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番外6 傅谨言沐时安

类别:现代言情 作者:熊猫宝 书名:纨绔的未婚妻[穿书]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舞蹈比赛最后结果, 沐时安得了第一名, 实至名归。

    赛后节目组采访了所有的选手, 大家都对沐时安的舞蹈给予赞赏,心服口服。

    因为最后的决赛, 沐时安拿出了绝招, 那是一种全新的舞步, 所有人都没见过, 这是沐时安前世偶然学得。

    这个世界,更是没有人知道, 显然已经失传了。

    舞蹈一出, 许多在场专业的舞蹈家都沸腾了, 这种舞步太漂亮, 看起来就像是翩翩起舞的蝴蝶, 十足的亮眼。

    从未见过的全新舞步,娴熟的舞蹈姿势技巧, 如此出色的表演, 毫无疑问的夺得了冠军。

    这个名次,网友也没得黑, 通过视频来看,这支舞蹈充满了灵性, 更别提在现场亲眼所见的人了,定然更加震撼, 他们在现场也会投票给沐时安!

    决赛结束,沐时安出来了一堆老公粉, 看的傅谨言心气不爽,当即发了一张亲吻沐时安脸颊的照片在微博上,配文很嚣张的说:是我的。

    此宣示主权之法屡用不爽,想当然的,这条微博被广大网友忽视了,他们当然知道沐时安有男朋友,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拿她当女神。

    面对傅谨言的‘挑衅’,众人觉得当做没看见,表示对这个人不清楚不知道不明白。

    傅谨言:╭(╯^╰)╮

    一次微博秀恩爱大家忽略了,两次忽略了,但架不住三次四次的在那里秀恩爱,众网友决定怒踢狗粮。这到底是哪里来的妖艳货,天天秀恩爱,呸,不要脸!

    至此,傅二少的微博‘惹祸’了。他被扒得一干二净。

    网友们的力量是无穷大,傅谨言资料背景被网上网友们费尽苦心的查出来了。

    主要是傅谨言如今已经接受傅氏公司,公司所有员工都知道小傅经理就是傅董事长的孙子,公司未来接班人的神秘面纱掀开了,傅谨言也没有封锁自己的身份消息,想要了解很容易。

    傅氏公司那么大,不能保证每个员工都对网络上的事情不敢兴趣,不参与,不少傅氏员工开着小号,表示虽然不想承认,这个妖艳货是自家老板。

    且,工作的时候,气场绝对不是网上这样逗比。

    这些员工心中有数,知道老板的身份迟早会爆出来,他们如今说出来无伤大雅,因此各个爆料爆得欢。

    本以为对方是个虚有其表的富二代,结果没想到来头这么大,网友们瞬间有些懵逼。

    傅氏,是那个傅氏?未来接班人……

    然后网友们开始期待着,会有什么黑料爆出来,毕竟网络是某些人最好的保护色。许多人可以肆无忌惮的胡乱说话,而不必担心追责。

    虽说有网/警的存在,但毕竟这方面的法/律不完善,许多人能够擦边游走,而不用负责。

    可惜广大网友失望了,没有,一条黑料都没有。

    一般这种富二代,肯定会扒出无数个前女友,男女方面应该比较精彩。

    结果傅谨言相关的一条爆料都没有,之前那些说傅谨言是老板的人,也销声匿迹了。

    再然后,意外的扒出来了傅谨言居然是前段时间,很火的视频事件里的那个人,前些日子赵柯的视频,里面就有一个人给赵柯一脚,但并没有露脸,一闪而过。

    当时人都说解气,没想到这个人是傅谨言。

    这个热度也就持续了能有半天,网络上的热搜便没了,搜索傅谨言的名字直接被屏蔽了。

    与此同时,两个一线大咖爆了恋情,网友们的注意立马被转移了,虽然有的人质疑,这个突爆的恋情,和傅谨言那个热搜有关,是为了转移注意力。

    但应和的人少,因为大家都去吃明星大咖的瓜了。

    说到底傅谨言不是娱乐圈的人,大家最初只是好奇,说到讨论热度是不及明星的。

    这事儿在网络上歇了,在傅沐两家却还没结束。

    傅谨言先是被傅老爷子约了谈话,一顿核桃加拐杖的大菜。

    被招呼一顿的傅谨言,回房间还没休息多久,便被大舅子一通电话“传唤”走了。

    在傅家被打,傅谨言是因为大高调了,网上不少人说沐时安的时候,都是酸里酸气的,那就是□□裸的嫉妒。

    安安被网友酸,完全是因为傅谨言的‘作’,被连累的,傅老爷子因为这个,才给教训一番,傅谨言想自己估计又要被大舅哥教训一番了。

    他最初也是有些闲,和网友叫板,没想到引出后续那么多的情况。

    到了沐家,傅谨言四周看了一圈。

    “别看了,没有别人,安安和琪儿出去逛街了,老爷子也不在。”顾时宁起身给傅谨言倒了一杯水。

    这么个小举动,反倒让傅谨言内心不安,大舅子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先礼后兵?绝对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大舅子有了女朋友后,不上班的时候就和女朋友在一起,不怎么盯着他和安安了,他也庆幸,安琪儿还算说话算话,没把他供出来。

    大舅哥和安琪儿感情稳定没错,但若是对方知道,一开始安琪儿能够回国,是他给安父那边疏通的,估计免不了一顿打。

    “大哥,你叫我来什么事儿?”傅谨言脸上带着笑说。

    “谨言,你知道我们家为什么这么看重安安吗?”顾时宁坐到沙发上,往后一倚,神色认真。

    傅谨言摇了摇头。

    “那我今天就和你说说。”

    “安安在我母亲肚子里的时候,是个健康宝宝,那年冬天,爷爷在外面摔了一跤,然后昏迷不醒,当时沐氏乱作一团。

    医生解释不出来爷爷为什么醒不过来,脑内并没有血块瘀塞,全身检查没有任何问题,找了国内外许多权威医生,都无可奈何”

    “爷爷晕倒第四天,有个穿着道袍的男子敲了我家的门,说是能够让爷爷醒过来,但我家要有取舍,爷爷摔晕了不醒,是因为魂摔丢了,需要用别的魂来填补。

    而这个魂,只能是母亲肚子里的安安,如果我们家人同意,那么爷爷第二天就会醒,不同意三天后便会死去。”

    “当时所有人都六神无主,妈妈听了道士的话,思考了一天,决定同意。道士只是带走了母亲的一根头发,然后说接下来一切随缘,便离开了。

    第二天,爷爷醒了,大家不知道道士真的有本事,还是巧合,但当沐家在找人的时候,那个道士消失了,仿佛从来没出现过一样。凭借沐家的人脉,仍旧找不到。

    妹妹出生那日,火烧云布满了半边天,母亲一直担心的时候也发生了,那个道士没说,被移走去补魂的人,有什么情况。

    结果是,妹妹醒来不会哭不会笑,像个布偶娃娃一般,医学说妹妹这是自闭症,可是那么小的孩子怎么得自闭症?这或许就是丢了魂的原因。

    爷爷对妹妹很愧疚,当时醒来的时候知道母亲做的决定,两天没有吃东西,他心里也是难受的。后来安慰自己可能都是巧合,可妹妹出生证明,那个道士不是假的。

    妈妈更是每日以泪洗面,安安那个情况一直持续到三岁那年,这期间找了无数个大师都看不好的妹妹,突然仿佛开了窍般,一点点的好了,母亲就说这是长大了,魂一点点的回来了。”

    “我们家看中安安,不仅仅是因为这个,而是安安值得我们全家对安安好,小时候…………”

    顾时宁说了许多,关于安安小时候的事情,安安小时候真的很懂事,人心都是肉长的,对待这么懂事的安安,谁家不会把她当成个宝?更别提爷爷因为安安才重新活了过来。

    “你明白,我和你说这么多的意思吗”顾时宁看向傅谨言。

    顾时宁说了大约一个来小时,傅谨言没有表现出一点的不耐烦,恐怕也是他听顾时宁说话,最最认真的一次,他知道,大舅哥愿意和他说这些话,代表接纳了他。

    “我会对安安好,对安安很好,说再多不如行动,大哥,你就看我表现好了。”听了安安这多小时候的事情,傅谨言心中触动很多。

    这个女孩子,值得他更多的疼惜。

    看傅谨言的态度,顾时宁暂时对傅谨言算是满意,这一次谈话,沐时安并不知道。

    网上的风波沐时安是知情的,见傅谨言处理好了,她也不再说什么,本身对这个事情,她没什么感觉,虽然说有一句话说是秀恩爱死得快,但她觉得,感情真要是没了,秀不秀都会‘死’。

    不过是‘秀’的话,‘死’的时候会丢脸一些。

    而她和傅谨言,如果真有一天俩人要到分开的地步,丢脸也不算什么了,当个教训也不错。

    不得不说,能傅二少的脑电波对上,沐时安的脑回路也不是一般人。

    俩人的订婚宴举办在明年春天,在傅二少的死缠烂打锲而不舍的之下,沐时安终于松口了,俩人先订婚,结婚以后再说。

    即便是订婚,现阶段的傅谨言也是满意了。

    在订婚之后,傅二少百般辛苦,终于将自己送给了沐时安。对此,傅二少表示,今年的他,算是圆满了。

    ***

    某个温暖的午后,沐时安坐在沙发上修着指甲,傅谨言在一旁看着公司的文件,俩人订婚后,傅谨言再次接手了公司。

    沐时安则是经营着自己的咖啡店,如今已经开了三家连锁,偶尔会去教一教舞蹈课,生活很惬意,没什么压力。

    “对了,谨言,你和大哥的名字连在一起,是谨言慎行,按理来说,大哥不应该叫谨言,排在前面吗?”

    沐时安只是心起,随口问了句,结果看到傅谨言那躲闪的表情,觉得有鬼,连忙追问下,终于说了实情。

    傅谨言小的时候其实不叫这个名字,五岁的时候才改过来的,他大哥叫傅慎行,傅父傅母没想弄个谨言慎行这个兄弟名。

    后来傅老爷子身边有俩个下属一个叫建国,一个叫立业,他就以为兄弟就该这么叫。

    不听家人解释,哭着要改名字,不改就不吃饭那种,最后家人拗不过,觉得谨言慎行这名字也不错,傅谨言便改名了。

    “那你之前叫什么名字?”沐时安好奇道。

    “傅司燃,其实当时改名字那么执拗,非改不可,完全不是名字的原因,是那个时候,我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撒泼打滚。”

    说来也好笑,从小接受精英教育的傅谨言,一举一动都要求严格,不允许一点不合规矩的行为。

    最初因为要改名字伤心的哭了,的确是想要改名字,后俩闹几次纯粹是觉得好玩,从此,在作天作地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沐时安听得满头黑线,这果然很符合小纨绔的风格。

    傅谨言凑到沐时安跟前,黏糊到:“安安,你放心,以后咱们孩子要是不听话,我来管。”

    沐时安白了一眼,不要说那么远还没影的事,继续低头修理指甲,另一边的傅谨言已经低头做上白日梦了,计划着以后如何教孩子。

    ***

    《恒祥公司破产了!,掌权人罗中恒痛哭失声》

    沐时安看着手机推送的腾xun新闻有些蒙,罗中恒破产了?男主光环彻底没了?

    “罗中恒怎么破产了?”罗中恒的公司不是打败了他爷爷的公司,蒸蒸日上的么?之前有个危机不是转危为安,势头一片大好?

    当时沐时安还感叹,对方果然是男主身份,所以能够次次挺过难关,怎么一转眼就破产了。

    傅谨言眼睛里充满了轻蔑:“他那个公司一直虚有其表,看似抢了以前罗氏不少资源,实际上都是靠着自降要求才得到的合作。不然一个新公司,拿来的底气和罗氏叫板。

    那些和他合作的公司,也不过是看他们罗家内乱,看笑话占便宜罢了。

    上次那一茬,就要了他公司的老命,一直苟延残喘,光鲜亮丽不过是外表,里子早就腐旧不堪了,不过加速破产的是他们公司出了商业间谍,然后被猎头公司狙击了,直接宣布了破产。”

    对罗中恒傅谨言一直很讨厌,因为对方太会装了,小时候各个家长说这个孩子怎么温良有礼,如何努力聪明。

    外面是好的,里子其实不是个好东西。

    傅谨言为什么怕猫,其实细算起来,还和罗中恒有关,那时候俩家住的近,爷爷工作忙,大哥要上学,周六日更是各种补习班,家里保姆有管不住他,所以八九岁傅谨言放假的时候,总是被关在房间里。

    这是傅老爷子下的令,家里他和傅慎行不在,就把傅谨言关起来,因为他太淘气了,总是故意甩开保姆跑走,好几次遇到了危险。

    后来家里雇了一些保镖,傅谨言才得以出了房间,那个时候唯一的玩伴就是总爬他家窗台的那只狸猫。

    可有一日那只狸猫不来了,他很担心,顺着窗户往下看,看到院子里的罗中恒在院子里给狸猫剥了皮!

    他清楚的看到狸猫凸出眼珠子,伸出老长的舌头,好似死不瞑目。

    傅谨言打开窗户,冲着罗中恒大喊:“你在干嘛,为什么伤害它!”

    “因为它挠伤了我。”罗中恒在墙边语气平淡,慢吞吞的举起胳膊,上面有三道红痕。

    “混蛋,你住手!”傅谨言喊着,引来了保姆,隔壁的园丁也出来看情况。

    罗中恒直接做乖巧状,说不知道哪里来的猫,受伤成这样。

    傅谨言喊着说是你弄的,罗中恒平日表现的乖巧,自然没人相信傅谨言这个小魔王的话。

    就这样,猫死了。

    有那么一阵,傅谨言梦中总是想起狸猫凄惨的死状,梦中的狸猫冲着他喵喵叫发,仿佛责怪他,就是找他来才被抓住了,他却没保护好它。

    从那以后,傅谨言碰到猫脑子里总会闪过狸猫的死状,浑身不舒服。

    也从这开始,他和罗中恒成了死对头。

    “看来应该是彻底没了男主光环了.”沐时安看新闻上罗中恒哭泣的惨状,估计是没有翻身的可能了。

    傅谨言嗯了一声:“恩?安安你说什么男主光环?”

    “没什么,没什么你听错了,我估计他翻不了身了。”沐时安连忙摆手,差点暴露了,穿书这件事情,她打算放在心里,成为最深处的秘密。

    婚后第四年,沐时安生了个儿子。而在今年,傅慎行也终于有了结婚对象,俩人是以前一个军校出来的,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偷偷谈了好几年恋爱。

    傅老爷子彻底退了下来,开始含饴弄孙,和沐老爷子俩每日冲着孙子争宠,看和谁亲好不热闹。

    而傅谨言则是完全接下了傅氏的大任,将傅氏发展得蒸蒸日上,这是所有人都想不到的,当年那个玩得最凶的纨绔,居然成了接管公司新一代中的佼佼者。

    国庆前一天,沐时安带着儿子出国去看母亲,傅谨言因为公司有合同得亲自签,所以晚三天过去。

    结婚这么多年,傅谨言从来没和沐时安分离超过两天,在生活上,他已经对沐时安产生了依赖,回到家里没看到老婆,浑身上下都不舒服,提不起劲来。

    正在沙发上,给老婆发视频想腻咕那边却没有接,显示手机不在身边,也就是不在线,看了眼手机,那边应该是凌晨。

    傅谨言往沙发一摊,整个人冒出两个字:无趣。

    这时电话来了,傅谨言猛地跃起,接起来一看,宋词。

    “喂。”

    电话那头的宋词挑了挑眉头,有些不爽:“你这失望的语气不要太明显好不好,咱们的友情还能不能继续了……”

    “有事就说,没事我挂了。”傅谨言不耐烦。

    “不是,有事,来啊,秋安山,赛车比赛,嗷嗷刺激,赵子页,赵二他们都在,快来啊。”宋词招呼着傅谨言。

    他是知道沐时安带着孩子去了国外,才打的电话,不然打了也白打,根本叫不出来人,这人典型的见色忘友。

    宋词的青春期可能来的有些晚,这几年痴迷起了赛车,和傅谨言以前那帮子赛车朋友玩到了一起去。

    看了眼时间,傅谨言环顾下没有沐时安在冷清的家,想了想,穿上外套开车离开了。

    秋安山

    傅谨言坐在驾驶座上,好久没玩赛车了。自从安安表示对这项运动的担忧,他就在没碰了。

    不过今天开一开也行,友谊赛,他又不拼命应该没关系。

    跑了两圈下来,傅谨言得了个第二,心里也没恼,本来就是散心的想法开车,不是非要拿第一。

    回到那帮朋友跟前,发现大家脸色有些怪。

    “怎么了?”

    “哈哈哈哈,那个傅二,你说巧不巧,咱俩的手机一样呢!”宋词抬手挠了挠头发,笑的满脸尴尬。

    “有什么巧的,这是傅氏科技出的最新款,你当时不是让我给你拿一台么,你……”傅谨言眯了眯眼,拿过手机打开查看通话记录。

    刚刚他上车,手机忘在桌子上了。

    “那个,你的来电话了,我也没注意铃声啊,直接接了,然后是……安安打来的,我以为是我妹,我就说看傅二赛车呢,别打扰我……”

    在傅谨言凉飕飕眼神中,宋词越说声音越小,然后蹭的跑到身边朋友后面,嚷嚷着:“江湖道义,你打我可以,但不能打脸!”

    旁边围观的人,都噤若寒蝉,掌管了傅氏的傅二少,气场真的越来越强了,好可怕!会不会被迁怒啊?好想回家t-t

    ——叮铃铃

    电话铃声再次响起,眼看着傅二少手指微微发颤的按了接通建,那边的声音他们都听见了。

    “傅谨言,你厉害了,我不在家你敢跑去赛车!我说没说这个很危险!”

    河东狮吼也不过如此,众人有点蒙,这是平常优雅高贵的傅夫人吗?看给二少吓得……

    “我错了我错了老婆,但这都是误会,你听我解释,呵呵呵呵,真的,我哪敢骗你,这事儿都怪宋词…………”

    大家看着傅二少表情谄媚的接着手机走远,有些玄幻,这些年傅二少不怎么出来玩,平日酒会看到的都是傅夫人挽着二少手臂,俩人恩爱的画面。

    大家知道傅二少对傅夫人感情很深,是圈内模范夫妻。

    却不知道原来私底下,傅二少和他的夫人是这样子的,想起刚刚傅二少小意道歉,说话那个不敢大声,温柔的样子。

    完全联系不到平日里,商场上雷厉风行的傅二少。爱情这个□□这么毒的吗?

    而那些曾经在桃花源景区碰见过傅二少的人,到不惊讶,想当年谁不知道,傅二少这么个煞星,谁也不怕,就怕他的小女朋友。

    如今傅二少上进了,到让人忘记以前的事情了,说起当初年少时,还真怀念啊~

    不管这边人怎么想,傅谨言是郁闷的要哭了,因为老婆说了,他不顾自己安危,不长记性,让他睡书房一个月。

    这是对傅谨言最大的惩罚,难以承受,不管,他才不要睡书房,安安要真把他赶出卧室,就算是睡在门口,也不睡书房,这是男主人的尊严!

    恩,这个脑回路十分傅二少。

    生活继续着,幸福继续着,爱继续着。而傅谨言,终究没能改变睡书房的命运,不过在他软磨硬泡,外加儿子的助攻下,成功将一个月缩短为二十七天,可喜可贺。

    作者有话要说:

    啦啦啦,撒花撒花,彻底完结~

    喜欢熊猫可以收藏作者专栏昂~下面是接档文,本月底开文,放心收藏,人品保证绝对不坑~

    接档文:

    《养儿不容易[穿书]》

    顾青落,书中女二号,扶弟魔愚孝女。

    原主忍了一辈子,为他人着想一辈子,最后唯一的儿子落得惨死的下场。

    她穿越而来,面对因为母亲怯弱而受尽委屈的小包子,顾青落牵起儿子红通通的小手,

    一脚将旁边玩手机的弟弟踹翻:“让我儿子跪着擦地,你作践谁呢!”

    #论如何将小包子养的白白胖胖#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纨绔的未婚妻[穿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纨绔的未婚妻[穿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