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类别:现代言情 作者:不止是颗菜 书名:草莓印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深夜落地窗帘遮掩一室春光。

    被摁着收了一回利息, 沈星若脸上红扑扑的,额边发丝也被汗水浸透,最后脱了力,她闭着眼, 胸脯起伏微喘。

    陆星延就很喜欢看她这副模样,平日的清冷在这时候添上几分娇媚,显得分外动人。

    而且每每想到这颜色是他添上去,那种满足感和成就感更不是寻常爽快可以比拟。

    他将沈星若圈进自己臂弯里,“宝宝、宝宝”地喊着,说些肉麻兮兮的话,特别能腻歪。

    沈星若懒得理他, 也没力气理他。

    其实陆星延平日对她是没什么原则的,愿意迁就愿意惯, 甚至还愿意让她在恋爱中占据主导地位,怎么看怎么像二十一世纪的二十四孝好男友。

    可旁人并不知道, 陆星延在床上有种不受约束的莫名强势,毛病特别多,做就做,他还特别注重做的过程中双方的言语交流,总爱问些下流问题,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顺着他夸他更来劲, 逆着他贬他还要多用三分力来证明她是错的。

    云收雨歇过后,她总觉得精疲力尽。

    陆星延腻歪完, 稍稍往上坐起了点,又让沈星若换了个姿势枕他的腿。

    见沈星若现在俨然是一副累得狠了随你摆弄的样子,陆星延边玩她头发还边碎碎念,“你这体力不行,跟不上我的节奏,以后我还是每天早上去你宿舍楼下等你一起跑步。”

    “……”

    “你闭嘴。”

    “我说实话你还不爱听,我都不敢用力弄你,省得你和小面包车似的车速快点儿就散架了。”

    沈星若伸手去捂他的脸。

    陆星延似笑非笑地,轻轻松松就把她的手拉下来摁到了身后,“你搞搞清楚自己在床上是什么地位,别乱动行不行。”

    沈星若“……”

    “就这么说定了,以后我每天早上去接你跑步。这样,我给我自己加点难度,显得公平点,我每天跑步的时候都给你背一篇英语小短文怎么样,也算是督促自己努力进步,我不是还得努力拿交换生名额吗?”

    “随你。”

    事实上,沈星若是没太把陆星延的发愿和安排当一回事的,他以前总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现在总是一副精虫上脑的样子,努不努力都看不太出来。

    可当她周二想在寝室睡一回懒觉的时候,她才知道陆星延这回是来真的。

    早上六点半,她手机就震动个不停,差点把她室友全给吵醒了。

    她换了衣服浑浑噩噩下楼,就见陆星延穿了套黑色运动服站在她楼下,非要拉着她跑步,而且边跑还边给她背英文短文。

    刚开始沈星若是特别想发火的,莫名其妙跑完三圈,她脑子清醒了,也没什么睡意了,火也歇了下去,只冷着张脸和陆星延一起去吃早餐。

    一连跑步五天,沈星若终于发现,陆星延在锻炼她身体素质用以提高性生活畅快感这件事上有着从未有过的坚定和执念,他要早拿出这种不畏艰难险阻的气势,当初高考也许能考上大也未可知。

    沈星若跑着跑着,也慢慢习惯。

    说起来,她和陆星延在一起腻歪的时间很少,两人课业繁忙,一起上的课不多。每天早起跑步吃早餐,倒是多出了一点固定见面的时间

    这一年在一起的校园时光,沈星若过得很充实,很甜蜜,也很平静,没人再来给她添堵,也没人敢惦记她的墙角。

    这多亏了陈萌萌和白露闹那一场,两人都不是省心的角色,闹到最后互爆黑料撕得特别难看,星**bs也被两人的事情屠版搅得天翻地覆,还有不少外校学生前来围观看笑话。

    文院领导知道后差点没气到升天,当下按着没发作,没过多久就另找名目给两人安了处分

    冬去春来,又至盛夏。

    六月初,星大的交换生名单下来了,陆星延的名字高悬在经管院名单的第一位,交流大学——大。

    其实是意料之中的事,但真正看到名单出来,陆星延还是扬起了唇角。他给沈星若拍了张照片,要她乖乖等着,今晚偿还本金。

    沈星若半天没回他,正在理发店折腾自己头发。

    高考完的暑假陆星延陪她去烫卷了一次,后来头发长长,卷发部分也愈来愈干枯,她索性就剪了,回到以前的黑长直。

    上学期她又对自己的发型不满意,不声不响去弄了个已然过气的韩式空气刘海,没两天她就觉得刘海碍事,又开始蓄刘海。

    蓄了好久将刘海蓄长,她剪了回韩剧女主的短发。剪完短发后,陆星延被吓得不轻,室友也以为她失恋了,她又开始留长发。

    现在她头发已经和以前一样长了,她又想烫卷)

    陆星延也是怕了她了,每次发型一变,他就暗自琢磨沈皇后是不是心情不太好,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这回也一样,看到沈星若烫卷了,他又开始搜肠刮肚往三个月以前回想。

    不应该啊,他可是成功拿到交换生名额了,没做错什么?

    可沈星若也没明示,他想了想,还是暂时不敢提偿还本金一事

    每年六月都有两天是高考日,而高考结束后不久,则是两人生日。

    今年陆星延和沈星若二十岁了,恋爱也整整两年了。

    十八岁的时候成年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可当年龄来到二字开头,好像隐隐约约明白,成熟变得势在必行。

    陆星延是陆家独子,陆山从前没敢对他抱有多大指望,可他开始上进之后,陆山对他要求也不一样了。

    大学毕业便得去国外读研,国外读研回来就要进集团做事,再一步步地,接手陆山亲手创立的金盛集团。

    陆星延没什么太多兴趣爱好,陆山为他规划的路他愿意去走,想要转交给他的责任他也愿意去承担。

    这个家给了他太多东西,他希望以后能够由他来为陆家遮风挡雨,也希望自己可以给沈星若随心所欲的底气。

    沈星若是想法很多的人。

    以前沈星若很少和他交流对未来的打算,他以为是沈星若觉得,和他还到不了这个高度的交流,但这一年一直在一起谈恋爱,他也或多或少明白了沈星若的想法。

    她不是不愿意交流,而是想做的事情太多,不愿意被某一类工作完全束缚。

    沈星若说她以后想进修各类感兴趣的课程,开钢琴演奏会,当一段时间律师,环游世界拍很多照片,甚至写剧本当导演筹拍一部自己想拍的电影。

    可在她十多年的学习生涯里,她好像总是以一种过于优秀的尖子生形象出现在众人面前。

    她是优秀的,出众的,但也是循规蹈矩的。

    没人会认为她能力有问题,大家会觉得,她做任何一行都能做得很好,但那样跳来跳去、不以利益和成就为目的又天马行空不够稳定的未来,好像不该属于沈星若。

    而且她想要做的所有事情,都需要雄厚的金钱实力作为支撑,谁赚够了钱不想环游世界?家境好也许能这样过一时,但能这样随心所欲地过一生一世吗?

    其实沈星若自己也感觉不现实,所以很少对人提起对未来的规划。

    但陆星延却不觉得太过理想化,两人说起这个话题时刚好是运动会结束,沈星若接力崴了脚,他背着走不了的沈星若边往医务室走边说“这还不简单,等毕业你就嫁给我,我养你一辈子,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沈星若“说得好听,我要是被你养废了,你又不喜欢我了,那到时候想把我扫地出门不是很容易吗。”

    陆星延大言不惭,“那你可以给我生孩子,多生几个,电视剧里这叫母凭子贵。”

    沈星若在他背上箍住他脖子,差点没把他勒死。

    最后他只得求饶道“我错了我错了,我们家以后肯定只有子凭母贵的份,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烦小屁孩了,要不是你生的我肯定看都懒得看一眼,而且我怎么可能不喜欢你了,你不要胡说八道行不行。”

    那天夕阳很好,塑胶跑道上两人交叠的身影被拉得很长。

    沈星若安心靠在他背上,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听身边理性的人分析过很多恋爱结婚中变心的事,依旧还很笃定,陆星延说会一直喜欢她,就一定会喜欢她一生一世

    生日那天两人很忙,裴月说什么也要给他俩办一个盛大的生日arty,弥补十八岁没大操大办的遗憾。

    arty结束,两人都有些疲乏,各自回房洗澡。

    沈星若找出买来的性感粉色睡衣,犹豫要不要现在换上。

    说睡衣也是说得好听了,其实就是块纱,都遮不住什么东西,因为来大姨妈,两人好多天没做了,她特意去烫头发,也是为了搭配这一身给陆星延过生日。

    但这样是不是有点……其实她烫完头发就试过一次,实在是有点太暴露了,也不知道穿成这样陆星延会不会嘲笑她。

    正当沈星若在浴室犹豫的时候,陆星延跑来敲门,让她快点洗,他要带她出去一趟

    夏夜风很燥热,沈星若看着这路线越开越偏,还是问了句,“我们去哪?”

    “到了你就知道了。”

    陆星延单手把着方向盘,散漫地笑。

    又开了二十分钟,跑车驶入童话里欢乐世界。

    深夜的“童话里”已然寂静,往里望,一片漆黑。

    但在两人走入大门的瞬间,灯光竟然渐次亮起,就连莴苣姑娘的城堡也灯火熠熠。

    沈星若又不傻,只稍怔两秒便知道,这是陆星延花了大价钱为她过生日。

    这种韩剧才有的情节搬到现实生活中,并成为其中的女主角,沈星若没有觉得俗套,只觉得心脏跳动很快。

    ——大概没有女生能够拒绝,一座只为你而亮的游乐场。

    摩天轮那工作人员等候已久,两人坐上去,慢悠悠地晃荡到最高点,城堡烟花也适时升空绽放。

    陆星延抱着她看窗外烟火,忽然说“沈星若,我必须和你坦诚一个错误,高二那年暑假我们来童话里的时候,我在摩天轮上偷亲了你。”

    沈星若“……”

    我知道,还不止亲了一次。

    陆星延“当然,你现在可以亲回来了。”

    沈星若“我不。”

    “……”

    陆星延“那我替你亲回来。”

    说着,他按住沈星若,强行和她接吻。

    这个吻很绵长,按照计划把沈星若亲得有点喘不上气之后,陆星延又变戏法似的掏出了一枚戒指,一枚钱折的爱心状戒指。

    他不由分说给沈星若套上,“这是我们第一次在高铁上见面的时候,你借我水,给我的那五块钱,我照着视频学了好久才折好,你戴了我戒指,得嫁给我。”

    沈星若举起手,边打量戒指边说“你又没到法定结婚年龄。”

    “那没关系,我能等,我们可以先订个婚。”

    陆星延话音未落,又开始自顾自地瞎琢磨,“你说我现在去把户口本年龄改成二十二怎么样,能不能改。”

    沈星若没应声,只盯着自己手上的戒指,唇角不知不觉地往上扬。

    烟花放到最热烈的时候,陆星延看了眼时间,离零点还剩最后三十秒。

    他从身后环抱住沈星若,下巴搭在她肩膀上,偏头吻她耳垂。

    “沈星若,生日快乐。”

    “以后每年,我都会是最后一个祝你生日快乐的人,也一定会是,陪你走到最后的人。”

    沈星若稍顿,缓缓回头,主动吻了下他的唇。

    “陆星延,生日快乐,我也是。”

    完结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草莓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草莓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