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章新鬼祖 (15)

类别:仙侠玄幻 作者:意元宝 书名:倒霉女配修真记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其次的选择而已。

    那么为了将来能杀到真正的仇人,天梯一天未曾修复,和光只会顾着修炼,好好地修炼,修炼得足以战胜不孤。

    “无名诀的功法内容,你给他到什么境界的了?”凤丹是清楚明昧在无名诀上做了手脚的人,虽然不确定明昧究竟是做了什么手脚,但没有关系,做什么手脚都好,一时看不到效果,不等于以后也不行。

    “渡劫期。听他说来,渡劫期的功法对他作用甚大。”明昧也是从和光的只字片语中推测的。

    凤丹暗吐了一口气,只是到渡动期的功法而已啊,还好,还好!

    “和光没对你下了什么禁制?”需要凤丹来修复天梯,和光那是供应凤丹使用的天地灵宝,这样的情况下,和光会放着凤丹自由才怪。

    但是现在来看,凤丹身上并无禁制,这就让明昧奇怪了。

    “魔音虫。”凤丹说着拿出了一个盒子,“要不要看看?”

    “你要是能将这魔音虫神不知鬼觉的弄到和光的身上,那才是真厉害。”明昧蔫坏的给凤丹出了这么一个主意。

    凤丹半眯起眼睛,“让他们咬起来。”

    “为利益而合作的人,一时半会是咬不起来的,但是等到他们失去了共同的目的就未必了。”明昧幽幽地说。

    “告辞了。”明昧与霄容和凤丹作一揖,人是真的消失了。

    反正霄容也得到了玄通他们巴巴想要从明昧的嘴里要的一句答应,也就不在意明昧如何了。

    明昧此时走那是赶着往唯弗那头去了,唯弗带着她的父母兄弟姐妹们已经帮着明昧将上善派的弟子救出来,如今已经在上善派的地盘。

    从上善派被覆灭出逃,二十余不曾再迈入上善派的地界一步,明昧落在上善派的地界里,就在山门之下,看着那已经看不清上善派三个大字的门牌,面对一片废墟,明昧感慨良多。

    一挥袖明昧将已经布满尘垢的三个上善派大字清洗干净,闪身回到空间明昧换上了早就准备好的上善派的服饰,蓝衣水纹服。

    随之以千里传音,“今吾明昧,重建上善派,凡我上善派弟子,皆可自归。为我上善弟子,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但有欺我辱我上善派弟子者,杀!”

    明昧的话传遍整个未形界,落在所有人的耳朵里,被唯弗带领妖族救回来的上善派弟子,连忙地要出来迎接明昧,明昧已经回到了昔日的大殿上,以致虚与湛兮为首,不过数十弟子罢了。

    对比曾经的上善派弟子人数,着实是不值一提。

    “参见掌门。”明昧一进来,众人齐声高呼。他们都已经知道明昧做的事,为上善派报仇,救上善派弟子,这样的一个人不是掌门,那谁是?

    “起来吧!”明昧抬手与众人说,转头与唯弗身侧的妖族们作一揖,“诸位妖族的朋友相助,救我上善派弟子,这份恩情,明昧铭记于心,来日必有重答。”

    妖族化成人形长得都十分好看,为首一位留着胡须,头顶两个龙角的男子道:“你救我女儿脱困,又帮她恢复内丹,跃过龙门化龙,这几番恩情,比起杀几个魔族来说,着实是差远了。”

    显然这位就是唯弗的父亲,明昧客气地一笑,“上善派覆灭,许多东西未曾安排,今日不能好好款待诸位,还请诸位勿怪。”

    “不怪不怪。人救到了,我们也告辞,改日不妨同唯弗一道去妖族坐客。”上善派被灭门,今日归来,为上善派之弟子,一定还有很多事要做,识趣的就赶紧离开,等来日这一片废墟再建,他们再来,上善派必是扫榻相迎。

    “上善派还有许多事要做,便不留诸位了,请。”妖族的人识趣,明昧也领这份情,客客气气的送他们离开。

    唯弗道:“等明昧把上善派的事情都安排好了,我就回去看你们。”

    “小心些。”男子身侧的一个美妇人与唯弗叮嘱,唯弗连连点头。

    妖族这一行十数人,便都各自离开了,明昧道:“上善派死去的人,这么多年不曾受祭一回,今日重振上善派,为其收拢尸骨,祭奠其灵。”

    “诺。”这不仅是明昧想做的,也是在场的所有人都一直想做的。

    上善派死去的人何其之多,那有他们的亲人,朋友,传道恩师,更有那豁了性命也要救他们的人。

    流落在外,他们最盼的就是能回上善派,收殓他们的尸骨,哪怕尸骨无存,总还有旧物而立衣冠冢。

    纵然不知那死去的是何人,至少也要祭奠他们一回。

    是以一声应下,各自散去,将上善派方圆数百里之地,全都查了一遍,有尸骨留存的,二十年过去未曾风化,他们小心的装起来,放存着,身边有身份玉牌在的,知道名字当然登记下,不记得名字的,也都归在一处。

    明昧去到当初绵存将她推走的位置,这里的尸骸很多,他们身上穿的是都是上善派的服饰,明昧不知绵存是不是跟希声一样自爆元神而死,她一边收着其他人的尸骸,同样盼着能找到绵存的尸骨。

    希声就在她的眼前自爆元神而亡,什么都没有剩下。妙戈也是为了救她挨了道生一击,同样元婴消散,什么都没有剩下。

    她是盼着绵存至少能留个全尸!

    明昧将尸骨一具一具的归类放好,待见到一具尸骨手中拿着一株凋谢的花骨时,明昧停下了。

    她记得绵存的法宝就是一株七色花木,明昧伸手去碰触,本来凋谢的花骨在明昧碰触后,竟然生长了起来,明昧的感应到一种亲切,那是绵存给她的感觉。

    “明昧,你回来了。”很轻的一个声音在明昧的耳边响起,明昧一辈子都忘不掉这个声音。

    “师祖母。我回来了。”明昧眼中含泪地出声说着。

    “看着你平平安安的长大,回来了,我就放心了。”绵存的声音再次响起,可这话落下,那本来变得精神的花骨化作了点点星光地消散了,明昧唤道:“师祖母。”

    可是无论她再怎么叫唤,都已经无人回应了。

    “师祖母。”明昧再唤着,眼中的留恋,泪滴,都无法挽回逝去的一个又一个的人。

    “掌门。”明昧唤的这一声声师祖母,一群闻声赶来的人却什么都没有看到,不确定地唤了一声。

    逝去的人再也挽不回,那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将罪魁祸首诛之,以慰他们在天之灵。

    目光流露坚定,这个时候又是数道身影出现,为首的是霄容,在他身后,都是穿着上善派服饰的人,也是被长生派藏于本派内的上善派弟子。

    “真人。”明昧与霄容打个招呼,而那刚刚闻声赶过来的弟子见到霄容这个长生派的弟子竟然带着那么多身着上善派服饰的弟子而来,都十分惊讶。

    而明昧与霄容打招呼显得十分的熟络,一声真人唤得他们都以为霄容的修为比明昧要高。

    对视一眼,都跟着与明昧一道与霄容作一揖。

    “这是当日逃出生天的上善派弟子。”霄容与明昧说明,明昧道:“去让致虚真人与君离来一趟。”

    侧头地与人吩咐,立刻有人去请致虚还有君离过来,霄容道:“我与你谈一谈。”

    明昧听着霄容如此直说,点了点头表示可以,请着霄容往一旁去,离得众人有一段的距离。

    “真人想谈什么?”明昧一向都是开门见山地说话,霄容也算是老交情的人了,没什么不好说的。

    “和光与黑龙,还有魔尊加起来并不好对付。”霄容只是中肯地陈述这个事实,明昧点头表示霄容说得没有错。

    “你如今的修为与和光差得多远?”若是换了旁人来问明昧这个问题,明昧未必会答。

    “我现在只是玄仙而已,至少和光也是个太乙。”明昧就那么回答了。

    “灵气不够,你是很难再晋阶的。”霄容道破明昧现在所面临的窘态。

    “这个问题对谁都是一样的。我本以为吸纳魔洞里的魔气至少也能晋阶到金仙期的,如此一来跟和光的距离差得就不算太远了,结果。”明昧摊手只能说是想像得太美好了,而因此结果出来落差太大。

    霄容道:“天地之间,毒气、怨气、瘴气、魔气其实对于修真的人来说都是不可吸纳之气。”

    这个时候说这一句,明昧道:“毒气、怨报、魔气我都已经吸完了,就差个瘴气了。真人知道哪里有瘴气?”

    点点头,霄容说了那么多,其实这一句才是重点。

    明昧惊喜地睁大了眼睛,“真人没有说笑,真人真的知道瘴气所在。”

    她想杀和光,可是和光哪怕练的是错的无名诀,竟然也能让他练得不畏于雷劫,这让明昧的又一手段失效了。

    当然最要命的还是,她晋阶玄仙的雷劫还没受完雷劫就没了,她想要吸纳雷电之力的计划也失败了。

    真心是想什么没什么,她正为接下来怎么晋阶而为难。

    “你要两年之后才决定修复天梯,我以为你是有办法让自己在两年之内晋阶到足以和和光一斗的境界,竟不是?”霄容看到明昧眼睛迸发出来的亮光,如此说了一句。

    明昧道:“时间不充足,我想着另想办法的。”

    “其实和光不算最难对付。”明昧一点没有自己硬撑而又自曝没办法的窘态,提醒了另一点。

    “黑龙也不难对付了不是?”霄容顺着明昧的话说。

    明昧所指,哪怕境界上她不如和光,但她的天阴之火可以对付和光,所以说和光不算很难对付。而霄容所指,当日他们与凤丹合三大火种烧焚黑龙,难道不是让黑龙四处乱窜?

    若非和光叫走得快,魔尊收起黑龙迅速,未必当日不能杀了黑龙。

    “可惜错过了。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的,更何况一个是练得不怕雷劫的和光,加上一个不知深浅的魔尊,还有一只刚刚被放出来的上古黑龙。总不可能,他们会原地不动等着我们用天梯作诱饵,引他们来杀他们。”明昧和霄容又何尝不是担心后续再碰上那三个逃跑掉的人、魔、兽,万一他们实力大涨,本来就居于下风的他们,更是受制于人。

    “你给和光的无名诀是假的。”霄容冒出这一句。

    “不假不假。”明昧有意要吊一吊霄容的胃口,没想到她等了半天也没等到霄容问,明昧只好道:“不加一字,不减一字,只是有一些间隔之处,或是前移,或是后挪罢了。”

    霄容一听不算很明白,不过出于对明昧的信任,明昧既然用这办法来对付和光,此计暂时不行,最后也一定会有效果。

    “真人刚刚提到的瘴气是何处?”明昧说了那么多,还没能从霄容的嘴里听到她现在最想要知道的。

    “长生派中。”霄容吐字,明昧一顿,不确定地问道:“长生派有大量瘴气汇集之地怎么从来没听人提起过?”

    “并非好事,不以多论。”理由,额,霄容说得那叫一个理所当然了。

    不能说不是,明昧只能点点头道:“行。贵派诸位愿意让我走一趟?”

    虽然说这种事算是互惠互利的,那也不代表的说,长生派就真的愿意了。

    霄容沉吟了半响道:“有一事需你帮忙。”

    明昧正问长生派的人让不让她进,霄容却提到有事请她帮忙,这个话完全不搭啊。

    “长生派内,瘴气成灾,门中各人无不思之永绝后患,皆无此法,今请上善派掌门走一趟,不知可否?”霄容没等明昧说话,这话已经全都说完了,明昧……

    总觉得霄容在其中出了好大的力。明昧却还是装着受霄容所请不好推辞的模样接话,“可。”

    那头致虚、湛兮与君离已经过来了,与霄容带回来的许多人都认识,自然也都连忙来拜见明昧这位掌门。

    “门中之事,师叔公与致虚真人看着点,我得要离开一段时间。唯弗,你与银叶留下搭把手。”明昧就在这些人拜见之后,丢出这么一个决定。

    “刚回来又要走?”湛兮不明所以地问。

    明昧道:“事情还没完。害得我们上善派变成这副模样的大仇人还没死,我又怎么能呆在门中不动了。”

    “掌门,我们愿相助掌门。”那刚从上善派回来的人与明昧相请而道。

    “我现在不是去找和光报仇,我是去提升修为。”明昧如此地说着,将芥子空间里得的好几座成山的灵石和尚未来得及清理出来的法宝弄了出来。

    “君离,这些东西你带着人理一理,门中修建之事就交给你了,要是不够的话,玄牝呢?”明昧从回来到现在就没见过玄牝,这会要找兽了,赶紧的问唯弗。

    “闭关去了,它在魔族里似是又得了什么好东西。你放心,要是缺什么东西的话,我跟银叶会帮忙想办法。不过这护山大阵,你是不是先弄好再去?”护山大阵,自然是修为越高的人布出来的越好。

    明昧这都已经是玄仙的修为了,阵法造诣不低,她布下阵法,那是妥妥比这里的人加起来都要更强。

    “对。”明昧经唯弗那么一提醒,一拍脑门算是想起来了。

    事情太多,真的是没顾得上多想。

    将神识放了出来,明昧将曾经上善派的归属之地,尽是收入其中,然后开始布阵。幻阵杀阵护阵,她全都揉和了入内,不忘在她这阵上加上了天阴之火,凡擅闯者必受天阴之火焚烧的滋味。

    正想着该用什么做阵眼的时候,一直很安静的天明冲着明昧道:“明昧,我跟你都帮不上什么忙,不如你把我留在这里吧,他们都是你的亲朋好友,总有会炼丹的人,这样我跟噬母鼎还能有点用的。”

    听到噬母鼎那么一说,明昧道:“如此,那就有劳你做个阵眼,帮我守住上善派。”

    “好!”天明听到明昧竟然将如此重任放到他的身上,高兴地答应下了。

    明昧寻着从前丹堂所在的位置,这才将噬母鼎放了出去,与众人嘱咐道:“门中弟子想要重新炼丹的,噬母鼎你们可以用。不过噬母鼎是有鼎灵的,你们要炼丹需得经过鼎灵的同意。”

    听到明昧竟然将一个已经生了鼎灵的鼎留下了,一群人都十分的激动。

    “掌门此去修行,或许有用得上鼎灵的地方。”还是有人与明昧提了一句,只怕明昧为他们着想而忽略了自己。

    “无事,留给你们,你们就用着。这是护山大阵的阵法,凡是出入的弟子记住路,千万别乱跑。这是阵图,我就交给致虚真人了。”明昧布下阵法,也同时将阵法弄了出来,双手奉上交到了致虚的手里。

    致虚接过道:“掌门此处安心,有掌门为我们撑腰,门中的琐事,我们都会办好,掌门无需为我们费心。”

    ……这是把明昧定义成一个震慑物。

    这样也好,让明昧去费心管这些事,她也就没空修炼了。

    “那就辛苦你们了。另外师祖母的尸骨劳你们代为收殓。”走到了她刚刚寻到的绵存的尸骨旁。

    明昧唤作师祖母的人湛兮是最清楚了,“你安心去办你的事,我来。”

    点点头,明昧伸手抚过绵存的手骨,瞥到霄容立在一旁已经等着,明昧道:“我走了。门中诸事有劳你们了。”

    和熙地和他们说罢,与霄容已经化作一道白光不见了,湛兮等他们走了才反应过来地问道:“刚刚那人是谁?”

    “那是长生派的霄容真人,已经是渡劫期的真人了。”刚从长生派回来的人自然是清楚霄容的事,高兴扬声回答。

    “长得不错,一身正气的,和我们明昧站在一起也挺般配的,他有道侣没有?”湛兮这一大把年纪了,几次死里逃生,如今上善派得以重建了,高兴得就开始想起明昧这样的女修也是时候挑道侣了。

    “那倒是没有,只是咱们掌门比他还高几阶,真要来说,霄容真人多少岁了?”

    “应该有一百多了吧。”

    “没有,我记得当初长生派这霄容跟我们妙戈差不了多少,能跟我们妙戈争锋的也就只有他而已,他最多也就跟我们妙戈差不离,岂有百岁了。”

    你一言我一语的,为着霄容的年纪吵了起来……

    而在他们争吵之际,明昧已经和霄容到了长生派,没想到才到山门竟然碰到了善建。

    “善建真人。”明昧一见而打招呼,善建听到声音转头一看,“啊,明昧!”

    明昧与之一笑,善建注意到她身侧的霄容,连忙正色而作一揖道:“霄容真人。”

    “明昧真人已经是玄仙修为。”修真界只认修为不认年纪,霄容神色如常的受了善建这一见礼,这提醒的一句让善建一下子傻眼,不可置信地盯着明昧,“玄,玄仙修为?”

    “正是。”本来被霄容一声真人介绍着嘴角抽抽的明昧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面对善建一问,她也就如实而答了。

    善建一片倒抽,接着恭敬地与明昧见礼,“善建冒犯真人了。”

    ……从前她唤着善建真人,这都叫习惯了,眼下被他唤一声真人,真是有些不习惯。

    “我与明昧真人有事,你且去吧。”霄容说着请着明昧继续前行。

    明昧真是被霄容叫的真人给吓得不轻,嘴角再次不受控制的抽搐。被霄容一请,也只得与善建微微颔首而告辞。

    “恭送两位真人。”善建立刻避于一旁,让两位修为远在他之上的真人过去。

    明昧……还真是第一次受到这样的待遇!

    “真人,不喜欢真人的称唤?”越过了善建走远了,霄容那么地问了明昧一句。

    “说对了,所以你还是唤我明昧吧。”明昧早就受不了霄容那一句又一句真人的,霄容既然问了,必须坚定地表示对于霄容那一声真人叫唤的抗议。

    霄容道:“早些我也说过,你不必唤我真人。”

    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提这件事呢?她承认在此之前,霄容一直都称她道友,而她却坚定地唤霄容真人,那不是想着自己的事情已经够多了,霄容这样的人,没准会给自己惹麻烦的,所以一直都敬而远之。

    “那这样,你别唤我真人,我也不唤你真人,这总行了吧。”明昧着实是不喜欢霄容唤的那一声真人,浑身别扭的。

    “明昧。”应着明昧的话,霄容出声唤了明昧的名字,这一声叫唤,杀伤力比真人还要大,明昧差点腿软地坐下了。

    总算还是站稳了,那也是停下了。霄容眼中闪过一道光芒,同时也站定了。

    两人的距离很近,不过是一拳之隔,霄容道:“我唤了你的名字,你也唤一声我的名字?”

    ……这赶鸭子上架的感觉,偏偏不知怎么的让明昧极是不自在,在霄容站定之后,明昧果断地后退了一步,离得远一点了,这才觉得没那么压抑了,明昧打着哈哈地道:“我,我还没习惯。”

    “也就是说,你还准备唤我真人?”霄容戳破明昧暗藏之意。

    “从前也就罢了,眼下你的修为早已远在我之上,你再唤我真人,旁人会道我霄容不懂规矩,没有礼数。”霄容的眼睛扫过明昧,认真地跟明昧说。

    “霄容。”明昧听着霄容这一句,心头那大石像是一下子落下了,也就不觉得霄容的名字那么难以叫唤出口。

    倒是霄容怎么也想不到明昧因为这一句竟然就唤出来了,刚刚明昧的为难,他是看得真真的。

    “我认识的人里,就数真,不,霄容你最懂规矩,也守规矩,最有礼数了。我唤你真人,真是习惯了而已。若是因为一声称唤叫你落人口实,我努力改。”明昧表示自己还是承霄容的情的,所以绝对不会害霄容。

    霄容……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明昧真人,霄容真人。”霄容正准备问问自己脚痛不痛时,一人迎了出来,霄容只能收回万般思绪。

    75.075章报仇雪恨

    来的人明昧不认识, 她不认识霄容认识。

    眼角扫过霄容一眼, 总觉得霄容有些抑郁。嗯, 错觉吧。好好的怎么会抑郁。

    霄容扫了走来的弟子一眼, “我直接带明昧真人去瘴气处。”

    前来的人连露名字的机会都没有就要被霄容打发了, 明昧听着立刻就往瘴气的地方去,半点意见都没有。客气地与霄容道谢道:“多谢你。”

    还是唤不习惯名字, 差点又唤出真人二字了, 还好反应快地改了口。

    霄容道:“你已是了半仙之境,又是为未形界出力, 不必跟人太客气。”

    不必跟人太客气?是觉得她对他太客气了, 还是觉得她对别的人太客气?

    若是对他, 额,难道不是一直那么客气?至于别的人,虽然一直不太客气的。然而现在她进了长生派的门, 瘴气虽然说是长生派想清除的, 那也不是明昧能够自得的出入长生派颐指气使的理由。

    互惠互利,要是有一方表现得太可恨, 果断是必须的一拍两散的。

    明昧那么想, 进了长生派,客气是必须的, 提升修为之后得大便宜的是她。

    霄容瞧了明昧一眼,欲言又止的, 明昧干脆停下看着他, 等他想好了该怎么说。

    “走吧。”偏偏霄容却没有说的打算, 只是往前带路了去,明昧……

    最讨厌这种让人猜心思的了,最要命的是她根本想不明白霄容的意思,好气!

    气也得忍下了,眼下最重要的事莫过于修炼,提升境界。别说霄容只是不把话说透而已,纵是他们得要打一架,打完了,明昧也得问瘴气所在何地。

    不过,随着霄容走去,这地方怎么那么眼熟,这不是刚从赤焰火海出来,唯弗带他们一行躲到的长生派禁地?瘴气在这里?

    明昧可劲地回想先前避在这里有没有注意过这事,苦思冥想却是无果。

    完全感觉不到这里面有瘴气的啊,难道是出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

    “来。”霄容察觉明昧的出神,眼看就要进入禁制内,脚下是铁链搭成的锁桥,霄容伸手想扶住明昧。

    “为什么不御剑过去?”这地方明昧来过,这样一条铁锁桥,当初明昧是御剑而入的,是以霄容这打算走进去的动作,明昧不解地反问了一句。

    霄容的动作一顿,面不改色地道:“为免瘴气继续外泄,凡入其内,皆不得使入法力,御剑飞行也不行。”

    有心想说上次来并没有发现这样的禁制。想了想果断把话咽回去,这个问题一出来那等于不打自招地说自己闯入过长生派这处禁制?因此而衍生的问题有得纠结了。

    当然,她现在除了感觉到对面设有禁制,外头站的位置并没有。虽然奇怪霄容话中所指,还是什么都没问。不就是走一段铁锁桥而已嘛,她又不怕,霄容也没有理由骗她是吧。

    其实也不是很想伸手让霄容扶的,偏偏面对霄容那张正气凛然的脸,明昧觉得自己不该拿了别人的好心当成驴肝肺。手还是伸出去,霄容的手很烫,烫得明昧的脸都开始发烫,好想把手缩回来,霄容却握得紧紧的,“小心些。”

    不管再怎么异常,明昧都只能跟着霄容往对面走去,一条不过几百米的铁锁桥,明昧只觉得比她这辈子走的路都要久。

    “多谢真人。”一落在对面,明昧迅速地把手抽了回来,语无伦次的与霄容道谢,全然忘了霄容说过不能叫他真人的话。

    难得的是,霄容并不计较明昧难得的失态,打开了禁制,明昧立刻感觉到扑铺天盖地的瘴气而来。

    浓烈得丝毫不比刚入魔洞中感受到的魔气。

    禁制一打开,瘴气就要跑出,明昧伸手一罩,将那浑浊的瘴气吸纳而入,与霄容道:“真人虽然不畏瘴气,吸纳多了也不好,真人就在外面等着吧,我自己进去就好。”

    说完已经往里而去,不忘回手将禁制重新的闭上,霄容都没来得及说一句……

    明昧一进去,浑浊的瘴气闻起来实在是比怨气和阴气难闻多了。明昧努力让自己忽略,迅速地吸化瘴气转化成灵气。

    她这一动,又是不知过了多久,等着雷劫降下,天可怜见的,这雷云本来是来势汹汹的,结果在看到明昧之时,雷云可见的蔫了。

    好想掉头就跑,最终还是没敢跑,而没等雷劫降下,明昧先一步出手,直接将雷云里的雷电之力全都吸了,雷云……

    一道雷都没劈下去,这就没了,外面听着雷声阵阵,雷云集结的人正欢喜若狂,结果看到雷云一下子没了,半响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雷云中的电之力都没了,雷云即散,另一波赶紧的补上,这回也不知道是雷云识趣了还是如何,直接朝着明昧就要落下数十道雷,那仗势妥妥是要把明昧给灭了的节奏。

    反正一群能说自己见过了大世面的人,面对明昧这样凶猛得都快把瘴气之地全都给劈散的雷劫,也实是什么瞠目结舌,半响反应不过来。

    “这,这雷劫还有一道劈完的?”五色门渡劫大能着实是第一次见到明昧渡劫,而且这场面实在是前所未见,虽说是一道雷降下,但那一道雷里的闪电一道又一道的,压根看不清,就这样,哪里是能是真正的一道雷能产生的威力。

    更叫他们惊讶的是,他们都以为这一道不知集了明昧多少雷劫降下的迎头一劈,长生派这地盘一准得要被劈得装不得人了。

    结果他们看到了什么?明昧直接立在半空,将那威力惊人的雷给拦在了空中,他们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嗖的一下,雷电都没了,不仅是没了,明昧的法力同时打落在雷云之上,更将那上头的雷云里的雷电之力全都吸完了。

    旁观更为雷劫之阵势异常而惊心的人们,再见明昧这一波操作,呆若木鸡,还有这样的……

    雷电之力消失了,雷云也接着散去了,另一朵雷云又快速的集结,这一回那是连靠近明昧头顶都没有了,远远的就朝着明昧劈下去。

    明昧都跟雷劫斗智斗勇那么多回了,还能想不到雷云的办法,雷电的速度向来是快得出了名的,结果是还没酝酿完,明昧已经将它的雷电之力又吸完了,雷云再次散了……

    接下来的事,要不是亲眼看见的,说出去都没人愿意信。

    一波又一波的雷云集结要降雷劫,偏偏还没来得及劈雷,直接雷电之力已经让人吸完了。

    周而复始,最后两朵雷云齐来,三朵,四朵,五朵,六朵……

    一朵雷云渡劫都够要命了,偏偏应着雷云的增加,明昧以心剑幻化而出,帮着她一块吸雷电之力。

    明昧的法力蹭蹭的涨,修为境界也随着吸取雷电之力越多而越高,境界一高,她这还没渡劫完当然又得接着渡,可是雷云来得不少,却没有一朵能给明昧劈下她的雷劫,旧的雷劫还没渡完,新的雷劫就要来了。

    雷云那是来得越来越多,多得让长生派的人弟子乃致临近的百姓看着长生派雷云集结,偏偏雷劫老是劈不下去,像是还没来得及劈就叫人给抽干了的场景也是傻了。

    抽干,也实在是算。总之这一幕奇景,那是被各大门派都记录在册。而这一阵雷云不散,雷劫不断,生生持续了近六个月,六个月后,雷云终于是散了,被雷声跟雷云闹了六个月的长生派,终于是安生了。

    当然,里面的瘴气也全都消散了。

    见证了渡劫渡了六个月的人,哪一个都顾不上什么形象,巴巴地等着瘴气的禁制外,就想第一眼看到明昧。

    终于,明昧不负众望地走了出来,这一进了瘴气呆了一年半的明昧,气质更是大变,人还是那样人,瞧着却让人不敢直视,竟有一股不怒而威,神圣不可侵犯之感。

    “见过真人。”被各派称之为老祖的人,见着明昧却也是恭恭敬敬的。

    “诸位客气了。”明昧淡淡地说,“修复天梯之事该办起来了。”

    当日明昧说过,修复天梯要等两年后,虽然至今没有两年,但是明昧既然说了该办起来,那就该办了。

    “如今真人的修为是?”玄通面对六个月的雷劫,实在是好奇死了明昧的境界。

    莫说他了,哪一个不是竖起耳朵地听着,也想弄清楚明昧的修为究竟是何境界。

    “太乙。”明昧不吝啬地给出了答案。一片倒抽。太乙啊,那离证道也就只有两个境界了。

    “想必和光的修为也就是太乙。”明昧幽幽地说了一句,天梯一但修复,和光一定会出现,那就是明昧杀和光的最好机会。

    “真人。”灵通寺的大能唤了明昧一声,明昧看了过去,意示他有话直说。

    “吸纳雷电之力与瘴气,真人是不是该冷静冷静?”灵通寺的大能将自己想说的话说出来了。

    “原本是该如此的,不过当日在赤焰火海之下,蒙无嗔法师教导一篇经文,晋阶吸纳雷电之力时,我为心静,一直都有颂读,另外也是托了雷劫之福,得到了灵通寺的大师舍利。”说话间,明昧亮出了一颗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倒霉女配修真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倒霉女配修真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