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尾声

类别:纯爱耽美 作者:李松儒 书名:听说他们都爱我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忻城

    台风虽已过境, 但气象预报显示强降雨天气还将持续两到三天。正如现在瓢泼大雨在空中肆虐,挟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重重敲击在车窗上。噼里啪啦的声响扰的车内的人不胜其烦,尤其是在江坤从酒店出来后满身低气压的情况下。

    一旁的助理小心翼翼地屏声静气,尽量缩小着自己的存在感。作为江坤的私人助理,他心知江坤此时心情一定不太美妙。任谁拿着热脸贴了冷屁股都不会高兴。说实在的,他现在倒有些同情江坤了。有钱的爹主动想要认儿子,居然被拒绝了。对于楚离的选择他是完全无法理解。想一想庞大的家产, 优渥的生活,高高在上的地位,谁会拒绝这些呢?拒绝的人不会是个傻子吧。当然助理更倾向于楚离是想拿捏一下, 等着江坤二次上门。

    他心里胡乱想着,突然听到江坤吩咐了一句:“去青山疗养院。”

    助理愣了下,飞快看了眼外面的天气,小声道:“现在雨越来越大了, 去那边的路况不太好,您看要不要改个时间?”

    江坤摆摆手, 看着车窗外被狂风吹得东倒西歪的绿化树,眼底掠过一丝阴霾。他当然知道现在风大雨大不适合出行,但被楚离拒绝的愤怒让他心中团着一团火。不知怎么他就想到那个女人,想去看看那个当初背叛他、结果疯了一辈子的人。

    他拿定主意, 助理不再说话,几辆车很快拐向疗养院的方向。

    雨势愈来愈大,车辆行进的速度被拖慢了下来。江坤眼皮垂下做闭目养神状,却是越养越烦。前几日他受的刺激太大, 一直没有修养过来。之所以急着来看楚离,并非看重而是现在的他急需要一个继承人。行简……江坤想到江行简,枯槁的手指握紧了手中的拐杖,心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滋味。多年的精心培养,可惜却不是自己的血脉。早知道……江坤眉头跳了跳,对谢家、谢元珣越发的恼怒起来。当然他还是分得清轻重的,谢家要敲打、要一点点将谢元珣的势力拔出江氏,但不是现在。说到底江坤还是不相信谢家会甘心交出江氏股份,尤其是谢老太太更是让他忌惮万分。

    可惜……江坤嘴皮掀动,至于是可惜什么就无人知道了。

    ……

    一个小时后,江坤见到了正在青山疗养院的楚母。他来时,江行简找的两名护工一名下班,一名去帮楚母领药,只留楚母独自在房间内看电视。

    二十年不见,时光仿佛特别优待美人,楚母的模样没有大的改变,似在时光中定格,依然是江坤记忆中的样子。隔着门上的玻璃窗,江坤眼神沉沉地看着楚母。不知电视里演了什么,楚母突然笑了起来。一时神情灿烂如春花绽放,看着完全不像是四十多岁的人。

    这一幕激活了江坤的记忆。两人在最初相识时,楚母便喜欢这样对他笑。成熟稳重又多金的男人,青春漂亮的女人,楚母年少时做过最美的梦也不过是希望遇到这样一个男人。然而她那时候还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都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直到她发现江坤骗了自己,其实早已有了妻室,想离开已经不是那么容易了。

    回忆到这里截止,江坤伸手就要推开门。助理恰好上前一步:“江先生,谢先生的电话。”

    “谢元珣?”江坤推门的手顿住,眉头微微皱起。“他找我做什么?不接。”

    助理退后几步轻声说了起来,江坤干脆转身等着助理打完电话看看谢元珣要说什么。几句话之后,助理脸色为难地看向江坤:“江先生,谢先生不知道从哪打听到您的行程,他说他已经快到疗养院了,一定要见见您。”

    江坤的脸沉了下来,目光如鹰般扫视了周围一圈。他来疗养院可以说是心血来潮,结果谢元珣还是跟了过来。是巧合还是有人通风报信?

    随着他的视线扫过,走廊内的几名保镖俱都目不斜视,看不出什么异常。江坤心中冷哼,觉得身边的人还得再查一查。不过眼下他倒是好奇谢元珣找他到底什么事?是要求情还是……

    他思忖间,谢元珣已经赶到了疗养院。

    “姐夫。”

    远远看到江坤,谢元珣如常打了声招呼,仿佛这几天集团内部针对他的暗流涌动都不存在一样。

    江坤脸上不辨喜怒,冲着谢元珣微微颌首。“你找我什么事?”

    单刀直入的语气有些不太客气,谢元珣脸色微沉,很快又恢复了平静。他若无其事走到江坤身边,像是没有看到房间内的楚母般,说:“姐夫跟我怎么也算是一家人,我来见见姐夫难道还要有什么说法?”

    江坤眼皮掀起,淡淡道:“你姓谢,我姓江,哪来的一家人?”

    谢元珣闻言,脸上蓦地闪过一丝恼意,却在看到江坤八风不动的表情时再次忍了下来。他来找江坤是有事相求,像这种言语上的讥讽早有心理准备。不过虽说受点委屈不要紧,但他谢元珣又不是贱皮子,被人骂了还得高兴,干脆省了中间的寒暄,径直道:“姐夫,我找你是想要跟你作笔生意。”

    “生意?”江坤不咸不淡地问,显得没有多少兴趣。

    谢元珣像是没看出来般自顾自说道:“想必行简已经跟姐夫你说过他的身世了,我知道姐夫你容不下谢家,不过好歹这么些年的情分,咱们好聚好散。我手里捏着江氏百分之五的股份,姐夫你有没有兴趣……”

    “你跟我讲情分?”不等他说完,江坤已隐含一丝怒意道。“我们之间有何情分可言?是我白白养了行简二十多年的情分?还是你们谢家把手伸到我身边的情分?你手里百分之五的股份怎么来的你心里没数?那是谢黎留给谢家的,而谢黎手里的股份是我婚后转给她的。可她呢?做了什么?我还没跟你们追究行简的事……”

    “姐夫!”谢元珣瞥了眼身后的助理几人,不愿意江坤把已死的姐姐牵扯出来。再说他朝着玻璃窗呶呶嘴:“老大何必说老二,是你对不起姐姐在先,更何况……”

    谢元珣想到自家姐姐悲惨的经历,闭嘴没有再说下去。

    有了这一打岔,江坤怒气稍有平复。谢黎的事过去这么多年,现在追究根本没了必要。倒是谢元珣提的股份让他生出几分兴趣。虽然行简上次说谢家有归还股份的意思,但他没切实拿到手里之前会发生什么谁也说不准。现在花点钱能把谢元珣手中的股份买回来最好,免得日后麻烦。不过……

    江坤眯着眼摩挲着手中的拐杖问:“这也是谢老夫人的意思?”

    谢元珣略有迟疑,点了点头。

    江坤眉峰一挑,心中已肯定这件事谢老夫人八成不知情,是谢元珣私人所为。他盯着谢元珣沉思着,揣摩着谢元珣的心理,盘算着谢元珣的行为有哪些不对劲的地方。想来想去谢元珣都在股份上做不了什么手脚,那就是说他提的交易是真心的?莫非谢家发生了什么事?

    时间一点点过去,江坤迟迟不肯表态,谢元珣有些急了。事实上,谢元珣今日来找江坤还真是想要把股份卖给江坤。从罗诚被警方带走,他就意识到需要给自己留条后路了。当然他并非不信任罗诚,而是心知母亲对罗诚同样有着不小的影响力。万一行简说服母亲出马,罗诚能不能抗住就要两说了。

    他心中暗骂罗诚找的人不顶用,导致楚离那个小崽子现在还活蹦乱跳。要是早解决掉楚离这个麻烦,江坤身边就只剩下行简一个选择,他完全可以有充足的时间筹谋,根本不需要像现在这样急着拿钱出国。

    谢元珣也不是没想过把手头的股份卖给其他人,但盘算一番手续太过繁琐,他等不了那么久。反而是江坤握着江氏股份大头,在行简身世曝光的情况下,他愿意出手江坤肯定会接,而且江坤对他手中的股份熟悉,不需要调查过程,可以直接交易。

    “姐夫?”谢元珣忍不住催促。

    江坤沉着气:“我要想一想。”

    谢元珣不知道江坤会想多久,他现在缺的就是时间。最关键的是他不能让江坤联系到母亲,以防母亲跟江坤说什么。心电转念间,谢元珣咬牙:“姐夫我不妨直说,我现在急需要钱,希望姐夫最好能现在就做出决定。为此交易之外我可以告诉姐夫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江坤随口问了句。

    谢元珣道:“白子欣的下落。”

    在他看来,江坤这些年找的情人各个都有白子欣几分影子,包括楚离的母亲也是,分明就是对白子欣旧情难忘。虽然他厌恶白子欣当年对姐姐做的事,但此一时彼一时他现在已经顾不上其他了,不得不把这个杀手锏拿出来。

    他说完紧盯着江坤的反应,果然江坤一直以来八风不动的表情第一次出现了裂缝。谢元珣心中的大石落地,信心满满看向江坤,等着江坤作出决定。

    然而意外的,江坤的脸沉了下来,意味不明地盯着谢元珣,冷声道:“这也是谢老夫人的意思?”

    “母亲……”

    江坤厉声打断他:“白子欣算个什么东西!二十多年前谢老夫人拿她拿捏我,二十多年后,你谢元珣也想拿她拿捏我,是你太蠢还是谢老夫人太蠢?”

    谢元珣不提白子欣还好,提了反而刺激了江坤。江坤这些年耿耿于怀当年的事,并非是对白子欣有什么感情,而是厌恶谢老夫人插手他的事。结果没想到二十多年过去,谢元珣居然拿白子欣当奇货可居,着实恶心了一把江坤。

    “姐夫!”江坤的突然翻脸让谢元珣有些懵逼,反应过来冷声道:“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江坤眉眼低垂,冷然道:“今天是你有求于我,你就该像条狗一样低声下气求我,而不是自以为有依仗的提什么白子欣。”

    “江坤!”

    听到江坤说这些,谢元珣脸上的表情再也维持不住了,蓦地拔高声音,强压着怒火道:“江坤你不要以为我只能和你交易,你别忘了行简手里还有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我们加起来足够在董事会有一席之地了。”

    “你大可以试试!”江坤双眼眯紧,“我养了行简二十多年,我是他……”

    谢元珣冷笑着打断他:“你想说什么?你养了行简二十多年你是他父亲?那你急哄哄找楚离做什么?江行哲活着的时候,你连看都懒得看他,怎么他死了,换个长同一张脸的楚离你突然有感情了?你以为大家都是傻子吗?你不就是在防着行简吗?”

    他说的这些正是江坤的真实心思。虽然人人都能猜到,然却没人敢在江坤面前挑破。如今被他冷不丁挑明,江坤漠然看去,眸中一片冷森森的。谢元珣心头一阵快意,心知交易已无法进行,干脆破罐破摔,冷笑起来。

    “你防着行简急匆匆认下楚离,你以为楚离是个什么好东西?当初他为了傍上行简可是爬上了行简的床。怎么?你很意外?难道你调查楚离时没调查到他是个同性恋?”

    江坤表情越难看,谢元珣越痛快。他恶意道:“不仅是行简,还有宁家小子和江行哲当年的相好。楚离把自己当江行哲,把他们几个玩的团团转。现在你知道了,就算你认回楚离又如何?海城就这么大,谁会跟一个私生子还是同性恋联姻?你以为靠他自己,他能守得住江氏?还是你以为他一个同性恋能给你生个孙子……”

    谢元珣越说越大声,不仅是江坤,还有针对楚离的恶意全部被他宣泄出来。他说的肆意,几个保镖和助理纷纷后退几步,盯天花板的盯天花板,低头扮石头人的扮石头人,谁也没有发现江坤拄着拐杖身体晃了晃。

    就在此时,突然一声尖叫,不知什么时候楚母捏着遥控器出现在房间门口,正死死盯着江坤。

    曾经封尘的记忆被唤醒,过往痛苦的经历猝不及防间如海潮涌来,整个将楚母淹没。原本隔着一扇门,她是被谢元珣嘴里的“楚离”二字吸引。哪怕她精神不正常,也绝不会忘了自己孩子的名字。但谁也没有想到,她第一眼看到的却是江坤。因为护工精心照顾而缓解的病情被巨大的痛苦刺激。楚母蓦地朝江坤冲去,瘦弱的身体重重撞到江坤身上,将本就站不稳的他撞倒在地。

    随着一声巨响,江坤头部砸到了地上,巨大的冲击让他眼前一黑,全身疼得厉害。

    “我杀了你!我杀了你!”

    楚母压在江坤身上,挥着遥控器没头没脑地砸着江坤,神情狰狞而恐怖。

    江坤想要伸手挡着,却发现身体动不了了。他喉间发出“赫赫”的声音,想要说什么,然而一张脸憋到通红也一个字没说出来。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陷入呆滞的几名保镖终于反应过来,纷纷跑上前试图拉开楚母。江坤的私人助理跑的慢了一步,但没忘记高声提醒:“注意别伤着人。”

    想到楚母的身份,几名保镖投鼠忌器,原本利索的动作变得犹豫起来,足足耗了几分钟才拉开楚母,救出了江坤。

    谢元珣冷眼看着这一切,转身就要走,哪知江坤的助理上前一步,正好挡住了路。

    ……

    四海酒店

    楚离接到江坤助理的电话时,刚跟江行简结束了通话。这个时间江行简还在海城,据说在找谢元珣。因着谢外婆的缘故,罗诚最终交代了所有的事,包括江行哲的车祸,也包括《空梦》剧组那场大火。当然他也指认了谢元珣。

    江行简第一时间便把这个消息告知楚离,算是了结了一桩心事。从江行哲过世到现在,江行简一直以来的心愿都是抓到凶手。如今目标即将达成,好似团聚在头顶的乌云消散,金芒洒落全身,浑身上下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轻松惬意。便是楚离嘴里说着对之前的车祸已经释怀,但真等到凶手伏法,他也松了一口气。

    然而他没轻松多久,便又接到了江坤助理的电话。

    “你说什么?谢元珣把父……江先生气的脑溢血了?”

    谢元珣和江坤之间的纠葛,楚离昨天听江行简讲过一些。但他怎么也猜不到,谢外婆他们到处找的谢元珣会跑到忻城来把江坤气到脑溢血。本来他是不想管这件事的,但随着助理透露这场争执发生在楚母所在的疗养院,甚至连楚母都牵扯进来后,楚离不得不赶到医院,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

    路上,他给江行简打了个电话,说了下谢元珣的下落。据说江坤昏倒后,谢元珣是打算离开的,但江坤的几个保镖留下了他。想想也是,无论江坤到底怎么晕倒的,保镖也好助理也好,都需要找个背锅的。难道让楚母一个病人出来背锅吗?说出去也得有人信啊。

    楚离心中这样猜测着,很快在一个小时后赶到了医院,同他前后脚赶到的还有警察。

    见到楚离,江坤的助理匆匆赶来,言简意赅地把发生的事讲了一遍。包括江坤已经在抢救了,但据医生说抢救结果并不乐观,最好也是瘫痪。也包括谢元珣骂他和楚母受刺激发疯的事。当然他们在送江坤来医院前已经把楚母妥善安置了,肯定不会让楚母受委屈。

    “麻烦你了。”

    楚离因为罗诚招供的好心情在这一刻消失殆尽。他倒不是因为谢元珣骂他,而是生气江坤跟谢元珣扰了楚母的清净。他面无表情地看了眼正跟警察说什么的谢元珣,想了想走了过去。

    “我能跟他说几句话吗?”楚离客气地问。

    带队的警察打了个电话,点了点头。

    他们后退几步,留下楚离看着谢元珣。

    “你知道吗?我对江家家产是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也是真的不打算认回江家。”

    没头没尾的几句话,落在谢元珣的耳中,顿时掀起了无数惊涛骇浪。尽管他竭力控制情绪,但惊讶的眼神还是出卖了他。楚离满意这几句话造成的效果,再次补刀:“其实你什么都不需要做的,我原先甚至都没打算让江坤知道我的存在。可结果……”

    楚离意味深长拖长了声音。

    结果谢元珣越做越多,越多越错,导致现在万劫不复已经无法回头。

    楚离没有再说下去,满意地转身走人。谢元珣这种人就是想得多,楚离的话仿佛一株小苗,在谢元珣的心中生根发芽,随着岁月的浇灌,让他时刻想起来都后悔万分,暗恨自个做了多余的事。

    这种惩罚攻心,可比什么骂他一顿打他一顿强多了。

    以至于楚离走远了,回头还能看到谢元珣在后悔与懊恼中纠结的脸色。

    ……

    随着谢元珣被捕,《空梦》剧组大火事件很快划上了句号。

    眼见在剧组再也挖不到什么消息,围堵了剧组几天的各路记者纷纷离开剧组,赵云生得以松了口气。

    然而不过一天的功夫,秦穆一则拍完《空梦》将永远退出娱乐圈的消息再次把《空梦》剧组推上风口浪尖。已经离开和尚未离开的记者又纷纷堵回到剧组,把赵云生气的几欲吐血。

    “林健,秦穆,楚离呢?”

    他气冲冲地吩咐剧组的人通知几个主演,打算重拍云林自焚那场戏。哪知几个主演一个找不到,全不知道躲哪里去了。

    蓝鼎公寓

    楚离收拾好行李,有些古怪地看向江行简:“我们这样走不太好吧?”

    江行简揽过他亲了下额头,轻笑道:“放心,你现在是投资人,你说了算。”

    楚离想象赵云生抓狂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知道江行简的意思,上次拍云林自焚引发火灾,大家都吓了个够呛。虽然说赵云生一再保证这次重拍肯定不会有事了,但万一呢?反正上次拍的镜头剪辑一下也差不多够用了,之后再无楚离的戏份,江行简是绝对不会放楚离回去重拍那场自焚戏的。

    “快点。”江行简拎起行李催促道,“飞机两小时后起飞,小离你不是高三就想出国吗?咱们这次可以玩个够。”

    说到出去玩,楚离立刻把赵云生丢在了脑后,兴冲冲拎着行李就要走,手机适时响了起来。不用问,肯定是赵云生的。不待楚离接起,江行简已拿过手机摁下通话键。

    “赵导,我是江行简。”

    赵云生:“楚离呢?”

    江行简看着楚离笑道:“小离现在忙,赵导有什么麻烦长话短说,我们现在荷兰信号不太好。”

    “荷兰?”赵云生被带偏了,“你们在荷兰作什么?”

    江行简一本正经:“结婚。”

    听到结婚二字,楚离挑眉看着江行简不说话。就听着电话对面赵云生说了几句祝福,再不提让楚离拍戏的事了。一直到挂断电话,楚离都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江行简好笑地握住他的手,认真道:“最后一站荷兰,我们结婚吧?”

    “好!”

    全文完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听说他们都爱我》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听说他们都爱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