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番外(4)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苏 芷 书名:外室女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保泰五年,圣上李昻已经三十有二,膝下却依旧无子,真是急坏了一众一心想要让大魏子嗣延绵不绝的朝臣。但皇帝已经修改了祖制,连选秀都停了,后宫只有顾后一人,帝后夫妻恩爱,旁人也只有干着急的份了。

    李昻自登基之后,励精图治、改革积弊、选贤举能、赏罚分明,但惟有一种人他很不喜欢,就是那些动不动就要过问他家事的人,以至于如今朝臣们虽然心中着急,却也无人敢提,况且如今的中宫又是顾首辅的女儿,纵有一颗急死人的心,谁也不敢在他面前多言一句。

    其实顾明妧的心里也很着急,生下娇娇之后,她便病体缠身,足足调养了两三年,身子才好了一些,如今太医说她的身子是可以再受孕的,但也不知是什么原因,专房独宠几年,顾明妧的肚子却始终没有动静。

    顾明妧也为李昻挑选过侍妾,可谁知道他非但不领情,晚上还变本加厉的折腾她,让她累的起身的力气也没有,还大言不馋道:“朕被皇后你一人榨干了,哪有什么雨露去分给别人。”

    自从当了皇帝,他就越来越不要脸了!

    昨夜一夕颠鸾倒凤,顾明妧醒来的时候,果然腰又直不起来了。李昻也是三十多岁的人了,那精力却还这样旺盛,倒像是要把之前憋着的那些日子全给补回来一样。

    顾明妧躺在牙床上,只觉得浑身酸痛,身上的锦被勾勒出她玲珑细致的曲线,几年的调养,已将原来纤瘦羸弱的女子调理的肌肤胜雪、丰盈窈窕、媚骨天成。

    宫女见她醒了,上前服侍她起身,偶然间瞥见那雪白酥胸上的粉嫩,不觉有些面红耳赤。昨夜整整叫了三回水,皇上亲手帮娘娘沐浴洗漱,今早起身的时候,还特意嘱咐了不要叫醒娘娘,要让她多睡一会儿。

    顾明妧这样的妩媚动人,连宫女都有些明白,为什么皇后虽然多年无子,皇上却依旧不离不弃,专房独宠。

    这世上……大约只有将来跟她生下来的孩子,才能称得上是真龙天子。

    宫女递了帕子给顾明妧擦脸,小声道:“皇上说今日朝事繁忙,午时就不过来陪着娘娘用膳了,昨日鞑靼的使臣已经到了京城,今晚在御花园设有筵席,皇上还说让娘娘好好打扮一番,有故人要见。”

    周怡月回来……听说还带了她的一双儿女。

    一个月前永安侯上书,说嘉瑞长公主病重,十日之后,长公主病逝。李昻便派人快马加鞭将讣告送往鞑靼,周怡月向鞑靼可汗上书,请求回大魏探母丧,鞑靼可汗准奏,还让她带着一双儿女同行,顺便游历一下他们母亲的家乡。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这么多年……

    顾明妧走到梳妆台前坐下,看见铜镜中的越发成熟娇艳的自己。当年那些事情,仿佛还发生在昨日一样。如今周怡月已是儿女双全,顾明远膝下也有了一子,黄氏性子娇憨,虽不是管家理事的一把好手,却乖巧懂事,很得周氏和顾翰清的喜欢,又是一举得男,连顾明远也很宠她。

    顾明远在翰林院做了三年编修之后,便留在了礼部做郎中,此次鞑靼使臣一行,便由他全权负责。李昻下口谕的时候还问过顾明妧,要不要让顾明远避嫌,但顾明妧告诉他不用刻意如此。

    各自安好,便是最好的,更何况周怡月并没有像前世一样早逝,虽然远嫁鞑靼,可她还能回京城来探亲,这就已经是再好不过的结果了。

    宫女送了一盏桂圆枸杞茶上来,顾明妧让放在了一旁,从妆奁中取了一瓶西域进贡的玫瑰花精油出来,才稍稍倒了一滴放在掌心里,忽然觉得胃中一阵翻江倒海的恶心。

    ……

    永安侯府正在办丧事,呜呜咽咽的唢呐声吹得人有些头昏脑胀。周怡月已经换上了一身素服,在嘉瑞长公主的棺椁前跪了下来。她左右还各侍立着一男一女两个孩子,两个孩子一般大小,长相又一模一样,竟然是一对龙凤胎。

    “安吉、安娜,给那嘎奇额格么磕头。”那嘎奇额格么是鞑靼对外祖母的称呼。

    两个孩子乖巧的跪下来,朝着嘉瑞长公主的棺椁磕了三个响头,眼神中却依旧是有些迷茫的,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他们的那嘎奇额格么。只听他们母亲提起过,是一个严厉的人。

    “怡月丫头……我的三丫头……”

    门外嘈杂的哀乐声忽然停了下来,周怡月转身,看见老太太拄着龙头拐杖,站在飘着白幡的院中。

    老人家白发苍苍、身子骨也佝偻了起来,眼角眉梢的皱纹都刻成了印子,老泪纵横的看着她。

    “祖母……”周怡月泣不成声,一路飞奔至老太太的跟前,在她面前跪下了道:“怡月不孝,不能在祖母跟前尽孝。”

    “你快起来!”老太太弯腰扶她起来,枯瘦颤抖的掌心轻抚着周怡月的脸颊,指尖颤抖:“我还当我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没想到你还会回来……你……在那里过的好不好?”

    “孙女一切都好。”周怡月站起来,擦了擦脸上的泪痕,转头招呼她那一双儿女,脸上喊着笑道:“安吉、安娜,这是老祖宗,你们要喊‘老祖宗’。”

    孩子是在鞑靼长大的,虽然也会说几句大魏话,但对这些称呼却是不太懂的。周怡月又道:“你们还要给老祖宗磕头。”

    他们便乖乖的跪下来磕头,老太太高兴的合不拢嘴,命丫鬟婆子领着她们一众人往荣寿堂去。

    “你明珠表妹前些年生了一个闺女,可惜遇上难产,真是在鬼门关走了一招,后来你承泽哥哥就不让她在有孕了,如今那孩子六岁了,比他们两还大一些。”老太太笑着道,一时间周家的女眷们都过来了,屋子里围着得满满当当的一圈人。

    周怡月坐在那里,看着以前这些熟悉的、抑或不熟悉的人,不管以前是怎样的,随着岁月的流逝,仿佛每个人和过去都不一样了。那时候她们热闹过的闺阁,如今也只属于小辈们了。

    顾明珠牵着一个小姑娘进门,看见周怡月眼眶就红了,领着孩子道:“曦姐儿,叫姑姑。”

    曦姐儿便乖乖的喊了她一声,又从兜里拿出两个荷包,送给安吉和安娜。

    “你四妹妹生了第三胎了,还在坐月子,不得回来,不然有她在就热闹了。”周怡姗是这几个姑娘中最有福分的,吴文杰把她当闺女一样宠,房里连个侍妾也没有,真正的三年抱俩,如今已是第三个儿子了。

    老太太说着,又叹了一口气,这样的场合总是容易想到太多过去的人事,周怡月便问顾明珠道:“听说二表妹去了很多年了,当初是怎么死的?”

    那时候大魏局势很乱,但周怡月在鞑靼却过的还算安稳,后来今上起誓的时候,她还让可汗帮了一些小忙,只听说顾明烟死了,却还是有些震惊的。

    “那时候太子把三妹妹抓了起来,二妹妹帮着三妹妹出宫……被太子给……”顾明珠已经落下泪来,即便这里的所有人以前对顾明烟都没有特别喜欢过,可她死了,还是会有人记得她。

    “我们不要说这些个不愉快的事情了。”老太太开口道:“我们还是说些高兴的,晚上皇后在御花园设宴,还是想想你们姐妹相见,到时候要说些什么体己话吧!我知道,你向来和你三表妹最聊得来,如今她已是尊贵无双的皇后了。”

    老太太想起顾明妧,心里还是有些担忧的,皇帝这把年纪都还没个子嗣,朝臣们虽然不敢当着他的面说什么,但私下里回家闲聊,不免会为此操心,安国公也提起过这件事情好几次。

    ……

    顾明妧已经又躺在了牙床上。柔若无骨的手腕靠着太医的药枕,上面盖着薄薄的丝帕,杜太医的指腹隔着丝帕在脉搏上轻拢慢捻,脸上神色凝重。

    站在一旁的李昻更是神色紧张,一脸担忧的看着顾明妧。早知如此,就不该跟她置气,那些宫女她要送给他,他悄悄的打发走了也就算了,何必非要在房事上惩罚她这一番。如今又见了她这脸色苍白的模样,李昻已经完全没了脾气了。

    “妧妧,你觉得怎么样?要不要紧?”李昻焦急问道。

    顾明妧心里其实是有些预感的,她这个月癸水未至,前几日又没什么食欲,但她如今是大魏皇后,整个朝廷的人都盯着她的肚皮,若是弄错了难免尴尬,因此便一直没有提起。

    “我没事,皇上放心……”今早忽然就泛起了恶心,才让顾明妧觉得自己不得不传个太医看一看了。

    本来是想私下里先让太医瞧了,再给他一个惊喜的,可谁知道凤仪宫的小太监都是他的心腹,见顾明妧不舒服,直接就跑到太和殿外等着他下朝了。

    杜太医的指腹终于从顾明妧的脉搏上挪开了。脸上的表情也渐渐有了如释重负的感觉,朝着皇帝拱手道:“启禀皇上,皇后娘娘这是喜脉,已经有一个多月了……”

    “杜太医此话当真?”李昻简直高兴的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像个孩子一样大殿里走来走去,忽然又停了下来,追问道:“你确定是喜脉?没有弄错?”

    杜太医都被他问窘了……他堂堂一个太医院的院正,总不能连个喜脉也诊不出来吧?

    “妧妧你听见了吗?杜太医说你有了身孕!”李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半跪在顾明妧的床沿上,拉着她的手道:“朕错了!朕昨晚不该折腾你的……让你……”

    哪里还有半点皇帝的样子!三十开外的人了,据然还这样,顾明妧都替他害羞了。

    “你少说两句,杜太医还在呢!”

    终于有人想起了自己来,杜太医略略清了清嗓子,窘迫道:“皇上既然知道娘娘有了身孕,以后还该多注意着点,三个月之内是肯定不能行房事的……”

    “你放心,朕忍得住!”他又不是没忍过……

    李昻这会子恨不得把顾明妧捧在掌心里,也没有心思再听杜太医说什么,杜太医见皇帝这个样子,只怕他说再多,他这时候也不见得能听进去了,便索性识相的告退了。

    大殿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李昻坐到顾明妧的床沿上,握着她的手道:“妧妧,你终于又有了身孕。”

    “但若是还是女孩呢?”顾明妧心里却有些压力,生不出一个儿子来,总觉得有些对不住李昻。

    “女儿就不是我李昻的女儿了吗?”李昻把顾明妧抱起来,搂在怀中,大掌沿着她的腰线轻轻抚摸着她的小腹,缓缓道:“若是老天注定朕这辈子没有儿子,就过继一个,比起儿子,朕更希望你能平安无事。”

    顾明妧听了他的话,觉得很安心,抬起头的时候,额头却正好撞到了他的下颌。三十而立的年纪,比起从前,他越发显得威严俊逸,原先的那股憨实淳朴,也被这几年的帝王生涯渐渐磨砺而去。此时的李昻,沉稳睿智、英明神武。

    ……

    因为顾明妧有了身孕,御花园的宴会也取消了。皇帝肯定不会让她有所劳累,但周怡月难得回京,她们两姐妹素来交好,所以李昻派人把周怡月接进了宫里。

    这宫廷对于周怡月来说实在不算陌生,她是齐太后的亲外孙女,从小几乎是在这里长大的。如果不是因为几年前的一场变故,她要是嫁给了太子李睿,等待自己的还不知道是怎样的生活。

    不管孰对孰错,她如今已有了一个想要努力去珍惜的现在,这本身就是一种进步。

    顾明妧已被李昻勒令不准下床,只能乖乖的在床榻上躺着。娇娇如今也有五岁了,长得娇俏动人,眉眼中都是顾明妧小时候的样子。

    “母后这次会给我生个弟弟吗?”娇娇趴在床沿上,看着顾明妧,一脸的期盼。

    怡姗表姨已经生了三个小弟弟了,可她一个都没有,她羡慕的不得了,偷偷跟表姨商量,能不能把小弟弟借她一个,可是表姨却不肯。

    娇娇心里委屈极了,要是母后也能给她生一个小弟弟多好,那她就不用羡慕别人家的弟弟了。

    “母后也不知道是弟弟还是妹妹,娇娇喜欢弟弟呢?还是喜欢妹妹?”顾明妧问她。

    “娇娇喜欢弟弟,弟弟长大了就可以保护娇娇了。”小姑娘向来都是这样童言无忌的。

    娇娇生下来是早产,只有七个月大,如今虽然已经五岁多了,可身量看上去还和三四岁的孩子差不多。李昻非常疼爱他,为她取名为李天骄,意为天之骄女。

    “也是,弟弟长大了,就可以保护娇娇了。”顾明妧摸摸她的头道。

    “我也可以保护你呀?我做你哥哥好不好?”

    忽然间,一个稚气的声音从大殿外传了进来,顾明妧抬起头,看见周怡月牵着一双儿女,从殿外走进来。

    “安吉你又说大话,额吉说你连弓都拉不开,怎么保护人家呀?”小女孩凑过去做羞羞脸,小男孩便瞪了她一眼,扭着头不理她,过了片刻却又有些不服输道:“我就要保护她,她比你长的好看!”

    小姑娘炸了,挥着拳头要去打他,被他躲在了周怡月的身后。

    “安娜、安吉,不能这样,在别人的家里要有礼貌。”周怡月还像以前一样的温婉娴雅,顾明妧看见她的那一瞬间眼眶就红了。

    “娇娇,你让奶娘喊几个小太监小宫女来,带着小哥哥小姐姐去外面玩,不过不要走太远。”顾明妧摸摸女儿稚嫩的脸颊,让她带着安娜、安吉外头玩去。

    宫女给周怡月搬了一张绣墩过来,她却没有坐下,而是站在顾明妧的面前,恭恭敬敬的朝她福了福身子道:“给皇后娘娘请安。”

    “三表姐快免礼。”顾明妧坐起来,细细的打量着周怡月,她们六年未见,比起当时少了一份少女的娇媚,多了一些少妇的端庄稳重。

    “才回来就听说你有孕了,真是可喜可贺。”周怡月脸上带着笑,缓缓道:“没想到当日武阳一别,后来却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本以为我自己已是一个薄命之人,哪里能料到你会经历那些事情,二表妹连命都搭了进去。”

    顾明妧闻言,心里也有些伤感,前一阵子周氏进宫,说起方姨娘病重,请了太医院的太医去瞧,可最后她还是去了。算算年纪,方姨娘今年才不过三十七八的样子,必定也是因为二姐姐的事情,伤心过度了。

    “我有时候也会想起二姐姐。”顾明妧低头,想起那日她临走前顾明烟憎恨的目光,她其实一直都恨自己,若是现在还活着,只怕也会在妒嫉恨憎恨中度过余生。因为她此生……都没有办法将她比下去了。

    “你也不用自责,她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从小都知道不是吗?”周怡月淡淡的笑了笑,继续道:“其实人都有定数,谁说活着就好,死了就不好?错过的就好,轻易得来的就不好呢?不过都是随缘罢了……”

    ……

    晚上在凤仪宫用过了晚膳,顾明妧派人送周怡月出宫,神武门门口停留着接待的马车,顾明远穿着一身官袍,负手站在城门外。

    周怡月上了马车,和奶娘一起照顾两个熟睡的孩子,她从马车帘栊的缝隙里瞧见骑马在侧的顾明远。还是那样熟悉的眉眼,男子衰老的速度似乎比女人要来的缓慢很多,周怡月觉得顾明远甚至还是七年前的模样。

    一路上马车都走的很慢,过了金水河,走到朱雀大街,路上已经快到宵禁的时辰了,人烟稀少。

    天上忽然飘起了雪花来。

    顾明远抬起头看了看天色,视线不自觉的扫过走在前头的马车,隔着一道帘子,他还是没办法多看她一眼。

    直到到了行宫门口,车子在才停了下来。使女上前扶着周怡月下车,他看见她怀里抱着熟睡的孩童,长长的睫毛微微闪烁,从头到尾没有看他一眼。

    心中那一瞬间涌起的酸楚几乎就要冲出眼眶,但他仍旧保持着微笑,和鞑靼的使臣交谈了几句。等他抬起头来的时候,周怡月已经进了前头的正厅。

    外面是纷纷扬扬的大雪,顾明远站在雪里,感到从未有过的寒意。

    他已经没有理由在这里多停留片刻了,顾明远想了想,同使臣告辞,他转身绕过影壁,听见背后有人喊他。

    “顾大人,这是我们阏氏给你的,外面的雪太大了。”使女递了一把伞过来。

    顾明远微微愣了愣,过了片刻才道:“替我谢谢你们阏氏。”

    他和她之间的事情……其实很多年前,就已经结束了……

    ……

    二月初的时候,周怡月就回了鞑靼。李昻也派了大魏的使者出使鞑靼,共修两国之好。

    等到七八月份快要入秋的时候,顾明妧的肚子已经又大又圆了,她怀娇娇的时候担惊受怕,身子又弱,快生的时候也看不出多少肚子来,可这一次却不一样,圆滚滚的,她自己走起来都觉得有些吃力。

    周氏和柳氏都进宫来陪产了,这一胎是男是女,实在至关重要,唯有李昻一个人却完全不方在心上。

    离太医预计的生产日子越来越近了,顾明妧心里便有些压力。

    李昻白日里忙完政事,晚上准时回凤仪宫陪她,看见她捧着个肚子在凤仪宫外的广场上散步。太医让她平日里多走动走动,生产的时候也能更顺利一些。

    但李昻有时候心疼她劳累,见她这样折腾自己,就索性拦腰把她给抱回去。

    “娘娘回去吧,今日已经绕着这宫墙走了十圈了。”虽然八月份天气已经不热了,但顾明妧有了身孕,走完这些路,额头上早已经渗出了汗珠来。

    顾明妧还想再走两圈,却听宫女道:“皇上回来了。”她闻言抬起头,果然看见李昻已经从抄手游廊上走了过来。

    他已经换了寻常的袍子,想来今日不会再接见什么朝臣了。

    “太医说适可而止,你走的太多了。”李昻不由分说把顾明妧抱了起来,她虽然怀着孩子,可这点分量对他来说实在不算什么。

    “哎……”顾明妧惊了一跳,急忙楼主李昻的脖颈,她现在挺着一个大肚子,被他抱着就没有以前那样方便了:“皇上还是放妾身下来吧,妾身自己可以走……”她才在他身上扭了一下,感到肚皮一阵阵发紧,眉心顿时就皱了起来。

    “啊……”顾明妧抬头看着李昻,脸色顿时变得苍白,咬牙道:“皇上……我……我恐怕要生了……”

    “啊?”李昻这一下子就急得差点乱了阵脚,只觉得怀中抱着的顾明妧变得有千金中,慌忙吩咐下去:“快……快去请太医……请稳婆……还有太后娘娘和两位岳母……”

    顾明妧虽然不是第一次生产,可这次生产离上一回整整过去了六年,那种锥心蚀骨的疼痛她早就忘的差不多了,这时候又要受一遍苦,实在让她觉得难熬。

    “妧妧,太医说胎位很正,喝了催产的汤药,很快就能生下来的,你不要怕啊……”周氏安慰着顾明妧,自己心里却急得不得了,太医说孩子有些大,皇后娘娘又生得瘦小,怕是要吃些苦头的。

    顾明妧疼得咬牙切齿,额头上满是汗水,眉眼都是水汪汪的,看着明黄色帐定,她觉得自己眼神都虚了,可是……她没有别的办法,她一定要为李昻生下这个孩子!

    “啊……”又一波的阵痛袭来,顾明妧使出全身的力气,纤细的脖颈崩得笔直,手指将床榻上的锦被都抓破了。

    “孩子出来了!”稳婆一下子拔高了声调,顾明妧听见这一句,整个人都如释重负了一般。

    “是个男孩!”稳婆的声音一下子更高了,紧接着便是一声洪亮的啼哭,回荡在偌大的凤仪宫中。

    “皇上,妧妧给你生了个儿子!”齐太后手里的佛珠都忘了拨了,听见里面的动静,一脸欣喜道。

    李昻已经进了产房,看见稳婆正用干净的帕子给孩子擦身体,他几步来到顾明妧的床前,半跪下来,握住她的手道:“妧妧,辛苦你了。”

    顾明妧含泪勾了勾唇瓣,有他的大掌和他的胸膛,她可以这样安然的倚靠一辈子。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外室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外室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