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 幸福在盛开(大结局)

类别:现代言情 作者:烟火集 书名:缱绻权情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安静舌头打结,全身麻木,她站在原地看着前面一动不动。

    揭竿而起的人不是王晋山,是王锚!

    他中气十足,鼻子上氧气管也被他拔掉了,那用来粘氧气管的医用胶布还贴在鼻子下面。

    他怒目圆睁的看着病房里的三个人,病房寂静了。这时候安静才体会到,连根针掉在地上,都听的见回响是一种什么程度的静。

    “医生!叫医生!”王晋山最先清醒了过来,大叫着医生,然后往病房门边跑去。

    “不用叫医生,我早醒了!医生已经检查过了,说我各项身体机能都正常。”王锚掀开身上的被子。

    安静退到墙边,靠在墙上,她是懵的。

    王晋山双手颤抖,眼睛饱含泪水,嘴巴哆嗦着,泪目中绽放出笑容。“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啊!阿弥陀佛啊!”

    王锚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王晋山是个无神论者,居然这辈子还能从他嘴里听到这句话。

    “刚才还战鼓擂的,怎么这会儿都不说话了?”王锚把脚放到地上,人还是坐在病床上。

    方书榕从抽泣到掩面哭泣,再到嚎啕大哭。“儿……儿子啊……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

    方书榕一下子说话利索了些。

    王锚看着方书榕的脸,心里万般不忍。“我这不是醒过来了吗?你注意点身体,别激动了。”

    方书榕拉着王锚的手,哭了好一阵,在王锚的坚持和王晋山连哄带骗下,她终于被王晋山推走了。

    王锚向安静招了招手。“过来啊,让我抱抱你。”

    安静背贴着墙,还是一动不动,她放在背后的双手在互相掐着。疼,真切的疼,可她还是不敢置信。

    前一秒还插着氧气管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王锚,怎么就醒了,还说早醒了,什么时候醒的?为什么她不知道?

    安静吞咽着口水。

    “怎么了?被我吓到了?”要不是他的腿还不能下地,他早就下床去,抱过安静了。

    安静一步步的向王锚走过去,步履缓慢到蹒跚。王锚近在咫尺,可眼睛里的他越来越模糊,浸没在她的一汪泪海中。

    她摸到了王锚的脸,手心传来他脸庞的温度。“你真的醒了?”

    “嗯,醒了!”王锚拦起安静的腰,把她搂住。

    “什么时候醒的?”安静把手指放在王锚的鼻子下,感受着他是否有鼻息。

    王锚拉过安静的手,握在手心里。“我是活的,我真的醒了。我醒了大半个月了。”

    “什么?”安静接受不了这样的话。

    “不信,你去问医生。是我让医生满着你的。”王锚确定自己会有被打的风险。

    “半个月!”安静一把推开王锚。

    王锚顺势倒在床上,然后又坐了起来。“我也是想……”

    “想什么想!”

    安静泪奔。“你想个屁啊,我和你约定好的,一定要在我来的时候,你才可以醒的,你言而无信!”

    王锚纳闷,这事情怎么约定的?“你听我解释啊!”

    “不听,什么狗屁解释啊?你招呼都不打就差点死了,我都不和你计较了。你自说自话醒了,我也可以原谅你!可是你为什么还要装昏迷,为什么!”

    安静语无伦次了,她是喜极而泣,还是惊吓过度,这一时刻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静啊,你听我给你解释,好不好?”王锚扶着床边,想站起来。

    “你叫什么王锚啊,你叫王八蛋算了!半个月啊,你每天就这样干躺着,听我说话。你……你……”

    安静突然脸颊滚烫。“你流氓!我给你擦身,你就这样躺着享受,你……你不要脸!”

    王锚忍俊不禁,笑出声来。“我衣服是你脱的,我的……”

    “不要说了,臭流氓!流氓!”

    安静的袖子落了下来,她顾不得太多,用袖子擦着眼泪。

    “我车子坏了,全都淋湿了,司机又臭还满嘴说下流的话,林博还怀孕了,你妈……你妈……”

    安静哽咽,呜咽,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虽然林博怀孕了让王锚百思不得其解,但安静每说一句,他的心就剥落一片。他张开手臂。“静啊,让我好好抱抱你,委屈你了。”

    安静一下子停止住了她的指责,她拿起沙发上的包,夺门而出。

    王锚着急了。“安静,安静!”

    他一边冲着门大叫,一边扶着床架站起来,但还是很困难。

    两分钟内,他已经满头大汗。

    他吃力的挣扎着,门被重重的推开了。

    安静回来了,冲到王锚的面前,头埋在他的胸膛里哭到昏天黑地。

    王锚轻轻的从安静的头顶轻抚到后背,像哄着襁褓中的婴儿一般。“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

    “你要是再不醒,我真的会撑不下去的,我真的好累……”

    安静哭累了,头靠在王锚的肩头,他们坐在床边上。“为什么要装没醒?”

    安静明显感觉到眼圈周围皮肤干疼,她哭的太伤心了。

    “我是半夜醒来的,医生给我做了检查,什么都好好的,就是两条腿没知觉。”王锚敲了敲自己的腿。

    安静这才想到,确实一直没看到王锚站起来。“怎么会的?车祸没压到你的腿呀,我也一直替你按摩。医生说不会有问题的。”

    安静紧张了起来。

    “一直躺着,是会这样的,你别担心,我已经在积极配合物理治疗了。其实我就是怕你担心,我昏迷着,你每天来医院照顾我,我醒了,还得让你操心,陪我做物理治疗。我舍不得你。”

    “我是怕累的人吗?一切的一切,你醒过来就好。”

    王锚又把安静搂到了怀中。“我陆陆续续听这里的医生和护士说了不少我昏迷后的事。都是我没做好,才让你受了那么多的委屈。”

    安静抵着王锚的胸口,一个劲的摇头。“我不委屈。”

    安静又想了想。“我只有一点点委屈,不过你能平安醒来,我都值得!”

    王锚把手缩紧,紧到和安静之间找不到一丝缝隙。“我爱你。”

    安静的情绪迟迟不能平静。

    王锚用手给安静抹着眼泪。“静啊?我有个事情,不明白,你能给我解释一下吗?”

    “嗯。”

    “林博是怎么怀上孕的?”王锚问的一本正经的。

    安静终于破涕为笑,握起了粉拳捶着王锚。“你神经病!你烦不烦人啊!”

    ……

    婴儿的啼哭声也许是这样世界上最有希望的吵闹,这声音饱含着生命力和朝气。

    “小糖糕不哭了,今天你干爸干妈结婚,你给爸爸点面子哦~”林博哄着女儿。

    “都说别带女儿来了,看这哭的。”滕佳佳怕女儿哭的太大声,吵到别人。

    “你这样抱小孩,不哭才怪!”

    井闻远一顺手就把小糖糕接了过去,熟练的哄了起来。才一小会儿的功夫,小糖糕的哭声止住了。他把小糖糕的头搁在他的肩头,轻轻摇晃着身体,没过多久,这小小的奶娃儿便熟睡了过去。

    井闻远把小糖糕交还给滕佳佳,他一脸嫌弃的看着林博。“怎么当人爸爸的,你女儿是要睡觉了,在闹呢!”

    “去去去,德行!”林博显然不乐意买账。

    “看见我家清清了吗?”老周满会场找着阮清。

    “还用找?肯定是在新娘化妆间里。你家阮清和自己结婚一样,倒时候安静还没哭,她就哭的稀里哗啦的了。”

    对于阮清的估算,林博显然了然于心。

    ……

    新娘化妆间里有着一群女眷。

    “你小心,别走来走去的!”

    吴芯蓉的一个踉跄把一群人包括正在化妆的安静吓的够呛。

    吴芯蓉倒是云淡风轻的,她扶着肚子。“没事,没事~”

    “阿琴,把小蓉扶去沙发上坐好,又要当妈了,还那么蹦蹦跳跳的。”乔芳音吓的险些心脏都要跳出嗓子眼了。

    阮清靠在镜子边,看安静看的出神,她从进化妆间,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

    “怎么了,你一言不发的这样看着我,别人不知道还以为你有什么问题呢?”

    林博的估算没完全正确,因为阮清的泪点现在就已经触发了。

    安静抽着面前的面纸塞到阮清手里。“你是不是哭了太早了,还没到我上台你就哭,妆都花了。”

    “妆花怕什么,反正有化妆师,花了让她再给我化呗。”阮清特别有主人家的感觉。

    “你们多不容易啊!王锚醒了,还要等他能走路,还要一直等到他不坡脚了才能办婚礼,一年多啊,等的我都累了!”

    安静哭笑不得了。“你这样说起来,我到底是开心,还是跟着你哭啊?”

    “那本来就是嘛。林博和井闻远娃娃亲都订了,我一直没怀孕还不就是等你啊!万一,我要是生个女儿,你生个儿子,你儿子长大了,喜欢年轻的怎么办?”

    阮清说的振振有词。

    “你生女儿,嫁给我儿子吧!”吴芯蓉坐在沙发上发言。

    “那怎么行!小糖糕不得和我女儿掐起来啊!”阮清好像真的已经怀上了女儿一样。

    安静的妆完毕,婚礼进入倒计时。

    阮清和琴姐扶着身怀六甲的吴芯蓉先入座了。

    安静换好了婚纱走了出来。

    乔芳音伸出双手把安静拉到面前。“我的女儿真漂亮,你是最美的新娘。”

    “你和阮清一样吗,都是来让我早早的就哭起来了吗?”安静睁大眼睛,使劲不让泪流下来。

    “傻孩子,今天大喜的日子,哭什么?”其实乔芳音也已经鼻酸了。

    安静抱着乔芳音。“谢谢你,妈!老天爷带走了我妈妈,但却又给了我另一个疼爱我的母亲。”

    “小安啊你记得,我和你吴爸永远是你的家人,你是有娘的人,受了委屈有我和你吴爸给你撑腰做主!”

    乔芳音替安静整理着头发。“不过看王锚,他对你好还来不及,不会欺负你的。”

    安静忍不住的狂点头。

    ……

    音乐响起,司仪上台,王锚穿着黑色西装站在台上等着他的新娘。

    乔芳音陪着安静从化妆间走了出来,在宴会厅的门口,把她交到吴德权的手里。

    吴德权弯起胳膊,安静挽着他的手臂。

    宴会厅的左右两扇门,被同时拉开。

    走了两步,安静看见靠近她那侧的门,是吴骏珂替她打开的。

    吴骏珂站在门边,朝着他微笑,温暖的笑着。

    吴德权带着安静慢慢的走着,巨大的会场里闪光灯不断闪动。

    她看见了那个胆小羞怯的林薇雨,如今身边多了个一米八的大高个。

    赵丰最近不再长年纪了,可能到了五十还看着像四十五的吧。

    抱着小糖糕的滕佳佳,林博凑上前来举着手机在拍视频。

    井闻远则要专业的多了,搬出他的长焦镜,站在位子上,原地拍摄,还一张张的拿给孕妈妈吴芯蓉过目。

    亦师亦友的杨逸岚终于恩典了何司昭,带着他在公共场合,一家三口亮相了,这回算起来,是她给了何司昭一个名分。

    快要走到王锚面前了,老周拥着哭的毫无形象可言的阮清。这个如花般的女人,和她同喜同悲,经历生死,面对荣辱。

    乔芳音带着安静送的项链,穿着安静给她挑的衣服,身边的琴姐带着真挚的笑容用纸巾时不时擦擦眼泪。

    这一段路,安静真的走了好久,她看不见这一路走来的苦和累。她的眼里,只有大家对她的祝福,和将来的幸福。

    吴德权把安静的手交到王锚手上,他用两只手紧紧的握住这一对新人的手。

    “王锚,我把我女儿交给你了!这孩子吃了很多的苦,以后只能让她甜蜜蜜的,这是一个老父亲的拜托。”吴德权加重了手上的力气。

    安静的眼泪肆意妄为,顾不得它主人的姿态了。

    “您放心,我拼尽一切哪怕只为她一个笑容。”

    王锚用不着对天起誓,只用在安静面前就足够让他不敢违背誓言!

    吴德权作为主婚人发了言后,王晋山上台对新人表达了祝福。

    王锚原先安排,婚礼常规环节到此结束,接着就开始吃吃喝喝,他不愿安静太累,站太久,繁文缛节的事情对他们来说只是虚设。

    可司仪也许太习惯了,把王锚和安静留在了台上,非要让新人发表一段感想。又加上台下不断的起哄,以为他们早就串好了。

    看着这样的热情高涨,婚礼不能扫兴,王锚接过了话筒。

    “灯光师,来个灯光,要那种把我和我太太照的像神仙眷侣一样的效果的!”

    王锚的调侃引得满堂的欢笑。

    “好了,认真说几句。”

    王锚严肃了起来。他紧紧牵着安静的手,抬头看着会场上方。“安先生,安太太。我是王锚,今天安静就是王太太了。这只手,我弄丢过一次,但从今往后,我一直会牢牢牵着,请你们放心!”

    安静想今天算是完了,她将成为有史以来妆最花的新娘了!

    “其实我真的没有什么好多说的。我和安静已经活在了山盟海誓,至死不渝里。”

    王锚看着安静说:“今天你一袭白纱,没有任何坠饰。简简单单,就如真正的你一样。”

    一场婚礼不是一个句号,也许是一串省略号,也许是破折号,也许还有很多也许,可是我们只要有彼此。

    (终)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缱绻权情》,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缱绻权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缱绻权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