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0章 爱你如初(超级大章节,大结局,祸大家元宵节快乐)

类别:现代言情 作者:立行 书名:重生天后娇娇妻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刘未来经过连日来的手术,终于保住了一条命。

    这一天,她终于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然后,她就看到了一张恐怖至极的脸庞。

    那个顶着一脸大小瘤子肿包,脸部严重变形的人也正深深地看着她。

    然后,她用那像小鸡爪子一样无法正常弯曲合拢的两只手夹起一把雪亮亮的手术刀,用力地朝着刘未来的鼻子插了下去。

    刘未来大声尖叫起来。

    武二零和陈沉冲了进来,正好看到林语桐拿着刀好像要杀了刘未来。

    武二零立刻跑了过去,夺过了林语桐手里的刀,那刀尖却在刘未来的脸上划出一道深深的口子,把她原本如花似玉保养得极好的脸庞划得面目合非。

    刘未来捧着脸惨叫连连。

    被城了刀的林语桐却扭头憎恨无比地盯着刘未来。

    “你这人怎么回事?阿笙救了你,还让陈沉给人治病找药,你这些天明明看到陈沉为了保住她的性命累成啥样,你还想要趁我们都不留意放松警惕的时候杀了刘未来,你们到底安的什么心?

    或者说,你是哪国派来的间谍?这么急着杀人灭口?”

    林语桐沉默半晌,几分钟之后才收回视线,道:“我不想要杀她……我就只是想划花她的脸!”

    武二零怔了怔,“好端端的划她的脸做什么?”

    林语桐呶了呶嘴,说了个让所有人都觉得匪夷所思的理由。

    “她长得好看……我嫉妒……每天看每天看,越来越嫉妒,刚刚鬼使神差地就拿起刀子,想把她的脸划花了……”

    武二零惊讶地望着林语桐,心里想着:我滴妈呀,女人的嫉妒心可真可怕。

    陈沉却是盯着林语桐的脸若有所思,难道真是丑人就会多作怪?!

    阿笙听说这件事之后,就禁止林语桐出现在刘未来附近。

    “林语桐,别逼我把你重新关起来!”阿笙一字一顿道。

    林语桐低着头没说话,之后就真的再也不靠近刘未来了。

    苏娅暗中跟了林语桐几天,发现她真的老实了之后才去报告给阿笙听了。

    陆屿来的时候,把胡北雄的事一一告诉了阿笙,说完之后又问阿笙:“这样的处理结果你满意不满意?!”

    阿笙斜睨着一脸讨好看着她的陆屿,“能不满意么?你把人弄死了,还把他黑得体无完肤,以后人家再提起胡北雄这三个字来,全都是些负面评价,简直已经让他死了还遗臭万年了,我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在麻疯院呆了几天之后,刘未来的伤情勉强算稳定了,可以进行转移了。

    大家便开始收拾东西,准备走人。

    陆屿自己也有一架私人战斗机,他打算自己驾驶一架战斗机,载着阿笙在前面领飞,让

    武二零,苏娅,陈沉,还有其他随行人员在后头跟着他先飞黑风寨,然后在黑风寨呆一段时间再回斯拉夫。

    阿笙却觉得刘未来必须尽快递送出境,以免夜长梦多,便让陈沉等人带刘未来回去,武二零和苏娅留下来陪她一起去黑风寨。

    结果要走那天,鬼獒驮着林语桐走了出来,“原本我一个人呆在这里,已经习惯了一人一狗的生活,可是这些天认识了你们,我才突然发现,我其实并不喜欢孤独的生活。

    要是可以的话,我想跟你们一起走。”

    阿笙直接拒绝了林语桐。

    不料林语桐根本不死心,继续道:阿笙你之前不是说这条狗的原主人就在黑风寨么?我想把狗物归原主!可是你也知道,这狗只听我的话,我打算带着它一起去那里,等它和原主人重新建立起情感之后我再离开。”

    阿笙迟疑着。

    陆屿却冲着阿笙点了一下头。

    不过是个得了麻疯的女人而已,他们这么多人,难道还怕她一个?!

    陆屿打算去了黑风寨就让人把这女人看守起来,免得她惹事生非。

    两架直升机当天就飞到了黑风寨。

    飞机还没停稳,罗夏梦就带着一群猴子扑了过来,巴巴地在外头焦灼地跳动。

    等到机舱门一开,罗夏梦直接跳上去抱住阿笙就不肯松手。

    那些跟着罗夏梦来的小猴子也开始吱吱乱叫,好像在替罗夏梦欢呼道贺。

    之后两天,罗夏梦去哪儿都抱着阿笙不肯松手,完全把她当成了一个小孩看待。

    晚上睡觉的时候,也死死搂住她,搞得想了罗夏梦亲近亲近的陆屿想出了各种办法来跟女儿争宠。

    罗夏梦却根本不爱搭理他。

    “我以后就跟小芒玩,跟小芒睡了。”

    陆屿劝不动罗夏梦,只能去做阿笙的思想工作。

    结果父女俩还没说到正题时,一个黑影就窜了进来,冲着陆屿就跪了下来,咚咚咚地磕了三个响头。

    “陆屿,把丽莎还给我!只要你把她还给我,以后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哪怕给你当牛做马一辈子我也绝不含糊!”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陆屿就是想躲开也躲不开,硬生生受了林解放三个响头。

    他把伊丽莎在滇南的所有事情都说给林解放听了,又拿眼看着阿笙。

    阿笙就又把伊丽莎只是刘未来其中一个化名,并把她六嫁又搅弄风云事一并说了出来。

    林解放痛苦万分地闭上眼睛,过了好一会儿又重新睁开眼睛,“我可以想办法让她配合你们,把情报追回来,但是我想让你们放她一条生路,哪怕把死刑换成终身监禁也可以。

    我愿意用一生来替她恕罪!”

    “我真是懒得说你!那样的女人,你还当个宝!还说什么当牛做马,用一生替她恕罪!罪是谁犯的谁来当!用不着你!”陆屿觉得林解放已经无药可救了,拂袖而去。

    林解放就眼巴巴地看着阿笙,要不是阿笙躲得快,他都要冲着阿笙下跪求情了。

    他一遍一遍地说着:“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变成了那样,可是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只是一个简单纯粹美好的女孩。

    哪怕不怕我的面子,你也看在她是益阳亲妈的面上,多让她活几年吧?”

    林解放似乎也已经意识到让伊丽莎一直活下去是不可能的,所以退而求其次只要求阿笙让她多活几年……

    看着这样的林解放,阿笙突然心乱如麻。

    前世,伊丽莎是刘未来,是滇南情报之王,祸乱各国的事并没有被揭发出来。

    她是半傻半聋的村姑,一朝走了狗屎运得了首都高门家得意子弟的青眼,飞上枝头当了几年凤凰。

    这桩不配的婚姻让她和林益阳受尽苦楚,最终劳燕分飞,天各一方。

    她死于非命,林益阳抱骨泣血而亡。

    重生以后,她拒绝过,逃避过,却没能躲得过命运,依旧和林益阳缠到一起。

    幸运的是,前世难逃悲惨命运的人一一因她而改变了际遇,至今仍活得好好的。

    不幸的是,她在十岁那一年,却因为在路上看到了前世婆婆被两个男人夹着坐在中间,误以为她被人绑架,跳出去拦车,被人打晕带走。

    后来,她绞尽脑汁的想要带着婆婆逃走,却被她背后下了黑手,砸破了脑袋,错开了手脚关节,后来还因为得了破伤风感染……沈洪武及时出现,替她做了开脑手术,却因为情况紧急,不小心破坏了她脑部的记忆体,导致她失去了前世今生的所有记忆,变成了漂派他乡的阿笙!

    当她重新回到首都,因对林益阳的情一步一步让心失守的时候,她的记忆也慢慢以梦的形式复苏了。

    滇南一行,她终于抓到了刘未来,却惊骇的发现,刘未来竟然和婆婆是一个人!

    那么,前世,给将军下药,把她引进狗笼,拍下照片,诱劝她离婚离开的原因也就明了了。

    婆婆大人,从一开始就不是一个好人!

    自己碍了她的眼,林益阳也不肯听从她的摆布跟她喜欢的女孩结婚,非要即一个傻媳妇儿,所以她就用她的办法让陆小芒离开她的儿子!

    如今,前世未曾谋面,一直没出现过的公公,要跪着求她放过作恶多端的婆婆……

    还说不看僧面看佛面,看林益阳的面子上……让她放过刘未来!

    可前世,刘未来把她害得那样惨,最后还害死了林益阳。

    这一世,她又赤膊上阵,造成了她多年的颠沛流离。

    你让她如何原谅?!

    阿笙腾地站了起来,冲出了屋子。

    林解放追了出去,却撞到了从侧面走过来的林语桐。

    林语桐被撞倒在地,低着头不停挥手:“别碰我,别碰我,我有麻疯病,会传染的,我自己会起来的。”

    林解放犹豫了一下,又赶紧追着远去的阿笙跑了。

    林语桐慢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默默地走回了自己住的地方。

    从那以后,她就再也不出来走动了。

    每天吃喝都是鬼獒给她驮过去。

    阿笙不想再和林解放打交道,跟老太太和大伯告别之后,陆屿就开着直升机载着她和罗夏梦去斯拉夫了。

    时间飞逝,转眼就到了和林益阳约定要回归的日子。

    林益阳却接到首长指示:你闯入反间中心,按照条例,至少要监禁十年,可是现在有一项绝密任务需要你去执行,如果圆满完成这项任务,把滞留在吧拿马的所有人员顺利带回,许你将功折罪,提前释放!

    林益阳考虑了两天就打电话想和阿笙商量,接电话的武二零却说阿笙也出去执行一项任务去了,至少要一年才会回去。

    至于去哪儿了,干什么,武二零坚决不肯说。

    林益阳如果不接受任务,便要被监禁,哪儿也去不了,也根本不可能去找阿笙,所以他还是接受了任务,搭乘远洋轮周转几国,无声无息地潜入了吧国。

    一年后。

    一艘豪华游轮上。

    成功完成接货任务的林益阳带着十七名情报人员装成游客,想要经由中南五国,沿公河过境入华。

    游轮在滇南国曼波码头停靠的时候,遇上了百年难得一遇的风暴。

    水面上漂来一些残骸,一名脸色苍白的女孩抱着一块舢板被在风暴中来回旋转着。

    水面上转瞬间就被转出一个巨大的漩涡。

    女孩处在巨大的吸扯力中心,如同一片无力的树叶般,慢慢地被死亡的气息笼罩。

    她弱弱地翕动干枯的唇,小声地喊着:救命……

    正站在游轮甲板上远眺的林益阳突然把望远镜一扔,脱掉外套就纵身跳进了水里,逆着风,吃力地往女孩那边游去。

    当他艰难的突破了阻力,伸手捞到女孩的衣摆把她扯出漩涡时,他喜笑颜开地喊了一声:“阿笙!”

    已经放弃挣扎准备等死的女孩扭过头来。

    那是一张只和阿笙有着四分相似的脸庞。

    林益阳愣住了。

    之前,他看到了女孩的侧脸,他还以为是阿笙也在这附近执行任务不巧遇上了风暴遇了难……

    他以为,这是一次久别之后的重逢。

    可不料,这是一场误会。

    被救的女孩说她叫小玥,是滇南半年前新上任的元首闻弦歌的妹妹,滇南民众口中单纯善良的小公主。

    林益阳把她送上岸之后就离开了。

    一天后,风暴才慢慢停息,游轮可以重新起航了。

    就在这个时候,小玥带着三只舰逼停了游轮。

    跟着林益阳回国的十七人还以为他们暴露了,都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

    然后,他们却听到一个石破天惊又让人啼笑皆非的消息。

    “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你愿意给我个机会伴你一生一世么?”小玥仰脸问林益阳。

    “我不喜欢你!”林益阳直接拒绝了小玥的表白。

    陪着小玥来的年轻舰长走上前来,表情不善地道:“这可是我们元首的亲妹,相当于其他国家皇室的公主,看上你可是你的荣幸,别给脸不要脸!”

    “不管是公主还是女王,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林益阳不为所动,面无表情地道。

    年轻的舰长正要说话,却被后头指挥舱里的一个有些木讷的声打断了:“我就喜欢你这种年轻有为又不为权势所诱的小伙子,我有个长得特别漂亮的侄女和你特别般配!”

    “我说了,不管公主女王,还是你们这儿的任何女人,再美若天仙,我也不喜欢!”

    “你确定?!我侄女真的长得特别漂亮,你要是错过了,说不定会一世后悔!”

    林益阳斩钉截铁地道:“绝不会后悔!”

    那个声音却还在嘀咕,“我觉得你真的会后悔……要不要……再考虑考虑?毕竟,过了这个村可没这个店了。”

    林益阳径直摇头,话都不愿意多说了。

    “林益阳,这话可是你说的啊!这么多人都可以作证!”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有些耳熟的男人声音陡然响起,年轻舰长被人扒开,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皮肤白净,眼神阴冷的年轻男人走了出来。

    “武末!”林益阳眉头一拧,武末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莫名的,他觉得有些不妥。

    “他是我国新上任的元首闻弦歌!”

    林益阳转着头,视线在武末,小玥,舰长身上来回转动。

    武末幸灾乐祸地冲着舰舱中喊了声:“陆伯伯,刚刚你听得一清二楚,是林益阳不愿意和阿笙结婚的,他说我们这儿的所有女人都不喜欢的。

    你回去可得跟我干爹好好说说,告诉他老人家,我闻弦歌因他重获新生,认祖归宗,还出任了元首一职,他老人家的大恩大德我正不知道如何报答,我愿意等阿笙愿意多看我一眼那一天,哪怕等到天荒地老也愿意等!”

    林益阳听了这话,哪里不知道,武末这是设了局利用语言陷阱坑他,想要断送他和阿笙的姻缘。

    “武末,你等十辈子也是只癞蛤蟆,阿笙是我的,你别肖想!”

    “是你刚刚说不喜欢不要的!”武末啧啧两声,金丝眼镜后的眸光轻闪,“陆伯伯,我可是真心的,不止愿意等阿笙一辈了,阿笙的女儿和儿子我也愿意当亲生女儿和儿子待的!”

    什么女儿儿子?!

    林益阳如遭雷击,脑子一下子结了块儿,只剩下一片空白。

    “武末,我说过了,我的事,不需要你越俎代庖,你再背着我替我作主,我俩就真的断绝关系!”一名穿着婚纱,双手抱着个粉嫩嫩婴孩,身形略丰,还有点小肚子没收紧的清丽女子从游轮二层走了上来,沿船舷走向林益阳。

    在她的身后,陆屿手脚僵硬地抱着另一个软糯糯的婴儿,亦步亦趋地跟着阿笙。

    再往后,是提了一篮子萝卜,白发梳得规规整整,穿了一身旗袍的老太太和两肩膀上各坐了一只金丝猴的罗夏梦。

    “阿,阿笙!”林益阳三下并作两步冲向阿笙,跑到跟前却突然停下,低头看着她怀中的婴儿,“这……这是怎么回事?”

    阿笙把婴儿举起来一些,让林益阳看,“瞧,这是我这一年执行的任务,现在,终于光荣完成任务,制造出一男一女俩小捣蛋了,听说你要经滇南回国,我这不就颠颠的赶过来见你了么?

    我的任务完成了,你的呢?“

    “你便是我想执行一生的任务!”林益阳笨拙地接过孩子,他刚一接过孩子,原本闭着眼睛睡得正香的婴儿就突然睁开了眼,用黑油油的小眼睛望着他。

    那一瞬间,林益阳的心软得一塌糊涂。

    一股血脉相连的感觉油然而生。

    陆屿怀中的孩子却突然哇哇哭了起来,陆屿手忙脚乱地拆开裤子看看,又用手指点了点孩子嘴角,最后无奈地看向阿笙:“奔奔又没尿又不饿,不知道哭啥。”

    “估计是看他爸抱妹妹,吃醋了……记得么,刚生下来的时候,我抱他他就睡,抱他妹他立马哭……”

    陆屿瞪着林益阳:“都怪你,害奔奔哭……”

    林益阳张了张嘴,刚要说话就发现陆屿正不怀好意地盯着他,好像就等着他说出什么反驳的话之后再狠狠训斥他一顿。

    得……老丈人很凶猛,毛脚女婿惹不起。

    “陆屿,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我林解放好不容易承认自己瞎了眼,爱上个蛇蝎心肠的女子,准备用一生恕罪又被人狠狠拒绝,追到斯拉夫却发现那边是个烂了脸的冒牌货,在滇南辛辛苦苦找了八个月,兜兜转转才发现,鬼獒驮着那个人叫林语桐的女人才是自己真老婆的份上,可怜可怜我吧……

    别欺负我儿子……”

    林解放背着腿脚还没好灵便,脸上的瘤子虽然已经慢慢小下去,却依旧面容可怖的,化名林语桐,取自与林同心的真正伊丽莎最后走了出来。

    林益阳突然觉得这一切,美好得像一场梦。

    深爱的女人归来,还带着他的孩子。

    不管历经前世今生,她依旧爱他如初。

    而他亦然。

    真好。

    《全文完》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天后娇娇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天后娇娇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