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类别:科幻未来 作者:深海之书 书名:好感度刷过头怎么办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他没再和她说话。

    第二天他很早就被佣人带去吃早饭,程绡悄悄跟在他们身后,在他身边的位置落座。

    陆夫人正在喝一杯果汁,看见他来,说道:“吃完饭我会送你过去。”

    小陆时见没有回答,只低头默默地吃着按标准配备的营养餐。

    隔了好一会儿,他才用很小的声音说:“能不能不去?”

    陆夫人淡淡地看了看他:“反正一周就回来了。”

    小家伙不吭声了。

    程绡在一旁托着脸:“你要去哪儿?”

    小陆时见不理他。

    “你不想去,我帮你好不好?”她又说。

    小陆时见依然置若罔闻。

    程绡迫切想要获取他的信任,仗着其他人看不到她,她屡屡搞破坏,车子不是发动不了就是方向盘被莫名其妙固定住。

    一来二去,陆夫人蹙起眉头,脸上少见地有了愠色。她训斥陆时见:“不准闹了。”

    程绡这才想起来陆时见的精神力。陆夫人一定误会是他在闹脾气。

    她明明想帮他,结果弄巧成拙。

    程绡不敢再任意妄为,乖乖在他身边坐下,朝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小陆时见偏开头,目光看向车窗外,不辩解,也没理会她的歉意。

    车子一路南行。

    程绡头抵在玻璃上,沿途的风景一直在变。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抵达目的地。四面目光所及之处是一片工厂废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早有穿着白色制服的人在等着他们。从外表看不出是医务工作者还是科研人员。

    陆夫人带着小陆时见走过去。他们向她行了礼,很恭敬:“夫人。”

    陆夫人没有回答。

    小陆时见紧紧抓着她的手指,似乎不肯放开。

    其他人司空见惯,耐心等着,没有多余的反应。

    程绡满以为她会安抚他的情绪,却没想到陆夫人只是淡漠地注视着他,轻轻说了一句“松手”。

    毫无感情可言。

    整个场面静止了两秒,小陆时见缓缓放开了陆夫人。

    他脸上没有表情,被带到对面后只静静望着陆夫人,眸底既无悲喜也无希冀。

    白色制服的人接了手,陆夫人略点一下头,转身离开了。

    她一走,再没有回头去看他。

    小陆时见站在原处,看着车子沿原路离去,走了很远很远,直到再也看不见,他才敛回目光。

    程绡在离他不远的地方,风有些大,她眨眨干涩的眼睛,移开了视线。

    陆时见被带去的地方是一座建在地下的实验基地。结合程绡对他的了解,应该是他六岁前待过的地方。

    这是……他的过去。

    关于这段时间发生的事,程绡大多是从其他人那里听来的。陆时见虽然不避讳,却也没有主动提起过。

    他被带去做了各种检测,实验室大多装有特殊的隔离装置,程绡虽然不能被看见,但也轻易通不过,只好在门外等着。

    基地四面藏在废墟中,不见天日,唯一的光源是四面的液晶白光屏,留在其中很难体会到时间的变换交替。

    不知过了多久,小陆时见才被带出来。从他的外表看没有什么异样。只是他像彻底屏蔽了自己的感官,对程绡全然视而不见,即使在没人的时候也一言不发。程绡想逗他他也一概不理。

    这让程绡很沮丧。

    第一天安然无恙度过。

    灾难是从第二天开始的。

    他具体被带去做了什么研究程绡不知,不过实验完都会有一段隔离期。

    禁闭的地方是在一个空无一物的房间,四周是隔离板,隔绝一切外界的信息。

    他被送进来时已是昏迷状态,看样子药剂的作用还没完全褪去。

    程绡也跟着溜进来。等其他人走后,密码门被合上,程绡小心翼翼跪坐在他身旁,查看着他的状况。

    小陆时见蜷缩着身体,小小的一团,不停地在发抖,像是很冷的样子。

    程绡探了探他的额头,果然发烧了。

    是那些实验药剂引发的副作用。

    程绡想要把他抱在怀中,还没碰到他,他却睁开了眼,黑眸空洞,没有任何的聚焦。

    显然是陷入了无意识。

    程绡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身体就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牵制着摔在墙壁上。她终于知道他们把他关在这里的原因,药物过后他会陷入一段混乱期,整个人都失去意识。这样的情况程绡遇见过,在军训场那一次。

    程绡谨记着许役言不能受伤的话,强撑着坐起来,正想找个地方避一避,小陆时见已经走到她面前。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微垂着长睫,在眼下投射一片阴影。他模样是生得很好看,不说话时乖乖巧巧的没有任何的攻击性,可是眼中空无一物,明显还没有清醒。

    程绡的身体被那种力量悬置到半空,扣在她脖颈的力道加大,一步步攫取着她的呼吸。

    遭了。

    他失控了。

    程绡挣扎着与那种力量对抗,却撼动不了半分。就在她以为没救的时候,那种无形的力量却忽然松开她。她重重摔在地上,咳嗽不止。

    再抬眼看去,小陆时见也已经昏倒在地上。

    程绡强忍着喉咙的不适跑过去查看他的情况,索性无碍,只是睡了过去。

    程绡松了口气。

    整个基地设定恒温,夜里也不会冷。程绡坐在他身边,托着脸打量着睡在地上的小家伙。他小小的,很轻,像是一不留神就会消失。

    程绡恍惚间有种不真实的错觉。

    第二天一醒来,程绡看到小陆时见端正地坐在她身边,正静静注视着她。

    程绡下意识地往后躲了下,以为他还没有清醒过来。

    小陆时见的眼眸几不可闻地暗了下,随后指指她身上的擦伤,平静地问:“是因为我吗?”

    他主动和她说话,程绡受宠若惊。

    “这个啊……”她一边摸着伤痕一边斟酌着措辞,“也不算是……你不要在意。”

    他稍稍低下头,面容平静如水,看不出在想什么。

    可程绡却感觉出他的自责。

    对比日后的陆时见,现在的他简直是小天使一样的存在。

    程绡不禁心软成一片,她想摸摸他的头,手伸到一半却停住了。

    沉默许久,程绡道:“我会带你离开这里的。”

    小陆时见一愣,像是疑心自己听错了。

    程绡害怕他没听清,又重复一遍。

    小陆时见不说话,显然不相信她。

    “是真的。”因为受了伤的缘故,她说起话来或多或少有点沙哑,“只有你一个人能看得见我,你不觉得这很巧合吗?”

    小陆时见微微蹙了下眉,他没说,程绡看得出他有些许动摇。

    “我一定会带你离开的。”她认真地盯着他,又说了一遍,“相信我。”

    除了陆时见谁也看不见程绡,这就是她天然的优势。

    她与小陆时见商定好,前前后后花了大概四五天时间,将周边的情况探查清楚,又想法设法得到密码门的密匙。

    五天后,她重新回来找到小陆时见。

    小家伙望着她,语气平平:“我以为你不会回来了。”

    陆时见敏感多疑的毛病原来从这么小就养成了。

    她摸了摸他的头,手感很不错。也只有趁这个时候她才能占占大魔王的便宜。

    “怎么会,我答应过你的,你也许要学着相信我。”她说。

    他对她的话不置可否。

    基地的作息很规律,里面工作人员不是机器人胜似机器人,严苛到一板一眼,时间安排都是以秒作为误差。到了休息的时间,基地没了人,只有巡视器二十四小时开启。

    程绡将偷来的屏蔽器戴在小陆时见手上,有了这个,他离开基地就不会报点。

    他们离开得很顺利,一路上都没有被人发现,直到了基地大门口,蜂鸣器突然狂响不止,整座基地被从睡梦中惊醒。

    程绡看向小陆时见:“你的屏蔽器?”

    他给她看了看手腕,屏蔽器的指示灯还开着,不可能失效。

    太奇怪了。

    基地的支援来得很快,大门打开的一瞬间已经有人赶到。

    “站住!”

    一开始程绡还以为这句话是和陆时见说的,但他们开了枪,却是对着她来。

    他们好像能看得见她。

    程绡来不及多想,用偷来的激光枪掩护着与他们拉开了距离。

    很顺利地逃出基地,按照程绡提前规划好的路线,他们暂时逃进了附近的树林中。

    与基地的四季恒温不同,山中夜里很冷,程绡生了篝火,小陆时见躲在旁边取暖。

    程绡环抱着双膝挨着他也坐下,这样的场景让她不觉想起了在hD的时候。

    他们也像这样躲在山里。

    正想着,程绡听到身边的人问她:“你到底是谁?”

    他已经是第三遍这样问。

    程绡没有回答,隔了片刻,又听到他轻声说:“我总感觉你很熟悉。”

    程绡一愣,以为他想起些什么,赶忙诱导他:“那你还能想起来什么?”

    不等他说话,林中细细索索有些许响动。

    程绡“嘘”了声,扑灭了篝火,带着小陆时见躲到旁边。

    不是野兽活动的声音,而是来找他的人。

    他们很快发现了熄灭的木材堆。

    “还有温度,肯定没走远。”

    那些四面分开去搜捕,程绡领着小陆时见躲进先前找到的山洞中。

    洞里漆黑黑的,外面林间的月光是唯有的光亮。

    “你怕不怕?”程绡问。

    小陆时见摇了摇头。他这副模样乖巧极了,与日后截然不同。

    程绡又没忍住摸了摸他的头,而后接着刚才的话问:“你还能想起来什么吗?”

    陆时见冷静地回视着她:“比如?”

    程绡浑然不觉被他套了话:“比如和我有关的事,又或者和你以后有关的事。”

    她的话乍听起来颠三倒四。小陆时见蹙起眉头,疑惑地看着她。

    这样子明摆着什么都没想起来。

    程绡有些失望,不过没有表现出来。

    林子很大,又荆棘丛生,那些来寻找他们的人久久无果,陆续地离开了。

    周遭恢复了宁静。

    程绡想起什么,问身边的人:“你有没有什么想做的事?”

    “想做的事?”小家伙很不解。

    程绡点点头。

    还没有人这么问过他。

    他想了想,小声说:“我想去外面看一看。”

    外面的世界,对他来说从来是遥不可及的存在。

    这么简单的要求……

    程绡听得有些心酸,她答应他:“好,明天天一亮我就带你去。”

    小家伙靠在程绡身上,尽管还是不怎么爱说话,却比前些天看起来开朗些,眼中也渐渐有了些光彩。

    真的没想到长大后日天日地的大魔王也有这么乖巧温驯的一面。

    基地外延一带是贫民区,与一区中心的环境大相径庭。天一亮程绡和小陆时见抄近道到了城郊。她本来就怀疑自己能被其他人看到,现在走在路上频频引来回头,更证实她的猜测。

    看来昨天晚上的警报也是这个原因。

    贫民区不如中心地带那样发达先进,但有种别开生面的热闹与活力。不过程绡带的星币不多,又丧失了隐身的特权,能买的东西很有限。

    尽管如此小陆时见却很开心。

    他依旧不怎么爱笑,话也不多,可眼睛却是亮亮的带着笑意。那是残存在他身上为数不多这个年纪该有的表现。

    一直到临近黄昏,小陆时见玩累了。程绡带他到远郊公园里看日出。公园里人很多,一些是上年纪的老人来散步,一些是父母亲陪着小孩在喷泉旁边玩耍,再有就是上班族趁饭点绕近路匆匆往家走。

    稀松平常的人间烟火。

    程绡却从身边小家伙眼中隐约看出些羡慕。

    “谢谢你。”小陆时见说。

    程绡怔了下,笑出声。

    小陆时见抬头看她:“怎么了?”

    程绡摇了摇头。

    陆时见才不是一个会说谢谢的人。

    他问她:“你会在这里待到什么时候?”

    程绡想了想:“我会待到你记起我为止。”

    小陆时见习惯了她时不时会冒出匪夷所思的话,所以这一次没有太大反应。

    远处夕阳西下,云层染上玫瑰色的光。

    “真美呀。”程绡用手遮着眼向前面山顶看去。

    “你……真的是天使吗?”小陆时见迟疑一下,声音有些飘忽地问道。

    这个问题很愚蠢,他很清楚,但还是问了出来。

    程绡一怔,这才想起之前她和他说过的话。

    她扑哧笑出声,又信誓旦旦点了点头:“当然是真的。”

    小陆时见仍然不能完全确信。他盯着她的脸:“那你为什么会来找我?”

    “因为……”她顿了下,看向他时的笑容变得很温柔,“我想带你回家。”

    “回家?”

    回家。回到他还记得她的地方,而不是漫无止境地困在痛苦的记忆深渊中。

    程绡闭上眼睛,静静感受着风从她脸颊拂过的微凉。

    忽然她像是发现了什么,倏地睁开眼,脸上没了笑容。

    公园里安静得异样,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连一个人也不剩。

    程绡道:“我们走。”

    小陆时见问也没问,握着她的手跟在她身后离开。

    程绡的预感果然没有错。

    不多时基地的人就包围了整个远郊。

    他们还是慢了一步,被白色制服的人重重困在中央。

    程绡在其中看到一个很眼熟的人——纪天。或者说年轻时的纪天。

    相比于日后圆滑许多的气质,此时的纪天踌躇满志意气风发,杀伐决断的模样有点像陆时见。

    不,应该说是陆时见像他。

    他站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面无表情地注视着他们。

    显然他是很生气的。这么多人连一个小孩子都看不住,竟被一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小姑娘带走。

    不过最令他他气恼的或许还是陆时见的反抗。

    他竟然敢反抗。

    “你乖乖回来,这件事情我可以不和你计较。”纪天看着小陆时见说道。

    小陆时见不觉往后退了一步,不着痕迹攥紧了程绡的手。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同样冷冷地回视着纪天。

    这样抵抗的姿态让纪天倍感不悦。

    纪天从身边人手上取过粒子枪,抬手对准了程绡。

    “不想她死,就过来。”他道。

    有纪天带头,围着他们的人也纷纷举起枪。

    程绡想把小陆时见护在身后,可他却一动不动,执拗地站在原地。

    周遭狂风大作,在最内一圈的人像是被某种无形的力量波及,重重摔在地上。程绡吓了一跳,转眼去看身边的人,所幸他的意识尚在,只可惜他年纪还小,对精神力的控制远不如以后那样熟练。

    陆时见的做法彻底激怒了纪天。他首先开了枪,其他人跟着反应过来。程绡身上带有保护场,一开始还好,但架不住时间太长。

    程绡带着小陆时见往后山跑,借着障碍物遮掩。

    小陆时见停了下,还没开口,程绡就先打断他:“不可以。”

    他微微一怔。

    程绡对他笑了笑:“如果不喜欢,就不要用。”

    那种能力会对他的身体造成负担,最重要的是会让他像一个怪物,与所有人事物格格不入的怪物。

    这些话他没有说过,程绡却莫名地了解他的心思。

    他并不喜欢自己这种与生俱来的能力。至少在一开始。

    小陆时见握着她的手松了一下,继而又紧紧攥住,比之前还要更用力。

    他们很快被逼到了绝路。

    眼前是深不见底的山涧,身后是退无可退的追兵,程绡身上的保护场也所剩无几。

    就在这个时候小家伙忽然伸手抱了抱她——这是从未有过的举动。

    “够了。”他的声音淡淡的,平波无澜,“谢谢你。”

    程绡神色复杂地看着他。

    追兵已至,不知是不是纪天的命令,他们对着林中乱射,连陆时见的安危都不再顾及。

    程绡想也没想抱住了陆时见,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他。

    她不能受伤的。

    可是也没办法了。

    尽管在梦境中,痛感还是实打实存在的。程绡疼得直不起身来,她感觉到自己的意识一点一点模糊,有种抓不住的无力感。她推了一把身边的小陆时见:“从旁边走,我在后面跟着你。”

    “你受了伤。”他道。

    程绡勉强朝着他笑笑:“不碍事的,走吧。”

    话是这么说,程绡却明显感觉到不同寻常的异样。或许是在他意识里的缘故,她的气力比现实中受伤流失得更快,没走几步腿一软,跪倒在地。

    程绡晃了晃头,妄图让自己清醒一些,然而无济于事。

    程绡又推了他一下,这一次已经没什么力气了。

    “快走。”

    这样的风险程绡在进入梦境前就预料到了,她不后悔自己当初的选择。

    只可惜她带不回他了。

    陆时见看着程绡,先前那种熟悉感再次纷至沓来。他脑子乱成一片,像是快要爆炸,一些不着边际的片段走马灯似的不断闪现,快到他什么也看不见,想要抓住些什么,却是什么都抓不到。

    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陆时见没有走,他跪下来,用手捂在她的伤口上面。不断有鲜血从指间涌出,他越想要堵住,就越是停不下来。

    “你到底是谁?”他问。

    第四遍。这一次他的语气和之前的困惑已有些许不同。

    不知是不是程绡因为受伤而产生的幻觉,她突然感到周边晃动起来,开始还很轻微,其后越来越剧烈,越来越剧烈。

    程绡一怔,抬眼看去,周遭的边际支离破碎的,一点点掉下来,消失不见。

    眼前的陆时见面容也在变,长大后的他,小时候的他,不断交替着,像是电影中的闪回。

    最后融合在一起。

    “你到底是谁?”他又问了一遍。

    声音已经不再是幼时故作严肃的小奶音。

    程绡看着面前熟悉的他,怔怔的,眼眶微微湿润了。

    四周迅速地在坍塌,转眼只剩下他们两个。

    没有追兵,没有穷途末路。

    一个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地方。

    “一开始我还不理解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为什么会是这个时候。”程绡的声音很轻,她感觉自己的意识正连同着加速坍塌的世界边缘一起消散。

    她笑起来,望着许久不见的他,有些恍然大悟的悲哀:“现在好像有点明白了。”

    “其实你也很想离开吧。”

    不是成为raphael,不是坐拥星际第一的雇佣军团,不是被强行中途打断的童年,不是艾拉,不是独一无二的精神力。

    而是普普通通的人生。

    或许连他自己都忘了幼时埋藏在心底的愿望。可这才是他被囿困于这段记忆的真正原因。

    程绡想抬手摸摸他的脸,却实在没了力气。

    “记起我吧,让我带你回家。”她说,“好不好?”

    世界坍塌殆尽。

    风声很大。

    程绡缓缓闭上了眼,怎么睁也睁不开。

    “好。”那个声音在她耳边,低低地,回答道。

    全文完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好感度刷过头怎么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好感度刷过头怎么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