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章新鬼祖 (13)

类别:仙侠玄幻 作者:意元宝 书名:倒霉女配修真记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而已,万万没想到竟然有一个法力修为让他们看不透的魔族。

    并且还跟和光一拍即合想要解决了他们。

    一打照面他们就见了血,兵器对抗和光的雷鞭只有吃亏的份,和光纵然修为被压制了,逃回未形界前兴许还受了伤,但养了几十年的,有持盈派一派供着,想必伤已经好得七七八八,否则他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出手。

    如此一来,他们五个怕是凶多吉少了。

    觉悟很高,但是让他们束手就擒是万万不可能的。

    别管打得了打不了的,都必须的打!

    五人对视一眼,迎战而上,将全部的身家法宝都丢了出来,背水一战。

    外面打得昏天黑地的,里头渡劫的明昧也不是全无感觉,晋阶真仙,虽然真仙里还分真仙、玄仙、散仙、地位、伪仙,她就算成功晋阶也仅仅只是一个小真仙,说是半个仙人,那就还不是仙人,离得寿与天齐远着了。

    和光和那位魔尊的修为,明昧猜着最少也是金仙,明昧跟他们差的等阶远着呢。

    不过他们已经飞升过上界再跑回来的人,之前受了伤是一回事,不可能他们受还能使出之前他们全部的法力。

    “啪啪啪!”雷劫接二连三的落下,明昧早就已经习惯了,一边受着雷劫一边魔洞深处走去,吸纳那一团一团的黑气,以雷电之力和黑气相融,她能感觉到自己的修为突飞猛进,魔气跟雷电之力不是不相触的吗?

    正负相抵才对,怎么会有一种正正加持的感觉?

    额,现在也不是管这个的时候,外头一时半会的那五位还能撑一会儿,想要多管闲事的,明昧得要多作准备。

    一边吸纳魔气和雷电之力让自己的修为提升再提升,另外与玄牝还有唯弗传信,唯弗那边赶紧把搬到的救兵带去救上善派的人,玄牝那边也立刻给上善派的人解毒。

    凤丹……那女人竟然也刚好在晋阶,渡劫期。

    明昧额头青筋直跳,同样是三年的时间,她还有这么多的魔气吸收,这才晋阶一级,凤丹有什么?要说有,也就是和光想尽办法的给她吞天地灵宝,好吧,天地灵宝的灵气也不少,这女人吸起雷电之力比她还要猛,所以人家晋阶也比她快。

    她晋了一阶,人家晋了两阶。

    吐了一口气,这个时候靠不着凤丹便靠不着吧,可是明昧发现了另一件,她怎么会知道凤丹在做什么?

    别说是凤丹隔了她老远了,别的人,她竟然想看就能看得一清二楚。

    这就是半个仙人跟一般修真人的差别?她还不算完整的半个仙人呐!

    算了,反正她也知道自己是不正常的,果断地别再纠结了,提升修为最重要。

    那么一想,明昧是打开了自己浑身的细胞,让它们疯狂的吸纳魔气,让自己的身体每一处都在消化雷电之力跟魔气。

    她这会儿就要踏入真仙了啊,她让自己全然投入的去吸纳外力,她以为只有雷电之力跟魔气,实际上许多她并没有意识到的气亦涌入她的身体。

    外头打起来的两方,魔尊首先察觉得不对了,故而一眼看了过去,一下子握住刀停下了。

    和光是其次,但见气流皆往魔洞涌入,和光也顾不上玄通他们几个人,一个纵身而落已经站在了洞口前,魔尊与他无分先后。

    “情况看着不对劲。”魔尊对这样活了几万年都不曾见过的异像露出了诧异之色,心底浮现的不安也同样让他想要将明昧从魔洞里弄出来。

    “你能把她拉出来?”和光又何尝不是,想要明昧晋阶迅速不错,但是明昧这样吸纳灵气的模样,实在让他这心里直犯嘀咕。

    魔尊道:“我试试。”

    说是试试,真的只能是试试,魔尊让自己的化身前去,外面一层的魔气已经被明昧吸得七七八八了,魔尊自然是高兴的。

    但是一往深处去,尤其是离得明昧越近,魔气也好,雷电之力也罢,都让魔尊的化身没办法接近,想要把明昧拉出来,简直就是疯人说梦!

    魔尊明白了这一点也不敢久留,他从前往魔洞来,那也是不曾往这深处来,要不是明昧吸纳完了前面的魔气,他根本都不敢靠近。

    “不行。”魔尊出去了,与和光摇头地说,和光脸色不好,魔尊道:“你不是给她服下了魔音虫,既然很是不安,那就唤醒魔音虫吧。”

    魔音虫,这是和光最大的底牌,心里总有一种明昧不受控制的感觉,如此,那就顾不得明昧之后受了魔音虫的控制会变成什么样,最重要的是,保证明昧不会脱离他的掌控。

    和光想着,开始施法,洞内的明昧立刻感觉到体内的异动,没想到她还没想着要怎么处理,天阴之火已经高兴地道:“主人,主人,魔音虫给我,给我。”

    “好。”明昧意念一动,即将天阴之火收回了丹田之内,当然也注意到了天阴之火那蓝黑色的火苗里已经显得十分耀眼的红色?

    三色火焰,着实也是长见识了。

    天阴之火并不知道自己的外形变了,一被明昧收了回去,一口将那要破茧而出的魔音虫吞了。

    和光本来与魔音虫相互能够感应,可是就在魔音虫要破茧而出时,完全消失了!

    “怎么了?”魔尊首先发觉和光的脸色极是不好看,故而询问。

    “魔音虫失去了联系。死了。”和光说出这一句,真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怎么可能。”魔尊全然不相信的模样,“就算是不孤在,我那魔音虫但入他的体内也照样可以控制他。”

    和光道:“可现在魔音虫已经失去了联系。”

    这样的局面并不是和光想要的,要知道他一直以为魔音虫是他最大的底牌,而如今这个底牌全然失效,他比谁都更加着急。

    不,不必急,就算魔音虫失效了又如何,上善派的人还在他的手里,只要他们还在,明昧就逃不了他的手掌心。

    “我回去将上善派的人押过来。”上善派的人是魔族看管,也是和光与魔族合力所为之事,眼下魔音虫失了效,那么他就果断地将上善派那些人弄过来。

    “对,她既然能为了上善派的人束手就擒,我们就可以利用上善派的人再控制住她。”对于突然失去控制的明昧,魔音虫是魔尊给的和光的,但竟然失效了,这于魔尊亦是极大的震撼。

    当然更是得想该如何的补救。和光一语道来,魔尊忙不迭地点头表示就是这样没有错。

    可就在这时,魔尊腰中一玉牌传来了声音叫唤道:“魔尊,不好,妖族,妖族攻入要救走上善派的人。”

    此言落下,和光咒骂了一声该死的,立刻唤着他派去盯着唯弗的人,对方却全无反应,没死又没有反应,这是被人摄了魂了?

    “跟着白玉蛟的人出事了。”当日明昧特意点了要放唯弗,话里话外之另有所指,和光一个狡猾之至的人,怎么会不派人去盯着唯弗。

    但他怎么也想不到,再怎么盯着竟然还是让唯弗给得手了,妖族出手,必是唯弗的功劳。

    “眼下你说怎么办?”魔尊一看他们所有的安排都让明昧给打乱了,询问和光的打算。

    “入魔洞,你我二人合手,我取无名诀,你让她将魔洞下镇压的魔兽放出来。”和光思虑后道来。

    “就算拿到了无名诀或放出魔兽,天梯未曾修复好,我们也上不去。”魔尊提了另一句,和光不以为然的道:“你忘了我跟你说过,他们也在想尽办法的修复天梯,既然如此,我们只要拿到我们要的东西,还怕路不通?”

    魔尊一想确实是这么回事,与和光对视了一眼,但是抬头看了天上的雷劫不停,“我们若是入了雷劫之内怕是讨不好。咱们先时受了伤,好不容易才恢复。我们跟她不一样,她是初初晋阶的真仙,我们早已是金仙太乙,感应到我们这样不该存在于未形界的人,咱们现在被压制的修为绝对扛不住雷劫。”

    实事求是的大实话,魔尊绝没有明昧那样的好本事,不畏于雷劫,吸纳于雷电之力。

    “你总想不明白我为何对无名诀执着,那就让你见识见识无名诀的厉害不好?”和光这么地说,魔尊道:“若你是让我看里面的那个女修,那就不必了,我已经见过了,也知道了无名诀的厉害。但你之前修炼旁的功法,想要转修无名诀,你要怎么转修?”

    “前面那些内容不过是看看而已,我只需要从后面对应的境界开始修炼就是了。”和光这两年显然也是下了不少功夫在明昧给他默写来的无名诀上,说起怎么修炼无名诀,他已经心里有数。

    “你非要拿到无名诀不可?”魔尊这个时候问出了这一句,和光反问道:“何意?”

    魔尊道:“你该知道我们手里已经没有了可以控制那个女修的筹码,她晋阶如此之快,再这样下去,我们都不会是她的对手。”

    和光看向魔尊,“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放心,我有的是时间,也不缺耐心,更懂得如何选择对我们更有利。”

    听到和光此言,魔尊松了一口气,“如此,走吧。”

    两人同时的往魔洞里去,和光目光一沉,最有利的选择,他心里有数着。

    而明昧很快地感应到和光与魔尊的气息在靠近,魔尊跟和光收到的消息,明昧一手安排的一切,难道她还能不比别的人更清楚。所以,这两个人在这个时候赶来,明昧还能不知道他们为什么?

    “主人主人,我去帮你把他们两个赶走。”带了红心的天阴之火,很是欢快地表示想要去帮明昧把人给赶跑。

    “不用,一时半会的两个各有目的的人是不会对我动手。”明昧阻止了天阴之火。

    魔音虫死了,上善派的人被唯弗带妖救走了,和光哪里还有筹码威胁明昧?

    但是和光想要无名诀,虽然现在他未必能让明昧心甘情愿的把无名诀给他,但是,对于无名诀的执念,明昧就是他的希望,既然是希望,他又怎么会舍得自己亲手毁掉。

    至于魔尊,一个所谓的魔洞,明昧已经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魔族们之所以接二连三的死在魔洞,并不是因为魔气爆动,而是这下面藏着极大的秘密。

    不知怎么的明昧就想到的在有始门的毒气湖下所谓的上古魔兽。

    既然有始门附近都有可能出现被镇压的上古魔兽,那么魔族里面会不会有?

    而为了不让魔族误打误撞进了这样一个地方把魔兽放出来,必是要设禁制封印的。

    正派的印记是不是会让魔族们本能地防备?这里毕竟是魔族的地盘,与其费心地来遮掩正派的气息,何不用个障眼法,把正气变成魔气,把这个地方变成魔气充斥的地方,但是又因为这里的正气与魔族相悖,魔族若是吸多了绝对要出事的。

    久而久之,这不就成了魔族的禁地了?

    想到这里,明昧真心是想夸上一句,这些人们真心是能人,大能啊!

    这件事魔尊一准是知道的,明昧对这和光还有魔尊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评价,煞费苦心做了那么多,累吗?

    算了,她难道不是也费尽心思?既然都是,谁又能说谁不劳心劳力了?

    “轰轰!”明昧正想着都是一样的人,就不说那笑话人的话了,脚下一晃,虽然明昧还在渡劫,周身的灵气强盛着,这么突然的翻动,明昧也有些站不稳。

    “动了,动了。”魔尊又何尝不是感觉到了,心中的欢喜叫他激动地捉住了和光,和光问了一句道:“魔兽出动,你能控制住它们?”

    魔尊给了和光一个他岂会全无准备的眼神,目光灼灼地道:“你忘了我手上有什么?”

    和光懂了,魔音虫。他给明昧下的魔音虫就是魔尊给的,魔尊会只有一只而已?

    凭谁都不会让自己陷入如此尴尬的局面,唯一,绝无可能是唯一。

    魔尊为之而兴奋着,明昧却在沉思,她刚刚满脑子的想法随着如此异动而更加地肯定了。

    下面一定有东西,那她现在到底是要不要继续地吸纳这不是魔气的魔气?

    要是魔气为患,一如怨气与毒气一般,明昧吸纳起来自然是毫不犹豫的,但显然眼下的魔气不是那么一回事,既然不是,吸纳了反而会招来大祸,不知道也就罢了,猜到了,她是绝对的不能再继续错下去。

    明昧吐了一口气,有些拿不准,这个时候归元剑飘到明昧被雷劫覆盖的手下,与明昧肯定地道:“吸纳。镇压是杀不了它们不得已才用的办法,你把它们都杀了,永绝后患。”

    “它们?”归元剑这言外之意让明昧听着那叫一个轻颤的,一个就已经很难对付了,它们那是有几个。

    “你合体期都敢杀一只魔兽,将这里的正气全都吸纳了,你能晋阶至散仙。”归元剑如此地跟明昧说,明昧嘴角抽抽。

    “快吸纳,晋阶的雷劫绝不能停。”归元剑不管明昧是怎么想的,催促着明昧立刻的修炼。

    老大都已经这么说了,后面的和光和魔尊一定也清楚现在是什么情况,明昧想要放弃吸纳这里的正气,他们也绝不允许。

    既然归元剑那么有信心,有了杀魔兽的前例在,没理由事情没办就打退堂鼓,那绝不是她明昧。

    如此,明昧不再犹豫,雷劫落下,她只不断地提升境界,各种气涌入她的身体,又有雷劫护身,不好的东西雷电都给她劈散了,明昧也反应过来雷劫还有这点好处,点了点头表示果然这天下间利弊并存,再想偏心眼的老天难道能够改变雷电的本质?

    而被明昧的异动吸走了和光跟魔尊,终于是逃过一劫的玄通、慎终五人,皆坐在地上捂着身上的伤口喘着气。

    “看样子那位施主救了我们。”灵通寺的大师很公正地说了一句。

    “现在怎么办。一个和光就够难对付,那一位魔族也不好惹。”玄德门大能出声问了一句。

    “适才和光与魔族想将我们一网打尽,却又因明昧女修而奔向而去,说明在他们看来,那明昧女修的威胁比我们更大。”慎终吐字,他跟明昧之间的恩仇纠葛实在是理不清,说不明。但是现在,天梯不曾修复,和光一改之前的的蛰伏出手,证明他已经无所顾忌,要行杀道。

    上善派的前车之鉴在前,和光先前让各门派出手灭上善派,彼时他一定是受到了限制,不便于亲自出手,现在他出手,证明先前掣肘于他的问题已经不复存在。

    这于他们可不是好事,哪怕他们有心要跟和光斗,斗不过啊!

    看看他们现在的样子就是最好的证明,五个对二,全无还手之力。

    想他们在未形界早就已经是横得着走了,结果现在被人打成这个模样,险些命都要没了。

    “现在你们的意思是指着她了?”五色门的大能听出他慎终的意思,转口问了一句。

    “不指着她,指我们?”玄通反问一句,他们要是有得指,还用得着现在这个模样?

    哪怕不想认,那也得认!一群人吸气吐气的,力争不让自己被气死。

    既然认了,现在怎么办?

    都看了玄通,玄通道:“咱们先回去吧?”

    一句话引得一群人一都看向他,不确定他是不是在说笑。

    “我们留下就是送死,眼下他们既然冲着明昧去,一定是有要紧的事。和光还想从她手里拿到无名诀,轻易不会想取她的性命。再有如今这雷动降下,他们根本不敢轻易妄动,否则雷劫感应到他们,他们吃不了兜着走。”玄通这一通解释的,确实没错。

    留下既是帮不上忙,这个时候死了就是白死。反正明昧不是好对付的,雷劫对别人来说不是是劫数,对明昧就那是神助攻。

    一般人都默默的不作声了,不作声又何尝不是默认了。

    “走!”慎终一咬牙地丢下这字,竟然是第一个离开的人,一群人都看了他一眼,跟着走了……

    明昧倒是能感应到他们的离去,并不在意,反正他们在不在于她没什么变化。

    既然归元剑已经发了话让她努力的吸纳,明昧是绝对不会再等着的。

    晋阶真仙期内受的是七十二道雷劫,七十二道雷劫受完了,魔尊看到明昧还在不断地吸纳气息,自然是高兴的,高兴之下当然是要迫不及待的就想冲上去,可是,雷声再起,这是,再降雷劫?

    不太确定地抬头看了看,明昧的身上已经再降下了雷劫,魔尊那已经迈出了半步的脚给缩了回来,回头冲着和光道:“这样的人要是不杀,将来必成大患?”

    哪个境界刚入了真仙期就立刻晋阶玄仙的?虽然他承认这里面的气很浓,吸纳完了是可以让人的修为大涨,但也没有这样涨法的好吗?

    好不好的,到了现在的地步,哪里还有他们说要杀人就能杀的地步?

    既然没有,只要明昧的雷劫不停,他们没有明昧的本事,那就只能等着。

    这会儿魔尊的心情很复杂,既是希望明昧将这里的气都吸纳完,又不想明昧修为增进得太快。

    明昧的修为增进得越快,往后他们要对付明昧就会更有难度。可是这么多的气,要是明昧没有吸纳进去,魔兽们又怎么出来?

    而这会儿地下的动静也是越来越大,甚至隐隐传来了吼叫声,那样迫不及待想要出来的情绪,随着声音传扬出来了。

    “差一点,就差一点了!”魔尊听到那些声音眼睛都亮了,那是和光认识了他那么多年却从来没有见过的模样。

    “出来了,你们要出来了,好,好啊!只要你们出来,我就可以带着你们荡平各界,好,好!”

    魔尊这野心真不是一般的大啊,听听他这话说的。和光却没有丝毫的异样,似乎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而于此时,不知是不是因为明昧连晋两阶,而且都是不应该在未形界中晋阶的,雷劫降下数道而来,劈在这魔洞已经开始不断地崩塌。

    这么大的动静是在魔族的地盘,身为魔族又怎么可能会无动于衷。

    但是这雷劫如此凶猛,是他们前未所见的,那一条条比七八岁的孩子都要大的雷电劈下来,单单是威压就让他们不由地退避三舍,岂敢靠近。

    魔尊发现了魔族们想要来探查的举动,将他的威压放了出去,魔族们感应到他的气息,那是比现任的魔尊都要强大,而他们的魔尊已经挥手道:“都散了,此处无事。”

    没有任何的理由,也不打算跟他们解释,这就要将他们都打发走了。

    “此处是魔洞所在处,魔洞这个地方,不说还有雷劫降下,就算没有,也不是我们能进的。”

    我们,当然也包括眼下无形界的魔尊。

    “是!”魔洞存于魔族数万年,这个地方,魔族的人是有进无出,如此,他们又怎么想去查看。

    雷劫降下,无论是人是妖或是魔是鬼都是一般的。要是这魔洞能毁了,正合他们的意。

    人、妖、魔、鬼。其实从本质而论是一般的,趋吉避凶都是本能。临于利己或是利人之前,能舍己为人的,并无几人。

    明昧身上的法衣被这几道一同降下的雷劫劈裂了,这已经是她用了不少宝贝练制成的法衣,没想到也那么不经用。

    可惜她是人,不是蛇,要是能像蛇一样会蜕皮,她的皮,那是比那些所谓的妖兽或是其他的天灵地宝做出来的法衣要强悍,瞧瞧她浑身那是毫发无伤的。

    不过,皮肤也吸纳了雷电之力,这有一些没有完全的吸收进去的,便闪烁着阵阵雷电之光。

    “嗷嗷嗷。我也不怕雷了,我也不怕雷了啊!”明昧这边在想着要弄出一件新的衣裳套上,那边天阴之火也不知怎么的出现在雷电之中,被劈了一记,它高兴地叫喊起来。

    明昧一眼瞥到它身后的归元剑,这样的事,一准是归元剑做的。

    天阴之火那中心的红色似乎更大更显了,明昧敏锐地感觉到它身上的阴寒之气变少了许多,看起来,顺眼多了。

    当然,这底下的动静越来越大,归元剑突然冲着明昧叫了一声走,明昧一看归元剑往洞内深入而去,连想都不想就追着归元剑而去。

    她一跑,雷电当然是跟着她跑的,魔尊跟和光都同时要追着明昧而去,黑气越来越浓,魔尊不支地停下,“不行,能够镇压魔兽的正气,我顶不住。”

    和光停下脚步问道:“如此,当如何?”

    “你去追人,我在外面接印,这是魔音虫,若是你碰到了魔兽就丢,这是已经被我控制的魔音虫,你只要将它们丢出去,它们自然会去寻找寄主。”魔尊拿出一个红色的盒子弟给和光,和光一顿还是接了过去。

    “你小心。”和光与魔尊说了这一句,魔尊也道:“你也小心。”

    和光将红色的盒子拿在怀里,追随着明昧而去。

    他一走远,本来很是虚弱的魔尊却站了起来,竟然从另一条路走了……

    他并不曾回头,万万没有想到会有人回头,和光直接将手中的红色盒子化成了粉碎。

    明昧此时已经不知跑了多久,就是跟着归元剑走,四处皆是一片漆黑,一般人根本就看不清面目。

    一般人看不清,明昧却瞧得一清二楚,不仅瞧得清楚,就连四周的浊气,她也能瞧得一清二楚。

    “好臭!”明昧还没反应,天阴之火倒是晃着火苗一脸的嫌弃样。

    明昧有心想问一句,昔日赤焰火海里的怨气跟阴气,难道就很香?

    瞄了一眼天阴之火的红色心苗,难道火也真的能变好的?

    这个问题,归元剑一下子就看穿了明昧那满脑子的疑惑,自觉得给明昧解释了起来,“天地所生之火种,虽然因其所带之性质而成,但不是一成不变的。它们相互之间可以吞噬,天地之气,它们也可吸纳,一如你。”

    “你在赤焰火海下吸纳了太多的怨气和阴气,万幸有无嗔的佛经,你也与无嗔一道颂经超度,累积功德,这才将你身上的阴气与怨气化解了。天地万物之气,虽则你能转化,但是一时吸纳太多,总会对你有一定的影响。”

    一番解释,明昧明白了,敢情归元剑从一开始就逼着天阴之火吸纳这里明里看着是魔气,实际却是正气。

    正气,那是由人而生,不同于灵气的是由天地所生,总会有枯竭的时候。正气,只要这天下的人心中还存着正气,这里的正气就不会枯竭。

    “这里都是正气对吗?”明昧有所猜测,但是得不到肯定,既然归元剑早就已经看破了,明昧也就干脆地问了出来。

    “是,这里的一切都是正气,化真价实的正气。而且并不仅仅是出自于未形界的正气。”归元剑这最后的一句惊得叫明昧都顿住了。

    “不仅仅是出自于未形界的正气?还有其他地方的正气也被放在了这里?”明昧组织了归元剑的意思再问。

    归元剑道:“是。未形界不过是三千世界中的一个微不足道的小界罢了,不值一提。想要游历三千世界,非以证道而不可,你只要努力,会可以的。”

    73.073章兽下藏兽?

    归元剑对明昧的信任, 还有归元剑所透露出来的意思, 都是让明昧为之而振奋的。

    “证道。我会的!”明昧肯定地说。

    走到她这一步,她只能不断地往前, 绝不后退。

    “吼!”一声吼叫起,接着一个声音道:“我闻到了人味,好香的人味。没想到我几万年没有出来,马上要出来了, 竟然会有这样一份大礼等着我, 好, 好!”

    “闭嘴,想着吃人肉,先出去再说。”又一个声音不悦斥了一声。

    “哎哟, 终于要出去了,我可是真高兴, 真高兴啊!”这一回竟然是一个不阴不阳的声音。

    “趁它们还没有完全挣脱封印,杀了他们。”归元剑与明昧说话, 明昧立刻伸手握住归元剑。“我把这里的正气都吸光了没关系吧?”

    算是后知知觉地想到这事,归元剑道:“正气不会因为你不吸纳或是吸纳而存在。会有人引着正气到此,只是为了镇压魔兽而已, 你杀了它们,难道不比让镇压好?”

    当然还杀了比镇压的好。明昧不再有疑惑,几个纵跃, 她已经看到对面的三只妖兽, 一个个眼睛发红地看着明昧, 明昧此时也同样是看着它们。

    “雷劫?什么时候雷劫这么没用,竟然能让一个人修带着跑。”明昧身上的雷劫那是还没完啊,雷电的气息,对面已经不知道活了多少的妖兽会看不出来?

    “轰!”明昧才不管它们说了什么,挥剑而出,明昧并没有打算一网打尽,而是击向最左边的那一只。

    “哎哟,这个小人修是觉得惊蛰你看起来很好欺负,所以一出手就想要你死。呵呵!”不阴不阳的声音看到明昧的动作如此地说了一句,明昧并没有看它一眼,剑已出招,她等着只叫惊蛰的兽还手。

    黑暗之中,最左边的兽竟然张口想要吞了下明昧的剑招,明昧一眼看过,招已经再出。

    本以来明昧的剑招没什么,张口就想要吞下惊蛰兽,吞进了嘴里才知道,明昧的剑招那是相当的有什么。剑气哪怕入了它的肚子,那也跟活着一样在它的体内横冲直撞,魔兽直接是被明昧的剑气从内而外地砍开了几道痕。

    浓浓的血腥味很快漫开了,本来在看笑话的兽在闻到血腥味后皆是凛,再见明昧扬剑而起,它们都想动。

    “别动,一动雷劫以为我们要帮她渡劫,就凭我们现在的状况,抗不住雷劫。”还是挨了明昧一招的惊蛰兽出言提醒了一句,让另两只蠢蠢欲动的兽都安份地停下了。

    明昧同样也听到它的话,雷劫,那真是人与妖、魔、鬼无一不怕的,不怕的人,自然就会横行无忌。

    那么明昧此刻就是横行无忌。三只魔兽,它们忌于雷劫而不敢轻举妄动,那就别怪明昧借着雷劫杀它们了。

    明昧想着,剑再次挥出,此时也让心剑幻化而出,数十个手持红色剑的明昧团团将三只魔兽围住了。

    雷劫降下,竟然还劈得每人一道,瞬间将整个山洞都照亮了,三只魔兽正为眼见所见而惊讶时,明昧的剑已经再次出鞘了。它们想躲,真是想的!然而这里本就设了禁制,要不然它们也不会被困在这个地方出不去。

    正气会压制它们的修为不假,真正镇压它们的是别的东西,明昧挥剑而出,它们那么一动,牵一发而动全身,明昧听到一阵轰隆隆的声音。

    她才看到,在这三只魔兽的下面,竟然都用比她还要大的铁链将它们锁住,随着它们一动,上面竟然浮现了经文,更听到有人念经的声音。

    额,又碰到到了上古大能的佛修?

    念头那么一闪而过,被铁链锁住,连尽力闪躲都不能的魔兽们,结结实实地挨下了明昧挥出的剑气,发出一阵怪叫,叫得地动山摇的。

    还没算走远的玄通几个听到了声音都同时回过了头,都已经是修炼到渡劫期的人了,这么大的动静他们又不是傻的,还能区分不出来并不是普通的魔兽?

    “这是上古魔兽的叫声?”灵通寺的大能问了一句,声音传出的威压让他们都受到了一定的牵制,不由的脱口而问。

    “有始门中有出现了魔兽是真是假?”五色门那位顺口地问了一句,这件事关系重大,他们都不敢马虎。

    “是!而且被那女修斩杀了。”慎终之所以选择与明昧和解,那也是领了明昧斩杀魔兽这份情。

    魔兽出动,怕是倾尽他们有始门之力也未必见得能将魔兽诛之,满门的救命之恩,慎终岂能不认?

    无论明昧杀魔兽的初衷是什么,有始门受了她的恩不假。慎终是个恩怨分明的人。明昧杀了道生还有数个有始门的弟子,更在有始门投入了天阴之火,致使有始门至今还受天阴之火为患。这样的仇本是要报,但是比起满门的救命之恩来,恩怨相抵,便罢了。

    “听声音不止一只。”玄通竖起耳朵的。

    三个声音齐出,他们分不出来?

    分出来又如何?

    五人面面相觑了半响,最终,灵通寺道:“和光与那魔族已经够难对付了,再加上三只上古魔兽。”

    “走。”让人没想到的是,最先说出这个字的会是慎终,这走,是离开还是往回走啊?

    慎终用行动表明了究竟怎么走,人已经往魔洞的方向去,余下的人,谁家的仇都不及有始门吧,但是魔兽要是跑出来了,这可是未形界的大祸。

    让明昧一对二,因着明昧有无名诀护身,不管怎么样和光都不会轻易取明昧的命,而且明昧的手段也确实是了不得,境界也远在他们之上,他们五个对一个,那也是心里忒没数。

    但是加上三只魔兽,他们无论如何也绝不能一走了之,纵然是死,也得去帮忙。

    明昧不知这五位竟然也会去而复返,剑一出,她将没
邻居小说推荐:娇妻入怀:霸道老公,轻轻宠 蜜恋甜妻:傲娇帝少,轻轻宠 蜜捕鲜妻:冥少,请下套! 穿成替身女配[穿书] 糙猎户的公主兔 人人都爱马文才 七零空间小娇女 精神病人思维广 废物美人逆袭指南[快穿] 农家好老攻 戏精王子 听谜 穿成总裁的情妇[穿书] 天医凤九 穿成大佬假妹妹 谁能凭爱意将月亮私有 黑白世界,彩色的他 神秘老公,STOP! 娇宠难耐(出版书) 我在七零混社会 盛世独宠:黑帝的狂妻 穿书之末世娇宠 封先生的宠爱 玄学大佬在现代 女配逆袭记[快穿]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倒霉女配修真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倒霉女配修真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