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类别:现代言情 作者:大尖椒 书名:穿到五零搞建设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后头, 李光久跟郭悦婷嘀咕自己的生子大计, 比如先生儿子, 后生女儿什么的,郭悦婷锤他, 一边说他没个正经, 一边又说自己又不是神仙, 还能说生男就生男,说生女就生女。

    李光久大言不惭:“科学一点, 从生物的角度来看, 男性和女性的分别在于他们染色体的不一样, 男性是XY, 女性是XX。”

    “哦,所以呢, 你能操纵染色体?”郭悦婷拿捏起自己丈夫来那也是颇得婆婆周香真传:“别白日做梦了, 洗洗睡吧。”

    ——

    结果,郭悦婷第一胎就是双胞胎, 李光久坐在产房门口,大裤腿子都被自己抓破了,等生下来后,连忙冲进产房抓着郭悦婷的手, 孩子都没来得及看, 郭悦婷没哭,他倒先哭上了,也不是那种大声嚎哭, 就是一副难过的脸,眼泪啪嗒啪嗒的掉,还不时的耸一耸鼻子,一副超级委屈的模样。

    难为郭悦婷刚从生死关头闯过来,第一件事不是看自己的宝宝,而是安慰自己这个长不大的丈夫,一边摸着他的头,一边有气无力的轻言细语:“哭什么呢……丢人……”

    “呜——”李光久埋在郭悦婷的手心里头,啪嗒啪嗒的眼泪掉个没完:“不生了……不生了,以后不生了……”

    郭悦婷一遍一遍的摸着李光久的头发,看着这个越来越稳重的男人哭得像个孩子模样,心里头一半是心疼,一半是觉得好笑,只是叹了口气:“不生了……就不生了呗,别哭了啊……”

    “哦……”李光久耸了耸鼻子,半晌才停下眼泪。

    ——

    双胞胎越长越大,从小就显露出自己聪明的一面。很是活泼可爱,引人喜欢,就连过年的时候,李光久带去拜访大人物,都是逗得人合不拢嘴。

    以前是李光久厚着脸皮死皮赖脸的要来红包回来,现在有其父必有其子。

    这两个家伙颇得自家父亲身传,硬是靠着自己嘴甜会哄人带了两个大红包回来,献给了自家娘亲,被郭悦婷抱了一人脸上亲了一口,李光久心情复杂,有些明白当年李全友的心情了,这两个小人精这么小就开始胆大包天的谁都算计,以后可是怎样的混世魔王哦!

    ——

    李光久年岁渐长越来越念旧了,有些想念自己小学的那些人,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夫妻两个一合计,准备办个小学聚会,把已经当上教育厅厅长的全某某等人也请过来,还有当年在班上的,现在五湖四海的同学也都想办法找人送了消息过去。

    那天同学会很热闹,大家混得都还不错,因为是最早受教育的人,而且石家小学又是李光久下手操刀背后改革过得,正适合现在的发展,所以除非是那些半途不学的人,大家都还算是可以,仗着识字,了不起也能有个机关的小职员工作,也算是很体面了。

    全某某找上李光久,跟他很是埋怨了一通,说他结婚的时候没有请他喝喜酒,实在是不把他看在眼里,必须罚酒。

    那时,全某某还没有升职,仍旧在玉县那里当着石家中学校长,隔着老远了,李光久怕折腾,就没有送信过去,这时候也没拘束,自罚三杯,大家又笑到了一起去。

    当时宴会上来了个意想不到的人,也不知是谁通知的,李光久本以为自己这辈子可能都再见不到他,没想到他竟然活着,不仅活着,还活得很不错。

    此人正是当初那个李狗蛋,现如今的李肆勤,带着他的妻子儿子一起来了,看衣着还算光鲜,很明显搭上了改革的快车,做起了生意,也许算是发了点小财了。

    李光久神色复杂,他不知道这个人这么多年,经历了什么,又是否还是当初那个给他鸡蛋吃的李狗蛋。

    李肆勤一眼就认出来李光久,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了过来,神色依旧大大咧咧,对着自己老婆说道:“这是我当年读书认识的最聪明最厉害的人。”他冲着光久道:“这是我老婆,我妈那边的亲戚,跟我一样没读过书,她最羡慕读书的人。”

    李光久没有让场景尴尬下去,他本就是个人精,当即朝着李肆勤敬了杯酒:“当年,我看着你父亲被带走,奈何我那时还小,什么也不懂,第二天你就没来上学了,我还很是难过了一阵子。我当初给你取了名字,你现在还叫这个吗?”

    李肆勤神色震动:“是,李肆勤,是这个名字让我走到今天,我断不能忘,也不会改。”

    李光久拍了拍李肆勤的肩膀:“记住这个。”

    他再没多说,转身走了。

    李肆勤的老婆有些不满:“不过是个读书的穷书生,又没什么本事,你那么看重他做什么?”

    李肆勤叹了口气:“我原本懵懂,什么都不明白,后遇变故,因此怨愤所有人,后来我把自己的名字写在地上,突然记起这个人的话,就跟开窍了一般,从此如获新生。他的本事藏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又岂是简单的人,如果你什么都只看表面,那么你一辈子就是个人家不放在眼里的小人物。”

    他神色淡淡:“你瞧不起人家,又岂知人家看得起你,他看我第一眼,就看穿了我是如何走到这一步,如何发家的,所以提起往事,故意来警告我,当年我父亲就是因为这些事儿关了好一阵子,到如今,就算是政/策变了,但是什么该碰什么不该碰……人说吃一盏长一智,你跟我娘背后做得那些事该收手了,否则,我只能去监/狱里看望你。”

    他老婆震惊:“我是你妻子,我为你生了两个儿子,你要抓我坐/牢?”

    “有何不可?”李肆勤松开了他老婆的手,朝着李光久走了过去。

    ——

    周香虽然是个传统教育,封建社会的女性,但是逢大难,遇大变故,从此就比谁都要强,她最是看不惯那些仍旧还有封建思想不愿意自己立起来的女性,她靠着自己已经闯下了一番事业,对此很有些感触,觉得女性——为什么要活得比男人低一等?

    你是人,你有脑袋,为什么你不去用,只知道闷在家里生孩子?你是动物吗?你没读书,你可以学,你觉得贵,可以参加免费的义工课,都是些还没毕业的学生弄得,很有效果,你自己不起来,又怎么能怨别人踩着你呢?

    现在国内环境越来越宽松,很多地方很多企业都缺人,为什么一些女性明明是现成的生产力,却老是封闭自己,不愿意出门,不愿意努力?

    周香受李光久耳传身教,当初陪着李光久,照顾他身体,听他跟人讨论这些事儿,耳濡目染,受益良多。

    她见外头有人宣传这个,宣传那个,有的大字贴着各种口号和广告,比如XXX打折,XXX清仓大卖,一律只要X元!这些个让人新奇的东西。

    于是她也开始行动了,恰巧李光久渐渐长大,也不用她在一旁盯着,手上的店又有专人料理,她那一套反而还不比别人那些受过专业教育的人来得有效。

    她该试着做一些有意义的事了。

    等李光久晓得周香开始在四处做关于女性独立的演讲鼓动女人走出家门扛起责任与担当的时候,她已经在社会上起得了一定的轰动。

    报纸都纷纷来采访这位女巾帼的往事,她的经历对人启发很大,后头还出了自传,听说还很畅销。

    后来周香成为了妇委会的代表,一辈子都在为女性争取她们应有的权力。

    直到她快要离开的那天。

    李光久带着自己的两个双胞胎儿子和他们取得媳妇儿,大儿子已经有了个活泼可爱的小孙女,小儿子那位还挺着大肚子。

    周香躺在病床上,看着瞪着两大圆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的曾孙女,脸上微微笑了笑。

    曾孙女奶声奶气的说道:“太奶奶,你痛不痛啊?”

    周香微微的摇了摇头,看向已经显出老态的李光久和他身边的郭悦婷,还有她的孙子和孙媳妇……李全友长年在岗位上,落了一身病,前年脑血栓提前走了。

    唉……

    她轻轻叹了口气,对李全友道:“都出去吧,我有话跟我的曾孙女说。”

    李全友眼睛微微泛红,带着一家老小离开了病房。

    看着还懵懂的曾孙女,周香艰难的从自己的脖子上取下一枚玉佩,挂在曾孙女的脖子上:“这是奶奶送给你的,是奶奶的秘密,记住,谁都不可以碰这枚玉佩,除了你,谁都不可以,明白吗?”

    曾孙女看着这枚通体透亮的玉佩,用力的点了点头。

    周香伸出枯槁的手轻轻的摸了摸曾孙女的头:“乖曾孙女——我的曾孙女……去吧,叫他们都进来吧,我有最后的话想要跟他们说。”

    曾孙女蹦蹦跶跶的跑了出去:“妈妈,太奶奶叫你们都进去。”

    李光久忙不迭的打开了门,周香此时的气色已经不大好,他连忙冲上前握住周香的手:“娘,我在这里,娘……”

    周香嘴角微微勾了勾,低声道:“我把玉佩……给了她。”

    曾孙女的妈妈抱起她,正说着:“蕊蕊啊,你脖子上的玉佩是哪里来的。”说完伸出手就要去碰。

    蕊蕊用小肥手用力的抓住玉佩:“不能碰,这是奶奶给我的,奶奶说了,谁都不能碰。”

    “这……我是你妈妈唉,也不能碰吗?”

    “住口!你还有心情逗弄孩子!”李光久斥责道,看向蕊蕊的妈妈,神色沉痛:“在你们玩闹的时候,娘,走了。”

    他朝着蕊蕊伸出手:“蕊蕊,过来,来爷爷这里。”并对着自己儿子道:“以后蕊蕊跟我过。”

    说完,不管其他人神色,伸出手来摸了摸蕊蕊的头:“蕊蕊乖,以后谁都不会动你的玉佩。”

    蕊蕊懵懂的看着爷爷:“爷爷,太奶奶,还会醒过来吗?”

    一直强撑着的李光久落下两滴眼泪,强忍哽咽:“她到天上去了,以后会一直在蕊蕊的身边保护蕊蕊的,你一定要看好你的玉佩,这是太奶奶给你的馈赠……最好的馈赠。”

    郭悦婷安抚得摸了摸李光久的背脊,她没有再看蕊蕊妈一眼,一个愚蠢的女人,她根本就不放在心上,她最心疼的永远是自己的丈夫。

    今天晚上估计又得躲在她怀里头哭上半夜,这个心里娇气死了,面上还要耍威风的男人哦。

    她眼眶微微泛红,周香是个好婆婆:“光久,别太伤心,妈肯定不愿看你太伤心的样子,她年过八十,这是喜丧……”说着眼泪就落了下来。

    那么好的一个女人。

    下辈子不知道还能不能修来婆媳的缘分。

    当天夜里,大儿子甩了自己妻子一巴掌,他自己本是人精,所以想取个单纯的姑娘,免得夫妻之间还互相算计,但是单纯不代表就是蠢,当时奶奶临终托付,所有人都悲痛难掩,她竟然还有心思逗弄蕊蕊,甚至听完蕊蕊的话后,还拿出自己做妈妈的威风来强压蕊蕊,奶奶就在一旁,眼睛还没闭上呢!

    这是让她死不瞑目吗?

    妻子捂着脸,不敢相信一直让自己自豪的丈夫会打自己:“你疯了?”

    “我看是你疯了!我们离婚吧。”

    “就因为我说错一句话,你就要跟我离婚?蕊蕊怎么办?”妻子完全不敢置信。

    “是!就因为一句话,老实跟你说吧,我们家庭情况很复杂,可以容忍你胆大妄为,不管你能够,或者敢去做出什么样的事情,就算是把天都给捅了个篓子,我爸也能够给你补上,只要心是好的,但是唯一不能容忍的是蠢人!咱们家不单纯,甚至背后牵涉许多利益纠葛,看似风光无两,其实背地危险重重,一时不慎都会坠入深渊。你在我们家,是我们的不幸也是你的不幸。”大儿子叹了口气:“我知道你不服,但我会让你明白。”

    不过一天,大儿子的媳妇儿就被吓得跟大儿子签署了离婚协议,走得时候还说这一家子都是疯子,神经病,在自家地下室做核试验,她说那么有钱,为什么还要住在深山野岭,也不怕被辐射!

    她还没嚷嚷几日,就有人找上了她,让她再也说不出话,她忽然明白,那个看似和睦知识氛围很浓人脉又好像很广的家庭其实背后藏着她想都不敢想的力量。

    这种事情,不是一般人能做,敢做的。

    其实在家里头弄这个还是大儿子想出来的,也不算大型试验,算是开发能源的一个分支,也弄来许可,他这样搬到深山野岭,自然是因其太过出格,有一定的危险性,想要在专业的地方是做不成的,只能自己私下弄,让他爹给他打掩护。

    李光久能说什么呢?

    有其父必有其子啊!

    不就是作死吗?

    除了二儿子在外头住以外,李光久夫妻两个也搬来和大儿子一起,一他们年纪大了,也不怕死。二来夫妻两个都是经验丰富的,也能帮一帮大儿子。蕊蕊又有太奶奶给的玉佩可以保护她,所以一家人又开始折腾事了。

    到了一五年左右,大儿子的实验取得了极大的进展,一家人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得到了一个好的结果,蕊蕊都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姑娘,李光久撺掇大儿子去申请奖项,接着一边联系人,这么多年了,他蛰伏许久,有些人都以为他已经去世了,除了他的二儿子混得风生水起外,就在没有他们一家人的任何消息,哪知道冷不丁的就放出个‘核弹’!

    当即国家很是重视,又是派专人验收,确定真伪,又是请人来给大儿子,李光久夫妻二人颁发奖项,接着就是报纸轮番轰炸,一直蛰伏的大儿子一举成为举世震惊的科学天才,他创造了新能源。

    李光久夫妻二人没有接受任何奖项,他们搬到了一个地方。

    一个曾经的李光久忘不掉的地方,那个后世的他在此地打拼十来年闯下一片天地却一朝散尽的地方。

    李光久觉得自己时限不多了,打算在此安度晚年,他总觉得,你瞧他又活到了这个时候,在此地的某一处是否就活着另一个李光久呢?

    但是他改变了这么多……这么多……

    应该不存在了吧。

    可是心里头却一直有个疙瘩。

    又过了几年,李光久躺在病床上,感受着生命进入了倒计时,他招来自己的儿子、孙子、这些人齐聚在病房内,还有他的妻子郭悦婷坐在他的身边,轻轻触碰着他的脸。

    他忽然觉得此生无憾。

    而在病房的窗户外,有一座大厦,此时有一个失意的中年人站在大厦之上,觉得所有的一切都了无生趣。

    他朝着天空怒吼。

    病房内的李光久叹着气,捏着郭悦婷的手:“我爱你。”

    “我这一生死而无憾。”

    “如有来世,我李光久……”

    “我不怨,不恨,只有满腔的谢意。”

    “我怨,我恨!为什么对我如此不公!”

    病房内的李光久缓缓的闭上双眼,病房内哭喊声响成一片。

    大厦下,那个中年人坠落下去,除了风声,没有谁为他难过。

    嘣——

    一切的一切……

    最终死去。

    化为了一抔尘土……

    完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撒花花!***~~(^o^)/~~***

    自己接花花**_(:з」∠)_

    幻言快穿文《我靠美貌虐渣男》

    幻言年代文《老实汉子1987》

    点进专栏可以收藏!~

    求收,么么叽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穿到五零搞建设》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穿到五零搞建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