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类别:现代言情 作者:双瞳烟华 书名:深深喜欢你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支队以最快的速度安排人手接待了年轻女人, 详细询问她的报案情况。

    女人名叫顾雨, 26岁,析州人, 四年前大专毕业后来到明州工作, 未婚单身,租房独居中。一年前从丹湖湿地公园夜跑回家时, 她被人在半途用湿巾捂住嘴, 拖进小树林里施行了强.奸,一开始她曾激烈反抗,并用手机打伤歹徒的额头,但在后来, 她却顺从了, 沉默地让歹徒完成了这场施暴。

    面对警方的询问, 顾雨这么回答:“那个时候我用手机打破了他的头,手机屏幕亮起的时候, 我看见在我不远处的边上还有一个人影,躺在地上无声无息的。那一瞬间, 我后背的汗毛全都竖了起来,直觉告诉我,那里死了一个人, 并且是被他杀死的……我甚至能闻到空气里的血腥味。所以我不敢再喊, 我怕我一喊,也会被他杀了,躺在那里……”

    沉默不再反抗的顾雨似乎让歹徒感到很满意, 施暴完毕后威胁了她一句不许报警就让她离开了。顾雨连滚带爬地跑走,在快要离开树林时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发现那个男人正在弯腰拖着之前躺在地上的那个人影,还抬头朝她这边望了一下,吓得她再不敢多看,连忙离开了。

    之后她也没敢报警,一个是她当时有正在交往的男友,那几天男友正好在外地出差,不知道这件事情,而如果她报了警,男友就会知道了,男友是个传统的大男子主义者,她不想让男友因此嫌弃自己。另外一个原因则是她害怕报警之后,警察没有抓住歹徒,她反倒被歹徒找上门来杀了,而且当时那个人还拿出手机对着她拍了好几张照,她怕这些照片被放到网上去,就选择了忍气吞声。

    杭琴:“那为什么你现在又选择来报警了?”

    顾雨:“我和我男朋友分手了,而且……我不想让这种人逍遥法外,还反咬警察一口。他是个强.奸犯,还有可能是个杀人犯,他有罪,并不是像网上说的那样无辜,他就是个人渣!那天晚上他肯定也是想实施犯罪的,但被你们队长阻止了,你们一定要查清楚,不能让这种人得意,要让他坐一辈子牢!”

    面对情绪逐渐变得激动的报案人,杭琴询问地看向旁边陪同审讯的梁光:“组长,您看这……”

    刑侦二组组长依旧维持着镇定:“你怎么确定网上说的那个人就是当初对你施暴的那个歹徒?”

    “我能确定。”顾雨回答,“当初我用手机打伤他的额头时,我通过亮起来的手机屏幕看清了他的脸,他的额头左上角有两颗痣,一大一小,就是照片里的那个样子!”

    ……

    事情急转直下,不仅支队迎来了一名指控罗俊力在一年前施暴强.奸她的报案人,网上也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反对声音。

    首先是一家便利店的老板在网上发言,称7月31号晚上十点四十分左右,刑侦支队长曾经光顾了小店,买了包烟,靠在外面的路灯柱上抽,过了大约二三十分钟,他忽然提声喝了一记,扔掉烟冲向了马路对面。店主觉得好奇,就出去看了一下,发现他和一个人扭打在一起,旁边跌坐着一名女性,那个人很快被刑侦队长制伏,并且过了十来分钟,就来了几辆警车,把那个人带走了。

    当然,那个时候店主还不知道这位顾客就是刑侦支队长,还以为是哪位路见不平的见义勇为者,直到网上曝出了这么一件事,他觉得似曾相识,并且照片里面的人也很眼熟,回去翻了一下监控录像,才确定就是这件事。

    为证明不是说谎,店主还晒出了当天店里的监控截图和谈论此事的朋友圈,截图里可以清晰地辨认出男子的身影,就是前段时间和最近两天被热议的明州刑侦支队队长秦深。

    紧接着,一位明州三甲医院的外科医生也发表了一篇博文,说是在七月底的凌晨,他曾经在急诊室接待过一对恋人,女方身上有多处擦伤,疑似被男方家暴,询问后才得知是遇上了歹徒,并且男方还是一名警察,已经把歹徒押回支队,带女友来做一下检查,因为女方被歹徒用湿巾捂住了口鼻,不知道是否会留有后遗症。

    当时男方还把警官证给掏了出来,他看了一眼,确认是货真价实的刑警后就没有再看,现在回想起来,那警官证上面写的就是明州刑侦支队长秦深的身份信息。

    和便利店老板不同,为保护病患的隐私,医生并没有展示出女方的就诊记录,但这位外科医生平时一直在网上免费回答网友的病情问诊,科普一些医学小常识,已经小有名气,算是半个公众人物。他这一番言论发表出来,信服的人数立刻翻了个倍,为秦深辩护的人越来越多,风向彻底逆转。

    与此同时,罗俊毅的黑历史也被网友翻了出来,什么为金钱给强.奸犯辩护、无偿给杀人犯提供法律援助、女性不该拥有堕胎自主权、呼吁嫖.娼卖.淫合法化等等,都被人翻旧账整理列出,遭到了一通猛烈的嘲讽。

    当刑侦支队在丹湖湿地公园外围后侧一处人迹罕至的小树林里挖掘出一具高度腐烂的女尸时,罗俊毅也被检察院以涉嫌传播散布不实谣言、诽谤公安机关公职人员、逃避追缴欠税等多项罪名提起了公诉,至于在对其后续调查中发现的与境外反动势力联合、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等举动,则是又一层面上的东西了。

    公安局长周赢对此笑容满面,拍着秦深的肩膀赞不绝口:“这可真是钓上了一条大鱼啊,多亏了小秦你冲冠一怒为红颜,对犯罪嫌疑人打得好,打得妙!”仿佛罗俊毅那篇颠倒黑白的博文刚出来时,对秦深恨不得痛骂三千遍的人不是他一样。

    秦深对此没有什么情绪波动,只是牵着嘴角笑了一下:“这案子也不是我破的,该感谢的是老张和老梁他们。”

    周赢哼笑:“都什么时候了,还跟我来这套。你小子当我不知道呢,嘴上说回避说得勤快,实际上比谁都对这案子门清。你那些手下一个个都阳奉阴违的,把纪律法规全都不放在眼里,一有什么情况就向你通报,等你的请示批复,算个哪门子的回避!”

    依照规定,身为利益相关人,罗家两兄弟的案子秦深都是要申请回避的,不能接触,就算他是刑警队长也一样。但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见小动作被上司识破,秦深也不辩解,干脆大大方方地承认了:“这案子不经过我的手我不放心。再说,罗俊毅都被抓起来了,也没人会在网上说我违法违纪、公报私仇了,怕什么。”

    周赢最看不得他这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傲慢态度,因此即使他现在对这个小辈很是欣赏,也还是冷笑一声,泼了一盆冷水过去:“我劝你还是悠着点。你这一次之所以能平安过关,不仅是因为上头死命保你,还因为你小子撞了大运,碰上的两个兄弟全都是条大鱼,把大众的火力都带偏了,忘记了你违纪打人的事情。要碰上对清白无罪的兄弟,我看你怎么应付。”

    “清白无罪的家伙不会半夜对单身女性下手,更不会被我逮了押到队里。从一开始这个假设就不成立。”

    “你就狂吧你,再不收敛收敛你那性子,我看你以后还得栽个大跟头!……”

    周赢的话,秦深并没有放在心上,离开市局后,他先是去了趟市中心,接着就回了支队,正好也差不多到了下班时间,他干脆没有下车,停在大厅门口等了两分钟,直接载着徐蔓回了家。

    夕阳西下,晚霞映满了天空,给大地镀上一层金红色的光芒,看着天边灿烂明丽的火烧云,和路边来来往往的缓步行人,徐蔓就忍不住生出了几分感慨之情。

    记得她刚来明州时,也是这么一个晚霞漫天的傍晚,初次见面的秦深带她去面馆吃面,当时的她还很紧张局促,不仅有如何开口转岗的苦恼,更有面对陌生人的放不开。谁能想到不过短短的两个月,这位初见时颇有些锋芒、让人感觉难以靠近的刑侦队长竟会成为她的恋人呢?

    “今天市局找你过去,是有什么事吗?”她询问秦深。

    “还能是什么,就姓罗那兄弟俩的事。顺便警告一下我别太得意,下次要再惹出事就自己滚蛋。”秦深回答。

    “他们俩的事还没完吗?”

    “快了,罗俊毅的事转交给了国安局,罗俊力的取证调查也到了收尾阶段。这家伙也是厉害,六年时间里辗转全国各地杀了六名女性,强.奸了二十几个女孩子,居然没一个公安抓到,让这孙子逍遥法外了这么多年。可总算是落网了。”

    闻言,徐蔓就笑了:“那看来我以后还是得多多在晚上出去几趟,说不定就又遇上什么多年没发现的杀人犯,给社会做贡献了呢。”

    “想得美。”知道她是在开玩笑,但秦深还是头也不回地说,“以后过了晚上八点都不准单独出去,要么让我陪着一起,要么就在家里待着。”

    “不是晚上九点吗?怎么提前了一个小时?”

    “夏令时过了,现在是冬令时。”

    ……

    回到家,依旧是秦深掌勺,徐蔓打下手围观。今天的晚饭是腊肉玉米蛋炒饭,做法简单方便,秦深很快就炒好了一锅,分别盛了两碗,放到餐桌上开吃了。

    客厅里的电视机正在播放着晚间新闻,徐蔓起来倒水时看了一眼,瞄见了一则新闻,就示意秦深转过头去看:“你快看,电视里在播放着那对兄弟的事情。”

    秦深很给面子地看了一眼,就移开了视线:“正常。这种事情媒体肯定会追踪报导,好不容易撞上一出大戏,可不得跟紧了,做个爆点专题提高收视率。”

    被他这么一说,徐蔓就想起了一件事来,有些好奇地问他:“当初事情还没有反转的时候,有记者过来采访你吗?”

    “有,不过都被我拒绝了。”秦深说,抬眼看一下她,“也幸好你没把那什么澄清宣言给发布出去,要不然你就能体会到被媒体追问的滋味了。”

    徐蔓讪讪地笑了一下:“我这不是心里生气,想反驳那个罗俊毅的鬼话嘛……再说了,我最后也没发出去,存在草稿箱里,等着和你商量呢……”

    “那我那时候要没打电话回来,你是不是就忍不住发了?以后网上的事少掺和,谁知道网线对面的是人是狗,是人你还能跟他讲道理,是狗你理它干什么?”

    ……

    晚上的时候,徐蔓在主卧的卫浴里洗了一个彻底的澡,她在一个星期来了例假,虽然可以松了口气,不用再担心怀孕的事情了,但感冒和例假一起来的滋味可算不上有多么好,好不容易两者都没了,自然是要好好放松一下。

    不过显然,她放轻松得太早了,才刚从浴室里出来,就被秦深从后面抱住,打横放到了床上,吓得她惊呼一声,羞嗔地拍打在他的胸膛上:“你怎么这么急!”

    秦深振振有词:“那姓罗的不是说我们有不正当交易么,不和你真这么来一场,怎么对得起我被狂骂的那几万条评论?”

    说完也不等她回话,脱下她身上穿了没满三分钟的睡裙,就俯身覆了上去。

    徐蔓没有法子,只能让刚才的一番洗浴变成无用功,舒缓了身体任由他为所欲为。不过很快她就后悔了这份纵容,或许是憋得太久了,秦深今晚的动作格外有力,连续要了她好几次,直到后来她一丁点的力气都没了,浑身软成了一滩烂泥,只剩下微弱的哭泣声,才让他恋恋不舍地停了下来,抱着她去浴室里清洗身体。

    出来时已经将近半夜,她又累又倦,身心都很疲惫不堪,沾到枕头就想睡去,但秦深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一直和她说着话,她好几次闭眼想要睡下,都被他硬生生打断了,一点也不像平时体贴入微的他。

    放在平时,徐蔓或许会察觉到其中的不对,但她实在是太困了,思维转动缓慢,懒得去想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也不去听他在说着什么,就这么闭着眼靠在他怀里,偶尔敷衍地应答一两声,任凭睡意席卷心头。

    直到胸前忽然触上一线冰凉,她才恍然惊醒,抬眸对上秦深温柔的笑颜。

    “生日快乐,小蔓。”

    徐蔓这才想起来,午夜一过,就是8月31号,她的生日了。

    原来秦深是为了这个才一直缠着她说话,不让她睡过去的。

    她低下头,发现秦深送给她的生日礼物是一条项链,项坠在淡蓝色的夜灯下闪着莹莹的光,轻盈又美丽,像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

    她轻轻托起项坠,看清楚那是一枚被打造成蝴蝶样式的银色底座,上面镶嵌着数颗钻石。

    他送了自己一根钻石项链。

    意识到这一点,徐蔓的心怦然一动。

    她抬起头,怔怔地看向秦深。

    迎来的是一个落在额头上的温暖亲吻。

    “我爱你。”

    温柔悦耳的声音如同在春天徐徐绽开的嫩芽,被柔和的东风缓缓送进她的心里。

    “嫁给我吧,小蔓。”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部分到这里就结束啦,之后陆续会有番外更新,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深深喜欢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深深喜欢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