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章新鬼祖 (14)

类别:仙侠玄幻 作者:意元宝 书名:倒霉女配修真记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有消化的雷电之力都附在了剑上,剑出之时,剑气里还带着雷电之力。

    “女修,我要杀了你。”不阴不阳的声音痛得厉害,冲着明昧叫嚣,奋力地拉动着拴住它的铁链,整只兽朝着明昧就要冲来,这气息一动,本来不断落在明昧身上的雷电感应到了另外一只兽的气息,雷电威力自然是要加大了,明昧感应最快,自然是朝着魔兽冲过去,以让雷劫更能感应到那只兽的气息,雷电果然越来越粗,同时朝着明昧与那魔兽劈下,明昧的剑已经随着魔兽转了一圈,在魔兽被雷劈得麻木无法动弹之际,将它的头砍了下来,万千心剑也同时划出,将这魔兽分成了千万段。

    “好生厉害的女修。”另两只魔兽看到同伴刚出手竟然就被明昧借着雷电之力解决了,震撼是必须的,再见明昧根本不受那应着魔兽落下的雷劫所影响,相反在挨了那一记雷劫之后的气息越发的强大,让它们都只想逃。

    “把它们的皮剥下来做法衣。”归元剑突然这么地跟明昧说了一句,明昧一顿,“不擅长。”

    “让天阴之火去。”归元剑竟然给明昧出了这样的主意,明昧没意见,将一直跟在她的身后的天阴之火提拎出来,天阴之火被一提立刻叫唤道:“主人!”

    “把它们的皮剥下来。”明昧把是元剑的话重申了一句,天阴之火听着傻了,“剥皮,我不会!”

    归元剑脱离了明昧的手,只给天阴之火丢了一个字,“去!”

    其实明昧也觉得一撮火怎么可能会剥魔兽的皮?但是归元剑说了让天阴之火去,不管到底是行还是不行,明昧都只能让天阴之火去试试。

    跟明昧天阴之火还敢说自己不会,归元剑一撂话,天阴之火立刻地往魔兽的方向飘去了。

    明昧……

    果然她的老大就是她所有伙伴的老大。

    这么想着,天阴之火一出动,两只魔兽看到了,竟然同时说出了天阴之火的名字。

    “啊,认识我的。”天阴之火听到它们喊出她的名字,那叫一个惊叹,接着地道:“可我不认识你们。主人说了要剥你们的皮,我要怎么剥呢?”

    “天阴之火真能剥皮?”那头天阴之火正绞尽脑汁地想着究竟要怎么剥下两只魔兽的皮好,明昧问了问归元剑。

    “把肉都烧化了,剩下皮不就行了。”归元剑理所当然地回了一句,明昧……

    脑子连一把剑都不如,虽然不愿意承认,事实摆在面前,也得认了。

    “还是速战速决?”明昧的意思是魔兽的皮没那么重要,那边一人一魔虎视眈眈着,麻利的把魔兽解决了,她好解决另两个。

    “不必。天阴之火也能速战带决。”归元剑对天阴之火如此信心满满的,明昧也是第一次见,但是既然老大发话了,且听之。

    “天阴之火什么时候也认主了?”魔兽听到天阴之火的话,对这一撮会说话的火绝不敢小觊,而问了一句。

    天阴之火道:“天火跟正阳火也认主了,他们的主人还不如我的主人呢,我当然也能认主。”

    ……居它之上和在它之下的两撮火都认主了,它认主也是理所当然的,不过他们一个个都不如它的主人,它选了一个最强的主人,谁能不服它?

    选择性的忘记,当初它也是被逼无奈的认下明昧为主。

    “啊,对于,把你们的肉都烧没了,不就是只剩下皮了?”天阴之火想了半响,突然冒出这一句,随后,竟然分出了一撮火来,两撮几乎一模一样的的火分别朝着两只魔兽跑了去。

    “我倒是忘了天阴之火是能分出火种的。”刚入赤焰火海时,接二连三受的为难不就是天阴之火的火种弄出来的。

    归元剑告诉明昧,“之前分出的仅仅是火种,如今更是分神。”

    明昧听明白了归元剑的意思,不算很确定地问道:“你的意思是,它现在比在赤焰火海之下更厉害?”

    “当然。这里的正气充足,比起一味的吸取怨气或是怨气,有了正气的天阴之火,威力更惊人。”归元剑这懂得实在是多,像是应着他的话,天阴之火一分为二,分别朝着两只魔兽冲了过去,火焰灼在它们的身上,它们尖叫着想要护住自己,想要躲开天阴之火。

    然火本无形,它们的法力打在天阴之火的身上根本没用,但是天火之火烧在它们的身上,却是痛得它们真真的。

    天阴之火无孔不入,明昧能看到两只魔兽的身体里随着天阴之火肆虐而起的火焰,勾起一抹笑容。

    两只魔兽痛得要打滚起来,却被铁链锁着根本没办法动,明昧突然挥剑而出,一剑竟然同时砍断了两只魔兽的头,嘶叫声停下了,它们的身体随着火灭,竟然真的只剩下一层皮。

    “主人,主人,我没把它们的皮烧烂。”天阴之火讨好似的朝着明昧跑了来,得意得似是要与明昧讨赏。

    明昧一个卷袖将那魔兽的皮给收了,当然连着它们身上的的铁链也收了起来。

    这么一想,她这空间里有好几样铁了,等着回去了给上善派的弟子们炼着当法器。

    “啪啪!”雷劫降下,算是提醒着明昧她的雷劫还没过,既然还没过,赶紧好好的受着。

    当然,在魔兽被天阴之火烧得仅剩下了灰,那涌流不断的正气突然消失了。

    “正气没了。”明昧感觉到了,又觉得不太对,怎么会突然就消失了呢?直以为自己是被雷给劈坏了,询问地问了问归元剑。

    “魔兽死了,自然就没有了。”归元剑这么地回答明昧。

    这神操作,那她这算是亏了还是赚了?没了正气,她可是打算在这里晋阶到太乙期的,正气没了,这完全没办法修炼了。

    虽然她是得了两只魔兽的皮没错,这皮能不能扛住天道那是另一回事,指望得太多,还是算了吧。

    明昧抬头看了看,这头顶早就叫雷电给劈天了一个洞,雷劫里还有声音,那传着仙乐的情形,明昧倒是一直忙着吸纳正气而根本顾不上听。

    正气没了,不如,把这团雷云里的雷电之力吸完了?

    那么一想,明昧试着对准那朵云,运用无名诀的功法,化万外之力为己力,本来雷劫落下,明昧在想化力,雷云自然就感应到了,出手的雷击就更凶猛了,可是一劈下来再想收回去,收不回去了。

    雷云傻了半响回不过神,明昧感觉捉住了雷电,立刻疯狂地运转无名诀,直接是将雷云吸得一点的雷电之力都没有了。

    这回的速度那比吸纳正气的时候更猛了。一朵雷云被明昧这狠得一吸是直接看起来蔫了!随之消散了!

    但是,就在这时,又是一团的雷云慢慢的集结,看这架势那是果断地想要继续再降明昧的雷劫。这一发现更是让明昧乐了,“来得好,好极了!”

    正气没了,有这一群雷电,吸完了还能再补上的,不用才是傻的。

    明昧傻吗?她当然不傻!

    所以,这会儿解决完了三个魔兽,又发现自己竟然把正气的来源搞掉了,果断地改主意把那天上的雷劫给吸了下来。

    一直躲在一旁想着这三只魔兽兴许能伤明昧的和光亲眼见到明昧出手迅速地杀了一只,接着催使天阴之火出手,烧死了两只。

    明昧完全是毫发无伤,对于这所谓的上古魔兽,和光也算是失望透顶了。

    三只魔兽其实也死得冤啊!想它们被镇压在此,随着正气的流失还以为可以重见天日了,正合诸兽之力打算挣脱身上的铁链了出去,铁链还没断,明昧就跑下来了。

    跑下来就跑下来,她还顶着雷劫。

    作为三只作恶多端的魔兽,它们其实很怕雷劫的,更别说这还是旁人渡劫的雷劫,一个不小心出招让威力加成,对就着它们的雷劫降下,已经被正气折魔得半死不活的三只兽早已失了大半法力。

    如果能挣开铁链或许它们还能恢复一半的法力,偏偏这第一步都没有完成,明昧就已经顶着雷劫降下,又以剑气出手,明昧的剑气里含着剑道,那不是闹着玩的。

    第一只被明昧所杀的魔兽就是因为不咽不下这口气,也看不上明昧的修为,所以才会出招,没想到就这么死了。

    另外的两只就更觉得冤枉了。天阴之火是天生地就的火种,可焚万物,当然这也跟火种的能力有关。

    天阴之火本来是吸了万年的怨气和阴气而长成,险些就能挣脱束缚它的禁制了。

    虽然被明昧吸了不少,也被冰髓吃死了两次,但是那也剩下近半的能力。这些日子跟着明昧,虽说明昧不许它吃一怨气和阴气,别的东西那是不禁的。

    进了这魔洞,它是不想吸这里的气的,结果被归元剑一指,不敢不去吸啊!

    吸着吸着就变质了,接着连雷电都不畏,法力自然更是大涨。

    这样的情况下跑入两只魔兽的身体,由内而外的烧,断没有烧不了死的。

    和光此时是真想出手杀了明昧,可是上古魔兽都被明昧借着雷劫给杀了啊,他能比雷兽更厉害不成?

    和光掏出了一个盒子,直接照着明昧掷了过去。

    明昧早就知道和光躲在那里了,此时他一出手,明昧已经一剑挥出,直接将盒子连同盒子里的东西都化成了灰烬。

    “我想留你活久一点,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一说话明昧的剑已经出鞘,同时万千个她也飞了过去,将和光团团地包围住。

    和光看了明昧一眼,“你以为自己会是我的对手?”

    “试试。”明昧很是无所谓地回了和光一句。和光道:“不过才真仙期,你猜猜我的修为是什么?”

    “有什么关系?无论你的修为是什么,在未形界里,你能使出多少?”明昧冷笑地问,“如果你能使出你全部的法力,凭你的禀性,你会让各派出手来上善派?”

    “你恨了上善派那么多年,要是能够亲手灭了上善派,将来有一日再亲口告诉不孤,你灭了他创建的上善派,那该是多有成就的事。你没有,既是没有,绝不会是你不想,而是你不能!”

    和光道:“你觉得自己能杀了我?”

    面对如此聪明的明昧,和光知道一切都瞒不过她,瞒不过,那就只能实打实地对战。

    这会儿明昧还在吸纳雷云中的雷电,一波又一波的,雷云集结都供应不上了。

    和光突然以雷鞭打向明昧的天雷处,明昧已经挥着归元剑而出,将他这一鞭挡下,两下相撞,竟然将他们之间的洞顶击落不断,尘灰滚滚,明昧往一边一闪,和光竟然放出数道雷鞭与明昧击来。

    明昧此时已经将雷电之力吸纳于雷云之中,也就说,雷劫不会降下,这也是和光出手如此迅速的原因。

    当然,先前没能与和光打个尽兴,没能叫和光使出全力来。或行先前的和光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如今想必是恢复了,这一照面,明昧就看出来了,和光的本事果真是不小,瞧瞧这几道雷鞭挥出的,那比之前来不知道要强上多少。

    “出手这么快,是觉得我吸了雷云中的雷电,哪怕你出手,我的雷劫都没能降下,又怎么会感应得到你的存在,让你也跟我挨雷呢?但是,我既然能吸纳,当然也能不吸。”应着她这话音落下,那被明昧吸着根本连反抗之力没有的雷劫在拼命的挣扎,与明昧对抗,结果是明昧刚收回了控制雷云的法力,雷劫威力十足地落下,打在明昧与和光的身上。

    明昧当然是毫发无伤的,和光竟然也是……

    “你是不是忘了,你晋阶渡劫期时的给我的无名诀,那一份无名诀对我是挺有用的。在你入魔洞晋阶的时候,我也并没有闲着。而且我本是雷灵根。”和光这般地跟明昧说,嘴角挂着邪魅的笑容。

    “这么说你现在也不怕雷劫了。既是不怕,那你又为何到现在才出手?”明昧给和光的是什么她自己不清楚?

    清楚,不加一字,不减一字的无名诀没错,但是这隔段她可以改的,标点符号怎么改变句子的意思,她懂。

    和光面色冷洌地道:“不怕与不喜是两回事。”

    意思是他虽然不怕雷劫,但更不喜被雷劈。

    此时雷劫已经再次地降下了,感应到和光之后的威力确实是大涨,明昧是无所谓的,但是她更注意到和光的气息也是在吸纳雷电之力?

    她给的是句段颠乱的无名诀。和光拿着这样的无名诀也能练得不畏雷电?

    坑爹的她是有多不容易才做到不怕雷劫,那可是生生挨着雷劫,用雷劫淬炼身体才得来的结果。

    凤丹也就算了,就算和光也能后来居上,这坑的就是她而已了吧。

    明昧虽然这么想着,手下的的功夫也没松懈,和光的修为明昧不清楚,但绝对也比她现在的高,和光既然已经不怕雷劫,那么他一定不会再掩藏自己原本的修为。

    境界越高,哪怕就是差半阶的那都是绝对的碾压,明昧虽然强悍,那也不是没边的,本来借雷劫杀人灭魔的优势对上和光没了,和光就像是放开了打一样,照着明昧身上就抽下。

    明昧闷哼了一声,和光的雷鞭竟然能抽人神魂!

    如此一来,明昧就自然是不能再让和光抽中自己的。她这不让,和光也不是由她不让就能拦下的。

    “只要你将无名诀给我,我就饶你不死。”尝到了无名诀的甜头,和光自然还是打无名诀的主意的。

    “你手里既然已无威胁我的筹码,我又怎么可能会把无名诀再给你。能抽神魂又怎么样?我连身体都能练得强悍至此,莫说你想抽我也不是都能抽得到,哪怕抽到了,我当着那是给我炼神魂不行?”

    怕是和光怎么也想不到明昧竟然是这样的回答,拿了对手的绝招来练自己的神魂?行,真是行极了。

    “好,那就看看你的神魂有没有你说的那样强悍。”和光留了一线那是还指着明昧把无名诀给他,眼下被明昧这一句话给刺激了,脸都气青了,手下数道雷鞭击出,明昧那是挥剑砍去,没能砍断。

    “他的鞭是用龙筋所制,非同小可。”归元剑这会儿给明昧提了一句醒。

    连它都砍不断的鞭,非同一般呐!

    明昧听到龙筋那是一顿,这一顿自然是挨了一鞭的,闷哼一声,和光这一鞭落下,轻蔑地道:“不知死活。”

    指的无非是明昧在这个时候还敢出神。明昧一把火放了出去,烧得和光一个正着,和光那接着要落下的鞭被天阴之火那么一烧,这可是不费吹之力就将魔兽给活活烧得只剩下皮的天阴之火,烧在和光的身上,和光是有法衣的,既然是有法衣的,火一烧起,他便将法衣迅速地丢弃,法衣被烧成了灰烬,人总算是没有烧着。

    和光松一口气之余,当然还是想要跟明昧算账的,明昧已经接二连三的丢了天阴之火出去,不用说,就是打不过和光那也要烧死和光。

    这一个接一个的火球丢来,和光差点没给气死,雷鞭挥落火球给明昧卷了回去,明昧再次丢了回去,与此同时,心剑也在和光的四周齐齐的挥剑而出,目的只有一个,弄死和光。

    “好,好,好啊!”对一个人丢出一堆的火球和光还是能应付的,但还有那一个个心剑幻化成的明昧。

    对,再打下去明昧一个人不会是他的对手,可是明昧并不是只有一个人,万千心剑幻化,几乎都与明昧一般的厉害。

    和光能一气之下将明昧她们全灭了?不能,既然是不能,就注定了他不能乱动,瞧瞧这一招招来的,和光以一对数敌,再有明昧将天阴之火掷来,真的是让和光郁闷之极。

    “用铁链。”既然人多力量大,归元剑又给明昧出主意了。

    明昧眼睛一亮,铁链好啊,把和光给锁住了,还不是任她处置。

    这么打算,明昧毫不犹豫地拿出了刚刚收回空间里的铁链,粗是粗了点,有用就行。朝着和光所在的方向扔过去,和光连忙地避开了。

    “当!”和光一躲,铁链的另一端已经让心剑幻化的明昧拉住了。

    明昧丢出了好几条,直接地将和光给困住。和光这才发现明昧的意图。但就算是发现了也晚了啊!

    雷鞭想要将那已经将他锁在中心的铁链挥断,这可是连魔兽都困了数万年的铁链,岂是他轻易能断的。

    和光想要遁走,明昧已经从上挥着归元剑砍下,这是断了和光想要往上的路。

    紧接着八人拉住四条铁锁,直接将和光给紧紧地绑住了,这个时候的和光哪里还能出手,被紧紧地锁住了,连雷鞭都垂下了。明昧就在这时再次跃起,朝着和光就要砍下去,和光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千钧一发,地下竟然再次晃动了起来,一阵龙啸声,震得明昧整个人站不稳,威压铺天盖地而来,一条龙尾一扫,明昧也好,心剑幻化成的明昧也罢,都被挥了出去,要命的还是龙尾之力直接将明昧扫出了山洞。

    “哈哈哈,和光真人,这一次可是我救了你一命。”一条黑龙破地而出,魔尊站在它的身侧,明昧那是直接被黑龙一尾给扫出来了,真没碰到过这么厉害的对手,还有另一回事也让明昧万万想不到。

    “三大魔兽在上面只是摆设,这才是真主啊。”明昧抹了一把脸如是说。

    “是吧。”归元剑显然也没想到解决了三大魔兽竟然底下还有这样一条龙。

    “你要小心点,黑龙,那是上古魔兽之王。”归元剑如是提醒,明昧只觉得一口气卡在喉咙,这意思是她杀的那三只加起来也未必及这半只?

    “明昧道友。”这一声叫唤,明昧回头一看,玄通、慎终是认识的,另外三个也是有过几面之缘的,先时感觉到他们的气息已经离开了,这是又去而复返?

    “好!杀了他们。”和光被黑龙复出总算是逃过了一劫,这个情他自然是愿意承魔尊的,明昧如此难以对付,这个时候他只想杀了明昧,连无名诀也顾不上了。

    “不杀,我要吃了他们。”黑龙口吐人语,那比人身都大的龙头看着明昧一行垂涎三尺,张口飞来真心是想吞了他们。

    “想吃我们,好啊!”明昧直接放出天阴之火,黑龙张口吞了,赞道:“好吃,好吃,再来点,再来点。”

    ……连天阴之火都对黑龙没用,日子没法过了!

    “黑龙是上古魔兽中王,吸天地浊气而成,天阴之火与之属性相近,纵为天生地就之火也与它无用。”灵通寺的大师对黑龙似有研究,也看出了明昧的惊讶,因而如此与明昧解释,也让他们都明白。

    “敢问小友如今是什么境界了?”玄通插嘴问了一句。

    “正晋阶玄仙呢。咦,雷劫没受完呐!”被玄通一问,明昧也才想起来自己并没有受完全部的雷劫,抬头看天,万里晴空的,哪里有雷云。

    “玄,玄,玄仙?”五个人都惊悚万千地看向明昧,不确定自己有没有听错。

    “玄仙有个屁用,现在也打不过对面三个。”明昧咬牙切齿地说,显然十分的生恨自己的无能。

    那么三个,和光、魔尊、黑龙啊!

    都要晋阶玄仙了都打不过这三个,那他们还怎么打?

    明昧抬头看了看天,玄仙的雷劫没降完,这都死哪儿去了。有雷劫在要对会这条黑龙还能有点把握,偏偏关键时候掉链子,真是够衰的。

    所以说,这谁都靠不住,就得要靠自己。黑龙比那三只魔兽都要强又怎么样。不打是死,打了还可能活。

    明昧丢了这一句,已经亮出了归元剑,什么都不用说,打!

    打,明昧的剑已经挥出,黑龙朝着明昧的方向也挥着龙尾打来,将明昧挥了的剑化解得七七八八。

    “无知的人类,区区一个玄仙期也敢跟我动手。”

    黑龙挡下了明昧的出击,极是不屑地朝着明昧吐了一句,接着朝着明昧喷水,水啊!明昧想都不想的把鲤鱼从空间里扒了出来。

    “吸完!”鲤鱼已经不是第一回这么叫明昧扒出来了,反应极快的将黑龙吐出来的水吸了个精光,不至于叫明昧和也身侧的人受黑龙的口水之灾。

    “好臭!”鲤鱼嫌弃地说了一句,明昧已经把它丢回了空间里,而黑龙的龙尾再次朝着明昧挥了过来。先前毫无防备才叫黑龙打得正着,眼下明昧全身心都落在黑龙的的身上,自然不会被它再打着。

    甚至在黑龙的龙尾落下之际,明昧双手紧握住归元剑对着龙尾砍下。

    归元剑与龙的皮肉相碰,哪怕黑龙有铠甲护身,也被明昧这样蛮打得砍落了一尾,痛得黑龙长啸一声,更是不可置信。

    “你竟然敢砍断我的尾巴。”虽然只是被砍断了一截,那对龙来说也是不可饶恕的。黑龙被明昧惹火了,龙头飞向明昧,龙爪就要捉向明昧,这是要生撕了明昧!

    明昧才不怕,扬剑而出,心剑也幻化而成,她对着龙头砍下,余下的心剑对着龙爪。归元剑砍着黑龙的龙头,以蛮力对抗,不相伯仲。

    龙爪被明昧的心剑抵着,你进不得,我也绝不退,场面僵持不下,这个时候,和光的雷鞭挥出,明昧待以心剑幻化而挡,两道人影同时出现,两道剑光同出,竟然将和光的雷鞭砍断了。

    “老大,你不是说你砍不断?怎么现在被人砍断了?”明昧见状那是连一刻都不等的直问归元剑。

    “哼!”归元剑只给明昧回了一个字,明昧……

    这是什么意思?怪她?

    74.074章重建上善派

    被归元剑拒绝回答, 而两个拦下和光那条雷鞭的人, 一个是霄容, 一个是凤丹。

    两个人都是渡劫期了。明昧今非昔比, 一眼就看出了他们的修为, 嘴角抽抽,之前想让凤丹帮忙, 结果碰到凤丹在晋阶, 想来这是已经渡劫成功了。

    霄容晋阶也如此之快是最让明昧惊讶的,虽然她也知道, 霄容天赋极佳, 心性极好, 似他这般的年纪能悟出剑道的并无几人,明昧的剑道还是霄容启蒙的。

    “又来了两个送死的。”魔尊吐了一句,血红色的大刀已经挥出, 凤丹手里的冲道剑已经朝着他迎面对上, 两人厮打起来,和光那里霄容也与之缠打起来, 玄通看了一眼, 最终还是跑了过去帮着明昧。

    黑龙比起和光跟魔尊来都不知道要厉害多少,问题要解决, 当然更应该朝着最难的下手,把最难解决的解决了, 余下的就容易得多了。

    但是黑龙跟明昧及心剑幻化之明昧打得也是甚是激烈, 黑龙也不用什么术法, 就是用身体跟明昧拼。

    然而斗法术明昧未必能跟黑龙斗得上,肉捕,明昧手里既有归元剑也有心剑,黑龙对自己的皮肉如此自信,明昧有兵器也是不遑多让。这样一来,玄通他们想要帮忙,对着围着黑龙密密麻麻的明昧不知如何下手。

    总不能不管明昧的将法宝丢出去,砸到黑龙自然是好,万一误伤了明昧,那就真心不是一般的坑了。

    等着明昧把黑龙的牙都给砍崩了一颗,归元剑接二连三地落在黑龙的头上,誓要砍得黑龙一个头破血流。

    黑龙向来喜欢跟人肉捕,还没有哪一个跟明昧这般打得它牙都崩了一颗的,气得长啸一声,那声音带着威压,震得明昧差点站不稳,挥出剑气,直接将龙啸之声还了回去,这才成了。

    “用天火、正阳火还有你的天阴之火烧着黑龙试试。”归元剑又与明昧冒出了一句,如此,明昧朝着和光跟魔尊的方向挥了一剑,剑道而出,让和光和魔尊都避其锋芒。

    “真人,凤丹,我们一出将火放出,试试对付黑龙。”明昧和霄容还有凤丹提议。

    “好!”他们最大的敌人是那条龙,所以明昧这一提议,凤丹和霄容一个唤出天火,一个唤出正阳火,与已经亮出天阴之火的明昧同时将火丢向了黑龙。

    黑龙本来被明昧的剑气打回了它的声音也不高兴,正准备出手,结果三撮火朝着它飞来,它还是张口就想吞了,但进了肚子,三撮火跟一撮火能一样?差点没把它给烧死。

    又是一声长啸,黑龙要将三撮火逼出来,逼是逼出来了,里面也被烧伤得不轻,而被它逼出来的三撮火并非一般的火,一出在外,有灵智的飞向黑龙的身体,这是要继续的烧龙。

    黑龙被那么一烧,整条龙都翻卷了起来,魔尊与和光要出手救龙,明昧、霄容、凤丹又同时放出了手中的天火,连黑龙都怕的三火合一,他们岂敢正面对上。

    “走。”和光朝着魔尊说了一声,魔尊默念了一个口诀,那本来在躲着三撮火跑的黑龙不见了,和光与魔尊也同时失了踪影。

    这个时候,一团黑影缓缓出现,这是,魔族们呐。

    明昧没有一丝犹豫,一剑挥出,竟然将那刚到的魔族们一挥尽诛,魔族们……

    凤丹……而明昧收回了归元剑,与霄容作一揖,也与凤丹作一揖,准备走人。

    “明昧小友等一等。”玄通看明昧的架式,赶紧的出声唤住了明昧,明昧回过头,“有事?”

    这明知故问的,玄通却只能与明昧作一揖,这恭敬的模样绝对是前所未有,但无论明昧年纪如今,修为已经远在他之上。

    修真界那是强者为尊,但凡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的,面对强者都当敬之。

    明昧等着他开口说话,玄通果然不敢啰嗦,与明昧说道:“眼下上古黑龙复出,魔族控制,又与和光为患,眼下合我们未形界之力未必有什么能杀了他们,我想请小友帮忙,修复天梯,让我等能寻求上界的帮忙。”

    “如果我告诉你们,如今的和光并不畏于雷劫,找上界的人帮忙,有用?上界下来了自然是受到限制,和光既不畏于雷劫,不受限制也就是说所要遭受的惩罚对他没用了,只要他不回上界,上面下来的人能奈之何?”明昧把自己相对清楚的情况道来,一群人都呆滞地看向明昧。

    已经有了明昧这样一个不畏雷劫的人,想要他们全灭的和光也不畏雷劫了,这真是一个很差很差的消息。

    “敢问道友,和光得到无名诀了吗?”这一句是灵通寺的大能问的。

    灵通寺,看在他们既没有出手与上善派结仇,无嗔也算是帮了她不少忙的份上,明昧没有怼回去,只是答道:“是!”

    一片倒抽,五色门的大能脱口而问道:“道友怎么能将无名诀这等逆天的功法给了和光。”

    这一回,明昧是直接不说话,转头就要走,玄通已经赶紧的道:“小友不要误会,不要误会。无名诀如此厉害,是为上善派不二之功法,都只是太心急了,并无责怪小友之意。”

    明昧对于玄通这一服软,看在霄容跟凤丹的面子上,明昧也停下回了一句,“所谓逆天,不二的功法,在我这里都不及上善派的弟子。你们心里拿了你们的弟子当什么我管不着,但是同理,我上善派的功法我要给谁,不给谁,我愿意用它来换我上善派的弟子平平安安,你们也同样管不着。”

    理确实是这样的理,玄通道:“实在是,无名诀太厉害了,落于小友手上,我们自无异议,和光这是想覆灭未形界的。”

    没错,说来说去,这些人之所以会在意和光是不是得到了无名诀,就是因为和光想要他们都死,而他们都不想死,自然不希望和光越来越强。

    “你们的意思我明白了。本来嘛,功法传了出去,出了乱子也该是传功法的人收拾。放心,和光的命是我的。”明昧朝着众人一阵冷笑,意思已经不言而喻,和光的命,她会亲自去取。

    “今日,是我上善派重振的好日子。”明昧吐了这一句,一众人都打了个激灵,明昧身影一闪就要消失,霄容道:“等等。”

    明昧站住了,“真人有何吩咐。”

    巨大的差别对待啊,但无一人敢说半个不字。

    霄容走到明昧的身侧,“修复天梯之事为必行之事。”

    明昧点头道:“知道。”

    “你想要再晋阶,不入上界再难。”霄容实事求是地说,明昧摇头道:“未必。”

    两个字透露了明昧有所打算,与霄容道:“真人放心,修复天梯当行之,但是不是此时。我还别的事情要去做。如此,两年后吧,两年后我会去。这两年里,我想和光也好,魔尊也罢,黑龙也好,他们都会老实的呆着,等着我们修复天梯。”

    天梯不曾修复,他们就回不了上界,和光自以为拿到了半部的无名诀,因为不畏于雷劫,和光更是觉得自己摸到了无名诀的要点。

    捉住这个要点,和光一定会修炼下去的。无论是明昧或是和光都心里明白,实力才是决定一切的关键。

    诛杀未形界的这些人,绝不如杀那害得和光不得不回到未形界的人。

    换而言之,杀这里的人,真是和光退而求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倒霉女配修真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倒霉女配修真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