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归家【大结局下】

类别:现代言情 作者:西方不败 书名:独家鉴宝师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_^一周后,上海。

    午夜的上海郊外和许多人去楼空的鬼城很像。城中是豪华繁忙的商业地段,城外就是悠闲地住宅区。一个日夜不息,一个作息规律。街道上一个人都没有,呱噪的蝉鸣声不绝于耳。

    一辆法拉利轿车慢悠悠地停下。

    离对面的别墅区有一条窄窄的318国道,两边长长的灯河首尾相接。道路明亮的仿若白日。即使闭上眼,仿佛也能感受到一片晕眩。

    先走出车外的是沈悦,她抱着已经酣睡的儿子,用背部挡住刺眼的路灯光线。杜以泽这时候从车的另一边下来,点了根烟要抽,打火机“啪!”地一响这边的女人就送了一个白眼过去,杜以泽抽了一口就把烟头扔进了垃圾箱里,烟火恰如其分地消失了。

    过了马路,就是上海的杜家。

    一进杜家别墅,沈悦就看到了杜老爷子——满头白发,撑着拐杖站在台阶上等着,苍老而不失威严。

    杜以泽先打破了沉默,喊了一句“爷爷。”

    她依葫芦画瓢也跟着喊了一句“爷爷。”

    杜老爷子点头默认了。

    这时候儿子在怀中打了声哈欠,还是被吵醒了,藕段般的白手臂挥来挥去,搂着她的脖子撒娇“妈妈,妈妈。”她把抱孩子的姿势换了下“这是祖爷爷。”但是孩子哪里懂这些,大大的眼睛里写满了无辜的问号“你是谁”。

    而杜老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孩子,大概是要摆长辈架子,脸孔一直板着。

    进了大厅,客套的话不消多说。沈悦入座,有人过来沏茶,还有一个保姆过来要抱走孩子。但是孩子怕生,只肯缩在她的怀里。哄了又去劝,孩子放在终于坐在了身边,沈悦抬头就看见杜老爷子的目光急匆匆地转到一边去。

    杜老说话不拐弯,喝了一口茶直奔主题。

    “小泽……你们这回把阵仗闹得太大,平息下来不容易,捐出乾陵国宝一事需要思量……”

    杜以泽没等他说完“爷爷,做什么大事情都有风险,哪怕是慈善生意。”

    杜老缓缓摇了摇头“但现在不是使用这个风险机会的时候。

    “爷爷,捐献的最好时机是现在。过了这段特殊时期,麻烦还会有很多。”

    杜老爷子阖下了眼皮子“想清楚了?现在公司运转良好,不缺这一笔交易所带来的利益。你要趁着现在无偿捐赠?”

    “当然。”

    杜老还有忖度“《兰亭集序》是举世不出的宝贝,捐献的意义不在于钱财。”

    “再有钱也买不到《兰亭集序》,这东西名声太大,并不适合私人收藏。”杜以泽比自己的爷爷还从容淡定。

    然后气氛就陷入了沉默。杜以泽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下意识地望向祖孙两人,沈悦才发现自己成为了众人的焦点。只听杜老转而问她“林小姐,寻回乾陵宝藏是你的功劳……你能说一说你的看法吗?”

    “东西不属于私人收藏的范畴,上交国家是个不错的选择。”

    “可是就我所知,你一开始并不这么认为。”杜老好整以暇地喝茶“林小姐,你是名义上的持宝人,如果公开出售《兰亭集序》或者是武则天除罪金简,想必能一夜之间能身价百亿。那你为什么不这么做?”

    这话有些针锋相对了,她迎接上老人的目光。似乎能看出淡淡的敌意……但,她如今是个母亲,有了孩子,逐渐开始明白自己的孩子被别人侵占的那种不安全感。大概在杜老眼中“林悦”就是掠夺了孙子的那个女人……

    “爷爷,林悦她不是外人。”杜以泽的脸色有些阴沉。

    而她早就心中有数,也不怕正面应对“因为财富也好,身份地位也好,对我而言都没有孩子的安全来的重要……爷爷,您也是过来人,该明白这种心情。”她的手轻轻拉起儿子的小手“趁着他什么都不懂的时候,就不要把他的生活复杂化。”

    客厅沉寂了一会儿,打破沉默的是杜以泽。他的无奈多于呵护“孩子的监护人会写上她的名字。”

    杜老爷子挑眉“他是我们杜家的孙子,这个要求……”

    “这就是我捐赠的唯一条件。”沈悦打断了杜老的话,目光坚定,语气铿锵。

    杜老爷子悻悻然,眯眼小斟酌,睁眼又看宝宝一眼——孩子有着漂亮的五官,一看就很讨人喜欢……真不愧是他杜家的血脉…其实这么一看,孙媳妇的相貌和气质也不赖。重要的是生都生下来了,杜家的种,他不能不认。要不然放在以前……手指微微颤动,扣了扣桌面,不得不承认“监护人”三个字的分量很重。

    意味着这个女人掌握着杜家的希望。

    意味着杜家的一部分权力会在未来的某一天转移到了她的名下。意味着将来一旦孙子杜以泽故去,她会成为不折不扣的杜家主人。

    然而……此人真的可信吗?她的出身可是个孤儿!作为一个精明的商人,他是绝对不会赞同这件事的。思绪转了转,却是要开口否定。然而杜以泽却站了起来“爷爷,正好有几句话要跟你商量,借一步说话。”

    但这“借一步说话”一借就借了一个多小时。等杜以泽出来的时候,沈悦发现杜老的态度已经完全不同了。不再令她为难,反而和和气气地跟她商量捐赠的具体事项,商讨完毕。杜老还问她“孩子多大了?叫什么名字?”

    “名字还没起,快一岁零两个月了。”她放下了孩子“乖儿子,和爷爷打个招呼。”

    一岁大的娃了,也是听得懂人话了。虽然只限于妈妈的话,但还是转过头去抱爷爷。在祖爷爷沧桑的脸上印了个大大的吻,留下一串湿润的口水印。杜老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摸了摸小宝宝的脑袋——

    “叫杜炎彬怎么样?”杜老轻轻地开口询问道“小泽是水字辈的,那么下一代就是火字辈。”

    沈悦点了一下头“杜炎彬。土木火五行全了三行,不错。”

    她相信老爷子早就给重孙子起好了名字,也好,就让长辈赐予一个,保佑孩子将来平安延年。

    杜老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杜以泽,仿佛下了很重的决心似的“那好,孩子的监护权就转让给你。”

    于是孩子的抚养权问题尘埃落定。

    离开别墅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尽管杜老希望他们在上海办婚礼,但是杜以泽还是坚持去北京筹备。这点沈悦很理解他,毕竟孙子和爷爷之间的隔阂已深。杜以泽希望接下来的人生每一步都是自己主宰。

    而不是要离别就离别,要分开就分开,以所谓的爱护名义。

    那样只会弄得满身狼狈,而情不由主。

    ————————————————————————————————

    一个月之后。

    杜以泽以杜氏集团的名义公开乾陵失窃的文物,并且召开了记者会。

    期间,沈悦在北京的杜氏集团内部也得知了许多事情。包括杜以泽之前不愿提及的一些黑色内.幕。

    原来自从两年前她在伦敦失踪之后,杜以泽干下了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包括把孟家弄碎了,包括把孟家的天之骄女弄进了精神病医院。以及,他原来是从一种残忍的渠道了解到了自己的讯息……后来,该入狱的入狱。没入狱的也入了土。

    尤其是看到一张照片——一年前瘦骨嶙峋的杜以泽,沈悦忽然间就产生了一种负罪感。一开始这种情绪还能承受,然而在杜以泽回家之后,她不由得在杜以泽回来的时候从后面抱住他,告诉他“对不起。”

    “先吃晚饭。”他说的暧昧“以防夜里饿着。”

    于是那一个晚上,他们缱绻到了很晚很晚的时候才相拥而眠。

    一周后,捐赠的事宜提上了流程。

    杜氏集团召开的记者会引起了巨大的轰动,一连几周报纸头条连续一周都是这个话题。无数香港的,东南亚的收藏家也纷纷赶到北京来目睹绝世珍宝,一时间杜家的风头大涨,所有名下的股票都一线飘红,甚至政府也加大了对杜家拍卖产业的扶持力度。

    古董的捐赠仪式是在故宫举办的,高朋满座,媒体云集。杜以泽在捐赠人一栏上并排写上她的名字“林悦”——

    笔落下的刹那记者呱噪,镁光灯闪闪烁烁“杜先生,这位林悦女士是什么人?为什么也是捐赠人之一?”

    “她是我的妻子。”

    “哦。”会场一时间响起了一阵惊叹,但也有国内的娱乐媒体记者抓住了要点“杜先生,您似乎并没有结婚。”

    “我结婚了,只是不方便公开。”他辩解,淡淡的笑容在别人眼中是礼貌和风度。但在电视机前的沈悦看来,这个笑容的意味着——他很享受宣布的这个过程。杜以泽打什么鬼主意不用说她也明白。因为不想参与所以不去现场。

    又有女记者问道“但是您一直没有公开您妻子的讯息,今天为什么要忽然宣布?”

    “这并不忽然,我已经思考了很久。她是我的妻子,也是一直陪伴我走过许多磨难的女人。她应该有这个权力享受和我一样的荣誉。”

    沈悦惭愧,杜以泽说大话从来不脸红。谁都没有陪谁走过一路,包括亲密如他们。

    “咔咔嚓嚓”的声音络绎不绝,底下又是一片窃窃私语。还有人问道“杜先生,您的妻子是什么人,可以简单介绍下吗?”

    会场又安静了下来。

    只见绝世风采的男子柔情似水道“我的妻子是个很内敛的女人,她和我很久之前就认识,现在我们的孩子已经会喊爸爸了。”

    电视机前的沈悦笑,笑得面膜都要裂开了——好像儿子还没喊过杜以泽“爸爸”。其实印象当中,儿子只喊过一个男人爸爸。但是……那个男人并不是他的爸爸。之后不管她怎么纠正儿子的认知,都没喊过杜以泽爸爸。

    反正还是小孩,她不着急,杜以泽更不着急。

    但是如此公开说谎话,脸不红心不跳。也是够……不要脸。

    撕开了面膜,电视节目也换了频道。她走到镜子前打量着自己的脸蛋——虽然没有了当初的年少青涩,但是一种成熟的风韵慢慢改变了容颜。五官由内而外都变得更加从容柔和。从前她以为只有漂亮的女人才谈得上动人,现在才知道许多当了母亲的女人都是格外动人的。因为“母亲”二字本身就很伟大。

    但是,现在她要适应另一种身份了——妻子。

    这个身份或许对于许多女人来说很难,庆幸的是她遇到的男人并不想为难她。

    等了不久,她就等到了杜以泽的归来。

    房门是在恰到好处的时候被推开的,她给他脱下衣服,转身就被男人抱进了怀里。静悄悄的别墅配备了一整套的后花园,街道上的嘈杂都被隔绝在外,而摇曳于地的白色帷幕又使得气氛多了一丝丝暧昧。尤其是当他亲吻她后耳根的时候。

    “姐姐,你要我做的事情都做完了。现在轮到我了……你想要一个什么样的婚礼?”

    “低调一点的,我不想弄出什么大动静。”她脸红,不是因为这暧昧的气氛。而是想到了年少轻狂的时候,仿佛参加过另一场订婚典礼。结果当了被抛弃的那个。从那之后,对婚礼就有了心理阴影,甚至觉得多此一举。

    “那就去沈阳举行。你看你都离开几年了……得有四年都没回去过沈阳了。孙爷爷他很想你,也很想看看我们的孩子。”

    她有点狼狈“我不是个好姐姐。”

    她承认自己做了一个不好的男女关系师范。

    而杜以泽的双手沿着她腰际的曲线向上,直到扶住她的肩膀,拨起她的脸蛋——男人的个子很高她需要仰头望着他“沈悦……你是我的妻子,是我孩子的母亲,除此之外我们没有其他的关系。”

    她笑了“真不要脸。” 不要脸了许多年。

    杜以泽只是把她抱在怀里,沉沉等待夕阳的落下“姐姐,我们一起回去沈阳。”

    话说到这份上她已经感觉到了杜以泽的心思。

    也许在别人看来,他们的婚姻已经是手续齐全的合法程序。但是在小泽看来,始终要得到的家人的认可才算行。而这个“家人”不是他在上海的那个杜家之人,而是当初孤儿院里的那个孩子“小泽”的家人。

    于是沈悦微微笑,回头订了机票。她信任他,因为再熟悉不过他这个人自尊的矛盾之处。那么,作为一个妻子她首先要学会尊重丈夫,尤其是这个丈夫是个人上之上。

    再说是时候回去故乡了。故乡的声音故乡的空气故乡那午后的阳光都差不多成为了岁月的粉末,她也该要回到一切开始的地方找回属于自己的幸福。

    ——————————————————————————————————

    三日后,夜晚的飞机到达了沈阳。

    路灯下,碎碎的剪影洒在林荫道上。她先下了车,沿着老得不能再老的街道伸展向里,和杜以泽一同走到了归家的路上。

    接近孤儿院的时候,黑暗慢慢淡去了,“天使之家”高耸的轮廓慢慢显现了出来。一笔一划都描摹着陌生而又熟悉的形状。大概是近乡情更怯,她抓紧了丈夫的手。却听到杜以泽嗤笑的声音“姐姐,你紧张什么?又不是做贼无需心虚。”

    她不服“别喊我姐姐了,我说过多少次。”

    杜以泽点了下头“那好,沈悦。”她却抓得更紧“别在外面喊……算了,还是叫我姐姐吧。”

    “对,你很狡猾。只有喊你姐姐的时候,你才会理睬我。”杜以泽忽然这么说,她一头雾水“我哪有?”

    “姐姐,你还记不记得十年前我跟你住在一套房子里,我睡在你的对面。每次你很晚才睡,睡相又很小孩子气,还会流口水到枕头上。”杜以泽仿佛是在嘲笑,但是充满了淡淡的感慨。他已经过了最疯狂的年纪,经历了最深刻的伤怀,却在此时此刻还像是一个爱谈天说地的孩子。

    沈悦听着他的话——记忆仿佛穿越了人山人海,这时候又重新归于起点。那时候哪里知道后来那么多的波折,以为最重要的人都成了匆匆过客。反而以为再也见不到的人,却陪自己走到了幸福的彼端。

    “记得,那时候你成天到晚喊我姐姐,喊个不休。”

    杜以泽没承认“后来你工作了,搬到了另一边的房子去。平时只会喊我读书,也不太陪我。偶尔我会和你吵架,吵完之后你就一整天都不理我。其实我知道你根本没生我的气,只要我和你在门外道个歉你就会忘记吵架的内容。”

    “那是我不想和你计较。”

    “但是林悦也好,沈悦也好,还是叫你小悦儿也好。姐姐都你不会回答我。只有我在外面喊你姐姐,你才会在屋子里面应一声。然后推开门让我进去。”男人就这么停住了脚步,这是他的习惯性行为,也是他的挥之不去的记忆“但是现在我很讨厌这个称呼。”

    沈悦不说话,但是移到了杜以泽的面前。现在的杜以泽是什么地位身份?而他只是安静地陪着她一起回到曾经的“家”中,告诉她一切都没有改变。包括他的长情专一,和许多年前沉淀下的深深情愫。

    那么,是时候告诉杜以泽她的心意了——“小泽,姐姐不会走的。永远也不会走的。”

    她望着他精致的面庞——剔透漂亮的瞳仁,像是人世间最美丽的两颗珍珠。至于究竟隐藏了多少年的感情,她无法去深究了。她只知道杜以泽是她一辈子的爱人。他在外面风风雨雨经历累了,必定要休息。那么她就做他的港湾,永远在他前一步做好准备。

    这一回换做她牵住他的手,十指紧扣。

    而杜以泽抬起空余的左手,覆盖上她的右手。一眨眼的时间里,她就感觉到手指上多了一物——十八面切工的钻石,熠熠生辉。

    结婚戒指,璀璨而奢华。

    “走吧。”杜以泽拉了发呆的她一把“孙爷爷还在家里等我们。”

    她无语哽咽,忽而发现曾经错过了多少的风景,甚至差点失去人生中最为宝贵的他。

    幸好,现在还来得及在一起。

    幸好,百折千回还是在一起。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独家鉴宝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独家鉴宝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