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番外3【全文完】

类别:仙侠玄幻 作者:翳兮 书名:大魔王的小酒窝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仙界分为六大界, 其中人类升仙占其中四界,余一魔界, 一妖界。

    人界有四位帝君, 分别为东界剑修东岳帝君、南界法修清衍帝君、北界丹修白徽帝君、西界术修熠泽帝君。

    魔界尊者冥奡。

    妖界妖皇青龙刑荒。

    说起冥奡为什么会出现在方锦所在的那方中世界, 完全是因为之前东岳帝君——萧冕渡生死劫时,勘破了身上天魔血脉中的血煞之力, 将自身天魔血脉全数压制,实力更上一层楼不说,还带了个媳妇儿回来。

    成为了六人之中,第一个脱单的单身狗。

    大家相知相杀十几万年了,他却突然有媳妇了, 不打架了,不明争暗讽了, 就连每百年的小聚会 ,他都带家眷参加,各种秀恩爱的行为闪瞎了其他五个人的狗眼。

    当然,眼红是不可能眼红的, 冥奡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承认自己眼红的,但是关于自身魔力,冥奡有了新的想法。

    既然萧冕一个半魔半人的杂血都可以勘破血煞之力,他冥奡生而为尊,是天魔族最高等最高贵的魔尊难道不行?

    冥奡的字典里没有不行这两个字, 于是也下界了, 很凑巧的选中了和萧冕一样的中世界。

    血煞之力先不说参透了没有, 实力确实有所增长,但是最主要的是……他也带了个媳妇儿回来。

    嘿,这下要闪瞎其他四个人的狗眼就更轻而易举了。

    仙、魔、妖三大族明面上常年不合,总有许多摩擦,大多数都是井水不犯河水,各自守着各自的地盘过日子。

    但是实则他们几个帝君在这十几万年的相处之中,虽然总是一言不合就开打,总体来讲,关系其实还不错。

    要说其中关系最差的,那就是天生互相看不顺眼的萧冕和清衍。

    萧冕十次劫难未全,成了生死劫,虽然有惊无险的渡过了,但是也不想清衍过好,就在清衍道君的情劫上也一样做了手脚,导致清衍帝君到现在渡了九次情劫,全数失败了。

    这不……已经下界渡第十次情劫去了。

    熠泽帝君名为苏予,术修一脉,修得天算一术,一双天眼可观阴阳,定生死,探过去,观未来,玄妙异常……就是战力差了些。

    而且苏予其人十分随性,没有一点帝君的架子,整天游手好闲到处给人看相算命,自从方锦因为参加了几次萧冕道侣温雅的聚会后,几人便混熟了。

    温雅和方锦大有渊源,便是当初传下两仪剑法的先代剑主夫人,创建了太和剑宗的法剑锋,与方锦的师祖乃是一辈。

    但温雅并不是土生土长的那个中世界的人,她的灵魂乃是另一方小世界而来,因为各种原因吧……和萧冕凑成了一对,方锦具体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对温雅倒很是亲切。

    温雅知道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因为仙界生活实在无聊,常常将他们聚起来搞什么聚会。

    其实也就是打牌打麻将,喝点小茶,聊点八卦。

    反正这个说法是温雅传出来的,方锦倒很是喜欢这种活动,还可以赢这几位大佬的仙晶呀,她打麻将的手气不要太好哦!

    苏予是他们常年的牌搭子了,什么都好,又有钱也大方,大家不准他用天算之术,所以他总是输,但是一样乐此不疲。

    方锦想了想,可能是因为他极喜欢温雅说的那种……聊八卦吧。

    反正方锦在仙界对各种人事的认知,都是这位大佬说给她听的。

    他们西界全是这种神神叨叨的术修,战力不强,但是也没人真的敢把他们惹毛了,毕竟天算之术是真的很玄,很强。

    还有另一个牌搭子,便是丹宗的白徽帝君了,云阁飞升上来的前辈都是入了丹宗的,白徽帝君是另一方中世界飞升而来的,但是他并不是人类,而是一颗丹药成精。

    他的主人是前几代的丹宗帝君,他丹药成精,苦苦修炼,寿命悠久,是现任的帝君当中年纪最高的一位,不知道已经几十万岁了,反正熬死了两届的丹宗帝君,最终才上位成为了现在的白徽帝君。

    他话很少,看起来有些严肃,打麻将的时候也很认真,不论做什么都很认真……从来不管他们在牌桌子上说些什么八卦,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有麻将牌。

    但也是越认真,输得越多的一个。

    “哎哎哎,这个……这个不对,打这个吧,二条,我觉得打二条最好!”白徽帝君的身边,便是妖皇青龙刑荒,他守在一边看着白徽帝君玩。

    只要是聚会,有白徽帝君在,他一定屁颠屁颠的跟着来,绝对是狗皮膏药,甩都甩不脱。

    白徽帝君眉都不挑一下,手下丝毫不动摇,‘啪’的一声,打了个五筒。

    方锦大喜,“糊啦,清一色!”

    将牌一推,迅速的算好了钱,伸手出来,“帝君……客气了客气了,五千!”

    “我都说了,不要打这个嘛。”刑荒忍不住嘀咕。

    白徽帝君好歹是微微转眼看了他一眼,他马上住嘴了,然后哭唧唧的拿了个储物袋给方锦,方锦收了钱,美滋滋。

    推了牌继续洗牌码牌,苏予就神秘兮兮的凑温雅道:“你觉得清衍这次情劫过是不过?”

    温雅看了他一眼,“你说呢?”

    苏予摸了摸下颚上并不存在的胡子,一脸的高深莫测,“我觉得吧……玄。”

    说罢,看温雅皱了皱眉,被他吊起了好奇心,方锦也凑过来道:“你倒是算算啊?好歹清衍帝君之前也输了不少钱给我们呢。”

    其实是因为温雅和清衍算是好朋友吧,清衍修得无情道体,无喜无悲,能与温雅说得上两句话,已经是十分稀奇的事情了。

    方锦与他见过几次,就是点头之交,打了两次牌,但是每一次见面……他都不记得方锦,每次都要再介绍一次,听温雅说他是重度脸盲。

    就是记不住人脸,看所有的人都是一个样子的毛病。

    苏予一见有人问,得意极了,摇头晃脑的道:“天机不可泄露,天机不可泄露。”

    “切。”方锦不屑的哼了一声,才对温雅道:“你放心吧,清衍帝君人那么好,修为又高……不会有事的。”

    温雅点头笑了笑,“也是。”

    这一把牌不好打,方锦犹豫了又犹豫,不知道该出哪一个好,正犹豫呢,冥奡准时来接人了,黑衣十分显眼,但是端的面无表情,深沉高贵,一步步慢条斯理的走来。

    方锦忙对他招了招手,“你看我这打哪个好啊?”

    冥奡站在方锦身后看了看,指了一张牌,方锦信他,顺手就打了,没想到温雅和苏予一同推了牌,异口同声的道:“糊了,哈哈哈!”

    “你这叫一炮两响。”苏予得意了,难得赢方锦一次。

    白徽顿了顿,也将牌一推,认真的道:“三响……”

    “……”方锦哀嚎一声,揪着冥奡的衣袖狠狠的道:“你这什么眼神,你是不是故意的……呜呜,我的仙晶,白打这一下午了……”

    好不容易赢的也,这一下全输光光了。

    “小气。”冥奡拍了拍方锦的脑袋,丢了个储物袋出去,温雅苏予白徽三人瓜分了。

    “再来再来!”方锦叫着撸袖子,她今天可不能血本无归啊!

    冥奡伸手拦住了她,将她的手抓在手里,认真的道:“坐一下午了,对身体不好,回去休息了,明天再来玩……”

    方锦意犹未尽,垮着脸哀求的看向牌友们,希望他们不要轻易放人,但是冥奡打断了他们要出口的话,轻声道:“要是影响了胎儿,我就去拆了你们的宫殿。”

    “……”牌桌上三人加上一旁的吃瓜青龙都闭嘴了。

    “坐久了不好。”冥奡十分有耐性,虽然没什么表情,但是声音轻柔,半哄半严厉的。

    方锦也知道拗不过他,于是噘着嘴站起身来,还一边道:“那明天你们还要陪我一起玩啊……不然我好无聊的……”

    起身后,长裙落地,方锦忍不住扶了扶腰,原本娇弱的体态胖了不少,肚子圆滚滚的大了起来。

    “放心了,明天我们在这等你。”温雅拍着胸膛保证。

    方锦放心了,这才跟众人道别,冥奡一直很小心的扶着她,一直在众人心中冷硬得没有任何表情的冥奡……成了第二个脱单的不说,看他那一脸小心翼翼的表情。

    看那垂眼时的满脸柔情,啧啧啧……

    苏予咂咂嘴,幽幽的道:“我的桃花在何处啊,我等了十几万年了……什么时候来啊!?”

    众人不理他这间歇性发作,纷纷起身走人了。

    刑荒本还想跟着白徽,但是哪里跟得住,白徽袖子一甩,人已经不见了,他也不敢去追,不然搞不好要打起来。

    暗戳戳的将手从宽袖之中伸出来,手中拿了一根细细的发丝,凑在温雅的眼前给她看了一眼,“嘿,看吧,功夫不负有心人,今儿又得了一根!”

    温雅浑身一抖,十分难以言喻的看了他一眼,萧冕这时候来接她,她赶紧小跑凑了过去,随着萧冕离开了。

    刑荒将那根发丝小心翼翼的收藏了起来,哼道:“你们懂什么,这可是白徽的头发,这老丹药浑身上下可都是宝呢,嘿,这发丝拿给小辈,或者炼丹,作用大着呢,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得到几滴血……”

    说着,还不由得舔了舔唇,不过好在没人看见。

    苏予一个人在桌边坐了许久,越想越不服啊,撸了撸袖子,愤愤的道:“哼,不就是媳妇儿嘛……难道我堂堂西界帝君,会找不到?”

    事实证明,几位帝君在仙界也算是黄金单身汉了,不知道多少女仙眼睛都盯瞎了,但是红鸾星不动……就是等成望夫石,也没用的。

    苏予一边回了宫殿,一边细细的琢磨着:“这都多少年了,难道我也该下去走一走?指不定寻个超级厉害的媳妇儿回来,最好能跟萧冕清衍他们打成平手!”

    这样一想,苏予的眼睛亮了,手中折扇一合,在手中敲打了一下,兴奋的道:“对呀,仙界就这些人,实在没有我的姻缘,不如下界去找一找……专找那资质逆天的,到时候谁还敢再说我西界战力不强。”

    凭他天算一术,找个女战神什么的,完全不是问题嘛。

    说干就干,苏予风风火火的跑回宫殿,拉了自己的侍官道:“你觉得我这个想法如何?”

    说罢手一挥,眼前出现无数道亮光,每一道亮光中似乎都有一个世界,无数的亮光充斥在殿中,苏予一边看,一边喃喃自语:“这个中世界,不就是冥奡去的那个吗?”

    想着,摇了摇头,“不行不行,萧冕冥奡清衍他们三个都去过了,那里气运已达顶峰,必然是无数气运之子应运而生,我再去参一脚,不好不好……”

    苏予一边说,一边找,揪着的侍官苦着脸小声劝道:“帝君,下界历劫这种事得看机缘的,贸然下去……怕是不妥啊,若是引发什么厉害的劫难……”

    “会不会聊天了?会不会说话?”苏予扇子敲在侍官的脑袋上,眼睛却不离那些亮光中的世界,“难道小爷我会怕什么劫难?”

    说着,双眼一亮,“温雅不是什么异世来的吗?她去的是哪方世界?”

    手从空中划过,一个光球落在了眼前,其中景象怪异至极,高楼大厦,车水马龙,完全是另一幅未曾见过的画面,新鲜极了。

    苏予手一拍,“这不错,就这了!”

    说罢一拍侍官的脑袋,“我去了,别太想我,看好宫殿!”

    话音未落,人早就已经化作了一道流光消失无踪,那侍官半天才回过神来,再一看还未消失的光球,不由得大喊一声:“帝君,帝君不可啊!那个世界……”

    但是已经没人回答了,那侍官愣了愣,才不可置信的将接下来的话说完。

    “那个……是末法时代啊……”

    ……

    这边方锦完全不知道已经有一个牌搭子跑了,被冥奡小心的护着回到了宫殿,怀孕后在魔宫收了几个侍女,此时已经是放好了方锦平日爱吃的瓜果点心,上了茶。

    方锦坐了一下午,温雅准备的点心也多,她并不算饿,但是就是嘴馋,不论什么时候,只要给端上来,她就吃得下去。

    于是就着茶水,又吃了不少。

    冥奡给她擦了手和脸,将她抱上了床,轻声道:“你啊,就由着性子想吃多少吃多少,待会儿又叫撑着了。”

    方锦被放在了床上,顺手揽住了冥奡的脖颈,笑嘻嘻的道:“这可是双人份,可得多吃点,不然饿着我孩子怎么办?”

    冥奡无奈的摇了摇头,给方锦脱了鞋和外衫,将她扶着坐好,又拿了软枕在她腰后垫了厚厚一层,靠上去软软的 ,十分舒服。

    方锦伸了伸懒腰,懒洋洋的道:“这什么时候生呀,总是走几步就觉得累了……一点也不好玩。”

    “快了……”冥奡唇角露出笑来,将方锦的腿放在的膝盖上,然后轻轻的给她揉腿。

    方锦吃饱喝足,懒洋洋的眯了眯眼睛,又跟冥奡嘀咕了几句从苏予那里听来的八卦,冥奡也耐心的听着。

    说了一会儿,方锦就已经是半梦半醒的了,冥奡将她腿脚放好,给她拉了被子盖好,看着那鼓起来的大肚子,不由得轻轻将手覆在了上面。

    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觉,总觉得那肚子里面轻轻动了一下,冥奡只觉得手心被轻轻一触,他吓了一跳,惊叫一声:“他踢我了!”

    方锦迷糊着睁开眼睛,“又不是第一次踢你了,还大惊小怪的。”

    冥奡凑上前摸了摸方锦的脑袋,笑道:“可是无论几次,还是觉得很神奇啊!这可是我们的孩子……”

    方锦抓着冥奡的手垫在脸下,舒服的蹭了蹭,安然的闭上了眼睛,嘀咕道:“也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

    “我之前偷偷问过苏予了……”

    “啊?”方锦不由得睁开了眼睛,惊讶的道:“他怎么说?”

    倒不是她心中有意,她并没有任何偏颇,男孩女孩都一样喜欢,只是很好奇……这种一个生命在她的体内成长,随着月份越来越大,那种血脉之间的羁绊越来越深。

    她开始好奇,非常的好奇,她会有一个什么样的孩子?长什么模样?什么性格?该叫什么名字……

    种种问题,好奇得不得了。

    冥奡勾着唇角轻柔一笑,那个酒窝随之凹陷下去,十分甜蜜的在方锦的唇上吻了一下,轻声道:

    “好事成双,龙凤呈祥。”

    ……

    ——全文完——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魔王的小酒窝》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魔王的小酒窝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