝一切。这肃杀的冷,萦绕着黑暗的禁忌诱惑,悄无声息中,让人刻骨难忘。

    啊——

    秦瑾从空间缝隙里掉了出来,她到现在都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任务完成了,没有回到本职空间,反而到了一个看上去就知道很危险的地方。

    还没来得及反应,她就被人给接住了。

    那是,一张很熟悉的脸。

    她感觉似乎在哪里见过,就是有点想不起来了,不对,她想起来了。

    是一个任务世界里的气运之子。

    她印象最深的是……

    他天资纵横,风华绝代,却一生轮椅。

    那年云城因一人的失踪而闹得人仰马翻,她找到他时已是深夜。

    犹记得那晚他坐在一方清池旁边,神情落寞地看雨水将水中的灯的倒影打碎,偏又倔强无比地抬头笑道:“笑话,本少爷是云幽澈,这片地上的主,谁敢不听我的?”

    “呵。”他笑了笑,说道:“怎么,不记得我了?”

    “你是……云幽澈?”秦瑾问道。

    “嗯。”他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说道:“瞧着安安静静的,倒是挺会惹事的,不过,那些臭小子们有眼光。”

    “什么?”秦瑾问。

    “这里是界间,等下会随机传送到魔界的其他地方,如你所见我是魂魄,所以可以过来,里面的等都不是什么好人,等一会时间到了,你就会被传送进去,不过,别担心,我会去找你的。”

    说着这话的时候,他又觉得有些好笑了,何止是他会去找,这魔界,所有的魔主估计都准备好抢人了吧。

    “司寇博瀚。”他认真的看着秦瑾,说道:“你知道我的名字,那是真名。”

    “呃……”秦瑾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感情她在任务空间里,遇上过这家伙两次啊,说起来,这家伙的那两世,过得可真不好。

    “明白了吗?”他问。

    “明白了。”

    ……

    黑草原。

    颛孙曜瑜站在自己的地盘上,优雅喝着小酒,他觉得他看上的女人,还是十分了不起的,起码,这整个魔界,是都乱了,看来,大家还是都挺有眼光的。

    他叹了口气,想起之前,最后一次见到秦瑾的时候,那个时候,他的名字叫做阿斯泰尔。

    他其实,真的……

    很喜欢她呢!

    北边宫殿。

    赫连舜坐着窗台,看着远方,计算着时间。

    那个时候,他一夜,相思成伤。

    半夜梦醒间总是感叹着,去年今夜,韶华流年,梦还在,人已经走了。

    呵,最后人还不是要送到他的手里。

    地宫中。

    处处弥漫着腐朽阴暗的气息。

    地宫邪恶双胞胎谯笪子濯、谯笪烨懿站在地宫之上,他们在等人。

    谁也不知道,那界间的规则会把人给传送到哪里,但是,谯笪烨懿带着恶意的微笑想着,不管人在哪里,最终都会到他们这里的。

    地宫之上的霞光,散发着绮丽妖冶的美,晚风之中的双胞胎兄弟势在必得。

    君溟坐在魔界暗盟的阳台上,凌空荡着双脚。天将黑,他手握纸牌,嘴唇噙着笑意,瞳孔渐深的颜色里看不出喜怒变化。

    这是那日神秘出现的少年。

    原来他也是魔吗?

    温沉婉下意识地抬头,看到少年冰凉的指尖触摸着一旁生锈的护网,无邪得仿若世间过客。她看到那人冷漠地朝这边瞟了一眼,收起手什么话都没说就离开了。

    哪怕是这样风轻云淡的姿态,她也是知道这个魔不好惹的。

    因为他刚刚为了得到一个人的消息,已经把他们的几个头全部揍了一遍。

    ……

    荒岛上的哥特式城堡神秘华丽,幽灵少年鬼王的眼中只有虚无的黑暗没有世界,秦瑾站在斑驳的月色下 颤栗,这黑暗的味道……

    不会是毁灭了世界吧?

    似乎早已料想到秦瑾的不知所措,鬼王赫斯特的眼中划过复杂的光,他放开秦瑾的手,笑容张扬而邪气,“吓到你了?胆子真小。”

    他的神情桀骜声音里带着玩笑的意味,然而目光却越过秦瑾,看向远处楼阁上同样优秀的黑服少年,日向南拔锋线回应。

    在一次得手中,日向南迅速抱住了秦瑾。

    冷漠的纤细少年把头埋在了怀里清冷少女的颈部,他们的身体靠得那般近,形成的画面禁忌暧昧,让看的人情不自禁的想要点什么,连身体都仿佛滋生出了,一股蠢蠢欲.动的欲.望。

    日向南想要一直一直这样,留下他。

    而鬼王赫斯特是,想留下她,杀了他。

    就在两人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一阵黑风吹过,他们争执的人已经不见了。

    该死!

    该死!

    两人同时反应过来追上。

    血族地盘。

    莫卡维终于是把美人抢到手了,此时阳光缱绻的倾泻下来。

    白发美少年身长玉立,他怀中的人温驯可爱。

    秦瑾感觉有什么东西抵着自己,软软的,热热的……

    她往下看了一眼,脸一下子烧了起来。

    “听说,冲凉可以解决冲动。”

    莫卡维看着秦瑾就像是在看一个玩笑似的,嘴角嘲讽道:“是吗,你真博学。”

    慕瑾的脸更红了。

    不过她这回是被气的。

    他妈的,被嘲笑了!

    一切才开始。

    所有的故事都还未完。

    嘘。

    这里——

    恶魔出没,危险!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黑化忠犬蛇精病[快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黑化忠犬蛇精病[快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