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结局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四月流春 书名:种田之流放边塞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马车一路北上, 车轮辘辘, 长途跋涉, 赶在下雪前渡过苍江, 抵达庸州。

    塔茶位于庸州中部,宁州则与北犰接壤, 位于大乾西北尽头。

    岔路口,郭弘磊勒马, “吁。”

    “就此兵分两路了!”他朗声嘱咐:“余下的路, 你们多加小心。我赶着回营所处理几件急事, 待有空,再去宁州探亲。”

    姜玉姝和小儿子也骑马, 女儿郭晓嫣则掀开帘子往外望。她点点头, “你们也要小心。等我有空了, 带孩子们去塔茶看你。”

    郭炅在马背上躬身,“父亲, 多保重身体。”

    “爹爹, 快点儿来宁州。别忘了,您答应过的, 会带我和哥哥去乱石沟捡漂亮石头玩儿。”郭晓嫣依依不舍。

    郭弘磊温和答:“放心, 爹没忘。你俩务必听从长辈教导, 不准淘气。”

    “遵命!”

    姜玉姝右手控缰, 拎着马鞭的左手挥了挥,“将军,慢走。”

    郭弘磊莞尔, 朝妻子道了一声“珍重”,勒转马头,率领几名亲兵,匆匆前往塔茶卫,急于处理军务。

    她目送丈夫背影在拐弯处消失后,一甩鞭子,“驾!”带领儿女和随从,继续北上,数日后抵达宁州。

    十一月,天寒地冻,小雪纷飞。

    车夫勒缰,“夫人,到了!”

    姜玉姝拢了拢披风,下车站定,抬头,仰望“宁州府衙”四个大字。

    “姑娘,慢点儿。”奶娘丫鬟搀扶,郭晓嫣使劲跺跺脚,“好冷呀。”

    姜玉姝招招手,正欲催促孩子进后衙休息,衙门突然奔出几名佐贰官吏,以黄一淳为首,喜出望外,激动迎接知州。

    “大人!您、您——总算把您盼回来了!”

    “事先为何没有消息?下官有失远迎,真是不应该。”

    “唉,近几个月,卑职等人日夜等候消息,终于把您盼回来了。”

    “衙门上下乃至所有百姓,都不愿您离开。”

    ……

    姜玉姝一一应答,语带笑意,“我在宁州有许多公务尚未完成,做事应该有始有终,不宜半途而废。所以,朝廷下了夺情令,派我回来,继续担任知州一职。”

    “实在太好了!”黄一淳追随女官左右,效力多年,受赏识重用,得以升官,故生怕自己命中的伯乐丁忧辞官,喜极而泣,庆幸脱口说:“唉,下官一度害怕您长住都城,不再回来了。”

    “哪里?我这不是回来了嘛。”

    姜玉姝牵着女儿,叫上儿子,昂首迈进府衙大门,步伐坚定,“心愿未了,即使丁忧,我也会回来,一边守孝,一边完成我的农桑拙作,留个纪念,等老了,闲暇时翻看翻看,不枉在边塞生活了十几年。”

    “大人如此恪尽职守,实乃宁州百姓之福!”

    “下官佩服。”

    佐贰官吏七嘴八舌,连夸带捧,愉快簇拥知州,不约而同,暗忖:哈哈哈,无需花功夫奉承脾气陌生的新知州,省心省事,好极了!

    对下属而言,女官不收贵重孝敬、不贪财好色、应酬能推便推、端茶递水捶腿捏肩等等更是一概免除,平日谁敢过分凑近?她只要求下属安分守己,处事公允,赏罚分明,从不恶意刁难人,十分容易相处。

    从此,姜玉姝娘仨长住后衙,儿子在城中学院读书,另为女儿聘请西席,学琴棋诗书画,也学天文地理算术农桑,她深深反感“女子无才便是德”一说,唯恐女儿长大只知三从四德相夫教子、丧失依靠就无力谋生。

    冬去春来,和暖南风吹完,转为凛冽北风,边塞田野几经枯荣,光阴荏苒,当她完成《西北农桑辑要》时,三年过去了。

    一晃眼,又三年。

    阳春季节,万物复苏,宁州处处生机勃勃。

    晨光灿烂,照亮了鎏金的“宁州府衙”四个大字。

    府衙大门,频频有人进出,除本州官吏衙役之外,其余人需要通报,或递名帖,或盘问记名等。

    门房杂役跑腿忙至晌午,往来之人渐少,方有空坐在条凳上休息闲聊。

    一中年人抖抖腿,“唉哟,忙了一上午,跑腿累得腿酸。”

    “忍忍,两刻钟后就交班了。”

    “最近拜访知州的客人,实在是多。”

    “咱们大人任满三年,升迁了,月底回都城上任,同僚亲友纷纷贺喜,肯定比往常热闹嘛。”

    “说是道喜,实际十有八/九趁机套近乎,攀交情来了。”

    “指望咱们大人提携呗。”

    一年轻人聊兴奋了,掏出钱袋,得意晃了晃,“啧,管那么多做甚?道喜也好,攀交情也罢,只要给赏钱,我就乐意跑腿!”

    “哟,小子,行啊,你今儿上午领了多少赏?”

    “嘿嘿,不多不多,也就、就一两。”年轻小伙含糊答。他见同伴起哄嚷“请喝酒”,顿时后悔炫耀,忙收起钱袋,打岔问:“不知‘司农卿’究竟是管什么的官?官位大吗?”

    同伴嘀咕几声“抠门吝啬”,随口闲谈,“听说是专门管农桑的。去年,朝廷设立了司农衙门,让姜知州负责掌管,她是第一位司农卿,正四品,深受朝廷信任,屡次升迁,真个是‘巾帼不让须眉’。”

    “她丈夫更加有本事!郭将军已经封侯了,镇北侯,大名鼎鼎。”

    “姜知州也不错,两口子都是有能耐的人。不然,哪儿来的‘宁州’?从前的图宁县,百姓穷,官府也穷,闹饥荒,日子苦啊。”

    “我小时候经常挨饿,亲戚朋友也少有富足的,吃了上顿愁下顿,那滋味,够难受的。”

    ……

    下一刻,一辆马车缓缓驶来,车夫勒马,搀下一名身穿青色官袍的陌生中年人,其随从赔笑走向门房。

    方才拿出钱袋炫耀的年轻人立刻小跑相迎,抢在同伴之前,扬起笑脸,“这位爷,不知您来宁州府衙有何贵干?”

    来人擦擦汗,“我家老爷乃滁节知县,专程拜访知州大人,有事相商。”说话间,他递上名帖的同时,悄悄塞了一角碎银,“烦请通报一声。”

    门房熟练收下跑腿赏钱,歉意告知:“不巧,知州大人外出办事,还没回来。”

    “啊?那、那怎么办?”

    门房热情洋溢,“无妨,小的可以帮您禀报同知大人,多半会安排客人住下等候。请稍等。”

    “好,好,多谢!”

    结果,滁节知县喝了半天茶,又回客房歇了一觉,至傍晚时,知州仍未返回府衙。

    暮色四起,塞外长风猎猎。

    姜玉姝骑马回城,穿过街市,街道两旁商铺林立,车水马龙,行人熙熙攘攘,热闹极了。

    宁州虽是塞外之地,却盛产粮食,商贸繁荣,被誉为“塞外江南”,犹如一颗明珠,拂去蒙尘之后,熠熠生辉。

    入夜,护卫簇拥下,姜玉姝按辔徐行,途经酒肆茶馆、当铺布庄、粮坊面摊……食物飘香,商贩吆喝,冷不防传来一阵娇媚调/情与悠扬乐曲,是妓坊女子在殷勤揽客。

    她顺路巡察了一番,待踏进后衙,夜已漆黑。

    “娘!”

    “您回来了。”郭炅十五岁了,少年英气勃勃,疾步迎接母亲,“滁节知县前来拜访,等了半天,在客房住下了。”

    “哦?派人去说一声,今天太晚,倘若没有急事,请他好生休息,明天再见面。”奔波操劳,风里来雨里去,姜玉姝的身体逐渐不如年轻时,面露倦色。

    郭炅立即打发小厮去传令,关切问:“事情办妥了吗?”

    “几个镇争执数年,在官府主持下反复丈量,终于把那片荒山划分清楚了。”她走向卧房,疲惫说:“否则,娘实在不放心离开。”

    “母亲辛苦了,进屋坐会儿,晚饭马上好!”

    母子边走边聊,路过厢房时,听见挪动重物的动静,她抬脚前去一看:

    地上两个木箱,婆子正合力往外搬。

    “母亲回来啦。”郭晓嫣亲昵贴近,下人纷纷行礼。

    姜玉姝含笑问:“行李还没收拾好吗?”

    “快了快了!”郭晓嫣已及笄,出落得亭亭玉立,雪肤花貌,脆生生说:“这两箱是各色砚台和石雕,女儿想带回都城,送给亲戚们。”

    “随你。不错,懂得给亲戚带礼物了。”

    郭炅顺手打开箱子,拿起一块鹅黄缀绿的砚台,“两箱石头,忒沉。”

    “放车上呀,又不用人拎着。”少女把砚台放回箱内,“这些石料,大多是父亲带着咱们去草原边上乱石沟捡的,精挑细选,辛辛苦苦,我一个也舍不得丢。”

    郭炅不喜欢五颜六色的石头,“既然妹妹喜欢,那就统统带回都城!”

    “娘,父亲什么时候能忙完?”

    姜玉姝坐在一旁喝茶,“说不准,指挥使必须把公务交代清楚才能离开。总之,月底启程。”

    “然后呢?”

    “什么‘然后’?”

    少女环顾住了几年的卧房,神色有些茫然,“这次回去之后,我们还会回来吗?”

    姜玉姝一愣,捏着茶杯,凝望窗外苍茫夜空,思绪万千,沉思不语。

    “回来做什么?”郭炅也有些茫然,“咱们老家在都城,爹娘又已经升迁调回家乡,应该不会再回来了?”

    姜玉姝定定神,缓缓答:“当年,遭流放的时候,娘……十六岁,似乎一转眼,二十年就过去了,娘在西北足足生活了二十年,安家立业,早已把边塞当成‘家乡’。日后,如果有机会,我一定回来看看。”

    “到时别忘了带上孩儿!”郭炅话音刚落,郭晓嫣接腔:“还有我!”

    姜玉姝笑着颔首。

    话虽如此,但她快四十岁了,身体一年不如一年,三千里长路漫漫,兴许过几年就禁不起跋山涉水颠簸之苦。

    不舍,极度不舍。

    四月末·清晨

    府衙门外,几辆马车等候,下人忙碌搬运行李,把行李一一搁进车内。

    姜玉姝并未穿官袍,而是穿着霜色衣裳,衣襟绣浅碧兰草,鬓间佩戴珠钗与玉簪,端庄得体,素雅干练。

    知州升迁离任,衙门中人齐齐相送。

    “多谢各位相送。”她含笑,“过阵子,新任知州将来上任,但愿宁州越来越繁荣,也祝各位前程似锦。”

    “大人——”府衙佐贰官吏均满脸不舍之色,受赏识与提拔者红着眼睛,哽咽说:“大人,一路保重。”

    “从今往后,下官不能为您效劳了,您多珍重。”

    “大人的赏识提拔之恩,卑职没齿难忘。”

    ……

    共事多年,没有恩情也有交情,没有交情也有熟识之情。

    姜玉姝心里自然难受,勉强维持从容,笑道:“多谢,诸位的祝福,我一一收下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就此别过了。”语毕,她涩声下令:“走了,启程。”

    不消片刻,众人上车的上车,上马的上马,开路的护卫鞭子“噼啪”一甩,车轮辘辘,马车渐渐远离府衙。

    姜玉姝与女儿同车,郭晓嫣掀开帘子眺望,轻声说:“唉,看呐,黄大人哭了,通判也哭了。”

    “千里搭长棚,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她靠着椅背,惆怅叹息,“总有分别的时候。”

    “不知父亲忙完了没有?”

    姜玉姝深吸口气,振作答:“约好了的,月底在岔路口汇合,一起回都城。”

    “真希望快点见到父亲,两个月没见面了。”郭晓嫣满怀期待,“另外,大哥来信说,郡主将于七月临盆,盼望您回家主持大局呢。”

    “快做父亲的人,妻子即将临盆,他该自己主持大局了。”

    “大哥信任父母呀。”

    母女闲聊片刻,即将离开边塞,她心里很不好受,闭目养神,“娘睡会儿。”

    “嗯。”郭晓嫣细心,翻出薄披风盖在母亲身上。

    不久,车马队伍驶入街道。

    姜玉姝正闭目养神间,马车突然停下,母女俩毫无防备,身体前倾,险些摔倒。

    “哎哟——”

    姜玉姝急忙扶住女儿,朝外问:“出什么事了?为何停下?”

    车外响起议论声,护卫高声禀告:“夫人,众多百姓拦路!”

    拦路?又有喊冤的?姜玉姝下意识猜测。

    岂料,护卫愉快告知:“老百姓来给您送行,还准备了万民伞!”

    “什么?”

    万民伞,乃官员离任时、当地绅商百姓为了赞扬其仁慈德政而制赠的伞,伞上系着布条,布条上注明赠送者姓名。

    姜玉姝一怔,“万民伞?”她诧异掀开门帘,几步跨了出去,站在车上,定睛扫视:

    前方街道,以及两旁巷口,挤满了百姓,来自不同地方,一群又一群,举着各自制作的万民伞,富裕地方用绸布书写姓名,其余用粗布。

    晨风吹拂,一把把万民伞,无数写着百姓名字的长布条,在风里飘扬。

    知州一露面,人群霎时激动起来,争相送伞。

    “大人!”

    “姜大人,这伞是乡亲们的心意,请您收下。”

    “先收我们荆镇的!”

    “知州大人,能不能多留几年?”

    “是啊,留下来!”

    “怎么突然要走呢?”

    “奇怪,不是说会连任吗?”

    一张张脸庞,一声声呼唤,一句句挽留,情真意切,发自肺腑。

    她当了十余年父母官,眼前皆是其子民。

    姜玉姝扫视百姓,心里一暖,瞬间眼眶发热,竭力忍着泪意,安抚道:“不要挤,都别挤,当心摔倒踩伤人,听我说!你们放心,朝廷已经派了新知州来,往后——唉,不要往前挤了,退后退后!”

    她站在高处,嗓音被嘈杂挽留与感恩声淹没,护卫小厮劝阻未果,民风剽悍的边城,仿佛伞送慢了便无法表达谢意,举着伞的壮丁争先恐后,硬是把伞堆在知州跟前,两名车夫躲不开,被迫代为收下,手忙脚乱。

    幸而,府衙官兵一路尾随护送,商定送知州与其丈夫汇合为止。

    但此等场合,官兵不便拔刀,只能口干舌燥地吼,艰难驱散人群。

    姜玉姝和颜悦色,劝了良久才得以返回车内,一坐下,泪水夺眶而出,她笑了笑,笑着摇头,泪珠浸湿了霜色衣摆。

    “娘,您没事?”郭晓嫣递过帕子。

    “没事。我只是、只是意外,没想到,百姓会送万民伞。”

    “自然是出于尊敬与不舍,才愿意送伞。不然,刀架脖子上也逼不动那么多人感激相送。”

    姜玉姝擦了擦泪,久久说不出话来,内心感动而充实,暗忖:我在宁州洒下的汗水,值了!

    三日后,通往塔茶的岔路口,郭弘磊如约等候。

    宁州府衙官兵下马,恭谨道:“侯爷,卑职等人护送姜大人到此处,就该回去了,都城路远,您们一路小心。”

    郭弘磊温和颔首,“有劳。”

    姜玉姝掀开窗帘,“你们回去。”

    官兵们郑重其事,给她行了最后一礼,转身返回宁州。

    “爹!”郭晓嫣探头,郭炅早已策马靠近父亲。

    郭弘磊与妻小聊了几句,便打马南下,渡过苍江,翻山越岭,晓行夜宿,返回都城。

    一路上,经过许多驿所,她回忆当年流放途中的艰辛,常忍不住忆苦思甜,趁机教育孩子。

    六月中旬,一行人抵达都城郊县,泉台驿。

    “吁!”

    郭弘磊父子下马,姜玉姝母女下车,随从亲信拿了名帖入内张罗食宿。

    驿丞闻讯,飞奔出来迎接,点头哈腰,满脸堆笑,“不知侯爷驾到,下官有失远迎,失敬失敬!请,快请进屋歇息。”

    姜玉姝仍在门外,仰头望着门匾,“泉台驿。”

    “泉台驿。”龙凤胎兄妹俩并肩,也仰望门匾,“娘,这个驿所,您也曾住过吗?”

    “当然!”

    往事历历在目,她心潮起伏难平,感慨万千,“此乃流放西苍的第一个驿所,当时,我们刚走完第一个五十里,累得迈不动腿,食物是有限的杂粮馒头,很多人吃不饱,饿着肚子赶路。那时,你们堂哥才三岁,原本白白胖胖,待走到西苍时,变得又黑又瘦。”

    兄妹俩难以想象,“真可怜。”

    “凡事有因有果。”郭弘磊挥退驿丞,踱近妻小,严肃叮嘱:“前车之鉴,警醒后人切莫触犯律法,以免重蹈覆辙。”

    姜玉姝接腔告诫:“一旦触犯律法,不仅自身难逃严惩,恐怕还会连累亲人,轻则抄家、流放,重则满门抄斩,甚至株连九族。”

    兄妹俩敬畏倾听,“孩儿明白,一定堂堂正正做人,绝不敢贪赃枉法!”

    夫妻俩满意颔首,“走,进去歇息,明天就到家了。”

    兄妹俩好奇,边走边观察驿所。

    夫妻俩走得快些,郭弘磊低声透露:“当年,夜宿此驿所时,我愁得一整晚睡不着觉。”

    “我也是。流放的第一晚,压根没几个人睡得着。”她慨叹:“那时,我很害怕意外死在路上。你呢?你当时在想些什么?”

    “担心母亲病倒、担心大嫂悄悄寻死、担心到了西苍没活路……最担心的是:郭家彻底败落,永远回不了都城。”

    她吁了口气,“万幸,咱们撑住了,扭转了败局,重返都城!”

    翌日·晌午

    “吁!”

    郭弘磊勒马,遥望都城城门,“到了。”

    姜玉姝随之勒马,“侯爷赢了,我不该怀疑你骑马赶三千里路的能力。我骑两天就腰酸背痛,自愧不如,甘拜下风。”

    郭弘磊莞尔,一抖缰绳,“走,早些回家休息。”

    “驾!”

    两人并辔徐行,通过高大城门,穿过繁华街道,前往朝廷赐予镇北侯的府邸,入住朱雀坊,重新与勋贵为邻。

    二十年前,她穿为十六岁的小妻子,他是十七岁当家的少年。

    靖阳侯府一夕之间倒塌,流放第一天,被捆着游街时,小夫妻并肩领头,带领绝望羞愤哭泣的家人,沉默隐忍,狼狈离开都城。

    夫妻恩爱不疑,风雨同舟,拼搏至今,她升迁为司农卿,他则凭借战功被封为镇北侯,郭家东山再起,权势更胜从前。

    郭弘磊扭头,凝视妻子:二十年,边塞的风霜雨雪,在她眼尾眉间刻下了细纹,眸光却依旧明亮清澈,顾盼神飞。

    姜玉姝察觉,“怎么了?”

    “没什么。小心看路。”

    世上选择抛弃结发妻子的男人,究竟是怎么想的?郭弘磊难以理解,于他而言,是万万不可能的,根本舍不得,失去妻子,简直等于心肝肺被挖,没法活。

    姜玉姝扭头,端详惯常严肃板着脸的丈夫,暗忖:世上左拥右抱的风流男人,难道从没考虑结发妻子会伤心吗?万幸,他信守承诺,说不纳妾就不纳妾,一转眼,成亲二十年了,再相伴一两个二十年,白头偕老,真好!

    灿烂天光下,夫妻并辔,一玄色戎装,一淡蓝披风,背影十分般配,逐渐消失在都城人海里。

    全书完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完结(^o^)/~提前拜年啦,祝大家猪年诸事顺利,平安快乐(*^▽^*)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种田之流放边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种田之流放边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