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番外004

类别:纯爱耽美 作者:了酌衣去 书名:穿成女主的白月光竹马后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那时候我就想啊,”沈闻羡轻轻地揉着季停的指腹, 把话说完, “你怎么能这么坏呢。”

    季停原本的难过顿时化为了懵逼,他抬头去看沈闻羡:“……啊?”

    沈闻羡敲了一下季停的额头, 说:“我当时可难受了……还有点恨你,恨你明明知道自己迟早有一天要走, 之前却什么都不跟我说……要是我真的就那样把你忘了可怎么办……”

    季停嘴唇嗫嚅了下,有点心虚又有点理直气壮:“我……不是, 我原本是想留在你身边的, 就想着没有说的必要……本来就是嘛, 这种事要不是亲身经历过,谁会相信?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我说了要留下来,醒了以后就……”

    “我知道, 我知道。”沈闻羡温声道,“小白都跟我说了。”

    “你还跟小白说过话?”季停有点惊讶, “自打我醒了以后就再也没有感觉到过它的存在了。”

    沈闻羡轻笑:“要不然你以为我怎么来的这儿呢?”

    ……

    【你好。】

    那天从梦里醒过来的沈闻羡看着手上的戒指很久都没有说话, 也没有动作……直到一声问候响起来。

    那声音有点像机械音,又不太像。比起很多智能系统的声音,要多了点儿感情。声音很近, 仿佛就在耳边。

    沈闻羡闭了下眼睛,再睁开。

    大概是因为知道了关于季停的内情,所以听着突然出现的声音,沈闻羡倒没觉得有什么可惶恐的。

    “你是谁?”

    【现在在你的记忆中,应该有我的存在。我是小白。】

    沈闻羡一顿, 垂下眉眼:“……他呢?”

    【宿主LZ1611吗?】小白理所应当地回答道,【他当然是回去他所在的那个世界了。】

    沈闻羡便沉默了下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说点儿什么。

    问季停还会不会回来?

    这个问题没什么好问的。

    不会回来了。

    他不要他了。

    小白见沈闻羡似乎不打算搭理自己了,只好发出了两声假咳的声音:【那个……你误会了。】

    沈闻羡:“嗯?”

    【关于宿主LZ1611的事,】小白说,【你只看到他做了什么,只知道我的存在,但是你不知道他的心理活动。】

    【在他离开之前……或者说是,在他跟你在一起之后,就留下还是离开这个问题纠结了很多年,最后他跟我说他要留下来。】

    ……

    小白把事情说了一通,最后又叹了口气:【其实跟你说这些似乎也没什么用。】

    季停作为宿主,离开那个世界之后,所有人记忆中的他都会不复存在,如果有谁还记得,那就是世界修复受损了……作为负责这个世界的系统,小白就是接到了通知,特意前来做修复的。

    【我本来是想直接把你之前模糊的记忆彻底清除掉的,但是……】小白发出了笑的声音,沈闻羡觉得自己听出了一点儿无奈,它道,【当初设计的时候,作为系统,我们存在了情感。跟宿主LZ1611合作了这么多年,再怎么也有情义在,看着你们这样,我还挺难过的……这还是我第一次见证爱情呢。】

    【所以在删除你的记忆之前,我把所有事告诉你了。】

    小白说:【希望你能够不再有遗憾。】

    沈闻羡却是一声嗤笑。

    不再有遗憾?怎么可能!

    见状,小白有点苦恼:【你这又是何必呢。你看啊,你执念这么深,我这次给你记忆删除了,你又跟之前似的慢慢想起来,我又得来一趟……多没意思啊。】

    小白很有经验的样子:【反正你们又不可能在一块儿了,忘了多好啊。宿主LZ1611才是惨,想忘都忘不掉,他现在回现实世界了,我连他的状况怎么样了都不知道……反正除非他再出一场车祸失忆,要不然铁定这辈子都得记着了。有些事儿,记着没意思。】

    沈闻羡觉得这系统话太多了。

    要删删就是了,反正自己似乎也没办法反抗,何必还废话这么多,还管上了自己的执念深与否……记忆而已,删就删,他迟早能再想起来。

    知道季停没有舍弃自己,沈闻羡已经很满足了。

    【唉……】小白唉声叹气,【我做了这么多年系统了,还第一次遇到要回来修复漏洞的情况……好,其实主要是第一次遇上不乐意跟着指示走的宿主。】

    小白的语气轻快起来:【那么,请问你愿意去到新的世界继续生活吗?】

    ……

    要说牵挂,沈闻羡怎么可能没有。

    沈氏,陆家的姐姐姐夫外甥……不过,沈闻羡也很清楚,自己的这些家人也都有属于他们自己的、和和美美的家庭。除了季停以外,没有哪一个人是需要自己一辈子陪在身边的。

    沈闻羡知道,换到他身上也是,除了季停以外,没有谁会一辈子陪在自己身边。

    于是在知道自己离开之后、这个世界会和当初季停离开了一样自我调适了以后,沈闻羡做出了选择。

    ……

    “小白让我跟你说声抱歉,其实当初它从头至尾都没跟你说过,留下还是离开是可以自己选择的。”沈闻羡对季停说道。

    季停一时错愕,然后才反应过来了。

    的确,小白从来没有说过。

    小白只说过,如果主线任务失败那么不论如何他都会死,如果主线任务完成了而支线任务没完成,那么他会被迫留在那个世界。

    小白也肯定过,如果留在了那个世界,自然死亡之后会回到现实世界继续生命。

    ……可是,支线任务与主线任务都完成的情况下,留下还是离开可以自己选择,这个是他自己想当然的可能。

    也不只是他误会了,当初唐堂也是这么说的,所以季停从来没怀疑过这一点。

    而小白,秉承着不能向宿主透露去留问题的原则,始终没有对这一点做出任何的评判。哪怕最后那些天季停告诉小白自己要留下来,小白也只是应和一声,而不是正正经经地给出选项让季停选一下、走一下形式。

    因为从季停无意识地完成了支线任务开始,他除了主线任务失败后死亡以外,就只剩下回到现实世界这个备选项。

    或许除了原则以外,小白还有它另外的考量。

    如果当初在季停纠缠着问的时候,小白就直接告诉他“不用纠结了,你没有纠结的余地”……那么替代那些年纠结的就是脱离不开的负面|情绪。

    即使是季停这样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性子,夜深人静时只怕也会常常陷入“我迟早会和我爱的人彻底分开”的困境之中……那还不如纠结着呢。

    纠结往往意味着尚有余地,尚有可供期待的希望。

    别的宿主会如何看待,季停不知道,但他知道,小白没有告诉他、让他错误地纠结这些年……要是季停自己来选的话,也宁愿这样。

    哪怕迟早有一天会面对现实呢,他也宁愿这个现实来晚一点儿,反正它来的那一天都一样的直扎人心。

    可是……想到沈闻羡的到来,季停又不太明白了:“如果你可以和我一起回来的话……为什么小白不在我快离开那会儿就问你?之前的那些事,给人的感觉就应该是我们再也不能见了……”

    这个沈闻羡也不太清楚。事实上,他也只知道季停穿书的事实而已,更多的就不了解了。

    左右也没办法联系到小白问清楚,纠结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两人便不再纠结这个问题。

    季停戳了戳沈闻羡:“你来了这儿也有两个月了?之前你住在哪儿吃什么啊?怎么不来找我?”

    沈闻羡无奈地笑笑:“我倒是想一开始就来找你的,小白有把你家地址告诉我……但是我醒了以后发现自己正躺在病床上,据说已经植物人状态三年了。”

    季停登时瞪大了眼睛。

    沈闻羡轻描淡写地接着说道:“因为我没有你家的联系方式,加上一直在复建恢复身体,而且我人醒的时候正在国外……昨天刚出院,我就买了机票来找你了,刚巧你今天也出院了。”

    季停懵懵地点头,又来了句:“那你的长相怎么没变啊……”

    季停的长相没变是因为作为宿主,他进入到那个世界,原著中的角色就是以他为模版塑造的。可是沈闻羡这个……?

    季停都不知道的事,沈闻羡自然也不可能知道。

    “何止脸没变,胳膊上的小痣都还在。”沈闻羡道,“戒指也在。”

    沈闻羡又笑:“要不是真真切切地发生在自己身上了,这种事我怎么都不会信。”

    “太扯淡了是不是。”季停双手搂住沈闻羡的脖子。

    ……

    跟季父合计好了,见季停他们好半天了还没下楼,季何便上楼去叫人。

    敲了门,里面没反应,季何习惯性地直接开了门准备进去。

    然而门一开,季何就看到了沙发上正纠缠在一块儿忙着接吻亲昵的两个人。

    季何:“…………”

    他突然跟季父一样,觉得眼睛疼了。

    季停整个人都挂在沈闻羡身上,沈闻羡一手箍着季停的腰以免他滑到地上,另一只手扣在季停的后脑勺上。

    唇贴着唇,舌纠缠在一块儿,牙齿偶尔碰到一起,两个人亲得忘乎所以难舍难分,不是没听见敲门声,只不过谁都没管。

    季何在门口站了整整一分钟,见他们是真的没打算搭理人,只好满脸无语地抬手敲了敲门板。

    “停儿,下楼。”

    季停轻轻蹭了蹭沈闻羡的脸,眼睛眯成一条缝,背对着季何,用季何二十多年来从没听到过的撒娇般的温软声音说道:“你在这里等我?”

    沈闻羡帮季停顺了顺头发,摇了摇头:“一起下去。”

    季何靠在门上,冷冷地打断了这两个没把他这个活人放在同一频道的家伙的对话:“沈先生还是留在楼上的好,家庭会议,外人不方便参与。”

    季停皱皱眉,回头瞪了季何一眼,然后扭头又往沈闻羡脸上亲了口:“走走走,下楼录口供去。”

    自家老子的性格季停清楚得很,所以他本来是想着让沈闻羡在房间里等自己的,结果季何这话一说,季停还偏要带上沈闻羡一块儿了。

    沈闻羡抬手抹了抹季停的唇角,“嗯”了一声。

    于是季何脸色难看地走在前面,活像是自家好不容易种的水仙花被牛粪给扒上了。季停和沈闻羡胳膊挨着胳膊地走在后面,表情和季何正好相反。

    季父本来就不怎么淡定地坐在楼下等着季何把季停叫下来,结果上去了好一阵儿才下来了不说,还多带了一个人,于是季父更不淡定了。

    “你们给我好好站着!不许坐!坐没坐相站没站相的……”季父深吸了一口气,“说,你们怎么回事。”

    季停和沈闻羡莫名被罚了站倒也无关紧要。

    季停已经声情并茂地开始背刚刚在楼上对的“口供”了:“我刚刚说了呀,我们两个七年前就认识了……”

    季父一声冷哼:“七年前?季停你给我算算七年前你才多大!你当时高几?!好啊你,早恋就算了,你高三那会儿我问你你还不坦白?我说你高考语文怎么比平时低了十多分!结果都是这个姓沈的害的!!!”

    季停:“……”

    姓沈的:“……”

    这个真不是沈闻羡的锅,要怪全怪出作文题的命题老师。

    季停出车祸的时候刚刚大学毕业十个月,如今七个月过去,再往前倒推七年……他的确还没成年。

    于是季停面不改色道:“我只是说我们七年前认识了,没说那个时候就在一块儿了,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啊爸!”

    “还有啊,我高考语文成绩比平时低又没什么影响,照样上国内最好的大学!你就记得我分少了,怎么忘了你当初还跟我一块儿骂过那个作文命题老师瞎出题弄得我立意跑偏了呢!”

    季父哼了一声。

    于是季停接着睁眼说瞎话,编了一个感天动地可悲可泣、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狗血爱情故事。大概就是他和沈闻羡初遇过后,他大学的时候再次重逢,然后两人好不容易才明白了彼此的心意在一起了,正是两情相悦你侬我侬的时候,沈闻羡出了车祸、被送到了国外,植物人状态一躺就是三年。于是季停只好默默等待……

    听到这儿的时候,沈闻羡都觉得有点儿受不了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只要了解点儿季停的都不会信,季停怎么可能是什么默默等待的人???刚刚在楼上商量的时候,自己的脑子也不知道是被什么糊了,居然觉得季停这样的思路很有逻辑……

    季父跟季何显然也不怎么信,不怎么捧场地听着季停瞎侃。

    “……要不是他躺得比我还久,之前我出事了他怎么可能不来医院看我……”季停琢磨着自己这演技不进娱乐圈还怪可惜的。

    等季停停下了,季父才翻着白眼道:“车祸植物人,都刚好让你们俩遇到了……”

    “可不吗,多有缘分!”季停说。

    毕竟比起穿书这种经历,显然他们现在这个说法已经很科学了!

    季父却顿时横眉立目:“缘分个屁!这种事有个屁的缘分!你当车祸闹着玩的?植物人跟车一样常见啊?!”

    季停眨巴眨巴眼睛。

    季何想了想,开口接着问道:“不对啊,刚刚这位沈先生不是说在停儿出事之前他们已经准备那什么了吗,这意思难道不应该意味着停儿出事之前沈先生还活生生的吗?”

    季停:“……”

    活生生……这他妈什么形容词。

    不论如何,季停一时语塞,只好看向沈闻羡。沈闻羡能屈能伸,不卑不亢道:“大概是刚醒没多久,之前睡的时间太长了,有时候语言和记忆会有点不受控制。应该是在我出事之前,我们就已经交换过戒指了。不好意思。”

    “呵。”季父又是一声冷笑,“何止语言功能紊乱,沈先生睡这几年怕是连人情世故礼仪教养都忘了,冒冒失失上门乱认亲戚,来看停儿连篮水果都不见带……”

    这话说得有点儿重了,季停喊了一声“爸!”就被沈闻羡拉住了。

    沈闻羡看着季父,坦诚道:“今天的事我做得的确不妥当,太过冒昧,伯父对我第一印象不好也是应该的。不过,希望伯父能看在我是想见阿停的心太过急切,所以礼数上确实不周的缘故,给我一个机会。”

    季父扯了扯嘴角,心说这还像个人说的话,不过面上表情依旧严肃:“机会我给不给又能怎么样,我还能管得住这臭小子不成。”

    “管得住管得住。”季停不怎么走心地应和道。

    季父反手就是一个抱枕丢了过去。

    ……

    当晚沈闻羡就留在了季家,入住的是季停的房间。

    对此季父差点儿跳起来,指着季停唾沫横飞:“你真是一天到晚都不安生!你带个男人回来就算了,他留在这儿老子咬咬牙也忍了,但是!咱们脸皮薄点儿成不?!”

    季停嬉皮笑脸誓不要脸:“我脸皮厚,不做磨皮多半是薄不了的。”

    季父听着这话真想把季停送去整容,别的不说,把这脸再怎么都给打薄点儿。

    季停拉着沈闻羡回了房间,季父只好气冲冲地冲季何道:“我知道他向来没脸没皮,但是怎么都没想到,他居然连当着他亲爹和大哥的面把男人拉进卧室这种事都做得出来!!!”

    季何倒是很淡然,季停要是哪天知道害羞怎么写了才是让人大跌眼镜。

    ……

    总归最后,沈闻羡就那样住在了季家,还颇有长长久久住下去的架势。

    季父和季何看着季停跟沈闻羡的相处模式,越看越不是滋味,越看越觉得沈闻羡不顺眼。

    两个人的性格原因,相处的时候季停比较能闹腾,而对比起来,沈闻羡倒是显得太安静沉稳了,尤其是还有滤镜加持,反正在季父和季何眼里看来,季停太过主动了,沈闻羡却被动着,这让他们觉得不舒服。

    人都是有偏向的,他们能不能接受沈闻羡是一回事,沈闻羡是不是十成十地喜欢季停又是另一回事儿了。

    季停后知后觉地发现了自家老爸和大哥的心思,趁着沈闻羡不在的时候提了一嘴:“他就是这个性格啊,私底下我们俩有多亲密又不可能完完全全摆到你们面前来。说白了呢,爸,大哥,你们就是不愿意接受他,所以也选择性地看不到他对我好、喜欢我的表现。”

    “爸!你儿子好不容易找到个喜欢得要命的对象!大哥!你弟弟我好不容易找到个喜欢我喜欢得要命的男人!给我点儿面子,多了解了解他好不好?”

    季父不给面子道:“可惜,我现在不是找儿媳妇而是嫁女儿的心情。”

    季停:“???!!!”

    季何也幽幽应和:“是啊,我要是把沈闻羡看成弟媳,那我就不为难他了。可停儿啊,你自己说,大哥是该把他看成你老婆还是你老公呢?”

    季停:“…………”

    不过,时间的确是摸清人心的好途径。

    来年秋初,在季父季何两票弃权的默认下,季停之前答应沈闻羡的婚礼终于办了起来。

    婚礼当天,季停和沈闻羡穿着同款式的白色西装。戒指重新定做了一对,是沈闻羡亲自设计的,废了好些稿才终于赶在婚礼前拿到了手。

    戒指刚到手的时候,季停也不管季父一惊一乍地喊着规矩规矩,好奇地冲沈闻羡要,沈闻羡没给他,但是亲自打开了戒指盒拿到季停眼前给他看。

    季停看完后美滋滋的,季父颇有点恨铁不成钢地嫌弃他半点不矜持。

    季停心想都老夫老夫了,有什么可矜持的,也就是他跟沈闻羡生不了孩子,要不然早就有一打可以遛着玩了~

    ——————————

    【编号?】

    【系统B829。】

    哟,不算新的系统啦,应该很有经验了,怎么还会犯错?【触犯条例?】

    【系统守则第一规章第一条。】

    负责录入的系统沉默了下,才接着似疑惑似感慨地说:【你怎么会犯这一条的错……】

    【大概,是做得太久了。】

    【……门开了,再见。】

    【谢谢,再见。】

    ……

    【系统B829,触犯系统守则第一规章第一条,最终鉴定惩罚结果:损毁处理。】

    【接受/申诉】

    ——【接受。】

    作者有话要说: 全文完!

    又完结一本惹,好感慨ouo

    谢谢大家!鞠躬!=3=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穿成女主的白月光竹马后》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穿成女主的白月光竹马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