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梁浅番外:完结番外

类别:现代言情 作者:锦橙 书名:穿成了反派的老婆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正逢阳春三月。

    二中门口, 新生来来往往, 一辆黑色轿车停靠在街边。

    车内, 梁浅穿着蓝白相间的校服, 裙子及膝,露出两条白嫩嫩的小腿,脸蛋明艳,扎起的马尾漆黑蓬松,刚过十六的少女, 像是抽条的嫩芽一样, 朝气蓬勃的美。

    “我和你一起进去吧。”说话的少年穿着一中制服, 个子很高, 鼻梁高挺, 眼窝深邃, 非常阳光帅气。

    梁浅摇摇头:“我自己过去就好。”

    他皱眉:“你能找到报名处吗?”

    “找不到我问人就好。”梁浅不愿意再看他, 背起书包下了车。

    目送她背影远去,欧阳重重叹了口气。

    自从梁浅长大后, 两人愈发疏远了, 她不像是小时候那样黏着他,遇到有趣的也不愿再和他分享, 星期天时, 陪在她身边的人变成了几个小姑娘,那是梁浅的小姐妹, 几人关系很好。

    他有些难过, 无法言说。

    “欧阳少爷, 我们要迟到了。”

    “先走吧。”

    引擎发动,车子掉头离开。

    梁浅站在门口,朝着远去的车影鼓了下腮帮。

    “早啊,梁浅。”

    过来和她打招呼的女生一头短发,这是她的小学同学周宁,初中毕业后,两人一同考入了相对自由的二中。

    “早上好,宁宁。”

    周宁亲热的挽住梁浅胳膊,“你的欧阳哥哥又来送你了?”

    梁浅脸上一红:“你别乱说,欧阳哥又不是我的……”

    看她这娇俏的模样,周宁忍不住打趣:“你以前总说要嫁给欧阳哥,还不让我们和他玩,现在倒是臊了。”

    “那是开玩笑的!”怕周边人听到,梁浅忙去捂周宁的嘴,“你不要乱说了,让别人听到不好。”

    人终是要长大的。

    梁浅是说过要嫁给欧阳,还说要给他生很多很多小孩,可小孩子哪里懂得那么多,等长大点,她才知道那些话有多羞耻,有多不好意思。

    “好啦,我不逗你啦。”周宁怕小公主生气,适宜移开了话题,“我们先去报道吧。”

    “嗯,好。”

    两人手拉着手,一起朝报名处走去。

    梁浅虽然家境优越,可是性格非常好,加上长得好看,开学没多久就成了二中的风云人物,她像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不管走在哪里,都能得到男生们的关注和讨论。

    周三下午的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除了他们班外,还有几个高年级的。

    她穿着天蓝色的运动服,刚运动完的脸蛋潮红,几缕发丝被汗水打湿,随意又懒散的贴在脸侧,梁浅安静的站在阴凉处休息,手上半握着还剩了一半的矿泉水。

    突然,一道锐风从耳侧滑过,梁浅没有反应过来,被羽毛球砸了个正着。

    她愣了下,随后看了过去。

    浓烈的阳光下,站在不远处的几个男生正冲她笑着。

    为首的少年身材结实,面容俊朗。

    他晃了下球拍:“喂,把球往过丢一下。”

    ……真没礼貌。

    梁浅鼓了下腮帮,捡起羽毛球丢在了头顶的柳树上,拍拍手后扬长而去,留下几个人在原地傻眼。

    放学铃声打响,梁浅和周宁一起离开教室。

    “今天体育课,那个赵炎好像一直在看你,怪讨厌的。”

    这名字有些生,她没听过。

    梁浅问:“赵炎谁啊?”

    “高三的体育生,听说保送了a大,家里也挺有钱的,但是不干正事,说白了就是纨绔。”

    梁浅搜刮了下脑海中的记忆,说:“就是那个个子很高的?”

    “对,就是他。赵炎的朋友都是社会上的小混混,浅浅你小心一点。”

    梁浅笑了下,心里不太在意。

    她前脚刚回家,哥哥们后脚就跟了进来。

    梁深把书包往沙发一丢,越过茶几进入厨房,再出来时,手上多了两块蛋糕,他狼吞虎咽嚼着蛋糕,还不忘过来在她脸上亲一口。

    “哥哥,脏死啦!”浅浅捂住脸,眼神嗔怒。

    梁深俊眉微挑,大口吃完蛋糕,一本满足的吮了吮手指:“学校有人欺负你吗?”

    “没有人欺负我。”

    梁深:“要是有你就和哥说,哥去揍死他。”

    “你要揍死谁?”

    身后,男人声音低沉,极具威严。

    林梁深笑容僵住,回头看去:“……爸。”

    林随州已步入中年,气势也更加冷峻。

    他冷冷斜了梁深一眼,“我问你,我挂在书房的那副山水画为什么裂了一角。”

    梁深:“……”

    山水画??

    他爸啥时候弄来的山水画?

    梁深摇摇头,矢口否认:“我不知道,不是我干的。”

    正在此时,初一和欧阳结伴向外走来。

    梁深伸手一指:“欧阳干的。”

    刚从外面回来的欧阳有些懵。

    林随州脸色一沉:“你给我滚上来,三天两头给我惹事,动不动就把错误怪罪在欧阳身上,今天我就要和你说道说道,给我上来!”

    “不是。”梁深苦着一张脸,“您什么时候玩儿起来古画来了,您是七老了还是八十了,这不是老年人才干的事吗?明天您是不是还要逗鸟啊!”

    “你管老子——!”

    梁深:“你吼这么大声做什么,更年期啊!妈——!”

    “叫你妈也没用,给我滚上来!”林随州二话不说,扯着梁深就往楼上面走。

    看着梁深那消失的背影,初一不禁望向欧阳:“那副画好像是你弄坏的吧。”

    欧阳摸了摸鼻子,有些心虚,虽然他为梁深背过的黑锅数不胜数,但……那副画还真是他弄坏的,不过说了也白说,都怪梁深前科太多,失去了家长对他的信任。

    欧阳视线一瞥,目光落在了浅浅身上,他唇角上扬:“浅……”

    还没等叫出名字,小公主便拿起书包,颠颠跑上了楼。

    欧阳笑容僵住,神色逐渐暗淡。

    看着脸上写满落寞的欧阳,初一拍了拍他肩膀:“浅浅青春期,你平时不要管她那么严。”

    “当然要严一些,浅浅那么可爱,很多男孩子都会骗她的。”

    “……我妹妹不是笨蛋。”

    欧阳看过去:“那你弟弟呢?”

    初一神色未变:“弟弟是个例外。”

    “……”

    欧阳思来想去,决定和浅浅好好谈一谈。

    晚餐过后,他来到了浅浅房前,曲起手指叩响房门,里面迟迟没有传来动静,见房门半掩,他便小心推门而入。

    浴室传来水声和女孩的哼唱声,欧阳脸上臊红,当下准备离开,可就在此时,从书包里掉落出来的信件引起了欧阳注意。

    粉红色的纸张,上面还贴着爱心贴纸,好看的瞳眸微微眯起,双指把那薄薄的信封扯了出来。

    [周末有兴趣出来玩儿吗?——赵炎留。]

    凌乱潦草的字迹,无疑是出自一个男孩子之手。

    “欧阳哥,你在这里做什么?”

    浅浅的声音打断房间沉默,更打断了他脑海中的遐想。

    欧阳回头,刚洗完澡的女孩身上裹着一条可爱的浴袍。尚未擦干的头发随意披散在肩膀上,透明的水滴顺着发丝尖儿滑落到领口。

    她皮肤娇嫩,像是刚成熟的蜜桃一样,可爱又怜人。

    欧阳的视线太过炽热放肆,浅浅很快红了脸,不由扯紧了领口,正要开口让他出去时,余光注意到他手上的信封,眉头一皱,有些嗔怒的看向他,“你翻我东西?”

    欧阳回过神,“赵炎是谁?”

    ……赵炎?

    浅浅愣了下,下一秒把那张信封夺了过来:“他是谁和你又没什么关系,你乱翻我东西是你不对。”

    “我没有乱翻你东西。”

    “你翻了!”浅浅咬唇,“你要是没翻,它是自己跑到你手里的不成?”

    浅浅对谁都笑眯眯像个小太阳,唯独对他,蛮狠骄纵,似是仇人。

    欧阳脸上表情逐渐冷下,逼近几步,居高临下看着她:“就算我翻了又怎样,你还真想和他出去不成?”

    浅浅未注意到他眼底怒火,伸手推上他胸口:“你出去,我不要和你说话。”

    欧阳反手拉住浅浅那纤盈的手腕,少年高大的身体不断靠近,娇小的女孩退无可退,最后被他牢牢抵在了身后冰冷的书桌上。

    她伸手,不由自主抓紧了欧阳胸前的衣襟。

    “你现在才刚上初中,我不准你和乱七八糟的人交往。”他下巴紧绷,神色尽是危险。

    浅浅愣了下后,眼眶陡然红了,“你管我!”

    “我当然要管你。”

    她更大声:“你凭什么管我!”

    欧阳理所应当道:“凭我和你一起长大,凭你说过要嫁给我。”

    浅浅一愣,突然无从反驳。

    她瞪大的眼睛湿润,微微张开的唇齿红粉诱人。欧阳眸光一暗,鬼使神差的就亲了过去。

    双唇紧贴,两人全都愣住。

    浅浅那卷卷的睫毛来回颤了颤,下一秒,眼泪毫无征兆落了下来。

    咸湿的泪水落入欧阳唇角,顿时让他从梦中清醒。

    欧阳慌乱离开她唇瓣,张张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浅浅低头哽咽,肩膀抖动,哭得和迷失森林的小鹿般无助委屈。

    “浅浅,我不是故意的。”短暂几秒后,他丢失的语言系统再次重组,欧阳手忙脚乱从口袋里找着手帕,“我我、我真不是故意的,你不要哭好不好?”

    她捂着嘴巴,大眼珠子啪嗒啪嗒往下掉着眼泪,声音含糊不清:“我讨厌你!”

    “好好好,你讨厌,随便你讨厌,你不要哭了。”欧阳眉心皱作一团,用那条皱巴巴的手帕小心翼翼擦拭着她眼角泪水,“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哭……”

    啪的声,浅浅甩开了他的手。

    “我、我初吻没了……”话音未落,眼泪又落了下来。

    欧阳肩膀耷拉,有些颓废:“我的也没了……”

    她眼泪婆娑:“你为什么要亲我!”

    为什么?

    这问题问住了欧阳。

    他定定看着眼前的女孩,从很小很小的时候,从第一次见她的时候,他就那般喜欢着她,像黑夜追逐着光一样追寻着她。

    她是他捧在掌心上的花朵,细心呵护,灌溉,没有人能知道他有多喜欢着这朵花。

    “因为你可爱……”

    浅浅眼泪停了。

    欧阳倾身:“你好可爱,我没有忍住,是我的错……”

    浅浅脸红了,心跳也开始快了。

    最重要的是——

    她好像不生气了。

    浅浅低头,刷的下把那张信封夺了回来,胡乱抹了把眼泪后,把身子转了过去:“你、你出去。”

    “那你答应我不能和那个男生约会。”

    浅浅跺跺脚,有些急了:“我不和人约会,你快出去!”

    欧阳唇边挂了笑,弯腰贴近她耳边:“真的?”

    少年带笑的声音沙哑,落在耳中让她全身酥软。

    浅浅捂住耳朵,脸上呼呼冒着热气:“真的真的!你、你快出去啦!”

    欧阳继续逗弄着她:“我是谁?”

    “欧阳哥哥,你、你快出去!”

    他抿抿唇,什么都没说的离开了房间。

    卧室瞬间安静了,他走好久后,浅浅才敢回头,看着那关掉的房门,她忙不迭过去把门反锁,这才放下心的躺在床上。

    可是浅浅的心始终无法宁静,她伸出手小心翼翼碰了碰嘴唇,刚才的触感好像又重新回来,让她一阵面红耳赤。浅浅害羞的滚到被子里,把自己死死蜷在了里面。

    她不讨厌欧阳,毕竟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欧阳从不舍得让她遭受一丁点委屈。可是后来,他管的宽了,浅浅有些烦了,再加上身边人的调侃,让脸皮子薄的小姑娘格外害羞不自在,久而久之,内心想逃避了。

    浅浅慢慢从被子里钻出来,正在此时,微信收到一条信息,发信人是欧阳,他什么都没说,只有一张照片。

    那是一朵小小的向日葵发卡,发卡有所损坏,一些地方也褪了色,可想而知这朵发卡已经被人保留了很长时间。

    [浅浅:这是我小时候给你的那个?]

    [欧阳:嗯,我一直留着,你说的话我也一直留着。]

    其实她说什么她自己都记不得了。

    [欧阳:今天对不起,但是我一点都不后悔。]

    浅浅鼓了下腮帮,原本好转的情绪再次转入谷底,她哼了声,关机睡觉。

    很快到了周五,一天学习结束后,同学们慢吞吞收拾着书包,并没有急着离开班级,四下商量着周末去什么地方玩儿。

    坐在前座的周宁回过头:“明天我们要不要去海洋馆,我爸妈弄来了两张票,你和我刚好过去。”

    浅浅摇摇头:“明天我要陪妈妈出去玩儿。”

    周宁瘪了下嘴:“你家真好啊,那像我,半年都见不到我爸妈一次。”

    周宁父母都是做生意的,常年奔波在外,家里只剩下她和保姆两个人。

    浅浅笑了下:“你要是不介意,可以和我们一起去玩儿,不过我妈妈有些不好带。”

    别人家都是父母带孩子,到他们家就是孩子带妈妈,爸爸还好,容易糊弄,妈妈就不一样了,娇气又难带,愁人。

    “算了算了。”周宁摆摆手,“你们家庭聚会,我就不去参合了。”

    两人相视一笑,整理好书包向校外走去。

    这个时候还早,两个姑娘决定去街对面的夜市逛一逛,结果刚出校门口,就被五六个社会混混团团围住。

    几人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年龄,烫头抽烟,骑着小电驴,周宁被吓得不轻,瞪大眼睛半天没说话。浅浅愣了下后,注意到赵炎在他们中间。

    “哎,我那天给你的信你收到了吗?”赵炎手上夹着半根烟,表情轻佻。

    说起信件,她这才想起那份早就被自己丢入垃圾桶的信封。

    “看你们是去夜市吧?要不要一起啊,你们两个人多危险啊。”

    “不用了,我们准备回家了。”周宁又不是傻子,一眼看出赵炎这伙人是冲着梁浅来的,短暂的恐惧过后,她拉着浅浅就往前面跑。

    结果没两步,小混混就骑着电驴挡在了前头。

    “你要是想走就走吧,我刚好想和梁浅说会儿话。”赵炎脸上笑眯眯的,丢了烟头往过接近。

    梁浅拉紧周宁的手,警惕后退。

    赵炎弯腰:“学妹,我给你信没有收到回复,既然如此,算是默认了吧?”

    “我、我没收到你的信。”

    “怎么可能,我可是亲眼看到你的同学帮忙放进去的。”

    梁浅呼吸一窒,内心慌乱无比。

    “梁浅。”

    身后,少年的声音温柔又熟悉。

    梁浅扭头看去,夺目的黄昏暖阳下,他身形挺括,目光穿越人群,直直落在了梁浅身上。

    梁浅瘪瘪嘴,差点没忍住哭出来。

    “你们有事吗?”绕过几人,欧阳一把把梁浅拉在了自己身后。

    欧阳个子很高,一米八左右,肌肉不算结实,气势却十足,当他往人中间一站,瞬间把那群小混混的气焰打压了下去。

    赵炎上下扫着欧阳:“你谁?”

    他眉眼冷淡,看都不看赵炎一眼,勾着浅浅就要往外走。

    “等一下,你小子挺狂啊。”骑着小电驴的爆炸头再一次挡在了欧阳面前。

    欧阳眯眯眼,抬脚踹了过去,只听一阵噼里哐啷的响动,爆炸头连同小电驴一起跌倒在了路边,浅浅呀的惊呼出声,站在一边不敢动弹丝毫。

    “操!”

    见伙伴被打倒在地,其他几个立马不干了,撸起袖子就冲了过去。

    书包从肩上滑落,欧阳拎着书包袋子重重甩到了来人脑袋上,结实有力的双手又顺势拉过一人,曲起膝盖,直定对方腹部,只听两声闷哼,混混们倒地不起。

    欧阳面无表情,眼眸闪烁着阴冷的肃杀之气。

    他眯眯眼看向赵炎,再赵炎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欧阳扯着对方头发撞上了一边墙壁。

    赵炎是体育生,身体比欧阳还要高大结实不少,然而面对着欧阳的攻击,他像是小鸡一样没有还手之力。

    欧阳骨骼分明的五指扯着他头皮,手背青筋凸起,“高中生就要好好学习,不要学社会人堵人家小姑娘,明白吗?”

    “明、明白。”赵炎疼出一脑门的汗,哪敢去反抗。

    他眼皮子耷拉,居高临下看着狼狈的赵炎:“你还找我妹妹约会吗?”

    “不找了不找了,再也不找了。”赵炎闭闭眼,“你把手松开,疼!”

    一股粘稠的液体顺着额头滑落,那是血。

    欧阳松开赵炎,长臂揽过呆掉的浅浅:“走了。”

    她像是快木头样任由他牵着,甚至都没来得及和周宁告别。

    上了车,浅浅这才注意到欧阳手背破了皮出了血,估计是刚才揍人时弄下的。

    咬了咬下唇,浅浅小心翼翼抬起眼看向了正发动引擎的欧阳。

    他侧脸英俊,略显张扬不羁。

    “……欧阳哥哥。”

    “嗯?”他应的漫不经心的。

    “你、你手破了。”

    欧阳垂眸,随意用嘴把伤口上的血迹吮去,继续开车。

    “这样不行。”浅浅摇头,“你把车停下。”

    他顺从的将车子停靠在了路边。

    浅浅从背包里掏出湿巾给伤口擦拭消毒,最后拿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粉红色创口贴,认真仔细在伤口上贴好后,她白皙的脸上露出了两个可爱的小酒窝:“没事啦~”

    小公主笑的像是太阳,瞬间融化了他炽热的胸膛。

    欧阳定定看着她:“浅浅,我之前说的话都作数。”

    浅浅愣了下。

    “不管你是怎么看待我的,但我从始至终都是认真的,我想和你在一起,想等你成年时娶你为妻,想永远陪在你身边,那天亲你是我太过冲动,希望你……不要再生气了。”

    说最后那句话时,他的语气格外无力。

    浅浅睫毛颤着,心跳疯狂跳动,她咬咬唇,做了一个自己都震惊的大胆举动。

    可爱的女孩凑过去,捧起他脸蛋,亲上了他下巴。

    短暂触碰后,浅浅快速坐直,徒留欧阳在座位上震惊不已。

    浅浅死死拉着安全带,低头晃动着脚尖:“我、我要大学的时候才能谈恋爱。”

    欧阳眼神游离,他感觉耳朵出现了幻觉,不由凑近:“你说什么?”

    “我说我大学时候才能谈恋爱!”浅浅抬头,脸蛋羞红,眸光晶莹,“爸爸……爸爸不让我早恋,你烦死了,干嘛要这样问我……”

    说着说着,又把脑袋缩了回去。

    望着女孩白里透红的脸蛋,欧阳轻声开口:“你不讨厌我了?”

    “我又没说过讨厌你。”

    欧阳:“你昨天晚上还说讨厌我。”

    浅浅怒瞪他:“你不亲我……不亲我我又不会那样说。”

    欧阳不依不饶:“那你刚才还亲我了。”

    “我又没亲你嘴巴。”

    欧阳又凑近一点;“那你现在可以亲我嘴巴,我又没说不让你亲。”

    浅浅一愣,别开头看向窗外,“不和你说了……”

    她又不是傻子,才不会让人占便宜呢,就算是青梅竹马也不行。

    欧阳最喜欢小公主耍脾气的样子,从小到大,她生气无赖起来的样子最可爱也最动人。

    “好啦。”欧阳拍了下她小脑袋,“不逗你了。”

    浅浅哼了声,依旧不搭理他。

    车子重新发动引擎,他目视前方:“我刚发了工资,想请你吃饭,你想吃什么?”

    浅浅眨眨眼:“你哪来的工资?”

    欧阳现在正在上大二,还是个学生,尤其他学的计算机,课业更是繁重。

    “暑假打得零工,现在才拿到工资。”欧阳笑了下,“现在我也不小了,总不能一直住在这里,我想着等找到合适的地方就搬出去。”

    一听这话,浅浅一颗心瞬间沉入死海。

    她眼眶红红:“那你……是不在家里住了?”

    “嗯。”欧阳低低应和,“没成年继续住在这里还说的过去,可我有了独自生活的能力,不能再依靠林爸爸了。再说了……”

    前面是红灯。

    车子缓缓停下,霓虹的灯光碎影下,他目光专注,笑的温柔:“如果我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怎么能照顾好我最重要的人。”

    浅浅瞳孔缩紧,内心突然被巨大的情愫灌满,接踪而来的是浓浓的低落难过。

    她从三岁起就有欧阳陪着了,从没想过有一天会离开他,也不敢去想。

    浅浅鼻尖通红,没一会儿又哭了。

    欧阳神色颇为无奈:“我又不是不回来了,哭什么?”

    “我我……我才没哭呢。”浅浅撸起袖子擦干净眼泪,“我没有哭,你不要胡说。”

    “好好好,你没有哭。”忙于开车的欧阳空出一只手摸了摸她的脸蛋,“浅浅,你要快些长大。”

    他咬了下唇,再次看向了外面。

    欧阳搬家的速度非常快,到了第二周就找到了合适的房子,带着简单的行李离开了这个居住了十几年的别墅。

    他走后,偌大的院子瞬间空了不少,浅浅的心也跟着空了不少。

    就这样过了半年,耐不住思念之情的浅浅偷偷摸摸去了欧阳所住的公寓。

    欧阳是和三个人一起合租的,都是计算机系的同学,等浅浅出现在房门口时,里面几个糙老爷们正光着膀子写编程。

    一看来的是个长相精致,身材娇小的小姑娘,几个老爷们火速收拾干净,麻溜滚出了房子

    “你怎么过来了?”欧阳揉着头发,有些诧异又有些不好意思。他这里又小又乱,舍友都是男生不太爱打扫,浅浅娇气惯了,想也知道受不了这种环境。

    “我想来看看你。”浅浅仰头看着欧阳,又是眼泪汪汪的模样,“欧阳哥哥,你和我回去吧,妈妈也想你了,想你想的都胖了好几斤,二哥每天欺负我,你不在,都没人管……”

    说着说着,她小脸蛋落寞起来。

    欧阳噗嗤声笑了出来,笑过后,弯腰把她抱在了怀里,“你想让我回去?”

    “嗯。”浅浅重重点头。

    “那也要等以后了。”他捧起小公主的脸蛋,“你答应我,要好好学习,考上大学,可以吗?”

    “嗯!”她又用力点了点头。

    这天过后,浅浅当真变得刻苦努力了,她不但考上了大学,学习成绩还非常不错。

    大学毕业那天,欧阳单独给浅浅庆祝,在问起要什么礼物时,浅浅只说要去酒吧看看,她活这么大,还从来没去过酒吧呢。

    欧阳原本不想答应,可是见浅浅兴致高,不好不答应,于是,他领着她去了就近的珈肴酒吧。

    酒吧内灯光摇曳,音乐轰鸣,男男女女在舞池中亲密相贴,气氛作祟,浅浅连续喝了三四杯鸡尾酒。

    她成功醉了。

    没办法,欧阳只能把她带到自己的住处。

    这些年他和朋友们开了一个工作室,发展的不错,早就有了自己的住所。

    进了门,晕晕乎乎的浅浅像是一滩烂泥般直接倒在了沙发上。

    一晚上欧阳被她折腾的不轻,修长的手指半解开衬衫扣子,上前拍了拍她滚烫的脸蛋,小声叫道:“浅浅,先去洗个澡。”

    浅浅眼睛眯起,柔软的双臂缠住了欧阳脖颈,下一秒,诱人的红唇送了过来。

    欧阳惊愕,下一秒,身体升腾起难言的躁动来。

    “欧阳哥哥,你、你能当我男人吗?”

    他知道这是醉话,却让他失了心,疯了魔。

    这世上,没人能知道他有多爱她,就连林梁浅本人都不知道。

    欧阳弯腰把她抱起,踱步进入卧室。

    啪嗒。

    房门紧闭。

    一夜无梦。

    等第二天醒来,欧阳发现浅浅裹在被子坐在床边,大眼睛懵懂又委屈。

    欧阳揉揉太阳穴,“你醒了?”

    浅浅身上什么也没穿,瞥到他胸膛上几道抓痕后,脸蛋红的更加厉害了,也多亏自己喝了酒,除了身上有些不舒服外,第一次也没感觉多疼,就是……就是有些害羞。

    “我去给你做饭,你再躺一会儿。”

    欧阳倒是自然,一点都不扭捏。

    刚把衣服穿上,浅浅的小手就拉住了他衣角。

    “怎么了?”

    “你、你不说些什么吗?”

    欧阳忍着笑:“我要说些什么?”

    浅浅鼓了下腮帮:“电视剧里,男女主发生完关系,男孩子都会抱住女孩子叫、叫宝贝的,你不都哄哄我。”

    “……”

    嗯,她这个爱看八点档电视剧的毛病倒是一点都没改变。

    欧阳深吸一口气,认真看着她:“你确定让我抱着你?”

    “唔……”

    欧阳:“我可以抱着你,但是我不能保证后面会发生什么哦。”

    浅浅瞪大眼睛,刷的下拉过被子盖住了脸。

    “小笨蛋……”宠溺的笑了下后,欧阳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发走进了厨房。

    一个月后。

    浅浅小脸惨白的来到了欧阳的工作室,空荡的办公室内,站在欧阳面前的浅浅写满无措恐慌。他从来没见过女孩有这种表情,顿时以为她是不是遭受到了什么不好的打击。

    “怎么了,有人欺负你?”欧阳起身揽住浅浅,把她小心翼翼扶坐在了沙发上。

    浅浅没说话,哆哆嗦嗦从包包里取出一张诊断单递过去。

    欧阳垂眸,脸色瞬间苍白,“你病了?”

    浅浅眼眶赤红,声音带了抹哭腔:“我、我怀宝宝了,呜……怎么办,爸爸会打死我的!”

    她爸爸一直以为她是一个连小手都没拉过,h片都没看过,生理知识只分男女的小宝宝,如果当他知道自己这个宝宝有了宝宝……

    不敢想了。

    想想就头晕恶心。

    浅浅捂着胸口干呕两声,气若游丝:“我身体不舒服就去检查,怎么办……爸爸会打死我的。”

    ……原来不是癌症啊。

    欧阳松了口气,他就说,浅浅虽然爱看狗血片,但不代表是狗血片的女主角。

    望着b超单子上那片小小的阴影,他的内心突然被巨大的满足感包围,紧接着,心中一沉;“爸爸不会舍得打死你,他只会打死我。”

    结果——

    欧阳只被林随州打个半死。

    就算生气,但也是从小养大的崽,就算他想打死,老婆也不让打死。

    不久后,两人成婚,又过了几个月,浅浅秘密诞下了一对双胞胎。

    欧阳想着自己家也没有皇位要继承,于是就让两个孩子冠了浅浅的姓,一个叫林珈,一个叫林肴。

    每当别人问起名字的寓意时,欧阳都但笑不语,只有浅浅,一边脸红,一边掐他腰。

    在双胞胎四岁时,浅浅再次怀孕,是女儿。

    夜深人静,高大的男人搂着她腰,声音低沉温柔:“女儿就姓徐吧,叫徐慕浅。”

    时光温柔,我心慕你。

    (全文完)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穿成了反派的老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穿成了反派的老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