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阿特曼

类别:纯爱耽美 作者:燕戟 书名:卡牌之生而为王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你说,有谁能解开我们的谜语吗?”

    棕发男孩坐在橡木长桌上,托腮兴致勃勃望着门口,两腿悬空晃悠。

    “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秘密营地了!”

    “啧,这么乱的地方,我才不要。”

    森兰挑剔地扫视几乎堆到屋顶的杂物和满地的羊皮纸球,只肯固执站在刚被清扫出来的小格子里,生怕蹭脏自己的深蓝色小星袍。嘎吱嘎吱的声音响起,缺胳膊断腿的‘残疾’炼金机械人正拿着块羊皮清理灰尘,只是速度实在慢的出奇,这么久才清理出刚足够森兰站的地方。

    “如果一个聪明人的话,他会选择更好的地方作为聚会点。”

    森兰高抬着下巴,余光扫过阿特曼,状若漫不经心地慢吞吞道:

    “比如说一栋古老城堡的会客室,我认为那里就十分合适。”

    “阿森,你是在邀请我去你家里吗!”

    “谁邀请你了!”

    贵族少年顿时反驳,着重道:“我只是举个例子!”

    “诶,我是不是第一个被你邀请去玩的人呐?”

    “当然不是!再说了,我只是举个例子而已,并不是邀请你过去!”

    “啊,好遗憾。”

    阿特曼眉毛耷拉下来,看起来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腿也不晃了,那双棕褐色的眸子望向森兰。

    “我还以为我是你最好的朋友呢。”

    “哼!”

    小贵族傲娇哼了一声,拧眉打量四周,终于忍不住从空间戒指里拿出来几个大师级别的机械仆人,指挥着他们开始打扫。从下午一直到黄昏,才勉强收拾出个样子来。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人再找过来。眼看着快要到饭点,阿特曼叹了口气,失望嘟囔:

    “是不是咱们的谜题太难了,怎么都没人能解开啊。”

    “恕我直言,这种难度的问题我在三岁的时候就能够解决了。”

    “阿森真棒!”

    阿特曼十分给面子的热烈夸赞,他利落从长桌上跳了下来,拍了拍裤子。

    “没有人的话,以后这就是我们两个的秘密营地啦!”

    “走吧,听说今天有焦糖布丁呢,可不能让图兰索导师都吃了!”

    不知道是被那个词戳到了心,森兰忽然感觉有些快乐,再看着连他家马厩都比不上的破屋子也顺眼了多。他矜持的嘴角上挑了微小的弧度。就在两人准备离开的时候,机械运转的隆隆声响从房间深处传来,那老旧的棕木门开始转动,露出一副极为陈旧的画像。

    画像后,一个瘦小的身影小心翼翼探过头来,左右张望。他肤色黝黑,尖尖长耳垂落下来,眼瞳深蓝。仿佛看不太清楚似的,他眯着眼,向密室内看去,被阿特曼和森兰注视的目光吓了一跳,差点又缩回去,胆子很小的样子。

    “那个……之前在课桌上刻下谜题的,是你们吗?”

    他怯怯询问道。

    “是的是的,都一天了总算有人找来!”

    阿特曼热情应道,拉过脸色有些难看的森兰,好奇看向那暗精灵。

    “我叫阿特曼,他是森兰。你叫什么名字啊。”

    森兰犀利挑剔的目光如同利刃般狠狠扎在暗精灵身上,只可惜这个种族全是近视眼,即使看人就是两个模糊色块,再锐利的目光也完全没有杀伤力。

    “我叫梅菲特。”

    暗精灵害羞的笑了笑,期期艾艾道:

    “以后我能跟你们一起玩吗?”

    “当然!”

    “哼。”

    * *

    “森兰,药剂好难哦,我不想学。”

    阿特曼哀叹的把书啪地合上,放弃似的躺倒在草地里,滚来滚去。草屑沾到了他的发丝上,他不在意,一直滚到森兰的身边。玫瑰金发男孩正绷着脸看书,鹅毛笔在羊皮纸写下一串串赏心悦目的字迹。森兰认认真真看书,阿特曼认认真真看森兰,欣赏自己好友学识渊博的同时也悄悄欣赏着那幅好样貌。

    十岁的少年相比之前长开了些,俊朗矜贵,雌雄莫辨的漂亮。就好像从史诗图画中绘制的天使,现在星院里已经有女孩给森兰递情书了。

    可能是阿特曼的目光太过炽热,森兰嘴角抿的越来越紧,终于抬起眼皮瞥了他一眼,冷嘲热讽:

    “怎么,难道伟大的命运之子也有不会的东西?”

    “又不是我想当的。”

    阿特曼小声嘟囔道,却不知怎的刺激到了森兰。他噌地站起身,绷着脸卷着自己的羊皮纸大步走开。阿特曼忙两步追上去,茫然不解地看向自己的好友,疑惑追问道:

    “阿森,你怎么了?”

    “不要这么叫我!”

    森兰嘴角紧抿,灰眸锐利,那些刻薄的言语不知怎的就从他嘴里蹿了出来:

    “你是不是跟谁都这么亲热!”

    话出口的瞬间森兰就后悔了,但最昂贵的药剂也不能逆转时间。

    “森兰·海尔第!”

    阿特曼从来没用过这种声音说话,严厉又愤怒,好像在质问敌人似的。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森兰手瞬间攥紧,竭尽全力才绷住脸上的冷漠与不在乎。他听到自己冰冷疏离道:

    “我怎么回事……和你有什么关系。”

    说罢,他大步离去。背后再也没有人追过来,也没有了那些一直都热情洋溢的棕发男孩。

    他们在冷战。

    从认识到现在,第一次冷战。在课堂上,从来都形影不离的两人分开,一人坐在最前面,一人坐在最后,没说过一句话。午餐也不再一起,即使见面也是擦肩而过,仿佛是陌生人。那间密室森兰再也没去过,只是孤僻往返于寝室与药剂室之间。

    阿特曼有很多朋友,他跟谁都聊得来。

    这件事森兰早就知道,冷战似乎对他根本没有任何影响。无论是在课堂还是课后,他即使再不想关注也总能看到棕发男孩被一群人包围着,热烈快乐的讨论着什么。他站在人群中央,侃侃而谈,散发出一种特殊的魅力,吸引人不由自主的聚拢在他的身边,听从他的命令。

    而森兰就不同,即使他是贵族典范,成绩最为优秀的,家室显赫,但他从来都是独来独往。那贵族的做派以及疏离礼貌的话语将他与其他人隔离开来。来奥兰纳上学的通常是战争中失去全部亲人的孤儿,向他这样的贵族绝对是凤毛麟角。阶级无论在那里都存在。他没有任何朋友,也不屑和那些傻兮兮天真流鼻涕的小孩玩在一起。

    家族严苛的教育让他习惯只与精英交往,全神贯注于学习与提升实力。从来到奥兰纳到现在,只有阿特曼敲碎了那层冰壳,亲亲热热的来到了他的身边。在他走后,那些温度似乎也一并被带走了。

    他是命运之子。

    森兰有些茫然的想,这个消息在上个月的时候风一般传遍了整个奥兰纳,从此以后所有人看他们的眼神都变了。曾经别人都说阿特曼是森兰的小跟班,走了龙屎运才能跟在贵族大人身边。现在他们之间的关系仿佛反过劲儿来,那些人一个个的又开始说果然贵族的眼光就是不一样,一早就跟伟大的命运之子打好了关系。能成为他最信赖的朋友,那个森兰绝对是幸运女神的私生子!

    他才不是什么命运女神的私生子。

    森兰想要严厉反驳。

    刚见到这个棕发小孩的时候他身上甚至没有一件得体的衣服,除了实力还凑活,几乎没一样比得上他!如果不是他先黏上了,自己怎么可能跟他交朋友呢!

    然而导师们也开始转变态度,他们更喜欢叫阿特曼起来答题,更喜欢让他来讲解自己的思路。每次都给他布置额外的昨夜,看向他的目光充满了期待与欣慰,几乎在看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这些待遇以前都是森兰的。但他不在乎,他感情本来就淡漠,离开奥兰纳,这些当导师的星徒与同学说不定就再也没机会见到,和陌生人也没什么区别。

    他为什么要在意陌生人的目光。

    只是当一天晚上,他回城堡向爷爷汇报学习进度。汇报完后老人一如反常没有让他回去休息,他的拄着拐杖,注视着窗外漆黑天幕,目光有些落寞。

    “森兰。”

    他听到爷爷开口,声音中带了叹息。

    “不得不说,图兰索那老家伙收了个好学徒。”

    “你以后要多跟阿特曼相处,记得……”

    咔。

    他似乎听到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裂开了,过往的骄傲与自信轰然崩塌碎裂,露出**又遍体鳞伤的自我。他不敢置信地看向老人,疯狂的想要质疑,嘴唇颤抖。然而最后,他说:

    “好。”

    这天后,他一如往常的回到奥兰纳。仍旧过着和曾经没什么两样的日子。和阿特曼形影不离,打闹,玩笑,学习,调侃。但是森兰知道,有黑色荆棘扎根在自己心脏深处,不断蔓延,生长出带毒的尖刺。

    荆棘的名字,叫做嫉妒。

    一直以来都是天之骄子的森兰,终于体会到了嫉妒的感觉。他竭尽全力,用大量的时间来看书,学习,研究,将一切都做到最好,但却什么都不能改变。无论是爷爷还是其他人,他们都只能看到命运之子。看到那个棕发的小个子。和阿特曼的相处让他感到疲惫,再不复之前的轻松惬意。

    忽然有一天,森兰从噩梦中惊醒。他梦到自己变成了漆黑的怪物,浑身散发着剧毒与恶臭。他的心脏完全被荆棘寄生缠绕,血都出来了。恍然间他觉察到,内心的毒疮不知何时开始溃烂流脓,在忙碌的追逐中他不知不觉间开始失去自我,庸庸碌碌,为了他人的目光而活,已经变得连自己都不认识了。

    “这样下去不行。”

    他在心里严肃告诫自己。

    “这样下去不行。”

    阿特曼没有错,成为命运之子也不是他能够选择的。出问题的是他自己。

    森兰心知肚明,但仍旧忍不住,在和阿特曼相处时露出了那漆黑骇人的锐刺。他太过分了,可能阿特曼不会再原谅。分开一段时间,对他们两个人都好。

    但是森兰不能忍受,自己造成的错误却逃避补偿。

    他现在还是不能正面面对阿特曼,生怕那还没有完全消解下来的刻薄再次发作。想到那人糟糕的药剂成绩,森兰开始挤出时间,在忙碌的学习中编写了一本书。里面详细讲解了各种炼制药剂的手法,从简单到复杂,附录上记录了无数他研制出的药方。

    这些价值连城的配方就这样被简简单单的写进了一本书中,森兰精益求精,改了又改,将那本书从一指厚增添到了两指。编书时他全神贯注,不知不觉心态竟然逐渐平和了下来,他很久没有再关注别人落到阿特曼身上的目光了,甚至连棕发男孩都很少再想起,那些嫉妒与黑暗似乎开始消退,他在变得正常。

    只是偶尔会产生莫名的孤独感,全被森兰刻意忽视压了下来。忽然有一天,阿特曼被图兰索带了出去,似乎要有什么重大的任务。他离开那天几乎整个奥兰纳都去送行了,森兰也去了,远远站在最后。他看着阿特曼左右张望,似乎在寻找什么,即使连图兰索几番催促也仍旧扭着头不肯离开。

    他在寻找自己。

    森兰意识到,压抑的感情几乎喷涌而出,但想起自己还没有编完的那本书,他即将迈出的步子又收了回去。

    等他回来吧。

    森兰想到,看着阿特曼最后被等的不耐烦的图兰索抽了下头,训斥几句,这才依依不舍离开。

    等他回来,自己就道歉好了。

    可他没有想到,阿特曼差点就回不来了。

    当听到前线传来图兰索大师牺牲,命运之子消失下落不明的消息后,森兰如同五雷轰顶。一夜辗转反侧,他给爷爷留了封长信,偷偷进来家族宝库,把自己从头武装到牙齿,最后拿走了家藏宝库中的永恒虚种,收拾行囊奔赴前线。

    战争远比想象中残忍可怕,即使森兰生性谨慎多疑,毕竟年龄尚小,几次三番陷入绝境濒临死亡,再也顾及不了什么形象和整洁,他硬生生靠着那些价值千金的炼金器以及药剂撑了下来,当他在深渊中找到阿特曼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多月后了。棕发少年几乎全身都被烧伤,胸膛起伏微弱,只剩下一口气。

    周围是蠢蠢欲动的魔兽,护着他的炼金防具已经脆弱的只剩下半透明的膜,恐怕过不了几日就要完全消失。精疲力尽的森兰忍不住后怕,他连滚带爬的到阿特曼身边,掰开牙缝将最后一瓶宗师级恢复药剂直接灌下。当看到棕发少年缓慢睁开眼,恢复神智时,森兰如释重负,几乎废了全部的力气才憋回那泪意。原本无论如何都出不了口的道歉顺畅的不可思议。

    “对不起。”

    “对不起。”

    两人异口同声,随后都愣住了。阿特曼率先回过神来,他拉住森兰的手,将自己拱入他的怀中,难过的恳求道:

    “以后我们不要再吵架了,好不好。”

    好。

    森兰听到自己心里许下诺言般慎重。他带着阿特曼,用永恒虚种回到早就设定好的空间坐标。后来自然是众人因为命运之子归来而欣喜,爷爷对他贸然鲁莽行动的训斥。往后的战局布置也发生调整。这次行程阿特曼又获得了两项强悍的卡牌能力,整体实力更上一层楼,基本已经能够从奥兰纳毕业,开始带领人类联军反击混沌大帝的入侵。

    森兰把终于编纂完成的药剂书慎而重之给了阿特曼,与此同时还有永恒虚种。命运之子的使命实在是太过危险,他会比自己更需要这个。

    阿特曼极为忙碌,他聚拢了一批可靠的同伴,前线捷报频频传来,吟游诗人都不再颂唱神的史诗,而是歌颂命运之子阿特曼的故事。只是每隔两个月,这位已经家喻户晓的命运之子都会回到奥兰纳,在那棵晨曦树下,贵族少年如约等候。他们会背靠背坐在树下,享受一整个下午的难得闲暇时光。

    当然,还有惯例考验背书的时刻。

    “为什么你能忍受那么枯燥的炼药啊!我们聊点别的不好吗?比如说我把那群混沌种赶回老巢的事……”

    “不学也得学,把书都给我背过。”

    “噫呜呜噫!”

    * *

    “放开我,你快点走!”

    瓢泼大雨瀑布般洒落,天地间仿佛破开了一个口子,暴雨铺天盖地奔涌而出,炸雷震耳欲聋,天地之间全笼在一片模糊水幕中。黑沉沉的天像是要崩塌下来一样,本就崎岖的山路更加陡峭湿滑。集聚的雨水顺着沟壑缝隙淌下,汹涌湍急,宛如一道道小溪。

    一个渺小的身影艰难攀登着山峰,他背上还背着一个人。血水掺杂着雨水流淌而下,背上那人的双腿无力垂下,遍布刻骨伤痕,翻卷起来,被雨水泡的发白。唯一一块雨布裹紧了他,却让更多雨水倾降在下面那人的身上。

    狂风卷着暴雨鞭子似的狠狠劈向那人,劈的那瘦小身躯更加佝偻,一步一滑,但他却从未摔倒,艰难跨过一个个水坑乱石。长蛇般闪电骤然撕裂天际,周围岩石被映地明晃晃白成一片,电光短暂映照下男孩匆忙回头,看到了背后黑压压如潮水般的混沌大帝派来的追兵。

    那些形容可怖的怪物残暴不堪,智商却堪忧。他已经甩掉了一半,只是极近枯竭的体力和冰冷大雨中流失的体温令他手脚仿佛灌了铅,举步维艰。他尽量不动声色,表现如常。然而身躯的颤抖却仍旧被趴在背上的人感觉到了。在此即彼伏的炸雷声中那人扯着嗓子,厉声道:

    “快放我下来!你去找学院的老师,我自己能撑住!”

    “不要晃,森兰。”

    阿特曼吐出一口气,漫天密集雨点打的他睁不开眼,嘴角却依旧勾起。

    “刚才差点没站稳,咱俩就要一起滚落山崖了。”

    森兰顿时不敢再动,浑身僵硬。他伏在阿特曼耳边,咬牙切齿,尾音发颤: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开玩笑……”

    阿特曼有气无力地笑了笑,奋力翻过又一道山岭。他踩在一个个陡峭几乎看不清的石缝上,借助着它们向上攀爬。背后的追兵似乎更近了,他头也不回地甩出去一个炼金物件,轰然爆炸伴随着热浪石屑猛地炸开,爆炸的瞬间他将森兰护在怀里,背后火辣辣剧痛,但与此同时他也被气浪推得向前扑了过去,再次将那些混沌种们抛到了身后。

    “森兰,你觉得混沌大帝长得怎么样。”

    深入骨髓的痛楚和疲惫几乎要将阿特曼压垮,眼前发黑,神志模糊,超凡的意志力撑着他再次稳住颤抖的双腿,背着森兰向前跑去。嘴里不着调地天马行空。

    “我觉得他长得不如你好看。”

    “我……”

    森兰哽咽了下,知道他是在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但是话茬却怎么也接不下去。他喉头仿佛堵着一块大石,让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我……”

    “说说话。”

    黑暗中阿特曼不小心踩到了一块滚石,猛地滑了一下,差点带着他和背上的少年一起滚落山峰。他喘着气,跌跌撞撞的继续向前奔跑,上气不接下气,仅凭一股意志力在撑着。

    “说什么都好。”

    “我……”

    森兰眼眶酸涩,雨水顺着他的眼角流下。他搂着阿特曼的脖子,声线颤抖轻的极近破碎:

    “阿特曼,回一下头。”

    在棕发少年侧过脸来的瞬间,他向前探过身去,唇瓣掠过阿特曼冰冷的眉心。失去血色的唇和冰一样冷,但落在眉心时的感觉确实炽热熨帖的,仿佛一片热烘烘蓬松的羽毛,飘飘悠悠落到了心上。

    “这是祝福,母亲告诉我的。”

    森兰匆匆解释道,仿若掩饰。几乎要被雨声和炸雷声完全掩盖。

    “我相信你。”

    “我的天神。”

    阿特曼感叹一声:

    “阿森,你·妈妈说的对,我现在感觉精神抖擞,浑身都有使不完的劲儿。”

    之前完全透支的力量到现在终于恢复了些,榨取骨缝最深处的残留星能,耀眼刺目的银光瞬时撕裂天际,银白色的海燕在暴风雨中翱翔,下一秒,带着两人消失在了原地。

    再睁眼,两人已经出现在了奥兰纳的门前。当惊喜愕然奔跑过来的星徒们接过重伤的森兰,阿特曼呼出一口气,再也没有多余的力气,连笑带喘地躺倒在雨水中,任由倾盆大雨砸在身上。

    “你的祝福,我给满分。”

    * *

    “森兰,森兰,我想看看二十年后的我长什么样嘛。”

    “你就让我看看,让我看一看。”

    “哼,男孩子,不要撒娇似的拖长声音说话。”

    森兰严厉指责道,面对阿特曼的祈求他显得十分冷酷无情,毫不动摇。然后他冷酷无情的召唤出了自己变换为银蚁的本源卡牌,阿特曼兴致勃勃召唤出金蝶,当金蝶包裹住银蚁时,新的身影出现。只是可能因为命运之子身份特殊,每次那个身形都只有虚影,脸部看不清楚。

    “诶,我也想看看你长大后的样子。”

    阿特曼感叹,门被敲响,龙骑士刃探过头来,笑着催促。战事越发紧急,空闲的时间逐渐减少。就连短暂的相处都弥足珍贵。

    “你该走了。”

    森兰推了推他,阿特曼却向刃表示再给他几分钟。门被关上,他回过头来,神秘兮兮从口袋中拎出来一块怀表。琥珀色的袖珍表身格外精致,里面指针全是金色的,尖端好像一个个桃心。

    “不愧是艾迪妮大师的作品……”

    森兰感叹道,怀表通体由整个的圣级安息水晶制造而成,珍贵极了。忽然他看到阿特曼打开怀表,毫不留情地从中直接掰下来一根表针来,他顿时急了,忙阻止:

    “你在干什么!”

    “喏,拿着它,你就能找到我了。”

    阿特曼笑嘻嘻道,狡黠眨了眨眼睛。

    “如果你想我的话,就可以用它来看我。”

    “别告诉别人,表针我只给你一个人。你总能找到我,不是吗?”

    * *

    炼金灯的光芒下,一双手将试管中的赤红色溶液加入沸腾的坩埚中。手很稳,没有溅起丁点水花。倒入坩埚中的溶液迅速和原本的粉末溶解到一起,然而就在半溶的时候,里面突然泛起无数墨绿色的气泡,只听砰地一声,坩埚中一片焦黑,混合失败。

    森兰严谨记录下融合时间以及反应结果,手一挥,焦黑一片的坩埚和药剂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崭新的锅。他重又开始试验,进度又到了最关键的时候,身后的门却突然被推开了。一个身影裹挟着寒风闯了进来,跌跌撞撞就扑进了长绒沙发上。

    森兰手一抖,坩埚顿时又重蹈覆辙。

    “啧,瞧你做的好事。”

    贵族少年拧着眉,看到沙发上的白色长毛被土染灰眼角抽了抽,受不了的推了推瘫倒在上面的少年,语气不善:

    “滚去你的吊床睡。”

    整个人埋在沙发里的狼狈少年却动都没动,连呼吸起伏都极微弱。棕发上还沾染着晶莹的雪花,只凑过去就觉得冰冷无比,完全没有活人的温度。森兰呼吸一窒,伸过去的手迟疑落到了他的肩膀上,不敢用力,轻轻推了推,声音轻了无数倍,深处隐藏着担忧:

    “喂,你这家伙别装死啊。”

    “累死我了……阿森我想喝可可。”

    闷闷的声音传来,森兰不自觉松了口气,他撇了撇嘴角,讽刺抱怨道:

    “是是是,阿特曼老爷,您的仆人森兰为你效劳。”

    点燃壁炉,高塔中满是热可可的醇厚的香气。阿特曼一口气灌下去,这才原地复活,满足叹了口气。

    “唉,森兰,要没了你我可怎么办啊。”

    “哼。”

    一条驼绒毛巾迎面扔来,直接糊到了阿特曼的脸上。

    “恕我直言,您身上的泥水全都滴到地毯上了。”

    棕发被擦得毛绒炸起,阿特曼裹着毛毯抱着森兰又给他泡的一杯可可,靠在壁炉旁的软垫上。橘红色的火光映在他的眼眸中,看起来温暖又灼热,就好像一蓬炽烈燃烧的火焰。仿佛被火焰灼伤,森兰避开了目光,状若伏在桌边继续修改药剂配方,实则鹅毛笔在羊皮纸上画出一团团乱糟糟的线,就如同他的心一样。

    “诶,这次我能呆三天呢。”

    阿特曼抱着鹅绒垫子懒洋洋笑着看向森兰。

    “想吃点什么,我给你做。”

    “三天后去哪。”

    森兰干巴巴问道,没有被阿特曼讨饶回避的目光打动,坚持问道:

    “回答我的问题。”

    “三天后嘛,我们去一座小土坡。”

    阿特曼有些理亏的摸了摸鼻子,在森兰严厉的目光中改了口:

    “好了,只不过是个火山而已。你知道的,只有极东熔岩之城的高温才能锻造锻造出斩杀混沌之王的佩剑。”

    “等几天再去。”

    森兰斩钉截铁道:

    “我的药剂估计有十天,不,七天就能炼好。带上它再去。”

    阿特曼不说话,只是歉意地笑。森兰就明白了他的选择,心中涌起怒意,更多的却是焦躁无力。这件事他帮不上忙,除了炼制药剂外丁点用处也没有,强行跟过去不过是阿特曼的负担。向来骄傲的少年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弱小与无能为力。

    他低下头去,用沉默来掩饰自己的狼狈。

    “森兰。”

    不知何时阿特曼已经走到了他的身后,棕发少年头亲昵搁在森兰的肩膀上,噙着笑意,半是撒娇半是抱怨

    “不来祝福我一下吗?去火山好危险的。”

    “我管你危不危险。”

    森兰嘲讽,他推了推阿特曼,没推动。被冰雪浸地冰凉的身躯此时已经被壁炉烘地热乎乎的,就好像个火炉,贴在自己背后,烤的森兰脸有些发烫。阿特曼还在那里玩笑似的撒娇,森兰受不住,匆匆侧过脸唇瓣蜻蜓点水似的在他眉心蹭过,心跳如擂鼓。下一秒,他听到阿特曼轻声道:

    “森兰,我快要成神了。”

    “哦。”

    他听到自己干巴巴的回应道。之前浓郁的情绪似乎瞬间就冷却了下来,只剩下一蓬灰烬。心脏仿佛被无形的手掌攥紧,让他喘不过气来,就连声音也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哦。”

    * *

    “成功的几率有多大。”

    在最终战前,阿特曼最后一次来到高塔。他沉默了很多,坐在吊床上眉心总是拧着,愣愣盯着一点出神,似乎在思索什么问题。森兰从来没见过他这幅神态,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大半,他终于忍不住去问。

    “肯定没问题的,我用光阴箭鱼看到过了。不会出差错。”

    “可是,那是神……”

    “阿森,放心。”

    阿特曼安抚笑道,转移了话题。

    “阿森,你的生日就快要到了吧,到时候我让整个世界给你庆生好不好。”

    “啧,你有毛病吗?”

    森兰顿时绷不住脸了,仿佛被戳中心事般,气急败坏中带了几些掩饰不住的羞赧。阿特曼哈哈大笑,站起身。

    “我要走了。”

    “快滚蛋!”

    森兰毫不留情,但心底不知怎的,却生出一抹忧虑。他盯着少年离去的背影,终于忍不住追了出去,扒在门口大声强调道:

    “我的生日是在后天,你可要记清楚了!”

    “一言为定!”

    “后天,我会回来的。”

    * *

    混沌大帝被封印,安第斯忒重获新生的捷报飞快传遍了整个大陆,所有人都在欢呼雀跃,他们将这一日定为‘卡皇’日,所有种族都在来歌颂纪念那个人。

    生日那天,森兰静静在晨曦树下等了很久,从清晨到黄昏,从希望到失望。森兰没有等到那个棕发少年。他直接用表针定为寻找,却发现完全失去了作用。它就像跟普通的金表针,没有半分反应。

    只有阿特曼活着,他才能够通过表针找到他。

    森兰又等了很长很长时间。

    几天,几个月,几年。几十年,几百年。

    阿特曼的时间观念,真的很差。

    * *

    传说这个世界曾经是有蝴蝶的。

    后来神明憎恶了蝴蝶。

    “哇这是什么,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东西。”

    “应该是蝴蝶吧,我在历史书上见到过。”

    新生的世界,距离上一次遭遇灭顶之灾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各个种族在新的世界繁衍生息,摩特村是个不起眼的小村庄,从来没有出现过什么大人物。只是在今年,诞生了一个天资聪颖的小孩。

    他容貌并不出色,棕发棕眸,但却有天赋最强,甫一诞生就有巨龙降临,将自己还在蛋中的孩子送与他。五岁时就觉醒了卡牌,长大过程中更是有数不胜数的奇异经历,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这个男孩被誉为神明的宠儿。但与此同时,他又特别倒霉,走路总是会摔跤。

    幸运的阿特,倒霉的阿特。

    村里人这样称呼他,男孩也不介意,只是笑。没有人的时候他总喜欢坐在最高的树杈上,眺望天空。

    神到底是什么呢?

    他经常会思考,是不是真的和大人们说的一样,苍穹上会不会有一双眼睛,正在注视着他呢。

    神应该是个好人吧。

    他想。饭熟了,从村庄里传来呼唤声。阿特应和着跃下树枝,欢快跑了回去,半路上却不知怎的,又摔了一跤。

    “怎么老是摔跤。”

    他嘟囔着,揉了揉被摔痛的屁股。

    “神啊,如果你真的存在的话,以后保佑我别再摔跤了吧。”

    极高的苍穹之上,森兰穿着神袍,居高临下俯视阿特。听到男孩的祈祷,他严肃紧绷的嘴角轻挑,偷偷让春风又绊了他一脚。

    恐怕阿特要一直倒霉下去了,神可是小心眼又记仇的。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卡牌之生而为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卡牌之生而为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