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类别:现代言情 作者:龙头铡 书名:[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第189章 188

    高千穗玉江到达战场的时候, 比水流已经接近油尽灯枯的地步, 他很早之前就失去了心脏, 全靠异能支撑生命,在因为战斗耗尽了一切之后,那副格外虚弱的身体就成了最后的痕迹。

    天空中适时的下起了雨。

    “我十年前遇见你的时候,”比水流的声音微弱的接近叹息:“你说不要畏惧变化,有的事情你不去做,就永远不会知道结果如何。”

    “但十年之后, 你却也变成了这幅踌躇不前的样子。”

    玉江倒是不介意他的失望, 撇了撇满不在乎的说:“碰上这种事情, 我觉得先做个风险评估比较好。”

    “你解放了石板, 解放了一切, 那后续呢?”

    “秩序崩塌之后的社会混乱怎么办, 虽说事物必然是进化的,但进化是弱肉强食的, 这个过程中,会诞生无数个为了构建、探索、补充新的社会秩序的人,他们也许会背负痛苦, 也许会付出生命——”

    “在我看来, 你是有理想的懦夫,需要兢兢业业为了你的激进收拾烂摊子的人, 才是创建新世界的领袖。”

    比水流同样不怎么在意她的指责。

    “我本来也没想过成神。”

    “石板出现的时候,人类就该进化了,既然如你所说, 黄金之王凭什么单方面决定封印它?”

    “这还用问吗,”作为一个唯结果论者,玉江觉得这根本不是问题:“因为他最强啊。”

    此时比水流看着她的眼神除了失望还有浓重的悲伤:“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只要想到你,我就会觉得温暖,但是现在,居然有些冷了。”

    高千穗玉江直接就被气笑了:“你是个小学生吗,我跟你意见不一样就要和我绝交?”

    “还是因为你觉得我站了黄金之王的阵营,就不能和你说话了?”

    瘦弱的绿发男人最后冲她眨了眨眼睛,彻底停止了呼吸。

    东京户籍科的卫队一直在外围维护战场,灰王似乎被赤王怼成了重伤,她走进御柱塔下层的石板之间时,白银之王威兹曼似乎正准备以毁掉自己王剑的方式彻底毁掉石板。

    “这块石板的出现是个意外,也该给它一个终结了。”

    高千穗玉江站在高处的台阶上恰到好处插入了这场谈话:“存在即是合理,这个世界上哪有这么多的意外,说不定这正好就是进化的契机呢?”

    盯着伊佐那社这个壳子的白银之王看起来柔软又纯良,他好脾气的笑了笑,感叹道:“你果然是让比水流惦记的人呢,你们的理念非常的接近。”

    “可算了吧。”

    那高挑的女人敛了敛袖子,“刚才在外面,他还觉得我的理念和你们一样,就为这,都要死了还要强撑着力气和我正式绝交呢……”

    虽然战斗时她全程都没有出现过,但此时却并没有人反驳她提出的意见,今天傍晚,黄金氏族是特意确定了她会留在远离战场的地方,才正式发起行动的,这很明显说明了一件事情。

    ——黄金之王希望她能在这次漩涡中置身事外。

    再换句话说,在无法继续决定把控时代走向的情况下,黄金之王选择让千岁做那个负责帮所有人兜底的人。

    威兹曼选择尊重老友的选怎,也决定相信老友所信任的人,所以他放弃了那个同归于尽彻底毁掉石板的计划。

    高千穗站在这块石板前的时候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她觉得自己可能纯粹是闲的,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兢兢业业不眠不休,一旦发现所有东西都变得唾手可得时,她反而就没了劳心劳力的兴趣。

    御柱塔附近的人已经疏散的差不多了,等她最后晃出门的时候,只剩青之王宗像礼司在还门外静静的仰望着星空。

    戴着眼镜的男人突然开口问说:“压制石板的难度太大了,你……是想让我去死吗?”

    “不要说的好像这件事致死你就不会去做了一样。”

    玉江开玩笑似的摆了摆手,“不过也没那么复杂,毕竟你不需要变成安慰御家的样子,全力压制它的全部。”

    “你能出多少力就出多少,拦不住的部分就让他溢出来好了,积少总能成多,让世界慢慢适应这个玩意儿也挺好。”

    宗像想象了一下满世界的异能者是个什么糟心的情况,心累的推了推眼镜:“这可能会造成严重的后果,户籍科以后怕是要忙死了。”

    “忙不过来你可以选择给我写信,”千岁老师突然恶趣味慢慢的笑了出来:“就像你之前因为看不惯权外者,看不惯周防尊,甚至于看不过我瞎用修辞写下的那些抱怨一样——我保证会当个合格的树洞。”

    宗像礼司理都没理她,面色严峻的离开了。

    高千穗玉江双手抱臂的在大马路上乱晃,石板的力量发散说慢不慢,说快也快不到哪里去,区区几个小时的松懈而已,她就觉得空气中似乎充斥着某种活跃的能量气息。

    她就这么一边感受一边慢慢走,没几步就在第二街区的路口遇到了打扮的跟小混混一样的吠舞罗。

    吠舞罗——她想着棉花糖发的那封分手邮件,用词真是又嗲又渣,还充斥对另一个人的爱慕,她要是被分手的那个当事人,怕是钻进电话里顺着电磁波爬过来掐死发信人才能解气!

    但不论这封分手邮件写的多糟心,她毕竟是个决定终生出家的人,现在在赶上去解释,倒像是想要挽回什么,还不如就让周防尊觉得她脑袋被驴踢了算了。

    和她分手,约等于逃脱苦海呢。

    想到这里,她干脆的避进了一旁的小巷子里,想等这些人离开后再回去。

    正转头准备抄小路呢,抬脚踩就某个十分接近人类小腿的部位,她回头一看,黑灯瞎火中一点橘红色的火光,那人稍稍抬起头来,连眼睛都是红色的。

    汗津津的赤王叼着根烧掉了大阪的烟,懒洋洋的看着她。

    他半个小时之前刚和和迦具都玄示同期的灰王硬怼了一架,使用力量太过精神世界必然一片荒芜,又没有人帮忙疏通力量,烦躁感挥之不去,却又不想让人担心(或者单纯觉得出云叨叨的烦人,八田很聒噪),所以选了个小巷子图清净。

    周防尊碾灭只剩一点的烟火,看着逆光的人影,说:“我都快不认识你了。”

    “是哦,”玉江似有所感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说:“我不知不觉都过了几百年了呢。”

    周防尊眯起眼睛观察了一下她的神色,说:“看起来变化不大,不过你现在不需要共感了吧?”

    玉江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倒是问起了他:“在你的感官世界里,现在的我像什么?”

    周防尊:“你当我是你吗,看人没个人样,还非得给想个意象出来?”

    红发的男人又掏出一根烟来刁在嘴边,想了想后,懒洋洋的用气声说道:“作为对你那个‘火锅’形容的回报,你现在感觉起来像哥斯拉。”

    啊,就算是被分手了,嘴也没必要这么毒吧?

    她这颜值还有人黑,那得多丧良心?

    结果这人猛地站了起来,做了个旱地拔葱似的要把她直接揽住抗走的动作,却在最后轻飘飘的收住了所有力气,大义凛然的一脑袋磕在了她的肩膀上。

    砸的人挺疼。

    这个男人头发的温度一点都不熟悉,感觉也并没有多惊心动魄,玉江并不觉得自己是个寡情薄幸的人,但是现在回想过去,她确实是个不成熟的人:虽然她是过了好几百年沧海桑田了,但是周防先生却是莫名其妙就被甩了,追根溯源,分明是因为他当初没有考虑到自己的特殊情况,就随便答应了别人下半辈子的事,造成这种伤害。

    这手要让她自己来分,怕是要纠结死,所幸因为白兰·杰索,一年前他俩就算是前任关系了。

    于是玉江叹了口气,抬手推了推他,表示:“赤王该醒醒了,碰瓷前任是很幼稚的行为。”

    搭在她肩膀那颗脑袋顿了顿,张嘴咬住了她的脖子。

    ——“我还以为是假的呢。”

    ——事实上一看就是假的。

    但是她承认了是“前任”。

    周防尊的精神世界即将归于寂静,他恹恹的的叹了口气:你承认了我还没承认呢,不过好想睡觉啊,这事儿睡醒了再说吧。

    于是他两眼一闭,彻底卸去了力道,放松的睡着了。

    玉江这就等于捡了个大型野兽还没发扔,只能木着脸用闪现把他扔回了吠舞罗门口。

    因为比水流那一闹,以及丛林前期坚持了接近一年的秩序破坏,御柱塔积攒了出现大量的善后工作,想要彻底遮掩地下世界的存在并不容易,人手捉襟见肘的佷,玉江觉得比起什么酷炫的超能力者,她现在的工作比较接近补锅匠。

    ——充斥着各种鸡毛蒜皮家长里短,不过有些时候是带着魔法和灵气的鸡毛蒜皮,和人数偶尔会多到三位数的家长理短。

    好不容易有空可以歇歇,本来屏蔽了一切的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玉江气到无力的瘫在桌子上,生无可恋的问:“哪位英雄?”

    电话那边的泽田纲吉说:“那个,我是奈奈女士的儿子沢田纲吉,你之前又给我补过课的,还记得吗?”

    玉江板着脸棒读,说:“啊,真是久违了呢,全世界都暗恋我这个设定……”

    “唉?”

    “没什么,你打这通电话有什么事吗?”

    沢田纲吉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开口:“虽然我接下来说的都像是瞎编的,但实际上我说的都是真话:这其实是一通来自十年后,有个叫白兰·杰索的男人想要找你。”

    干活都快干傻了的玉江小姐木然的反问:“你说的那是谁?”

    沢田纲吉似乎正被什么东西撵的到处乱跑,气喘吁吁的说:“他是个穷凶极恶的黑手党,现在他要拿全世界要挟你和他谈恋爱,但是你把手机关掉了,他完全找不到你,哇——”

    “所以,所以他说只要你答应和他在一起,他就会choice战中直接认输,我们就能依靠气的三次方拯救世界了!”

    玉江听了半天没听懂他想说啥,敷衍的回了句:“你打错电话了吧?”然后冷酷无情的挂了。

    这回还没安生两分钟,那些打不通她电话的人直接来敲门了!

    然而大门打开,进来却是个长相非常陌生、神态却非常让人熟悉的男人。

    玖兰李土怀念的看向已经长打的女孩子,笑眯眯的问:“阿岁你想不想爸爸?

    高千穗玉江抄起袖子就准备先和这个变态打一架,然而架势刚刚摆好,她背后出现了熟悉的空间波动,她看着黑洞出缓缓出现的、熟悉的旋涡状面具,突然想把手机捡起来,告诉沢田纲吉:她现在特别愿意到十年后去做一个冷酷无情的人渣,用最恶毒的语言拒绝棉花糖白兰君,彻底断绝他活下去的勇气,以此保护世界!

    ——只求世界看在被她保护过的份上稍微善良一点,别让她见天的面对这种神奇的场景。

    然而世界它一点都不善良。

    宇智波带土的空间漩涡似乎给另一道搜寻中的念气提供了精准的定位,高千穗遇见眼睁睁的看着一个黑色漩涡的旁边,又出现了第二个黑色的空间通道,穿着一身藏蓝色西装的蜘蛛头子和带着金发娃娃脸的情报员出现了,背后还白饶一个155的小矮子。

    随着厚底皮鞋踏在木地板上的声音响起。正常来询问工作安排的黄濑凉太木愣愣的咱们门口准备抬手敲门。

    玉江:世界哪里是不善良,它分明是很恶毒!

    正在她不知到如何是好时,一个连外套扣子都没来的及扣死的氏族属下飞奔而来,一边跑一边喊:“主上,大事不好了!”

    高千穗玉江当场就松了口气。

    ——太有眼色了,回头给你升职!

    她双手抱臂面色严肃,问一声叠一声的问:“怎么了?哪里不好了?快带我去看看!”

    然后麻溜的跟着跑了。

    关上走廊尽头那扇大门的时候,高千穗玉江小姐久违的找回了自己闲适的呼吸节奏。

    她正准备拍拍肩膀,勉力一下这个演技虽然有点浮夸的、但很会把握时机的小伙子时,对方直接递上来一通急报。

    玉江看着那上面的红印,顿时头更疼了。

    我天还真的有大事件发生……

    她做好心理准备后翻开第一页,这里写的是个日期,记录的是宗像礼司不再全力压制德累斯顿石板的天数。

    1000多天了呢。

    她再往后。

    第二页第一行,红字加粗——

    ——今天早晨八点,在中国轻庆市,出生了一个发光的婴儿!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原定150万字,后来我卡文了,把其中背景属于西方的部分拆给了另一篇文(就是星辰大海艾丽卡),那之后估计在90万左右,这次补全的章节应该也就是这么多的字数了。

    16年写的时候过程可以和好几个人谈恋爱,但结局不能n/p,所以原计划是每个世界一个人,最后玉江看情况去不同的世界看不同的人,但是这个也算n/p。

    后来干脆改分线结局,但是前年开始分线结局也不行了(因为这样也算n/p)。

    加上有几部番不能写(我当时不知道,胡改过一通,匆匆废了),前面有两条线早就已经废掉了。

    然后不能走原剧情,两年变化为(从不能用原文—不能直接用原作情节—提及原作情节具体不能超过3000字),不然就算是抄袭啦。

    我写这文的时候还是可以的,所以大纲上很多在原剧情上乱搞的情节,现在这个尺度很麻烦(除非我从头重写重新安排情节),反正现在我不敢写超过一章的长度。

    这个文后来越写越糟心,我自己有种很烦的感觉,更都不知道该怎么更……

    但是拖下去还不知道变成什么鬼样,我看着大纲也很烦,直接把不能写的已删,不能详细写的跳过,幸好小英雄出现了,给了我一个接梗的机会。

    最后非常感谢,身为一个坑品火葬场,我最近正在考虑放弃挣扎,谢谢那些选择看到最后的人,我当初的文笔真的是啰嗦的不行,以至于照着当年线索纲补的部分也莫名其妙的有点繁琐,诸君见谅,有缘再见吧。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