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终章

类别:纯爱耽美 作者:黑川则 书名:反派打脸主角光环「快穿」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聂嘉心中剧痛, 他想挣脱时谌的桎梏却撼动不得他的力道。

    “我已经不是你所喜欢的那个样子了,你能明白吗?看看周围,你救错人了, 我只是一个杀人狂, 一直以来和你在一起的人都不是我!”聂嘉摊手挥指地上大片的尸体,嘶哑的声音中充满绝望。

    他一直在避免让时谌窥见他血腥的内心,此时却不得不以向他证明, 他们之间所有的一起都是他过去的伪装罢了。

    “一切都是假的, 你明白吗?在虚拟世界里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那都不是我, 我只是在尽可能的去还原你曾经爱的那个人,”聂嘉语无伦次,几次停下来哽咽着大口喘息,“我装得好累啊!”

    时谌沉默地看着蓄满泪水的双眼, 渐渐松开了手。

    聂嘉心里一紧,他期盼着时谌能明白他的想法,期盼着他能立刻转身就走,也隐隐有些自私的期盼着时谌不会离开他。

    时谌发出湍急又沉重的呼吸声,他气喘吁吁地转过身,聂嘉的眼泪大颗滚落,他看见时谌抬脚, 然后狠狠地踹飞了身旁一把臂发炮。

    时谌背对聂嘉,又狠狠踢飞一把机甲刀来发泄心里的怒火,他咬着牙发出蛇般冰冷的喘息, “我是谁你不知道吗?我掌管着整个帝国的信息安全,你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没人比我更清楚!你凭什么擅自揣测我的想法来折磨我?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因此厌弃你?我从军校毕业坐到现在这个位子上只花了十年,这个过程中我杀的人比你救的人还要多,你以为我又是什么好东西吗?”

    聂嘉无言地看着他,两手握紧又松开,忐忑不安地攥着自己的衣摆。

    时谌喉间滚动着些微的颤意,他说:“我曾经也无法和自己的变化和解,不敢追求你,怕遭到你的厌弃。我是个和你一样的胆小鬼,现在也是个和你一样的坏人啊。”

    他向聂嘉伸出手,“既然我们都是坏蛋恶棍,你能不能,不离开我了?”

    聂嘉神情狼狈,他躲避着时谌的目光迟迟没有说话。

    时谌压根不等他的磨蹭,上前一步将聂嘉拥进满是血腥气的怀里,在他耳边轻声哀求道:“求你了,嘉嘉,别离开我。”

    “可是……来不及了。”聂嘉难过地哭出声,他们踏在血泊中,周围的弥漫着的血雾黏在皮肤上逐渐凝成了细小的血珠。

    “没什么来不及,我会处理好一切的。你只要知道我会和你面对一切,你也别想自己去承担什么,发生什么事都要第一时间告诉我,好吗?”时谌抚去聂嘉眼尾的泪迹,声色恢复了过去一贯的温柔。

    聂嘉的喘息逐渐平复,他看了时谌良久,像始终无法划下自我了结的那一刀一样,在时谌面前决堤的感情让他动摇了曾经的决定。

    “你会被我连累的。”聂嘉小声说,他把审判庭和军区都屠了一遍,时谌位高权重接连两次出现又要如此护着他,可能连革职都是轻的……

    “那我能怎么办?”时谌握着聂嘉的手低头枕在他肩上,往他耳边吹气,笑道:“如果有一天我做错了事,可能要牵连到你,你会立刻扔下我不管吗?”

    “当然不会!”聂嘉立刻说。

    时谌一笑:“那我当然也不会啊,老婆犯错了带回家打一顿就好了,怎么能丢掉不管呢。”

    聂嘉心里的那口气忽然就散了,他从没这样想过,如果有一天发现时谌和自己印象中并不一样了,他会立刻抛下时谌?当然不会了……时谌也不会的。他的所作所为,的确是在折磨时谌。

    “你真的会打我吗?”聂嘉问。

    时谌一哂:“我哪里舍得,不过我还生气呢,如果我不来找你你竟然真的就不要我了!你得说点好听的哄哄我。”

    聂嘉眼波流转,有点无措地抱着时谌的后腰,整个人投进他怀里,声音中隐隐带着些哭腔道:“我爱你啊,我不会离开你的。”

    时谌眼眉温顺下来,盛着浩瀚的温柔爱意,他没应声,只是抱紧了聂嘉蹭了蹭他的脑袋。

    “真是感人的重逢啊。”

    身后响起瑟伽罗不再掩饰的傲慢声音。

    聂嘉抬起头,跃过时谌的肩看向瑟伽罗,伊耿像条影子似的寸步不离地站在他身后。

    “我亲爱的儿子啊,我猜你改变主意了对吗?”瑟伽罗向聂嘉一扬眉。

    聂嘉并不喜欢瑟伽罗,立时不悦地皱起眉,他还未说什么,时谌先开口问道:“你答应他什么了?”

    聂嘉摇摇头,有些狼狈道:“他说他是我父亲……但我不认识他,也不相信他,没怎么跟他说过话,更没答应过他什么。”

    时谌转身看向瑟伽罗,傲慢地一笑:“他这句话说的倒是真的,他真的是你父亲,你们俩长得还很像。”他低头看到聂嘉不为所动的神情,笑色温柔起来,果然他的嘉嘉是毫不在意这个人的。

    “你好像调查过我。”瑟伽罗眼神冰冷起来。

    “如果你现在把嘉嘉原本的眼睛还给我,我可以暂时饶你一命。”时谌说。

    瑟伽罗立刻眉心一跳,随后阴沉地勾唇笑起来:“不愧是信息安全处的人,有点本事,这都能查到。”

    聂嘉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疑惑地看着瑟伽罗,又仰头看着时谌。

    一抹巨大的黑影从高空轰地砸下来,瞬间血花四溅,随之而来的还有一抹轻巧的身影。时殊从战士单膝蹲在战士的尸体上,抬头冲瑟伽罗一笑:“查你这个窝囊废还不简单,毕竟你可是上一代的帝国双璧之一,你的资料虽然是3s级的红头机密,不过刚巧我跟大哥都有权限查阅诶,你说巧不巧!哈哈。”

    瑟伽罗游刃有余的笑色消失了,他看着战士千疮百孔的尸体,眉头抽搐起来。

    伊耿怒道:“莉莉呢!”

    “那个花神族的小姑娘啊?”时殊充满恶意一笑:“你猜呀,猜对了我让你多喘一口气!”

    话音刚落时殊的身影已如鹰般扑击出去,谁也没看清她是如何挥出的一刀,伊耿的一条腿就已经飞了出去,时殊扣着伊耿两手手腕,一脚踹在他胸口瞬间废了他两条手臂,伊耿喷着血被时殊踢飞。

    伊耿趴在地上大声咳嗽起来,打理得整洁灿烂的金发狼狈地散落下来,沾满了血污。他被削飞的腿很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长出来,两臂也咔嚓两声修复了骨折。

    时殊不慌不忙地挑眉:“巨像族,花神族,再加上你这个不死族……”她脑袋一歪,瞅着瑟伽罗道:“你都是从哪把这些早就被灭族的奇葩搜罗出来的啊,麦克劳德将军?”

    “麦克劳德?原来他真的存在。”聂嘉一怔,他听过这个名字,这是上一个时代的英雄人物,第一代帝国双璧之一,曾经统率过边境的深巢部队,是个传奇般的军事领袖。传闻后来在一次作战中,麦克劳德将军被敌方夺走了能力而战死,至于帝国双璧的另一人则是听都没听过。

    但这些也只是听说而已,对于麦克劳德这个名字,非权力中心的人根本查不到半个字,直到现在甚至有人都怀疑第一代帝国双璧究竟是否存在。毕竟麦克劳德还留下了一个名字,另一个人连是什么生物都不知道。

    “他当然存在,曾经令敌人闻风丧胆的第一代帝国双璧,就是他和你的母亲,聂凰。”时谌摸着聂嘉的脑袋道,他观察着聂嘉的神色,看他瞳孔往外猛扩,语气温和又心疼地向他解释道:“你的妈妈不是安那,你也没有爷爷,你记忆中的一切都是他给你制造出来的假象,为的就是你的这双眼睛。”

    聂嘉眉头纠结在一起,“什么意思?”

    “你母亲聂凰是个有着100%鬼族血统的鬼族人,虽然鬼族早已经被大时代所淘汰了几百年,可谁也不知道聂凰是从哪来的。她和帝国政府交好,有着所向披靡的力量,这还是在她没有开眼的情况下。你应该听说过鬼族人一旦开眼就可以得到湮灭星系的力量,但如何开眼谁也不知道,包括鬼族人自己。”时谌静静说道。

    聂嘉忽然道:“痛苦。”

    时谌摩挲着他的指尖,看着聂嘉一双已经完全开眼的双瞳,心疼极了,“没错,痛苦可以使鬼族人开眼。聂凰发现了瑟伽罗在密谋自己的眼睛,她无法对自己的爱人痛下杀手,于是了解了没开眼的自己,想断了瑟伽罗的妄想。但是瑟伽罗把聂凰的眼睛挖了出来,移植到了你的身上,你有着一定的鬼族基因,是这双眼睛最合适的培养皿。”

    他用温柔的语调说着残酷无情的内容,时殊觉得以她嘉哥现在的精神状态,实在不适合把这些说给他听,但时谌没有停下,而是简单扼要地概述了个全。

    他知道聂嘉不会在乎这些。

    “他们都不存在啊。”聂嘉听完也只是有点难过地喃喃了一句。

    瑟伽罗为了给他制造痛苦,从他年幼的时候就让他的“亲人”接连离开,以至于聂嘉对他们,其实也没有太多的感情,尤其是在经历这些之后。

    “我是存在的。”时谌捏了聂嘉的脸颊一下。

    聂嘉眼尾湿润地笑起来,“我知道。”

    “我以为有关我的资料,帝国已经全都清除了。再听后人把这些事娓娓道来,这感觉还挺奇妙。”瑟伽罗漠然道。

    “是清除了,不过我大哥是信息安全处处长啊,所有的数据都是从安全处过滤的,他想知道什么都能挖出来。”时殊在旁边嘻嘻。

    瑟伽罗一恼,挥手就是一拳。

    时殊两脚一并往后跳了一步躲开,得意洋洋:“打不着!”

    瑟伽罗又接连两拳,时殊在血泊中灵活地蹦蹦跳跳:“打不着打不着!”

    一棵粗壮的绿藤猛地顶破地板立刻要冲破土而出,时殊神色未变,卯足劲一拳下去,大地震颤,有什么在地下轰地爆破,那棵绿藤最终也没来得及冒出头。

    瑟伽罗看着时殊的眼睛忍不住警惕了些。

    时殊吹了声口哨,十数艘战斗机悬停在他们上空,炮口瞄准了瑟伽罗。

    “凭这些玩意儿,你以为能奈我何?”瑟伽罗不为所动。

    “这些玩意儿?”时殊哈哈大笑:“老匹夫,你以为现在的深巢部队还是曾经你率领的那支部队吗?现在在你面前的,可是新一代的帝国双璧,什么样的力量才能匹配这个称号,你应该最清楚啊。”

    “新一代的帝国双璧。”瑟伽罗嘲讽地勾了勾唇角,“既然如此,就让我见识一下吧。”

    他双眼缓慢地眨动了一下,随后脚下翻出荫绿的草地,拔地而起的参天大树,蟒蛇般粗壮的绿藤,生机勃勃的各种植物都以瑟伽罗为中心疯狂生长往周围铺散而去。

    时谌抱着聂嘉两步跳上旁边粗壮的枝桠站稳,时殊也两三步蹦到高处,向边界看了看,随后冲瑟伽罗疯狂嘲讽:“你要是能包裹整颗星球我倒是能高看你一眼,结果连深巢的包围圈都突破不了,啧,你老了,谢幕吧!”

    聂嘉蹙眉道:“这是花神族的能力,他是花神族人?”

    时谌摇头道:“不,他移植了花神族白王的心脏。”

    “这么说,花神族是被他毁灭的?”

    时谌道:“有可能,我时间不多没有细查,但是看时间上应该是差不多了。”

    聂嘉气息阴沉下来:“游猎者军团……是不是也是死在他的手上?”

    时谌安抚地在聂嘉的脸颊摩挲了一下,“游猎者是被飓风部队屠杀的,你没有杀错人,但一切也都是瑟伽罗的算计,包括让你遭受的一切。我发誓会让他付出代价的,闭上眼睛数十个数。”

    “嗯?”聂嘉看着他。

    “我想快点解决了他然后和你回家,我很想你。”时谌凑过去低头吻在聂嘉唇上,一触即分,随后纵身跃下枝桠。

    聂嘉没跟着下去,他乖乖地闭上眼睛,真的一二三地数了起来。

    瑟伽罗挥动树藤向时谌鞭去,时谌眨眼间便释放了百万只辉蝠,令人发指的高频尖啸围着瑟伽罗打转,瑟伽罗立刻就跪了,捂着头露出痛苦的神色。

    时谌摁着瑟伽罗的后颈一拳下去将他整颗头都楔进了树根里,他咬着牙阴测测道:“我暂时不杀你,是因为后面还有更多的折磨等着你。你在嘉嘉身上所做的一切,都会得到相应的惩罚。”

    “master!”伊耿大叫。

    时殊立刻闪到他面前,狞笑道:“你的对手是我。不死族,知道本将军的能力是什么吗?”

    她轻轻一打响指,漆黑的火焰瞬间从脚下燃起:“我的能力是‘杀生’,燃尽一切生命体,碰上可就熄不掉的哦,刚好克你!”

    她手中催动出一颗火球,放纵大笑着杀去。

    正如时殊所说,瑟伽罗老了,他的时代已经落幕了。

    瑟伽罗大大低估了新时代的力量,他等了二十多年,终于等到了这双朝思暮想的眼睛开眼,却在最后的时刻功亏一篑。

    他万万没想到,这半路会有个时谌掺和进来。

    聂嘉数到十的时候刚睁开眼睛,时谌就闪到了他面前,他脸上溅了几滴血,冲聂嘉一笑:“我们回家吧。”

    聂嘉扭头往地上看了一眼,只看到一个血坑里泡着个人。

    时谌笑道:“没死,就这么打死了太便宜他。”

    他牵着聂嘉的手站起来,向高空的战机招手。

    聂嘉道:“神无之海那边……”

    “我已经派人过去了,没事儿。”

    聂嘉被时谌卷吧卷吧塞进战机里带回家了,聂嘉脑子直到现在都还是懵的。

    回到家一推开门便从里面飞出来一道怒吼:“你们两个狗崽子是真的要气死我才甘心是吗!!!!昨天砸了审判庭,今天带兵围了军区,你们想干什么啊!啊?!”

    时谌不高兴地蹙眉瞅着罗森元帅:“你怎么跑我这儿来了?”

    聂嘉从时谌身后走出来,并没有什么表情的看着罗森,淡淡道:“好久不远,元帅。”

    罗森元帅还以为是兄妹俩一起回来的,没想到时谌带着聂嘉,一时只能硬生生把火给憋了回去,憋得差点喷出一口血来。

    时谌懒得搭理他爸,拱着聂嘉往里面走:“我带你先去洗个澡,你吃饭了吗老婆,我做饭给你吃啊?”

    罗森元帅气得眼珠子都快从眼眶里滚出来了,发了一通火,结果没人理他,在客厅干坐了半天时谌才趁着聂嘉泡澡的时间出来,上来就是一句:“你怎么还没走?”

    “事情了了?”罗森元帅硬着头皮问。

    “了了。”时谌美滋滋地扬眉,去看看家里有什么食材,准备给聂嘉做宵夜。

    “你跟小殊都等着上军事法庭吧!”罗森元帅怒气冲冲,又伸着脖子向时谌房间张望了一下,压低了声音道:“这孩子瞅着跟以前不大一样了,你们出庭的时候别让他去了,免得他自责。”

    “我知道,你在这吃饭吗?”时谌问。

    “我不吃!”罗森元帅吹胡子瞪眼地站起来,“小殊呢?”

    跟儿子吵架不得劲儿,他这个时候需要女儿。

    “打扫战场呢,你不吃就赶紧走吧这么晚了,别打扰我跟嘉嘉睡觉。”时谌颇有些不耐烦。

    元帅让他给气走了。

    时谌重新回到浴室的时候聂嘉正抱着膝盖在浴缸里泡着发呆。

    “你爸走了?”他懵懵道。

    “走了,你还想留他吃饭?”时谌蹲到浴缸边小心用指尖洗去聂嘉眼尾的血迹。

    两人在近距离对视,聂嘉有些局促,微微抿着唇,平静下来后反倒不知和时谌说什么了。

    “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好?”时谌忽然说。

    聂嘉想起遗留在虚拟中的戒指,笑起来道:“你这次没给我戒指。”

    “怎么没给。”时谌一伸手,指尖倏地翻出一枚银色的素圈来,小心推到聂嘉指根。

    聂嘉忽然就红了眼眶,他看了戒指很久,从水里爬出来抱着时谌的脖子发出轻微的哽咽声。

    “乖乖乖,不哭,我们会在一起很久很久,你要是喜欢我每天都可以送你一枚。”时谌去咬聂嘉的耳朵,随手扯下睡袍把聂嘉裹起来抱回房间。

    聂嘉随便一扫了一眼,轻笑道:“你房间原来真的有很多我的照片。”

    “是不是时殊说的?我还想给你个惊喜呢,让你知道我有多想你,等她回来揍她一顿。”时谌爱不释手地把聂嘉抱在怀里蹭了蹭。

    两人躺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聂嘉太累了,就这样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时谌听着他平稳绵长的呼吸声,直到这个时候才算是真正地松了口气。

    事后时谌和时殊相继被停职调查,聂嘉隐隐有些担心,时谌反而乐得清闲带着聂嘉出去瞎逛,时殊天天跑来他们家里蹭饭。

    直到两人出庭受审的这一天,时谌没让聂嘉去,只让他在家里等。他们约好了晚上去新餐厅吃晚饭,时谌说他会准时回家。

    聂嘉忐忑不安地在家里等了半天,时谌下午就回来了。

    “事情清晰明朗,就受个审能要多久啊。”时谌扔掉制服军帽伸手把聂嘉捞过来抱着,“我充会电,等会就去换衣服我们出去吃晚饭。”

    “你没事吗?”聂嘉不安问道。

    时谌松开他搭着聂嘉两肩认真道:“我以后不用去安全处了,在家陪你,我们旅行结婚好不好?”

    聂嘉心里一紧:“你被革职了?”

    时谌笑道:“没有,革我的职想把我再请回去就难了。只是停职,我请了五年超长假,开心吗?”

    “只是停职?”聂嘉狐疑地问,“那小殊呢?”

    “她就惨了,立刻复职停薪两年,这两年该跑来跟我们要零花钱了。”时谌叹了口气。

    “这么严重的事,只是这样的处罚吗?你是不是在骗我?”聂嘉心里不安地问。

    时谌心疼地捏了捏他的脸颊,笑道:“这事儿不严重。我递交了审判庭篡改数据的证据,一切的起因都源于瑟伽罗,审判庭和军区的负责少校问题更大,他们没脸对我依法判决,更没脸拉你出庭审这件事。”

    “瑟伽罗呢?”聂嘉听他耐心解释才放下心。

    时谌脱了外套随后扔沙发上往衣帽间走去,“被小殊带回边境了,由深巢部队看押,放心吧,以后你心情不好还能远程吩咐小殊去打他一顿出出气。”

    “我想杀了他。”聂嘉漠然道。

    “随时都可以。你想亲自动手,我们就一起去边境。”时谌一笑:“还有件事,嘉嘉,我在神无之海找到了你的眼睛,你想换回来吗?”

    聂嘉怔怔地摸了摸自己下眼睑,沉默了一会道:“换吧,这双眼睛太麻烦了。”

    时谌换好衣服从衣帽间出来,伸手摸了摸聂嘉的脑袋,随后牵着他出门温柔笑道:“时间我再安排,我们先吃饭吧。”

    聂嘉看着时谌清晰俊美的眼眉,久违地露出舒心的笑意:“吃饭吧。”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结,番外我看着添加,也可能没有,我精神状态实在不好没精力写了。

    这篇文写了太久了,我挺惭愧的,所以也很谢谢从头看到尾的读者小天使们,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第三本完结啦,第四本写个星际小甜文调剂一下自己,专栏有开预收,大家随便一下hhh可能下个月开吧,完结了想好好休息一下。

    这次就不做自我总结了,啊,都是丧气

    完结了就发红包包吧,大家评论区举手手呀,见者有份嘿嘿~

    我们下本见啦~~~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反派打脸主角光环「快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反派打脸主角光环「快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