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章新鬼祖 (16)

类别:仙侠玄幻 作者:意元宝 书名:倒霉女配修真记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与她半只手掌那么般大的舍利,舍利上那经文隐现,看得灵通寺的大能好想伸手去拿过。

    “真人,与我灵通寺有缘。”灵通寺的大能这般地说。

    明昧竟然点头附和道:“大师说的极是,我几次都与贵寺的高僧结缘,赤焰火海下如此,魔洞中更如是。吾受贵寺大师指点颇多。这颗舍利是灵通寺的前辈镇压上古魔兽而化为铁链,我杀了三只魔兽便将这铁链收了起来。”

    “为了加快晋阶,引雷电入体,我拿了铁链出来,没想到铁链感应雷电之力损我心神,竟然化成了舍利为我洗净雷电的暴戾之气。若无此舍利,我万不敢晋阶如此迅速。”

    晋阶好说,暴戾之力残留于心境那是很危险的,不过明昧也顾不上这些,要杀和光最好就是在未形界,也是下一次见面的时候。无论如何,她都必须强大。

    “也是施主善有善报。”灵通寺的大能虽然看着明昧手里的舍利垂涎三尺,并无抢夺之意。

    “贵寺大能之舍利,今日大师即在,当以双手奉上。”明昧双手奉着舍利送到了灵通寺的大能手里,那位的惊讶是毫不掩饰,旁的人又何尝不是,既然这颗舍利能为明昧净化暴戾之气,证明这颗舍利是个好宝贝,这样好的宝贝,灵通寺没讨,明昧竟然说要双手奉上,没毛病吧。

    完全没毛病。明昧道:“灵通寺的大能慈悲为怀,舍己为人之心,吾自叹不如,今已受了灵通寺大师的恩情,这样的佛门至宝,当归还灵通寺。取之有度,更该感恩。还了舍利于贵寺,算是谢过贵寺的大能助我渡劫。”

    宝贝,谁都想占为己有,但这样的东西并非是明昧该拥有。

    她并没有赤焰火海,还有魔洞中那些舍身忘死的大师们那样的心胸,借一回光就够了,一直拿着这样的人留下的舍利,只会让明昧觉得自己越发的渺小。

    灵通寺的大能是真的十分惊讶,看着明昧的目光真诚,她是确实不贪舍利,真心实意的将舍利还给灵通寺。

    “多谢真人。”灵通寺的大能也真诚的感谢明昧。

    伸手就要接过,不想那颗舍利却飞转于明昧的手腕上,最后竟然化成了一串手串,又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了。

    “阿弥陀佛。真人,我寺高僧已经选择了追随真人,真人便将这舍利留着吧。”灵通寺的大能见到此情此景豁达一笑,并无半分怪罪明昧之意。

    明昧也被这场面给惊得不轻,“大师,这事,这事。”

    “真人不必紧张,舍利有灵,灵通寺上下会遵从它的选择。”虽然没能拿回这样一颗造诣极高的舍利,灵通寺的大能显然也不是第一回遇到这样的事情,宽慰着明昧说。

    舍利变成了手链,明昧是能感应到它的存在没错,但是再想把它弄出来还回去,有难度。

    明昧想了想,从空间里弄出来了当日在赤焰火海下收的灵通寺的和尚给留的东西。

    佛珠啊,袈裟的,明昧弄出来了好几样,全都给了灵通寺那位大能。

    不忘地解释道:“这是我在赤焰火海下所得,当时见到了还有神识的大师,他道这些东西我想拿就拿,我便都拿了,你看着有没有用处。”

    “有用的,有用的,这可不恶袈裟,还有这佛珠……”灵通寺的大能见着明昧送的礼物,眼睛都亮了。

    给舍利不成,倒是拿了袈裟和佛珠来替数,明昧也仅仅只是为了证明,她从不骗人。

    “多谢真人,多谢真人。”东西拿在手里,道谢也是必须的,灵通寺这位大能很是会做人,与明昧不断地道着谢。

    明昧的嘴角抽抽,与他摆摆手道:“你莫客气。”

    打算将这个话题掀过,不想那位灵通寺的大能又唤了明昧一声,“真人与我灵通寺有缘,老衲再与真人道一道功德之光该如何用。”

    佛修修炼靠得最多的就是这功德之光了,要说会用,他们认第二,绝没人敢认第一。

    明昧眼睛立刻亮了,灵通寺的大能已经伏耳于明昧之侧,一通说和,明昧听完问了一个问题,“用功德之光攻击人行吗?”

    ……和尚是有戒律的,更何况这位已经是大能了。

    “未曾试过,真人或许可以试一试。”灵通寺的和尚听着明昧这一问也实在是万万料所不及,半响才吐了这一句。

    灵通寺的和尚懂得用功德之光不假,但是用来打人或是杀人,他们是真没试过,要是明昧能试成了,那自然是极好。

    就眼下的情况来说,和光是个大患,魔尊,黑龙,这一个个都不好对付,明昧不管怎么样也算他们一伙的,明昧越强,对他们就越有利,他们又怎么会不盼着明昧变强的。

    “明昧。”

    正消化灵通寺的大师说的功德之光的使用办法,听到一声叫唤,明昧回头一看,额,凤丹,接着一顿,“真仙期了。”

    “正是正是。”凤丹高兴地点头说,明昧……

    她疯狂的吸了半个月的雷电瘴气才晋阶太乙,凤丹竟然也在这一年半里晋了真仙。

    “修复天梯该如何?”明昧看着凤丹晋阶快,默默无言,果断地岔开话题。

    一群人对于凤丹竟然也晋阶了真仙万分惊奇,一个明昧也就算了,长生派竟然也出了这样的一个弟子,如何不叫他们惊奇。

    他们正不知该如何平复心中的激动,明昧转移了话题,一个个也跟着决定掀过这个话题。

    “需以三大火种焚烧,更需放火之人以心头之血而烧之,修为满大乘而晋渡劫期,雷劫降下,天梯再现,便当以飞升。若是修为不满大乘者,只怕天梯不曾感应,难以显露。”玄通非常尽责地给明昧解释。

    “等等,天梯难道不是本来就不显吗?”明昧想了想觉得自己忽略了件大事,转头地问。

    “天梯被斩断了,留下了一半。”玄通继续地上解释。

    “怎么找到的?”明昧接着问,很纳闷着。

    “我们是顺着持盈派找到的,想来应该是和光派了持盈派的弟子去守。虽说天梯被斩断了,若想再到上界,天梯不曾修复,谁也上不去。”

    明昧看了一眼凤丹,凤丹道:“和光半个字都没有透露出,他到底是想怎么用我修复天梯。”

    还真是了解明昧啊,一个眼神就明白了。

    “以心头血引得天梯再现,再将被断落于下界的天梯以三大天火焚烧将天梯修复,程序是这样没错?”明昧不确定地问着玄通几个。

    玄通连连点头表示明昧说得一点都没错,明昧道:“你说和光知不知道这个办法?”

    霄容道:“和光既已飞升上界而归,想必对天梯的感应他必比我们快。”

    有些话说到这个份上就无须再说了,明昧道:“无论如何总要赌一赌的,和光修为再高,在未形界灵气不足,想要晋阶是很难的,也不知无名诀他修炼得如何了。”

    最后问的这一句叫人都盯着她,无名诀啊,那是她给的和光的。

    是她给的又如何,她是盼着和光修炼得越深入越好,她就不信,被她改得都已经面目全非的无名诀,和光还能炼着这样的功法证道了。

    “事不宜迟?”凤丹询问了明昧一声,她跟霄容早就准备好了随时动手,然而明昧并没有啊,所以得要问好这位的意思,他们才能动。

    点点头,明昧道:“现在就去。”

    这办事的效率着实是让玄通几个都说一个服字,说干就干,着实是利落。

    凤丹没问题,霄容就更没问题了,别的人,也不能说有问题,等明昧等了那么久,容易吗?

    不容易就赶紧麻利的去帮忙,灵通寺的大能看了明昧一眼,不确定明昧刚刚说用功德之光杀人这事,她是随口那么一说而已,还是当真的?

    真的假的,总有机会让他看到的。

    一行大能也不用跟谁说,人已经赶往天梯断落之处。对于落在地上白色的台阶,这个,正打算跟他们解释该怎么用心头血引动天梯感应,人家明昧也好,凤丹也罢,霄容在最后都好,都已经运功逼出了心头的一滴血,三人同时将心头血朝天飞去。

    “应该,凭他们三人的心头血,能引得天梯再降吧?”他们三个动了,一群老头在一旁窃窃私语。

    “应该可以吧,关键还是后面用三大火种锻烧天梯,天梯,不是那么容易修复的。”

    谁都知道没那么容易,尤其还有一旁虎视眈眈的和光,魔尊、黑龙。

    明昧、凤丹、霄容逼出了心头血用着法力升到空中,明昧运转了无名诀,将灵通寺的大能刚刚教的使用功德之光的办法,她的修为早就足以飞升,只因天梯被斩而无法飞升。

    今日合他们三人之力逼出心头之血,是让老天感应到这一界的不完整,即是不完整,纵是人为之故,人复修之,大道三千,留有一线生机,既有人争,天梯重降。

    当看到一阶阶的台阶出现时,一众人皆是欢喜,明昧三人对视一眼,看到那断落于半空中的天梯时,都赶紧的放出各自的火焰,明昧那三色的火焰尤其的惹人注目。

    三撮火一照面也聊了起来,天火惊叹地问道:“你怎么变样了?”

    天阴之火回了一句,“关你什么事?”

    “身上的味道没那么难闻了,你家主人给你吃了什么好东西?”

    真是什么主人配的什么火啊,听听这说话的语气,跟跟自家主人的禀性相差无几。

    “不告诉你们。”天阴之火得瑟地说,“等把天梯修复好了,我要跟主人说吃了你们。”

    一不小心得瑟过了头,明昧那头传来了警告的声音,其他两撮火也同样收到了警告。重要关头,一个个聊什么天,斗什么嘴,快点把天梯给修好了。

    这下没有火敢多话了,老老实实地烧着地上断了的台阶跟天上重新降下的台阶,慢慢的将这它们烧得融合在了一起,眼看就差一点,数道雷鞭朝着明昧他们抽来,同时一条被断了半截的龙尾也一扫而来。

    哪怕三撮火都烧着天梯,那也不等于说它们烧不了别的东西了。

    和光也好,龙尾也罢,同时都被三大火种联手那么一烧,和光的雷鞭被烧得不见了踪影,黑龙被烧着了尾巴,一声声惨叫而起。

    明昧已经抽剑而出,心剑也同时幻化出来,一剑劈在和光的身上,速度快得完全看不清她是怎么移动的,和光的肩上被砍下了一剑,血喷而出。

    和光闷哼一声,还手竟然要捉向明昧的胸口,明昧明明想躲的,却不知为何一个恍神,接着是剧痛,和光的手穿过了明昧的身上,一如在赤焰火海时,他凭一手捉毁了明昧的丹田。

    最要命的还是,他那手中竟然也带了雷电之力。

    “我要谢谢你,谢谢你教了我借力打力。你身上的雷电之光还没消化完呢。”

    和光带着得意的朝着明昧说,明昧道:“没想到你连魔族的蛊魅之术也学,这样很好。你要是太轻易被我杀死了,我也不愿意。”

    说话间手已经扣住了和光穿过她身体的手,同样用着雷电之力击在和光的身上,和光本就是雷灵根,自然是要与明昧对抗的,这一对上,雷电相击,发出一阵阵嗞嗞的声音,他们的四周全都叫电流给包围了。

    此时此刻,不是没人来帮明昧一把,而是那头的人都走不开,玄通几个渡劫期的大能被魔尊缠着,凤丹与霄容在三火的配合之下与黑龙斗得也是无法脱身。

    黑龙的法力有多高他们并不清楚,但就现在的情况,若不是因为三撮火帮忙,黑龙得要避着这三撮火,凤丹和霄容早已败下。

    如今就算是有三撮火帮忙加持,凤丹也是被黑龙的龙角捅伤了,握着冲道剑的手流个不停,霄容虽然修为比凤丹低了一阶,但他已悟剑道,剑道与黑龙厮打,伤得了黑龙好几回。

    凤丹眼看着黑龙张口向她咬来,唤着心剑而出,白中带黑的剑朝着黑龙飞了过去,黑龙张口咬住,竟然直接将心剑咬断了,如此一来,凤丹更是吐了血。

    霄容见此立刻挥剑而出,在黑龙要扑向凤丹之前,带得黑龙后退,黑龙对霄容的剑道十分忌惮,哪怕他想吃了凤丹,此时也不是吃的时候,还是保命要紧。

    怕死的不仅是人,更是刚刚得了自由的魔龙。

    凤丹受了伤,玄通那里虽然是五对一,照样讨不了好,绝对的境界差距,妥妥是要辗压人的。

    魔尊虽然不见得能打过明昧,对付这五个渡劫期修为的老头还是绰绰有余的。

    “先把你们几个小的杀了,再回去找你们的祖宗报仇,拿着你们的尸体出现,他们看了一定会大变脸,只要一想到这里,我就高兴,高兴呐!”

    血红的大刀挥动着,全力辗压式的打在一群渡劫期的人身上,纵然如此,也不见他们后退一步,他们满脑子就只有一句话,除非他们死了,否则他们绝不后退。

    明昧与和光全力相斗着,同时也让天阴之火加大火力,立刻将最后一点的天梯修复了。

    天梯修复,和光,魔尊,他们就不敢这么肆无忌惮了。

    正想着,天梯全然修好了,一阵阵仙乐响起,明昧已经感应到飞升之光落在身上,她却牢牢地压制住了,与此之时,雷云再聚,啪啪啪的落在和光和魔尊的身上。

    和光已经不怕雷劫了,自然是无动于衷的,魔尊就没那么好了,挨了一记雷劫,赶紧的将修为压制到渡劫的境界。

    这样一来,雷云是散去了,没再劈魔尊。

    未形界只能容于大乘修为的修士,一但晋阶渡劫期就该飞升了,魔尊这样已经飞升的人回来了,天道不能阻拦魔尊回来,但是在未形界里,一但魔尊的境界有异,雷劫立刻劈下。

    不想让雷劈就只有两个选择,第一个是压制境界,不过超过未形界允许的境界,第二个就是飞升,你到了上界,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如此雷劫是不劈魔尊,但之前被魔尊压着打的五派渡劫大能,果断反击了。

    虽然说飞升之光已经降落在他们身上,飞升是要飞升,报仇也是必须的。

    和光挨着雷劫想要杀了明昧,境界丝毫不曾压制,雷劫自然就是越来越猛,越来越猛,猛得让明昧受益。

    雷电之力打在和光身上,和光只是没反应而已,明昧是直接受益了,虽然没有像她自己的雷劫那样直接将雷云都吸个干净,她与和光离得那么近,两人还是用雷电之力斗得不可开交,雷来了,明昧是直接吸收了,哪怕她叫和光穿过的身体,竟然都被她借着雷电之力修复了,和光……

    敌人凶残至此,他只是不惧于雷电有什么用?

    和光正在犹豫着走还是不走的时候,明昧突然以功德之光将和光团团地笼罩住。灵通寺的大能说过的,功德之光,为集万民之心,救万民于水火,方得功德。

    功德之光,其为善,跟和光斗,功德之光就绝不会摆设。

    “功德之光。”和光立刻发觉了明昧使出的一团团的光,想要挣脱,却发现他完全挣不开,不仅挣不开,他使出的法力竟然有出无回。

    “今日,必取你的性命。”明昧将无形的功德之光,全都牢牢地锁住了和光,和光见势不对想跑,明昧已经挥剑而出,剑气迅速地朝着和光飞去,和光以气护体,如此近的距离,明昧的剑道又肆意霸道,怎么可能是他能护得住的。

    “啊!”剑气划过和光的身体,将他身上划过千万道剑痕,明昧收起功德之光,一看那头霄容被黑龙以爪子捉过身体,霄容吐了一口血,凤丹也再次挨了一尾,看了一眼和光,先去救人再跟和光算账。

    明昧的剑已经再次朝着黑龙挥出,黑龙伸爪要将凤丹和霄容捉起吞了,就这样被明昧拦下,太乙期的修为岂是当初的玄仙可比,剑道的威力那是翻了好几倍,黑龙躲闪不及,结结实实的被剑划过身上,一声一声凄厉的叫声震得本来就伤得不轻的人都吐血不止。

    虽说明昧没有吐血,那也被震得不轻,身上被剑划破不少痕的黑龙发狂一般地冲向明昧,明昧分明看到它嘴里一团一团的黑气聚集。

    “小心,它在将体内的龙珠吐出。”霄容想要起来帮忙的,刚一动血流不止,连忙出声地提醒明昧,千万别跟黑龙的龙珠正面相对!

    明昧挑了挑了眉,扬剑站立,黑龙的龙珠很厉害?

    “黑龙,竟然是黑龙。明昧,让我来,让我来。”明昧想想试试黑龙的龙珠之厉害时,玄牝的声音传来,接着玄牝跳到了明昧的面前,黑龙吐出龙珠,一团一团的黑气像是黑云盖顶一般,强大的威压让一旁打得不可开交的魔尊也好,五大门派的渡劫大能也好,都趴在了地上。

    玄牝小得在面对龙珠之时如同尘埃,明昧已经竖起了屏障,准备一但玄牝应对不了,她就会立刻出招。

    此时此刻,玄牝那叫一个高兴啊!

    “龙珠,龙珠啊,吃完了我就可以晋阶了,我终于可以飞升,飞升了啊!”玄牝张大了嘴一口吸住那袭来似是要毁灭一切的龙珠。

    龙珠从出来到现在,所到之所,一寸不留,到了玄牝的嘴边,威力一下子停下了,不仅是停下,小小的玄牝更在一瞬之间将龙珠吞了。

    “呃!”吞下了龙珠,玄牝打了一个饱嗝,明昧看了看它的肚子,没爆,龙珠已经不见了。

    黑龙已经傻了,不可置信地问道:“龙珠呢,你把我的龙珠弄到哪里去了?”

    “真笨,没看到我吃了吗?”玄牝拍拍自己的小肚子嫌弃了一声。

    “你竟然敢吃我的龙珠。”黑龙是不敢相信这样的事情发生了,还发生在它的面前,它的龙珠,它的龙珠啊!

    没有了龙珠,它就没了法力了。想要冲过去撕了玄牝,明昧已经再次挥剑而出,黑龙一身皮肉是不错,之前能扛住没问题,眼下它没了龙珠了。

    一条龙没了龙珠,如同是一条鱼没了水。

    所以,黑龙发出一声一声叫,直接从空中落在了地上,魔尊万万没有想到上古的黑龙,竟然连内丹都失了。看到一旁的明昧,果断的想要从天梯返回上界,明昧能让他跑了?

    76.076章大仇得报

    “想逃?休想!”明昧举剑砍去, 剑气锁定魔尊,魔尊感觉到明昧的剑气非同寻常,自然是要逃的,能那么轻易的逃了?他又不比和光厉害。

    魔尊一看不管他怎么跑都没能跑过明昧剑气, 立刻将自己的境界提升,将血红的刀扬起想以全部的法力化解明昧的剑道, 可是没等他集尽法力,背后已经被剑气划破, 血喷而出, 魔尊不可置信。

    “剑气, 你以为只会从前面来?”砍魔尊的就是明昧, 明昧已经再次挥剑而出,迎天一斩而下,魔尊全无还手之力, 已经被明昧斩成万千段, 尸骨无存。

    于此时, 凤丹叫唤道:“和光要跑。”

    和光被明昧那一击伤得不轻, 这个时候顾不上伤地准备逃走,明昧听到叫唤, 一道铁链甩了出去,缠住和光的脚往后一拉,和光想要努力地挣脱,雷鞭甩在铁链上,这也是惯性, 甩完了才想起来明昧根本就不怕雷。

    所以和光完全不受控制的被明昧拉了回来,和光爆喝一声,竟然要集结元神之力与明昧同归于尽,明昧一个闪身将他扣住,同时也将他的元神锁住。

    “想要自爆,想得倒是挺美。”明昧凑近与和光轻声地说。

    “你给我的无名诀,你给我的无名诀是假的,是假的。”和光控诉着目光充血死盯着明昧。

    “不加一字,不减一字,怎么造假?”明昧嗤笑地反问。

    “我不信,我不信,若同样是无名诀,我怎么可能不如你。”和光咬牙切齿地说,也是不相信自己竟然输给了明昧。

    明昧看着和光,“但是不加一字,不减一字啊,我可是以心魔立过誓的。”

    和光盯着明昧,一字一句地道:“你是个疯子,你为了给上善派报仇,为了让我死,你宁愿搭上你自己。”

    “哼,你还不配!”明昧轻蔑地冲着和光吐字,和光真是恨极了。

    “不过,就算不加一字,不减一字,难道字的先后顺序,甚至间隔,我就不能改一改?你让人灭我上善派,连你自己的持盈派也顾不上,就是为了得到无名诀,你拿到了,可是拿到的只有半本,是不是比一点都没有碰过,更叫你难受痛苦?”

    “无名诀,我有全本,你要是搜魂,早就拿到全本了,可惜你不敢,你不敢呐!看看,你本来有多好的机会拿到无名诀,就因为害怕,最终得到一本被颠倒了顺序的无名诀。啧啧,可惜,真是可惜。”

    什么叫气死人不偿命,这就是气死人不偿命。

    “你,你竟然骗我。”和光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叫明昧给骗了,还骗得如此彻底。想到他原本只需要轻轻一动就能拿到全本的无名诀,只因为明昧一而再,再而三的提议让他搜魂,因为对无名诀的畏惧,他竟然错过了。

    “喷!”和光吐了一口血。

    “骗你又如何。你以为我没有办法救我上善派的弟子?我乖乖的跟你回去,只是想借你的力,让你帮我找地方帮我晋阶。晋一阶方得一阶的功法,瞧瞧你不是盼着我赶紧晋阶吗?要是没有你帮忙,我如何能有今日之境界。这件事情上,我得好好地谢谢你。”

    真心是觉得气得和光还不够,明昧再接再厉地刺激和光。

    道破当日她究竟为什么愿意落入和光之手,又愿意将无名诀写给和光。

    “要杀你,修为不够如何能杀得了你。我猜你至少也是太乙之境,同为太乙,你岂是我的对手。和光,临死之前,我让你死得明明白白,你该高兴。”

    高兴,和光快没被明昧气死,大声地尖叫了一声,恨不得撕了明昧。

    这一吼,怒极的和光挣脱了明昧的束缚,又或是明昧有意而放之,和光运转他那修行融汇贯通的无名诀,纵然是顺序有误的,被他练得融汇贯通,照样威力惊人,朝着明昧扑过去。

    明昧不见丝毫慌乱,以铁链击落在和光的身上,将和光反打在地。

    这个时候,一道道人影出现,明昧并不管,只是往和光冲来,在和光自爆之前,剑已挥出,必取和光的性命。

    本以为不知来的是什么闲人,见明昧这要和光性命的姿态,朝着明昧叫喊道:“住手。”

    听到这一喊住手,明昧会停才怪,动作反而加快地一剑刺入和光的脖子,一道雷电之力击入和光的体内,将之丹田还有元神都毁了,和光睁大眼睛,死不瞑目地倒下了。

    “你……”不喊明昧出手还没那么快,喊了明昧反倒更快,那出声阻止的人也是不可置信。

    明昧还觉得不够,一把天阴之火放了出去,直接将和光烧得渣都不剩。她就是坚定要让和光永远也没有复活的可能。

    本来就已经呆住的人再见到明昧放火烧尸的动作,气得伸手直指明昧,大喝一声放肆。

    明昧剑已经挥出,剑气横溢,直飞向那落地的人中,尤其是那叫唤她放肆的人,四面八方包裹而来的剑气让人退无可退,那人直接将一个盾甲竖起,可是剑气已经将他的盾甲击碎,明昧的剑已经直接他的眉心。

    “你和他什么关系?”剑之所指,但入一寸,直接能要人的性命。

    另外两个人见此都动了,在他们动之前,凤丹和霄容的剑也同时指在他们的身后,“别动。”

    虽然两人的身上都受了不轻的伤,他们的剑却坚定地指在那两个想要动手的人后背,如果他们敢动明昧一下,他们的剑就会出击。

    “道友别动怒。”其中一个温和男子轻声地说了一句。

    明昧却不管,只问她剑下之人,“我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拦着不让我杀和光,莫不是,你也是持盈派的人?”

    剑已经再入,但凡这人答一声是,明昧就能立刻取了他的命。

    “你是上善派的弟子?”还是那温和的男子询问一句,明昧身上的蓝衣水纹那就是上善派的标记,明昧道:“是。”

    “不孤,管管你家的弟子。”被明昧的剑指着的人一听立刻控诉。

    这个名字一唤出来,所有人都一顿,温和的男子道:“虽说我是开山祖师,但上善派的弟子也不是都归我管的。”

    明昧一眼扫过这个可能是不孤的人,还是转到那被她指着剑的人那儿,“我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再不作声,我就让你死。”

    “上善派的弟子怎么变得戾气那么重?”被凤丹的剑指着的那位吐了一句。

    这一次明昧不说话了,剑已经动了,眼看着明昧已经刺了过去,不孤极快地将她拉住,霄容的剑也同时地追尾随其后而来,不孤已经不知何时拿了剑往后挥去,两剑相抵,各自退去。

    “不必动手。”化解了明昧的杀招还有霄容的后剑,不孤收回了剑如是喊停。

    目光随即看向明昧,似是将明昧的心思道破,“你不信我是不孤?”

    “谈不上信与不信。不过,不让我杀和光的人,我见一个杀一个。”明昧算是道破了自己会动手要杀人的原因。

    从天而落的三个人听着明昧这杀气腾腾的话,再想到明昧刚刚做的事,这位绝不是随口说说,她是说得出做得到的。

    还是那一个被凤丹指着到现在都没有出过手的人道:“你这后辈跟和光的仇难道比你还大。我看不出她的修为。”

    不孤哈哈大笑,“与你同境界,太乙。三十来岁的太乙修为,上善派后继有人。”

    那么一副自己就是上善派祖师爷的模样,明昧却置若罔闻,“我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

    剑已经再次指出,这么认死理的人,那出声的人也实在没有碰到过,道:“还有些事要问和光,自然是不想你杀了他。”

    明昧轻轻一瞥而过,飞升之光落在她的身上,她就像是没看到,而是走到了已经蔫了的黑龙面前,“你说,我现在要怎么对付你好?”

    “饶命,饶命。”没了龙珠,龙也不成龙了,可怜巴巴地冲着明昧求饶。

    “不想死啊!”明昧冷笑地问,黑龙忙不迭的点头。

    “明昧,明昧,不能放过它,让我一口把它给吃了吧。”玄牝跳了过来蹦跶地说。

    不想被明昧提拎了起来,“你什么时候开始吃生的东西了?”

    玄牝一听连忙地摇头,“不,不,不,别误会,千万别误会。这是龙,而且是上古的魔龙,浑身上下都是宝,吃了它,我能法力大涨的。”

    一眼瞥了玄牝,“长法力了,除了多长了点毛,其他都没长。”

    “我会长的,我会长的,就是要多吃点宝贝。”玄牝听出明昧的嫌弃之意。

    “哪怕要吃也该烧熟了再吃,话说龙肉还没吃过呢。”明昧幽幽地感慨一句。

    “我也没吃过,试试?”凤丹掺着问一句,明昧点点头表示这个主意再好不过。

    黑龙连连摇头,凤丹上下打量着黑龙,“这么大的龙,可以吃好几顿了。”

    应着这一句,黑龙立刻变小了,小得跟玄牝差不多,结果玄牝见了道:“主人,变小了,变小了,我可以一口吃了吗?”

    “啊!”黑龙真心要哭了,变大了被切成几段烧了吃,变小被生吃,这人生,不,龙生太苦了!

    瞄了明昧一眼,黑龙果断摸了过去,对着明昧身上一口咬了下去,靠……

    明昧毫不犹豫地一脚把龙踢了出去,对于自己被咬的手,只见一道道光隐现,这是认主的的契约!

    “给我打住。”刚跟黑龙建立了一点点契约的关系,明昧就感觉到身上的功德在消散,毫不犹豫地用神识要打断,不想一个萌萌的少女哭得十分难过的喊道:“收了我,你就收了我吧,我保证以后一定听话,我一定听话的。”

    明昧就迟疑了半响,结果那是直接被契约了,当然,她的功德以她所能感觉的消散了一半。这该死的黑龙是作了多少孽!

    一个身影一动,明昧提着龙一个卷袖,“找死!”

    任谁被一条龙害得功德之光被折了大半也是要生气的,将龙给玄牝丢了出去,“揍它。”

    玄牝伸手接住了某龙,朝着某龙一顿狂揍,明昧气得将归元剑插入上,直喘气。

    空间里的鲤鱼似是觉得事情闹得还不够大,蹦跳着喊道:“那么多的功德之光,给我吃了,我都一定法力大增,现在好,被一条孽龙给弄没了,我的功德之光。”

    “闭嘴!”本来就够心烦的明昧再听到这一段,毫不客气地怼了一句,鲤鱼立刻消声了,明昧原就不好惹,这下子生气了,再惹她,它是找死吗?

    ……完全不明白发生了干什么事,却只见明昧气得脸都青了。

    不过灵通寺那位和霄容知道啊,明昧身上的功德之光,围堵和光的时候用了一点,而被黑龙咬了一口之后
邻居小说推荐:娇妻入怀:霸道老公,轻轻宠 蜜恋甜妻:傲娇帝少,轻轻宠 蜜捕鲜妻:冥少,请下套! 穿成替身女配[穿书] 糙猎户的公主兔 人人都爱马文才 七零空间小娇女 精神病人思维广 废物美人逆袭指南[快穿] 农家好老攻 戏精王子 听谜 穿成总裁的情妇[穿书] 天医凤九 穿成大佬假妹妹 谁能凭爱意将月亮私有 黑白世界,彩色的他 神秘老公,STOP! 娇宠难耐(出版书) 我在七零混社会 盛世独宠:黑帝的狂妻 穿书之末世娇宠 封先生的宠爱 玄学大佬在现代 女配逆袭记[快穿]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倒霉女配修真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倒霉女配修真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