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番外五

类别:仙侠玄幻 作者:薜荔锦 书名:[综]你好,藤原顺子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十二月底, 关东地区迎来了一场大雪。

    在东京艺术大学学习了四年之后,即将毕业的顺子和大学好友们一起去毕业旅行,忍足侑士已经整整一个月没有和她见面了。

    当然, 这一个月, 也为他的某个重大行动提供了有利时机。

    镰仓,藤原宅。

    “这么冷的天, 忍足使唤起人来真是不手软。”坐在被炉下的几个人纷纷吐槽,“外面还在下雪唉。”

    “好在大多数东西前几天都准备好了,”凤长太郎坐在宍户亮旁边, 透过纸门的缝望向屋外, “不然忍足前辈要更担心了。”

    “侑士侑士——”往嘴里塞着苹果的向日岳人发现忍足又不见了踪影,提高音量喊他:“你又跑到哪里去了?”

    “还用想吗?当然是去院子里了。”宍户亮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地打了个呵欠, “他从下午就开始在院子里转。”

    “还有桦地呢?”向日扫视一圈,“他怎么也不见了?”

    “被拉去做苦力了,你们看。”坐在正中央的迹部景吾放下手里的茶杯,了然地指向门口篱笆那边的绣球花。忍足侑士和桦地两个人脱下了外套, 衬衣的袖子挽到手肘,正在移动绣球花花盆的位置。

    网球部今年的第一次全体到齐的聚会,以筹备忍足侑士求婚现场为目的。简单来说, 大家都被忍足拉来做苦力了。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么谨慎,连应急预案都写了快要一个本子。”宍户亮坐起身,对仍然在外面忙碌的忍足佩服不已,“他简直跟上了发条一样, 一整天都没有停下来过。”

    “毕竟是关乎后半生的大事,就算是忍足侑士,不,确切来说,正因为是忍足侑士才这么谨慎。”迹部景吾食指卷起些微汗湿的发梢,挑着眉说道。

    “我们这算不算擅闯民宅,毕竟藤原可不知道我们来了。”抱着猫的泷荻之介笑嘻嘻地开玩笑。

    “这就要看侑士能不能求婚成功了,”向日岳人也戏谑地笑起来,“如果成功了的话,门前的木牌上大概就要多一个人的名字了。”

    “或许还要重做一块也说不定,”众人调侃的对象姗姗来迟,额头上还有几滴汗,他慢条斯理地把衬衫的袖扣就上,“顺子要改姓了。”

    “想的太远了——”众人齐齐鄙视他。

    “目光要长远,心思要缜密,一切自然会水到渠成。”忍足摊摊手,无所谓地瞟了他们一眼。

    #和单身狗没什么好说的#

    #呵,愚蠢的直男#

    #我可是要有老婆的人了#

    一个眼神包含了如此多的含义,对于眼前这些好友的鄙视根本不需要说出来。

    “真的不会觉得太早了吗?我们还没有毕业唉。”还没有玩够的向日岳人开口问:“而且今年藤原刚刚出名,会答应你吗?”

    忍足运筹帷幄的微笑不由僵了一下,周围的人也不约而同地闭了嘴。藤原顺子的毕业画展好评如潮,出版的个人画集《桥》也颇受欢迎,还被著名画家西门千绘点名表扬,一时间藤原顺子名声大噪。正是最好的打拼时机,她不愿意结婚也是有可能的。在场的所有人都隐隐担忧着这一点,即使是智珠在握的忍足本人,也不能否认他的担心。所以,他更加认真地准备每一步。

    “但是……”凤长太郎打破了突然的安静,“前辈们已经交往了五年多了,结婚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吧。”

    他们两个是众所众知的模范情侣,过了五年仍然像第一天交往一样甜甜蜜蜜,让人艳羡。

    “我没想过让顺子做全职主妇,做饭和家务一起分担就可以,”忍足坐到迹部旁边,揉了揉额头,“只是她好像目前没有结婚的打算。”

    他担忧的是另一件事情,父母失败的婚姻,对顺子造成的阴影至今仍然存在。这一点,黑子哲也认识的比他还要清楚。只希望,顺子已经成长到足够强大了。他心里默默祈祷。

    “怕什么,”迹部不屑地瞥了他一眼,“你的求婚足以打动她的话,她自然会答应。”

    “对对对,”众人七嘴八舌地鼓励忍足侑士,“这么用心的求婚,怎么可能不答应嘛!”

    毕竟,连从霸道少爷转型为霸道总裁的迹部景吾都被他拉过来做策划顾问兼运花司机了,身边的好朋友们更是一个不落,上树下河没有他们没干的。

    另一边,黑子哲也开车带旅行结束的顺子来镰仓老宅的路上。

    “我们为什么不住旅馆?”顺子窝在副驾驶,疑惑地问握着方向盘的自家竹马,“老宅没有收拾,现在肯定很冷吧。”

    “我怕车子没有油了,老宅近一点,”黑子随口扯了个理由敷衍她,不动声色地套话,“你和忍足君打电话了吗?”

    “雪这么大,篱笆坏了就麻烦了,”顺子叹了一口气,“好在已经停了。”

    “之前打了电话,说好了明天见面,顺便让他给太郎剪指甲,这几天太冷了,我害怕它又感冒……”顺子懒懒的打了个呵欠,对养在忍足那里的橘太郎放心不下,丝毫没有意识到对方话里的不合理之处。

    “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黑子看了一眼车窗外的积雪,装作若无其事地提议。

    “说的也对,”她眨眨眼睛,掏出口袋里的手机给对方打电话,脸上不自觉漾出微笑,“晚一会儿他肯定又要担心。”

    “谁的电话——”听到手机铃声之后,大家明显紧张起来,“藤原吗……”

    “今晚要和黑子一起住在老宅吗?没关系的,”忍足有些手忙脚乱地掏出手机,强自镇定地回答:“我明天来接你。”

    一堆人屏息凝气地听着他们的对话,直到通话结束。

    “大概还有七分钟,忍足去换衣服,最后检查一遍,”迹部景吾开始发号施令,“灯光,音乐,玫瑰,绣球花……房子里的灯全部关掉,现在各自散开。”

    “oK了!”

    “没问题!”

    “行了!”

    汽车鸣笛声由远及近,站在廊下的迹部景吾拉了一下领带,压低声音告诉桦地,“把慈郎从屋子里扛出来。”

    离老宅还有两百多米,黑子哲也就停了车。

    “怎么停在这里?”顺子非常疑惑。

    “走过去你就知道了,”黑子摸摸她的头发,“这是一个惊喜。”

    顺子虽然疑惑,却还是乖乖地下了车。借着月光反射在雪地上的光,她看到了门前站着的一个身影。

    “顺子,”刚迈开脚,黑子哲也喊住了她,“你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的话吗?”

    “你说过很多啊,”顺子歪歪头,不解地回答:“我不可能每一句都记得啦。”

    “不要总是害怕,你能把自己没能得到的东西,完全用你所希望的形式,重新给某个人。”他的眼睛像夏日晴空一样包容澄澈,意味深长。

    “你说过好多次啦,我早就记得清清楚楚了。”顺子有些小得意地看他一眼,“我可是完全体的藤原顺子,没什么害怕的。”

    “还有,你今天干嘛奇奇怪怪的,很可疑啊~”她扒住车窗,狐疑地盯着他,“老实招来,不然我自己查。”

    黑子宠溺地拍拍她的头,指指远处,“那里有人在等你呢。”

    “我迟早会知道的,负隅顽抗。”顺子不死心的横了他一眼,转身向前走。有些近视的她眯起眼睛,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对他的熟悉已经渗到了骨子里。

    忍足侑士,藤原顺子的男朋友。

    “这是你专门给我的惊喜?”提前见到了男朋友当然开心,顺子脸上扬起灿烂的笑容,笑着问他。

    忍足侑士站在原地,等着她一步步走来。他的心跳的砰砰作响,感觉快要冲出胸膛。明明只穿着单薄的西装,整个人却热的厉害。

    “顺子,”紧紧握住了琴弓,他深吸一口气,出口的声音带着隐约的颤抖,“我有话跟你说。”

    他的神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严肃,顺子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干嘛这么严肃,我听着呢。”

    话是这么说,但气氛有些微妙,顺子本人也莫名紧张起来。这么冷的天,忍足侑士却只穿了一套挺括笔挺的深蓝色西装,系着条纹领带,月光下流动着低调的暗纹,贵气而儒雅。他左右手分别拿着小提琴和琴弓,仿佛马上要去舞台上演出的翩翩贵公子。

    脑海中有什么想法呼之欲出,却始终想象不到。她的手,不由自主地攥紧了衣角。

    忍足侑士把琴放在左面锁骨,下巴贴着琴的腮拖,右手持弓贴在琴弦上,深情款款的看着眼前的女孩子,“我能有幸为你演奏一曲吗?”

    是德彪西的《棕发少女》,顺子很快就辨认出了。他的琴声飘荡在天地间,仿佛宇宙之中唯有这一种声音。月光与积雪交相辉映,顺子的眼前恍若白昼。

    他的琴声中清新,恬静,优雅而美丽的少女,是自己。流淌在其中的爱意与深情,在顺子心中投下阵阵涟漪。

    月色和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他的眼中,分明写着这句话。

    伴随着浪漫且优美的旋律,老宅中缓缓亮起了灯光。彩色的灯光仿佛流动的水一样,从篱笆上慢慢延伸到枝桠杂乱的青梅树,木制外廊,深灰色屋顶,铁皮仓库……暖黄的,橘红的,浅绿的小彩灯的光,使苍老的旧宅,焕发了新的生命力。

    那是她的家。承载了最多的温暖和爱的地方。

    蓦然间,眼角有水滴落下来了。

    一曲结束,忍足侑士把小提琴放回琴盒,站起身问她:“你喜欢吗?”

    天有些冷,顺子吸吸鼻子,眼中晶莹的水光之下,藏着细碎的星光,“我喜欢,非常喜欢。”

    “喜欢的话,可以和我跳一支舞吗?”他半弯下腰,左手背在背后,右臂前曲伸向他心目中最美的综发少女。

    “荣幸之至。”顺子把手放在他的掌心,含着泪笑起来。

    “凤,可以开始了。”时刻观察着眼前局势的迹部景吾握着对讲机,下达了命令。

    midnight waltz,午夜华尔兹。缠绵入骨,深情如斯。伴随着华丽而浪漫的舞曲,挚爱的恋人在月光下起舞。前进,后退,滑步,倾斜,旋转……彼此深爱着的男女无视了周围的一切,仿佛所有的所有的光都集中在他们身上,此刻,唯有这两个人是天地间的唯一焦点。

    天造地设,举世无双。

    一曲终了,忍足把顺子抱在了怀里,垂下的手,十指相扣。

    “我们在七年前的夏天第一次见面,五年前的夏天确定恋爱关系,到今天正式交往了五年二百三十天。”隔着衣服,顺子听到了他胸膛的振动。

    “我知道。”她闭上眼睛,另一只手抱住了忍足的腰。

    “在这五年中,我陪着你一起度过了分科,高考,成人礼,第一次出版画集。”忍足侑士低下头,注视着她秀美文雅的侧脸,不知不觉,已经相伴了这么久了呢。

    “顺子陪着我度过的高中的三年和大学的四年,是我二十几年最美好的一段时光,我记得顺子的笑,顺子的眼泪,顺子对我的鼓励和支持,顺子的贴心和任性……”

    顺子仰着脸,看他像海一样深邃的眼睛。

    “我知道自己也不是完美的人,从和顺子在一起之后每天都在学习怎么做一个男朋友,但是有时候还会惹你生气。”忍足松开她,弯下腰抵着顺子的额头,温柔多情地笑起来,“对你的感情,比喜欢还要喜欢,比喜欢任何人都要喜欢。”

    “我很爱你,顺子。”

    “我也爱你啊,笨蛋。”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别开脸,不想要让他看见自己眼里的水雾,吸吸鼻子,欲盖弥彰的解释,“天太冷了。”

    忍足后退一步,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小的天鹅绒盒子,定定地看着顺子,“我考虑了很久,准备了很久,从高中时期就在设想着这一天的到来。”

    “我想要陪伴你更多时间,希望人生以后的几十年,能一直站在你身边。”顺子睁大眼睛,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半跪在地上的青年,他打开了盒子,白金戒指上纯净无暇的钻石在雪光之下璀璨生辉,夺人眼球。

    “你愿意嫁给我吗?”忍足侑士轻轻的执起她的手,在手背上留下虔诚一吻,“我的公主。”

    所有的彩灯都灭了,主屋的灯被打开了,温暖的光亮起来,院子里的雪也被映上了暖光。他的背后,篱笆上亮起了“marry me”的字样。大团大团的绣球花在灯光下显出了身影,就像顺子十一岁那幅画中的一模一样。

    面对此情此景,没有人会不心动。手背上的温热在一瞬间传递到了心脏,顺子抬起左手,捂住胸口,突然觉得有些喘不上气来。

    “我愿……”她遵循着本能开口,然而在一刹那,一种茫然笼罩了她。

    藤原顺子,不确定自己能不能胜任一个妻子,一个母亲的角色。因为母亲西门千绘的原因,她甚至是有些恐惧母亲所要承担的责任。

    茫然地环顾四周,顺子猛地回头,她知道阿哲在自己的身后。

    黑子哲也确实在顺子身后不远处,也看到了她从感动到动摇的转变。顺子求助的目光投向他,却发现离得太远,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是了,阿哲不会说什么的。在这种事情上,他一直都让顺子自己做决定。

    阿哲会说什么呢?她转过脸,看向仍然不骄不躁地举着戒指的男人。她爱忍足侑士吗?顺子问自己,“我爱他,非常爱他。”心里有个声音坚定的回答。

    突然想起阿哲的话,“能够把自己没有得到的东西,以自己所希望的方式给某个人……吗?”她喃喃自语,“我只是进步了一点点而已,并没有变成完全体呢。”

    短暂的停滞,让所有人的心都默默吊在了半空。躲在篱笆下面的向日岳人,仗着他出色的视力,看到了顺子脸上明显的犹豫。另一边架着望远镜的迹部景吾,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

    虽然在顺子看来“不急不躁”“风度翩翩”,但忍足侑士整个人已经开始僵硬了,背上沁出了冷汗,他维持着机械的笑容,保持着僵硬的姿势跪在顺子面前。

    “我很爱你,也很想嫁给你,”顺子弯下腰,把右手递给他,“但是……舅舅觉得,女孩子不应该嫁太早。”

    只要本人同意就好了……忍足侑士长舒一口气,慌慌张张地把戒指拿出来套在她的无名指上。期间因为手滑差点把戒指掉在地上。

    “刚刚还那么从容,为什么现在这么紧张,”顺子把他拉起来,揽住他的脖颈,半垂下眼睫,满是依赖和不安,“我还很幼稚,肯定会犯错,你不可以嫌弃我。”

    “不会的,绝对不会!”忍足侑士欣喜若狂,揽着她的腰转了好几圈之后,仍然喜不自胜。

    一阵狂风吹来,顺子的风衣都鼓了起来。忍足赶紧把她紧紧搂在怀里,顺子睁开眼,就看到漫天飞舞的火红花瓣。落在雪地上,也有一种对比鲜明的热烈之美。冰与火的战争,冷淡与热烈的纠缠,杂乱中蕴含着秩序,让人无法忽视。

    “喂——”经历了狂风折磨的忍足侑士的发型完全乱了,还打了好几个喷嚏,完全不见了之前的潇洒英俊。他搂着顺子,不满地回头抱怨,“之前没有说过这一招啊。”

    “《夜莺与玫瑰》里都没有这么美的场景,黑子君说藤原绝对会喜欢的,你说是不是?”大家三三两两地走出来,宍户亮把一件羽绒服抛给他,不怀好意地笑着说:“格外帅气呢。”

    “非常有男子气概,”顺子一想就知道是自家切开黑竹马的恶作剧,又怕他感冒连忙催促,“赶快把羽绒服穿上。”

    “本大爷让人送来了四个鼓风机,效果显著。”迹部景吾点了点泪痣,看热闹不嫌事大。

    还能怎么办?忍足侑士耸耸肩,毕竟是自己大舅子挑的头。吃个哑巴亏让他消消气。

    反正已经抱得美人归了。

    “怎么笑得这么傻?”怀里的顺子伸出手捏住他的脸颊,好笑地看着他,“看起来蠢蠢的。”

    “我要结婚啦。”忍足在她右手无名指上亲了一下,志得意满地笑起来,“当然要开心。”

    “三,二,一,”网球部一行人主动拥上来,合力把忍足侑士举起来抛在半空,“恭喜求婚成功!”

    黑子哲也把顺子拉出战场,看到她手上十分显眼的钻戒,摸摸她的头顶,脸上扬起灿烂的笑容,“回东京之后,就该去看婚纱了。”

    “阿哲要陪着我。”顺子低低应了一声,突然扑到了他的怀里。

    “没关系的,会越来越好的,我相信你。”黑子哲也拍拍她的背,笑意温和,“顺子已经是完全体了呢。”

    回到东京后,用了整整两个星期向藤原舅舅证明自己的决心和能力,忍足侑士终于获得了女方长辈的许可,得以结婚。

    正在筹备沙也加全球巡演的母亲也特地从美国飞回来,和忍足侑士见了一面。隔了许久之后的再见面,顺子才发现,高贵出尘的母亲,眉目间已经有了老态。她不再像自己回忆里那样冷淡,言谈间更加豁达,也更加真实。

    次年六月,忍足侑士和藤原顺子分别在镰仓和熊本县拍摄婚纱照,七森是顺子的灵感之源,从高一的暑假开始,她经常会趁着假期去写生。和藤原夫妇相处久了之后,俨然被他们视为另一个孩子。爱屋及乌,忍足也被热情招待了一番。被邀请参加婚礼,塔子舅妈非常高兴,还念叨着要和贵志一起去买新的衣服。

    九月,忍足侑士和藤原顺子的婚礼在有马六彩酒店空中花园举行了婚礼。

    在离天空越近的地方,誓言就越发响亮透彻。

    神坛之上,在神父和众人的见证之下,忍足侑士轻轻揭开顺子的头纱,弯下腰,虔诚的与她接吻。

    祈祷,我们能相伴白头。顺子握住了他的手。

    立誓,我们能白头偕老。忍足与她十指相扣。

    朝阳和煦的光洒下来,为这一对新人送上诚挚的祝福。

    “我爱你。”他无声开口。

    “我也是。”顺子抿着嘴角,轻声应答。

    忍足看着他的新娘,他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天。顺子仰着脸,明亮如黑曜石的眼睛里眼波流转,柔情似水,倒映着心上人的身影。

    他从未像现在这样清晰的感受到她的美,她笑起来的时候,仿佛把整个世界都镀上了温柔的色彩。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综]你好,藤原顺子》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综]你好,藤原顺子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