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转发微博

类别:现代言情 作者:丧丧又浪浪 书名:请你原地投降[娱乐圈]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林纵横和州围结婚以后, 州围的肚子成了两家人注意力的焦点。

    最开始的时候,州围要拍《撕裂空白》, 不能要小孩。拍完戏,她又还有宣传要参与,也不方便大着肚子, 等到《撕裂空白》的宣传活动也尘埃落定落下帷幕,就再也没了搪塞的理由。尤其两人的至交方家夫妇比他们结婚还晚一年多,可胡辞都怀孕了,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于是“有了没”越发成了林州两家的高频词汇, 每次必定还要附带耳提面命告诉州围她已经属于高龄产妇的范畴,高龄产妇生孩子有多难, 产后恢复又有多慢,别说州围了,连林纵横都能倒背如流。

    州围和林纵横还没着急要小孩, 毕竟都没过多久正儿八经的二人世界。不过其实从拍完电影开始, 安全措施确实不如从前完善,偶尔碰上林纵横偷懒或者火急火燎, 州围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他去了, 是安全期就以此为借口, 不是安全期又安慰自己一次两次没那么倒霉。

    就这么得过且过的, 时间过去一年多了, 她还真没中奖。

    被问多了,就算知道家长们是出于好心, 州围还是有点烦,本来就是隐私的事情,老是被人挂在嘴边问候,很是尴尬。

    州父州母那边她还能发牢骚要他们别老是问这些,但是林纵横父母那边本来就是不咸不淡的关系,她不好明说。

    不过所幸他们不和家长住一起,偶尔见面或者网络联系的时候烦一下,忍忍也就过了。

    某个风淡云轻的周六,家里的门铃一大早就饶人清梦响了起来。

    林纵横当机立断翻个身把脑袋蒙进被子里继续睡了,打定主意置之不理,毫无绅士风度可言。

    州围没办法,气急败坏地踹了他一脚,然后自己去开了门。这是常规操作,她每次都觉得自己不该老是这么惯着他,但每次又心软想下一次再跟他立规矩,最终结果就是把他惯得越来越无法无天。

    门外是林母,手里拎着两个保温桶,她时不时亲自下厨做饭带过来给他们吃。

    “妈妈。”州围叫道。

    “诶,围围。”林母看她一脸睡眼惺忪,随口问道,“纵横呢?”

    州围去接了一个保温桶过来,回答说:“他还在睡。”

    把林母迎进屋子,州围去喊林纵横起床吃早饭,他前一晚睡得晚,这个点还早,他看了一眼时间死活不肯起,把脸蒙在枕头里装作听不到。

    州围一个人回到客厅,林母也不强求:“随他吧。”

    林母已经旋开了两个保温桶,都袅袅上腾着热气,她正在把保温桶里的东西盛进碗里,招呼州围道:“你趁热吃。”

    还隔着老远,州围就闻到空气中似乎有一阵药味,她吸吸鼻子确认的动作落入林母眼中,林母笑道:“鼻子这么灵。”

    确实有药,两个碗,一碗装着让人食欲大振的海鲜粥,另一碗装着浓黑的液体,似乎凭视觉效果就能让人的舌头苦到发麻。

    州围心下已有预感,不过还是跟婆婆确认了一遍:“这是什么?”

    “补身体的,先喝粥,药饭后喝。”林母把盛粥的碗移到州围面前,“这个药很灵的。待会纵横起来了,你让他也喝一碗。”

    州围:“……”

    之前林纵横被询问过一遍,怕说一直在避孕会刺激到急着抱孙子的家长们,就扯了慌没说实话,于是此时此刻,州围想她和林纵横大概是被怀疑生育功能的健全性了,林母还算委婉,只带了药前来,至少没要他们去医院做检查。

    那一碗墨汁般的药水看得州围头皮发麻,她寻了个理由又回了房间,径直走到床边推林纵横。

    林纵横迷迷糊糊地抓住她的手贴到自己脸上,眼睛也不睁地跟她打商量:“别闹,我再睡会。”

    “你起来。”州围捏他脸,下手不轻,“你妈来给我们送药了。”

    林纵横过了一会理清她这句话的意思,他眯开眼问道:“要我们生孩子?”

    “嗯。”

    “……操。”林纵横抬起双手搓一把脸,生无可恋地坐了起来,“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有林纵横在前面踢踢踏踏地开路,州围就放心了,这药铁定是不用喝了,她跟在他背后,宛如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上藏身牢固的碉堡后,十分安心。

    “纵横起来了?”林母一边招呼儿子,一边忙活着也给他盛粥盛药。

    “这是干嘛啊?”林纵横在餐桌前坐下来,很自觉地替州围掩饰了告状的锅,装作不知地指着药汁问母亲。

    “这药调理身体很在行的。”林母说,“隔壁李叔叔家的儿子儿媳妇喝了两个多月就怀上了。”

    林纵横抄起碗,在林母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径直将药倒入了餐桌旁半人高的绿萝盆栽中,一碗倒完,行云流水又是下一碗,他把空碗搁回桌上,直言不讳:“没用的,我们在避孕。”

    林母惊讶。

    不等林母说话,林纵横继续面不改色向母亲开诚布公:“我们没怎么享受过二人世界,不想这么早要孩子。再说我和她这些年一直都很忙,现在难得空下来,还想过几天安生日子再考虑孩子的问题。”

    “生了孩子我会帮你们带的,你们尽管想干嘛就去干嘛,又不碍着你们什么事。”林母祭出老一辈劝年轻一辈生孩子时的经典用语。

    其实纯粹是扯谎。放眼整个社会,当爹的还好,不负责任的就当多了个大型玩具高兴了逗两句不高兴了就当不存在,但是当妈的有几个能躲得过不分昼夜照顾孩子的辛苦。

    “我们要自己带他长大的。”林纵横一口拒绝,轻描淡写用一句话就戳到林母的软肋,“小的时候我一直很想你们能多陪陪我,我不希望我的孩子也像我一样没有爸爸妈妈陪伴。”

    有了这项必杀技,林母没有再坚持什么,默默等小两口吃了早餐。临走的时候,她找了个借口让林纵横单独送她下楼。

    “纵横,妈妈不是想逼你什么。”林父手术一事过后,中年丧夫的虚惊一场令林母的性格变了许多,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但是相处起来较之从前确实舒服许多,她斟酌了一会用词,缓缓说道,“你们年纪都不小了,到时候孩子还小你们已经老了,精力跟不上,再说太晚生孩子对州围也不好。”

    都是些老生常谈的话题,林纵横应付道:“知道了,我们尽快。”

    看出儿子的敷衍,林母无奈苦笑,忍不住说到从前的事:“你外婆过世的时候,你还在我肚子里,再半个月就出生了。她临走前一直跟我说很遗憾不能亲眼看看你,等你出生要我一定把你带去她墓前给她看看,还有你的孩子,她也想看看,你别让外婆等太久。”

    不管过去多久,至亲的逝去永远是不能提及的伤痛,林纵横看出母亲的难过,敛去漫不经心的表情,搭上林母的肩带着她往前走:“妈你把我带去给外婆看过了,外婆的心愿你已经完成了。我的孩子是我的任务,要是完不成,等到了地下我自己会去跟外婆赔礼道歉,不会让外婆怪罪你的。”

    “胡说什么。”林母哭笑不得。

    送走林母,林纵横回到家中,州围在逗狗玩,他从后揽过她也去和狗玩,惹得四只狗上蹿下跳,他觉得有趣,一直笑着,逗弄片刻,突然跟州围提议:“我们去旅游吧,省得老是被他们念叨。”

    “我有的时候也怀疑。”州围把一截火腿肠喂给纵纵,面上看不出情绪,“我是不是怀不上。都这么久了,一点动静也没有。”

    并非州围杞人忧天,十几年来她的生活作息极为不规律,为了保持身材一直都节食,不管是天寒地冻还是生理期痛的死去活来,碰上夏天或者下水的戏都咬着牙照拍不误,长此以往,对身体的损伤可想而知。

    林纵横笑她:“这统共才几次不避孕,别自己吓自己。你要是真的害怕我们抽空去医院做个检查。”

    “那要是真的不能生呢?”州围问。

    “那就不生,喜欢孩子还可以领养,各个颜色的我们都领一个。”林纵横答得不假思索,手去摸她小腹,“这么好的身材,生孩子好像确实有点浪费。”

    林纵横说风就是雨,说去旅游,当天就定了机票,两天后他们就启程了,除了护照钱包和手机,再没有别的行李,一身轻松飞去了天寒地冻的冰岛。

    因为在《途穷》相遇,冰雪对他们永远有特殊的意义。

    对着覆盖白雪的雪山泡温泉;看间歇泉在地热作用下冲出二十多米的水柱遇到冷空气瞬间汽化,宛如在地面形成云朵;站在黑沙滩边的黑色玄武岩下看天空中的飞鸟盘旋;为黄金瀑布的冰川水气势恢宏地冲下山谷深感震撼;还领略了永生难忘的极光,这大概是最唯美的一次接吻,美不胜收的漫天繁星都沦为背景,无声见证渺小凡人融入骨血的深爱。

    这是第一站,领略过北国的风光,他们原打算去看不同的风光,沙漠,海洋,热带丛林。然,环游世界的计划被意外临时中断。

    州州走了。

    接到牙牙的电话,虽然已经赶不及见州州最后一面,林纵横和州围还是赶了最近的航班回国,迎接他们的是州州的骨灰盒和郁郁寡欢的纵纵。

    州州十几岁了,换成人类的年龄也已是高寿,牙牙说它走得很安详,没有什么痛苦,可以说是寿终正寝,通俗来说就是老死的。

    林纵横平时老是嫌弃四条狗太过闹腾,但是没有人比他更喜欢它们,这是他19岁从路边捡回来的小生命,伴随他从青涩的少年长成顶天立地的男人,很多孤单的夜里,是它们代替他心爱的女人在他身边陪他。

    他甚至连州州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如同州围因为他的缘故最偏爱纵纵,他也因为州围的缘故偏心州州。

    他一天没吃饭,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看着州州的骨灰瓶发了一天的呆,纵纵破例被允许进入卧室,在他脚边安静躺卧。

    州围理解他,给他空间,不去打扰,直到晚上才端着一碗清粥去看他。她心疼摸了摸他的头发,轻轻抱住他。

    林纵横把脸贴在她小腹上,半晌,瓮声翁气说:“州围,我突然有点害怕。”

    他想到未来他们中间也会有一个人先行离开,留下另一个人孤零零面对人间百态。那样的痛苦,甚至不用细想,光是念头闪过,便已经叫人痛苦万分。

    他没有明说自己在害怕什么,但是默契如他们,州围当下就听明白了他的意思,顿时心被狠狠揪了一把,五脏六腑都痛起来,她蛮不讲理地提要求:“你不能走得比我早,我真的受不了。”

    林纵横低笑一声。

    可是他也受不了的,这是他所能想到他这一生最痛苦的痛苦。

    不过还是答应她:“好。”

    时间又过了一个多礼拜,纵纵的状态始终没恢复,十几年朝夕相伴的同伴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它用过的磨牙棒还在,睡过的靠枕还在,气味都还在,但是却怎么找都找不到了,纵纵整个生活因此翻天覆地,不管是玩耍睡觉还是进食,习以为常的日常生活变得陌生无比。

    连喂纵纵它最喜欢的火腿肠都不管用了,林纵横于心不忍,生怕纵纵再这么消沉下去也有个什么好歹,遂和州围商量:“要不给它重新找条小母狗吧,说不定它能重新振作起来。”

    州围蓦地转头看他,一双眼睛里都是探究:“林纵横,我要是先死了,你是不是也要再找个新的老婆。”

    林纵横:“……”这都什么跟什么。

    “不准,我不准。”州围恼怒,“我不准你续弦,我要是先死了,你要一直想念我,不可以有别人。”

    “知道了,不然还能有谁啊。”林纵横朝她伸手,“过来,我抱着。”

    美人在怀,他又去低头看纵纵,拖鞋在它背上顺了顺,“听到没,你妈不让我给你找小母狗。”

    很久很久很久以后。

    又是一年扬瓣电影节。

    这届电影节最吸眼球的是一名入围最佳女主角的女演员,从踏上红毯开始,便是所有人的焦点。

    这名女演员叫方慕辞,年仅19岁,从两年前出道开始就备受关注。漂亮的外形、优秀的演技和个性十足的为人处世当然功不可没,但是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她的家世背景——父亲是著名金牌电影制片人方遇城;母亲是扬瓣影后胡辞;姑姑是叱咤娱乐圈获奖无数的方悦城,年逾四十,一直奉行独身主义,恣意精致的生活方式令万千女性追崇向往;而她的干爸干妈则是二十年过去依然被人津津乐道的林纵横和州围,这两位影响力巨大的演员曾在前后一年间宣布退圈,从此以后音讯寥寥,只留下经久不息的传说,供观众感慨和追忆。

    虽然后台无敌,但是方慕辞本人十分争气,天赋和努力无一不缺,当颁奖嘉宾宣布此届扬瓣电影节的最佳女主角奖归她所有时,并没有人质疑其中的含金量。

    这个年轻的姑娘用精湛的演技证明自己名至实归。

    她没有着急走上领奖台,而是提起裙摆飞快跑向不远处一个年轻的男孩,众目睽睽之下紧紧相拥,并堂而皇之亲吻了对方,十分大方地以这样的方式公开了恋情。

    这个男孩并不为大众所熟知,他是个新人,背景封口很死,在场圈内人知道这个年仅17岁的小伙子入围了最佳男主角,但是电影尚未上映,知道他的普通观众寥寥无几。

    年轻英俊,眉眼精致,带着一丝一时想不起来的熟悉感。

    最佳女主角已经由19岁的方慕辞打败一众入行多年根基稳固的女演员夺得,令人意外的是,这一届的扬瓣,最佳男主角也没有颁发给大家纷纷看好的影帝们,由初出茅庐的新人摘得,正是方慕辞的小男朋友。

    “众所周知,最年轻的扬瓣最佳男主角的记录保持者是林纵横老师。但是今天,这个奖项的记录,被刷新了。我宣布,本届最佳男主角,林倾《你也许不知道》。”

    满场哗然中,林倾神色淡然地扣上西装外套,拉过飞奔而来的方慕辞一同上台领奖,桀骜不驯的脸庞神采飞扬,他在掌声和喝彩中走上领奖台,高高举起奖杯,他长得很高,不得不稍稍低下身子配合话筒的高度,获奖感言则简短到嚣张:“谢谢评委老师的肯定,谢谢剧组工作人员,还谢谢我自己。”

    颁奖嘉宾一愣,有点不敢相信,试着等他说下文,结果发现这小孩还真就酷到只打算说这三句话,不禁暗自心惊,这等气魄和胆量,让他想到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早已不在江湖,江湖却四处流传她的传说。

    一个新人的获奖感言这般随意容易被人诟病,颁奖嘉宾接过话头,不经意间帮忙:“林倾,你今年才17岁是不是?”

    “是的。”林倾颔首,光影打在脸上,棱角分明。

    “那你知道自己打破记录成为了新的最年轻的扬瓣最佳男主角吗?”

    林倾凑近话筒:“知道啊,你刚才说了。”

    台下笑。

    “打败了前辈的记录,有没有什么感想?”

    林倾想了想:“长江后浪推前浪。”

    当天,林倾的热搜导致微博瘫痪。倒不是因为他拿了扬瓣影帝,也不是因为他打破了记录成为最年轻的获奖者,而是因为他出言不逊,不知天高地厚居然不尊重林纵横。

    林纵横是谁?

    娱乐圈的白月光啊!

    时至今日,他当年拍摄的影片和唱过的歌都还保持着高热度,宣布退圈的时候,半个中国的女人都心碎了。但凡提到神仙眷侣,他和他从未公开承认过的女友州围永远都是当仁不让的第一,昔日盛世美颜的合照和动图三天两头被人拿出来怀念。

    这样神祇般的存在,哪里容许别人撒野轻视。

    林倾惹了众怒,愤怒的粉丝们恨不得扒了他的皮,敲锣打鼓发起一场浩大的声讨,最后演变成辱骂,诅咒,甚至给他p了黑白遗照。

    这场网络暴力进入白热化的状态之时,州围的微博在沉寂了近20年后居然石破天惊地发了一条动态——

    「犬子年幼顽劣,还请各位海涵。」

    配图赫然是众矢之的的林倾。

    此博一出,顷刻间将热度煮沸。

    但显然,煮沸还只是小意思,有人将这热度燃至蒸发殆尽。

    林纵横:「转发微博。」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到这里《请你原地投降》就全文完结了,谢谢大家一路支持和厚爱(可以的话帮我全文评个分吧~)还是老规矩,会有番外不定时在wb更新。

    下一本《这万种风情》即将开,大概十天左右(总之三月一定会开,具体时间会在wb和文案通知)朋友们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收藏一下啦喂,点进专栏可见。

    另外,要是有人想我,还可以去看看我家大宝《好一粒暴躁情种》,暴躁死小孩VS雅痞七中校草,火花四射笑泪并存我永远的白月光。

    下本《这万种风情》文案如下:

    傅行此第一次带宴随见自个那帮狐朋狗友,这妞漂亮身材好还玩的开,在现场莺莺燕燕中艳压全场完成绝杀,给他赚足了面子。

    半道,宴随接到好友电话约她逛街。

    她忙着打牌,歪着头用脑袋和肩膀夹着手机,手在牌面上犹豫不决,思考四个Q是拆还是不拆,心不在焉地拒绝好友:“没空,下次,我陪杜承在……”说到这里她猛然反应过来,紧急刹车咽下了剩下的话,骂了声“草”。

    傅行此没记错的话,他不叫杜承,也没有类似的小名或绰号。

    倒是她前男友,好像姓杜。

    全场死一样的寂静中,这位新晋傅嫂把一手好牌甩在桌上站了起来朝傅行此走去:“先不说了,我去哄一下我的未婚夫。”

    *多音字念行走的行。

    再见啦。感谢小天使们给我投出了霸王票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lucky7 1枚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为帝皇书而来 1枚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灌溉了营养液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为帝皇书而来 33瓶、朱小同学 20瓶、23439462 16瓶、hihihihihihihi 10瓶、绯村 10瓶、hjting_ 8瓶、飘飘无所似 5瓶、爱吃桃子的李子 5瓶、小璇 5瓶、五车又八斗 3瓶、是阿熙啊 3瓶、橘子 2瓶、30738007 1瓶、染缸中的透明色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_^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请你原地投降[娱乐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请你原地投降[娱乐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