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番外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许乘月 书名:金玉为糖,拐个醋王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作为昭王府的小主人之一,圆子开蒙识字自然比寻常人家的孩子要早。

    在圆子三岁那年,云烈特意请傅颖牵线,延请清芦孔家的四姑娘孔意做了圆子的启蒙西席。

    孔家是昭王府藩地六城之一清芦的大姓,虽这家人无心官场之事,却自来有“诗书传家”的家声盛名。

    孔意虽才二十有五,其学养在孔家年轻一辈中却很是出挑。她治学严谨且专注,对大缙周边许多小国、部落的风俗民情钻研尤深,在学界小有声名;虽心性板正少了些圆滑,却是个极好的启蒙师长。

    有孔意这样的良师引路,圆子到七岁进州府官学小书院时,在同龄人中间就已显得格外“渊博”了。

    为了不让她与书院同窗们隔阂生分,昭王府的二位殿下早早叮嘱过书院山长,在书院中对她的出身家门刻意模糊,只道她父亲是临川军的人,母亲从商。

    她自己也懂事,既提前得了父母吩咐,便也从不在同窗们面前多提出身家门,与大家混作一气。

    因她较别的孩子懂得多,性子也大方,又是个话篓子,在同窗间颇得人缘。

    每日午间,小书院花园的凉亭中总能看到很多小小学子围成一圈,中间那个滔滔不绝的必是圆子无疑。

    对同窗们来说,圆子“引经据典”讲起的故事,比小书院先生们讲得要易懂许多,最重要的是,她会讲得很有趣,比坊间说书人还有趣。

    不过,听圆子“说书”那也不是白听的,得用糖果、点心做报酬;若然同窗家中一时没有像样的糖果点心,便得给她一些零碎铜子儿,不然是不能在凉亭听她“说书”的。

    说来倒也不是她贪人便宜,全因她像个属蚂蚁的,生性嗜甜,简直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有一回她实在忍不住贪嘴,卯起来将府中膳房泡的糖醋蒜瓣一气儿偷吃小半缸;吃得个满嘴蒜味,自然被罗翠微逮个正着,险些没气得将她塞到缸里跟蒜一块儿泡了。

    罗翠微忧心过犹不及,便下令府中严格管控她的甜食份额;云烈虽偶尔瞧她可怜巴巴,便“偷渡”一点给她,却也不会给太多。

    可怜她小小年纪就要这般辛苦地“卖艺求生”,实在是因为家中管得严之故。

    不过,也因为她每日都要在小书院内“卖艺”挣口粮,这也促使她回府后总是手不释卷。毕竟,她的“主顾”始终都是同样一拨小伙伴,若每日总是讲一样的内容,这“生意”可做不长久。

    这日午间,照例又是她在凉亭“卖艺”的时候。

    小同窗们纷纷奉上各自从家中带来的“听书报酬”,耐心地等着她先一饱口福。

    趁她塞点心的当口,有位同窗随口好奇,“圆子,你的大名究竟是什么?”

    是了,圆子长到七岁,大家却还是叫她“圆子”,连小书院先生们也这么叫,谁也不知道她的大名究竟叫什么。

    “还没想好呢,”圆子一手捏着半枚豌豆黄,腮帮子被撑得圆鼓鼓的,“我爹娘说,任我愿跟谁姓都行,但得由我自己选。”

    姓氏没定下,自然就没有大名。

    她顿了顿,咽下口中的点心,蹙眉叹气,“这太难了。”

    大缙的孩子们随父姓随母姓的都有,但通常都是出生时就已由父母商量后定好了;让孩子自己选姓什么,这实在有些新鲜。

    小伙伴们觉得稀奇,便七嘴八舌地建言献策了。

    “看哪个姓氏笔画少!”

    圆子又塞了一口点心,边嚼边摇头:“也没差几画。”

    当然,“雲”字比起“羅”字是要少几画,可圆子的西席早就替她分析过,云字背后所代表的责任与束缚,显然更沉重些。

    见一计不成,小伙伴们又道,“那就,看你爹娘谁在家中说话更有分量!”

    这个思路很清奇,答案也很显而易见。

    圆子眼儿一亮,笑眯眯拱手道,“多谢指教。”

    (二)

    这日回府后,圆子郑重地找到自家父母,小脸上写满严肃:“想好了,我姓罗。”

    她想,反正家中还有二弟、三弟,以后或许还有别的弟弟妹妹,总会有一个傻瓜愿意姓云的。

    罗翠微与云烈相视一笑,这就定下了。

    “落子无悔,记得吗?”云烈噙笑揉了揉她的脑袋,“别以为年纪小,做了决定就可以反悔。”

    “父王放心,我不会反悔的,”圆子坚定地点点头,“毕竟,姓云的在这家中说话没什么分量,我又不傻。”

    “圆子,不许胡说,”罗翠微板起脸,“那是你父王让着我。”

    这些年来总是云烈让着她多些,惯得她有时也没太注意分寸,竟让孩子都能这么没大没小的说嘴了。

    开什么玩笑,罗翠微的夫婿,只能她自己欺压,旁人可不行。

    连自家女儿也不行。

    得了妻子的维护,云烈心情大好,按在圆子头顶的大掌略沉,笑道:“‘看破不说破’这个道理,孔西席还没有教给你?”

    圆子一向懂得看脸色,知道自己嘴瓢惹祸了,赶忙抱头蹲地,扬起讨好笑脸:“我懂了,昭王府两位殿下是同样的地位,只是姓云的要让着姓罗的一些。多谢父王与母妃教诲,孩儿谨记。”

    云烈满意地点点头,罗翠微则是头疼地揉着额心,好气又好笑。

    真是个见风使舵的好孩子啊。

    (三)

    既姓氏是她自己选的,这名当然要由父母来赐。

    毕竟圆子是二人的第一个孩子,罗翠微与云烈早就选了好些个形意皆美的字眼,可真到了要定夺的时候,倒有些拿不准主意了。

    圆子想了想,歪着小脑袋提议道,“那不然,抓阄吧?”

    “也行,”罗翠微揉着额头笑叹,“就你自己来写,正好也我瞧瞧你的字有没有长进。”

    说话间,圆子的二弟阿征跌跌摆摆进了书房来,气哼哼告状,“三儿扯了我头发,还哭。”

    这小子快五岁了,却也是个没大名的,因他出生那年正是临川军与北狄交战之时,便得了个小字“征”。

    云烈嗤笑一声,“想必是你揍了他,他才哭的吧?”

    “他、他先扯我头发!”阿征扑进罗翠微怀里,抱着她的腰就开始哇哇跳脚,“我没揍他,只是揪了一爪!”

    可怜老三才十个月大,根本无力反抗就是了。

    云烈走过去将他提溜起来,严肃告诫:“小孩子成天抱着娘亲撒娇,会长不高的。”

    罗翠微哭笑不得地扶额,无语凝噎。

    书桌后的圆子一边研墨,一边嫌弃地嚷道,“出去出去,请你们全都出去,不要吵我写字。”

    于是云烈提溜着阿征,牵着罗翠微的手出了书房,去探望被兄长一爪揪哭的老三去了。

    (四)

    待到夫妇二人解决完老二老三之间的“恩怨”回来,圆子已将抓阄的纸团准备好了。

    她恭敬地将那些纸团捧在手里,递到罗翠微面前:“请母妃赐名。”

    罗翠微想了想,笑着将她扭过去面向云烈:“这回,还是请你父王吧。”

    云烈从女儿掌心里拈了个纸团,展开一看,当下有些愣怔。

    罗翠微奇怪地凑去过,见纸团上是“叆”字。

    早前挑出这个字时,夫妇二人是犹豫过的。

    云覆日为“叆叇”,意指浓云密布的样子,又指昏暗不明,寓意不算顶好;可又有“叆叆”一词,指浓郁盛多的模样,意思似乎又还过得去。

    似是看出父母的为难,圆子痛快决断,“就它吧。”

    她垂下小脑袋捋了捋自己的裙摆,小身板挺得笔直,庄重执礼。

    “女儿罗叆,谢父王母妃赐名。”

    (五)

    数日后,小书院放了休沐。

    休沐之日,圆子没了“主顾”,自就没了“口粮”,可把她馋坏了。

    用过午膳没多会儿,趁罗翠微去小憩,圆子赶忙拖着云烈的衣袖将他拉到后殿院墙根下。

    云烈照例单膝屈着蹲下,以便与她平视交谈。

    父女俩做贼似的,一边小声交头接耳,一边左顾右盼。

    “……上回给你那盘点心的事就险些穿帮,你别害我晚上回不了寝殿。”云烈摇头,残忍拒绝了她的请求。

    圆子双手合十,苦着小脸,“求求你了!我父王如此英明神武,偷一盘甜点出来,那还不是小菜一碟么?”

    “你少来!再戴高帽子也没用,”云烈咬牙,抬了抬下巴,压着嗓子道,“我堂堂一个昭王殿下,为了盘甜点,心跳得跟打雷似的,那滋味我可不想重温。”

    见他实在不肯,圆子瞬间变脸:“没有义气!枉费我挑名字那日还特意照顾你的心思。”

    她早就看出父王对那个“叆”字很是中意,那日阄团上所有的字都是同一个。

    云烈怔了怔,旋即笑开,眼中浮起浓得化不开的宠爱:“就给你拿一盘啊,省着点吃。吃多了当真不好的。”

    一盘就一盘吧,反正明日她又可以去书院“卖艺”挣口粮了。

    圆子重重点头应了,又觉得这样还是不足以表达自己的欣喜与感激,便将右手捏成小拳头,软乎乎朝他肩头一砸,很江湖的气派。

    “真够兄弟!”

    她以往见熊孝义他们那帮人这样与自家父王说话,父王总是愉悦受用的模样,便暗暗学起来了。

    云烈却瞪大了眼,咬牙道:“谁跟你兄弟?!”

    “哦对不住对不住,”圆子赶忙拿手拍拍自己的嘴,歪着头想了想,立刻改口,“真够我爹!”

    云烈食指抵住自己的额心,用力揉了好半晌。

    他家女儿这奇奇怪怪的性子,究竟是怎么来的,这对他来说一直都是个谜。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金玉为糖,拐个醋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金玉为糖,拐个醋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